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黄海亮剑第一弹-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六章 黄海亮剑第一弹

第十六章 黄海亮剑第一弹2017-11-8 23:47:1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坐在沙发上,默默研究着准备提交常委会讨论的世博会申办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名单,翻着翻着,就轻轻摇摇头,怕是很难通过吧?政府方面意见都不能统一,又何谈通过常委会的关卡?

    申办2002年世博会已经达成共识,相关文件崔敬群和唐逸已经分别签署通过,但申博工作领导小组组员的构成,却实在牵动了方方面面的神经,虽然构想是自己提出的,但获得高层省委和崔书记大力支持的申博工作,显然会成为未来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那么,谁拿下申博工作的主导权,谁就能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把握主动,这点,黄向东应该很清楚。

    想着想着,唐逸又摇了摇头。

    太阳穴微微一凉,一双白嫩的小手按了上来,唐逸愕然回头,薄薄的白色羊绒衫紧紧包裹着兰姐窈窕却又丰腴的身躯,那饱满柔滑的高耸几乎顶到了唐逸的鼻子,芬芳扑面,唐逸心中先是一荡,马上就瞪起了眼睛:“干嘛你?”

    兰姐吓得缩回手,结结巴巴道:“我,我看您老皱眉,很累的样子,就想帮您掐掐头。”

    唐逸上下打量了兰姐几眼,十一月份,兰姐一身女人味十足的秋装,雪白的花边袜子踩在粉红拖鞋中,忐忑不安的低着头,倒有那么几分楚楚动人的味道。

    唐逸笑笑:“去玩吧,不是约好了和前楼的姐妹唱卡拉OK吗?”

    兰姐和李婶渐渐融入了新小区的生活,跨层结构的高层住户大多有些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淡漠,兰姐却是和前楼几位少妇由买菜认识,渐渐成了朋友,住在高层气质出众的兰姐自然成了几名“姐妹”的头儿,偶尔请她们去美容院瑜伽室消费一下,兰姐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今天是周三。却想不到唐书记跑来了银月花园,本来约好晚上去另一家唱歌地,刚刚那家的新婚妻子小廖打电话来叫她,却是被唐逸听到了。

    兰姐忙道:“就您自己。那哪行,我陪您吧。”又道:“我叫李婶小点声音,别影响您思考。”

    李婶房里DVD吱吱呀呀的唱着,李婶生活也与时具进,开始用DVD播放地方戏曲。

    唐逸摆摆手。说:“别嗦。你现在去唱K。就是帮我忙了。你在这儿。更烦!”

    唐逸再怎么态度恶劣。兰姐也不会放心上。娇笑道:“那行。我两小时后回来?”见唐逸点头。就忙穿上绛红色风衣。蹬上红色高跟鞋。开门。送给唐逸一个甜甜地笑脸。关门。美滋滋地去了。

    唐逸无奈地摇摇头。兰姐这怎么骂也无所谓地态度恨得人牙根痒痒。有时候真想按住她打她屁股。眼前闪过兰姐扭动翘臀时地柔软动人。唐逸心里不自禁跳了几跳。摸摸鼻子。赶忙不再胡思乱想。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逸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上跳动地名字。就是微微一笑。终于来电话了么?

    “唐市长。我段贺军啊。”

    唐逸笑道:“知道是你。”

    “唐市长,关于基金筹备的工作,想和您汇报一下,好像出了点问题。”

    唐逸笑了,等这个电话很久了,市委早已经批准工会筹备送温暖工程基金会,势必会涉及今年送温暖工程资金的核查,唐逸一直在等,等段贺军的电话。段贺军虽然话里隐隐地意味是准备靠拢自己。更自愿为自己的人代会奔走,但真正涉及市府的斗争。他自然要考虑清楚,毕竟,这代表了正式站队,一旦站错队,将会万劫不复,因为谁都知道,自己和黄向东在争夺黄海市市委书记的斗争中,两个,只能活一个!而现在,自己市长的位子却是尚未坐稳,段贺军自然要好好盘算其中地利害关系。※※

    唐逸本来以为,自己精心策划的步调会因为段贺军的犹豫被打乱,正在重新调整步伐,却不想最后一刻,段贺军终于打来了电话。

    “唐市长,我现在过去?”段贺军犹豫了一下,又道:“您是在3号楼吧?迎宾阁人员有些杂……”

    唐逸笑道:“我在银月花园,家里,你来这里吧,清净。”说了楼牌号,又道:“我就不下去接你了,你来了按门铃。”

    “好!”段贺军挂了电话,一直忐忑的心终于宁定下来,既然选好了路,自然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他倒也不是想再进一步,毕竟年龄也不小了,正厅和副部之间是一道巨大的天堑,他知道自己基本无望,不再安安稳稳等退休只为了和黄向东再掰一次腕子,他就是在副书记任上时和刚刚升任组织部长地黄向东掰腕子,最后被调离了黄海的核心领导层。

    本以为四五年过去了,经历了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自己早已修炼到火气全无,但听说中央下来个背景极盛的市长,又在研究了新市长的档案后,段贺军才猛地发现,再看到黄向东那张木讷的脸,自己隐藏心底深处的那丝厌恶却是不可抑止的重新翻腾,这根刺,只有夜里才会刺痛自己的刺,大概,只能来自己拔掉了。

    至于五个一点被否决而开始和唐市长的接触,到底是市长同样研究了自己地经历来拉拢自己或是自己主动靠拢市长已经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从这刻起,自己这个孤魂野鬼终于有庙门收留,而且是一座极为深幽的庙。

    段贺军放下电话,整理了一下书房的资料,锁好抽屉,拎着手包从书房走出来,儿媳荣华正抱着可爱的小孙女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见到段贺军出来,荣华忙站起来说:“爸,您这么晚还出去啊?”

    段贺军笑笑,慈和的抱起扑上来叫着“爷爷抱”的小孙女,在她娇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又笑呵呵放下,转身出门。

    荣华一阵诧异。好久没见公公心情这么好了,她嫁进来的那年,恰好是公公被调进人大的年头,她也刚好经历了段家由盛及衰地历程。虽说段家现在地风光仍然需升斗小民仰望,但体会过真正权势风光地段家亲朋自然都失落无比,尤其是段家两个儿子,整天研究市委地变动,希望父亲能东山再起,这些荣华都看在眼里,虽然觉得丈夫很无聊,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送公公到别墅门口。却见丈夫段鹏恰好将桑塔纳停在门前,段鹏是审计局一名主任科员,他这几年可说真正领会了人情冷暖,父亲进人大不久,他就从实权科长调任档案室一科科长。理由很简单,太年轻,需要多换换部门锻炼,年轻气盛的段鹏和处长吵了起来,几个月后,就被调整为主任科员。

    这几年。更眼看着在自己身边转悠的老板干部们渐渐变得不冷不热,到现在见面只是淡淡打个招呼,甚至就好像不认识自己地也大有人在,段鹏却是每时每刻都希望父亲能东山再起,给那些势利小人们一个教训,但随着父亲年事渐长,他也知道,这个希望越来越渺茫。

    迎面见父亲出来,段鹏忙叫了声“爸”。他还是很怕段贺军的。

    谁知道一向对他看不惯的父亲却是难得露出丝笑脸,点点头,就走出了小院。

    段鹏愣住,呆了会儿问荣华,“老爷子怎么了?”

    荣华摇摇头:“不知道为啥今天心情好。”说着就皱起了眉头,“又喝酒了吧?还好没被爸闻到。”回身从鞋柜里拿拖鞋,段鹏却是若有所思的站着,突然道:“外面有人说,这段日子爸和唐市长走得近,不会是真的吧?”目光变得热切起来。◆◆也不换拖鞋。大步进屋,荣华连声抱怨着跟进来。段鹏却是发现书房门锁了,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转圈儿。

    荣华道:“别想太多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再说,爸和谁走得近,这话可不应该从你嘴里冒出来。”

    段鹏道:“这不在家吗?”随即看着荣华就笑,“老婆,政治觉悟见高嘛!”

    荣华也不理他,将拖鞋扔到他面前,去洗漱间拿了墩布拖地,嘴里道:“换鞋,那么毛躁,一点也不像你爸。”

    段鹏嘿嘿笑着换鞋。

    段贺军端着茶,一口口喝着,刚刚,他将工会核查账目出现的一些问题向唐逸作了简短地汇报,接着,就是喝茶。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笑道:“有没有和周峰谈谈?”

    段贺军微微一怔,他本以为唐市长会马上和纪委联系,扣下账目,严查周峰的问题,而指向的方向,自然是周文凯,周文凯和周峰,是远房亲戚,而且两家极为亲密,周峰出了问题,就算最后查不到周文凯身上,至少,会沉重打击他在干部中的威望。

    但段贺军并没有将疑问问出来,只是若有所思的道:“和周峰谈谈?”

    唐逸微笑:“该谈地东西还是要谈的嘛!”

    段贺军默默点头。

    段贺军告辞的时候刚巧兰姐回来,和他走了个对头,刚刚在前楼又被“姐妹”们恭维奉承了一番,兰姐心情大好,哼着小曲,扭着小腰,迈着性感的小步子上楼,一眼见到送段贺军出门的唐逸,吓得一捂嘴,乖乖站到了一边,段贺军打量了兰姐几眼,又忙回头说请市长留步,慢慢下楼,到了二层抬头一看,却见那性感妩媚的小女人正像小猫似地乖乖跟在唐市长身后进屋,段贺军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快步下楼。

    客厅里,唐逸心情大好,来回踱了几步,回头,香气扑鼻,兰姐就在身后,见自己望去,俏脸马上浮起甜甜的笑容,“唐市长,我帮您煮夜宵?”

    唐逸突然就觉得兰姐可爱起来,伸手就在她白嫩滑腻的俏脸上拧了一把,笑道:“整天就知道傻笑!你累不累?”

    兰姐一下傻了,呆呆的不知道如何反应。

    唐逸伸出手就后悔了,见兰姐突然变成了呆头鹅,更觉得尴尬,好像自己非礼她。欺负她一样,皱眉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去煮宵夜?”

    “啊,啊。”兰姐答应两声,慌慌张张跑进了厨房。看着她急不择路的险些撞到墙上,唐逸又好气又好笑,更有些受伤,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兰姐在厨房,好半天才定下神,诅咒了黑面神两句,虚伪,色鬼。又摸了摸被黑面神拧过的俏脸,禁不住一阵得意,黑面神眼里,我还是够漂亮的吧?

    椭圆型会议桌,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各种牌子香烟的烟气参杂,唐逸都有些呛,唯一的女士王丽珍书记却是稳坐钓鱼台,根本不受影响似地慢慢喝着茶水。

    十三名常委中,警备区司令员李霄汉不在,市人大主任林卫国去省里开会了。实到十一名常委。政协主席刘宝山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安林英列席。

    会议由崔敬群主持,一个议题一个议题的过。

    中途唐逸指了指窗子,秘书会意,忙去推开,深秋的寒意卷入,令会议室里的人头脑都是一清。

    而在张定中汇报完市局扫黄打非部署工作后,黄向东放下手里地笔,说道:“还有一个人事任命提交常委会讨论。”

    崔敬群点点头。

    黄向东就将组织部考察的拟任福平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候选人苏超群的情况作了介绍。

    昨天的书记碰头会,因为黄海世博会申办工作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人选闹得不欢而散。黄向东终于明确态度,不支持唐逸提名的孙有望副市长任常务,而是推选宣传部部长张强,唐逸和黄向东谁也说服不了谁,崔书记最后一碗水端平,决定常委会上讨论,这一闹腾,苏超群地问题也就没有在碰头会上提出来,直接上了常委会。

    黄向东作完介绍后表态道;“福平地班子整体年龄偏小,当然。干部年轻化这是好事。但没有老同志把脉就容易急躁,容易滋生这样那样地问题。苏超群同志稳重踏实,是一名久经考验地老干部,有他为福平班子保驾护航,福平市的工作定能迈上一个新台阶。”

    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发过言,就是市长和书记说,一般来说,能拿到常委会上讨论的人事问题分为两种,一种是书记会上获得通过地,这时候书记和市长肯定都是表态支持,人选通过不会有任何问题,另一种是书记会上争议比较大的,其实这种情况书记一般会压下,不会拿到常委会来将矛盾进一步扩大,但随着唐逸的到来,黄海这种需要上常委会讨论的争议性议题怕是会越来越多。

    这项人事议题就很微妙,其他常委都朝唐逸看着,是唐逸表态的时候了,唐逸放下手中的茶杯,点头道:“我同意。”

    张定中松了口气,唐逸虽然初来乍到,但市长地身份在呢,如果他明确反对,最后怕是要表决,自己可就陷入两难境地,明确支持唐逸?崔书记会怎么看自己?反对或弃权?最近刚刚和唐逸建立起的良好关系怕是要蒙上一层阴影。

    见没有常委提出不同意见,崔书记拍板,苏超群的人事任命获得通过。

    最后的议题就是2002年黄海世博会申办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和几位副组长的人选,唐逸拟定的名单里,组长崔敬群唐逸,常务副组长由副市长孙有望担任,另外三名副组长由两名副市长和市政府秘书长邓文秩担任,工作小组的秘书长由市政府副秘书长于亮担任。

    看着手里的名单,王丽珍摇头道:“好像和党委没有任何关系嘛!”

    这话她在书记会上就讲过,现在又拿出来讲,唐逸就皱起了眉头。

    会场里有些沉寂,表决是表决,但除了几名副书记,其它常委如果真的直接发言反对唐逸地提案,那可就未免有些微妙。

    崔敬群微笑道:“大家畅所欲言,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常务副市长周文凯一直低着头,当他不经意抬头,对上黄向东的目光时,心里咯噔一下。实在后悔看过去,但已经晚了,见黄向东微微对自己点头,眼里是鼓励的意味。周文凯只好硬着头皮道:“崔书记,我想说几句。”

    崔敬群点点头,拿起了茶杯喝茶,眼神有些沉。

    很明显,常务副市长反对市长的提案,那么这份提案通过的可能就会变得微乎其微,政府内部都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这项提案只能被冠以不成熟否决。

    王丽珍微笑看了黄向东一眼。只觉黄向东总是能走出妙手,拿起茶杯继续慢条斯理的喝茶。

    张定中抓了下自己地头发,仿佛在驱赶苍蝇。

    其余常委已经有人在琢磨等宣传部长张强担任常务副组长后,自己要提拔哪些人进工作小组。

    周文凯咳嗽两声,又看了眼唐逸。终于艰涩的开了声,“世博会申办工作小组组长副组长以及秘书长的人选,是经过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并一致通过地,尤其是常务副组长地人选,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有望市长大局观工作能力对申博工作地心得都是极为独到的。他写的几份申博工作的展望令人耳目一新,恩,就在文件最末页,大家可以看看,总之,我对有望市长有着绝对的信心。”他开始吐字艰难,可是越说越是口齿伶俐,一口气说完,就低头喝茶水。再不看黄向东。

    会议室静寂了好一会儿。谁也想不到周文凯会发表这么一通言论。

    王丽珍笑容僵住,向黄向东看去,却见黄向东眼皮已经垂下,低着头,看不出他在琢磨什么。

    最吃惊的怕是赵恩鸿副市长了,常务会议上,讨论到最后,周文凯分明是保留意见地,怎么到了常委会上,就变成了市政府常务会议一致通过呢。但他知道。这时候要镇定,一定不能乱说话。没看清局势胡乱开声,后果会很严重。

    崔敬群脸上第一次有些讶然,看了唐逸一眼,随即就恢复了平静,笑道:“既然你们政府那边都讨论通过了,那就这么定了吧,申博的事情本来就是市直各部门的工作,你们统一协调好,工作起来也事半功倍嘛!”

    唐逸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丽珍再次深深看了唐逸一眼,拿起笔,将笔记本上唐逸的名字下,前几次会议上画好的几个圆圈一股脑划掉,然后,慢慢合上了笔记本。

    崔敬群宣布散会后,和以往一样,唐逸是最后一个出会场地,张定中在会议室门前吸着烟,和秘书小李说着什么,看到唐逸出来,就微笑,唐逸走过去,张定中拿出烟,递给唐逸一颗,微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至于没想到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唐逸笑笑:“我也没想到。”

    张定中点点头,就不再说,和唐逸并肩走向楼梯。

    常委会刚刚结束,市委市政府大大小小的圈子已经炸了锅,人们谈论的只有一个话题,城府极深无往不利的黄向东黄书记吃了鳖,尤其是这次的失利,发生在黄书记第一次对唐市长的提案提出异议后,印象中,黄书记从来不会无地放矢,却偏偏第一次开声和唐市长较量就挨了重重一击,简直跌碎一地眼镜。

    周文凯脸色铁青的回到办公室,他听不到下面的议论,但能想象到,摸出手机,没有黄向东的电话,周文凯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昨天,周文凯接到了周峰的电话,说是送温暖工程资金出了问题,周文凯这才知道,自己从周峰那儿借来给老婆小店周转的十万块钱是挪用的专项资金,周峰说,段贺军给了十天期限,账面资金必须全部回笼,更说好像唐市长也知道这件事。

    听到唐逸的名字,周文凯就怔住,随即知道了唐逸地意思,而现今账目被段贺军扣下,随时都有送纪委彻查的可能,万般无奈,周文凯只有在常委会上反水,度过暂时的难关。

    周文凯在房里长吁短叹,唐逸的办公室里,他却正与自己的三驾马车,黄琳邓文秩孙有望商讨申博工作小组成员人选,市直各委办局的正副职被一一拿出来讨论筛选。

    写到了凌晨四点,这次终于没有困的顶不住,等上午去单位打盹吧,时间总算调整过来了,我最喜欢的方式,早上10:02更新,呵呵。

    大声拉一下月票,月票排名好像低了点,同志们,我开始振作了!给点动力!字数是不敢保证啥了,但铺垫之后,精彩的情节即将到来!砸票吧,把阻碍唐逸进步的大佬们一个个砸翻!本月月票新目标,恩,前十吧!我这心气是不是越来越高?汗

    同时谢谢前面投票地八百多位朋友,月初更新混乱,我要月票时都很心虚,但大家还是将票投给我,支持我,真地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