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突如其来的碰撞-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章 突如其来的碰撞

第三十章 突如其来的碰撞2017-11-8 23:47:26Ctrl+D 收藏本站

    正月十五晚,新义州答谢暨欢庆圆宵酒会在新义州大饭店贵宾宴会厅举行,朝鲜内阁成员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赵大奎以及新义州党政军领导人与众多嘉宾欢聚一堂,庆节日,叙友情,话发展。

    新义州行政长官杜鹃致辞,代表新义州政府向在座嘉宾以及关心支持帮助新义州经济社会发展的各界人士致以节日的问候,对新义州工商界人士和企业负责人一年来积极应对各种挑战,不懈努力取得可喜成绩表示充分肯定和衷心感谢。

    酒会上,与会人员还观看了新义州方面安排的精彩文艺节目。

    当看到穿着民族服装的小姑娘跳起欢快的舞蹈时,唐逸不禁想起了和允儿的初识,微微一笑,拿起红酒慢慢咂了一口。

    温暖如春的客厅,唐逸惯例坐在沙发上,和宝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今天人很齐,李婶,兰姐和允儿都在,刚刚吃过饭,兰姐和允儿在厨房刷洗碗筷,李婶回房间听她的戏曲,唐逸就和越发俊秀可爱的宝儿天南海北的闲聊。

    唐逸十六就回了黄海,第二天,允儿也跑了回来,正式成为首长的亲密爱人后,允儿在新义州再也待不上来,急急的就回了国。

    厨房里,兰姐不时打量允儿,总觉得允儿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却又说不上来。

    在家里,允儿穿着洁白的家居服,小白袜子跻拉着秀气的兰花拖鞋,清纯可爱,又有一点点小女人的感觉。

    唐逸看着厨房里允儿苗条的身影,心就有些热,咳嗽两声,喊道:“允儿,来我房里,我帮你再看看那稿子!”

    允儿身子就一颤。乖乖哦了一声,就洗了手,低着头从厨房出来。

    唐逸就对宝儿笑道:“我去帮你允儿姐姐看看她的小说稿,你好好学习知道吗?”

    宝儿却是怀疑地看着唐逸。娇嫩地小声音就有些不满。“看稿子不可以在这里看吗?叔叔。你是不是想偷偷给允儿姐姐好东西?”

    唐逸好笑地拧了她小脸一把。就向外走去。允儿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来到隔壁。允儿进屋。刚刚关上防盗门。唐逸就伸手抱住了她柔软地腰肢。轻笑道:“想没想我?”

    允儿乖巧地点头。唐逸微微一笑。吻上了她嫣红地小嘴。

    一楼客房宽大地席梦思床上。唐逸再次占有了乖巧可爱地允儿。看着听话地允儿在自己身下努力地取悦自己。又被自己慢慢征服。实在是一种莫大地享受。

    大床咯吱咯吱地响着。一对白净地可爱小脚高高举起。死命扭动着。纠缠着。甚至。好像灵蛇般缠上了唐逸脖颈。引领唐逸享受着那别样地刺激……

    允儿昏昏沉沉醒来,呀一声惊呼,就急忙坐起身拉过浴巾。毛毯滑落,露出她曼妙的雪白身子,唐逸笑道:“干嘛?”

    “兰姐,兰姐会知道的,还有宝儿,刚才她还问我呢。”允儿一边说,一边勉力的拿起浴巾披上,挣扎着下床。

    唐逸就笑着拉过她,说:“今晚在这儿睡吧。没事,兰姐早晚都知道,不用管她。”

    允儿恩了一声,就乖乖躺好,首长说不用管那就不用管的。

    但允儿仍然觉得不安,或许,是因为这里二楼就是首长和他真正爱人的寝室吧。允儿小心翼翼道:“我,我就睡一小会

    唐逸笑着点头,允儿这才安心地闭上了眼睛。睛。才发现允儿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头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见唐逸醒来,允儿就小声道:“首长,我想给你煮早餐的,但,但这里地东西我又不敢碰。”

    是啊,允儿就是客厅沙发都没敢去坐一下,醒来后只是在一楼洗漱间冲了个澡,因为这个洗漱间开始首长就抱着她进来洗过澡,所以允儿才敢进来用,尽管如此,允儿还是细心的将洗漱间冲洗了一遍,这才回了客房,就一直乖乖待在客房等唐逸醒来。

    唐逸笑笑:“不用煮饭,你休息一下,我下楼去买。”随即拍拍头,说:“兰姐那儿应该有早点,我去拿给你吃。”

    允儿忙站起来,说:“那我去拿。”

    唐逸伸手拽住她皓腕,允儿不敢挣扎,就顺从的坐在床上,唐逸披了浴巾,下床准备冲澡,允儿又问:“首长,那我今天都在这里等你吗?”

    唐逸微愕,转身看向允儿,允儿一脸理所当然,唐逸心中莫名一酸,原来,允儿终究没有怎么改变,还是以前那个穿着民族盛装,跳着优美舞蹈的小姑娘。轻轻拍拍她的头,唐逸柔声道:“允儿,你听好了,我就说一次,你不是我的泄欲工具,你要有自己的生活,想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遇到喜欢的人也可以离开我……”见说到这儿允儿脸色一黯,唐逸就笑:“当然,你真喜欢上别人,我会吃醋的!”

    允儿马上开心起来,欢快地道:“首长,我不会喜欢别人的,我就喜欢你。”

    唐逸点点头,说:“总之你开心就好,还有,如果,如果以后我找你……,你心情不畅或是不想的话都可以拒绝……”说着就有些挠头,怎么这个也要教她吗?

    允儿却没大听明白,眨着清澈的大眼睛迷惑的看着唐逸。

    唐逸就摇摇头,说:“算了,不说这个了,总之允儿啊,你要活得快乐,好吗?”

    允儿用力点点头,说:“首长,我这几天可开心了,每天都梦到首长呢。”

    唐逸微微一笑,说:“我去洗澡,然后咱俩一起过去吃早点,以后啊,你想我就给我打电话。不要怕我忙知道吗?”

    允儿露出欢快的笑容,使劲恩了一声。

    坐在餐桌上,宝儿大眼睛咕噜噜乱转,怀疑的盯着唐逸和允儿看。

    允儿倒是不在乎,忙着帮唐逸剥茶蛋,吹凉水蟹粥。

    唐逸却有些尴尬。兰姐也看了出来,用汤勺就敲了宝儿头一下,说:“好好吃饭!”

    宝儿捂着小脑袋,愤怒的盯着妈妈,唐逸被逗得一笑,说:“宝儿,你脚趾头上的彩甲去了没?”

    先发制人,用来对付小小地宝儿自是绰绰有余,果然宝儿就苦了脸。小声道:“叔叔,你也说漂亮,说我可以涂的。同学和老师又看不到。”

    唐逸板着脸道:“我是说放假可以涂,至于开学后嘛,再看吧!”

    宝儿就哦了一声,开始乖乖喝粥,更为叔叔如果真的不让自己涂漂亮的彩甲发愁,至于允儿姐姐昨晚是不是和叔叔有什么色色的勾当倒是顾不得了。

    “允儿啊,我给你个电话,回头你和他联系下,他会同出版社再谈谈。”唐逸说着话就四下看。兰姐忙起身,跑到客厅把唐逸地包拿了过来。

    唐逸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允儿,允儿看了眼,小心收好。

    唐逸就笑着对兰姐道:“咱们家可要出大作家了,兰姐,你要多努力喽。”

    兰姐送上甜甜的笑:“我哪能跟朴小姐比?在咱们家啊,我就做好家务活,就算圆满完成任务了。”兰姐借杆爬,听唐逸张嘴闭嘴咱们家。她就着胆子也来了句咱家,见唐逸没什么反应,反而微笑点头说:“找得准自己的定位,很好。”兰姐心下窃喜,看来这咱家的名分是要坐实了。

    兰姐对昨晚允儿和黑面神去了哪儿,去作什么心知肚明,对允儿就更加亲热起来,刻意关心了几句允儿地生活和学习情况。

    当问起允儿小说都是在哪儿写地时候,允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在图书馆阅览室定了固定单间。每天晚上都去那里写地。”又小心的问唐逸:“首长。我是不是太奢侈了?”

    唐逸笑笑:“怎么会?要有个好的环境才利于创作嘛。”

    允儿这才松了口气,说:“就是。就是每个月要八十块,太贵了。”

    黄海大学图书馆是去年落成的十三层楼,藏书量在整个鲁东来说可列三甲,图书馆馆长开风气之先,勇于创收,专门拿出一个楼层开设单间阅览,将二楼阅览大厅扎出一个个单间租给学子们,每个月八十块,学子们却是趋之若鹜,毕竟价钱不贵,又有这么个单独学习的好环境,家境宽裕些的学生租阅览单间学习的倒是不少。

    唐逸看允儿心疼的样子,就是一笑,说:“未来地大作家为这么点钱发愁,将来说出去可是会笑死人。”

    允儿又欢喜又羞涩,低下头不吱声。

    兰姐却是道:“才八十块钱,环境肯定好不到哪去,我看啊,还不如回家来写呢。”

    允儿道:“图书馆安静呀,而且环境不错的,还有网线接口呢。”

    兰姐啊了一声,说;“那能聊q”兰姐也属于最早接触网络的人群,在唐逸熏陶下,早早接触了网络,而且她卧室就有电脑,也联了网,不过兰姐就新鲜了一会儿,现在上网就是看看一些网站地女人频道,因为很小资,符合她的品味,至于QQ聊天室等等,她实在没兴趣,和一帮不知所谓在网上充大头的人有什么好聊的?

    允儿点头,说:“能,小琼前几天还和几个朋友商量,想合伙买台电脑呢。”小琼是允儿在黄海大学唯一的朋友,唐逸倒是听了几次这个名字了。看着允儿这位昔日的革命青年和兰姐聊网络聊的热火朝天,唐逸就有些感慨,怔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对兰姐道:“去书房拿个笔记本出来,拿那个苹果的,造型很漂亮的那个,适合女孩子用。”

    兰姐答应一声,忙去了书房,过了一会儿。拎着笔记本包出来,唐逸接过,拉开拉链看了一下,就满意地点点头,兰姐办事确实贴心,本来苹果机是没开封的。而兰姐自然猜得到是自己拿给允儿的,就开了封,将本子和需要的资料光盘等放进了包里,这样允儿可以拿起就走。

    唐逸就将黑包向允儿面前一推,说:“拿去吧,用这个上网,查资料啥的也方便。”

    允儿接过,开心的道:“谢谢首长。”

    宝儿嘟着嘴,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允儿坐在她对面,好像听到了一点儿,就说:“宝儿。等允儿姐姐收到稿费,帮你买台好地。”

    允儿单纯可爱,宝儿虽然眼界甚高,却一直都很喜欢尊重她,在那儿瞎嘟囔也不过是为了引起唐逸的注意,这时倒有些不好意思,拽着耳际飘落的小花辫,低头不吱声。

    唐逸有些好笑,就对兰姐道:“回头找找网通那边。帮宝儿房间也连上网,再带宝儿去书房选一款她喜欢地本子。”

    唐逸书房有七八台笔记本,都是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商家送的,唐逸虽然接了,但都叫蔡明按批发价给了钱,这两年,好像送笔记本很盛行,比较知识化,和行贿扯不上关系。不过崔书记等等市领导收到大多是交了公,配给单位使用,到这个层次,已经很少有人在乎这点小便宜。

    唐逸却是都留了下来,准备送人用的。

    听到唐逸要给宝儿房里装网线,又要送她笔记本,兰姐就有些不情愿,怕宝儿以后就知道贪玩,又不敢说。低着头不吱声。第一次对唐逸地行为表示无声的抗议。

    唐逸自然清楚兰姐心里的小九九,不由得一阵失笑。觉得兰姐有时候也蛮可爱的,就对宝儿道:“宝儿,以后每周就三个小时上网时间,知道不?”

    宝儿小脸早笑成了一朵花,拼命点头,满头精致漂亮的小花辫摇摆,可爱极了,和孩童时满头辫子不同,现在的宝儿既有小公主地可爱,又带了那么一些时尚少女地前卫风格。

    见唐逸盯着自己的发型,宝儿就捂着头愁眉苦脸地说:“我知道的,过几天就去理发。”

    唐逸点头,说:“开学可没几天了,别像个混混似的去学校。”

    宝儿就嘟起了嘴,令唐逸心中偷笑,现在偶尔批判批判宝儿也是一件乐事,宝儿是不会真生自己气地,不是吗?不过唐逸已经渐渐习惯,看起来唐逸好似在聆听宣传部长张强的发言,实际上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即将开始的巴黎之行上,过两天,就要去巴黎国展局总部进行最后的申办陈述了,唐逸翻着手里的材料,默默思索着还有什么不完备的地方,至于这次的常委会,没有什么重要的议题,只是到表决时举举手,除此之外,唐逸并没有怎么发言。

    张强汇报了市委宣传部《关于大力支持基层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决议》,主要内容就是市委宣传部决定每年拨款三千万,支持基层尤其是农村文化基础设施建设。

    在崔敬群表示支持后,议题很快举手表决通过,这种决议,尤其是一些工作报告,能拿到常委会来就说明已经定了调子,举手表决地话,几乎没有不全票通过的。

    张强坐下后,黄向东就看向了崔敬群,说,“还有一项人事任命需要提交常委会讨论。”

    唐逸就是一怔,却见崔书记微微点了点头,看表情好像早就知道。

    黄向东就转向了大家,说:“是市财政局局长的提名人选,大家都知道,马有福局长去了党校学习,但前几天组织部接到有福局长的电话,财政部人事部门刚刚和他谈了话,有福局长很可能调任财政部农业司副司长,大家都知道,财政工作是多么重要,古代也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说法,而我们黄海是个大市,财政调度关系着黄海发展的方方面面,申博期间财政工作更不能出一点差错,实在需要一个能统筹全局的干部来掌舵,以前有福局长就做的很好嘛!”

    “当然,我不是质疑雅月同志的工作能力,但她毕竟是个女同志,年龄又小。刚刚来黄海没多久,以前有福局长虽然在北京,也可以帮助她拿个大方向,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是申博期间,财政工作繁重。有福局长因为怕影响黄海财政工作,所以他已经递了辞呈,让我们能尽快考察合适地人选。”

    说着黄向东就点点头,“高风亮节,在这一点上我是很佩服有福同志的,从不计较个人荣辱得失,一心只为大局着想。”

    唐逸听着黄向东滔滔不绝,默不做声,马有福倒是左右逢源。递辞呈,自然是那一边早就将他的位置安排好了,农业司副司长吗?党校期间挂个副司长。结束培训可能会提一提吧?

    而马有福的辞呈想来会和财政局局长候选人一起在人大常委会表决,倒是兵贵神速。

    唐逸慢慢端起了茶水。

    接着黄向东就看向了崔敬群,崔敬群点点头,说:“那就表决一下吧,同意马有福同志辞去财政局局长拟任财政局副巡视员地同志请举手。”

    唰,会场里十二名常委,举起了七八只手,崔敬群道:“通过。”

    其实不管市管干部辞职也好,任免也好。好似和市委常委会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人大常委会最终决定,实际上,所有任免都要通过党委常委会讨论,而人大常委会反而是走个过场。

    黄向东就接着介绍了组织部考察的拟兼任财政局局长李阳的情况。

    李阳现任市长助理,在唐逸调整分工前分管工作是协助常务副市长周文凯分管财政工作。

    李阳虽然话不多,但据唐逸了解这人和那边走得尤其近,这也是唐逸将他打入冷宫的原因。

    黄向东讲完,会场就沉默下来。批准马有福辞职是一回事,真正让谁上就是另一回事,财政局局长,这个位置太敏感了,尤其是,谁都明白,黄向东搞突然袭击,就是要卡唐逸的脖子,如果一个市长财政大权都把握不住。那可说是寸步难行。

    崔敬群就看向了唐逸。说:“市长,说说你地看法吧。”

    唐逸盯着崔敬群眼睛看了一会儿。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崔书记这个人,实在很难看透。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心里有些发苦,第一次感觉到,事情并不是自己能事事把握,如今面对一个身后同样强大地团体,感觉,果然不同。

    如果是在安东,那些干部怎么也不可能暗度陈仓,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在部委搞出这些花样。

    而现在,在自己最可靠地盟友警备区李司令缺席会议的情况下,就要和黄向东进行一场正面的碰撞,而自己,在黄海甚至根本没建立起像样的圈子,就算比较靠拢自己的纪委曾书记甚至张定中,自己都不知道在这种碰撞下他们会是什么态度。

    唐逸心里又苦笑了一下。

    但在旁人看来,唐逸是淡然的,是无所畏惧的,他慢慢放下茶杯,简短而清晰有力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暂时放放吧,一直以来,都是雅月同志主持财政工作,而且她做的很好,何况申博工作处在关键时刻,雅月同志一直在申博工作小组,熟悉情况,可以很快地处理一些意外变动,我的意见是等下个月国展局表决之后,我们的申办工作告一段落,那时候再讨论财政局局长人选为宜。”

    会场里更加沉寂,因为唐市长,应战了!

    有人低头喝茶,有人拿本子写着什么,也有人饶有趣味的打量唐逸,这个人,是政协主席何瑞祥。

    王丽珍在这一瞬几乎笑出声,她以为唐逸很高明,明知道必输,会轻轻放下,却不想唐逸宁可遭受更大的羞辱也不认输。

    崔敬群点点头,转向大家,“都说说吧!”没有要大家举手表决,而是用各自发表意见的方式进行讨论,或许是因为这项任命实在太敏感了吧。

    王丽珍首先表明了支持的态度,她细声细语的说起李阳在财政系统的工作经历,着实夸奖了李阳一番。

    接着,人大主任林卫国纪委书记曾庆明,宣传部长张强统战部部长吕臻各自表明了自己地态度。

    除了曾庆明表示需要慎重考虑,其余三名常委都表示支持。

    常务副市长周文凯一直低着头。但他注意到,王丽珍眼神频频向这边看,无奈下只好表态:“李阳同志我还是了解的,工作踏实又勇于开拓,是位很有能力的干部。”

    王丽珍眼里笑意更盛,慢慢拿起了茶杯。拿到了六票,大局已定。

    没有表态的只剩下市委秘书长钱有智政法委书记张定中以及副市长赵恩鸿。

    赵恩鸿看了看唐逸脸色,掐灭手中的烟蒂,笑呵呵道:“李阳地工作能力那是没的说,由他挑起财政这一摊我很赞成,不过嘛,我同样认可唐市长的意见,现在正处于申博的关键时期,临阵换将是大忌。衡量一下利弊,我觉得还是放放好,放放好啊!”

    王丽珍微微皱了下眉头。心里骂了声老狐狸,左右逢源。不过胜券在握,倒也不大在乎赵恩鸿地态度。

    张定中放下了手中的笔,刚想表态支持唐逸来走个过场,钱有智却抢先发了言,“我是支持唐市长意见地,特殊时期就要特殊对待,一切要为申博让路嘛!”

    大家都怔住,包括崔敬群。都向钱有智看了过去,却见钱有智一脸微笑,继续低头翻文件,好像刚刚只是在普通会议很正常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完全不知道他的表态会引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唐逸只是低头喝茶,好像发生的一切他都了然于胸。

    张定中怔住,他成了最后一个发言的,虽说就算他支持唐逸,唐逸一方也只有五票。但这不吝于将皮球踢给了崔书记,殊为不智。

    张定中拿起茶杯喝水,会场中除了咂水声,纸张翻动声,再没有任何声响。

    终于张定中放下了茶杯,唐逸一直没向他这边看过来,但愈是这样,张定中愈发知道,今天地抉择至关重要。关乎他今后地前途命运。不会再有从头来过地机会。

    张定中嘴唇动了动,终于出了声。“我支持唐市长地意见。”说出这句话,张定中整个人也彻底轻松下来,看向唐逸,他微微一笑,他知道,从此以后,他正式打上了唐派的烙印,而黄海两大阵营将会展开地殊死搏斗中,自己将会和这个年轻的市长紧密联系在一起,荣辱与共。

    看着默默喝茶的唐逸,张定中突然觉得很有信心,刚才抉择前的焦虑不翼而飞,如今的唐逸,似乎越来越能带给他的朋友盟友以及部下一种莫名的信任。

    六比五。

    黄向东眼皮再次垂了下来,王丽珍惊讶的无以复加,实在想不到有十足把握的常委会会开成这样,一场料想中一片倒地局面变成了现在的势均力敌。

    王丽珍甚至有些惊慌,一种面对前所未有强大威胁的恐惧,看着唐逸,到现在,她才深刻理解到,为什么,人们要将他和他相提并论,这个年轻的市长,似乎比起他,真的毫不逊色!

    崔书记默默放下茶杯,他看了钱有智和张定中几眼,眼中意味复杂难明,然后,转头对黄向东道:“向东啊,那就放放吧。”

    黄向东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这个结局他早已经猜到。

    一场偷袭演变成现在的局面,以崔书记的性格,自然会将争议颇大的议题压下,慢慢研究其中地人和事。

    出会场的时候,赵恩鸿嗓子就有些苦,他看到了王丽珍冷冰冰的眼神,知道王丽珍将这次失败算在了自己头上,想起这个恶婆娘毒辣的手段,赵恩鸿就长长叹了口气。

    唐逸没有和哪个常委单独交谈,而是很快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很多事,他都要认真捋一捋,好好想一想。

    这场突如其来的碰撞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在唐逸的意料之外,又有些意料之中,他执意要和黄向东碰一下,就是要看清黄海地局势,看清几位和自己靠近地常委的态度,本来,他是准备接受失败地,但他同样知道,或许,有人会帮上自己。

    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进出的工作人员,唐逸拿出手机,拨了个号。

    “你好。”赵雅月柔和的声音响起。

    唐逸笑道:“谢谢你的帮忙了。”

    赵雅月有些惊讶的说:“帮什么忙?”

    唐逸道:“钱秘书长……”

    赵雅月啊了一声,说:“今天有常委会是吧?钱叔帮你了?”又奇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钱叔认识,我没告诉过你啊!”

    唐逸笑道:“你自己问他吧,别忘了帮我说声谢谢。”

    唐逸一直就觉得,赵雅月能来黄海任财政局常务副局长,不可能只是因为黄海有了缺,在黄海甚至鲁东肯定是有些人会照顾她的,果然,所料不错。

    钱有智,一直就听说他省里很有些人脉,现在看,这个人倒是颇不简单。

    唐逸并不着急去结交他,他的支持只是因为涉及了赵雅月,而并不是真的想向自己靠拢,自己如果捡到宝似的贴上去未免被人看轻。

    不过争取令赵雅月主持财政局工作时间更长一些,为她的仕途储备够分量的履历,这点他倒是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目标,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办公室门被哒哒敲响,随之蔡明拧门进来,他喜滋滋的送来一份文件,毫不掩饰脸上的笑容。

    怨不得他开心,刚刚秘书处女秘书小张打来了电话,小张年龄不大,蔡明那时候又喜欢嬉皮笑脸和机关里年轻的女同志逗趣,两人私交倒是很好。

    小张刚才就在会议室,当然,工作是为领导斟茶倒水。

    她打来电话绘声绘色讲了常委会的经过,那场激烈的碰撞,令小张大开眼界,以往总觉得常委会就是走个过场,却不想原来是硝烟弥漫。

    机关工作人员大多讨厌王丽珍,小张也不例外,说起王书记脸色铁青的走出会场,小张就嘻嘻哈哈的笑,“唐市长真行,蔡明,真羡慕你,跟了这么一个厉害的领导。”

    蔡明当时得意的一笑:“那还用说,得,改天再聊,我去看看领导有没有吩咐。”

    “你就牛吧你!”小张气呼呼挂了电话。

    而在小张和蔡明通电话之时,刚刚常委会上的较量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那些够分量能够知道的人的耳朵里。

    这些干部们都是极为震惊的发现,原来唐市长不知不觉已经在黄海建立了自己的圈子,而且是一个强大到足以应付黄向东挑战的圈子。

    谢谢大家的支持,汗,第四了,又有些晕乎,真的谢谢了!

    不过仔细看了下月票榜,从第四到第十只是一二百票的差距,转眼间就可能又打回原形!大家再可大劲儿支持一下吧,争取和后面拉开点距离,这是月中最后一次拉月票,如果没有特别特殊的情况,就要月底和大家聊天了!,希望月底的时候我是在为保前六拉票,汗!

    明天晚上十点后更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