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前夫-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七章 前夫

第十七章 前夫2017-11-8 23:47:11Ctrl+D 收藏本站

    世博会申办工作涉及了很多重要部门,发改委经委财政规划公安等等等等,而选拔该部门一把或是某个副手进领导小组就有了很多说道,是以在小组成员人选上,唐逸是极为慎重的。

    在同黄琳孙有望和邓文秩的讨论中,唐逸和黄琳基本是听客,聆听孙市长邓秘书长介绍各部门主要负责人的情况。

    不知不觉天黑下来,唐逸中止了讨论,笑道:“太晚了,再说下去我可就成抓壮丁了,先吃饭,我请,至于名单,明天你们再研究。”

    黄琳笑道:“是市长私人掏腰包呢还是吃工作餐?”

    唐逸道:“私人请客,去食堂,啊,我那儿好像有些澳洲的不知道什么肉,看起来味道不错。”

    黄琳娇笑:“那也能看的吗?”

    邓文秩和孙有望和市长没那么熟络,都笑了几声,又和黄琳一起出了办公室去食堂,唐逸正准备收拾桌上的文件,门被敲响,蔡明走了进来,问:“唐市长,要不要我帮忙?”

    唐逸摆摆手,就笑:“把你忘了,以后啊,到了点你就自动下班,不用等我。”

    蔡明讨喜的脸上挂笑,道:“我不急,回宿舍也是那么回事,还不如在办公室学习学习呢。”

    唐逸把一份文件锁进抽屉,拿起包边向外走边道:“什么时候把女朋友调来黄海吧,蔡书记跟我念叨过两次。”

    蔡明是省委蔡副书记的侄子,黄海却没几个人知道,唐逸是和蔡书记的秘书闲聊时无意中得知的,听张秘说,蔡书记和大哥关系很好,对蔡明也很喜爱。

    但正因为这层关系。唐逸起用蔡明作自己的秘书却是颇费了一番思量。秘书就好像一部显微镜,领导的大事小情都事无巨细的在秘书观察下,用这么一位和省委主要领导关系亲密地秘书。怕是不太顺手。

    衡量之后,唐逸还是决定了用蔡明,而几天下来,蔡明倒是表现地中规中矩。除非唐逸说起,他也从来不提二叔如何如何。

    “那我得作作她的工作,她可是舍不得离开父母。”蔡明边跟着唐逸往外走边说。

    唐逸摆摆手,“那哪行,你们都不小了,也是时候结婚了嘛。”

    蔡明笑着说是,跟唐逸来到电梯前,犹豫了一下,说道:“市长。听说,丽珍书记最近跑省里跑的有点勤。”

    唐逸笑笑。“是吗?”

    蔡明点点头,见唐逸不问,就不再说,只是帮唐逸按下了电梯键。院华逸慈善基金志愿者团队成立仪式在黄海大学大礼堂成功召开。华逸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曹燕地到来,说明华逸慈善基金是极为重视其在黄海的第一步足印的。

    黄海大学陈副校长首先祝贺黄海大学华逸慈善资金志愿者团队成立。高度评价了土木工程学院与华逸慈善基金合作的意义,

    他号召志愿者同学们学以致用,在华逸慈善基金为贫困山区铺路架桥地慈善事业中发挥自己的特长,为当地百姓造福。

    曹燕理事长则向大家介绍了华逸慈善基金的一些情况,基金会成立的背景和宗旨发展过程已有成就。以及即将展开的为山区铺路架桥项目的一些展望。

    志愿者代表李梅同学代表全体志愿者庄严宣誓。

    黄海大学此次与华逸慈善基金合作可说收获颇丰。尤其是志愿者团队的志愿者们,是可以进入南方数一数二的地产巨无霸华逸集团实习的。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天赐良机,也就怨不得为了能进入志愿者团队,一些学生不惜血本疏通团总支负责老师,比考试时连挂几科还要上

    而当哲学系研究生朴允儿同学无端端就偶遇了曹燕理事长,又因为其清新可人地形象以及对慈善事业的一番见解文章被理事长看中,聘任为华逸慈善基金形象大使基金会“爱心桥”项目组志愿者团队干事时,大家那份嫉妒羡慕可想而知,人比人,有时候真地是会气死人的。

    周三晚上,刚刚送走齐洁的唐逸却是专门来和允儿吃饭,为允儿庆祝,当然,兰姐李婶作陪。

    面对黄海大学东门,林林总总的商品屋,饭店书店网吧甚至酒吧应有尽有。

    大富豪酒家只是一座二层小饭店,但整洁雅静,环境倒是不错,二楼包厢里,允儿激动的小脸通红,听到首长的表扬,她比什么都开心。

    允儿穿着身优雅时尚的黑色秋装,兰姐帮她选的,将允儿修长身材完美展现,却又端庄秀丽,清新可人。

    好久没和唐逸一起吃饭了,允儿开心的不得了,坐在唐逸身边,忙着帮唐逸做这个,做那个,向唐逸汇报学校的生活情况,那兴奋劲儿就别提了。

    唐逸喝了口茶,看了看兰姐和李婶,想想倒也不必瞒着她们,对允儿道:“允儿,其实华逸基金,确切地说华逸集团地老板是我的好朋友,选你作基金地形象大使是我的提议,当然,你也通过了基金理事会高层的考察,据说你为基金募捐写的文章很打动人心呢。”

    允儿愣了一下,随即秀丽的脸蛋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原来是首长安排的,我说呢,她们怎么会知道我呢。”

    唐逸却是想不到她会是这种反应,轻声问:“你不生气?生气的话就说出来,没关系的。”

    允儿诧异的道:“生气,首长,基金会又不要我了吗?那也没什么的,就是,就是要首长失望了。”有些泄气的垂下了头。

    唐逸哭笑不得,说:“不是。我的意思是本来你能被选中作这个形象大使是值得开心地事。结果呢。我在背后帮了忙,又没事先和你说,不是我不想说。这几天实在忙。”

    允儿还是不大明白,小心翼翼地说:“我,我一定要生气吗?可是,首长帮我的忙。我,我很开心呀。”

    瘫跪无奈的笑笑,说:“好了,你开心就好,不说这个了,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祝贺你当选华逸慈善基金形象大使!”

    “恩!”允儿用力点点头。也拿起茶杯和唐逸碰了碰,幸福地小模样可爱极了。

    吃过饭。唐逸笑道:“允儿,去付账!今天算你请客。”

    “好!”允儿只觉得今天简直是最开心的一天,不但首长专门和她吃饭,而且要她请客,虽然是首长的钱,但以后会还的,而请首长吃饭地感觉是那么的美妙。

    四人下到一楼,看着吧台处允儿拿出漂亮的钱夹,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数出两张老人头交给服务员,唐逸就对兰姐道:“劝劝允儿。不用太节俭。”

    兰姐忙点头。心里却知道这实在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允儿刚刚进黄海大学的时候,竟然申请了学校的勤工俭学。就是每天负责打扫几间教室,一个月可以得到一百多块的助学金,唐逸听说后,马上要兰姐传达自己的命令给允儿,专心学习,赚钱地事以后再说。

    唐逸的最高指示允儿当然要不折不扣地执行,这才停止了她的勤工俭学计划,不过却是比以前更为节俭,兰姐查过她的银行卡,自从上了研究生后卡上的钱数却是渐长,允儿现在每月只靠研究生的国家补助过日子,而她写的一些文章频频被报刊杂志采用,稿费就都存了起来。

    所以当允儿结了帐,满心欢喜跑到唐逸身边时,唐逸就笑:“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这么没了吧?”

    允儿不好意思的道:“首长,等以后我赚多点钱,请你去大饭店吃好吃的。”

    唐逸笑道:“行,说定了,我等着!”

    目送允儿进了黄海大学东门,唐逸就对兰姐道:“我打车走,你这就送干妈回家。”又笑着对李婶道:“干妈,回去早点休息。”

    李婶忙道:“我没关系,让小兰先开车送你回宾馆。”

    唐逸笑着摆摆手,对兰姐使个眼色,兰姐就忙劝李婶上车,又见唐逸上了一辆出租。兰姐这才打火起动。

    从黄海大学到银月花园要穿几条街区,兰姐熟练的驾车穿街过巷,半个小时后,银色现代就到了小区门前,李婶却是已经睡着了。

    兰姐按了按喇叭,值班室里地保安小高见是兰姐地车,忙不迭按下自动门的按钮,金属门缓缓向一旁退去。小高更站起来隔着玻璃窗赔笑向兰姐示意,保安们几乎没有不认识兰姐地,住在后面高层的用户非富则贵,但最富贵的怕就是这位美貌少妇了,因为有一次,一名保安赫然发现,夏小姐是坐着市局局长的车回的小区,张局长那可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正厅级干部,黄海权力人物中的顶尖人物,这些保安私下议论,猜测夏小姐很可能是张局的情人。

    而发现夏小姐“秘密”的就是小高,小高作过区局的联防员,是以对市局几位主要领导的车牌如数家珍。

    小高也不管夏小姐能不能看到自己,只顾谄媚的对着现代车笑,突然却见车门打开,夏小姐下了车,小高一愣,忙开门出去,看看夏小姐有什么事。

    自动门退开后,兰姐正想驱车进小区,却猛地看到,小区自动门另一端漂亮的墙柱旁,站着两个男人,虽然都穿西装,却怎么都显得有些土气,仔细看了眼,就是一愣,其中一个,竟然是自己大哥,而另一个,西装革履,打领带,脸上有些痞气的男人,赫然就是自己的前夫卓大

    兰姐呆了一会儿,就推车门下车,快步走了过去,说:“哥,你怎么来了?”

    那边夏老大心里正忐忑呢。他是被卓大军威逼来的。卓大军去夏家连番受挫,终于动了真火,他知道夏老大最是怕事。前几天就将夏老大堵在了家,水果刀一亮,夏老大却是吓得几乎尿了裤子,忙将兰姐在黄海给大官作保姆的事跟卓大军说了。更在卓大军威逼下领他来了黄海,不过夏老大不知道兰姐门牌,卓大军以为他在说谎,正在恐吓他的时候,兰姐就走了过来。

    突然看到轿车里下来一位体态风流气质高贵的美貌少妇,卓大军眼睛就是一亮,贪婪地上下打量这位媚态撩人地少妇,心里琢磨,妈的城里人就是城里人。真白真嫩,搂着这小娘们睡一觉。死了也他妈认了!

    突然就听美貌少妇说:“哥,你怎么来了。”是对着夏老大说的话,声音有些耳熟,卓大军愣了下,仔细看去,却是呆住,俏脸轮廓,酷似夏小兰,但美貌少妇时尚性感地打扮,精致典雅的耳环。项链。那份大都市美贵妇的逼人气质,却是夏小兰怎么也不具备的。但等夏老大尴尬地叫了声小兰。卓大军才确定,面前这让人心痒痒的美少妇就是自己的前妻夏小兰,看着兰姐娇嫩的俏脸,卓大军半天没说出话,好像比他入狱前还要年轻漂亮。

    兰姐蹙眉看了眼卓大军,毫不客气的道:“你来干什么?”

    卓大军慢慢回过神,上下打量兰姐,这个嫩的能他妈掐出水的大美人儿,是他妈夏小兰?我媳妇儿夏小兰?想到这儿卓大军心就是一热,嬉皮笑脸道:“媳妇儿,我能干啥,想你了呗!”

    兰姐不屑的道:“媳妇儿?也不怕噎死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卓大军盯着兰姐的身子,却也没生气,实在是因为兰姐带给他地震撼惊喜太大了些,贱笑着向兰姐身边凑了凑,闻着兰姐身上的香味,嘿嘿笑道:“生气啦,怪我不早来看你?媳妇儿,你可是越来越水灵,越来越香了!”

    兰姐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卓大军,别等我找人收拾你!赶紧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盯着兰姐性感撩人的身体,那紧身黄色小套装下勾勒出的柔美曲线,高耸的胸,浑圆结实的大腿,白嫩嫩的俏脸,和那令男人心跳加速的性感黑色高跟,卓大军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就伸手去勾兰姐下巴,淫笑道:“还是你来收拾我吧!”

    兰姐退了一步,终于发了火,“卓大军,别说我没告诉你,你是不是还想进局子?”

    卓大军嘿嘿笑着追上一步去拉兰姐胳膊,“妈的,看着你我他妈都忍不住了,快点,找地方亲热亲热。”

    若是以前,兰姐早就放对儿和他厮打,但现在兰姐是什么身份?自然不好和一个流氓动手,气得肺都快炸了,又退了一步,就握紧了手袋,卓大军再过来,就准备照他脑袋狠狠来一下。

    卓大军还待去抓她,更贱笑道:“你那个什么狗屁情人是当官的是吧,老子不怕他!我烂命一条,把你们地事儿抖出去看他那官还当得成不?”

    保安小高终于忍不住,伸手拦住了卓大军,说:“先生,请自重!”开始听又是前夫又是前妻地觉得是人家家事,也不好管,但见卓大军越来越不像话,而且听两人交谈,更坐实了小高的猜测,夏小姐是张局地情人,他当然不能让兰姐吃亏,平时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

    “嘭”卓大军照着小高脑袋就是一拳,打得小高踉跄后退,卓大军更骂道:“傻逼,滚远点!”

    小高捂着脸发呆,那边快气疯的兰姐大声对小高道:“你猪啊!动手打他啊!”卓大军却又一脚朝小高踹去,“**的,滚犊子!”

    小高本就被这一拳打得上了火,正犹豫,“嘭”,腿上又挨了一脚,火气再忍不住,骂了声,猛地朝卓大军扑去,卓大军再挥拳时,却是吃了亏,小高当过兵,身体强壮,身手敏捷,两人扭在一起,小高用力一轮,就将卓大军抡了个跟头。

    盯着卓大军。兰姐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咬牙喊:“给我往死里打,医药费我出!”多少年没被人侮辱过了,兰姐动了真火。准备打四五万块钱的出出气,就当这几年白伺候黑面神了!

    小高本就不是老实人,又在联防岗位上被熏陶锻炼过,更有市局局长的小蜜作后台。那还不露出本色?

    将卓大军按在地上,嘭嘭嘭照着卓大军的脑袋一拳一拳的打,卓大军开始还用力反抗,后来终于变成轻微的挣扎,小高站起来,又一脚一脚的踹卓大军。

    卓大军挣扎着躲闪小高那坚硬地黑皮鞋,,眼角余光突然瞥到兰姐,却见那妩媚动人地美貌少妇咬着牙。其神态和当年拿刀同自己火拼的夏小兰一般无异,只不过。现今的夏小兰却再不会扑过来和自己动手,只是动动嘴,自己却已经躺在地上任她践踏,卓大军猛地意识到,夏小兰,已经真地不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夏小兰。这个念头闪过后,卓大军意识渐渐模糊……

    一辆110巡警车缓缓停在小区门口,小高这才住了手。

    车上下来一胖一瘦两名警察,边向这边走边大声问:“怎么回事?”

    看到昏厥在地的卓大军,兰姐这才有些慌。倒不是别的。就怕给黑面神惹麻烦,黑面神生了气。赶走自己可咋办?

    想了想,兰姐就忙拿出手机,拨了祁丽娜地号码。

    小高见兰姐打电话,心里更是笃定,就和走近的两名警察东拉西扯,胡乱编排,说卓大军意图抢劫非礼,被自己撞到后,又拿家什想要自己的命,自己是忍无可忍,自卫反击。

    胖民警就问小高卓大军抢劫非礼的对象,小高见兰姐还在打电话,就顾左右而言他拖延时间。

    瘦子民警却已经在打电话叫救护车。

    祁丽娜接到兰姐电话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张定中刚刚散了饭局回来,在卫生间洗澡呢。

    听兰姐讲述事情经过,祁丽娜忙道:“别急,小兰,等我去叫定中。”

    张定中澡洗到一半,听到祁丽娜说是兰姐出了事,拿起毛巾将身上的泡沫抹去,披上浴巾,急急的出来,祁丽娜忙道:“是有人骚扰小兰,在小区门口,然后小区的保安打了那个人!现在110到了。”

    张定中点点头,接过电话,首先给兰姐压惊:“夏小姐,受惊了吧,不好意思,我们黄海的治安工作还是有纰漏啊,你多担待。”

    兰姐皱眉,但也知道这些官场老油条都跟唐书记似的,遇事风轻云淡,何况在他们眼里,这也根本不算什么事,就说:“没什么,就是那个保安是为了维护我……”

    “明白,明白。”张定中呵呵笑着,说:“这样,你把电话给110民警,我跟他们讲。”

    兰姐说好,那边儿,胖民警已经瞪起了眼睛,训斥小高道:“你跟我胡扯呢是吧?你小子挺狂啊!”

    这时,兰姐就将手机递给了他,说:“您接下电话。”

    胖民警愣了下,就拿过手机,大咧咧道:“喂,哪位?”

    话筒里是浑厚地男音,“我张定中啊,你是哪个局的?”

    张定中?胖民警刚想说你是哪儿地张定中,突然就愣住,小心翼翼问:“您,您是张局?”

    “是我。”张定中笑了声。

    胖民警手一抖,电话差点摔地上,他们这些基层民警别说和张定中通话,就是见上一面都难,怔怔拿着电话,就听张定中道:“这样,你拿的那部手机的主人是我朋友,这事儿你们也不太清楚原委,就由市局处理,张队长马上就过去,你们先控制下施暴者,好吧?”

    “好,好。”胖民警连声答应,又听张定中说:“你现在把电话交给夏小姐。”胖民警忙将手机递给了兰姐。

    看着兰姐和张局说了几句话收线,胖民警长长吐出口气,想也知道这夏小姐来头肯定很大,就算是张局的亲戚吧,遇到什么事怕张局也不会主动和现场的民警通电话,最多给市局一般领导去个电话说一声,由他们来处理,而能令张局亲自打电话关心的,夏小姐可不知道是哪方不能得罪的神圣。

    至于张局所说的“施暴者”,想也知道不会是那个保安,胖民警就看了眼昏厥在地的“施暴者”,摇了摇头。

    而这时候,卓大军哼哼两声,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开始头脑眩晕,晃晃头,猛地想起了刚刚被打的经过,看了眼站在一边地小高,一咬牙,就从腰后摸出了水果刀,刚刚和小高扭打时,却是没机会拔刀。

    卓大军也没注意身边地民警,一来头脑眩晕,二来凶性发作。猛地跳起,举刀就朝小高捅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