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红色小将回故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八章 红色小将回故乡

第二十八章 红色小将回故乡2017-11-8 23:47:2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笑眯眯问延山现在的发展情况,杨局长大致介绍了下,虽然延山经济已经过了飞速增长期,但如今经济总量大,依托安东稳速增长,形势倒是很好,一直向上面诉求的县级市要求也得到了很好的回应,撤县建市似乎已经为期不远。

    唐逸默默点头,延山,实在有他太多太多的回忆。

    包厢门被轻轻敲响,接着服务员拿了一瓶五粮液进来,是唐逸帮杨局长要的。杨局长倒是记得清楚唐逸不能喝酒,是以开始唐逸问他喝什么,他说果汁,聊了一会儿,唐逸就笑着给他要了酒,说陪他喝几杯,杨局长心里自然大为舒畅。

    服务员开门的瞬间,门外刚好有一酒气熏天的男子经过,男人四十多岁,脸喝得通红,醉醺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他却是正好从门缝看到了唐逸,迷离的双眼就是一滞,摇摇晃晃走过来推门而入,看着唐逸,打着酒嗝断断续续道:“唐,唐市长,你,你做事很有一套……一套嘛!”

    唐逸微一蹙眉,没有说话。

    服务员却是吓了一跳,忙向外拉他,说:“赵经理,您喝多了,来,有话出去说。”

    “走开!”醉汉一把将服务员推倒在地,杨局长一下站了起来,对醉汉厉声道:“你给我出去!”

    醉汉瞪起了眼睛推杨局长:“你他妈……”话音未落,杨局长一把抓住他的手,一扭一带。就将醉汉按倒在地,却是极为麻利,虽然作了局长,这么些年的身手却没有荒废。

    “咔咔”门外突然有闪光灯亮起,杨局长抬头,却见外面一名戴眼镜地年青男子正拿着相机影照,杨局长心里一沉,随即横下心。放开醉汉,一个箭步出门,就将眼镜男拽进了包厢,嘭一声关上包厢门,劈手从眼镜男手里将相机夺下,摔在地上,在眼镜男目瞪口呆中狠狠一脚踩下,连续踩了几脚,将相机踩烂。

    那边醉汉哼哼唧唧爬不起来。本就喝得头晕眼花,又被重重摔了一下,却是觉得头重脚轻,怎么也起不了身。

    眼镜男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对杨局长大声道:“你干什么?太野蛮了!我报警!”

    伸手拿出电话,却又被杨局长一把夺过来,看着眼镜男,杨局长冷哼道:“你是什么人?”

    眼镜男好似见惯了大场面,一点也不慌张,从包里拿出工作证,“我是中国时报黄海站记者!”

    杨局长接过工作证翻看。^^,泡,书,吧,首发^^眼镜男又道:“你看看吧,问题该怎么解决,我的意见是报警,请警方处理,我是正规大报的记者。你问也不问就踩烂我的相机,太过分了!”

    记者证货真价实,记者叫张军,中国时报黄海站的实习摄影记者,杨局长就是一笑:“你有采访权,但没经过我们同意拍照,我同样有肖像权,所以有权对你拍摄的照片进行处理,相机踩烂了是吧?多少钱,我陪你。”应付这种事杨局作队长的时候可说驾轻就熟。

    张军有些词穷。就看向了唐逸。问道:“唐市长,您觉得他这种处理方式对不对?”

    杨局长一愕。原来小记者认识唐市长,随即就摇摇头,初生牛犊,还是没受过教训啊!

    唐逸笑了笑,说:“方式粗暴,情有可悯。”

    杨局长心领神会,马上对张军道歉;“张记者,对不住了,不过你突然冒出来照相,谁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样吧?相机多少钱?我赔给你。”

    唐逸摆摆手,说:“通知市局吧,请他们来处理。”就站起来,“我有事,先走了。”

    杨局长忙送唐逸出包厢,唐逸拍拍他肩头,杨局长心照不宣的点点头。

    杨局长回到包厢,张军就问他:“警察什么时候到?”

    杨局长笑道:“谁知道呢,等等吧。”

    十几分钟后,市局地民警赶到,他们可就不像唐逸那么和蔼可亲了,对张军呼呼喝喝,更将醉汉直接铐了起来。

    带队的刘队长和杨局长站在窗口,低声说着什么。

    张军刚刚指着杨局长说“他这人很粗野,二话不说就砸烂了我的相机……”听他介绍情况的民警就皱起了眉头,说:“事情是你引起的吧?你无端端照什么照片?”

    张军就有些不忿,大声道:“当时唐市长也在场,他都没说是我的错!”

    民警皱眉道:“唐市长谦和开明,当然不会偏袒自己的朋友,甚至肯定是要自己朋友受委屈的,不过按我们了解的情况,哦,唐市长和朋友吃饭,进来一名醉酒男人,对服务员施暴,又想冲向唐市长,唐市长地朋友制伏他很正常,你不知头不知尾的,明明认识唐市长,还要拍这种极容易引起误解的照片,说实话,你的动机很值得怀疑,你地背景我们要仔细查一查,这件事准备通知国安局,你等待调查吧。”

    张军就有些好笑,说:“大哥,别开玩笑了,我知道,行,我明白,这事我不对外说,封口,这总行了吧,不过相机的钱……”

    “谁和你开玩笑!”民警脸色突然严厉起来,大声训斥道:“别嬉皮笑脸的,站好!”

    张军笑容滞住,看着脸色阴沉的民警,这才有些慌,愣了一会,忙解释,“我,我是记者,我就是看到一些意外情况就,就忍不住按快门……”

    民警冷声道:“不用你提醒,我们知道你的身份,你放心,我们的调查会很公正。不会冤枉你,走吧,先回市局作个笔录!”

    看着两名民警脸色严峻的架着醉醺醺地赵成向外走,更有民警劝解正哭泣的服务员,要她去局里作证,张军突然意识到,事情远远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甚至突然有一种错觉。就是回到了文革时代,怎么现在,也能上纲上线么?

    唐逸回到迎宾阁不久,就接到了张定中的电话,向他通报调查结果,原来,醉汉就是赵成,赵恩鸿市长那远方亲戚,而赵成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挂地他爱人的名字。赵恩鸿在做他工作做不通的情况下,就和他爱人谈了谈,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谈地,他爱人就重新和市政府签署了一份文件。只收取了极低的违约金,就将那块地皮的使用权放弃。

    赵成气愤下,就联系了张军准备爆料,接下来发生的事唐逸自然就猜个**不离十。

    张定中最后说了市局的处理意见,暂时拘留赵成和张军,等事件完全调查清楚再进一步处理和定性,而张军的背景。需要认真调查,例如海外亲属关系等等,都要过滤一遍,查明其中有没有深层次的政治原因。

    唐逸听了通报道:“我看就是巧合吧,还是批评教育为主。”

    张定中笑道:“唐市长。那个记者地背景我们必须要调查一下,你总不能命令我违反原则吧?你放心,一切都会低调处理。”

    唐逸笑笑:“那就交给你了。”

    赵成张军,唐逸就摇摇头,拿起了茶杯,赵成可能是没吃过什么亏吧,有些无法无天地感觉,他所谓地爆料想来那边也不知道,至于张军,唐逸笑笑。就慢慢饮了一口茶水。

    电话音乐很快又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接通。话筒里是女人轻柔地声音,“唐市长,我是杜鹃。”

    唐逸道:“我知道。”

    杜鹃咯咯一笑:“那还好,就怕你早忘了老朋友呢。”又道:“请柬收到了吧?”

    唐逸恩了一声,是新义州举办圆宵酒会的邀请函,今年的圆宵酒会,新义州方面邀请了很多国内国外名流以及对新义州发展起过推动作用地人士,准备举办一个空前盛大的酒宴,唐逸也在名单里面。

    杜鹃又道:“后天就十五了,我再次口头郑重邀请您参加我们的酒会。”

    唐逸笑道:“回函没收到么?我都答应会出席了。”上层领导已经批准了唐逸出席新义州圆宵酒会的报告,明天唐逸就会启程去朝鲜。

    杜鹃就轻轻叹口气,“我心里没底嘛,你知道的,最近这边又被国际舆论谴责,很多本来答应出席酒会的嘉宾又临时取消了行程。”

    朝鲜方面最近又惹了麻烦,国际压力很大,是以朝鲜高层对这次的酒会期望很大,希望能通过酒会打破最近一些封锁地坚冰。

    唐逸笑道;“放心吧,我会准时出席。”既然高层到现在也没有另行通知自己,那说明自己是可以去的。

    杜鹃真诚的道:“那谢谢你了,唐市长。”

    唐逸听得心中一叹,看来杜鹃也渐渐融入了她自己的角色,是真的希望将新义州发展起来,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到了一定境界地人物,所思所想已经是如何在历史上写下自己的痕迹,而杜鹃这位第一任新义州行政长官,无疑是有机缘在历史上书写下属于自己的一页的。

    副部级官员出访,持外交护照,有警卫干部陪同,不过因为目的地是朝鲜,经过沟通,唐逸反而没有带警卫,越是独裁的国家,对一些人来说,反而越是安全。

    从北京飞平壤,令唐逸想不到的是前来机场接机的是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金玄成,虽然看起来两人都是副部,对等接待,但一个是朝鲜中央中枢机构重量级高官,一个是地方城市官员,其意义完全不同,由接待规格也足以看出朝鲜方面此次的诚意。

    随同金玄成接机的尚有平壤以及新义州一些党政军干部,李光武也在其中。

    在平壤唐逸同金玄成进行了亲切友好地交谈后,唐逸坐上了新义州方面地专列。已经晋升为新义州驻军某摩托化步兵师师长地李光武大校同唐逸坐了一节车厢。

    专门接载贵宾地列车很考究,装修奢华,温暖如春。

    在好像小会客室般的车厢里,唐逸和李光武面对面坐在软沙发上,列车平稳,丝毫不觉颠簸。

    穿着民族服装的漂亮服务员送上饮料和啤酒,都是新义州产品,李光武笑道:“知道你喝不惯。凑合着喝吧。”

    唐逸笑道:“所以说你抠门这个习惯永远改不掉。”

    旁边随团的朝鲜年轻女记者听得懂中文,身子就是一颤,正在书写采访稿的钢笔就将笔记本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随即忙恢复了一脸严肃的神态,开始记录李师长和来自中国地副部级高官在列车上进行的亲切友好交流,如何展望未来谈论现在,倒是下笔如飞,一篇报导稿很快完成。

    唐逸拿起服务员斟的一杯黄橙橙饮料,小口咂了一口。点点头,说;“味道还真不坏,国产了?”

    李光武说:“合资。”

    唐逸道:“慢慢来。”

    李光武笑笑,拿出烟。递给唐逸一颗,是朝鲜烟,唐逸笑着接过,说:“听说了,烟草制造业发展很快,大概能满足国内需求了是吧?”

    以前,朝鲜烟味道很不好。生产能力也极为低下,稍微有些身份的人,也不会去抽朝鲜烟,但偏偏朝鲜烟民众多,对香烟需求很大。最近这几年新义州几家烟厂开发出了一系列新品种,勉强可以媲美国内低档香烟,但对朝鲜烟草制造业来说,已经是跳跃式进步了。

    唐逸抽了一口,李光武就笑着伸出手,说:“给我吧,闻闻味道就行了,我可没有指望你抽完一整枝。”

    唐逸笑道:“不能浪费。”轻轻吐出一口烟,随即就道:“还以为你升少将了呢,这都几年了。还是大校?”

    李光武笑笑没有吱声。

    朝鲜一些红色革命家族的后代晋升是很快的。其实李光武虽然只是大校,但是他是实打实的摩托化步兵师师长。整个朝鲜,摩托化步兵师也不过二十几枝,都被部署在敏感地带,李光武授少将衔应该就这一两年间。

    专列到了新义州,唐逸又同新义州党政领导人包括杜鹃在内进行了友好谈话,最后被安排在新义州大酒店总统套房休息,新义州大酒店的建设在管平撤出后,还是被齐洁拿了下来,历时一年建成了这座东北亚第六大建筑,也为华逸集团赚取了近千万美金,新义州几年的财政收入几乎大半被投进了这个无底洞,杜鹃虽然不情愿但也没办法,毕竟这代表了最高领袖地面子。

    唐逸属于轻车简从,只带了秘书蔡明翻译小杜以及数名相关工作人员。

    而朝鲜方面则安排了两名彪悍的警卫,一名联络干部,又因为唐逸并不是工作访问,朝鲜方面又特意安排了导游,以方便唐逸出行。

    中方十三人,朝方四人就都住在四十六层,唐逸住总统套,其余工作人员占据了通往总统套走廊的数个房间。

    下午三点多钟,李光武再次来到了新义州大酒店,笑呵呵说带唐逸四处转转,唐逸欣然答允,同蔡明以及工作人员交代了一声,就上了李光武的墨黑轿车,而两名朝鲜警卫却是跟了下去,坐了后面地军用吉普。

    新义州市区已经是高楼林立,四通八达的大街车流如梭,比之冷冷清清的平壤还要繁荣。

    唐逸拿出了手机,看了看,信号很足,就拨号,但得到的回应是“你所拨打的号码暂时不能接通。”

    李光武就笑:“我知道你给谁打电话。”

    唐逸点点头。

    李光武又道:“她呀,可能在乡下呢,没信号,这样吧,看你也没心思欣赏我们新义州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还是送你去看她吧,请她做导游,带你看看新义州以前的穷乡僻壤,看看都有什么变化,也要你对我们地改革有点信心嘛!”

    唐逸愣了一下。随即道:“乡下也开放了?”

    李光武微微一笑:“只要是新义州辖区,限制就不是很严格。”

    唐逸默默点头。

    朝鲜官面文章一向做地十足,新义州的新农村建设更是如火如荼,一片片村庄都是极为整齐划一,一座座朝鲜风格的瓦房排成一条条直线,给人的感觉干净整洁。

    终于,轿车驶上了黄土路,开始颠簸起来。远处积雪尚未融化,银白一片,有些耀眼。

    几辆吉普和轿车驶进村子时,引来村民诧异地目光,更有孩童跑过来观看,但等看到后面吉普车上下来的军人,大人们纷纷喝止孩童。

    李光武在车上打了个电话,说的是朝鲜语,挂了电话就笑。说:“一排3号,给你留辆车,自己去找。”

    李光武又下车,和两名警卫人员说了几句话。然后留下一辆吉普,丢下唐逸,车队疾驰而去。

    在两名警卫员引领下,很快就找到了李光武所说的一排3号,却见院门口,站着一名彪悍地女军人,看到唐逸几个接近。大声说了几句话,唐逸身边的卫士拿出证件给她看,又交谈了几句,女军人随即向唐逸敬礼,并顺手帮唐逸推开院门。

    唐逸笑笑。允儿来朝鲜也有专人保护了,肯定是李光武的安排,想来刚刚李光武的电话是打给这名女军人的。

    唐逸进了院子,警卫人员都在院外等候。

    虽然这一排排朝鲜民居从外面看很是整洁大气,但院子里却是极为简陋,墙上吊着苞米红辣椒和酱块,院里裸露着黄土地,坑坑洼洼的,又因为积雪融化,有些泥泞。

    唐逸很久没踩过真正地土地了。看看黑皮鞋上很快沾上地泥污。微微皱了皱眉。

    “首长!”东屋的那扇木门突然被拉开,允儿一脸惊喜地看着唐逸。黑白格竖领风衣,刷白牛仔裤,精致的黑皮鞋,简约大方而又清纯活泼,

    唐逸微微一笑,说:“来看看你,怎么样,有时间陪我考察下朝鲜新农村建设吧?”

    “恩!”允儿跑过来,欢快的点头,随即目光注意到唐逸脚上的泥,更注意到唐逸脸有些红,急急地道:“首长,您先进屋歇会儿,来,快点,外面冷。”

    而此时主人一家也都迎了出来,男女老少四五口人,其中一名青壮汉子唐逸认识,就是曾经救助的那位逃北者,想来现在新义州条件好转,他又回了来。大家就簇拥着唐逸进屋,这是三间的民居,每间面积十几平米左右。西侧一间为厨房,东侧两间为卧室。每间南墙都有门,两间卧室的门均为对开门,既便于出入又能采光。厨房北墙也有门,便于出入后院。东西侧墙则开小窗,便于采光和通风。

    以前国内北方是土炕取暖,而朝鲜则是地炕,住房的整面屋地就是一座火炕,允儿用朝鲜语张罗着,有男人就去烧火,一名朝鲜少妇拿出崭新的白床单铺在房内睡觉的木板上,允儿拉着唐逸坐下,伸出小手帮唐逸焐脸,唐逸就笑:“不冷!”

    允儿却是心疼地眼泪都要掉下来,一边摩挲唐逸冻得冷冰冰的脸,一边心疼的道:“首长,你不要四处乱跑了,这边很冷的,以前有人冻掉过鼻子呢。”随即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敬,就低头不敢再说。

    唐逸被允儿娇嫩柔滑地小手弄得脸上痒痒的,笑着推开,说:“没事。”

    允儿又急忙蹲下身子,帮唐逸脱下皮鞋,更抱着唐逸双脚将之抬到木炕上,唐逸就有些尴尬,允儿却是作得极为自然,旁边那朝鲜少妇又翻出崭新的被子,允儿接过,帮唐逸捂上了脚。

    唐逸怎么都感觉自己成过去的纨绔公子哥了,无奈的笑道:“这都几月份了,不冷的,再说,我有那么体弱吗?”

    允儿却是坚持的说:“那首长也休息一会儿。”

    那边少妇递来毛刷子,看样子也是新的,允儿就接过,拿起唐逸的皮鞋擦拭上面沾的泥污。

    有位白发苍苍地老妇人端来了小簸箕盛地满满的山枣,送到唐逸面前,有些敬畏地做了个你吃的手势。

    唐逸急忙接过,笑着道:“谢谢大娘啦。”

    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就伸出大拇指说:“好吃!”

    老大娘也笑了笑,就坐到了木炕的角落。

    允儿帮唐逸擦拭完鞋上的泥污,又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这才将一双皮鞋放到了一边儿,转头小声问唐逸:“首长,暖和些了吗?”

    唐逸微微点头,说:“允儿,帮我介绍下你的乡亲,跟他们说,谢谢他们的款待。”

    小声拉一下月票,今天终于敢看了看月票榜,这才发现竟然没被拉下很多,距离第五也只有两百多票的差距,我,我实在忍不住拉一下月票了,大家能给就给一张吧,再拉扯拉扯不像话的我,汗……

    明天更新晚上十点以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