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工作安排(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八章 工作安排(下)

第十八章 工作安排(下)2017-11-8 23:46:3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来到张素萍部长的办公室,张部长脸色甚和,笑眯眯请唐逸坐到沙发上,她也破天荒的走下办公桌,坐到了唐逸对面,秘送上茶退出。^^去看最新小说^

    张部长示意唐逸喝茶,微笑道:“唐逸,最近工作处理的不错,几个敏感问题都在你手上很轻松的解决。”

    唐逸笑道:“那也多亏部长的提点,我还要多学习,多提高。”

    张部长微笑,说:“现在,有更艰巨的任务要落在你身上,你应该知道,中央正筹备巡视组,第五组组长是咱们的老纪委记郭记,他点名要你作副组长,部里和施记都点了头。”

    张部长说着话,又走回办公桌,拿了一份文件下来,递给唐逸。

    是一份绝密的内参,关于中央巡视组的前期筹备情况,而巡视西北的第五组副组长推荐人选上赫然是唐逸。

    唐逸愣了好半晌,中央巡视组理论上来说,组长是由到了年龄但尚未办理离退休手续的正部级领导担任,不一定是中纪委或者中组部的干部,副组长会由中纪委或者中组部的副部级领导担任,而第五组,却是前国字号领导任组长,搭配一个正局级副组长,一老带一小,倒是颇为新颖。

    张部长道:“郭记是闲不得啊,听说中央成立巡视组,主动请缨,施记作了几次工作,但郭记执意要发光发热,中央领导也拦不住,唐逸啊,施记叫我跟你讲,一定要照顾好郭记的身体,当然,郭记老当益壮。只怕身子骨比我还硬朗呢。”

    唐逸愣了一会道:“部长,我考虑考虑?”

    张部长蹙眉道:“考虑什么,多么好的学习机会,还不好好把握?施记说,叫你不要有顾虑。试试看,就算做不好也没什么,年轻人嘛,多摔打摔打是好事。”

    唐逸只好无奈的点头,这消息太突然,不跟爷爷取取经实在是心里没底。

    至于中纪委前任郭记。今年七十多了。唐逸每年都去给他拜年。郭记算是爷爷地老部下。当然。爷爷叱诧风云时他不过是该野战军地一名愣头青连长。他地一步步晋升和爷爷也没太大关系。而且郭记为人刚正。点名要自己作副组长自然不是因为自己与他地那点点渊源。

    如果说自己进入国务院纠风办和中纪委纠风室尚不能算严格意义上地纪委干部地话。那么作为纪检系统地干部进入中央巡视组任副组长。则毫无疑问。自己已经成为中纪委干部中地一员。而是是很受纪委领导和监察部领导器重地干部。

    张部长又道:“回头综合组你推荐名常务。下去巡视地时候帮你主持综合组工作。”唐逸微微点头。

    见张部长没有其它交代唐逸就起身告辞。张部长却又从桌上拿了份卷宗递给唐逸。

    张部长道:“是南汇区公安分局。有些问题。几次转市局和市纠风办都没得到解决。部里决定由你们纠风室成立调查组查一查。除了参与调查人员。注意保密。”

    唐逸微怔。接过了卷宗。京畿重地地公安系统。可说是千万双眼睛注目。和地方上完全不同。京城权贵云集。不谦虚谨慎。不定得罪哪位神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看来南汇区分局是触礁了,南汇区,可不就是自己所在的一区。

    唐逸心里思量,嘴上道:“我会处理好的。”

    张部长满意的点点头。

    回到办公室,唐逸马上就给爷爷家里去了电话。

    特护听到是唐逸,忙将电话交到了老太爷手上。

    “爷爷,你知道了吧?”唐逸问。

    老太爷笑呵呵恩了一声。

    唐逸奇道:“那你前晚怎么不跟我说。”

    老太爷微笑道:“组织上的安排。谁又能事事尽知?”

    唐逸默然。是啊,爷爷能告诉自己一时。总不能照顾自己一世,自然不想令自己养成每次的变动都提前心中有数的习惯,而是要靠自己靠团队来努力,来协调。

    何况,归根结底,这次调动对自己是个很好的机遇,想想能和郭记学习,唐逸就有些热血沸腾。

    “怎么样,服从组织安排了吧?”老太爷笑呵呵问。

    唐逸苦笑:“没爷爷地御旨,我敢不服从吗?”

    老太爷笑笑,唐逸和唐万东截然不同,唐万东像唐逸这个年龄,从来不敢和老太爷开玩笑,在家里总是规规矩矩一板一眼,但工作上的表现却往往和老太爷期望相差许多,而唐逸,才是真正的少年老成,工作上每每给老太爷带来惊喜,但在老太爷面前,却和在外面截然不同,时常表现地像个孩子,令老太爷颇感欣慰。8

    挂了电话,唐逸就翻开卷宗看。

    卷宗里,是反映南汇区分局赵万天局长工作态度粗暴,数次醉酒殴骂报案群众,卷宗里附有一些群众的举报信,有署名的,也有匿名的。

    唐逸仔细看了几遍举报信,想了想,拿起电话打给正局员刘进。

    当听说唐逸准备任命他为部里催办案子的调查组组长,刘进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还从来没有哪个领导会点名要他挑担子查案,这位新晋主任虽然年轻,但从种种迹象看这位年轻的主任可不仅仅是后台强硬,手腕是极高明的,怎么可能会用自己这个十来年没人启用的霉星?

    唐逸来了这段日子后,有好事的早将唐逸以往地经历打听明白,第一次听到唐逸以往作为,纠风办干部无不目瞪口呆,曾经得到伟人点名栽培,二十三四岁就提为正处县委副记,主抓经济工作,推动文化建设。使得那个小县城拿到了南韩过亿的投资,在省委督查室查办了几起大案后,又调任安东副记,短短几年,历任市长市委记。将安东从一个边陲小城发展为辽东除省会外最发达的城市,回京前,更有辽东省委主要领导提议唐逸出任辽东副省长,继续在安东任上发光发热,但终究因为年龄太轻没有得到中央认同,调回京城,进入部委锻炼。

    对于这些在部委熬日子的干部来说,唐逸的经历简直可以用传奇故事来形容,本来以为唐逸不过是背景强硬地红色二代三代。当然,也有清楚唐逸身份的就更以为他是沾家族荣光,不想这年轻轻的主任有偌大能量。很自然的,在纠风室,唐逸地威信可说压过了历任主任。

    两名副主任几名正局员也心服口服,心知人家不会跟自己来争这一时一地之得失,人家可是真正地海阔天空,现在好好配合他工作,博得唐主任好感,说不定是自己的一个机缘,不管背后是哪个圈子也好。纠风室的干部倒没有再存心和唐逸铆劲儿的,除非这人精神不正常。

    这样一个氛围下,唐逸又不是没人可用,却点名要自己担任这个组长,刘进感激的嗓子都有些堵,大声说:“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将你交代的事情办的妥妥当当。”

    唐逸就笑:“正是因为放心才交给你。”

    刘进不再说话,默默点头。

    晚上唐逸回到家,开了防盗门后就挠头。昨晚齐茂林送来的土特产堆了一客厅,什么无污染大土豆,特色山菜,野生菇等等一袋一袋地,也幸亏空调冷气开得够足,不然天地,几天就烂了。

    唐逸皱眉,要不现在找人送去爷爷那儿?正琢磨,背后有女孩子轻轻咳嗽一声。不用回头。听那好听的声音,就知道是叶小璐。

    回头。叶小璐穿着永远是那么性感靓丽,可能因为职业地关系,天蓝色制服套裙穿在她身上显得尤为精致,有那么一种说不出地动人气质,黑丝袜美腿,高跟凉鞋鞋头有一朵黑色小花,衬托的她小脚尤为娇艳。

    唐逸也是正常男人,靓丽美人儿,就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叶小璐又好气又好笑,“喂,你讨厌不讨厌!没见过你这么榆木脑袋的花花公子。”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

    叶小璐啧啧两声,“看看,又不说话了,你这人,做色狼都很失败,人家哪个色狼讨好女孩子不是嘴里抹蜜?就你?没前途,色狼这职业真的不适合你。”

    唐逸也不吱声,任由她唠叨,自行回房,叶小璐差点气死,说得起劲儿,可人家根本不在乎,转身就给了自己一个后脑勺。

    噔噔进了客厅,看着客厅一角的土产,叶小璐就大声问:“喂,你又瞎鼓捣啥呢?”

    唐逸却是从卧房拎着一个纸袋走出来,将纸袋递给叶小璐,说:“给,我找挺有名的中医配的中药,喝上月把的,你那轻微贫血就能去根儿。昨天想给你,结果你不在。”

    面对唐逸递过来的纸袋,叶小璐怔住,结结巴巴道:“给,给我地?”一时间竟然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个大少也知道心疼人?

    唐逸恩了一声,说:“一定要喝,我找这位名医不容易,搭了个大人情,你可别浪费。”

    “哦,哦。”叶小璐胡乱的答应着接过纸袋,心里,竟然有些甜丝丝的,又问:“昨天,你找我了?”

    唐逸点点头:“恩,给你送药来着。”

    “我去看我爸了,还有,顺便见了见朋友,我晚上回来了,就是十一点多了。”叶小璐解释着。

    唐逸点点头,就坐到了沙发上,转头对叶小璐道,“喝饮料自己拿,我不招呼你了,还得找人折腾这堆东西呢。”

    叶小璐也早看到了墙角的小山似的土特产,就奇怪的问:“这都是啥啊?”

    唐逸道:“蔬菜,蘑菇啥的,反正都能吃,你要不要,拿过去点儿?这些东西咱这儿可不好买。”

    叶小璐哦了一声。随即就瞪着唐逸道:“喂,你别告诉我说觉得早点摊不赚钱,又开始鼓捣小饭店!”

    唐逸道:“不是,别人送的。”说着话已经拨通了红姐地电话,要她这周末帮自己找人找车。拉些蔬菜去京城北郊。

    红姐当然满口答应。

    挂了电话,唐逸就对叶小璐笑笑:“你拿点吧,反正爷爷也吃不了。”

    叶小璐也不知道唐逸哪句真哪句假,琢磨了一下说:“好吧。“

    土特产包装很精致,都是用塑封袋封好的一小袋一小袋,叶小璐将中药送回自己单位,又拿了塑料袋回来,一袋袋装进去,盛了满满一塑料袋。吃力地拖着向外走,唐逸就笑:“你不会一次少装点啊,我又没说只许你拿一次。真笨。”

    见唐逸不但不帮忙,反而说风凉话,叶小璐这个气啊,但也知道大少稳坐泰山,是指望不得的,也不理他,咬着嘴唇,拖着袋子一点点挪出了客厅门。

    唐逸摇摇头,自顾拿起茶杯品茶。

    不一会儿。脚步声响,香风飘来,回头,性感的黑丝袜就在眼前,顺丝袜向上看去,叶小璐精致的穿着下,峰峦起伏跌宕有致,尽收唐逸眼底。

    唐逸却是见到叶小璐额头汗珠晶莹,忽然有些醒悟。说:“还要不?我帮你拿?”

    叶小璐好笑的道:“得了吧,谁敢劳动大少你?那我祖坟可真地冒青烟了。”

    唐逸就有些讪讪,好像自己已经渐渐脱离了群众,家里的事,有小妹,齐洁陈珂一众红颜百般呵护,又有兰姐这个很称职地保姆,外面地事,手下人更是争着抢着去做。久而久之。自己真的没有动手干力气活地习惯了。

    叶小璐又道。“大少,以后晚上去我家吃。给你省点钱,都是你的菜,也就添把米的事儿,不然,我怕休假这些天吃不完。”

    见唐逸想说什么,叶小璐忙道:“放心,我的手艺肯定不比蓝天地马老板差,你尝过的,那还不是我最高水平呢!”

    唐逸苦笑,也觉得自己架子大了些,搞得叶小璐帮自己煮饭还担心自己嫌她厨艺不精。

    想解释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叶小璐又轻笑一声,“大少,我走啦。”对唐逸顽皮的挥挥白嫩地小手,“噔噔噔”黑丝袜美腿摆动,极为潇洒的去了。

    第二天上班,唐逸能明显感觉得出,综合组干部工作起来更加积极,尤其是两名副组长,破天荒都比自己来得早。

    唐逸心知定是综合组将会提拔一名常务副组长的消息传了出来,就有些无奈,世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吗?

    十点多的时候,张部长又打来了电话,唐逸忙赶往十一楼。

    进了办公室,张部长正拿喷壶给窗台上的绿叶兰花浇水,见唐逸进来,微笑道:“等下,这就好。”

    唐逸马上知道,张部长对自己印象大为改观,不然,是不会被自己看到她生活的一面的。

    唐逸走过去,笑道:“张部长好雅兴。”

    张部长微笑看着兰花,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孩子,道:“咱们作纪检地,每天生活都很沉重,接触的阴暗信息太多,看到它,我心情就会好许多。”

    唐逸道:“其实,纪检工作是清除污垢,每次办案子,都是为社会弘扬一次正气,部长应该欣慰才是。”

    张部长就笑笑,说:“那是你刚刚来,接触的多了,怕你就不会这么想喽。”说着放下喷壶,拍拍手,指着沙发道:“坐,坐。”和唐逸一起坐在沙发上,张部长就问:“听说,你要刘进作了调查组组长?”

    唐逸轻轻点头,却是想起了机关里的传言,刘进因为办一桩大案子得罪了上面的人,从此再得不到晋升。

    “为什么?”张部长追问。

    唐逸琢磨了一下,道:“能力,我觉得他完全有能力牵头调查这桩投诉。”

    张部长又道:“你没听说过吗?刘进得罪了部委甚至是中央一级的领导,你还敢用他?”

    唐逸听张部长这么说,心下就一宽。笑道:“传闻一向不大可信的。”

    张部长就笑了,难得的用手按了唐逸肩膀一下,笑道:“唐逸,你不错。”

    唐逸笑笑,没吱声。

    张部长就道:“其实。当年刘进没有被提拔实职,是因为锐气太盛,当时的部领导认为他还需要磨砺,毕竟作行政领导和查案子不同,需要有大局观,不能只凭一腔热血做事,而且咱们纪检部门同其它行政系统不同,没有实职地纪检员监察员才是纪检系统真正地生力军,是办案的主力。”

    “谁知道。不知道怎么就以讹传讹,说是刘进得罪了人,越传越玄乎。得罪中央领导的论调都有。”

    张部长说着就轻笑起来。

    张部长虽然没明说,唐逸也猜想得出,刘进被戴上这么一个帽子?哪个领导又敢用他?别说提拔,这些年刘进就根本没牵头办过什么像样的案子。

    看来三人成虎这种伎俩不但地方上有,部委也不罕见,真是杀人与无形啊。

    张部长轻叹口气道:“我是当年老部长的秘,所以才对这事儿清清楚楚,唉……”

    张部长自不能对唐逸感慨人言可畏,官场凶险。但想来这件事对她触动很大。

    张部长又道:“本来,我觉得刘进这些年磨砺地也差不多了,准备提名他作乘务副主任的。”说着轻笑起来,看了眼唐逸,“不过,现在看,组织的决议总是比个人地眼光高明,我这觉悟啊,还是有些低。”

    唐逸也不好插话。就静静聆听。

    张部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道:“黄海地问题,我转给鲁东省委了,地方上的问题,当地政府能解决地,我们尽量不要干预。”

    唐逸点点头,说:“本来我是准备转给鲁东方面的,但又觉得这案子很有代表性。地方政府不按行政法规办事。不管原因是什么,总有些说不通。”

    张部长微笑道:“我倒忘了。你是从地方上来的,对这种问题应该很敏感,这事儿啊,咱们可以跟跟,至于直接干预嘛,还要看事件地后续发展。”

    张部长又笑道:“去忙吧,过几天郭记可能会见你,有个思想准备。”

    唐逸默默点头。

    谢谢大家的打赏了,我看了看名单,很开心的是,见到了很多老读者,这几个月基本就不怎么发言地,本来,还以为可能不跟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一直在默默的支持我,也见到了不少陌生的D,或许,只发过很少的评论,所以我印象不深,或许没发过言,只是默默的支持,还有,活跃在评论区的朋友,呵呵。

    其实,很多很多读者大概从没在评论区发过言,只是默默的订阅,说实话,我很想看看你们的D,毕竟起点订阅是不显示的,想看地话,要找编辑调后台数据,很麻烦,我很想知道一直订阅支持我的这几千朋友都是谁。

    不过,如果鼓动大家一人投一块钱,也是笔不小的数目,汗死,有敛财的嫌疑了,所以很矛盾,算了,不说这话题了,不过打赏过的,就千万不要再来了,其实如果大家一直订阅支持我,我就真的很满足,现在每月赚得很多,这才是大家的厚赐。只要别因为一时情节不入法眼抛弃我,我就万分感谢了,我也保证看到最后,大家也不会失望。

    还有就是拉下月票和推荐票,推荐票,大家一定要投啊,这个月要坐稳前几名。

    月票,虽然是第十二,实际上前面有本猫腻大大的新,等于第十一,而且第十的也是刚刚超过去地,就差二三十票吧?这个月,真的有希望拿第十呢,也是这本唯一的机会吧,下个月,猫腻大大的肯定是前十的,烽火那死太监连续更新的话估计也会在前十有一席之地,所以大家这个月支持我一下,争取到月末的时候真的还能站在第十的位子上。

    虽然更新不尽如人意,但还是请大家支持下吧,哪怕支持过了来评区骂我无耻来解解气也行,最主要地是要支持,谢谢了!

    最后推荐浮沉地《重生之官路浮沉》,页上有直通,大家可以去看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