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华公司-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章 大华公司

第四十章 大华公司2017-11-8 23:47:37Ctrl+D 收藏本站

    常委会上,周文凯和王丽珍的唇枪舌剑之后,又按照唐逸的意愿任免了人事局一名副局长,并且通过了贯彻唐逸思路的市府几份地方条例。

    在从林芬那里拿到了赵恩鸿临终前留下的手机并在书记会上直言不讳的批评了王丽珍之后,形势慢慢朝唐逸希望的方向进展,王丽珍虽然还是那么尖酸刻薄,但比以前已经收敛了许多,崔书记继续稳坐钓鱼台,暂时对唐逸的进逼睁一眼闭一眼。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省委下挂了一名副市长,本来,唐逸是准备将邓文秩向上推一推的,当然,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毕竟短时间内获得太大的利益并不是什么好事。

    挂职副市长姓谢,省委副秘书长,四十岁出头,国字脸,浓眉大眼的很精神爽利,这个年龄能进入挂职队伍锻炼说明其前途光明,听说他很可能在挂职结束后调去某地级市任市长主政,在黄海,他分管了原来孙有望负责的农业等方面工作。

    谢副市长对唐逸是很尊重的,毕竟挂职结束后,唐逸所书写的挂职工作鉴定对他的前途还是很有些影响的,一般来说,这种评语领导都会写上几句好话,但如果不知进退,也就不能怪人家妄作小人。

    在办公室同周文凯吃茶聊天,周文凯就笑呵呵谈起佛学会会长王居士找过他,最近佛学会准备举办一次活动,想求唐逸的墨宝为活动增光。

    唐逸就笑:“我哪会写什么字嘛?不行不行。”说着就连连摆手。

    周文凯笑道:“市长就别谦虚了,你送我的那幅字,磅礴大气而又韵味无穷,和一流书法家比也不逊色啊!王居士也是看过了你的字后才诚心诚意相求的。”

    唐逸无奈的道:“不怕你笑话,我就会写一个静字,每日闲下来也是写这一个字,总不能人家弘扬佛法,我又用一个静来打发吧,太不虔诚了。”

    周文凯笑道:“佛教嘛。求的也是一个静,我看很贴

    唐逸还是连连摆手,周文凯沉吟了一下,说:“要不,我找人代笔,这次是佛教盛事。王居士又盛意拳拳,唉,也怪我,当时就答应了下来。”

    唐逸就笑着摇头。道。“你倒会给我出难题。代笔也不好。”琢磨了一下。“这样吧。崔书记毛笔字是写地极好地。你出面说说。请崔书记写幅字。意境也贴切。人家佛学会大多是过了古稀地居士吧?拿我地字去也实在有些不像话。”

    周文凯想了想。也只得如此。叹口气道:“那我就去和崔书记谈谈。”

    晚上唐逸回迎宾阁不久。就有不速之客拜访。是福平市消防大队大队长李卫红中校。黄海消防支队列入武装警察序列但由公安部门管理。武警黄海消防支队是团级编制。但支队长和政委高配为副师职。原则上授大校警衔。至于各区市消防大队。一般高配为副团。

    李卫红看模样也就三十出头。穿着警装。英姿飒爽地。能被任命为副团级干部。想来有她地过人之处。

    唐逸以前没和她见过面。见到唐逸李卫红下意识就敬礼叫首长。又拿出自己地警官证给唐逸看。嗓门清亮地介绍了自己地身份。

    唐逸诧异地很。不知道下辖市消防大队地大队长突然跑来见自己是什么用意。但还是热情地请她进了客厅。又帮她倒了杯水。李卫红标准地军人作风。坐姿腰杆笔直。将大檐帽摘下来放到一边。秀气地短发。倒为她地硬朗健美添了几分淡淡地女人味

    “首长,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搅您。”李卫红不好意思的笑笑。有些腼腆。现在的她才有些柔弱地少妇风情,或许是因为再怎么军人作派。在唐逸这个高官面前终究还是有些拘束吧。

    唐逸笑呵呵道:“没事,看李队长一板一眼的,干武警很多年了吧?还有,别叫我首长,我又不是部队上的人。”

    李卫红就嫣然一笑,说:“习惯了,以前我们都这么称呼您。”

    “以前?”唐逸愣了一下。

    李卫红微笑道,“就是在宁教练手下地时候,我们都这么称呼您的。”

    “啊!”唐逸恍然,就笑了起来,说:“原来是小妹的老战友,你是从军区特种大队转到地方的?”小妹的故旧,爱屋及乌,唐逸陡然就觉得亲切起来。

    “恩,前年转到了福平消防队,首长,可别说我是宁队长的战友,我就是她手下的一个小兵。”

    唐逸笑道:“甭管是小兵还是她的领导,战友就是战友,到了地方,那就是一家人,改天等小妹休假,咱一起聚一聚。”

    李卫红欣喜的道:“那好啊?”随后就犹豫着道,“不过,不过您最好能提前几天通知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瞒您说,我,我挺怕宁队长地。”

    唐逸就笑:“我们小妹是母老虎啊?”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首长您千万别误会!”李卫红慌得连连摆手。

    唐逸被她的慌张逗得一笑,拿起茶杯喝口水,说:“说了别叫我首长,你现在是公安干警,我是地方干部,这样称呼怪怪的。”

    见唐逸平易近人,李卫红渐渐去了拘束,笑着说:“习惯了,从您和宁队长订婚,我们私下议论,就叫您首长,后来您和宁队长结了婚,我们更常常谈论您,能娶到宁队长的男人,多有福气啊?在北京,我还远远见过你一面呢。”

    唐逸就笑:“那时候是不是想,可白瞎了宁队长这个人。”

    李卫红当时还真有这种感觉,宁队长的爱人,怎么也想象不出要怎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后来见到唐逸,就有些失望,也不过普普通通的男人,清秀一些而已。

    李卫红想起那时情景。抿嘴一笑,风情撩人,随即回过神,忙道:“当然不是啦,您和宁队长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呢。”

    唐逸好笑的摇头,拿起茶杯喝口水。能和小妹地部下谈论谈论小妹,实在是一桩乐事。唐逸也很想知道在军营中的小妹是怎样生活的,她地部下又怎么看她,但现在委实不是时候,而且李卫红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闲聊,放下茶杯,唐逸就问:“你来,是有事吧?”

    谈话气氛宽松,加之唐逸和蔼可亲。李卫红没了拘束,索性也不藏着腋着,说道:“是。是有点事,首长听说过大华消防设备有限公司吧?”

    唐逸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就摇摇头,他还真没听说过这家公司,李卫红有些诧异的道:“怎么会?大华名气大着呢,几乎垄断了省内的消防器材销售,是黄海市的利税大户呢。唐逸哦了一声,黄海还有这么一家企业么?看来比较低调,但毕竟垄断了鲁东市场。在消防这个圈子里想不出名都不行。

    李卫红看了看唐逸脸色,小心翼翼道:“前些天吧,大华公司将我们消防大队告了,本来我也没大当回事,后来才听说,大华关系硬得很,这场官司我们消防大队可能会输,所以……”

    唐逸就一皱眉,随即舒展开。笑着摇摇头,“这些,法院会作出公正的裁判的,你找我,总不会是想我来干预司法吧?”看得出,李卫红这人还是有些军人作派,比较直爽,又是小妹地老部下,也是看着这层关系才来见自己。是以唐逸倒也没真生气。

    李卫红忙道:“那哪能呢。别说首长不是这样地人,就是我。也不能给部队,给宁队长抹黑啊!”

    唐逸这才微微点头。

    李卫红又道:“我就是希望唐市长能和福平市法院打个招呼,叫他们不要被外界干扰,只要法院审判公平,我相信我们不会输。”

    唐逸见她信誓旦旦,就来了兴趣,放下茶杯,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李卫红轻轻点头,说起前因后果,原来,两个月前,福平市消防大队进行全市消防设备检查,对电力大厦进行抽检时,在5楼和11楼各随机抽样甲级钢质双扇防火门,一扇门留存,一扇送国家固定灭火系统和耐火构件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

    最后国家检测中心出具了报告:“送检的钢质双扇防火门经按GB7633--87进行了21分钟地耐火试验……已丧失隔热性,其耐火极限等于07小时。

    钢制防火门分为三档,甲级耐火极限不应小于12小时,乙级钢质防火门的耐火极限不得小于09小时,丙级钢质防火门的耐火极限不得小于06小时。

    而安装在电力大厦的大华防火门是标为甲级的,福平市消防大队马上出动,对大华公司销售点的消防器材进行突击检查,结果发现了很多问题,于是消防大队将该销售点器材全部封存,展开进一步调查。

    谁知道前几天消防大队接到了大华公司地律师信以及法院传票,大华公司一纸讼状告到了福平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武警福平市消防大队在该事件中存在严重违规行为,请求法院责令福平市消防大队尽快归还被扣器材并公开道歉,挽回该公司的名誉损失。

    李卫红又道:“据说他们的主要依据就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好像是说我们扣了他地货品,必须在七天内拿出处理办法,不然就是违法。”

    说着李卫红就腼腆的笑笑,对唐逸道:“首长,我不太懂这些法律的条条框框的,但我觉得我们作的没有错,他们就是想钻法律的空子,法官总懂这些吧?我就不信会判我们输。”

    唐逸笑笑,他对这些也不熟悉,但从李卫红的经历看,对行政执法机关的干部们进行法律培训已经刻不容缓,现在民告官的官司越来越多,看似荒诞。其实但凡民告官,一般来说这个“民”就是有了相当大地把握,这几年民告官的案子,倒是“民”胜诉地更多一些,当然,这里的“民”其身后背景就有待商榷了。

    李卫红又道:“本来我们对行政应诉没怎么重视。但前几天,我接到了支队长的电话,他说大华是优秀的消防器材企业……”犹豫了一下,就不往下说。

    唐逸笑笑:“是叫你息事宁人吧?支队长?市消防支队吗?正的?孙杰?”

    唐逸问一句,李卫红就点一下头,最后她就拿起茶杯喝水,一对丹凤眼却是不时瞟过来,看唐逸的脸色。

    唐逸琢磨了好一会儿,点点头道:“我都知道了。我觉得吧,法院是不需要我打什么招呼地,我相信司法系统地同志的公正性。不过你们的行政应诉一定要作足功课。这样吧,你们消防支队没有建立应诉机制吧?那就暂时请个律师。”说到这儿想了想,就道:“你等我一下。”

    去书房,拿了空白卡片和笔,写下了陈珂的名字和电话,又回客厅,将卡片交给李卫红,说:“这样,陈律师和我有点交情。你找她帮忙,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们。”

    李卫红接过卡片,连连点头,虽然唐市长没往透里说,但帮自己介绍律师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唐逸最后又笑道:“只要坚持原则,问心无愧,就算官司打输了也没什么。”

    李卫红默默点头,笑了笑,“谢谢首长。啊,是唐市长。”

    唐逸微笑,就看了看天色,李卫红忙起身告辞,说:“那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唐逸微微点头,送她出门。-式开业呢,就帮我介绍客人。想我发大财啊?”

    唐逸放下批阅文件的钢笔。靠在转椅上,笑道:“是帮忙。不要太黑,消防财政拨款用一分就少一分,给他们省省,多买点消防设备不是更好?”

    陈珂就哼了一声,“就知道你肯定要我作亏本生意。”

    唐逸就笑,随即就有些关切的问:“怎么样,你怎么看这桩案子,哪边胜诉机会大?”

    说起案子,陈珂就严肃起来,很官方地道:“一半一半吧,所有地官司都这样,不是输,就是赢。”

    唐逸就有些挠头,陈珂却是很快娇笑出声,说:“我觉得消防大队机会大一些,其实这案子很明显,大华公司销售地消防器材不合格,为了逃避责任想尽快拿回被消防大队扣押地样本,不过如果消防大队打赢了官司,接下来就是对大华进行一系列处罚,哥,听李队长介绍情况,大华这个公司应该很不简单吧,万一因为输掉这场官司,你们黄海少一个利税大户,不可惜么?”

    唐逸道:“如果是靠生产不合格产品创造地价值,不要也罢,尤其是消防,关系着多少人的生命财产?那是一条条人命啊!”

    “恩。”陈珂那边没作什么表示,但心里却是甜甜的。

    唐逸又问:“那个七天不处理到底是怎么回事?行政处罚法有这么一条规定吗?”

    陈珂轻笑:“那个没什么,对方律师混淆字眼而已,行政处罚法是有这么一条规定,但处理办法嘛,不同于处罚办法,消防那边扣押物品后,已经书面通知经销点负责人去消防大队说明情况,是大华那边置之不理,其实这已经表示消防大队在进行处理,处理决定是反映行政机关处理行政案件全部程序,即包括内部的,也包括外部的,而处罚决定仅指对外的。立案程序更多的反映是行政机关的内部程序,所以外部感受不清晰是必然地。”

    陈珂语速挺快,但唐逸大体上算是听明白了,笑道:“怎么感觉好像西方那边打官司,咬文嚼字的,遇到你也算他们倒霉。”

    陈珂轻笑一声,一直都感觉好像在唐逸的保护之下,第一次能帮上唐逸的忙,陈珂心情出奇的舒畅。又道:“我估计他的诉讼书这样的小花招不少,放心吧,由我来答辩。没问题。”

    唐逸笑道:“开始翘尾巴了,等几年后你出了名,可不知道多猖狂。”

    陈珂咯咯一笑,“啵”的亲了唐逸一口,随即就挂了电话。

    唐逸傻笑两声,出了会神。就拿起桌上文件翻阅起来。

    下午唐逸就拿到了大华公司的财政简略报表,是赵雅月专门帮他统计地,使得他对整个企业状况可以一目了然。

    看着这份简单明了的报表唐逸就一阵愣神,不想黄海还有这么一家低调的利税大户,年产值和销售收入近两亿圆,年利税一千多万圆,偏偏在和陈方圆谈话时也好,同王露谈话也好,都没听他们提过这家企业的大老板。

    很低调嘛。看来和黄海工商界圈子都不怎么接触唐逸放下报表,起身去饮水机那儿自己倒了杯水,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唐逸忙走回到茶几旁,拿起手机看看号儿,就是一皱眉,接通问:“干嘛?不知道我忙着吗?”

    用这种语气,对方除了兰姐更有何人?兰姐习以为常,反而甜甜一笑,令唐逸也莫可奈何。

    兰姐就又小心翼翼的请示:“唐书记,我在海产市场呢,今天的鲑鱼每斤涨了五块钱。基围虾涨了四块。您看,还按平时地量买吗?”

    兰姐现在又多了个任务,就是帮两条红龙购买食物,每月两条龙鱼的伙食费用就三千来圆,兰姐赫然发现自己又多了一笔进项,尤其海产价格波动大,黑面神又不会无聊到来看发票,从这一块儿,她每个月贪污个千八百的还是没问题地。奈何现在兰姐眼界高了,黑面神又不止一次地暗示和她是“一家人“,兰姐倒也不在乎这点蝇头小利,只要能跟着黑面神,还在这点钱?

    是以现在的她就想努力在黑面神面前树立自己“清廉”形象,尽力扭转在黑面神眼里市侩贪小便宜地印象。

    怎奈黑面神根本不领情,听兰姐请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唐逸就一皱眉,“怎么就没一点长进?老弄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烦!”

    兰姐一腔忠心付之东流。恨得咬牙切齿地。挂了电话二话不说,就朝最大的水产店走去。心说今天我亏死你个黑面神,就拣价格最高的时候多买点,再报次假账,多出地钱姑奶奶买衣服去!

    可是走到跟前,兰姐就皱起柳眉,同样的鱼虾,为啥你的价格就这么高?傻子才从你这儿买,一扭头,又向常去的水产店走去,脑子里却开始琢磨今晚周末,给黑面神煮点啥好吃的呢?

    水产店里光膀子的半大小子,腆着大肚子的老板都喜欢盯着兰姐看,细皮嫩肉的,打扮的又那么时髦,偏偏隔三差五就进水产市场,水产店地伙计和老板几乎都认得她了,眼睛都跟着她那蓝色坠花水晶高跟凉鞋上两条白生生的美腿乱转,有老板就琢磨着搭搭讪,看能不能勾搭勾搭这个小尤物,尝尝她的滋味。

    兰姐自然知道很多人都在看她,心里不屑,仰着头,一副高傲的架势进了常去的水产店,等那蠢蠢欲动的老板终于过来搭讪时,说请她吃饭,兰姐也不说话,只是不屑的上下打量着胖老板,看得胖老板脸上的贱笑变成微笑,又变成强笑,终于落荒而逃,灰溜溜回了里间。

    等伙计将称好的鱼虾送上,兰姐神气地摔下几张老头票,对那伙计道:“告诉你们老板,不想蹲局子下次来就别让我看见他的臭脸。”

    唐逸自然不知道兰姐在水产市场的威风八面,他正同曾庆明讨论王标的案情,王标一案已经调查清楚,检察院准备正式落案起诉他,曾庆明是来听听唐逸的意见。

    说着话,曾庆明就看到了茶几上大华公司的财政报表,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试探性的问唐逸:“唐市长对大华公司有兴趣?”

    曾庆明的反应逃不过唐逸的眼睛,唐逸笑道:“怎么,你也对它有兴趣?”

    曾庆明没有吱声,拿起报表扫了一眼,就叹口气,说:“暂时我还没什么兴趣,唐市长,大华,还是放放吧。”语气却是极为凝重。

    汗,谢谢大家给了我活下去地机会,说出来不怕大家笑,昨天开玩笑地写了那句话,谁知道发上去后我点了月票榜才发现,土豆大神的更新赫然是“三章连更求月票”,当时我吓了一跳,赶紧就想把我最后那句话删掉,不然第二天真跑第六去了我可咋办啊?最后忍着没删,反正都发出去了,已经有人看到了,掩饰也没用了,掉第六就掉第六吧,那也坚决不去自杀,谁叫我脸皮厚呢。结果,涨了这么多月票……

    其实最终能不能进前六前十地我都很满足了,因为这两个月来,大家给了我和以前需要仰望的前十大大们拼月票争名次的机会,享受这个过程是很幸福的一种感觉,谢谢大家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