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串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五章 串门

第二十五章 串门2017-11-8 23:46:40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的时候唐逸和赵雅月找到了林雪的家,这是一处老住宅区,楼体斑驳,装着防盗护栏的房子就好像一个个鸽子笼。

    林雪家住一楼,赵雅月敲响房门好久才听里面有脚步声,里门被拉开,老式栅栏防盗门后,是一名白发斑斑的老人,脸上皱眉很深,像刀刻一般。他警惕的打量着唐逸和赵雅月,问:“什么事?”

    这时候自然是女同志说话,比较有亲切感,赵雅月微笑道:“老大爷,我们不是坏人,可以进来说话吗?”

    老人皱起了眉头:“你们是什么人?”

    赵雅月看看唐逸,唐逸点点头,她就拿出了工作证给老人看,说:“老大爷,我们是中央巡视组的,想跟你聊聊天。”

    老人犹豫了一下,就推开了防盗门。

    客厅很是狭小,老式的木制沙发,铺地的革磨得有了洞,靠墙角乱七八糟摆着一些纸箱。

    老人也没请唐逸和赵雅月坐,很警惕的问道:“想和我谈什么?”

    赵雅月道:“林雪,是您女

    老人眉头拧紧,说:“是,她失踪了,怎么,你们有她的消息?”

    赵雅月道:“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大爷,能和我们详细谈谈吗?”

    老人刚想说话,里屋一名光膀子的小伙子走出来,看着唐逸和赵雅月的目光很有些敌视,问老人:“爸,又是记者来打听妹妹的事?”

    老人说:“他们说是中央下来的,我看不大好,你看看他们的工作证是不是真的?”

    小伙子就瞪起眼睛。“中央下来地?中央会管咱们的事儿?爸,你老糊涂了吧?”转头看向唐逸和赵雅月,大声道:“你们是哪家报社的?冒充中央的大官,胆子倒不小,滚,快点给我滚,别逼我动手!”

    唐逸微微蹙眉,说:“冷静点。中央巡视组来你们宁西你不知道吗?要不要现在打电话叫警察来确认?”说着话就将工作证拿出来亮给小伙子看,说:“仔细看看。^泡^书^吧^你觉得有人敢造这个假不?”

    看着工作证上的国徽和红章,小伙子气势就馁了。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我又没见过这类证件,我哪知道真的假的?”

    唐逸轻笑:“那,打电话给市局确认一下?”

    小伙子说:“那,那倒不用。”

    老人也惶恐起来,忙说:“真是中央领导吗?快坐。坐。”

    唐逸和赵雅月这才在沙发上坐下,老人又吩咐小伙子:“去。把我屋里茶叶罐拿来。”

    唐逸忙道:“大爷,不用忙,我们什么也不喝,来,你们也坐下,咱们随便聊聊。”

    小伙子搬来两把塑料椅,和老人坐在对面,老人就叹口气道:“林雪地事怎么就惊动了中央呢?都是我不好,当初的时候瞎闹,害得大家都误会是程局长包庇他儿子。怎么会呢。程局长可不是这样地人。”

    赵雅月道:“能跟我们说说林雪失踪时的详细情况吗?”

    小伙子道:“一年多了,具体地谁还能记得?”

    唐逸就蹙起了眉头。

    赵雅月道:“你们不用有顾虑。有什么话都可以说。”

    小伙子道:“不是有顾虑,我们也想找到妹妹……”突然滴滴滴的响,是里屋,小伙子就道:“我去接个电话。”起身进屋,听着他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就穿了衣服出来,对老人道:“爸,我回家了。”

    看了眼小伙子腰带上挂的手机,唐逸没有说什么。

    小伙子走后,赵雅月又给老人作思想工作,要他有话可以敞开放心大胆的说,老人摇头叹气,“说什么呢?程局长那么好的人,你们不该怀疑他。”

    赵雅月笑道:“大爷,你理解错了,我们可没有怀疑程局长。”

    唐逸突然插嘴问道:“大爷,你儿子在哪儿工作?”

    老人一怔,犹豫了一下道:“公安局。”

    唐逸又问:“上学分配?哪年分进去地?”

    老人道:“不是,在家待业了几年,去年的时候,程局长听说了我们地困难,就帮他解决了工作。”随即提高了音调,“这里面可没什么猫腻,程局长就是这么磊落,也不怕被人说闲话,要是别人,避开我们还来不及呢!”

    唐逸微微点头,就不再说话。

    赵雅月又和老人谈了一会儿,也问不出什么,唐逸就对她使个眼色,两人起身告辞。

    老人一直送到楼道口,唐逸深深看了他一眼,老人注意到唐逸的目光,就偏过了头。

    午后的太阳暖暖的,金黄的树叶打着旋飘落。

    走在小区的砖路上,唐逸就轻轻叹口气,说:“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赵雅月很敏感,侧头看着唐逸,“组长,你觉得程玉林的儿子真的有问题?”

    唐逸摇摇头,没有说话。

    赵雅月道:“或许,林雪真的是很离奇的失踪呢?遇到了人贩子?出了意外?如果真地和程玉林地儿子有关系,他又怎么可能帮林雪哥哥安排工作,这不授人以柄吗?”

    唐逸轻声道:“我只知道,现在这个女孩儿再也没有人关心,家里人提起她的名字如避蛇蝎,记载了她失踪经过地档案袋上,现在,也落满了灰尘吧?”

    赵雅月也轻轻叹口气。

    唐逸默默点起了一颗烟,走着。

    赵雅月看着唐逸微蹙的眉头,心里却是好像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唐逸,是这样的人?这桩案子,就算真的查得水落石出,查出程玉林有问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也不会给他加什么分,对于这位盛传很快会被提为副部级高官的年轻权贵。有什么意义呢?用得着上心吗?

    想想,民不举官不究,尤其又是这么一桩扑朔迷离地失踪案,对于巡视组来说,就算想查也无从着手,毕竟。巡视组不是来查案子的,而是考察宁西的省市级领导的。重点是干部的纪律工作作风以及省市班子的运行情况,监督党政一把手有没有一言堂现象。是不是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等等。

    林雪的案子,明显和工作内容有些不搭边儿。

    眼见就要出了小区,赵雅月就道:“组长,这案子很棘手,说实话。每年全国不能侦破的失踪案不知道有多少,咱们就是想管也管不来。”

    唐逸摆摆手。说:“这案子不同,疑点很明显。”转头看了眼赵雅月,笑笑道:“我知道你想什么,觉得我小题大做是吧?”

    赵雅月尴尬地笑笑,说:“不是。”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生死无小事,不管怎么说,一条生命不能无声无息的消逝,怎么也要溅起一些浪花吧?就算是社会不公,总也要惹得人唏嘘几声。你不觉得。这样悄无声息地失踪很可怕吗?”

    赵雅月思索着唐逸的话,没有吱声。

    走了几步。唐逸挥挥手,很坚定地道:“不管有什么阻力,这案子我是一定要办一办的!”

    看着唐逸坚毅的表情,赵雅月再次被轻轻震撼了一下,此时此刻的唐逸,那一瞬间仿佛又成了在安东叱诧风云当仁不让的王者,而不是回到京城后那个深藏锐气谦虚谨慎地京官。

    赵雅月的心情突然就变得明快起来,微笑道:“组长,我会支持你。”

    唐逸笑笑,指了指停在路边地出租,说:“上车,女士优先。”

    赵雅月轻笑点头。

    郭书记听到唐逸的汇报,自然没有异议,在唐逸拟定的督促苷州市局认真查办失踪人口案的文件上签了字,转宁西省委省政府,又由省委省政府转省公安厅派发给苷州市局

    几天后的晚上,也不等小妹休假,唐逸就自己来到了苷州市委干部家属区,秦成业现在是苷州市副市长,虽然还是副厅级,但省会城市的副市长怎么也感觉比普通地级市高了半个格,提为正厅也更容易些。

    市委家属院分两个院落,前面是普通家属楼,后边单独围起了常委院。

    苷州市委常委有十一人,小楼却盖了两排。每一排五幢,一共是十幢小楼。每一幢住两户,如果住满了,可以住二十家。不过,这小套院里的小楼从来就没有住满过。闲着就闲着,多少干部没有房住,谁也没有想到过来这里挤。有的领导同志退下来了,仍然在这里住,别的地方房子再好也不想搬,因为住在这里是一种身份。有的领导同志调走了,家里人不想走地就可以永远住在这里,仍然在苷州市生活,没有人想到过要赶走他们。只有等到领导同志死掉了,家属才会自觉地搬出来。到那时候才人走茶凉,如果你还不想搬,就有人站出来想办法赶了。

    秦成业不是市委常委,自然也没资格住常委院,他住在靠近常委院月亮门地十七号楼,唐逸进家属院时是秦成业亲自接进来的,倒令唐逸颇有些不好意思。

    家属院地水泥路平坦整洁,两边栽着花草,路灯发出柔和的白光。

    领着唐逸上楼,秦成业边走边说:“楼梯滑,看好脚下。”

    唐逸笑道:“没事。”

    三楼的两室一厅,客厅布置的很温馨,宁二姑和秦成业是大学同学,当初两人恋爱遭到了家里强烈反对,她却义无反顾的跟随秦成业来了西北,二十来年西北风沙的侵蚀却没有令宁二姑的风采消失,虽然打扮素朴,一颦一笑仍是风情动人,看的出年轻时的二姑肯定是个大美人。

    唐逸坐沙发上,二姑帮唐逸泡茶,唐逸忙站起身说:“我自己来。”

    宁二姑笑道:“我们小妹的宝贝女婿来了。我这作姑姑地怎么也得泡杯茶,要是小妹在,我可不管了,不是不想给你们泡,是那孩子不喜欢喝别人泡的茶。”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宁二姑却是对唐逸极为好奇,毕竟和唐逸也就每年过年时能见上一面,通常是说不上几句话的。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她却是很想知道能令玉洁冰清的小妹喜欢的没着落的这位宁家宝贝姑爷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宁家。宁二姑和秦成业一直都不被老爷子待见,自然也就没什么地位。何况宁家大姑爷已经贵为海军副司令员,大哥更晋升为上将总参谋长,秦成业每次去宁家自然压抑的紧,自己就变得越发小心谨慎起来,宁二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若不是亲情难舍。每年只能和亲人团聚那么几天,宁二姑倒真地不喜欢去参加每年过年的家宴。

    每次远远看着唐逸,宁二姑是极想和唐逸说说话地,但唐逸和小妹时常都被人簇拥着,尤其是趋炎附势的二哥,最喜欢拉着唐逸喝酒聊天,宁二姑也只有将自己满肚子地好奇压在心里。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宁二姑打开话匣子就没完,问唐逸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和小妹平时都干些什么啊。听得秦成业连连摇头。

    “小逸。给我说说,你妈那边有多少钱?”宁二姑如同普通人家的娘家人一样。笑眯眯盘问起唐逸家底。

    唐逸笑道:“这我也不知道,反正够我和小妹花几辈子了!”

    宁二姑就咯咯笑:“小滑头!”

    听得秦成业一阵冒汗,在他心底深处,实在是拿唐逸当平辈人看待的,宁家集万千宠爱与一身之千金的爱人威势越来越隆的唐家之长孙现今更是巡视西北地领导,任何一个身份拿出来,也实在不能令秦成业用平常的亲戚心来对待。

    不过见唐逸和二姑聊得挺投机,秦成业才慢慢放下心,拿着茶杯喝茶,并不多话。

    唐逸却是转头问秦成业:“二姑父,你知道程玉林吧?他人怎么样?”

    秦成业微微一怔,看了眼唐逸,字斟字酌地道:“廉洁守法,为人刚正,是难得的好干部。”

    唐逸就笑:“二姑父,咱们家里人说点私下话,不用把他档案里的评语搬出来吧。”宁二姑也嗔怪道:“就是,唠家常呢,孩子问你话,你也打官腔,有意思没?”

    秦成业却是摇摇头,说:“我不是说场面话,说实话,程局确实是个好干部,他可不是宣传出来的假大空,而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要说这么清正的干部,我还没见过几个。”

    唐逸哦了一声,说:“那他儿子呢,叫程亮是吧?”

    秦成业道:“那孩子我见过,长得秀气,人也老实,今年刚毕业,好像进了工厂。”

    唐逸点点头。

    秦成业拿起茶几上早准备好的中华拆封,递给唐逸一颗,唐逸看了眼宁二姑,宁二姑就笑:“抽你们的,我都习惯了,每天被他这个大烟枪熏,我说,我最少得折寿十年。”

    唐逸就笑:“时间长了,被动吸烟也会产生抵抗力。”

    宁二姑笑骂;“和你姑父一个论调。”

    唐逸笑笑,却见秦成业拿火机打火,忙抢过来,帮秦成业点上,又将自己嘴里的烟点了。

    宁二姑道:“是过年从我大哥你那泰山那里拿的,你姑父平时烟酒都不收地,你说他这官能做得起来吗?太迂腐,这不,好不容易在玉田分管财政,有了点权力,没几天呢,就被挤兑来苷州了,好像是进省会了,可人家省会干部谁认识他啊?分管统战?人家有统战部长呢,他这不就是个摆设吗?”

    唐逸就笑:“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地体制下,政府的话语权在增强,就算市委那边有了主管,政府也不是就不能做事了。”

    宁二姑就瞪了他一眼:“一家人说话,你也不老实!”

    唐逸就有些无奈,转眼,秦成业也是一脸无可奈何地模样。

    秦成业抽口烟,就问唐逸:“你刚才问程局,怎么,程局有问题?”又笑了一声,“我就是随便问问啊,该保密你还得保密。”

    唐逸笑道:“也没啥,有宗失踪案,好像和程局的儿子有点关系。”

    秦成业就啊了一声,说:“那几天前省委下的文,要市局加强失踪案侦破力度,就是为这事儿吧?”

    唐逸微微点头。

    秦成业若有所思的道:“程局很得省里和市委一凡书记看重,听说可能上副书记。”

    唐逸默默吸烟,没有说话。

    秦成业又道:“还有就是那个案子,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我想,如果真的和程局儿子有关系,程局知道的话不可能包庇他,真的,程局不是那样的人。”

    唐逸就笑了,看了秦成业一眼,说;“你都这么想?”

    秦成业很凝重的点头。

    唐逸掐灭烟蒂,说:“我也希望和程局没关系,事实也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没有什么秘密能永远掩盖。”

    宁二姑却是打了个哈欠,站起身道:“你们聊,我去给小龙打个电话,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

    唐逸就笑:“小龙干嘛去了?”

    “在老师家补课呢,说了叫他今天早点回来,这孩子就是不听话。”宁二姑一边唠叨,一边进房间打电话。

    唐逸看看表,站起身道:“太晚了,十点前要回宾馆,二姑,姑父,我就走了!”

    秦成业忙说:“那是得抓点紧,你这组长要起模范带头作用。”

    唐逸笑着说是,宁二姑就放下电话,出来送唐逸。

    困了……,五千字,明天大章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