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唐逸的声音-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一章 唐逸的声音

第三十一章 唐逸的声音2017-11-8 23:46:47Ctrl+D 收藏本站

    肃州宾馆,例行的晚会,这十几天巡视组同肃州党政机关干部的谈话,可以用泾渭分明来形容,坚决拥护肯定高省长工作的有一批干部,同时犹犹豫豫,拐弯抹角指出高省长工作中缺失的又有一批干部。

    巡视组组员都发表着自己的看法,郭书记很民主,通常不为会议定调子,而是要大家畅所欲言,最后他才会总结补充。

    发言的几名巡视组干部都认为肃州省委领导班子有问题,最起码高省长在团结同志,发扬党内生活民主化方面做得不够。

    郭书记默默喝茶,聆听着大家的意见,措词最为激烈的莫过于中组部干部二局副局长李维,他认为肃州省委班子严重不团结,这里面有历史原因,也有个人原因,巡视组应该建议中央将肃州班子新班长的任命提上日程。

    等李维讲完,郭书记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向一直未出声的唐逸,说:“唐逸组长,你的意见呢?”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就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抬头道:“大家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我认为,一切都要谨慎,一个地方,班子中有分歧和矛盾很正常,如果能及时化解统一认识当然不错,但一味求和,甚至该开展的工作得不到开展,该进行的事业被和字拖累停滞,那就不是真正的团结,那是形式主义的团结,是很危险的。”

    唐逸最后道:“郭书记,我提议去沙地一带看一看,了解一下群众的真正想法。”

    郭书记脸色就舒展了许多,微微点头,放下了手中茶杯。环视着大家,说:“大家的意见我都听了,唐逸组长讲的很好,做工作,就会产生矛盾,咱们不是商人,讲究一团和气和气生财。咱们是党地干部,是为人民谋福祉的公仆。不能为了所谓的团结就工作都不要了嘛!”

    大家都纷纷点头。

    郭书记又道:“李维局长,你和小孟下去看看,看看沙地一带干群关系到底是为什么紧张。要认真谨慎,不要轻易下结论。”

    李维微微点头。

    散会时。唐逸和李维是最后离开郭书记房间的,唐逸住郭书记隔壁的套间,刚刚走到门前想开门进屋,李维叫了一声:“唐组长。”

    唐逸回头望,李维走上两步。犹豫了一下,笑笑。“算了,还是没事了。”

    唐逸看了他一眼,缓声道:“郭书记说的对,调查要认真谨慎,不要轻易下结论。”

    李维深深凝视唐逸,眼里闪过一抹深思,轻轻点了点头。

    唐逸开门进屋,心里却是叹口气,自己的举动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二叔的权威。但安排人在巡视组放炮,二叔根本就没知会过自己。或许。他以为自己肯定会跟着他地调子走吧。

    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唐逸就叹口气,这还是自己二叔呢,而以后随着自己地位的上升,和派系中一些人发生思想碰撞是必然的结果,如何协调派系地关系,最大程度的维护派系地团结,想做一位合格的领袖,就必须要面对这些难题。

    轻轻吟口茶,是小妹送自己的带有冰雪气息的莲花茶,清香沁人心脾,令人宁静安和,唐逸心情也好了一些。

    手机音乐响起,唐逸顺手接通,话筒里传来爷爷温和的笑声。

    唐逸精神就是一振,笑道:“爷爷。”

    “振邦刚刚打电话表扬你了。”老太爷心情很好。

    振邦就是郭书记,唐逸叹口气,说:“二叔那儿?”

    老太爷笑了起来,“自己干地事就要自己负责任。”

    唐逸恩了一声,知道爷爷的意思是要自己和二叔沟通,他总不能永远帮自己协调关系,更不能在二叔面前帮自己说话,不然,这些都会种下一些刺。

    挂了爷爷地电话,唐逸倒没急着给二叔打电话解释,想了想拨了秦成业的号码,秦成业已经升任苷州常务副市长,唐逸再次来西北,却是恭喜还没说一声呢。

    第二天上午,唐逸同组织部副局级巡视员杨守文照例和肃州省委机关一些同志谈过话,中午的时候,就来到省委大院附近的一家饭店用餐。

    吃着饭,唐逸手机震动起来,唐逸看了看号码,是纠风室的号儿,就出包厢接电话。

    “主任,我是小杜。”杜文琪的声音。

    唐逸笑笑,就知道杜文琪打电话的来意。

    “主任,是这样,今天上午的时候马圆杰主任一定要我将你办公室的钥匙交出来,我不肯,他就要我打开你办公室,说是拿一份文件,当时我给你打电话不通,马主任又下了命令,没办法,我就帮他开了门,我看到他拿了一份黄色的文件袋出来,就摆在你办公桌上地。”

    唐逸笑道:“也没什么,我不在了,纠风室地工作也不能停止运转嘛,给你我的钥匙不就是为了方便?以前不就跟你说过?马主任和王主任都是可以进我办公室地,案头的文件他们也都是可以处理的。”

    杜文琪就啊了一声。

    唐逸又道:“这事儿我会和马主任打电话沟通一下,但是小杜,以后这种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汇报了,不知道的人看,那你不成我眼线了?这可不大好。”

    杜文琪声音就有些惶恐,“主任,我不是那意思。”

    唐逸微笑:“我知道,你不用同我解释。好了,去安心工作吧。”

    杜文琪答应一声,挂了电话。

    唐逸回了包厢,笑呵呵和杨守文继续进餐。

    车流不息的宽阔街道,两旁高楼林立,打扮时尚的男女匆匆而过。西北的省会城市,其繁华和沿海发达城市并无二致。

    唐逸看了眼旁边和自己并肩而行的小妹,忍不住会心一笑,好久,没能悠闲和小妹逛街了,昨天,小妹突然打来电话,刚刚在邻省执行完训练任务。请假晚回黄海两天,来见见自己。

    郭书记听说了,却是马上命令唐逸这两天不许再回宾馆。去陪爱人好好度两天假,郭书记是知道的。小两口一个是军人,一个公务缠身,聚少离多,可不知道多少日子没见了,好不容易有了假期。郭书记自然希望小两口好好团聚几天。

    小妹见唐逸频频看自己,微觉奇怪。却也不问。

    唐逸就笑:“太漂亮,太靓丽了,你穿军装在大街上这么一走,可真是满街粉黛尽失色,你看看,多少女人嫉妒的瞪你。”

    00年初海军换下了87式军装,新地军装款式类似07式军装,女兵制服一身俏丽的白,皮鞋都是白色的,加之那可爱的雪白贝雷帽。精致的深蓝色领带。气质本就脱俗,穿在小妹身上。简直颠倒众生,就没有男人不回头多看小妹一眼的。

    看着身边这位清雅而又散发着高贵气质的女军官,唐逸真有些担心会引发街头连环追尾,丝毫不是夸张,那一刻唐逸是真这么想的。

    小妹也不理爱人调侃,只是静静跟在爱人身边,漫步街头。至于别人地目光,她是绝不理会的。

    唐逸就叹口气:“小妹,你能不能去整整容?”

    小妹愕然看向唐逸。^泡^书^吧^

    唐逸无奈的道:“在你面前,我都有点自惭形秽了!”

    小妹抿嘴一笑,清美无匹,看得唐逸又是一呆。

    小妹就拉了拉唐逸地手。

    唐逸笑道:“穿军装呢,可别破坏军人形象,大街上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小妹轻声道:“你想我了,才会说这么些话。”

    唐逸就不再开玩笑,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默默走着,虽然大街上不时有讨厌地小车因为小妹的风采鸣笛,两人却全不在意。

    唐逸和小妹渐渐来到了华联商厦前,唐逸就笑,“喂,乖老婆,老公给你买几套衣服?”

    小妹恩了一声。

    唐逸兴致勃勃的道:“那走。”

    刚要和小妹进商厦,突然就见商厦里走出几名穿制服的保安。

    商厦大门旁,围了一圈人,唐逸本以为是那种推销什么“新特产品”的,也没在意,保安出来,那圈人就慢慢散开,唐逸这才见到原来是一个七八岁地小姑娘正跪在那儿,前面用粉笔写了一排字,小姑娘扎俩小辫,穿的衣服很多补丁,背着一个小书包。

    唐逸就走过去,却见粉笔写得是求助好心人帮忙上学,她父母都是来省城打工地农民工,付不起高额的转校赞助,只好令她辍学,而她是极想上学的,背着父母偷偷跑出来,请好心人帮忙……

    旁边人们都在议论小姑娘是不是骗子,而唐逸尚未看完粉笔字,一只锃亮的皮鞋已经将那些字抹去,抬头,正是一名保安。

    “走,走,快点走,再不走叫市容收了你!”一名胖保安大声吆喝小姑娘。

    小姑娘抬起头,脏兮兮的脸,眼里泪光闪动,“叔叔,求求你,我真的想上学。”声音极为稚嫩。

    “去去,一边哭去,”胖保安厌恶的说,伸手就拽起小姑娘,向外推了一把。

    小姑娘踉跄几步,险些撞到唐逸身上,唐逸忙扶住她,见到唐逸气度不凡,更见到了唐逸身边那气质高雅的女军官,保安忙赔笑:“先生,对不起啊,您忙您的,这小骗子我收拾她。”

    “我不是骗子!”小姑娘倔强的仰起头。

    胖保安就瞪起了眼睛,唐逸微微蹙眉,摆手道:“看她也不像骗子。”就对小姑娘道:“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似乎能感觉到唐逸地善意,小姑娘低声道:“张小云,八岁。”

    唐逸笑笑,说:“走吧。叔叔请你喝饮料。”就牵起小姑娘脏兮兮地手准备进商厦。

    小姑娘却是挣脱唐逸的手,带着哭腔道:“叔叔,我想上学,我不想喝饮料。”

    唐逸微微点头,说:“先喝饮料,再上学!”

    小姑娘疑惑地看着唐逸,唐逸就笑:“你不喝叔叔请的饮料,叔叔就不帮你上学。”

    小姑娘犹豫一下。点了点小脑袋,“那,好吧。”

    唐逸就回头对小妹道:“多个小灯泡。”

    小妹点了点头。

    有忠厚地保安见唐逸要带小姑娘走。本觉得不妥,但看到唐逸身边那气质高雅清丽无匹的女军官。心中疑惑尽去。

    唐逸,小妹和小云三个来到一楼休息区,唐逸给小云要了可乐,他和小妹要了矿泉水。

    小云怯怯的将小嘴伸进吸管里,黑溜溜的大眼睛却是看着唐逸和小妹。唐逸微笑:“喝吧,不要钱。”又指了指小妹。说:“你看这位姐姐像坏人吗?”

    小云盯着小妹,摇摇头,说:“像仙女。”

    唐逸就笑,说;“仙女姐姐请你喝饮料,你喝不喝?”

    小妹就对小姑娘点点了头,说:“你喝。”

    小妹的话却是比唐逸长篇大论管用许多,小云恩了一声,乖乖的吸了一口可乐。

    唐逸就问:“小云,你父母呢?有他们联系的方法吗?”

    小云慌恐的道;“叔叔,别告诉他们好吗?我。我怕我妈妈哭。”

    唐逸就叹口气。轻声道:“小妹,你说几时咱们国家不再有这种现象。咱们管得了一个,两个,又管得了多少?”

    小妹握住唐逸地手,没有说话。

    “叔叔,别告诉我妈妈好吗?”小云还在小声哀求。

    唐逸伸手过去,拍拍她小脑袋,说:“不怕,妈妈不会哭的,不告诉他们,怎么帮你办上学的手续?”

    小云似懂非懂地点头。

    唐逸心情有些沉重,在安东,自己可以办希望小学,办打工子弟学校,但那也仅仅是安东而已。

    小妹轻声道:“做事,要慢慢来。”

    唐逸对小妹点点头,说:“我没事。”

    小云吸着可乐,好奇的打量着对面地叔叔阿姨。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快六点了,就对小云道:“一会儿叔叔请你吃饭,再送你回家。”

    小云摇头,说:“不要,妈妈会着急的,叔叔,你真能帮我上学?”

    唐逸刚想说话,手机响了起来,看看号,很陌生,接通,是男人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很有力道,“唐组长吧?”

    “我是。”

    男音就变得亲热起来,“我是刘凤鸣啊!”

    唐逸就笑:“刘书记,你好你好。”刘凤鸣就是二叔嘴里的那位副书记。

    “唐组长,今晚想和你吃个便饭啊,有时间吗?”

    唐逸微微蹙眉,看看小妹,又看看小云,随即眉头一展,笑道;“好啊!”

    “那好,就在金城大酒店,我派车去接你?”男音有些喜悦。

    唐逸笑道:“不用,我在外面呢,打车去吧。”

    “那好那好,你到了打电话,我叫小张在下面等着。”

    唐逸挂了电话,就对小云道:“走吧,咱去吃好吃的。”

    小云还是摇头,毕竟八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她还是有些警惕性地。

    唐逸就对小妹使个眼色,小妹就道:“不怕,叔叔不是坏人,吃过饭阿姨送你回家。”倒是很难得的会同陌生人说这么多字。

    小云看了看小妹,就温顺地点头。

    金城酒店巨大的玻璃旋转门前,刘凤鸣的秘书小张见到这个奇怪的组合,眼睛瞪得大大的。

    气度沉稳的年轻男人自然是刘书记嘴里那非同小可的大人物,这位清雅高贵地女军官又是谁?咦?大校军衔?军装是仿造的?怎么看这位美女军官也不超过二十岁,大校?

    再看那一身脏兮兮,小乞丐般的女孩儿,小张就更是挠头。

    但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热情恭谨地引领唐逸几人进酒店,门前穿红制服地服务生却是一把就拦住了小云,礼貌的对唐逸几人道:“对不起先生,衣冠不整者,是不能进酒店地。”

    唐逸微微蹙眉,小张这个气啊,颇觉丢了面子,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名片塞到了服务生手里,将他拦小云地手拨开,对小云道:“小妹妹。不用理她,来。请进。”就算县长市长小张也没这么客气过。

    服务生看到小张的名片脸都绿了,吓得急忙闪开。

    小云自然不知道她现在遭遇的是怎样地礼遇,只是跟在唐逸和小妹身后,好奇的打量金碧辉煌地酒店大堂。

    小张领三人来到206房间,轻轻敲门。不大一会儿,门一响。却是刘凤鸣亲自来开了门,见到唐逸就笑着握手,在同巡视组的见面会以及巡视组单独谈话中,他同唐逸见过一面,两人却没有过任何交流。

    同唐逸握手寒暄的同时刘凤鸣就见到了清丽高雅的小妹,以及脏兮兮的小云,就是微微一怔,不知道唐逸唱得是哪出。

    唐逸微笑道:“多带了两张嘴,刘书记不介意吧。”回头指着小妹和小云介绍:“这是我爱人宁静,这小姑娘是我刚刚认识地小朋友。”

    “啊。啊。宁大校!你好你好。”刘凤鸣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外和惊喜,唐逸带夫人赴宴。这本身就是对同他之间关系地认同,更别说这位太子妃是如何的威名赫赫,背后势力是如何令人胆寒了。

    虽然不知道脏兮兮的小女孩又是谁,刘凤鸣也没忘笑眯眯和她打招呼:“小朋友,你好啊?”

    “爷爷好!”小云倒是很乖巧,惹得刘凤鸣一阵开怀的笑。

    请唐逸三人进屋落座,刘凤鸣就笑:“看来,这菜得换换样,宁大校,不知道你是什么口味?”

    小妹道:“唐逸喜欢吃的我都没问题。”

    刘凤鸣笑道:“好,好,好一个妇唱夫随,贤伉俪令人羡慕啊!”又问小云:“小朋友,你想吃什么,自己要。小张就将圆桌上的菜单递给小云。

    刘凤鸣又对唐逸道:“唐组长,小姑娘要不要先去洗个澡?再叫服务员帮她换身新衣服。”

    唐逸点了点头。

    那边小张就劝说小云跟他走,小云自然不依,等小妹说了句,才听话的跳下椅子,跟小张走了出去。

    刘凤鸣就问:“唐组长,这小姑娘是?”

    唐逸道;“大街上撞到的。”简略将小姑娘来历说了一下。

    刘凤鸣脸上笑容就渐渐淡去,叹口气道:“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啊,我们省委有责任,但西部穷,很多事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唐逸拿起茶杯喝口茶,道:“其实有的事,还是事在人为的,就说小云这种情况吧,只要省城建几所打工子弟学校,完全可以解决,那也用不了几个钱,是,贫困孩子上学难不是短期内能完全解决地问题,但一步步按部就班地来,随着国力的强大,终究会杜绝这种现象,但我们不能因为有困难就连小小地一步也不肯迈出去,刘书记,你说是吧?”

    刘凤鸣点头,“说得是。”

    唐逸就笑:“不瞒你说刘书记,在我看来,为老百姓踏踏实实做事,才是真正的政绩。”

    刘凤鸣笑着道:“那是,唐组长的观点倒是和我不谋而合。”却是大有深意的看了唐逸一眼。

    带小云来,唐逸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随着地位的提升,也是时候在派系内发出自己的声音了,要令派系内的干部渐渐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爱憎,当然,发出自己的声音不是要令圈子里的干部都跟着自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显然是天方夜谭,真要搞至清,自己还没等上位就不定被排挤到哪个犄角旮旯了。

    自己只是向圈子里的干部传递信号,慢慢树立自己的形象,做面子也好,为以后适当调节圈子里的气候打基础也好,自己都到了亮相的时候。

    当然,今天也是因为小妹在,所以才带了小云过来,如果只是自己的话,带着小云来,再和刘凤鸣谈论这么一番话,分明就有了说教的意味儿,必然会引起刘凤鸣的反感,有小妹,就显得亲切自然许多。

    刘凤鸣沉吟了一下,就道:“唐组长,这样吧,我在这里表个态,回去后我就会将全省落实打工子弟学校的工作排上日程,就算在省里遇到再大的阻力,我也会不折不扣的做好这项工作。”

    唐逸笑道:“郭老在就好了,他喜欢听地方领导这样表态,至于我,还是刘书记的晚辈呢,您跟我表态,这不折杀我吗?”

    刘凤鸣眉毛就舒展开,显然唐逸的谦和令他很愉快,微笑道:“现在你是中央巡视干部,是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当然就是领导。”

    唐逸笑着谦逊,气氛渐渐融洽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