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巡视西北-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一章 巡视西北

第二十一章 巡视西北2017-11-8 23:46:36Ctrl+D 收藏本站

    周日下午,唐逸从老太爷那出来,坐上出租车,琢磨是不是现在去买辆新车,还是等巡视组工作确立以后再看看,毕竟进了巡视组后,一年大概有几个月会在地方,买辆新车多半也只能放置起来。8

    电话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接通,是雷浩,“书记,忙呢吧?”

    唐逸道:“没啥事,晚上一起吃饭?”雷浩打来的电话是北京的固话,他自然是在北京了。

    “好,好,那就在北京饭店?”没想到唐逸先开口,雷浩就有些激动。

    唐逸笑道:“好吧,不过我大概要一个多小时后到,你等等我。”

    雷浩说:“那我先去订房间,您到了给我电话。”犹豫了一下,又道:“书记,我们驻京办的两位同志想认识认识您,您看?”

    唐逸就笑:“我又不是手握条子票子的财神爷,认识我有啥用?不过见个面,吃个饭,还是没问题的。”

    雷浩连声说谢谢。

    挂了电话,唐逸就轻轻叹口气,看来,雷浩在宁边很不如意啊!

    贵宾楼明月轩包厢富丽堂皇,唐逸赶到的时候雷浩宁边驻京办主任高大年,副主任吴小菊早就候着呢,雷浩介绍唐逸和高大年吴小菊认识,唐逸脸上挂笑,态度和蔼,轻轻和两人握手,那份京城高官的架势一下将几人的距离拉开。

    吴小菊本来还想说两句讨喜的玩笑话,这时却再说不出口,这位年轻的权贵,可和以前他们接触的京官明显不是一个层次。

    雷浩心里有些无奈。和唐逸地关系。他自然不想亮给别人看。但教育资金到位后。可说波澜重重。是李书记力排众议。全力支持了他地工作。并且和王市长提议。要给雷浩加加担子。又恰好省委党校有个培训班。李书记推荐了雷浩。

    雷浩也能感觉到。短短时间。自己和王市长地关系就冷了下来。很显然。王市长在驻京办影响力微弱。是不知道其中玄机地。而不管李书记打地是什么算盘。想在宁边官场安安稳稳走下去。雷浩也只能向他靠拢。

    投桃报李。雷浩为此考虑好久。终究还是觉得介绍唐逸和驻京办地人认识为好。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唐逸也应该能体谅自己地难处。

    几人坐下后。高大年吩咐服务员上菜。吴小菊就娇笑道:“唐主任。早就听说过您。要说辽东地干部。没听说过您大名地还真不多见。”

    唐逸笑笑。道:“见面不如闻名吧?”

    吴小菊道:“那可不对。能见到您。我们是三生有幸。您在安东地事迹我可是耳熟能详。要不要我说几件?”

    唐逸微笑道:“小菊同志太夸奖了,至于什么事迹。还是免了吧,我知道小菊同志是宣传干部出身,强闻博记。”

    众人都笑。

    酒菜连珠介送上,菜样都很精致,清淡为主,酒水要的啤酒,自然都是为了照顾唐逸。

    吴小菊是个娇俏地交际花,有她在,气氛就很活跃。第一杯酒自然是雷浩提议喝的,接着吴小菊就举起了酒杯,对唐逸道:“唐主任,您是我们辽东干部的楷模,身在京城,心系辽东,更是菩萨心肠,为了宁边的孩子们奔走呼吁,来。我敬您一杯。”

    唐逸笑笑。拿起酒杯和她碰了碰,这个吴小菊嘴皮子是很厉害。在驻京办这个类似公关的机构里,倒是颇能发挥所长。

    酒桌上也没谈什么正事,就是天南地北的闲聊,气氛倒也融洽,散了席,高大年和吴小菊就先走了,雷浩送唐逸出酒店,边走边道:“守一书记过几天可能会过来。”

    唐逸和李守一有过几面之缘,但接触不多,想了想道:“这段日子我可能会很忙,中央要成立巡视组你应该知道吧,可能会从纠风办挑选干部,筹备上我也可能会参与,等过段日子,闲下来再说,好吧?”

    雷浩愕然,随即笑道:“书记,看来你真的是鹏程万里喽,你忙你的,几时得空,给我打电话就行。”

    唐逸微笑点头。

    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施书记出席了全国省(区市)巡视工作座谈会,要求巡视组要对问题坚决查处,决不手软;对不适合担任现职需要调整和交流的领导干部,要及时提出组织处理地意见和建议。^^去看最新小说^

    九月底,中纪委中组部正式成立巡视工作办公室,组建了五个地方巡视组,对地方省市展开巡视,通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文件上,第五组副组长的名字引起了广泛地关注,唯一一名厅局级副组长,年龄仅仅三十一岁的唐逸突然间进入了各省市领导的视线。

    唐逸对这点也很无奈,华夏这块土地上,讲究中庸之道,讲究后发先至,少年成名,往往结局不会很好。

    但自己已经被提到了这个位子,只有如履薄冰的走下去,希望能走出一条前人所未曾经历的路。

    在唐逸去西北之前,胡小玲领赵局长来到了蓝天饭店,胡小玲怪不好意思的向唐逸道歉,唐逸只是笑:“现在相信组织了?”

    胡小玲俏脸一红,不再说话。

    唐逸倒是和赵局长喝了几杯,聊得倒也投机,赵局长一再感谢中纪委纠风室的干部,唐逸只是淡淡道:“身正不怕影斜,赵局长又何必太在意这些小麻烦?”

    赵局长哈哈大笑:“说的对,说的对,唐主任,你们这些年轻干部能极快地被提拔真是国之幸事。”

    胡小玲听得一向粗豪的赵局长也拽起了文,忍不住抿嘴轻笑。

    当晚,三人倒是喝得尽兴而归。

    望着红旗车窗外漫漫黄沙,唐逸又想起了和赵万天聊天时的趣事,禁不住微微一笑。

    “小家伙,想老婆了吧?”郭书记笑呵呵问。

    唐逸就有些无奈,郭书记在人前倒是威严古板。但私底下,却是更像一位慈祥的长辈,时常取笑自己,对这位老人,唐逸也实在没有办法。入宁西后。巡视组同省委主要领导开了个简短的见面会,见面会上,省委周书记介绍了宁西的一些情况,巡视组讲了讲来的目地,检查的重点,检查地方式,还有工作安排,另外提出了一些配合工作的要求,

    见面会结束后。省委发布文件,公布巡视组电话和电子邮箱,就是让广大干部群众都知道巡视组来到了宁西。而以后巡视组活动一律不报,非必要,也不再和省委联系。

    巡视组第五组共有十名成员,除了正副组长外,其余八人有六名正副局干,也有两名正处级干部,都是纪检系统或组织系统中的佼佼者。当然,因为郭书记的身份,巡视组尚有两名警卫人员。负责保护郭书记地安全,据说中央还曾经提议增设一名医疗特护人员,被郭书记坚决的拒绝。

    第五组住进了苷州的银河宾馆,初始的几天,就是开座谈会,个别谈话等等方式,与宁西各行各业的干部群众接触,当然,座谈会地形式基本上是谈不出什么地。最根本的办法还是个别谈话。

    银河宾馆就是曾经地省委招待所扩建而来,半月形银色建筑,十二层高,是一座设施完备地三星级宾馆,巡视组住进了宾馆的十二层,在此期间,银河宾馆唯一的接待任务自然就是中央巡视组,其余大大小小地考察组,视察团都由省政府接待办另行安排。

    这天晚上。巡视组成员在郭老房间开完例行的总结会。郭老就笑道:“守株待兔是发现不了什么问题的,咱们要主动出击。主动和群众接触,晚上大家也都出去走走,随机和群众谈话,听听群众的呼声。”

    转头对唐逸道;“唐组长,今晚你和小赵一组,她是女同志,你多照应下。”

    唐逸微微点头。

    郭老又布置了其余几名干部晚上的安排,然后宣布散会。

    小赵叫做赵雅月,是中组部干部二局三处处长,三十多岁的一名女干部,生得很文秀,一身浅蓝色女式西装淡雅素净,人如其名。

    九月底,月凉风稀,秋高气爽,苷州文化广场上却是灯火如柱,人流熙熙攘攘。

    广场中心,是一座红军烈士纪念碑,纪念西征时惨烈牺牲的红四方面军战士。

    唐逸默默注视着纪念碑,久久没有说话,西北匪帮猖獗,多少烈士抛头颅洒热血,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又有几个尚记得这些真正怀有崇高革命理想的无名英雄。

    “唐组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赵雅月略有些奇怪地问。

    唐逸笑笑,说:“没啥。”

    两人来到一处冷饮摊,要了饮料,坐在塑料椅上和卖饮料的大娘攀谈起来。

    冷饮摊附近,打扮时尚的少男少女穿着溜冰鞋嬉闹着,有一黄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喝骂那些少年男女,随之就是一场殴斗,现今的小孩,却是生猛多了,打得黄毛哇哇乱叫。

    唐逸看得愉快的笑起来,这种市井小热闹对于现在他来说,显得是那么奢侈。

    摆摊的大娘却有些担心的说:“现在的孩子们,下手也没个轻重,看看,还打呢!”

    两名胳膊上带着红箍的联防员喝斥着走来,少年男女一哄而散,黄毛从地上爬起,骂咧咧地,却被一名联防员照着后脑就是一下,“天天惹事儿,赶紧回家!”

    赵雅月轻笑对大娘道:“大妈,苷州的治安挺好的是吧?”

    大娘有着西北人特有的爽朗,“这话不假,咱们苷州经济在全国排不上号,但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不像南方乱,到了晚上,大姑娘都吓得不敢出门。”

    赵雅月和大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唐逸的手机突然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看看号,就一阵挠头,接通,叶小璐异常好听的声音传来:“喂,你在哪呢?从昨天就不在家!”

    唐逸想了想道:“在苷州呢。办点事。”

    “苷州?”叶小璐声音就拔高了个弧度,“真地假地?”

    唐逸无奈的道:“真地。”

    能想象的出那边叶小璐眨巴着大眼睛在琢磨事儿,过了一会儿道:“好吧,你在苷州是吧?那你和露露联系下,这些天她都飞苷州线,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在苷州。”

    唐逸微怔,问道:“她不飞国际了?”

    “恩,嫌国际辛苦,又和一个机长吵了架。早飞国内了,没见她和我休假时间都不一样吗?你别转移话题,明天。你联系她,和她见面!她的电话你有是吧?”

    唐逸无奈地恩了一声,挂了电话,就见赵雅月似笑非笑看着他,问:“爱人?”

    唐逸摇摇头,说:“一个朋友。”心里苦笑,小妹才不会无聊到追踪自己的行踪呢,就算齐洁陈珂,也没这么婆妈过。这个叶小璐,也实在太嗦了点,不过感觉倒是蛮好的。或许是因为自己一贯太强势太有主见,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左右自己,乍被人盯着管着,还真的有些暖心。

    第二天早晨,巡视组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苷州鼎天实业的法人代表,姓陈。叫做陈祥武,向巡视组反映省高院审案程序有问题,太机械,没有以人为本的精神,更说了说他的案子,就是曾经写信给国务院纠风办,着名影星江雅占用公司大量资金,又以重病为名拖延打官司的案子。

    不是什么大案子,郭书记就指派了两名同志跟进一下。当然。不能干预省高院正常办案,只要办案程序合法。就坚决不要干涉。

    郭书记更在早会上道:“我们巡视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巡视,可能会发现一些人已经违反了纪律,发现违反了纪律,那就按违反纪律违反法律这个办法来解决,及时调查,及时清除一些分子,这是一种。再一种,发现有一些干部在廉政上有这样那样地问题,但是他还在那个边缘,还没有掉下去,有这个倾向,有这个苗头,对这样的人,我们不是一棒子打死,要给他们提出一个警告,亮个黄牌,提醒他们,要注意,改了就好。所以巡视工作实际上把关口提到了前面,就是加大了事前和事中的监督,避免了事后监督这个弊端。我觉得后一种才是我们巡视工作地重点。”

    组员们都纷纷点头,郭书记又安排一些组员去党政机关谈话,进行问卷调查。

    唐逸提议道:“郭老,我准备去《中国时报》驻宁西办事处走一走,新闻媒体,一般来说消息来源更广泛一些,而且《中国时报》在针砭时弊这一块儿一向作得很好,很有针对性和政治灵活性。“

    郭老微笑,“这个提议很好,你和小赵这些日子就跑一跑北京驻宁西的新闻媒体,宁西省内的媒体,也可以去看一看,谈一谈。”

    唐逸点头。

    《中国时报》驻宁西记者站位于新乐大厦五楼,写字楼的五楼整个被租了下来,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忙碌,不时有穿着高跟鞋的时尚女孩戴着眼镜的文质青年从唐逸和赵雅月身边擦身而过。

    唐逸和赵雅月来到了挂着站长室门牌的办公室外,唐逸轻轻敲门。

    “进!”办公室里响起男人清朗的声音。

    唐逸拧开门走进去,办公室简约而大气,墙角摆着盆栽地几株绿色植物,增添了几分生动。宽大的办公桌后,坐着一名温文儒雅的中年男人,见到唐逸和赵雅月,他脸上有些迷惑:“你们是?”

    唐逸微笑道:“柳站长吧,一个小时前打电话和你约好的,我们是中央巡视组的。”

    柳广文开始微微一怔,随即忙从办公桌后下来,热情的和唐逸赵雅月握手,说:“你们好你们好,看我,忙得头晕脑胀的,我们搞新闻的就这样,忘性大,两位领导可别见怪。”其实不是他忘性大,是见到唐逸和赵雅月比较年轻,没想到这两人会是中央巡视组的干部。

    唐逸微笑道:“你们搞新闻工作地,记心都摆在重要位置,就简简单单的新闻也记得清清楚楚吧?”

    柳广文就笑。

    唐逸和赵雅月就给他看了工作证,当看到唐逸的工作证上赫然是“中央第五巡视组副组长”时,柳广文吃了好大的一惊,作新闻的,尤其又是国内前五的大报,对政治方向自然很敏感,也听说了中央巡视组第五组由前国家领导人带队,可知中央对西北是极为重视的,却没想到副组长这般年轻。

    柳广文忙请唐逸和赵雅月坐,又亲自泡了茶,坐在二人对面,笑着说:“咱们的政治体制是越来越完备了,说实话,我们对巡视制度都充满了期望啊,平时和同事聊天也常常谈起,过去讲自下而上地监督,舆论监督,组织监督,各种各样的监督,但总还是有一些薄弱环节,而巡视制度是一种自上而下地监督,一种自上而下地完善。”

    说到这儿就顿了一下,想起面前两位的身份,可不是平日经常和自己针砭时弊吹牛海侃地同事,就笑道:“我们也就是胡侃,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唐组长,赵处长,你们可别见怪。”

    唐逸微笑,道:“就算说错了也没什么,现在讲究言论自由,如果你们记者说话都谨小慎微了,那还谈什么舆论监督?要我说,咱们的制度确实有些地方不完备,也不必讳疾忌医。”巡视组的工作第一步就是要取得谈话干部群众的信任,如果上来就打官腔,讲场面话,终究是什么也听不到的,对这点唐逸很清楚。

    柳广文笑着说是,心里暗暗惊奇,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又道:“我们来,主要是想和柳站长了解一下宁西的情况,柳站长在宁西在苷州有两年多了吧?对宁西的省委领导苷州的市委领导应该有一定的了解,怎么样,挨个给我们念叨念叨?咱们就是闲聊,不要有顾虑。”

    柳广文道:“宁西的官风还是挺正的,而且我们搞新闻的,和政府官员接触上虽然多,但都是公事,对这方面,我实在了解的不多。”

    唐逸笑笑,就拿起了茶杯,接下来就是赵雅月提一些问题,柳广文讲话的时候很谨慎,谈了多半个小时,也没谈出什么实质性内容。

    唐逸看看表,笑道:“该吃午饭了。”

    柳广文点点头,“好,今天就谈到这儿吧。”

    唐逸微笑起身,心里却感觉柳广文知道些情况,或者说有些问题想和巡视组讲,但他有顾虑,唐逸接触过这类干部群众,反映问题时,存在顾虑,讲话的时候,就会留一点口,例如说今天就谈到这儿吧,这就是个口子,他还在试探,看你是真想听还是假想听,是真想解决问题了解情况,还是假想了解情况解决问题。

    不过唐逸没说什么,只是客气的告辞。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