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难题-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九章 难题

第十九章 难题2017-11-8 23:47:13Ctrl+D 收藏本站

    周文凯也知道,马有福是真的火了,名单下来的当晚,马有福就去了黄向东家,两人谈什么没人知道,现在看,王丽珍大概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周文凯可以确定,马有福已经准备调整市财政局几名副局长的分工,令赵雅月靠边站。

    在王丽珍同周文凯通电话的时候,唐逸正笑呵呵同来到他办公室的赵雅月说话。

    唐逸和赵雅月在椭圆茶几旁的黑色真皮沙发上相对而坐,赵雅月拿起茶几上雕刻精美的象牙烟灰缸端详着,说:“市长,有点奢侈哦!”

    唐逸笑道:“喜欢的话就拿走,当我送给你爱人的礼物。”

    赵雅月娇笑,“我倒想,就怕拿回家摔坏了,那时候可不知道多心疼,所以啊,这么贵重的礼物是绝对不能收的。”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唐逸若有所指的问:“怎么样?压力大不大?”

    赵雅月爽朗的道:“还行吧,暂时扛得住。”

    唐逸点点头,道:“扛不住也得扛,压力嘛,只要正确对待,是可以成为前进的动力的。”

    赵雅月微微一笑:“这我知道,市长一向喜欢在压力中前进。”

    说着话,唐逸电话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齐洁,自然是要同自己商量在黄海建设生态小区的相关问题。

    看得出唐逸这个电话很重要,赵雅月就起身告辞,唐逸笑:“那下次谈。”

    送赵雅月出门。唐逸接通电话。

    “老公。允儿越来越漂亮了呢。”齐洁笑孜孜道。

    唐逸笑道:“是吗?”

    “恩。我正看她地照片呢。老公。基金会理事长要等她毕业给她吗?”

    唐逸道:“理事长?她做不来地。作为基金地慈善大使。监督下基金地使用情况还差不多。你就别瞎操心了。恩。还是说说生态小区吧。”

    齐洁轻笑道:“那有什么好说地。资料我给你传过去了。你自己看看就可以了呀。我呀。就想和你说说允儿。”

    唐逸刚想说话,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起来,齐洁也听到了,就咯咯一笑,说:“老公,那你忙,还有啊,我可不是想烦你,恩。等见面再说吧!”

    近来因为生态小区的问题,齐洁经常借故跑来黄海,能经常见到唐逸。她却是愈来愈温柔,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因为阅历见识早已非昔日可比,齐洁已经不再是那个喜欢给唐逸出难题令唐逸头疼的小妖精,如今地齐洁变得更加重视珍惜她和唐逸的感情稳定,越发体贴唐逸,照顾唐逸的感受,好似嫉妒心也随着岁月的消磨而消失殆尽,感受到齐洁的变化。有时唐逸就有些难受,真不知道她一辈子跟了自己是不是一种不幸。

    接电话的时候唐逸还在琢磨小妹齐洁和陈珂,时间真是很奇妙,可以改变许多人许多事,这几年来,三位红颜似乎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身上或多或少都在发生着变化,小妹越发清冷,甚至于齐洁已经很难在她面前套近乎。据齐洁自己说,和小妹在一起,以前那种无形地压力已经消失不见,但那越发恬静的小妹,却是令人从心里觉得不可亲近,用齐洁的话说就是感觉小妹有种太上忘情的味道。

    唐逸倒是没这种感觉,反而觉得小妹对自己更好了,或许是因为,再怎么恬静的小妹。终究还是自己的妻子。

    陈珂的变化也是极为明显。成熟理智,极有主见。这样一个秀外慧中的漂亮女人,和昔日的愣头青女孩儿,形成鲜明地对比,孤零零一年多的异域生活,使得陈珂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蜕变成现在魅力惊人地灵秀女人,是唐逸怎么也想不到的。

    齐洁却是仿佛倒退回了延山县城那温柔似水的女子,不同的是,这位管理着数万名员工的巨型集团掌舵人,在自己面前不管如何的隐藏锋芒,收起羽翼,但其娇媚艳丽的风情中,总会偶尔露出的一丝强者味道,形成了齐洁独特的魅力。

    唐逸抓起桌上地电话放在耳边,心里轻轻叹口气,自己真的能永远拥有她们吗?

    心神有些恍惚,以至于电话里的第一句话都没有听清。

    是邓文秩打来的电话,“市长,马有福情绪闹得很厉害,我担心,明天的常务会议,他可能会……”说到这儿就不再说下去,只要能令唐市长明白,自己这话就算说透了。

    唐逸也知道,像马有福这类的问题,邓文秩会做得非常主动的。虽然自己没有授意,但是,邓文秩一定会主动地千方百计地去搞清楚马有福的底线。

    而听邓文秩话里的意思,马有福是准备拿明年地财政预算安排和自己打对台了,明天的政府常务会议,将会听取黄海市财政局关于00年度财政结算基本情况及01年度财政预算安排情况的说明。

    唐逸微微蹙眉。

    邓文秩等了十几秒,等唐逸消化了上一个信息,又道:“丽珍书记刚刚和几名副市长都通了电话,包括有望市长。”

    唐逸愣了一下道:“是吗?”

    邓文秩当然知道唐逸这个“是吗”只是诧异王书记会和孙市长通电话,很肯定的道:“丽珍书记是最后一个给有望市长打电话的,当时我就在有望市长的办公室,他们刚刚结束通话,市长,您真的不知道?”

    唐逸笑笑,说:“正常工作交流,没什么。这样吧,你把明天常务会议的议程流程送来,我再看看。”

    邓文秩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年底的常务会议,有几项议题很重要,涉及了明年政府一系列工作安排,王丽珍地电话怕不仅仅是为了财政预算那么简单。

    王丽珍是想趁马有福闹腾地火种点起一把大火吗?

    唐逸拿起电话,想打给孙有望,想了想,又放下了话筒。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地话。打给孙有望电话只是庸人自扰,而如果确实是王丽珍通过什么手段在逼迫孙有望和自己离心,那么自己这个电话,又有什么意义呢?逼人作出抉择是下下策,让人除了追随自己外没得选择,才是唐逸最喜欢的风格。

    市政府常务会议通常都会很轻松。但这次明显不同,几名副市长的脸色都很严肃,很显然,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王丽珍的电话多多少少影响了他们,至少,大家都知道,这次地常务会议怕是会出很大的意外。

    会议照常在十楼的会议室召开,长长的墨色方桌旁。坐着十几名干部,政府各副市长市长助理秘书长以及会议议题中涉及的几名市直部门一把手。

    唐逸主持会议,第一项议题是需要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法规。《黄海社会力量办学办法》,大家都在陈述着自己地意见。

    唐逸默默喝着茶水,眼睛却在观察着大家的反应,第一项议题不怎么重要,与会人员纷纷发言表示支持。

    唐逸望向孙有望,孙有望好像感觉到了唐逸的目光,头一直垂的很低,似乎有些不安。

    第二项议题,就是由市财政局局长马有福介绍00年度财政结算基本情况及01年度财政预算安排情况。

    并不是正式报告。只是暂时拿到常务会议上讨论一下,但现在,当马有福慢慢拿起面前的稿子时,会场突然就寂静下来,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邓文秩拿起了茶杯,用力喝了一口,寂静的会场里,声音显得育些大,但没人看向他。似乎没人注意他的失态。

    邓文秩确实有些不安,他是知道王丽珍在黄海的影响力地,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王丽珍比黄向东更能影响黄海的一些干部,倒不是因为她的威望比黄向东更高,而是有一些不为人知地原因。

    而今天的常务会议,毫无疑问王丽珍是准备给唐市长真正来一个下马威的,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削唐市长的面子,还有比这更能打击唐市长自信和威望的手段吗?

    邓文秩相信。当马有福在财政预算上出妖蛾子后。这些副市长会一个个表示支持预算方案,接着下来的几项重要议题。更是会引发激烈的争论,唐市长,又怎么来平息这场风波呢?

    看了眼唐逸,邓文秩的手机突然在马有福刚刚准备说话前响了起来。

    大家都讶然看向他,邓文秩忙笑:“等紧急电话呢。”拿起电话看了看,就忙接通,走到窗边小声说了几句,快步走到唐逸跟前,捂着话筒将电话递给唐逸,低声道:“是省委蔡书记的电话。”

    确实是蔡书记地电话,不过恰好这个时间打来,当然不是蔡书记知道了什么来给唐逸解围,而是邓文秩巧妙安排好的。

    唐逸微微蹙眉,对大家作了个暂停的手势,接起了电话。

    蔡书记却是打电话来,询问一项省委布置的工作安排,很难三言两语说清的问题,唐逸就看了眼邓文秩,邓文秩笑笑,就等唐逸宣布暂时由常务副市长周文凯支持会议,邓文秩一向觉得,遇到不能解决的棘手问题,暂时的退让未尝不是好的解决办法。

    但唐逸显然不这么想,对蔡书记解释了一下在开常务会议,晚点给他打电话,然后收了线,关机,这才将手机递给邓文秩,邓文秩脸就一热,显然唐市长的动作表达了对他地不满,也是故意给他看的。

    悻悻在一旁坐下,邓文秩就叹口气,就算能说服大家将后面议题顺利通过又怎么了?政府一把手,不能在常务会议上轻松体现自己的意志,要靠辩论说服大家,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失败,尤其几家市直重要部门的局长也列席了会议,市长和副市长唇枪舌剑,威信必然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同经过秘书的口传出去是两码事,直观的见到市长被副手们质疑,将会大大降低唐逸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这几名局长里,有两位比较中立。刚刚被唐逸选入申博工作小组。

    邓文秩叹着气,但又无计可施,他已经努力了,现在只有听天命。

    马有福终于开始念起了手中的草稿……

    与此同时地市委副书记黄向东地办公室里,王丽珍正笑吟吟同他说话。

    当听到王丽珍一脸笑意地说“今天有一场大戏上演”时,黄向东终于停下了批阅文件地笔。皱眉道:“不要乱来。”

    王丽珍见这位“石佛”终于有了反应,微笑道:“有福局长找过你是吧?你们……谈工作?”言下之意,我只是加把火而已。

    黄向东叹口气,“过犹不及啊!”

    王丽珍摇摇头,“诸葛一生唯谨慎,还是败给了司马,黄书记,教训啊!”

    黄向东摇摇头,就从桌上拿起了另一份文件翻阅。

    王丽珍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王丽珍看看号,就是一笑,“是会议室。”说着。就接通了电话,黄向东虽然摇了摇头,眼睛却还是看过来,显然对结果,他并不像表现的那么漠不关心。

    “什么?”王丽珍声调猛地提高,接着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缓和下语气,淡淡道:“知道了!”

    挂了电话,王丽珍注意到黄向东关注地目光。笑了笑道:“政府常务会议进行的很顺利,正在讨论明年的财政预算,好像,有福局长并没有易稿。”虽然在笑,却怎么都看得出笑容的勉强和尴尬。

    黄向东没有说话,继续低头批阅文件,但不被人察觉的,他的脸,轻轻抽搐了几下。随即恢复了自然。

    王丽珍也觉得有些无趣,起身告辞,回了自己办公室。

    谁也想不到,马有福一字一板的念的财政预算安排初稿,完全吻合唐逸在财政会议上所作出的指示,甚至比唐逸所说地更向申博工作倾斜。

    会场里只有马有福抑扬顿挫的声音。

    周凯文几次抬头惊讶的看向马有福,因为一直到昨晚,马有福喝醉了酒,还在破口大骂唐逸。更说一定按黄向东说地。在财政上给他制造个大麻烦。但是怎么短短半天没见,马有福就屈服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周文凯不禁又看向唐逸。唐逸在静静的品茶,似乎注意到周文凯的目光,抬头,向周文凯点头示意。

    周文凯对上唐逸的目光,就是一滞,随即也点了点头,急忙的低下头去,继续看文件。

    邓文秩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摇头笑笑,看来这个新市长,是不大需要自己排忧解难的,在他面前,自己还是少做聪明为好。

    黄琳从来就没担心过什么,在安东见识过唐逸各种手腕,她甚至一度认为唐逸是不可战胜的,作为很早就接触到地市一级核心权力层在政府部门历经风雨的干部,她也不由得为自己会产生这种幼稚的想法感到啼笑皆非,但偏偏,她就有这种想法,而且随着时间地推移,这种想法越来越是强烈。

    接下来贯彻唐逸意志的议题一项项顺利通过,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大家看唐逸的眼神都有些变。

    会议结束后,赵恩鸿却是主动和唐逸倾谈着离开会场,令落后一步的某位副市长颇为惋惜。

    唐逸回到办公室,拨通了马有福的电话,笑呵呵问:“有福局长,表填好了吧?”

    上午的时候,唐逸约见了马有福,将一份推荐干部进入中央党校中青班的表格交给了他,是明年一月份开始为期一年的培训,省委才八个名额,黄海拿到了一个,自然是落到了黄向东手里,唐逸的名额是中央巡视组地老相识中组部干部二局副局长李维给的,干部二局就是党政和外事干部局,权力甚重,局长历来由副部长或者部务委员兼任,小凤部长在中组部的时候就曾任二局副局长。

    李维一直和唐逸都有联络,大概两三个礼拜,就会给唐逸打电话问候一声,见他这么热心,唐逸没事的时候倒也会给他打个电话,前些日子,李维提到了明年一月开学的第二十期中青班,自告奋勇可以帮唐逸拿到一个名额,唐逸当然求之不得,毕竟靠李维的关系从中组部拿名额与靠自己派系要党校学习的名额是两个概念,唐逸本来还在考虑这个名额给谁呢,如果不是现在离不得黄琳,人选自然没有异议,但现在自己这个左膀右臂是肯定不能动的,推荐别人,又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在犯难地时候,马有福闹了起来,唐逸索性就将名额给了他。

    进中青班并不意味着提拔,但就算不被提拔,在中青班地学习经历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以后地提拔晋升都是大有益处的,更别说随之在中青班可以建立起的强大人脉关系了,只要还想进步,这种机会就没有干部会拒绝。

    果然,马有福也不例外,副厅级干部,能进入中青班学习,想来到退下去前是能解决正厅级待遇的,马有福野心不大,退休前能提为正厅是他最后的追求,唐逸将机会送到他面前,他自然不会放过。

    而马有福进中央党校学习,可不只是简单解决了唐逸面临的一个难题,从长远来说,却是给唐逸真正掌握黄海市财政大权创造了一个良机,马有福去了北京,主持财政局日常工作的担子自然要落到常务副局长赵雅月肩上,这对唐逸来说,又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