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见小璐(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章 再见小璐(下)

第七章 再见小璐(下)2017-11-8 23:47:0Ctrl+D 收藏本站

    乌旺达官方语言用的是原宗主国法国的法语。随行翻译小张解释到。这座宾馆的法文名字翻译过来就是乌旺达大酒店。

    经贸考察团加上翻译和两名保卫干部不过九名成员。红日的马经理要了六间套房。他和随行两名工作人员一间。经贸团成员两人一间。唐逸自己一间。

    按照鲁东省的文件。副部级以上干部出国访问考察时需要安排保卫干部随行作安全保卫工作。随行保护唐逸的则是武警黄海支队挑选的两名武警。小李和小杨。两人住在唐逸隔壁。

    大概从来没有执行过出国警卫任务吧。两人精神都有些亢奋。轮流在门外值班。唐逸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颇觉无聊。洗漱一下。就出了房间。小李正在门外警戒。

    唐逸就笑:“下去喝杯东西。不要叫小杨了。”

    小李道:“那我去叫小张。”小张就是随行的翻译。

    唐逸摆摆手。“简单的法语对话我懂一些。只是喝杯东西。英文也应付得来。叫他们休息吧。”

    小李就点点头。心说唐市长还真是体恤下面的人。换别的领导怕是恨不得将所有跑腿的干部抓在身边呢。

    唐逸和小李来到一层的酒吧。酒吧格调颇有法国浪漫气息。虽然是下午。但布帘厚重。光线幽暗。柔柔的灯光洒落四壁。酒吧里以外国人居多。倒是看不到几个本地黑人。

    唐逸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酒吧角落里时尚靓丽地叶小璐。黑色紧身吊带背心。时尚潮流地磨旧刷白铅笔牛仔裤。展现出的修长完美身材令人垂涎欲滴。加之绚丽夺目的透明T字高跟鞋。涂着妩媚淡白的纤足。散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性感。

    和叶小璐坐一起的几名女孩子应该是她的同事。正小声的交谈着什么。

    唐逸琢磨了一下。对小李道:“遇到个朋友。打个招呼。”说着就走向了叶小璐一桌。到了近前笑道:“小璐。好久不见了。”

    几名女孩子都好奇的打量着唐逸。有开朗地就娇笑:“叶子。男朋友?”

    看到了唐逸身后彪悍的年轻人。叶小璐忙道:“别胡说。是我以前的邻居。”又道:“你们坐。我有点事和他说。”

    几名女孩子都嘻嘻哈哈的取笑。唐逸无所谓的对她们笑着示意。叶小璐却是正色道:“我们是谈正事。我托他帮着找我妈呢。你们都正经点!”

    几名女孩这才消停下来。都知道叶小璐母亲的事是她一块心病。倒都有些讪讪起来。那名最开朗的空姐就道:“叶子。对不起啊。”

    叶小璐说:“没事。”就跟唐逸一起坐到了角落。小李很识趣的坐到了邻桌。

    叶小璐用法语不知道点了两杯什么鸡尾酒。一杯要侍应送去了小李那一桌。一杯给了唐逸。

    唐逸就笑:“你懂得几门外语?”

    叶小璐道:“简单地应酬有十几种吧。都是常用的单词。真正懂的就英语。”

    唐逸点点头。“那也很了不起了。”

    叶小璐就白了唐逸一眼。“看看。又来了。什么时候都不忘端架子!”

    唐逸笑笑。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叶小璐拿起果汁。慢慢吸着。大眼睛眨呀眨地。好奇的看着唐逸。

    唐逸奇道:“老看我作甚么?”

    叶小璐轻笑:“看看我们的大少。年轻帅气的市长。一辈子可碰不到一个地人。看一眼就少一眼。我不得多看几眼啊?”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又问:“你知道我在帮你找阿姨?”

    叶小璐诧异的瞪起了大眼睛。“你真在找啊?我刚才唬她们的!不是怕对你影响不好吗?”随即就抿嘴一笑。风情万种。笑眯眯看着唐逸道:“喂。你帮我找我妈。到底想干嘛?”流露出地妩媚神态令人心跳加速。

    唐逸笑笑。“你知道我想干什么。”或许是因为叶小璐的性格使然。在她面前。唐逸倒是极为放得开。叶小璐轻笑道:“想得够美地。大少。老实说。你有几个情人?是不是通讯录都记满了啊。一年前的情人还记得名字不?”

    唐逸笑笑。拿起了酒杯。接着就是一愕。却见酒吧入口处。外经贸局局长李普翻译小张以及经贸团一名干部走了进来。

    李普随即也见到了唐逸和叶小璐。微微一怔。似乎考虑了一下。还是微笑走过来打招呼。

    唐逸笑道:“太热。下来喝杯东西。”指了指叶小璐道:“我朋友叶小璐。国航的职工。”又对叶小璐道:“我们黄海经贸局李局。”

    叶小璐微笑起身和李普打招呼:“李局。”

    李普笑了笑。就道:“你们聊。我们去那边坐。”

    唐逸点头。李普三人就坐到了另一边的角落。离得这里远远的。

    叶小璐轻笑道:“你完啦。大少。你这下完了吧。你们黄海要都知道了。唐市长有位漂亮的空姐小情儿。是吧?”

    唐逸笑笑:“身正不怕影斜。”

    叶小璐作呕吐状。随即轻声道:“真的没事吧?”

    看着叶小璐眼里的关切。唐逸点点头。说:“放心吧。没你想的那么严重。领导干部也有正常的社交活动嘛。”

    叶小璐就笑:“不管怎么说。还是离你远点的好。不然啊。整天提心吊胆的。我可不想过那种日子。”

    唐逸拿起酒杯品了一口。又问:“你手机号码换了。是为了避开我?”

    叶小璐坦率地道:“是啊。想冷静一下地。谁知道。今天出门撞瘟神。又被你大少逮住了。”说着话就从精致的手袋里摸出手机。问:“你是全球通吧?”

    唐逸点头。叶小璐就开机。说:“我开了全球通。不过在国外不敢开机的。不然的话。电话太多。半个月工资的电话费都不够。”

    蹙眉道:“这里的信号不大好呢。”

    乌旺达移动通信市场是几家法国公司在竞争。其中两家公司和国内移动在今年年初开通了互相漫游服务。当然。乌旺达的网络架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只有一些较大的城市铺设了移动网络。

    叶小璐鼓捣了一会儿。唐逸手机音乐终于响起。随即叶小璐就挂了电话。说:“我的新号码。”

    唐逸笑道:“不再换了吧?”

    叶小璐恩了一声。“不换了。跑来这个鸟不拉屎地地方都能被你大少逮到。我看啊。这就是命。八成我也逃不出你的魔爪。”

    唐逸就笑:“又和人换班?”

    “不是。我以后就飞非洲线了。”说着就瞪了唐逸一眼。“都怪你。那天要不是你。我能出那么大丑?我们领导现在算是黑上我了!”

    唐逸笑笑。说:“要不我帮你找人说说情?”

    叶小璐赶忙摆手。“得。你可别。我告诉你啊大少。你不许干涉我的生活。我就喜欢飞来飞去的。你要敢随便安排我。咱们朋友都没得做!”

    唐逸点点头。就拿起了酒杯。

    叶小璐吸了几口饮料。就问:“喂。你说的那事儿。有眉目没?”看得出。她说话语气虽然很随意。实际上心里是很紧张的。

    唐逸道:“有点线索。正查呢。等有确切消息我再和你联络。”随即笑道:“放心吧。很少有事能难住我的。”

    看着永远自信满满的大少。叶小璐满心愉快。有这样一个男人在面前总归是赏心悦目地。嘴上却嗤之以鼻:“整天就知道吹牛!”

    唐逸喝干了杯中酒。说:“那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

    叶小璐轻笑道:“不过大少。你就算找到我妈。我也未必答应你的。所以。别到时候说我欺骗你的**。至于感情嘛。就谈不上了。你呀。心里装地人太多。怎么也轮不到我。”

    唐逸刚想说话。旁边传来阴阳怪气的笑声。“这不是飞机上的美女小姐吗?咱们还真是有缘啊!”

    唐逸转头。就见飞机上的大金牙和几名黑人走过来。在他身边地黑人。服装奇异。帽子上插着鸟羽。应该是当地的氏族人。另外几名彪悍的黑人。看架势是保镖。

    大金牙身旁的黑人见到叶小璐。浑浊地眼神就变得火热起来。大金牙笑呵呵和他说了几句当地土话。黑人回应了几句。野兽般的目光盯在叶小璐性感地躯体上。炽热更夹带了丝疯狂。

    大金牙笑道:“美丽迷人的小姐。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菲普斯。基利这一带的人都知道我。”

    叶小璐轻笑:“厉害啊。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混的这么好?别人都是绿卡白卡。您混个黑卡。厉害。”

    菲普斯笑容迅速垮了下去。指了指身边的黑人。说:“他是坦桑部落酋长的二公子萨卡。也是我的生意伙伴。怎么样。我们俩加一起。够资格请你喝杯酒了吧?”

    叶小璐看了眼萨卡。虽然有些忌惮这些黑人。但唐逸就在身边。被人色眯眯这样盯着。叶小璐实在有些恼火。蹙眉道:“我没时间。请你们让开。我要回去休息!”

    菲普斯微笑道:“小姐这么不给面子。可怎么办呢?”回头对几名黑人保镖吆喝了几句土语。几名彪壮的黑人马上聚过来。唐逸一闪身就挡在了叶小璐面前。沉声道:“你们别乱来。”

    而武警小李也极快的站在了唐逸面前。萨卡黑着脸大声吆喝几句。几名黑人保镖恶狠狠扑上。“嘭嘭”几声。两名黑人庞大地身躯趔趄跌出。但等小李再次扭住一个黑人胳膊扔出去时。一柄黑洞洞枪口对住了他地头。却是刚刚挣扎爬起的黑人保镖掏出了左轮手枪。

    一名黑人保镖更来拉叶小璐。唐逸刚刚将他胳膊推开。左脸却被人嘭的重重来了一拳。唐逸踉跄后退。叶小璐惊叫着扶住他。

    “住手!都给我停下!“酒吧的法国经理匆匆赶到。用法文大声吆喝着萨卡一伙儿。

    萨卡低声说了几句土语。黑人们都暂时停了手。用枪顶着小李的黑人也将左轮收起。

    乌旺达虽然治安很乱。但还从来没人敢在这家法国人的酒店闹过事。而接送空姐来去机场的国航大巴上鲜艳的五星红旗就是最好的护身符。叶小璐自然没见过这种场面。有些慌神。但她更紧张地是唐逸。看着大少被人在脸上砸了一拳。那一刻叶小璐呆了。以为是在做梦。现在却是顾不得理会那边的乱象。扶着唐逸坐在椅子上。连声问:“你没事吧?”

    其实唐逸并没有觉得有多疼。被打得踉跄后退只是惯力。眼见李普几个也快步走过来。忙道:“没事。”

    酒吧经理不满的大声对着萨卡喷法文。萨卡开始只是皱眉头。渐渐脸就沉了下来。回头说了几句什么。一名保镖马上掏出了对讲机。叽里咕噜的讲了几句。

    那边乱成一团。唐逸这边也是闹哄哄的。小李满脸惭愧的来到唐逸身边。李普几个更是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李普更对身边的干部道:“快给办事处地同志打电话!这。这成什么话?

    唐逸皱眉看了他一眼。说:“我有分数。”李普想了想。终于对那名干部使个眼色。干部就停下了脚步。

    唐逸心里窝火极了。除了在自己心爱的几名红颜面前吃瘪。他还从来没这么狼狈过。尤其又有黄海的干部在面前。传出去。那些喜欢给上级起外号地干部指不定给自己这个大庭广众被打的市长加上什么花名呢。

    沉着脸。唐逸摸出电话。向旁边走了两步。拨号。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那边儿酒吧经理还在训斥着萨卡和大金牙菲普斯。终于。萨卡白多黑少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用法文对酒吧经理说了几句话。

    酒吧经理就是一愕。萨卡的黑人保镖就大步走到窗口。将厚厚地黑布帘猛的拉开。外面正是大街。而此时。就见大街上。百余名黑人士兵举着手里的步枪。冲锋枪。野兽般嚎叫着。凶悍之气扑面而来。嚎叫声似乎穿透了厚厚的玻璃。传进了酒吧。

    大街上人都远远避开。有些顽童却是跟着大叫。

    望着窗外黑压压地士兵。酒吧经理脸色就有些白。但毕竟有大老板撑腰。他色厉内荏的又大声道:“你们想做什么?想在这里闹事吗?”

    萨卡阴着脸不说话。大金牙菲普斯笑眯眯用法文道:“我们当然是不敢在威尔先生地酒店闹事的。但萨卡少爷的面子总要给吧。面子你懂吧?恩。我看你也懂。我们不过是想请我的同胞喝一杯酒。一点小误会。这样吧。你拿一杯多瑙河之夜来。请我们这位同胞干了。大家就都有面子了。我和萨卡保证马上离开。”

    多瑙河之夜是酒吧最烈的鸡尾酒。一杯干下去。就是男人都受不了。

    酒吧经理看了眼那边靓丽性感的叶小璐。心说也只能暂时这样平息风波了。等明天我就向威尔先生汇报。再和你这个什么什么野蛮部落算账!

    等酒吧经理将色彩斑斓的多瑙河之夜递给叶小璐。歉意的道:“小姐。实在对不起。请你们各退一步。喝了这杯酒。就这样算了。好吗?”小张很快翻译了他的话。

    叶小璐眼见这边乱哄哄的。大少更因为自己挨了打。看着那位外经贸局局长阴晴不定的脸色。叶小璐虽然不懂。却也知道给大少惹了大麻烦。心里这个后悔啊。自己不搭理那黄板牙不就是了。嘴上占点上风有什么用呢?

    虽然见黄板牙菲普斯和萨卡都是一脸胜利地笑容。叶小璐却不放心上。咬咬牙。就接过了酒杯。准备一饮而尽。

    刚刚举起酒杯。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将酒杯夺了过去。叶小璐转头看去。手地主人正是唐逸。叶小璐就吓了一跳。忙道:“你别喝。这酒很烈的。你受不了!”

    唐逸笑笑:“我喝什么喝?”将酒杯慢慢放在了桌上。对翻译小张道:“你跟他们说。任何土地上。都是有法律的存在的。乌旺达有乌旺达的法律。请他们遵守。”

    小张就有些无奈。这都啥时候了。这些野蛮人还会跟你**律?只觉得唐市长实在是有些迂腐。但唐市长让翻。他也只得转头对菲普斯萨卡一伙人义正词严的指责了一番。

    果然。大金牙就哈哈笑起来。萨卡阴沉的脸上。嘴角也闪过一丝嘲笑。

    就在大金牙笑得开心之时。突然有名黑人保镖指着窗外惊恐的喊。酒吧里的人都向外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五架武装直升机盘旋在半空中。很明显。直升机地武器对准了地面的黑人士兵。那半空而至的威压令大街上的士兵们面面相觑。也有士兵举起冲锋枪。准备交火。

    然而。接下来。一辆辆装甲车拐进了这条街。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装甲车里跳下来。寻找有利地形。轻重武器一排排架起。黑洞洞的枪口下。刚刚异常凶悍的部落战士都慌了神。大声叫着。似乎是在要对方别开枪。更有人扔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久经战火的洗礼。这些士兵对投降倒是驾轻就熟。

    当随着轰鸣声。一辆巨大地主战坦克耀武扬威的开进来时。萨卡的手下彻底崩溃。一个个扔下枪。双手抱头蹲好。甚至根本没给对方喊话地机会。

    酒吧里。人们都呆呆看着这一幕。大金牙菲普斯不安的问萨卡:“怎么回事?你们部落和政府关系不是一向很好吗?”

    萨卡不苟言笑的脸终于闪过一丝慌乱。拿出了手机。拨号。说着什么。

    酒吧里突然一阵骚乱。却是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士兵身后。是一名白人军官。扫视全场。酒吧经理忙迎上去。军官却理也不理他。径自大步来到唐逸桌前。微笑伸出手:“唐先生。我没认错吧。应该不会错地。我刚刚看的照片。”说的是流利的英文。

    唐逸笑着起身和他握了握手。说:“我是唐逸。”

    白人军官态度就更为恭谨起来。说道:“我是基利卫戍区司令部地军事顾问查理。很荣幸见到您。”

    接着查理就转头大声道:“是谁得罪了唐先生?”

    唐逸就摆摆手。“查理顾问。不是得罪我。是触犯了乌旺达的法律。”

    本来叶小璐和所有人一样。吃惊地看着这一幕。但见这时候大少还是在摆谱。就不由得扑哧一笑。恨不得掐他两把解解恨。又很想抱住他亲上两口。

    那边萨卡终于挂了电话。垂头丧气的走到查理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查理其实看过这些人的表情后。已经猜测的差不多。就沉着脸挥挥手。指着萨卡大金牙菲普斯以及那几名黑人保镖。说:“带走!”

    大金牙菲普斯脸都绿了。在乌旺达。人命如草芥。落在军队手里。分分秒就会没命。当黑人士兵推搡他时。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我是中国人。你们没权利带走我!”更对唐逸喊:“唐先生。您。您饶了我吧。其实。其实我也姓唐……啊……”却是被士兵拿着枪托在脸上狠狠砸了一下。半边脸顿时肿了。嘴角鲜血淌下。他却是吓得心胆俱裂。腿一软。瘫在地上。声嘶力竭的求饶。到后来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喊什么。惨号声中。被士兵拖出了酒吧。叫声渐渐远去。

    查理又对唐逸恭恭敬敬的道:“唐先生。我们找个地方谈?”

    唐逸微微点头。回头对小张道:“把顶楼的总统套房开一下。这笔钱我自己出。”又对李普道:“李局。我和他们谈谈。”

    一直发呆的李普忙说好好。没问题。

    看着唐逸被士兵簇拥而去。李普琢磨了一下。当晚还是将电话打给了办事处的李主任。将情况通报了一下。毕竟副部级官员私下和乌旺达军方接触。太敏感了。自己也没义务帮他隐瞒。何况如果真出了事。自己都要被牵连。却不想李主任道:“我接到过部里的电话。唐市长是有一些特殊任务的。你我就别操心了。”

    李普怔怔挂了电话。给黄书记打电话汇报的心思也淡了。他这才知道。这位据传是京城唐家的子弟。实在牵涉到高层很多机密。而本来一些看似可以利用的官场斗争武器。在他身上都失去了效用。黄书记和这个层次的人物博弈。怕是前途艰辛啊!

    汗。再这样下去我的信用度就降为0了。不能这样没规律的乱更了。这样吧。明天我会更一章字数较少的。后天大后天的补上。时间就能调整过来了。继续保持10:02更新。不这样弄。我看时间总也调整不过来。其实我最喜欢晚上写。第二天10:02更新。这几天搞得一个头两个大。喊了几次恢复10:02更新。都放了鸽子。实在是抱歉了。我现在都不敢看评论区。也不好意思上q瑞傲啊。有人骂我就删了吧。省得我过几天去看的时候郁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