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陈述和搬迁-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一章 陈述和搬迁

第三十一章 陈述和搬迁2017-11-8 23:47:27Ctrl+D 收藏本站

    二月中旬,巴黎国展局总部,黄海申博代表团向国展局执委会作了黄海2002年世博会申办工作陈述报告。黄海申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黄海市市长唐逸在报告中表示,黄海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出色地办好2002年世博会。国展局执行委员会主席萨拉齐等17位国展局执行委员听取了黄海市的陈述报告。

    唐逸用流利的英语作陈述报告,当一位西班牙执行委员提出一点疑问时,唐逸甚至用原汁原味的西班牙语回应了他的问题,令西班牙执委笑容满面。

    黄海申博工作领导小组秘书长于亮向国展局执委会介绍了黄海申办工作的具体情况,包括黄海申博工作小组的组织结构“节能环保绿色人文”的申办理念世博园场馆规划以及黄海市民积极学习英语投身环保,以实际行动支持申博等情况。

    申博工作小组秘书李雪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漂亮文雅,为各位执委现场解说世博园具体规划黄海各种环境指标以及正在建设中的生态小区,全3演示,与真实影相结合,效果极为逼真,是唐逸请老妈旗下顶级3D小组制作,加上李雪的解说,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总体来说,整个申办陈述尚算成功,与此同时,黄海市歌舞团杂技团也来到了巴黎,这也是黄海市一系列宣传活动的内容,当然,歌舞团杂技团都特意聘请了国内顶尖的表演艺术家临时加盟,在巴黎香榭里舍大剧院表演了融合了中国杂技民族歌舞的音乐剧《大海之舞》。受到了国展局各机构成员以及巴黎各界人士地一致好评。

    直插云霄的摩天大厦,装饰豪华地房间内。唐逸站在蓝色玻璃落地帷幕前,俯览浪漫巴黎全景,如一条蓝带般漂亮的塞纳河蜿蜒曲折,仿佛就在脚下。

    黄海申博代表团下榻于纽约大酒店。巴黎的纽约大酒店主要由酒店大楼和低座组成,低座用作赌场购物商场和表演秀用途,巨型招牌牌坊则以巴黎热气球为造形。整个大厦气势宏伟,又充满了法国浪漫风情。

    巴黎纽约大酒店共有三千多间宽敞客房,从内到外都很有法国意味,酒店的豪华风格精巧工艺和完美的细节卓越非凡。客房装饰华丽,欧式家具,豪华大理石浴室,是幽私美妙的世外桃源。

    唐逸等代表团成员住在二十五楼的豪华套房,安全方面,除了代表团随行地四名武警战士外。巴黎警方也采取了相应的安全措施。

    叮咚,门铃声打断了正在遐思的唐逸,走过去从猫眼看看,门外是副市长贾跃军和秘书长邓文秩,唐逸打开门,请两人进了客厅。

    唐逸住的是两间卧室的套房,蔡明住那间较小的卧室。唐逸在客厅饮茶思考时,他就待在卧房里整理资料,听到门铃忙出来,帮贾跃军和邓文秩冲咖啡。

    唐逸坐到了他俩对面,笑吟吟问:“怎么样?”

    这两天。贾跃军和邓文秩每日拜会国展局执委会各个执行委员,向他们展开游说工作,因为这种国际性组织里,有些执行委员是有能力影响到一批成员国代表的取舍的。

    贾跃军摇摇头,一脸苦笑道:“真是想不到,非洲国家地执委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两名执委都直接问我可不可以解决他们子女亲属在欧洲留学或者定居的问题,不知道是不是我觉悟不够,错误理解了他们的意思。”

    唐逸笑笑,又看向了邓文秩。邓文秩摊开手。做了个很西方的无奈表情,说:“我走访的执委还好。算是认真的聆听了咱们地主张吧,但是英国执委威廉提了一些很难理解的要求,我看是刁难,至于他常常谈到喜欢国内的玉器,是不是暗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蔡明虽然不敢插话,心里却诅咒了一句死鬼子,怎么都他妈这个德行。

    唐逸微微蹙眉,这个世界和自己经历过的世界很多事都有不同,例如,盐湖城丑闻并没有曝光,又或许,这个世界的盐湖城申办冬奥会中并没有行贿,但不管怎么说,没有这件让人震撼地爆料,使得一些国际组织的重重黑幕得不到足够的重视。

    贾跃军喝了口咖啡,想说什么又忍住,他是想说要不要拿出一些经费应付那些代表,但这话说出来,不知道唐市长会对自己是什么看法,就低下头,默不作声的喝咖啡。

    邓文秩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看,要不我去作作工作?”他知道,唐逸是不可能明确同意行贿的,不说其它,就说日后一旦被抖出来对唐逸形象造成的影响,其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唐逸不假思索的摇摇头,说:“不行。”随即很严肃的看着邓文秩:“我是认真的。”他就是担心邓文秩自己去解决。

    邓文秩就点点头,拿起杯子喝咖啡。

    蔡明看着沉默地三位领导,就有些犯愁,他知道,如果申博不能成功,对唐市长意味着什么。

    本来,这种专业性世博会申办起来难度不太大,尤其是200年只有黄海一座城市提出申办,不出现大地闪失,凭借黄海的条件以及准备工作,加之祖国地支持,应该能够申办成功,但现在遇到一些执委索贿,如果唐市长不理睬他们,惹翻了这些执委,倒是麻烦不小。

    唐逸点起颗烟,琢磨了一下道;“这样吧,你们继续游说其他执委,毕竟你们说的是特殊情况,不能以偏概全。咱们还是要光明正大的申办,不搞那些小伎俩。”又道:“我会去拜访一下秘书长马罗塔先生。争取获得他的支持。”

    贾跃军和邓文秩都点点头。

    国际展览局地常务办事机构为秘书处,秘书长为该处的最高领导,现任秘书长马罗塔为瑞士人,陪同唐逸一行参观了国展局一些机构后,在贵宾待客室,马罗塔和唐逸展开了亲切友好地对话。

    待客室气派豪华,从窗口向外看。可以看到着名的香榭丽舍大道。

    唐逸开始当然是很客套的介绍了黄海申博的情况和决心,表示不但黄海人民,全国十几亿人民同样热切希望世博会能在黄海举办。

    马罗塔微笑着,双手交叉在胸前认真聆听,但他的眼神显得有些淡然,这当然瞒不过唐逸的眼睛。

    对于打开谈话僵局,唐逸可谓驾轻就熟,他参观秘书长办公室时看到马罗塔办公桌上摆着一副相架。里面的照片是一位年轻漂亮地女士,想起马罗塔的个人资料,想来那是他的女儿,那位年轻的作家。

    唐逸正准备用他女儿的作品打开话题,马罗塔的秘书突然匆匆进了接待室,在马罗塔耳边低语了几句什么,又将一部手机递给了马罗塔。因为是私人会晤。马罗塔也显得随便一些,说声抱歉,走到窗边接起了电话。

    唐逸趁机思忖,该怎么谈论那篇前卫的作品,毕竟马罗塔这个人是比较保守的。不知道他对女儿地前卫是不是会有成见。

    那边马罗塔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甚至有些愤怒,唐逸微愕,仔细听去,渐渐听出了一点端倪,大概是国展局某位官员的电话,好像是下月召开的国展局全体成员代表大会的接待问题,本来通知已经发出,接待酒店为纽约大酒店,但谁知道相关部门协调不力。纽约大酒店下月要承接几个国际性会议的接待。加之为游客预留的房间,是以没有太多闲置地床位。

    因为唐逸在。马罗塔尽量压抑着火气,批评了几句汇报的工作人员后挂了电话,走回来勉强对唐逸露出一丝笑容,说:“咱们继续!”

    唐逸想了想,就道:“很抱歉,马罗塔先生,刚才我无意间听到了您的电话,知道您在为下月大会的接待工作烦恼。”

    马罗塔微微蹙眉,觉得唐逸有些没礼貌,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唐逸又道:“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因为纽约酒店集团在我们国内扩张业务地时候,我和他们的一名高层建立起了不错的私人友谊。”

    马罗塔微笑道:“没什么的,我们会另外找新的酒店。”微黄的眼珠却是有些细微的变化。

    唐逸敏锐的知道,他还是希望能将接待工作落实在距离总部很近的纽约大酒店的,而且也不用修改通知,避免了很多麻烦。就道:“我还是打一个电话吧,多一个选择总归是好事,是吧?”

    说声抱歉,从蔡明手里接过手机,站起来走到窗边,开机拨号给露丝,说了几句,又回到沙发上,笑道:“应该是可以安排大会代表地接待,晚点酒店方面会同秘书处联络。”

    马罗塔就有些吃惊,在这种场合,没有十足地把握是没人讲大话的,而这位红色国家官员地表现令他很意外。

    唐逸就又同他闲聊起来,慢慢聊到了他的女儿,当唐逸说很喜欢看他女儿的时,马罗塔更为吃惊,说:“素我冒昧,您真的看过《心》?”

    唐逸点点头,说:“其实她的作品并不是提倡迷乱的生活,而是反应了对当今社会的不满,只是大多数人看不到这点罢了!”为作品定性可以翻云覆雨,是唐逸这种笔杆子的拿手好戏。

    唐逸衡量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谈谈马罗塔的女儿,因为唐逸相信,没有多少人是不喜欢他们的子女的,不管口头上怎么口是心非,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自己子女得到别人的认可的。

    果然,马罗塔就高兴起来,来自保守的红色国家地高级官员,认可并且读懂了女儿的作品。这无疑是对他最大地安慰。

    随之两人聊天的气氛越发融洽起来,渐渐。唐逸又将话题引到了黄海申博上,这时候马罗塔已经是饶有趣味的问这问那,对面前年轻官员执政的城市很是好奇。

    唐逸最后微笑道:“虽然我们黄海对能够成功举办明年的世博会充满信心,但执行委员会的一些委员好像对我们申博存在一些误解,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是不是他们对黄海的经济实力有疑问呢?马罗塔秘书长,我们申博是不存在特殊活动经费地。”

    马罗塔就笑了。好像一只老狐狸,“我明白您的意思,唐先生,您是第一个向我投诉执委会存在丑陋现象的申办人,巧合的是,我收到消息,国际奥委会好像惹出了大麻烦,国展局刚刚准备对机构成员展开内部调查。所以您的担心是多余的,对一些小玩笑不必放在心上。”

    唐逸点点头,笑道:“我当然完全信任国际展览局各机构的公正和透明,我相信在马罗塔秘书长的领导下,国际展览局将会成为政府间国际性组织成功运转地优秀典范。”

    结束了和马罗塔的谈话,唐逸坐在酒店准备的黑色加长林肯中返回酒店,前面有一辆巴黎警方的轿车。当然,没有警灯和警徽标志,很低调。

    蔡明从头到尾参加了会谈,虽然他英文程度不够,只能听懂个大概。但他能看出来马罗塔的态度转变,对唐市长他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更下定决心回去一定要好好练习下外语口语了,不然还真跟不上时代地发展。

    唐逸伸手,蔡明马上会意的递过手机,唐逸开机,正准备给露丝再拨一个电话,手机音乐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黄琳。

    接通。黄琳先是一笑:“市长。你这一出马是不是已经将申博的工作做得**不离十了?”

    唐逸笑笑道:“怕是不行,下月决战你一定要参加。”

    黄琳欣然说好。随即就道:“恩鸿市长出了点状况,就是小南河那儿,动员工厂搬迁时,被小业主们告到省里了,省委很重视,省纪委牛书记亲自带调查组来调查情况。”

    黄海郊区,有一条小南河,由于附近的住户和工厂乱排污水,导致了二十年来这条河一直散发着臭气。

    在申博的同时,唐逸提出对小南河进行综合整治,对于无证工厂,要坚决取缔,有正规手续地工厂责令进行环保整改,没有条件整改的进行搬迁,河两岸的村庄,进行旧村改造,完善村里的管网和市政配套设施,使得污水有处可排,一定要小南河恢复昔日清澈见底的风采。

    这项工作时间急,任务重,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唐逸交代要分管市政建设的赵恩鸿亲自来抓。

    听到赵恩鸿捅了漏子,唐逸就有些挠头,问:“到底怎么回事?”

    黄琳道:“就是几家被勒令搬迁的工厂法人,联名给省纪委写了信,说恩鸿市长工作态度粗暴,雇佣黑社会人员恐吓他们,贴大字报,打电话威胁他们的家人,看样子省委很重视,牛书记亲自去小南河那边走访呢。”

    唐逸微微蹙眉,说:“那搬迁工作呢?”

    “暂时停下来了,市长,我看牛书记好像……怎么说呢,就是不太友善吧。”

    唐逸嗯了一声,又问;“赵恩鸿怎么说?”

    黄琳道:“我刚从赵市长那儿回来,他说完全是污蔑,我看不像说假话,里面肯定有人捣鬼。”

    唐逸也觉得赵恩鸿虽然做事有些急进,但还不至于这么糊涂。

    “那些业主手里真的有大字报,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做不了证据,就是恩鸿市长,最近情绪很低落,好像他知道什么。唐逸恩了一声,说:“我下午就回黄海,你给我带一句话给恩鸿市长,不做错事,不怕小鬼,叫他安心工作。”

    黄琳恩了一声,挂了电话。

    本来唐逸还准备在巴黎逗留一天的,但黄海出了这么大一件事,他必须回去处理,留下邓文秩和代表团继续在巴黎进行宣传工作,自己和贾跃军等几名干部买了下午地机票,在北京转机,晚上华灯初上时分,就回到了黄海。

    在和黄琳通电话了解了最新地情况后,唐逸就回了迎宾阁,牛书记一行也住在迎宾阁,巧合的是,牛书记就住四号楼,唐逸隔壁地别墅。

    当唐逸按响四号楼门铃的时候,牛书记和曾庆明以及调查组几名主要成员正召开临时会议,有干部开了门,见到唐逸就是一怔,显然他是认得唐逸的,忙回头道:“牛书记,是黄海的唐市长。”

    牛书记就从沙发上起身,笑道:“快请进,快请进。”就迎上去,和进了客厅的唐逸握手寒暄,牛书记圆脸,笑起来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面相很随和。

    唐逸在省委参加会议,和牛书记碰过几次面,这时就笑着问好。

    客厅沙发上,干部也都站了起来,唐逸扭头看到曾庆明,微微点头,两人眼神对上,忽然就有种心照不宣的感觉。唐逸知道曾庆明是肯定会参与调查的,是以从头到尾也没给他打过电话,免得授人以柄。

    周一有点忙,刚写完五千字,明后天补吧,还有以后几天就暂时都在晚上十点后更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