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谈心-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一章 谈心

第二十一章 谈心2017-11-8 23:47:16Ctrl+D 收藏本站

    请王露坐在沙发上,唐逸帮她倒了杯热水,杯子放下,王露目光自然而然的跟着杯子落在了茶几上,随即就看到了茶几上那张微黄的照片,王露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身子轻微的颤栗,抬头,却见唐逸含笑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唐逸随即收回目光,拿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没有说话。

    王露勉强笑了笑,“唐市长,您找我有事?”不自觉拧在一起的双手,可以看出她在努力掩饰自己的不安。

    唐逸点点头,说:“我最近在帮一个朋友找失散多年的母亲,想请王总帮帮忙。”

    “是吗?我能帮上什么忙?”王露眼神慌乱的避开唐逸的目光,往昔的优雅荡然无存。

    唐逸笑道:“听说我这位朋友的母亲来到了黄海,以王总在黄海的人脉,是不难找出她的。”

    王露摇着头说:“唐市长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商人……”

    “我的朋友叫做叶小璐!”唐逸很突然的打断了王露的话。

    客厅里沉寂一片,只有王露粗重的喘息声。

    唐逸轻轻叹口气,拿出烟,点上了一颗。

    王露伸出颤抖的手拿起杯子喝水,杯子里的水却洒了出来,那优雅的紫花围巾湿了一片,她却一无所觉。

    唐逸并没有逼她。只是默默地吸烟终于。王露放下了杯子。脸色惨白地问:“唐市长。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伤害小璐。我想。你是希望这次人代会高票通过吧?我答应你。这就去帮你拉票。不过你也知道。虽然我认识很多人。但不代表我可以影响他们。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随即又慌乱地道:“但。但我可以保证。路北区地票我可以帮你拿到多数。”

    唐逸就笑。“路北区?”这倒是一个令人意外地信息。看来王露和路北区党政领导关系很密切。甚至足以影响他们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地决定。

    王露脸又一下煞白。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看了唐逸一眼。慢慢低下了头。说:“是。只要你不伤害小璐。我可以帮你拿到路北区地票。”

    唐逸笑了笑。“看起来你很疼爱叶小璐。奇怪地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不说去看看她?当然。这是你地**。你不用跟我说。”

    王露露出一抹惨笑。“有什么不能说地。是。我不能去看她。一来我地身份是伪造地。走动地关系。以西北山民地身份落户黄海。这个。你应该查得很清楚了。如果曝光。不但会连累很多人。我也马上身败名裂。”

    唐逸笑笑,说:“这我倒没去查,西北太远了,暂时没有时间王露以为他是讥讽,也不在意,继续说道:“第二,不错,我是有野心。赵家几个子女现在已经很看不惯我了,如果知道我有个女儿,肯定以为我会和他们争家产,祸起萧墙的故事很多吧?所以,我想等布置好一切,再去认小璐,这些年,你以为我不想她吗?”说着眼圈就是一红,这些话她憋在心里很久了。更不能对任何人讲。却不想底细被唐逸查出,面对这位可怕的市长。她竟然不顾一切地倾诉出来,心里,莫名的一阵轻松。

    唐逸点点头,“王露,王露,那是将叶小璐的璐字分开了,看来你倒确实很惦念你的女

    话已经挑明,加上唐逸摆明“威胁”她,王露索性将话说开,凝视唐逸道:“唐市长,现在我的大把柄在你手里,那咱们做个交易吧,只要你帮我,在争夺华天集团控制权时获胜,我会全力支持你在黄海的施政,如你所知,黄海政界商界,我还是有一些人脉的,多多少少能帮上你。”

    唐逸挠挠头,实在想不到第一次和小璐母亲的谈话会是这样的氛围,这样地内容。

    “唐市长,你觉得怎么样?”王露期待的望着唐逸。

    唐逸犹豫了一下,看了眼王露,说:“其实,其实你误会了,我和小璐是好朋友,这次见你,并没有别的意思。”

    王露明显愣了一下,听到唐逸称呼叶小璐为小璐,更是狐疑,一般地朋友,都叫小璐叶子的,虽然这些年她并没有与叶小璐联系,但女儿的近况,她又怎么可能不关心?

    唐逸又道:“其实现在叶子生活的很好,事业也算有成,阿姨你又何必和赵家争什么?小璐需要的是母爱,平淡的亲情,而不是亿万富翁的身家。”

    王露惨然一笑,说:“亿万富翁?华天酒店看起来风光罢了,实际上前些年负债累累,这两年才渐渐上了轨道,赵家的子女们就又千方百计想赶走我,我只是要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唐逸叹口气,知道这种事不是自己劝几句就可以解决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奋斗目标,至于值不值得,不是外人可以评判的。

    王露却是看着唐逸,犹豫着问:“你和小璐很熟?”听到这位印象中深沉难测的市长喊自己阿姨,王露感觉怪怪的,但更印证了她的一些想法。

    唐逸点点头,有些尴尬。

    王露却是毫不放松,又小心翼翼的问:“那,那有多熟?”对女儿的关心,使得她没有了往日与人交流的进退有据。

    唐逸更是尴尬,没有作声,拿起了茶杯喝水。

    王露默默点了点头,靠回了沙发上,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好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

    “唐市长,希望你暂时不要将我地身份告诉小璐。”王露终于打破了沉默。

    唐逸摇摇头,“有些事总要面对的,难道阿姨争不到赵家的家产,就永远不见小璐?有些话,最好还是当面和小璐说清楚,当然,我尊重你的决定,但希望你能尽快安排好。和小璐见上一面。”

    王露微微点头,感激的看了眼唐逸,其实对女儿和面前年轻人的关系,她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也不是太抵触,毕竟她是隐隐听说过唐逸背影的。只要唐逸对女儿是真心的好,除了名份,女儿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一定要结婚就好了吗?就好像自己,第一个丈夫,第二个丈夫,婚姻带给她地几乎是无休无止地伤害和战斗。

    对女儿能打动唐逸的心,王露反而育些沾沾自喜,女儿可是比自己强了百倍千倍。而平时深沉地有些可怕的市长,突然就变成了一位温良可爱希望获得自己认可的年青人,虽然唐逸没明说。但王露能感觉到,这种转变更是令她说不出地惊喜和新鲜,简直就好像做梦一般,最近和赵家子女的权力斗争越发激烈,王露实在是有些累了,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大靠山,王露的兴奋倒是更多一些。“唐市长,那就这么说定了,最后。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小璐。”王露站起了身,她明白过犹不及,何况和唐市长关系莫名的转变,她也需要回去仔细想想,不管是小璐的将来还是她在华天集团的斗争,她都要重新衡量布局。

    唐逸忙站起身,送她出门,到了门廊,见到王露笑吟吟上下打量自己。更是一阵尴尬,实在想不通王露怎么对自己和小璐的事是这么一种态度,有种乐见其成的感觉。

    目送王露远去,唐逸回了客厅,随即笑笑,人和人的想法,还真是不一样。

    靠在沙发上,正琢磨和王露关系地转变将带来的一系列变化,手机音乐突然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看了看号。含笑接起,齐洁柔软地声音传来。“老公,累不累?”

    唐逸微微一笑:“听到你的声音就不累了。”

    齐洁娇笑道:“我有这么大魅力吗?”

    “有的,有的。”唐逸慢慢靠在了沙发上,享受难得的放松。

    齐洁咯咯笑起来,又道:“老公,我给你加油呢,后天的投票,我买你赢,要不要赌一把?”

    唐逸笑笑,说:“要我买自己输?你想得美。”

    “心态挺好,咯咯,本来想帮你放松来的呢,不过啊,跟你说个事,保证你听了开心。”

    唐逸恩了一声,慢慢闭上眼睛,眼前是齐洁靓丽的身影。

    “允儿和我在一起呢,我准备啊,带她去王家李家谢家走走。”

    唐逸就有些无奈,圆旦放假,黄海大学志愿者团队被华逸集团邀请去香港听讲座,原来是醉翁之意,就是为了允儿吗?

    王家李家谢家都是香港的豪门,但齐洁自然不是带允儿去接触上流社会地,对齐洁的心思,唐逸明白的很,这三家不但是豪门,也是一夫多妻的现实存在,不是情妇的那种,是香港政府正式承认的关系。

    香港七十年代才实行一夫一妻制,在法例生效前,所有已经传统三书六礼而定立的婚姻关系(旧式婚姻),包括妾侍身分,均获政府承认。

    只不过这种多妻的存在,香港政府也好,媒体也好,都刻意的不去触碰,实际上香港一些望族,甚至七十年代前地中产人家,也有一夫多妻现象的存在。

    至于齐洁所说的这几家豪门,妻妾间相处很融洽,实在为上流社会津津乐道。

    其实说起来,一些开国领袖又何尝不是如此?是以爷爷对自己的私生活问题并不是那么严苛。

    唐逸就轻轻叹口气,知道齐洁这些年眼界极为开阔,在亲眼见到香港一些豪门的隐秘生活后,想来受到了不小的震撼,可能带给她最大的触动就是以前潜意识里的那种抵制渐渐淡了,毕竟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社会环境熏陶,爱情啊,一夫一妻啊深深植根在心里,再怎么甘心做自己地情人,总是以她自己地身份为耻的,但见到那些妻妾和睦地豪门,齐洁却是越来越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那边齐洁又笑:“不过我看啊,倒是我想错了,允儿还真不用我对她再教育。我套过她的话,这个傻丫头,是不会在意你有多少女人的。”

    唐逸无奈地道:“别胡闹了,你这是开历史倒车。”

    齐洁轻笑:“总之你开心就好啊,怎么,我带你的小情人受教育。你不开心么?”

    唐逸还没有虚伪到现在这种情况还厚着脸皮讲大道理,不过还是讪讪道:“其实我和允儿没什么,我也没想过和她发生什么。”

    齐洁俏皮一笑:“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老公,我知道你应该还有别的情人,跟我说说吧,我见见她们,带她们去受受教育。”

    唐逸憋了好久,终于憋出句:“这个,就不麻烦你了。”

    齐洁咯咯娇笑。“终于还是承认了不是?”

    唐逸挠挠头,说:“承认也好,掩饰也好。齐洁,你这样我真的感觉怪怪的。你说地那几家妻妾同居一室是在特殊历史环境下形成的,和咱们的关系没有可比性。”

    齐洁叹口气,“傻老公,这些我当然知道,难道你以为我想进大屋,争身份么?”

    唐逸道:“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齐洁沉默了一会儿,道:“总之你以后开开心心的,咱们都开开心心的。好吗?”

    唐逸轻轻叹口气,“你呀,越来越傻了。”

    齐洁就轻笑道:“谁说的?老公,在你的情人里,我可是雷打不动的第一位,知道吗?你要敢厚此薄彼,看我怎么让你头疼!”

    唐逸心中愧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齐洁又道:“快点,把你情人的名字身份都告诉我。你要不说,我就求咱妈去查,告诉你,我可是认真地!”

    唐逸无奈的道:“我真的说不出口。”

    齐洁微笑道:“你真不说?”

    唐逸摇头道,“不说!你明白地,我真的说不出口。”说着就轻轻叹口气。

    “那好,我想想啊。”想也想得到齐洁妩媚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想什么鬼主意,随即齐洁就轻笑,“有了。你不说。我带允儿去见咱妈,再把你在外面有情人的事儿告诉她。那时候我可是会委屈的哭的,后果你自己负责。”

    见唐逸不说话,齐洁又道:“老公,你放心吧,我不会冒失的去见她们的,但你经常说地,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我想知道你外面有几个女人,不过分吧?如果你觉得我烦,那就算了。”

    唐逸苦笑,齐洁倒是越发会说话了,威逼利诱,有理有节,自己不说的话,倒好象成了罪人。

    犹豫了好一会儿,唐逸终于道:“陈珂,在上海的时候你见过的,现在是最高检的检察官,不过她很有主见,以后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齐洁笑眯眯道:“这个我好像知道,还有呢?”

    唐逸想了想,说:“没有了。”叶小璐虽然和自己发生了关系,但她是时尚都市女郎,对第一次给了自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说不准什么时候遇到更喜欢的男人就会闪电般和人结婚,硬要说她是自己的情人未免有些自作多情。

    “真的没了?老公,你骗我,刚才你可是犹豫了!”

    唐逸无奈地道:“发生了一次关系也算吗?那就是两个,不过她的名字你不用知道了。人家没准什么时候就结婚,说出来,对她太不公平。”

    齐洁倒是愣了一下,怀疑的问道:“老公,听你的意思,到现在,你就和三个,啊,是四个女人发生过关系?是不是平日逢场作戏的不算啊?”

    虽然觉得和自己的女人讨论这个问题很荒唐,唐逸还是无奈的道:“我骗你干什么?”至于兰姐,不是唐逸有心隐瞒,实在是这一刻,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齐洁沉默了好一会儿,轻声道:“老公,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真的。”如今社会地风气齐洁很清楚,不说唐逸这样地身份地位,甚至不说稍微有钱有势的男人,就一个社会中下层地普通男人,三十多岁后,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没有和十个以上的女人发生过关系?婚前的女友,婚后的风流,可说普遍存在,毕竟现在风月场所大门敞开,有多少男人在条件许可下能禁得住诱惑?

    至于唐逸这种身份地位,倒现在只同四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实在只能用怪胎来形容了。

    听着齐洁的话,唐逸老脸就是一红,讪讪道:“骂我呢是吧?”

    齐洁随即娇笑起来:“老公,你这也不行啊,魅力值太低了,除了在延山迷上你的小姑娘,这么些年了,就没有女孩子看上你嘛,还以为你会供出十个八个的呢,失望啊,你人气这么低,我都没面子!现在都怀疑我的眼光了。”

    唐逸无奈的道:“算了,咱不说这个了行不?感觉挺怪的。”

    齐洁咯咯笑道:“你也知道没面子啊,恩,把你最后认识的红颜名字告诉我,看看是哪个,见识了我老公的本事,还大言不惭的要抛弃我可怜的老公。”

    唐逸道:“算了,真的不说了。”

    齐洁笑笑,“那就不说了吧,不过老公,现在是不是感觉轻松了点?”

    唐逸叹口气,没有说话。

    齐洁随即轻声道:“别胡思乱想了,早点休息,你呀,还是烦恼你的大事吧!”说着啵一声亲了话筒一口,挂了电话。

    19:02还有一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