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聚散(中)-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四章 聚散(中)

第三十四章 聚散(中)2017-11-8 23:46:5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话音刚落,灯光突然就熄了,厚厚的窗帘都拉着,客厅立时一片漆黑,露露咯咯娇笑:“想干啥的抓紧时间了啊!”

    接着就听同露露跳舞的空姐娇呼,很快就变成了呜呜声,嘴巴似乎被什么堵住。

    唐逸似乎能想象到那迷乱的情形,脑袋再次嗡嗡作响,刚刚有些平复的血液一下又沸腾起来,怀里叶小璐性感的突然变得说不出的致命诱惑,唐逸不自觉就紧了紧手臂,两人再次贴紧。

    两片柔润散发着清新香味的嘴唇慢慢贴在了唐逸嘴上,滑溜溜的小香舌笨拙的钻进了唐逸嘴里,唐逸一阵迷失,用力含住,吸吮,双手下意识伸进了叶小璐雪白的吊带衫,在她光洁的背上抚摸游走,当碰触到叶小璐后背上细细的乳罩系带,唐逸脑子一阵阵眩晕,顺手就想解开,但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

    双手猛地从叶小璐吊带衫里抽出,轻轻拉开叶小璐吊住自己脖子的双手,接着嘴唇就是一痛,被叶小璐狠狠咬了一下,唐逸强忍着没叫出声。

    “变态,摸完就跑!“叶小璐声音极低,带着些嗔怪,又透着妩媚,令唐逸心中又是一荡,轻缓的音乐中,旁边两对男女轻微的喘息声是那么刺耳,令人面红心跳。

    叶小璐突然娇笑:“还有一分钟,开灯了灯光再次亮起,几人都回了座,女孩的脸都红红的,而这时的情景又和方才完全不同,小丁和小谢亲热的腻在一起,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跟露露跳舞的空姐却是对露露又掐又打,两人笑闹成一团。

    唐逸和叶小璐坐在沙发一侧,唐逸拿起一杯红酒喝,忍不住朝叶小璐看去。可能是被唐逸弄得衣服有些不舒服,叶小璐正用手弄吊带衫的吊带,雪白如玉的肩头,迷人的锁骨曲线,细细地吊带,妩媚而骨感十足。

    “死人!”叶小璐瞪了唐逸一眼。

    唐逸老脸一热。讪讪拿起了酒杯。

    叶小璐就扑哧一笑,说:“大少,这下露馅了吧,你也就一俗人,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摆不摆谱!”说着就拿起果盘里的橘子,剥皮,又将橘子瓣上的白丝小心的去掉,这才将橘子瓣送到了唐逸嘴边,说:“尝尝。密云的橘子,很甜的。”

    唐逸笑道:“你呀。橘子都不会吃。知道你毫不留情撕下去地那白丝是什么吗。学名叫橘络。它有一种维生素。对防止血管硬化很有功效。可惜呀。就被你当垃圾扔了。”

    叶小璐好心好意帮唐逸剥个橘子。细心到自己吃地时候都没这么麻烦过。谁知道用心地将白丝去尽。反而遭大少一顿数落。气得七窍生烟。伸手就将橘子瓣塞进了唐逸嘴里。恶狠狠道:“橘络?还菊花落呢!你给我吃了!”

    唐逸猝不及防。橘子瓣一下塞进了嘴里。下意识闭嘴。却是将叶小璐白嫩地手指含住。叶小璐用力抽回手。从桌上拿起纸巾擦手。低笑道:“恶心死了!”

    唐逸有些尴尬。但叶小璐经过贴面舞事件后却是越发放得开了。人家女孩子这么大方。难道自己要板起脸说。刚刚是我冲动。咱们最好还是相敬如宾?那未免虚伪地过份。更有些无耻。

    叶小璐却是将剩下地大半个橘子扔给了露露。自己又拿起一个新橘子剥皮。这下却是不撕去白丝了。剥了皮后。掰了一瓣又送到唐逸嘴边。从头到尾都没有吱声。

    唐逸心中就是微微一动。张开嘴。咬住叶小璐递来地橘瓣。默默咀嚼着。心里。有些暖。有些愧。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叶子,我们走了啊!”

    唐逸正百味杂陈的咀嚼叶小璐送来的最后一瓣橘子,露露地轻笑令他蓦然清醒。

    露露正在开客厅的门,回头娇笑:“小丁和小谢去宾馆了,我和娟娟去酒吧喝通宵,明天早上七点后回来,你俩,给我看好家,这里贼多,可别被偷了东西。”

    没等叶小璐和唐逸说话,露露已经和娟娟出屋,嘭一声关上了门,露露出门时还顺手关了明灯。

    幽幽的粉红色壁灯,不同女孩儿留下地香味混杂,客厅也仿佛荡溢着旖旎的气息。

    唐逸和叶小璐就都沉默下来,唐逸当然明白露露的意思,看了眼叶小璐,正琢磨怎么解除尴尬,却见叶小璐拿起酒瓶,默默帮自己杯子里倒了点,又给她自己倒了一杯,拿起来,一口气喝下。

    唐逸刚想取笑她牛饮调节一下气氛,叶小璐却是站起来,猛地跨坐在唐逸腿上,滑腻的俏脸贴在唐逸脸上,娇柔的小嘴就堵住了唐逸的嘴。

    唐逸猝不及防,张嘴想说话,一条香软的舌头就趁虚而入,在自己口腔内搅动,痒痒的,滑滑的,唐逸呆了一下,忙向外推叶小璐。

    叶小璐停止动作,勾着唐逸脖子地双手却不放,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唐逸,不说话,那微微翘起的性感长睫毛动啊动的,仿佛搔到唐逸的心里,令人有一种狠狠亲上几口的冲动,唐逸强忍着冲动,说:“别胡来!”声音却是不自禁有些颤抖。

    叶小璐其实心里紧张的要命,却娇笑道:“还跟我摆谱是吧?”伸手就将唐逸的手拉到了自己胸前,那份滑腻高耸,隔着胸罩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唐逸脑子就是一热,手却是再舍不得拿开,叶小璐俏脸再次贴过来,轻轻亲吻着唐逸地嘴,唐逸下意识回应,但又猛地清醒,身子后仰,再次轻轻推开叶小璐。

    叶小璐呆呆望着唐逸的脸,眼泪突然淌下,轻声道:“你觉得我不三不四,瞧不起我是不是?”

    唐逸轻轻摇头,说:“我知道你是第一次,看你紧张的。手都在冒汗。”

    “那为什么你不肯要了我?”叶小璐泪水一直在落。

    唐逸叹口气道:“正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才更要珍惜,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什么?”

    “我就是珍惜,所以才想给了你你明白不?唐逸,我喜欢你。”叶小璐凝视着唐逸,大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

    唐逸刚想说话。已经被叶小璐打断,“不要说你喜不喜欢我,我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我就是想给自己留个美好的回忆,最起码,我的第一次,给了我喜欢的人,这你都不肯满足我吗?”

    唐逸无奈的道:“你还年轻。以后会遇到更喜欢的人地,那时候你就会后悔了!”

    “要是遇不到呢?你负责吗?”叶小璐盯着唐逸。

    唐逸默然。

    叶小璐再次慢慢靠过来,俏脸贴在唐逸脸上。轻声道:“算是离别给我地礼物,好不好?最起码,你不讨厌我,是吧?”

    唐逸挠挠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不可否认,叶小璐性感火辣的紧紧贴在怀里,湿热清香地气息扑在耳朵上,自己的心却是跳得厉害。尤其是,在叶小璐弹力惊人的翘臀压迫下,某个敏感部位,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的蓬勃。

    叶小璐贴着唐逸地脸,再不说话,泪水沾到唐逸脸上,凉嗖嗖的,唐逸心乱如麻,有些触动。又有些无奈,一时想推开叶小璐,远远逃开;一时又想抱住叶小璐,发泄心底深处那压抑已久的欲火。

    就在他茫然之际,突然下体一凉,叶小璐柔嫩的小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伸了进去,轻轻握住那团火热,唐逸脑子里就觉钟鼓齐鸣,再忍不住。猛地抱起叶小璐。一转身,将她火热的压在了沙发上。哒一声,一只性感的黑色高跟坠花凉鞋被轻轻踢落,雪白的吊带衫牛仔裤一件件落下,罩在了那精致充满诱惑的凉鞋上……

    看着身下叶小璐的,雪白地肌肤,傲然高耸的,以及那令人疯狂的吊带黑丝袜美腿,唐逸血液沸腾,慢慢压了上去,叶小璐美腿顺从地分开,双手紧张的扶着唐逸双臂,却又有些好奇的抬头向下望。

    唐逸有了很多女人,但这当口,是这种表现的还是头次遇到,好笑之余又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只觉全身血液都要燃烧,慢慢伏下……“啊!”叶小璐死命咬着嘴唇,双手几乎要抓破唐逸胳膊,性感更在沙发上拱起一个美妙的弧度,但很快就被唐逸压得再次深陷进沙发……

    沙发咯吱吱的响着,开始节奏很慢,渐渐的快起来,到最后,就好像狂暴的雨点拍打荷叶,一种肆孽地美妙。

    在令人荡魄的女孩儿似痛苦又似享受的呻吟声中,一条性感的黑丝袜美腿翘起,那涂着黑色小花靓丽鲜艳的小脚,五根小巧可爱的脚趾绷紧,用力勾向脚心,弯曲出一个令任何成熟男人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都会为之疯狂的美妙曲线……

    唐逸吸着烟,默默看着叶小璐用剪刀将人家好好的真皮沙发外罩剪下一个大洞。

    两人都冲过澡穿好了衣服,叶小璐走路姿势却是有些不自然,将剪下的沙发罩塞进手袋里,就虚脱般瘫在沙发上,瞪了唐逸一眼,“你是不是刚刚碰过女人?不然哪来那么大劲头儿?听说长时间不碰女人很快就会完事儿,是吧?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洗澡地时候差点晕倒!”

    唐逸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这已经很快了,只好闷头抽烟,也不说话。

    叶小璐就白了他一眼,道:“我看你,昨晚肯定去过夜店,你呀,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都招惹,就喜欢跟我摆谱是吧!”

    唐逸却是琢磨了一下,笑笑道:“小璐,既然这样了,那我必须跟你说说我的事……”

    “诶!”叶小璐摆手打断了唐逸的话,说:“我不想听,不管你是谁,我也不想缠着你,就说你真是大少吧,告诉我身份又怎么样?真要我作你的情妇?一早就跟你说了,就是想把第一次给你。现在咱们无拖无欠,以后各走各路!”

    唐逸也不知道自己对叶小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或许,有一些心动吧,但说爱情,未免虚伪了些。自己也不是那种纠葛于感情的毛头小伙了,而且唐逸也很确认自己的感情,到底最喜欢谁,疼惜谁心里清清楚楚。

    但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个将第一次交给自己的女孩儿,唐逸是很喜欢和她相处时那种平等地感觉地,如果没有那一点点感觉,那一点点心动,唐逸也不会最后关头还是没能刹住车。

    看了眼叶小璐。唐逸笑笑,说:“那我会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将你变成我地情人。”唐逸也是男人。被自己占有第一次地女人,真的就这么放手,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叶小璐就白了唐逸一眼,风情万种,“你这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想别人做你情妇语气都这么嚣张!”又微微一笑,“可我就是喜欢你这点呢!真愁人!”

    唐逸就有些无语叶小璐站起来,帮唐逸泡茶,说:“三点多了。你喝茶,我去楼上把露露的房间换上新被单,咱们休息一下,七点我叫你。”

    唐逸看着叶小璐勉力支撑着给自己倒茶,更转身要上楼,心中就是一柔,伸手拉住她白嫩的小手,说:“坐下休息会儿吧。”

    叶小璐一怔,转头看到唐逸眼里的关切。就轻轻点头,温顺地坐到了唐逸身边,俏脸慢慢靠在唐逸肩头。

    两人默默坐了一会儿,叶小璐轻声道:“大少,和你坐一起感觉真好。”

    唐逸笑笑,道:“你休息一下,我上去铺床。”

    叶小璐又是一怔,随即默默点头。的大床。叶小璐被大少难得的殷勤感动的一塌糊涂。娇呼一声就将自己扔在床上,大声喊:“真舒服!”

    唐逸好笑的道:“有那么舒服吗?我觉得这床太软了点。”

    叶小璐盯着唐逸。很认真的点头,说:“不但舒服,而且是很舒服!”

    说着话就用力向下靠,随即被轻轻弹起,雪白如云的大床上,性感美女随着床的波动轻轻起伏,唐逸心中就是一热,转身将灯关掉,又回身躺上床。

    露露别墅不大,一楼地卧房全被她打通了作舞厅,就剩下了二楼这么一间卧房。

    壁灯幽幽,唐逸闭上眼睛,又哪里睡得着?不做那事还好,现在却是欲火如烧,更有身边美女的清香萦绕鼻端,唐逸脑子乱乱的,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

    假寐地唐逸突然听到金属声响,转头就是一呆,却见叶小璐正解开性感低腰牛仔裤的金属环,轻轻向下褪牛仔裤,浑圆的雪白翘臀露出半边,细细的红色丁字裤深陷在臀肉中,诱人至极。

    叶小璐褪了一点牛仔裤才注意到高跟鞋还穿在脚上,就去解黑色高跟的鞋带,突然听到唐逸略微粗重的呼吸声,叶小璐转头,随即轻笑道:“要不要再来一次,今晚随便你。”说着就伸出白嫩的小手在唐逸胸口画圈儿,叶小璐肚里却是好笑,刚才大少折腾了足有三个小时,哪还能有精神,方才白送你不要,现在你有心无力,也给你点苦头吃。

    正琢磨着,却不防唐逸猛地拉住她的手,一伸手从背后抱住她柔软的腰肢,就将她脸朝下压在了床上。

    叶小璐惊呼一声,“干嘛?”随即已经感觉到臀肉上那火热地压力,吓了一跳,惊叫道:“你是不是人啊你,怎么又来劲儿了?”

    感受着叶小璐翘臀惊人弹力中的柔软,看着身下穿着妩媚雪白吊带衫,性感诱惑的铅笔裤,黑色坠花高跟凉鞋,靓丽逼人的都市女郎,唐逸再忍不住,将她的牛仔裤向下拉了拉,又将丁字裤的红色细带拉到一边儿,眼前那令男人流鼻血的迷乱画面,使得唐逸血液沸腾,呼吸更加粗重起来,叶小璐脸都吓白了,那儿还疼得很呢,急忙求肯:“大少。大少,我累死了,而且,又痛,饶了我好不好?求求你了。”

    靓丽女郎如天籁般的软语哀求却只使得唐逸更加冲动,猛地压了下去。

    “啊!”叶小璐痛呼一声。大叫道:“你个变态,我告你强奸!”喊过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反而,随着唐逸地动作,方才那剧痛中体验过的快感很快的袭来,而比第一次,却是更为清晰,更为炽烈……

    渐渐,叶小璐地诅咒声变成了的喘息和呻吟。雪白的床单被她抓出一道道痕迹。。

    唐逸大力征伐着身下前卫性感的都市女郎,雪白的大床似乎不堪重压,咯吱咯吱的哀鸣着。仿佛随时都会倒塌。

    性感地黑色坠花高跟凉鞋里,十根娇俏可爱地脚趾死命分开,又用力合拢绷紧,一副令任何男人见到都会疯狂的迷乱画面……

    叶小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了知觉,等她慢慢睁开眼睛,就吓了一跳,虽然隔着厚厚地窗帘,但卧室亮堂堂的,可想外面阳光明媚。叶小璐惊叫着:“几点啦?”就想爬起身,却觉腰酸背痛,哎呦一声,又趴在了床上。

    耳边传来温和的笑声:“我给露露打电话了,叫她晚点回来,你再休息会儿!”

    叶小璐无力的侧过头,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恨恨道:“你个死人,你真是个变态。谁嫁给你算倒了八辈子血霉!”伸手向身上摸去,就惊呼一声,“咦?”身子却是脱得光光的,倒是盖了一条毛巾被。

    唐逸笑道:“我帮你擦了身子,黏糊糊地睡觉不好受不是?”看着叶小璐裸露在粉色毛巾被外性感的玉臂粉腿,唐逸心里又是一阵火热,忙转过了头。

    叶小璐心里就是一暖,大少还挺细心的,随即想到他擦拭自己身体时地画面。脸就一阵火热。昨晚,喝了点酒。有些兴奋,加之早已打定主意要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他,是以倒没觉得怎么害羞,但现在青天白日,自己一丝不挂,唐逸就在身边,叶小璐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即又想起了一件更要紧的事,就侧头问道:“大少,你不会觉得我是不正经的女人吧?”

    唐逸见她紧张的盯着自己,心里轻轻叹口气,认真的道:“你觉得,有男人会认为将她的第一次给自己的女孩儿不正经吗?”

    叶小璐就松口气,轻声嘀咕:“那就好,我想把最美丽的印象留给你。”又问:“你真地这么想?”

    唐逸笑道:“我不说了吗,是男人就都这么想。”

    叶小璐就不满的瞪着唐逸道:“问题是你不是别的男人,你大少的想法谁知道?你说,有男人会拒绝美女给他第一次吗?要美女痛哭流涕的求他,还要主动勾引他!你自己说,有你这么会摆谱的人吗?我看,你就是变态那拨儿的。”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叶小璐发泄了一通,心情总算好了点,毕竟昨晚的事想起来实在是窝火,待见唐逸一直不吱声,就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轻声道:“喂,你没生气吧?其实,经过昨晚,我更觉得将第一次给你没有错。”

    唐逸摇摇头,说:“你想不想吃东西?我去买。”

    叶小璐心中就又是一暖,摇摇头道:“算了,我,我再躺五分钟,别等露露回来看热闹。”

    唐逸笑道:“放心吧,我给她打电话了。”

    叶小璐无奈的道:“就是你打电话了,我才得赶紧起来,露露我还不知道?你不打电话还好,你这一打电话啊,她猜出什么,肯定马上跑回来看咱俩地热闹!”

    唐逸就笑:“你也不看看时间,她要想回来早回来了。”就将手腕上的表给叶小璐看。

    叶小璐惊呼一声,却是下午四点多了。

    “不可能,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叶小璐嘀咕着,随即就想起了什么,看着唐逸,轻笑道,“她挺听你的话啊!”

    唐逸道:“或许吧,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叶小璐摇头道:“算了算了,让你跑腿,总觉得怪怪的,我还是起来吧。”说着话就挣扎起身,毛巾被从雪白性感的上滑落,一抹春光乍泄,唐逸看得口干舌燥。

    叶小璐忙拉起毛巾被,轻笑道:“知道我的好了?晚了!咱俩是一夜情,可不是多夜情,大少,我要换衣服,请你出去,带上门,谢谢!”

    唐逸想说什么,终于只是笑了笑,转身出屋。

    虽然我还是习惯性每天看书评,但今天这章大家看就看了,不满意推倒的也不要在书评区抨击我,算了,今明两天不看书评,免得看了又伤心。

    我想说的是月票,24号了,官道竟然还在第七名上,真是令我想不到,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但看到距离第六名一百二十张月票,距离第五名不到二百张月票,我这心态又有变化了,汗死,我想拿前六,因为第六名有三千块奖金,说实话,本来随着大家地支持,成绩越来越好,所以是想下个月争一争最好名次地,但现在看,这个月才是《官道》能拿到最好成绩的良机,大神们大多因为参加年会有些低迷,而下个月,这些大神怕就要发威了,所以,这个月才是《官道》最好地机会,还是那句话吧,不管对情节满意不满意,对速度满意不满意,都请大家支持一下,从今天开始,月票都投给《官道》,看看《官道》最后能不能站在前六,真心感谢大家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