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宝儿大个女-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章 宝儿大个女

第十章 宝儿大个女2017-11-8 23:47:3Ctrl+D 收藏本站

    奔驰缓缓驶向宿舍区,王老师这才有些发呆,刚刚在办公室,也没看出来接宝儿这名男人有什么特别,听到这男人和宝儿不是亲属关系,王老师却是窝了一肚子气,更忍不住追下来要和他说道说道,把话带给宝儿的家长,但等见到李爱军上了台阶前的奔驰,王老师才有些发傻,看不清车里的情形,但想也知道,宝儿定然不屑的对自己撇嘴呢,气呼呼的转身上楼,却是险些被台阶绊倒。

    车里的宝儿又哪有闲心理他?正乖乖的像小猫似的拿出一本语文书看。

    唐逸就笑,说:“这么喜欢学语文,你们老师还对你有意见啊?”

    宝儿就可怜兮兮的点点头。

    李爱军在前面险些笑出声,只觉得宝儿真是太可爱了,如果自己有这么个女儿,肯定比唐市长还宠她。

    唐逸就问宝儿:“那你觉得老师经常找你麻烦,是什么原因呢?”

    宝儿小声道:“叔叔,我说实话你可不许骂我。”

    唐逸微微点头。

    宝儿就道:“王老师可色了,有个外号叫大冬瓜,有一次摸一名女同学的手腕,问人家有脉没脉呢!”

    唐逸就一皱眉:“才多大,懂什么色不色的?”

    宝儿就低下小脑袋,说:“她们都这么说的。”

    唐逸就笑:“行。算你有点道理。以后少搭理王老师。要不要给你调班?”

    宝儿就开心起来。抬头道:“叔叔。你信我地话是不?”

    唐逸点点头。说:“算是吧。谁叫你以前没和我说过谎呢。”

    宝儿甜甜地笑了。说:“我就对叔叔不说谎地。”

    唐逸和宝儿却是越说越热乎。李爱军暗暗咋舌。平时唐书记一天也不见得说这么多话吧?

    奔驰停在一栋宿舍楼下。唐逸看到楼前花团锦簇。争奇斗艳。笑道:“宝儿。你们这儿环境不错嘛。”

    宝儿像个小大人,说:“花花草草的。就是看着漂亮。”

    唐逸呵呵一笑,就说:“上去拿东西吧,脏衣服多不?”

    宝儿摇摇头,说:“我都自己洗了,就是回宿舍拿几本书。”说着就用力推开车门,跳下车,蹦蹦跳跳上楼,看起来,心情倒是极好。

    “唐市长。宝儿真是聪明又可爱,学习挺好吧?刚刚那个王老师打了半天小报告,就是不提宝儿学习成绩。”李爱军忍不住回头夸了一句。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拿起小白象翻来覆去的看,宝儿第一个礼物,手工的,用几条白毛巾折叠编出的小动物,倒也栩栩如生。

    但宝儿这一上去就是好半天,唐逸等得有些不耐,抬手腕看了看表,这时候就见宝儿的班主任王老师匆匆走过来。看到奔驰脚步停了一下,随即就大步进了宿舍楼。

    唐逸蹙眉,李爱军却也敏锐的察觉到出了事,忙道:“市长,我进去看看。”

    唐逸点头,李爱军就下了车,在楼前,却被看楼地大妈拦住,女生楼。就算是家长,也要学生陪同才能进去。

    唐逸见状,将白象放在车座上,也下车走了过去,李爱军正同看门的大妈解释,就见二楼,管理宿舍楼的大妈和王老师在前,后面一群女学生乱哄哄的下楼,里面赫然有宝儿。宝儿也看到了楼前隔着玻璃门向里望的唐逸。却是悄悄躲到了一名女学生后面。

    “卓宝儿,说说吧!为什么动手打人!”当这些女学生在通道里一字排开。王老师的大嗓门差点把宝儿气死。

    “说话呀,平时你歪理不是挺多地吗?”王老师训斥了宝儿几句,见宝儿难得的低着头,异常乖顺,心里却是舒服了许多,这才回身走到楼门前,对看门的大妈道:“刘婶,这是学生家长,交给我吧。”

    又对李爱军道:“你也看到了,这个卓宝儿,三天两头的惹事,刚才,又和同学打架,唉,这孩子家长是干嘛的,都不知道怎么教孩子吗?”

    李爱军还没说话,唐逸笑道:“王老师,别生气,我是卓宝儿的叔叔,有事就和我说吧。”

    王老师回头看了唐逸几眼,就说:“我知道,卓宝儿家里条件肯定很好,看你们的车,也知道她平时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但学校就是学校,不能将家里势利的那一套带到学校来,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唐逸笑道:“你说地是。”

    王老师仿佛要将一肚子苦水都倒出来,说:“我现在才知道,卓宝儿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穷教书的,但尊师重道,这是最起码应该具备的品德吧?”

    唐逸点头,说:“王老师,你还是先处理下这些同学吧,罚站也是体罚不是?”

    王老师恩恩两声,说:“那一会儿我再同你谈卓宝儿地问题。”

    回到学生队列前,又说:“卓宝儿留下,其他人解散。”

    唐逸就在面前,宝儿低着头,也不吭声。

    一名女同学突然指着受害者说:“老师,不怪宝儿的,是李萌她们欺负人,拿瑗瑗的补丁衣服开玩笑,宝儿不叫她们说了,是李萌,想先动手打宝儿,被宝儿推了个跟头。”

    唐逸看过去,“受害者”李萌长得也挺漂亮,正恶狠狠盯着告密的同学。

    那名女同学却是一口气说下去,“老师,李萌她们经常欺负人的,抢同学的钱,有时候还从学校外找人打架,而且李萌早就说要打宝儿,说宝儿仗着自己是北京人,不把她们看在眼里,早晚叫宝儿知道知道她们的厉害!”

    王老师终于听不下去了,说:“像话吗?你们这都什么话?黑社会吗?还一帮帮你们我们的,有问题就向老师反映,哪有自己动手解决的?”又道:“卓宝儿李萌高瑗刘小辉!你们四个留下,其他人解散。”最后说地刘小辉就是那个帮宝儿说话的女学生。

    唐逸又看了看表。李爱军就走到王老师身边低声道:“老师,我也听出来了,是那个叫李萌的孩子欺负高瑗,宝儿呢可能劝了一下,李萌就要动手打宝儿,被宝儿不小心推倒了是吧?至于刘小辉。是目击者,整个事件就那李萌惹出来的嘛,我们这都挺忙的,周末,孩子们都急着回家呢,您看是不是赶紧放人?”

    王老师其实也有些面目无光,就说:“好吧,今天周末,放放。这件事等周一我详细了解一下再处理。”

    宝儿好像斗败地小公鸡似的,垂头丧气跟在唐逸身后上车,而身后的女同学们却是都惊叹起来。“哇,大奔!“

    “是政府车牌吧?”

    “不是,政府哪有大奔?这是S350,一百多万呢!”

    宝儿的一个跟班却是美得很,讥刺李萌道:“喂,李萌,你平时不是总吹你车接车送吗?坐过大奔没?”

    李萌嫉妒地看着宝儿,哼了一声,扭身上楼。

    奔驰缓缓驶出校门。唐逸就笑:“牛气的宝儿,咋蔫了?”

    宝儿乖乖地低着头,也不说话。

    唐逸就对李爱军道:“去百货旁边那个恒源电子,给宝儿买个手机,唉,学校也这么乱,还真让人不放心。”

    李爱军道:“是啊,我们上学那时候哪有这事儿?女学生勾结社会上的混混打架抢钱?现在的中学生,越来越不像话。”

    唐逸却是想起了视频网上。那些强迫女学生脱衣服之类的视频,摇摇头,不得不承认,社会风气,委实是在渐渐败落。

    唐逸想了想,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主管文化教育的孙景超孙市长的电话。

    “景超市长,我唐逸啊,有这么个事……”自然是要孙景超拿出方案。净化校园氛围。唐逸最后更道:“一些学生勾结社会上不法之徒进学校打架之类的事件,咱们看来自然是小事。但对人生观世界观正在成型地少年们地影响是巨大地,不能轻视这个问题,要想办法从根源解决。”

    孙市长连声答应,下了班地电话,说明市长是很重视的,可是轻忽不得。

    唐逸挂了电话,就又摇摇头,他也知道自己影响不了什么,但能做点事总归要做一点。

    又看了眼低着头似乎正在作自我检讨地宝儿,唐逸就笑,道:“宝儿,想要什么手机?诺基亚的还是摩托的,诺基亚新出的那个粉红手机,挺小巧的,喜欢不?”

    宝儿见唐叔叔似乎真的没生气,胆子就大起来,买手机的事倒是不放在心上,说了声喜欢,随即就好奇的问:“叔叔,你是要把李萌她们抓起来吗?”却是一直在偷听唐逸的电话。

    唐逸就笑:“怎么,那么讨厌她啊,想她被抓起来?”

    宝儿皱了皱秀气地小鼻子,说:“听话的宝儿都要被送进学校改造,按照叔叔的标准,坏蛋李萌就应该送去撒哈拉沙漠接受成人再教育!”

    唐逸被逗得哈哈一笑,伸手捏捏她小脸,说:“你呀,越来越顽皮,回头就把你送非洲和老虎狮子一起生活,看你还顽皮不?”

    宝儿就泄气的道:“宝儿吃不下生肉的。”

    唐逸无奈的道:“你以为狮子老虎也那么疼你?还喂你生肉吃?”

    宝儿苦着脸问:“那喂什么?”

    唐逸摇头笑:“你呀,真是做小米虫做习惯了!唉,孺子不可教也!”

    周六周日在银月花园住了两天,因为小妹本来说来的,是以允儿就没回来,谁知道小妹又临时有任务,打来电话时,似乎有些不开心,唐逸很是哄了她几句。

    小妹不能来,唐逸也没叫兰姐再给允儿打电话,不然成什么了?只有兰姐宝儿和李婶,倒显得有些冷清。而看到宝儿早早就有了手机,兰姐显然是不以为然的,担心影响宝儿学习,但唐逸的主意,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周日下午,唐逸回了迎宾阁。却不想,王露再次来到了迎宾阁。

    在客厅坐下,王露倒是开门见山,笑眯眯道:“唐市长,是这样,我是来感谢你地,合作伙伴我们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后来我仔细分析了下,虽然多了个合伙人。但这座黄海乃至鲁东甚至中原省份最为漂亮迷人的高尔夫球场,必定财源滚滚,唐市长。你们做领导的就是大气,目光也独到,比起来,我倒是井底之蛙了!”

    唐逸笑笑:“你能想明白就好,我只是希望明湖真正物尽其用的得到开发。”

    王露就拿出一张卡,放到了茶几上,说:“不管怎么说,唐市长为我们提供了思路,我们总要表示感谢的。唐市长,你可不要推辞,这是按劳分配,现在这个年代,一个好的点子,往往可以创造巨大地财富,这点报酬和你的身份无关。”唐逸笑道:“你说的我都明白,不过这笔报酬啊,我实在不能收。”不等王露再劝说。就摆摆手道:“如果王总觉得过意不去,就以匿名人地身份将这笔钱汇给希望工程吧,就当我收了,好吧?”

    王露轻笑,收起了卡,说:“那好,回头我帮你捐给希望工程,唐市长,那我可不欠你什么了。”

    唐逸道:“本来就不欠我什么嘛!”

    正说话呢。门铃响起。王露就站起身,说:“唐市长。那我告辞了,以后还要请唐市长多多关照。”

    唐逸微笑点头,送她出门,门外,是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多岁年龄,倒是都和王露认识,点头招呼。

    “唐市长,我是驻京办地吴凤娟,给您打过电话的。”门外女人一脸甜笑,她三十出头,凤眼含春,媚意盈盈,一身淡黄色职业套裙,包裹得身段窈窕,性感诱人。

    唐逸微笑道:“是你。”

    吴凤娟就道:“今天唐市长总有时间听我汇报工作了吧?”声音轻柔悦耳。

    唐逸点头,看向了那西装革履地男子,吴凤娟娇笑道:“这是我爱人李良。”

    唐逸伸手,李良本来有些畏缩,这时慌乱的伸出双手握住唐逸递上的手,嘴里语无伦次的问好,好像有些激动,抓得唐逸的手都有些疼,唐逸笑笑,也不在意,倒是吴凤娟偷偷捅了他一把,脸上有些无奈。

    唐逸请两人进屋坐沙发上,吴凤娟却是忙着倒水,更笑道:“唐市长,就算你想长期住迎宾阁,也该请个保姆的,不然来个人,总不能要您亲手给倒水泡茶的吧?像我这么自来熟在领导面前不拘束的可没几个。”

    李良就说:“这里不是有服务员吗?”

    吴凤娟将杯子放下,说:“服务员也不能当保姆用啊,除了叠叠被子,打扫一下卫生,别的事她们是不管地。”

    唐逸笑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吴凤娟娇笑:“市长是大地方下来的,和我们小农思想的境界就是不一样。”

    唐逸摆摆手,就说:“驻京办是个大摊子啊,工作不好开展吧?”

    吴凤娟就轻叹口气,“谁说不是呢,市长您在部委工作过,应该知道部委地同志对各地驻京办是什么态度,现在呀,驻京办就好像洪水猛兽,谁都不敢沾上一点关系。”

    前一阵子,某地驻京办出了件贿赂大案,中央震怒,随之舆论也开始讨论取消驻京办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唐逸道:“正常开展工作,还是无妨的。”

    吴凤娟眼睛就是一亮,从这句话,就知道唐逸并没有将撤销黄海驻京办提上议事日程,而前些日子黄海官场一直在传闻,唐市长第一把火要烧在驻京办上。

    吴凤娟就道:“有市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还真担心李市长一走,咱们驻京办就成了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了呢。”

    唐逸笑笑,没有接茬。

    吴凤娟这才从文件夹里拿出几份文件,向唐逸汇报工作,见唐逸看了李良一眼,吴凤娟就苦笑:“市长,他也是驻京办的人,正处调研员,您说说,哪有将两口子塞到一个部门的,这不成夫妻店了?外面人怎么看我们?”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说:“不要怕这些风言风语嘛,我觉得这样挺好,不用两地分居。”

    吴凤娟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市长,本来李良是建委市场建设处处长,提正处的时候,组织考察是作为建委副主任考察的,谁知道李市长一走,李良就被莫名其妙考察成了调研员,后来,干脆就调他来了北京,他才三十七啊,哪有这么年轻就给个闲职养老的?”

    唐逸笑笑:“调研员怎么能和养老划等号呢?这也是一种工作需要嘛!”

    吴凤娟叹口气,说:“您说的对,唐市长,我就是直肠子,可不是没有组织性纪律性。”话说到了,吴凤娟就不再提,继续向唐逸汇报这几个月驻京办地工作。

    唐逸点了颗烟,观察着面前的夫妻两人,无疑,从吴凤娟的话里可知,两人是李市长准备提拔的人,现在却是彻底靠边站,看来,是准备找一处新码头了,更将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或许,他们能成为自己即将铺开的网络里的节点?

    一转眼又第七了?谢谢大家支持了,继续拉一下票!

    另外看到还有书友说第一章订阅的问题,汗死,托大家的福,最高订阅早就够二次封推标准了,这个喜讯倒忘了通知大家了,汗,不过什么时候安排二封就要等了!谢谢一些书友全方位的关心,呵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