第四十二章 初始接触-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二章 初始接触

第四十二章 初始接触2017-11-8 23:47:3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接通电话,那边陈珂就轻笑一声,说:“哥,你也在福平啊?晚上的福平新闻看到你了。”

    唐逸啊了一声,心说福平电视台效率倒快,笑道:“是了,你也在福平,晚点想给你打电话呢,怎么样?官司顺利吧?”

    “你说呢?”陈珂笑吟吟反问。

    “越来越不谦虚。”听得出,陈珂心情不错,想来官司那块儿没什么问题。

    陈珂嘻嘻一笑,随即道:“你那有人吧,不和你说了,今天上庭,我自己觉得答辩可以给八十分吧,不过要过几天才判,有了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唐逸恩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王书记和李镇长听到官司之类的言词,心里都是一个念头,谁这么大胆子和唐市长的关系打官司,这不找死吗?

    唐市长提到了福平,冯日伦心里也好奇,但唐市长不说,他自然不便问,就笑呵呵帮唐逸倒酒,唐逸想了会儿陈珂,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意,随即醒过神,整了整脸色,扭头对冯日伦道:“刚才说到哪了,哦,是文化小吃,咱们黄海建市历史不长,但福平可是历史名城,魏晋时期就有很多文人留下的诗词称颂福平风光,福平的历史传说也是很多的,我看完全可以修缮一些传说中的古迹,依托黄海,将福平打造成一个沿海人文城市嘛,你们这个带各种传说的地方小吃就很有特色,可以再进一步挖掘嘛!”

    冯日伦默默点头,唐逸还待再说,手机又响了起来。唐逸笑着说声抱歉,又拿起了手机,这次是陈方圆,唐逸接通就笑。“陈叔,有事?”

    陈方圆有些紧张兮兮的问:“陈珂给您打电话了吧?”

    以往和陈方圆通电话,他怎么都会客套恭维几句,这一次唐市长都没叫一声,声音也透着焦灼。唐逸微觉奇怪,恩了一声。“刚通过电话,怎么了?”

    陈方圆就松口气,说:“那就好,我还真怕那傻丫头不知道给您打电话呢。她脸皮薄,心气又高,最怕麻烦人,打了就好,打了就好啊,唐市长,这次又麻烦您了。叫我老陈怎么报答您呢。唉……”

    唐逸微微皱起眉头。说:“陈叔。出什么事了?陈珂可没跟我说。”

    陈方圆愣了一下。随即就叹口气。“这傻丫头。到底还是没说。她不是在打一个什么官司吗?好像得罪人了。她那个助理小王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打电话恐吓她们。现在宾馆房间外站着两个流氓一直在那吸烟。她们报了警。可根本不管事。警察说。人家在房间外吸烟不违法。总之听得我心惊胆战地。叫那个傻丫头给你打电话。她没说这事儿吗?”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琢磨了一下道:“陈叔。你早点休息。没事。我看着处理吧。”

    “好。好。唐市长。那。那等您回来我……”陈方圆说着就挠挠头。也实在不知道怎么报答这位京城太子。钱。人家根本不在乎。何况。自己能有今天。也全靠他提点。细一琢磨。好像除了要唐市长帮这个。帮那个。自己还真没帮上过唐市长一点忙。挂了电话。陈方圆就唉声叹气。再这样下去。可没脸再求唐市长办事了。

    冯日伦见唐逸接了电话后。脸色就阴沉下来。微觉诧异。王书记和李镇长更是大气不敢出。服务员小李帮几位领导满上酒。就规规矩矩靠墙站好。

    唐逸举起酒杯。笑了笑道:“今天多谢王书记李镇长地热情接待。干了这一杯。就散了吧。“

    几人忙举杯,说着恭维的话,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大家站起来,王书记就小心翼翼汇报,招待所的套房已经准备好了,问唐市长和冯书记是不是现在就上去休息。

    唐逸微微一笑:“我和日伦出去走走。你和李镇长回去再研究研究怎么将地方特色菜发扬光大,好吧?”

    “好,好。”王书记和李镇长连声答应,听唐市长一再提起特色菜,就知道唐市长对今天地接待尚算满意,两人都是大大松了口气,王书记就回头看看小李,心说小姑娘不错,回头跟高所长说一声,给她涨涨工资。

    唐逸和冯日伦走在街头,天已经黑了下来,街道两边霓虹闪烁,映出别样繁华。

    两人身后几步外,跟着三两名市局的便衣,警惕的注意着过往的人流。

    唐逸点起一颗烟,笑着问冯日伦:“这里的商店晚上几点歇业?”

    冯日伦道:“大概十一二点吧。”

    唐逸就点点头,“从一定角度来说,商店歇业地时间,也能看出一个城镇的繁华程度。”

    冯日伦望着四下店铺进出地人流,笑道:“是啊,是很直观的感受。”

    一间在背景灯下,蓝光璀璨的酒吧外,几名小青年正吵闹,几名便衣马上快走几步,很巧妙的将看热闹地人群同唐逸冯日伦间隔开,免得争执波及到两位领导。

    唐逸轻轻叹口气,“治安,永远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问题啊!”

    冯日伦心下就是一沉,忙道:“王喜工作能力还是有的,可能太过于关注抓经济吧。”

    唐逸就是一笑,“干嘛?日伦啊,你觉得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官僚?民间纠纷,所在多有,这是不可能杜绝的现象嘛,想天下大同,没有任何矛盾,社会也达不到吧!”

    冯日伦讪讪一笑,没有吱声。

    走了两步,唐逸又道:“不过福平的治安好像是有点问题。”

    冯日伦就是一怔,看向了唐逸。

    唐逸笑笑。就递给冯日伦一根烟,等冯日伦点上烟,接着道:“刚才电话是我一个故旧打来的,辽东地老朋友了。在黄海办超市。他女儿吧,是律师,也是我地朋友。”

    冯日伦点着头,也不插话。

    唐逸顿了下又道:“大华公司在福平的官司你知道吧?”

    冯日伦笑道:“当然知道,是福平第一桩民告官地官司。我特别看了看案情,也要求高院长亲自监督案子的审判。客观中立,不要庇护政府部门。”

    唐逸点头微笑,“你地出发点是对的。”

    冯日伦何等精明,马上就知道唐市长的言外之意。看来,唐市长不但关注这件事,心里更有了评定。

    唐逸将烟蒂踩灭,又蹲下身子用纸巾包着烟蒂拾起,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这才继续对冯日伦道:“我的律师朋友就是你们福平市消防大队地代理人,刚刚我这位律师朋友的父亲来电话说。他女儿在福平宾馆被人骚扰。有人打了恐吓电话,宾馆房间外也有两名长得很凶地人一直在那里吸烟。虽然咱们的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在宾馆走廊吸烟,但很多东西不是要看硬性规定。而是要看你怎么理解,阻止罪案发生,才是维护治安的真谛吧?而且你能说这件事里,没有骚扰的意图存在?”

    冯日伦就皱起眉头,说:“有这种事,我这就过问一下。”走开两步,拿起电话拨通了福平市公安局局长乔强军地电话,说了几句收了线,琢磨了一下,又给法院高院长打了个电话,或多或少透露了自己不希望消防大队输掉官司的意思。然后才又紧走几步,跟上唐逸,笑道:“应该没问题。”

    唐逸微微点头。

    福平市公安局长乔强军虽然不是冯日伦提拔起来的,但福平市的干部,对冯日伦都敬畏有加,冯日伦电话打来时他正在豫园休闲城作按摩呢,黑丝袜小姐足艺高超,踩的乔强军身上一阵火热,正舒爽,电话响起,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听到冯日伦的声音,乔强军唰就出了一身冷汗,连连比着手势,要自己身上和另一个床位上的按摩小姐不要吱声,然后在冯日伦略带严峻地语气里,连声“是”“是”地答应着。

    两位按摩女,咪咪和猫猫对视一眼,都抿嘴一笑,她们是知道乔强军的身份地,别说在她俩面前,就是面对休闲城大老板,乔强军都是一副趾高气昂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气,大老板更是低声下气,俯首贴耳地三孙子样。

    此时再看乔强军,就好像挨训的小学生,只懂得说是是是,原来在能管得着他的人面前,乔局也不怎么高明,同样是这幅德行。

    挂了电话,乔强军腾一下就坐起,将身上的白浴巾用力拉了拉,冷着脸将又贴上来的咪咪推开。

    旁边床位上,趴着一个胖子,和乔强军一样,上体,下身裹了一条白浴巾,在他身上,是打扮的妖里妖气性感撩人的猫猫,穿着黑丝袜的娇嫩小脚用力踩踏,轻轻挑逗着。

    胖男人脸埋在白色软枕里,含糊不清的问:“乔局,谁的电话?”

    乔强军冷着脸,“这你别管!”又扭头对咪咪道:“去叫你们老板来,结账,我自己付我的一半。”

    见乔局长脸色冷峻,咪咪不敢多说,忙答应一声跑出门去找三楼贵宾厅经理。

    另一张床位上的男人这才觉得不对劲,慢慢抬起头,看向乔强军,有些迷惑的问:“乔局,怎么了,不说好我请客的么?”

    看着胖子,乔强军脸沉似水,早没了刚刚称兄道弟的亲热,胖子诧异的很,就对猫猫示意停止按摩,他也坐了起来。

    胖子是黄海大华公司的某部门经理,姓张,被委派来处理福平的官司,来福平近一个月,靠着大华公司在黄海深厚的关系,很快结识了福平数名可以帮上忙的党政干部,其中自然少不了福平市局局长乔强军,张经理却是春风得意,自觉在黄海没有大华公司摆不平的事。对今天法庭上那个牙尖嘴利的美女律师嗤之以鼻,虽然美女律师明显占了上风,令张经理颇觉得大华地法律顾问有些草包,但张经理不急。在国内,很多法庭审理的案件都是可以运作的,尤其又是这种民告官的案件,极受媒体关注,处于“弱者”地位地大华公司想赢得官司并不难。关键看怎么去运作。

    不过想到那美女律师将己方律师驳的哑口无言的神气模样,张经理就有些上火。就索性找人吓吓她,免得大华赢了官司她们那边又提起上诉,纠缠不清。

    他一边享受着丝袜按摩,一边琢磨这场官司过后。自己在大华的地位是不是能更进一步时,突然就见乔局有翻脸的迹象,张经理吃了一惊,随即坐起来,笑呵呵道:“乔局,怎么,这儿地服务不周到么?听说。这里可是福平最好的休闲会所。嘿嘿,丝袜按摩。南方都不多见哪!”

    乔强军脸色更冷,虽然胖子是通过黄海市局一位处长介绍自己认识地。但比起冯日伦,这点关系又算得了什么?

    见张经理一脸猥琐的笑,乔强军也不理他,拿起电话,拨给了市局治安大队赵队长,很严厉的命令赵队长马上带人去福平宾馆,将恐吓某房间客人的两名流氓抓起来,带回局里审问。

    大华公司状告消防大队地官司在福平备受瞩目,影响很大,是以陈珂那一方报警时赵队亲自打电话向乔强军请示该怎么办,当时乔强军是拉着长音说“人家没有违法吧?”,不想一个多小时,乔局马上换了另一付腔调,赵队长心里骂娘,但也只得马上给值班的某中队长打电话,要他们立即出警抓人。

    听到乔强军在电话里要市局抓人,张经理就有些冒汗,但他处事经验老到,马上笑呵呵道:“乔局,何必那么动气,啊,这样,我有张购物卡,过几天走了也就用不到了,丢掉未免太浪费,就送给乔局吧。”他是以为乔强军一直不见自己出血,开始难为自己,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万圆购物卡递过去。

    乔强军冷笑一声,“你是在贿赂我?”

    张经理怔了一下,说:“怎么会?怎么会呢?”

    乔强军就不理他,拿起手包,查看里面的物品。

    张经理陪笑道:“乔局,刚刚听你说要去福平宾馆拉人?不会吧?在宾馆楼道里吸烟也违法?”

    乔强军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冷冷看着他,看的张经理额头渐渐冒汗。乔强军冷声道:“你怎么知道这回事?人是你指使的?”

    “不是,不是,乔局你别误会……”张经理吓了一跳,连连摆手。

    乔强军就冷哼一声,“是不是查查就知道了,跟你有关系的话,就算咱们是朋友,我也不会手软。”

    张经理心里骂娘,都他妈说公检法系统干部各个翻脸比翻书还快,还真他妈说对了,乔强军这家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其实本来依照张经理背后地关系,乔强军也不想作得太绝,但冯日伦地电话啊,冯日伦是谁?不说他在福平一手遮天的影响力,拿下自己就是小菜一碟;就说冯日伦现在何等风光?黄海唐市长面前地红人,刚刚从京城部委拿下了几个大项目,摆明唐市长准备推一推他,前途无可限量。

    而现在唐市长就在福平,局里人汇报,现在唐市长和冯书记就在小王口镇街头散步呢,冯书记突然打来电话,看似是为了治安,但细一想就知道冯书记在关心大华公司的案子,里面甚至很可能有唐市长地影子。

    这时候自己与大华公司有什么牵扯,那不找死么?想起站错队可能引起的灾难后果,乔强军就是一身冷汗,更看这个险些将自己领入歧途的胖子不顺眼,是以对他越发冷淡。

    不一会儿三楼经理赶到,乔强军冷着脸拒绝了经理下次结算的提议,给了钱,自顾而去。

    张经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一会儿。终于有些想通,这一定是刚刚打来的那个电话作怪,看来,那美女律师也懂得找关系嘛!

    想到刚才乔强军的黑脸。张经理心里就有些没底,琢磨了一会儿,就拿起电话,拨给了负责这起案件审判地福平市法院的刘副院长,也是托市里关系结识的。接到张经理的电话,刘副院长就叹口气。说:“你不找我,我也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在哪儿?咱俩见个面详细谈。”

    张经理忙说:“静云斋吧?喝杯茶?”

    “好。”刘副院长就挂了电话。

    谁知道张经理颠颠赶到静云斋茶座,等了好久。等来了刘副院长地侄子,将一张卡交给他,带了刘副院长一句话,“事情难办,请张经理见谅。”

    看到这张卡,张经理心就凉了,在茶座呆坐了半晌。忙打电话给总公司汇报。

    当武警福平消防大队大队长李卫红领着几名消防官兵赶到福平宾馆时。恰好是市局干警将在陈珂房间前吸烟的两个流氓扭上警车的尾声。

    李卫红带着人进了陈珂房间,连声道歉。她也是接到陈珂的助理小王的电话后才知道有人恐吓陈珂并且有流氓来捣乱,忙给市局治安大队赵队长打电话。这才知道他们已经出警。

    陈珂笑吟吟说没事,助理小王给李卫红倒了杯水,感激地道:“李队长,是你沟通的公安抓人吧?谢谢你了!”小王从小娇生惯养,刚刚法律毕业,从来没见过这个,当时心里怕地厉害,见陈律师一脸无动于衷,她忙偷偷给陈叔打电话,又给李卫红打电话,终于等到几名穿警察制服的人将门外袒胸露背,满身刺青的流氓抓走,这才松了口气。

    李卫红笑道:“有问题一定要通知我,不过刚才的事儿我可不敢居功,我打电话地时候,治安科已经出警了。”

    小王诧异道:“怎么会,我打电话报警,人家的回复是他们的行为并不违法,只是违反了福州宾馆的内部规定,市局无权干涉。”

    李卫红轻笑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随即看了眼穿着白色职业套装,肉色丝袜,极为性感漂亮的陈珂,心说这是唐市长的朋友,哪会怕这些小花招。大华公司用这种手段怕是会作茧自缚,唐市长不想插手也得插手管一管了。

    现在李卫红心情很好,因为很明显,不管是法庭内还是法庭外的较量,陈律师都稳占上风,现在她考虑地是官司结束后,对大华公司地处罚。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李卫红微笑对陈珂道:“陈律师,让您受惊真的过意不去,这样吧,我叫几名同志住在您隔壁,免得再被人骚扰,我们消防官兵灭火是好手,可不代表他们仅仅会灭火哦,怎么说我们也是武警序列地一支队伍。”

    陈珂笑道:“不用了,出不了什么事,你们能省就省吧,别为了这种小案子开销太多。”

    李卫红固执的道:“我们是没几个钱,但该花地总要花不是,就这么说定了,我拿主意了。”

    见她坚持,陈珂就不再说,随即和她聊起宣判前需要注意的事项。

    唐逸晚上住在了小王口镇镇委招待所的六楼,也是顶楼,套房布置虽然品位不高,有种暴发户的感觉,却也很奢华,客厅里家电器全是德国进口的,毛毯大红色,艳了点,是意大利货。

    唐逸洗了澡,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看电视,主要是看黄海的热点访谈节目,虽然都是被新闻办和宣传部审核过才能播出,但这台节目倒也确实很能反应些最基层的东西,广大人民群众面对的可不就是最基层干部吗?可以说,如果最基层干部这个群体各项素质得到大大提升,党的形象也会相应升华。

    今天热点访谈播出的是一位一年前见义勇为的英雄落下了残疾,如今面对的窘困艰难生活。

    唐逸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拿起电话,打给了邓文秩秘书长,要他现在就通知民政局陆局长看电视,看黄海一台。

    邓文秩听唐逸口气严肃,不敢怠慢,同唐逸通着话已经将电视调到了黄海一套,一看节目内容,邓文秩就摇头,忙将电话打给了老陆,两人是老朋友,听到邓文秩声音,陆局长笑呵呵问是不是有啥好事儿,邓文秩无奈的道:“你看电视吧,黄海一,热点访谈,唐市长刚刚看到了这个节目,你看一看,尽量处理的稳妥些。”

    陆局长有些莫名其妙,等调到黄海一套,看到节目内容就皱起了眉头,心里骂着马台长,开始琢磨怎么处理这档子事。

    七月最后一天拉月票,最后一天了,大家支持一下吧,既然最后一天还在前四,当然希望能拿到前六的奖金,前四到前七就是二三百票,五六七都是极有号召力的大大,一不小心官道就是第七啊,最后一天被三个人爆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吧,汗,拜请大家支持,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