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司机风波-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章 司机风波

第八章 司机风波2017-11-8 23:47:1Ctrl+D 收藏本站

    顶楼的套房说是总统套房,其实不过是房间更多一些,装修和摆设更好一些,无非是国内三星级饭店豪华套房的条件。

    唐逸和查理进了房间,叶小璐也老实不客气的跟了进来,一干士兵留在了外面,警卫小李和刚刚赶来的小杨也在唐逸的示意下留在了房间外。

    叶小璐帮唐逸和查理每人冲了一杯咖啡,就坐在了唐逸身边,好奇的听两人说话。

    查理说着话,不时看叶小璐,唐逸就笑,“没关系,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什么话都不用瞒她。”

    查理就好像明白了什么,微笑,“原来如此。”就道:“唐先生,蒙巴将军知道您来了乌旺达很高兴,他真诚的邀请您去他的府邸做客,并很期待和您的会晤。”

    叶小璐听得就是一怔,蒙巴将军就是取得乌旺达政权的军阀头子,现任乌旺达国家圆首兼武装部队总司令,而乌旺达现在实行的是军政权统治,各州行政长官也全部是军人,蒙巴邀请大少去他官邸?大少面子不小啊!

    唐逸拿起了咖啡,慢慢喝了一口,查理或者蒙巴是肯定不知道自己和老妈的真实关系的,但想来老妈将电话打给蒙巴时,蒙巴也能感觉到急需帮忙的这个中国人和他幕后的支持者萧女士关系极为密切,这才希望能见一见自己。蒙巴将军是老妈帮助寻找小凤部长爱人时开始和老妈地人有了接触的。在老妈和法国一位大军火商联手扶持下,蒙巴打败了众多部落军阀,夺得了政权,当然,很多军阀都是暂时臣服,而蒙巴想来也清楚。没有老妈和法国人的支持,他这个政权是难以长久维持下去的。

    不过同蒙巴会晤?这可是有点越界。唐逸琢磨了一下。这才笑道:“查理先生,我就不和蒙巴将军见面了。”

    叶小璐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开什么玩笑,大少的谱可是越摆越大了。

    查理就有些失望,说道:“唐先生。蒙巴将军很有诚意,希望您认真考虑一下。”

    唐逸笑道:“不是我个人的原因,其实我也很希望能见一见这位传奇地将军,但你知道我的身份很敏感,我和蒙巴将军私下会晤,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地麻烦的。请你把我最真诚的歉意带给蒙巴将军,还有就是,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蒙巴将军能对我们在基利的办事处多一些关注,这我就感激不尽了。”

    唐逸是不想直接出面和蒙巴政权谈什么地,但也不能对一些中央领导的殷切期盼置若罔闻,只能折中一下,稍尽绵薄,为办事处的外交活动创造一个宽松的条件。则自己也算不负领导所托。查理这才释然,微笑道:“您说的很有道理,是我考虑欠周,我会将您的话带给蒙巴将军地。”

    接着查理又问:“唐先生,刚刚得罪,不,是触犯了乌旺达法律的那些军人里好像有您的同胞,您看怎么处置呢?”

    唐逸笑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按照你们的法律办吧。”

    叶小璐却是忍不住插嘴了,“谁说没什么。查理先生。刚刚有名军人可是对唐先生使用了暴力,您看看。唐先生的脸都被打肿了。”

    查理脸色就严肃起来,气愤的道:“有这样的事?那唐先生,依照部落最原始的规矩,得罪了部落尊贵地客人,是可以将犯人的手割下来的,或者,处以极刑。”

    叶小璐就怔住,自己随便发句牢骚,竟然可能会出人命?见唐逸看过来,就讪讪低头喝咖啡,再不敢胡乱插嘴。

    唐逸对查理笑道:“没那么严重,部落的刑罚也太,总之从轻发落吧。”想说部落刑罚太野蛮,话到嘴边咽了回去。

    查理就道:“那就一律处以鞭刑。”

    唐逸笑道:“随便吧,如果以本地习俗,这样的处罚更能起到惩戒作用,我没有任何异议。”

    叶小璐就想象着那讨厌的大金牙被狠狠抽鞭子的情形,险些笑出声。又谈了几句闲话,查理告辞,唐逸送到门口,等再次回转客厅的时候才发现叶小璐不知道从哪翻出了一个小药箱,正翻检药箱里的物品。

    唐逸就笑:“怎么,想改行做医生啊?”坐回沙发上,就指了指杯子:“再给我泡一杯咖啡。”

    叶小璐就叹口气,无奈的看着唐逸:“大少,我真服了你了,就这表现还想要别人做情人?最起码你应该装几天对人好点吧?”嘟嘟囔囔地还是拿起唐逸地杯子,去给他冲了杯咖啡。

    坐回唐逸身边后,叶小璐就从药箱拿出棉球,沾了酒精,用小镊子夹着,向唐逸脸上伸过来,唐逸愕然道:“干嘛?”

    “别动,帮你消消毒。^^^泡^书^吧^首发^^”说着话叶小璐已经将棉球贴在唐逸脸上,慢慢擦拭。

    凉凉的,痒痒地,倒很舒服,唐逸就笑:“没什么的,根本就不疼。”

    叶小璐却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唐逸的脸有些青肿,轻轻叹口气道:“都怪我,害得你挨打。”

    淡香环绕,时尚靓丽的性感尤物就在身边,看着叶小璐令人心痒的黑黑长睫毛,诱人犯罪的红唇,鲜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蛋,唐逸心中就是一阵火热。

    叶小璐敏锐的感觉到唐逸呼吸的异样,就伸手掐了唐逸一把,嗔道:“怎么天天就不想点好事!唐逸被掐得一阵酥痒,伸手就抓住了她白嫩地小手。叶小璐用力挣扎,长长的指甲在唐逸手心挠了几把,却令唐逸更加惬意,伸手指了指房间。

    叶小璐娇笑,“得了吧你,外面俩门神守着呢。你不怕呀?”

    唐逸道:“没事,他们就算怀疑也不会多嘴。再说,我这就叫他们去休息。”

    叶小璐用力抽回手,白了唐逸一眼:“你没事我有事!以为我你女朋友啊,随传随到?见面就想干这个,你这个死人!”又伸手重重掐了唐逸一把。格格笑着起身,扭着性感的小步子噔噔噔走到门边,回头笑道:“大少,我走了,明天返航。”

    唐逸笑笑,对她做了个打电话联系的手势。叶小璐点点头,拉开门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在红日负责人员以及当地州政府工作人员陪同下,唐逸参观了红日生产基地家电样品展厅,观看产品演示,经济区沙盘模型,听取有关规划情况的介绍。

    唐逸知道,红日地非洲攻略第一步选取乌旺达,是红日高层经过认真研究的。近年中乌经贸往来密切,中乌建交地呼声在民间越发响亮,作为经贸排头兵进入乌旺达,可以得到国家高层的支持,并且获得许多的优惠条件,对红日在国内的发展也极有好处。

    乌旺达位于中部非洲,面积虽小却是资源丰富,尤其是刚刚发现不久的特大油田更是令世人瞩目,只要不再发生大地动荡,乌旺达的经济发展势头在中西部非洲很可能起到领头羊的作用。生产基地建立在乌旺达。可以辐射整个中西非,垄断这些贫困国家的低端电器市场。就是红日野心勃勃的目标。

    在生产现场,看着独具红日特色的看板以及精神饱满地红日员工,唐逸笑着对陪在身边的马经理道:“红日文化真的在乌旺达生根了。”

    看到每月进行的优秀员工岗位明星的评比,唐逸又提出建议,以后将以黄海市的名义对乌旺达红日的优秀员工以及支持乌旺达红日发展并做出贡献的州政府人员颁奖。同时,唐逸又对黄海市外经贸局的干部提出了要求,回去后,要认真研究如何更好地支持红日在海外地发展,如何更好地做好服务工作。

    最后唐逸更在红日几百名员工面前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讲话中,唐逸代表市政府亲切慰问了乌旺达红日的工作人员,当唐逸讲到“感谢红日为黄海鲁东人民争了光,感谢红日创出了中国的世界名牌!”时,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休息室里,唐逸坐在沙发上,喝了口凉茶,又转头对马经理道:“很好,没想到红日这么有魄力。”

    马经理道:“没有祖国作为坚实的后盾,我们是不敢在战乱刚刚平息的乌旺达落地生根的。”

    唐逸笑笑:“乌旺达虽然是军政府,但反而比那些种族问题严重的民选政府更加注重外来企业的保护,这点你们想地很好。”

    马经理点点头,对这些,他是有切实体会地。

    见唐逸心情很好,马经理琢磨了一下,说道:“唐市长,其实我们本来是准备参与基利胜利广场电子屏幕牌的建设投标地,但乌旺达政府方面拒绝了我们的要求,您看?”

    唐逸道:“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吧?看当地政府很支持你们嘛。”

    马经理道:“是的,听说是已经内定了法国通讯商,您知道的,那块电子屏幕的广告效果会有多么巨大。”前几天晚上乌旺达大酒店的风云变幻马经理赶上了个尾巴,见到唐市长和乌旺达军方关系良好,马经理自然不会深究其原因,在商言商,他却是欣喜的知道,或许红日目前遇到的一些难题唐市长能给予解决。

    唐逸琢磨了一下,笑道:“公平竞争的机会还是应该给咱们一个嘛,这样吧,我和相关方面沟通一下。”

    马经理大喜,连声道:“谢谢唐市长,谢谢唐市长。红日集团对黄海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红日集团是世界前十的白色家电制造商也是国内最具价值品牌之一。而且扩张迅速,已经在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建立了本土化地设计中心制造基地和贸易公司,全球员工总数超过四万人,已发展成为大规模的跨国企业集团,在黄海,红日集团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黄海近些年的市府班子。不管人员如何调整,对红日的支持是一如既往的。红日可以说是黄海地一面旗标,唐逸,当然也很想拉近与红日集团的关系。

    坐在回航地飞机上,却是没有叶小璐的身影,唐逸微微闭上眼睛。思考着这些天的行程,乌旺达,又能在自己的政治拼图上起到什么作用呢?

    唐逸又想起了一件趣事,却是红日基层干部小曾,和当地一名黑人女孩恋爱,但按该村的风俗。女人是不许外嫁地,小曾愁得天天茶饭不思,马经理当笑话似的讲了,唐逸却上了心,给查理打了个电话,请当地部落长老出面,却是将小曾和那黑人女孩给成全了,小曾当时感激的拉着黑人女朋友找到唐逸,一定要唐市长和他们合影留念。

    想着想着唐逸就微微一笑。从手包里摸出照片,那黑人女孩儿还是挺漂亮的,有着一种异国情调的美。

    在北京转机的时候,唐逸和经贸团分开,去看了看爷爷,也去外交部走了一趟,第二天,才搭乘飞机赶回黄海。

    九月初,黄海街头仍然是夏季风情,衣着时尚地俊男靓女是黄海街头不变的风景。

    黄海服装节已经顺利落幕。而接到兰姐的电话。允儿也正式开了学,她和宝儿都寄宿在学校。虽然都是为了培养她们的**精神,其本质却大不相同。

    当晚在迎宾阁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精神饱满的唐逸就投入了工作,早上陆一波汇报日程安排后提了一嘴:“市长,前几天黄书记母亲做大寿,周市长和赵市长都去了武宁。^^^泡^书^吧^首发^^”

    黄向东是武宁人,虽然这两年一再想把母亲接来,但老母亲就是不舍得离开故土。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市长不在,常务市长为了私事也离开岗位,这成什么话?更离谱的是常委副市长也跟着离开,简直成笑话了。

    陆一波出去后,唐逸想了想,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常务副市长周文凯,说有事和他谈。

    几分钟后,周文凯就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周文凯四十多岁,年富力强,两道剑眉很有男子气概,身材保持的也很好,一身黑色西装风度翩翩,标准的完美中年男人。

    唐逸笑着走下办公桌,请周文凯坐,亲自帮周文凯泡了杯茶。

    “唐市长,我正想和您谈谈呢。”周文凯神色很凝重。

    唐逸坐下,笑道:“那你先说。“

    周文凯转动着茶几上地茶杯,似乎很难开口,唐逸也不催他,拿起茶慢慢喝了一口。

    周文凯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唐逸问,只得自己开了口,“是这样,我刚刚听到些消息,爱军,唉,爱军爱人对外卖油票,市长,您得约束下爱军啊,这影响好像……”说到这就叹口气,拿出烟点上了一颗。

    唐逸一时没反应过来,奇道:“邮票?卖什么邮票?”

    周文凯一时真有拳头打棉花堆里的感觉,也不知道对面这年轻的市长是不是装傻,但也得继续帮他把戏演下去,苦笑道:“就是加油站的油票……”

    唐逸这才明白过来,也不能怨他,这些年军子做司机,哪会出这种事?再说卖油票能值几个钱?唐逸身边哪有看上这几个小钱的人?

    唐逸就拿起了茶杯,喝口茶,道:“回头我向他核实一下。”

    周文凯道:“当然,我也只是听说,而且是小事,就是影响有点……呵呵。”

    唐逸皱皱眉,继续喝茶。

    等了一会儿,周文凯就起身告辞,唐逸默默点头。

    出了市长办公室,周文凯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看号,是市电视台那漂亮的主持人,娇滴滴问他晚上有时间没。请他吃饭。

    周文凯心里舒畅地很,笑着答应,想着晚上可能的绮旎,却是哼着小曲进了电梯。

    唐逸看着周文凯出了办公室,不由得摇头笑笑,刚刚酝酿好的说辞被所谓地“油票”事件全打乱了。本来准备给周文凯一个下马威,却不想反被当头来了一棒。自己刚刚同意李爱军作自己地专职司机,偏偏他就出这么一码子事,这不等于打自己脸吗?

    按了秘书室内线,要陆一波打电话叫李爱军来。

    不大一会儿,李爱军就进了办公室。看他脸色忐忑,低头看着脚尖,唐逸就叹口气,开门见山问道:“爱军,听说你爱人卖咱们机关的油票,有这事吗?”

    看着李爱军点头。唐逸就皱起了眉,点上一颗烟。

    “市长,其实,我爱人虽然市侩,还不至于贪这点小钱,是二轻局一司机认识我爱人,那天在楼下遇到,向我爱人借油票,我爱人就给他拿了几张。他非要给钱,我爱人一时糊涂,就收下了。市长,你要法办,就办我吧,我知道,我给您抹黑了!”

    李爱军说着话,羞愧无地。

    唐逸默默吸烟,没有吱声,如果真如李爱军所说。这无非是有人安排地。故意打自己的脸,刚刚上任地司机。转头就出了问题,既说明自己眼光有问题,更有些自己保不住手下人的意味,而且想也知道,李爱军被打入冷宫后会是什么待遇,只怕刚刚有眉目的房子马上会泡了汤,市府的人都看在眼里,又都会怎么想?

    当然,出了这种问题,李爱军更亲口承认了,自己是不可能再用他开车的。

    轻轻叹口气,唐逸道:“这样,你回头把钱补上,其他地事,就不要多想了。”

    李爱军没说什么,只是给唐逸深深鞠了个躬,看着他蹒跚的背影,唐逸心里就有些堵。

    掐灭烟蒂,唐逸就拿起电话,想了想,却是拨给了军子。

    “唐哥?”军子的声音有些惊喜。

    唐逸心里就一暖,笑道:“工作呢吧?”

    “没,不忙,唐哥,有事吧?”军子慌忙放下了手头的活,跑到窗边接电话,他却是请了假,在家里亲手做婴儿床呢,稳定了,小娜就怀了孕,再过几个月,军子就要作爸爸了。

    唐逸笑道:“小娜身体没事吧?”

    “没事,成天还瞎闹,吵着要去黄海看海,气得我够呛!”军子语气里满是幸福。

    唐逸就笑了,甚至有些羡慕军子,“等有时间吧,接你们一家都来看大海,加上你姐,咱们聚聚。”

    “好!”到了现在,军子已经清楚知道唐逸的背景,也知道姐姐是根本不可能嫁入唐家的,对齐洁和唐逸地关系,军子只能坦然接受,何况看看现在意气风发的姐姐,如果没有唐哥,姐姐怕是正在延山蒙受屈辱吧,自己一家又会是什么境地?这些都可以想象的到,每次思及,对姐姐和唐哥的关系,军子已经完全认同。

    “哥,你找我有事吧?好像您有心事。”军子感觉倒是很敏锐。

    唐逸笑道:“没啥大事,刚刚新司机出点状况,就想到了你,军子,辛苦了,这些年,诱惑很多吧,我以前都没想过这些,刚才回想这些年的事,才觉得应该跟你说一声辛苦了。”

    听着唐逸的温言勉励,军子眼眶就是一热,说:“哥,辛苦啥啊,没你就没我军子,我早说了,这条命就是你的,哥,我再去给你开车吧!”

    唐逸也有些动感情,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行,你就在北京好好赡养叔叔阿姨,也不枉我当年对你说的话,军子,这些年你做的都很好,这是我地心里话。”

    军子压抑着心里的激动,道:“哥,我听你的,你要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唐逸随即就笑了,说:“得了,咱俩酸不酸啊,没啥事,军子,等着做爸爸吧,孩子满月,一定要通知我。”

    军子恩了一声,随即犹豫了一下,道:“哥,那司机的事

    唐逸笑道:“你不用操心了,我再找人吧。”唐逸琢磨着,也不能从机关管理局里挑人了,事儿太多,请部队上的关系帮忙,从这两年退伍的特种兵里选一个就是。

    军子道:“那好吧,哥,用我您就开声。”

    唐逸笑着说好,又问了几句叔叔阿姨的身体,这才挂了电话。

    十万火急拉一下月票,跌得太惨了,汗死,大家的保底月票还在吧?支持我一下,谢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