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小小的回击-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二章 小小的回击

第三十二章 小小的回击2017-11-8 23:47:28Ctrl+D 收藏本站

    牛书记请唐逸坐沙发上,其余纪检干部就都散了,房里只留下唐逸牛书记和曾庆明三个人。

    牛书记拿起茶杯示意唐逸喝茶,接着笑呵呵道:“是为了赵市长来的吧?”

    唐逸道:“也是也不是,主要还是为整治小南河工程吧,牛书记,我觉得不管那些工厂业主到底是不是被人恐吓,但搬迁工作不能停,说心里话吧,综合整治小南河,并不单单是为了申博,主要还是为了南河两岸的居民有个更好的生活环境,咱们施政不就是要以人为本吗?要切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是吧?”

    牛书记笑眯眯听着唐逸说话,听完也不置可否,反而问道:“唐市长,能不能谈谈你对恩鸿同志的看法。”

    空调吹着热热的暖风,唐逸慢慢点上一颗烟,想了想说:“恩鸿市长很称职,虽然和他共事时间不长,但我也算对他有点了解吧,牛书记,他不糊涂!”

    曾庆明这几天一直在替赵恩鸿辩解,但现在,倒不说话了,免得引起牛书记的反感。听到唐逸“他不糊涂”这四个字,曾庆明暗暗点头,眼里闪过了一丝欣赏。

    牛书记也点点头,拿起了茶杯。

    黄海市市委常委家属院内苍松翠柏,环境清雅,南望碧蓝大海,北靠郁葱青山,据说风水也是极好。六号别墅内,王丽珍慢慢挂掉手里的电话,靠在沙发上皱起了眉头。

    “妈,你又怎么了?”穿着红色薄羊绒衫容貌极美的女儿坐到了她身边,温柔的看着母亲。

    王丽珍女儿刘青,前几年毕业留校,是黄海大学经济学院团总支辅导员,正在攻读的硕士学位今年就可以毕业,学院领导也很看好她,准备等她拿到硕士学位就安排任教。刘青也一直是王丽珍的骄傲。

    “没事。”王丽珍慈爱的理理女儿有些凌乱的头发。这个在外面睚眦必报面和心狠的女人,面对女儿,却是出奇的慈和。

    刘青有些心疼地道:“妈。好像你最近越来越不开心。到底出了什么事?”

    王丽珍摇摇头。说:“你别管。快去准备你地论文。听话!”

    刘青哦了一声。乖乖去了书房。看着女儿地背影。王丽珍出了会儿神。随即想起了刚刚地电话。是黄向东地电话。隐约对王丽珍报复赵恩鸿透出了不满。因为如果拿不下赵恩鸿。只会使得他更向唐逸地圈子倾斜。而在唐逸全力反对下。想动一名正厅级干部常委副市长。实在胜数不大。

    王丽珍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她本来预计唐逸也会希望能拿下赵恩鸿地。而借机换他地人。例如邓文秩。例如孙有望。甚至贾跃军等等这些人上位。刚刚在常委会上取得一场胜利。唐逸又怎可能不乘胜追击?

    不想唐逸看起来似乎有些冲动。做事情却是出奇地稳。他宁可拉拢一位不但立场不太坚定。而且政治生命处于晚期。即将离退地老干部。也不冒险搏一搏。提拔他真正地自己人。

    王丽珍更深刻地意识到。从此以后。黄海权力场地游戏规则因为唐逸地加入。正在重新调整和磨合。新地游戏规则会怎么制定。却是要看未来几个月地走势了!

    有些烦躁,王丽珍从茶几下摸出一包女士香烟,拿出一颗点上,没几个人知道,她也吸烟。

    用力抽了几口,随即被呛得咳嗽起来,听到书房有脚步声,王丽珍忙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免得又被女儿唠叨。

    省纪委调查组回了鲁城。赵恩鸿因为工作急躁。没能很好处理干群纠纷而被调查组通报,市政府随之给了赵恩鸿行政记过的处分。

    赵恩鸿对唐逸却是越发的感激涕零。他听说了唐市长去调查组为自己据理力争地事,不管唐市长是基于什么立场,但帮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何去何从,又如何站队?

    赵恩鸿拿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办公室里静得出奇,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洒落在红木地板上,就好像斑驳的斑马线。

    赵恩鸿又慢慢走到窗前,唰一声拉开百叶窗,阳光马上倾泻进来,亮得刺目。

    市政府办公大楼前,有一座巨大的假山喷泉,本来是一座花坛的,前任李市长不喜欢那些月季花,硬是叫人重新规划成了水池。

    外人不知道玄机,赵恩鸿是知道的,听说,王丽珍最喜欢那些月季花,常说每天早上闻一闻花香,一天人都舒泰,在一次会议受了王丽珍的气后,李市长就给市政下了死命令,将花坛变成了水池。

    很多人以为到了李市长王副书记这个层次,是不会为了一些小事斗气的,但赵恩鸿却知道,李市长这样做,当时心里有多憋屈。

    前车之鉴啊,赵恩鸿是不会忘记李市长离开市政府大楼时那落寞地背影的。

    在近些年频频变动的黄海官场,对于部委局办的头头们来说,站错队不吝于政治自杀,李市长调走后,多少干部被调整?要不是唐逸来得快,只怕李市长一系会被彻底清洗。

    甚至赵恩鸿这个常委副市长,也时不时觉得自己的位子很不安稳,所以究竟要站到那一边,他颇费思量。

    调查组走后,唐逸并没来和赵恩鸿谈什么,这使得赵恩鸿感激之余,也知道唐逸在等他表态,而且很有耐心,但如果自己再想左右逢源,看情形不但王丽珍会给自己制造更大的麻烦,更会彻底得罪唐逸。

    赵恩鸿又一点点拉上百叶窗,慢慢走回了办公桌后。动世界的恐怖袭击事件,恐怖分子劫持四架美国国内航班,分别撞向纽约世贸中心双塔大楼和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导致世贸双塔大楼倒塌,数千人死亡或失踪,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达数千亿美圆。

    唐逸又一次认识了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伟人可以创造历史,但历史发展又往往有其必然性。

    国际局势陡然发生了剧烈地变化,本来因为俄罗斯国力下降暂时靠拢西方,东亚东南亚南亚邻国大多敌视抵制下,处境极为艰难的共和国却是突然发现,这次恐怖袭击改变了冷战结束以来或者说扰乱了冷战结束以来的国际关系。使得共和国的外交困境出现了极大的转机。

    当共和国在外交上频频出击时,公安部也开始拟定在全国重要城市地公安机构设立特警编制。

    而这次恐怖事件,却也使得唐逸想起了明年年末可能出现的那种恐怖传染病。

    抓空给二叔打了个电话,谈到黄海市医院最近发现了一起因为乱吃野生动物而引起的冠状病毒传染病例,又开玩笑的说岭南人最喜欢吃野生动物,可不要吃出什么霍乱之类地大麻烦。

    唐万东只是微笑,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你这个市长整天琢磨什么。”

    唐逸笑笑就没有再说,有些事,点一点就可以。何况本就是说不清说不透地事。国代表大会在巴黎国展局总部召开,黄海市市长唐逸向大会作最后地申办陈述报告。

    旅居法国地电影明星佩佩作第二位主持人。身着紫红色缎袄的佩佩说,自己虽然是岭南人,但第一部电影是在黄海拍的,对黄海一直怀着美好的感情。

    佩佩又邀请黄海市荣誉市民,获得黄海长期居留证的益发合有限公司总经理威廉先生上台发言,威廉在发言中盛赞黄海,盛赞中国,讲的声情并茂,就是唐逸也微微点头。

    唐逸也想过找雪妮为自己申博加分添彩。但想想雪妮帮自己的已经够多了,自己还是不要以大恩人自居,要人家做这个做那个,那实在无趣,只希望这位善良的女孩儿一路走好。

    下午,万众期待中,一百多名成员国代表开始投票表决,当国际展览局主席史密斯在主席台上庄严地宣布,2002年世界博览会举办地------中国黄海!时。中国申博代表团地全体成员一片欢腾,相互击节庆贺;出席会议的国际展览局各成员国代表,纷纷拥抱中国代表,祝贺黄海的胜出。

    唐逸微笑着和代表团成员,以及白人黑人一一拥抱,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无可否认,申博地成功。会使得今后一年多的工作中。政府的话语权得到大大加强。

    随着申博的成功,三月底。02黄海世界生态博览会组织委员会成立,鲁东省省长徐维纶为主任委员,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夏天,省委副书记黄海市市委书记崔敬群,黄海市市长唐逸为副主任,成员单位有省市各厅局以及新闻办等。并在黄海设立了组委会的执行机构--黄海市博览局,具体负责完成博览会的场馆建设对外招展国内组展展区管理等诸项工作。经唐逸提名,黄海市博览局局长由黄海世博会组委会委员黄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孙有望兼任。

    虽然因为世博会规模小,没有好像西南世博会那样得到中央倾力支持,但唐逸却下决心要将这次世博会办成令世人瞩目的盛会。亮市经委主任王登福市政府办公厅工经处处长李晓华和市经委办公室主任沈坚的陪同下唐逸视察了刚刚组建的市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同时参观了由服务中心兼办地黄海市经贸信息网。

    唐逸表扬了服务中心勇于开拓的精神,他说,互联网是新生事物,在未来的社会经济活动中将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希望服务中心能利用这个新生事物为黄海的企业提供一个更加快捷有效的交易信息平台。

    晚上,忙碌了一天的唐逸要小武将自己送到了银月花园。

    周末,宝儿回了家,穿着漂亮校服的宝儿清纯可爱,更为房间增添了几分活泼气息。

    看到唐逸回来宝儿已经不像幼小时会扑过来问东问西,而是在窗口随着音乐蹦蹦跳跳。用跳韵律舞来展现自己的漂亮可爱,但很快就被兰姐关掉音乐,扭着耳朵要她进房学习,宝儿呲牙咧嘴地,更在唐叔叔面前丢了面子,简直快被妈妈气死了。

    唐逸看得好笑。突然就想起一事,就道:“兰姐,我有东西送宝儿,你去书房,把我从法国带来的那几个纸袋拿来。”

    兰姐这才放开宝儿,去书房,将几个纸袋拿出来,她虽然不识得外文,但这种事情她永远也不会搞错。

    唐逸从纸袋里拿出一只精致的红木盒。对宝儿招手,说:“来,叔叔从法国给你买的礼物。”

    宝儿正气呼呼的揉耳朵。听到唐逸叫她就哦了一声,嘟着嘴走过来。

    唐逸打开木盒,从里面取出那精美小巧的手镯腕表,伸手拉过宝儿地小胳膊,将表给她戴上,说:“看看喜欢不?”

    手镯表漂亮异常,又是叔叔从法国专门买来的,宝儿刚才的小郁闷已经不翼而飞,爱不释手地抚摸腕上地手表。嘻嘻笑道:“喜欢,谢谢叔叔!”

    “恩,快去学习吧。”唐逸拧拧她娇嫩的小脸,宝儿乖巧答应,转身蹦蹦跳跳上楼。

    兰姐忍不住小声问道:“唐书记,那表很贵吧,我认得,是法国地卡地亚。”

    唐逸笑笑,“没买太贵的款。不过卡地亚的手镯表还真挺漂亮,看到就忍不住给宝儿买了,好像十二万零点吧。”

    兰姐脑子就嗡地一声,要宝儿手腕上戴着十几万块钱?她才多大?万一被坏人看到怎么办?

    唐逸知道兰姐的担心,就道:“不用和宝儿说,就叫她当普通表戴着,再说,就算认识牌子的,也肯定以为是仿制品。我看大街上地小女孩儿戴这种手镯表的很多。不用担心。”

    兰姐想想也是,就点了点头。何况就算自己不乐意,最多招黑面神几句骂,他又怎么可能改变主意?随即就开始羡慕起宝儿,这个小丫头片子,才多大,就戴十几万的手表,改天哄哄她,自己借来戴几天,只是可千万不能被黑面神知道。

    唐逸这时又将一个纸袋递给兰姐,说:“这是给你的,劳力士女表,这几年辛苦了。”给宝儿买了手表后,唐逸倒是难得想起了兰姐一次,琢磨着兰姐也挺不容易的,这些年一直跟着自己,尽心尽力的打点家里的琐事,没有她,自己的生活还真的可能一塌糊涂。

    唐逸琢磨下,就给兰姐买了款八万多地劳力士女表,想来兰姐会喜欢。

    果然,兰姐笑得俏脸开了一朵花,受宠若惊的接过纸袋,结结巴巴的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唐逸摇摇头,正想说话,手机响了起来。

    唐逸接电话,兰姐不敢再打扰他,颠颠去了厨房做饭,更偷眼瞥到黑面神没看过来,就打开包装,拿起手表,在上面用力亲了几口。

    唐逸的电话是黄琳打来的,如今因为几名副市长进入组委会,尤其是周文凯这个组委会委员,虽然没有挂副主任,实际上组委会大大小小的工作都由他来抓,是以市政府这边的工作黄琳一下就分担了许多,从某种意义上说,黄琳实际上已经在行使副市长的权力。

    这就是唐逸一直没有安排黄琳参与申博和世博会筹办工作的原因,他就是想趁这个机会令黄琳多分担些工作,多参与政府运作,积累更多地经验。

    不过这么晚接到黄琳的电话,唐逸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消息,果然,黄琳在电话里道:“今天王标同孙副市长顶起来了。”

    王标,自然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王标,孙有望兼任博览局局长,最近时常同市直部门开会进行协调,而各委办局头头脑脑,大多不太卖孙有望的帐,尤其是王标,开会从来就没准点到过。今天的会议,王标又姗姗来迟,孙有望就批评了他几句,谁知道王标觉得被当众削了面子,竟然当众顶撞孙有望,将孙有望搞得很有些下不来台。

    唐逸听了就皱眉。那边黄琳道:“现在会议还没结束呢,孙副市长好像很气愤,不知道要把会开到几时。”黄琳也有些生气,毕竟谁都知道,孙有望是唐市长的人,王标不将孙有望看在眼里,从侧面也可以看得出他对唐市长不怎么尊重。

    唐逸摇摇头,说:“由他吧。”

    黄琳恩了一声,问过唐市长没其他事后。就挂了电话。

    唐逸拿起茶杯,皱着眉,慢慢喝了一口。

    曾庆明没想到唐逸会主动来找他。并且是谈去年的那桩市局大楼承包行贿案。

    曾庆明深知唐逸的为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想来他也不会同自己谈,但这桩案子,当初看似轻轻放下,实际上曾庆明可是受了很大的压力,纪委内部都有不同声音发出,认为曾书记这个人就喜欢小题大做。

    唐逸突然提出这个案子,还说有了新线索。曾庆明心里就有些不痛快,有线索为什么当初不讲出来,一定要将案子作为政治斗争地工具吗?等你站稳了脚,觉得可以动王标了才讲?

    不过听着唐逸地解释,曾庆明虽仍有些难以释怀,刚刚地不快还是淡了许多。

    唐逸说,自己前两天和迎宾阁服务员小秦谈话,无意间得知市局曾经带走过黄海宾馆肖小慧经理,说肖小慧是写诬告信地主谋。但不多久,肖小慧就被放了回来,随之整个案子就没了下文。

    曾庆明沉吟着,缓声道:“唐市长的意思是,肖小慧知道王标很多内幕,而且因为市局办公大楼投标和王标闹翻,一气之下就写信告王标,最后,两人终于还是达成了某种和解?”

    唐逸微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情况到底怎么样还要曾书记和纪委的同志们抽丝剥茧。一步步查明真相。”

    曾庆明微微蹙眉,无证无据。怎么进行初核?更别说立案了。

    唐逸似乎知道他的难处,笑道:“当然,我就是听到了这么个疑点,和你念叨念叨,至于这条新线索有没有用处,我毕竟是门外汉,不太懂。”

    曾庆明就是一笑:“市长太谦逊了。”

    唐逸走后,曾庆明琢磨了一会儿,这事还得办,在公在私自己也没有不办的道理,在公,听唐市长言之凿凿,王标和肖小慧有很大可能存在金钱交易,在私,唐市长准备动一动王标,何尝不是对这阵子那边穷追猛打地回击,如果自己想实现多年来的夙愿,最终打掉那只大老虎,就必须获得唐市长的支持,可以说,自己和唐市长合则两利,分则两害。

    琢磨透利害关系,曾庆明再不犹豫,拿起电话,拨了第一纪检监察室李主任的电话,老李,是他最信任的部下。

    迅雷不及掩耳,纪委突然对王标进行立案调查,不但市局震动,整个黄海都沸腾起来,任谁都知道王标是上面某些人选定的未来市局局长,小道消息传说,本来内定的下届换届,张定中卸去公安局局长的职务,只担任常委和政法委书记,王标则会顺理成章的接任局长一职,却不想风云突变,市纪委突然对王标展开了调查。

    市委三楼小会议室,墙壁上地红色党旗在瓦灯照耀下灿灿生辉。

    刚刚经过激烈的争辩,曾庆明大口大口的吸着烟,情绪这才平复一些。

    在要不要对王标进行暂时停职地问题上,四名副书记产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唐逸和曾庆明认为应该暂时将王标停职,王丽珍却是坚决的反对,黄向东没怎么发言,他只是沉默着,聆听着王丽珍和曾庆明的唇枪舌剑。

    王丽珍正略带讽刺的道:“你们纪委真的有证据吗?既然证据确凿,为什么不马上对王标进行双规?”

    曾庆明黑着脸道:“调查期间,一切材料保密。”

    其实,唐逸也很奇怪,他听说了,纪委办案人员是前天晚上带走肖小慧的,接着就对王标立案调查,肖小慧就这么容易对付被带到纪委就什么都讲出来?她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女人。

    汗,上传前忍不住看了看月票,第七了,但和第四只有三十多票差距,能支援一下的请支援一下吧,谢谢谢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