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伸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三章 伸手

第三十三章 伸手2017-11-8 23:47:29Ctrl+D 收藏本站

    终于,崔敬群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了大家一眼,淡然道:“我看这样吧,市局的日常工作暂时由定中去主持,在没有确切证据前,对王标同志也不要采取停职措施,那有些不妥啊!”

    几名副书记就都点头,大概也早料到了崔书记会各打五十大板。

    王丽珍虽然有些不服气,终究没有说话,拿起了茶杯喝水,崔敬群虽然平时不大喜欢管事,但毕竟是一把手,如果他铁了心支持某一方,另一方处境马上会很艰难。

    散了书记会,唐逸虽然有些疑虑,但没有打电话向曾庆明求证,纪委有自己的工作纪律,对于案情自己还是尽量不触碰为好,免得给曾书记出难题。

    回到办公室,又拿起桌上的文件批阅起来,这些日子积累了许多文件,唐逸吩咐了蔡明下班,准备今晚加班将需要处理的文件赶出来。

    虽然是非办公时间,外面秘书室的电话还是不断响起,甚至侧桌上内线电话也响了几次,唐逸纹丝不动,继续批阅着文件,看他下笔如飞,很难想象往往那一个圈阅就是几千万几亿资金的调配,或者是关系百人千人命运前途的批示。

    桌上厚厚的一摞文件下去一多半的时候,唐逸停了笔,伸个懒腰,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多了,微觉肚饿,唐逸就拿起手机。开机,准备打给内勤工作人员帮自己去食堂买份套餐,顺便给兰姐打个电话,要她明晚准备些丰盛地饭菜,请张定中和夫人去家里做客。

    正拨号的时候。有电话就打了进来,唐逸无奈的摇摇头,看了下号码。是市话,接通,女孩子清美的声音,“大少?”

    是叶小璐,唐逸就笑起来,自从叶小璐来到黄海,还没同她见过面呢,不过叶小璐的近况他倒是知道,想不知道也不行,叶小璐现在是电视台嘉宾主持。每个周六都能见到她地。

    那场空姐秀后,市台对舞台上落落大方靓丽时尚的叶小璐产生了兴趣,加之申博成功,市台多了许多关于世博会的专题节目,而叶小璐又进入了世博会专机乘务组,在同航空公司方面沟通后,叶小璐被聘为市台地嘉宾主持。和黄海市台最当红的美女主持人小楚一起主持周六晚新开辟的世博专题的娱乐节目。

    该节目通过娱乐的方式宣传世博会,现场直播,请参与世博会的志愿者以及工作人员上台表演或者讲述一些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也请一些国内歌手或者黄海市歌舞团以及民间乐队参与到节目中,收视率倒是越来越高。

    航空公司方面一来乐得宣传自己。二来世博会是政治任务,电视台方面请了市领导出面,也就特事特办,允许叶小璐兼职,将她飞行时间也相应作了调整,不过航空公司方面的条件是与叶小璐签订五年长约,免得叶小璐红了之后跳槽,如果是其他空姐,只怕马上就辞职转投电视台发展,但叶小璐从小的梦想就是做空姐飞来飞去。是以欣然和航空公司签了长约。

    叶小璐的电话。唐逸就笑:“是不是想和我庆祝一下啊,当红主持人小姐!”

    叶小璐声音却有些低沉。有些失落,“不是。”

    唐逸微愕,“怎么,出事了?听你地声音好像不怎么开

    叶小璐就是一笑,“是吗?其实说起来应该是件开心事,我见到我妈了,她……,你也知道的,是吧?”

    唐逸心里就叹口气,王露终于肯去见她了,只是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

    “来我家里坐坐吧,我想和你说说话。”虽然叶小璐不时轻笑,但唐逸能感觉到她的寂寞和无助。

    “好吧。”唐逸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下来。

    “恩,地址是明海大厦二号楼803。”

    唐逸笑笑:“富人区啊!”

    明海大厦是建在市中心电视台偏东的四座二十多层的摩天大楼,房价在市区来说是第一档次了,小区风景是欧式风格,雕像喷泉,展现着另一种文化。唐逸穿了休闲装,戴帽子,倒是径直进了小区,保安亭的保安并没有理会他,这也使得唐逸见到叶小璐时第一句话就是:“这里可不大安全呢!你小心点!”惹来叶小璐一个大大的白眼。

    叶小璐穿着洁白地薄绒衫,裹得上身紧紧的,露出令人喷鼻血的美妙曲线,性感的低腰磨白牛仔裤,将一双美腿凸显的修长纤细,那种细细地修长感觉令人很容易产生侵犯的冲动,银色金属吊环腰带,好像很随意搭在胯骨上,自制力如唐逸,那一瞬也有个念头,想冲过去搂紧她,狠狠抓几把她那诱人的胯骨曲线,叶小璐浑身上下,细微到每处曲线,仿佛都能调动起男人野兽般的原始**。

    黑色尖头的细高跟皮鞋在洁白的地砖上美妙的舞动,叶小璐请唐逸进了客厅。

    对唐逸的色狼样,叶小璐不满的道:“你就不能比别的男人表现好点吗?人都给过你了,还这德行!”

    唐逸就有些讪讪,进客厅四下打量,也不理叶小璐。

    很欧式地装修,简洁明快,金属质感十足,客厅地绿色沙发,英式风格的茶几,更给人一种时尚前卫地感觉。

    唐逸坐到了沙发上,叶小璐帮他泡了杯咖啡,说:“这里没茶叶。”说着就坐到了一侧,高跟皮鞋在洁白地砖上以尖尖的鞋跟为轴来回晃动着,晃得唐逸心里乱乱地。

    叶小璐随即就气愤起来。^^^^“喂,我心情不好来找你聊天,你呢,怎么这样?”

    唐逸也觉得自己不大像话,笑了笑。就摘了帽子放一旁,拿起杯子喝起了咖啡。

    叶小璐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大少。谢谢你。”

    唐逸晃动着杯子,无所谓的道:“这话听了很多遍了。”

    叶小璐道:“是真的,谢谢你给了她第一个告诉我真相的机会。”

    唐逸就笑:“你以为我急功近利到哪种程度了?为了讨你欢心,找到阿姨就赶紧向你通报邀功?根本不理会会对你们母女的关系造成什么样地损害?”

    叶小璐轻叹口气,“说得自己那么可怜,你呀,用得着讨人欢心吗?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要讨你欢心都没有机会呢!“说到最后,却是狠狠白了唐逸一眼。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叶小璐随即就笑:“大少,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讨好你的机会呀!”

    唐逸微笑说:“那就不用了吧。”

    叶小璐就是一笑,大少摆谱时真是极为可恨,但叶小璐心里却暖暖的。

    沉默了一会儿,唐逸就问:“和阿姨谈得怎么样了?”

    叶小璐笑了笑,“她有她地生活,我有我的生活,能见到她。我就很开心了。”

    唐逸默默点头,随即笑着说:“你能明白就好,还以为你会哭着喊着要妈妈呢。”

    叶小璐垂下头,看着双手捧着的杯子里黑色咖啡发呆。

    为调节气氛,唐逸就笑:“喂。房子不错,是不是阿姨帮你买的?还是和市台签了份大合同?”

    叶小璐就白了唐逸一眼,“就你这样,还想别人做你情人,一点关心都看不到,大合同?每年五万块算不算大合同?这房子是我和人合租的,电视台的同事。”

    唐逸哦了一声,“不会是小楚吧?”

    叶小璐撇撇嘴,“她,眼睛都长到了脑门上。再说。人家年薪几十万,哪会跑来和人挤着合租房子。”

    唐逸就笑:“你嫉妒啊?那要不要我帮你买一套别墅?气气她也好。”

    叶小璐就白了唐逸一眼:“幼稚!”随即就扑哧笑出声。想想自己也够坏的,不知天高地厚,俗话说是拿着村长不当干部,肯定吃亏,自己呢,拿着市长不当干部么?而且,这可是副省级的市长。

    想着就看向唐逸,轻轻叹口气,说:“大少,有时候你要觉得我坏,就打我一顿,我不生气。”

    唐逸笑笑道:“等你真坏到我忍无可忍的时候吧。”

    叶小璐轻笑:“那你下手可得轻着点。”

    见她妩媚模样,唐逸心中就是一荡,正想说话,门铃却响了起来。

    叶小璐微微一愕,说:“是收水电费的吧?我去看看。”站起身,噔噔噔,迈动性感地小步子走到了门前,从猫眼向外一望,就有些惊讶的道:“是娇娇,就那个和我合租的同事,她说今晚不回来呀。”

    唐逸笑笑,就拿起帽子戴了起来。

    叶小璐犹豫了一下,拉开了门,随即女孩子娇嗔道:“叶子,干嘛呀你,半天不开门。”

    “咦,他谁啊,叶子,你好啊,不老实,咱可说好了谁也不许带男朋友来的!”

    叶小璐就结结巴巴撒谎,又要室友相信,又不能让大少听了心里不舒服,难度倒是颇高,“是朋友,刚刚街上撞到的,我就拽他上来坐,你别胡说,我和他可没任何关系。”

    唐逸转头,就见客厅里进来一名穿着牛仔装的少女,脸上有几颗淡淡的雀斑,倒也小巧可爱。

    “在家里怎么还戴个帽子,看着怪怪地。”叶小璐给两人介绍完,娇娇不解的看着唐逸。

    叶小璐无奈的道:“学生,都这样,觉得戴个帽子比较酷。”

    唐逸这身打扮,说他是学生倒引不起任何怀疑。

    “大学生啊!”娇娇就笑,对叶小璐道:“是你初中同学?”

    叶小璐很利落地将一枚黄杏塞到了娇娇嘴里。说:“别问那么多了,去忙你的!“

    娇娇一阵娇笑,嚼着嘴里地杏,坐到了唐逸对面,不满的对叶小璐道:“我都不说你犯规了。你倒好,赶我走?你这样的话那下次我也带男性朋友回来了,看你烦不烦。”

    叶小璐就有些无奈。又见唐逸对自己打眼色,就只得坐了下来。

    娇娇是市台地职工,叶小璐所在栏目组的编导助理,性格挺开朗,唐逸和她聊天间倒是知道了叶小璐不少事,这些事,叶小璐是不会自己和唐逸说的,例如叶小璐因为受到观众喜爱,使得小楚极为嫉妒,经常用些阴招欺负叶小璐。又例如电视台某位年青才俊正在追叶小璐,娇娇越说越起劲,看情形她对小楚极为不满,将台里地流言就是小楚和市台某高层有染的事也和盘托出,惹得叶小璐皱眉道:“说这个干嘛?没根没据的,这不背后嚼舌头吗?”

    娇娇娇笑道:“在家自己人聊天,要那么多根据干嘛?就你怕事。^^^^不敢和她对着干,现在你虽然不够红,但你是航空的人,台里拿你没办法地!”

    唐逸就笑:“对着干?台里怕是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热闹呢,小璐处理问题地方式不错。”

    叶小璐就无奈的看了眼唐逸。几句话不到,大少又露出了本色。

    娇娇倒是抓抓短短地秀发,对唐逸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就听说,好像有人挑拨叶子和小楚的关系呢。”

    聊了一会儿,唐逸见娇娇并没有回避地意思,只好无奈的准备告辞,本来他是拿了送叶小璐的礼物的,纸袋里,是一套从法国带回来的护肤品香水。但这类礼物。太过暧昧,当着娇娇倒不好拿出来。随即他心里就是一动,拿过手包,从里面摸出了几张五月份文艺汇演的贵宾票,为庆祝黄海申博成功,世博会组委会国展局以及黄海市委宣传部联合举办大型文艺汇演,邀请国内国外众多当红明星参加,外面根本买不到贵宾票,稍好一点的票已经炒到了几千块一张。

    看到唐逸拿出贵宾票娇娇眼睛就直了,拿起来翻开,可不正是五月份汇演地贵宾票?娇娇哇的叫了一声,“你哪弄这么些票?喂,你也太牛了吧?”市台也分票,但大多是后排票,贵宾票早被各部门头头脑脑瓜分了。

    唐逸笑着给了她两张,又将剩下四五张票推到叶小璐面前,说:“给你的,拿去改善下台里的人际关系。”

    叶小璐没说话,娇娇就兴奋的大声喊:“谢谢,谢谢,啊,你叫什么来着?”

    叶小璐无奈地道:“注意形象。”

    娇娇咧着嘴傻笑:“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小楚才分了两张贵宾票,看她那牛气样,是啊,有的主任才拿到一张呢,嘿嘿,我和小楚待遇一样了,开心都不行啊?”

    随即就好像开了窍,站起来说:“那你们聊,我有点事,今晚不回来了。”站起来跑进洗漱间补妆。

    唐逸就将纸袋推给了叶小璐,说:“从法国给你买的。”

    叶小璐轻轻点头,想了想,倒也欣然收下。

    这时娇娇从洗漱间跑了出来,说:“我换套衣服就走。”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这就走了。”转头对叶小璐道:“我走了。”

    叶小璐送唐逸到门口,微微一笑:“大少,改天请你吃饭。”

    唐逸微微点头,随即转身下楼。

    唐逸回到迎宾阁的时候,却见小秦和督查室主任李良一起从休息室迎了出来,李良可以说是唐逸的急先锋了,虽然政府督察室权力不大,但在唐逸支持下,李良却用到了极致,他上任以来,对市直部门就发出了三十余次通报批评,有涉及个人的,有市直部门下属科室的,也有全部门的,搞得市直部门头头脑脑极为头疼,背后称他李黑子。^^,泡,书,吧,首发^^

    唐逸也想不到在老婆面前唯唯诺诺地李良倒是一名好“打手”。对他也是宠信有加,更在小妹来地时候一起和李良吃了个饭,这顿饭吃得李良感激涕零,真恨不得将性命也卖给唐市长。

    见到李良这么晚赶来等自己,唐逸就知道有事。也不多说,就叫小秦开门。

    进了客厅,唐逸才注意到李良身后跟着一名美貌少妇。二十五六年龄,打扮很时髦得体,本来美貌少妇好奇地打量唐逸,等唐逸看去,她有些慌张的低下头,拘束地手脚都没地放。

    小秦忙着泡茶,唐逸示意李良坐,眼里就有询问地意思。

    李良忙介绍,说:“这是人事局的张春燕。”名字很土,人却是时尚得体。

    美貌少妇就拘谨的叫了声“唐市长”。

    唐逸笑道:“坐吧。坐。”

    李良坐下,张春燕也小心翼翼坐了半个屁股。

    唐逸示意两人喝茶,自己拿出烟,点上了一颗,将烟扔茶几上,问李良:“有事吧?”心里其实有些不悦,心说莫非李良这小子恃宠而骄?带了自己情人来走门路?这也未免太不象话。如果真是这么回事儿,明天就撸了他。

    但琢磨自己给李良地信号尚不至于让他这么没分数,而且李良小心眼挺多,也不至于这么糊涂。

    李良喝口茶就道:“是这么回事,春燕同志是人事局普通干部。她半小时前打电话向我反映,说是人事局孙少团局长在刚刚局里联谊的交谊舞会上骚扰她,我想这问题严重,不敢自己拿主意,就带她来见您。”

    听李良说话,美貌少妇臊得脸通红,用力低着头,仿佛要扎进两腿之间。

    李良笑呵呵拿起唐逸扔茶几上的烟点了一颗,在美女面前,男人都喜欢显摆。李良特意表现的自己和唐市长不太见外。好使得美貌少妇更能高看自己一眼。

    唐逸就皱眉,问李良:“她找你反映问题?”

    李良笑道:“是啊。督查室不就是做这个工作的吗?”随即看到唐逸眼里的疑问,猛地醒悟,暗骂自己愚蠢,唐市长定是误会她是自己情人了。忙解释道:“是这样,春燕同志和凤娟是好朋友,她受了委屈,就给凤娟打电话,哭的可怜兮兮的,凤娟叫她找的我。”说着话看了眼身旁羞极的张春燕,心说这小尤物给我作情人,那我可不知道多快活了。

    唐逸这才释然,点了点头,就转向张春燕,说:“李良说地,是事实?”

    张春燕红着脸,点了点头。她是部队转业干部,转业的时候走的是远方亲戚吴凤娟的门路,吴凤娟虽然比较黑,倒也真办事,给她安排进了人事局,虽然只是普通干部,也就是俗称的股级干部,但已经很是不易。

    今天酒会上她受了委屈,哭的迷迷糊糊的,竟然就给吴凤娟打了个电话,问她自己该怎么办,其实除了安排工作前几次送礼,她和吴凤娟没什么联系,但委屈下无处倾诉,自己认识地最有能力的就是驻京办主任吴姐,所以激动下就将电话打了过去,不想吴姐很兴奋,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兴奋,马上说会帮自己,更说叫自己等督查室主任也就是姐夫李良的电话。

    接着,李良就约她见面,说带她见市长,张春燕腿都软了,怎么就惊动市长了,更不知道怎么就晕晕乎乎坐在了唐市长面前。

    唐逸又对张春燕道:“不用怕,你先喝口水,再跟我说说事情经过,如果孙局长真的违反党纪政纪,我一定处分他!”说着话就看了李良一眼,暗暗点头,李良两口子确实有些小聪明,知道自己早晚会将手伸进人事局,有了这么个因头,两口子马上如获至宝,更知道趁热打铁,马上带张春燕来见自己,形成既定事实,不然只怕一觉醒来,张春燕就会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毕竟这是大多数女人受到性骚扰后的通病。

    张春燕听唐市长温言勉励,就点点头,拿起茶杯喝水,激动而又有些混乱地脑袋渐渐清醒过来。

    突然就有些害怕,面前坐的是黄海市最有权势地领导之一。自己反映的问题是副厅级干部,组织部副部长和人事局局长集于一身的权要,都说官官相护,唐市长会帮自己吗?何况,这种骚扰好像不但在机关。几乎是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只是小事情,为了这么点小事会给孙局长处分?就算处分了他。以后自己在人事局又怎么待下去?

    张春燕左右思量,越想越是害怕,刚想打退堂鼓,就听唐市长温和的声音道:“不用怕,要说真话,对这种丑恶现象,一定不能纵容,而现在社会地风气,往往就是因为受害者的沉默造成的,你们地沉默就是姑息养奸啊!”说着唐逸就叹了口气。

    听着唐逸温言鼓励劝说。张春燕心就一热,一咬牙,就道:“是,我说地都是事实,就今天晚上的舞会,孙局长喝多了,和我跳舞地时候毛手毛脚的。很不规矩。”说着话就抬起了头。

    李良皱眉道:“就这个?跳舞的时候磕磕碰碰是正常现象,是不是你自己的错觉。”他倒不是刁难张春燕,就张春燕这种说法,根本就奈何不了孙少团。

    张春燕急声道:“不是的,他还在我耳边胡说八道。而且,他开始摸我这儿……”羞红着脸指着自己白色西装下高耸的胸部,又说:“我,我推开他,他,他又抓我这儿……”手指向了鼓鼓的翘臀,李良呼吸都急促起来了,眼睛贪婪地盯着美貌少妇的曲线,就听唐逸咳了一声,好似暮鼓晨钟。李良马上清醒过来。也不敢看唐逸,拿起茶杯喝茶。掩饰自己的失态。

    唐逸叹口气道:“好了,够了,你很勇敢,这件事我会严肃处理。”又转向李良道:“马上进行调查,除了春燕同志,最好能找到其他目击者。”

    李良点点头,下军令状似的道:“市长,您就放心吧。”唐逸喜欢他的就是这点,对于上级的命令,无条件执行,虽然可塑性不高,不可能提拔到太重要的岗位,但指哪打哪,敲打敲打后,在有限地范围内倒可以提一提。

    唐逸又道:“去找小秦,帮春燕同志安排住房,春燕同志,明天一早你该上班上班,今天的事,什么都不要讲。好吧?”

    张春燕默默点头。

    唐逸又道:“回头叫小秦进来,我有事问她。”

    李良和张春燕走后,小秦很快就来到了3号楼,进客厅问:“市长,是不是没吃晚饭?”一边说话一边脚步轻盈的走过来。

    唐逸笑笑道:“不是,我是想问问你,肖经理回来了没有?”

    提到肖小慧,小秦脸色就有些黯然,毕竟肖经理主动将她转了合同制,虽然后来隐隐明白,那是因为唐市长说了自己几句好话,肖经理觉得一时半会唐市长不会换服务员,就将自己转了正,也好帮她说几句好话,但不管怎么说,小秦还是挺感激肖小慧的。

    听唐逸问,小秦就低下头,小声道:“没有,现在酒店的工作是刘副经理管呢,而且,纪委地人好像还带走了肖经理保险箱里的账本。”

    唐逸微微点头,说:“舍不得肖经理?放心吧,调查是公正透明的。”心说原来是先查肖小慧的问题,逼得肖小慧为了从轻发落而供出王标,想来纪委早就掌握了肖小慧一些问题,只是不知道肖小慧会不会就范。

    小秦道:“我知道,有唐市长这样的好官,不会冤枉好人的。”

    唐逸被逗得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是好官?”

    小秦道:“您人这么好,当然是好官。”

    唐逸笑笑,心说好人可未必能当成好官,但也不和她多说,拿起桌上杂志翻看,小秦就悄悄退了出去。

    晕了,好像一天不要月票都不成,第四到第七咬得太紧了,大家再支持一下,第五名就比咱们《官道》少十几票,汗死,还有这个月目标我又改为前六了,遮脸……

    哦,还有天子大大开新书了,推荐一下《铁骨》,书页有直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