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案子-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五章 大案子

第十五章 大案子2017-11-8 23:46:29Ctrl+D 收藏本站

    KY和程建全的一封通信中,竟然明目张胆的谈论着程建全所参加的研究项目,唐逸知道,他们敢于这么做一来是因为国内对这种通过国外服务器转发的点对点邮件监控有很大的漏洞,二来也是因为程建全只是该项目的外围参与者,何况这个项目也不是特别有价值,国安势必不会对他太过注意。^^去看最新小说^

    不过从程建全其中一封信的内容看,好像他知道很多内情,应该是已经拉拢腐蚀了该项目的某位重要参与者,这问题可就有些严重了。

    眼见那边通话即将结束,唐逸不动声色的将这些信删除,极快的清空废件箱,这时程建全已经笑着站起来,走过来拿起唐逸茶杯,说:“我帮你续水。”眼睛,扫了一眼屏幕。

    唐逸微笑道:“茶就不续了,咱们谈谈点收费吧。“

    程建全说好。

    从程家出来时已经晚上九点多,要说程建全对点收费还真的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毕竟他是圈子里的人,谈的也深刻。

    唐逸上了纪委的面包,拿烟发给李处和高处,两人都忙接过,又都举着火机来帮唐逸点烟,随即互相望望,都是老脸一红,未免表现的太功利了些。

    当面包开出小区以后,唐逸叫停车,然后拉车门下车,走到一个僻静处,唐逸拿出手机,拨通了张素萍部长的电话。

    “唐逸,很晚了,有急事吧?”张素萍的声音有些疲倦。但从她知道电话是唐逸打来的可知道唐逸地私人电话上了她的通讯录,而且是有名有姓的那种。

    唐逸忙倒了歉,就将刚刚的重要发现同张素萍讲了一遍。

    张素萍电话里的声音凝重起来,“你确定不是恶作剧邮件,或者是你判断出现了错误?”

    唐逸道:“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如果我估计地没错。事情就严重了。”

    话筒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张素萍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唐逸明白她问地意思。说:“没别人知道。”

    张素萍就恩了一声。说:“那你注意保密。这件事我来处理。”

    唐逸说好。

    张素萍就笑起来:“唐逸。不错嘛。”

    唐逸没吱声。张素萍随即就挂了电话。

    唐逸又琢磨了一会儿,拿起电话拨给了梁昱书记。

    梁书记接电话就笑:“小逸,这么晚了又想和我走棋?”

    唐逸道:“不是,是省军区可能出了点问题。”

    梁书记笑声就是一凝,随即就问:“怎么回事?”

    唐逸将程建全的问题大致讲了讲,梁书记声音就冷了起来,“败类!”

    唐逸没吱声。

    过了一会儿。梁书记似乎平缓了一下情绪,缓声问道:“你怎么处理的?”

    唐逸道:“刚刚上报了部里。”

    梁书记又问:“没和别人讲?德忠那边……”就不再说。

    唐逸道:“没讲,一来我觉得问题不是很大,再来还是应该按组织程序处理问题吧。”

    梁书记笑了笑,说:“你处理地很对。”顿了一下又道:“这个电话你也不该打的。”

    唐逸道:“这个电话我是必须打的。”

    梁书记沉默了一会儿,轻笑道:“或许吧,如果换作我就不会打,或许你是对的。”

    唐逸轻轻挂了电话,琢磨着梁书记地话。渐渐有些出神,呆了一会儿,摇摇头,处世之道,不能说谁对谁错,更没有一定之规。自己倒也不必处处向尊崇的前辈学样。

    点起一颗烟,转身向面包车走去。

    就在唐逸率领工作组赶到西部时,军委调查组也极快的赶赴江南,进驻江南省军分区,接到张部长的报告,中央极为重视,批示军委要从快妥善处理。

    江南省军分区下属研究所研发的项目本身的价值并不见得多高,问题是这件事的性质极为恶劣,由不得中央和军委不重视。^^去看最新小说^

    军委调查组雷厉风行。半个月间。就一举破获了这起间谍案,出人意料地是。随着线索的深入,卷入的相关人士却是越来越多,KY措手不及被抓获,更在军方技术性药物下崩溃,随之挖出了KY身后数名间谍,甚至包括美国大使馆一名参赞,这件事自然是低调处理,而美国人为了面子也不得不在相应的领域给予共和国一定的让步作为补偿。

    美国人在共和国辛苦多年建立的这些情报网中,KY网络的效率和成绩是数一数二的,任谁也想不到问题会出现在KY也根本没大在乎的一个小情报上,本来KY和程建全地接触是因为KY网络这两年成绩走低,他只好胡乱找些突破口,准备给中情局虚报点业绩,以便来年的活动经费仍能维持原状,虚报业绩,在全世界官僚系统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却不想正因为没怎么重视,所以KY才会大意失荆州,在上海失手被捕,随之他所在的情报网也被共和情局和国安局联手捣毁。

    当然,KY网络这些年腐蚀拉拢的干部也随之暴露了出来,很多干部根本不知道自己成了间谍的帮凶,他们只以为KY是美国合法商人,殊不知道有时候他们随便一句话也会泄露些美国人感兴趣地信息。

    唐逸自然不知道由自己开始的万元贿赂冤案如同雪球般越滚越大,已经滚成共和国建国以来数一数二的间谍大案。

    此时的他正赶往西部某贫困县地中小学视察,考察纠风工作会议文件精神的落实情况。

    长长的车队,有省纪委副书记省纠风办主任谢雨田。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刘建军,市纪委副书记市纠风办主任钱友宝,县委书记张成忠等等等等。

    唐逸和谢雨田一辆车,路有些颠,看着窗外风过扬起的黄沙,唐逸就轻轻叹口气,摸出烟,递给谢主任一枝,自己点了一枝。

    谢雨田也叹口气。道:“西部苦啊!”

    唐逸默默点头。

    后面第四辆车上,张成忠书记再次拨通了县委办公室李主任的电话,紧张地问:“欢迎地学生撤了吗?”

    李主任忙道:“撤了撤了。”

    张成忠这才松了口气,经过他的观察。直觉上,唐主任是不喜欢看这些场面地。

    那边李主任又小心翼翼问:“张书记,真地一点欢迎仪式也不搞吗?是不是有点那个?”

    张成忠也有些犹豫,半晌没吱声。

    李主任就道:“要不?选二十名学生代表?”

    张成忠就恩了一声。车队缓缓驶进了一个小镇,镇口上,十几二十名男女学生戴着红领巾,穿着白衬衣。蓝裤子,每人拿着一束花,有节奏的挥动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有两名身材比较高大的男同学举起一道横幅,“热烈欢迎国务院领导视察指导工作。”

    学生们身后,有两排民警在维持秩序,再外面,是稀稀落落看热闹的群众。

    张成忠一看就知道坏了,这时候再拨电话骂李主任已经无济于事。长叹口气,靠回到座椅上,闷闷地点起了一颗烟。

    果然,不一会儿市委刘书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声音很严肃,“唐主任的意思是。这里就不看了,去下一个点!”

    张成忠想说什么,刘书记已经啪一声挂了电话。

    车队在镇中心一辆辆调头,就在这时候,从看热闹的群众中突然扑出一个妇女,民警愣没拽住她,妇女一下就跪到了刚调过头的第一辆小车前,大声喊着:“冤枉,冤枉啊。青天大老爷给我做主啊!”

    旁边早跑过来几名民警连拖带拽的将妇女拉走。小车没停下,一辆辆驶离。妇女望着车队,眼泪唰唰的落,对民警地喝骂训斥全无反应。

    小车里,张成忠额头的汗一阵阵的冒,只觉得小车就好像是蒸炉一般,想喊司机将冷气开大点,随即就苦笑,拿起电话,拨通了李主任的号码,却是已经发不出脾气,只是问:“怎么回事?”

    李主任那边更是脸色苍白,看着一辆辆车驶离已经令他呆住,突然又闹了这么一出,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这县委办主任多半就会成替罪羊。

    结结巴巴道:“我,我不知道……”

    张成忠叹口气,也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李主任脸色铁青,伫立不语。

    李主任身边的工作人员看着眼前这一幕,却是慨然而叹,以往,李主任在他心目中异常的高深莫测,手腕那叫一个高明,但这会儿的表现,和科室里那些小头头又有什么区别,以往李主任操控这些头头脑脑可谓得心应手,令人不得不感慨人家主任就是水平高,不怪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县委办主任的位子,现在再看,权力的面纱,才是他高深莫测地根由,遇到绝对的权力,他又何尝不是一个鼻子一双眼睛的普通人?

    张成忠哀声叹气中,市委刘书记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已经是很严厉的训斥,“唐主任说,会在咱市逗留两天,明白啥意思吧?”

    张成忠一时不解。

    “两天时间,就两天时间,将事情搞清楚,处理好,写份详细的报告,带着那老大姐来市委招待所,你……唉……”刘书记叹口气,挂了电话。

    张成忠苦笑,拿起电话,再次拨给了李主任。

    苷州市委招待所六楼。唐逸默默看着窗外不远处,一颗颗垂柳随风摇摆,看得人心儿也仿佛凉爽起来。

    早上,刚刚见过了那位老大姐,问题也解决了,老大姐自然是千恩万谢,硬要给唐逸磕头,是被人强拉出去的。

    其实,唐逸知道。不平事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自己又能管得了几桩?自己所能做地,也只能是通过这种姿态,反映出上层的一种态度。毕竟下到地方,在广大群众眼里,自己地身份代表的是国务院,甚至一定程度上代表的就是国家最高层建筑。

    想到这儿唐逸又轻轻叹口气,不知道今年中央巡视制度能不能顺利推行,中央巡视制度,是由中纪委和中组部组成若干巡视组。长期在地方巡视,前几年有人提出构想,最近得到了中央纪委施书记和中组部包部长的全力支持,估计这一两年间就会被推行。

    回身坐到圆桌旁,唐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由得又想起这些天见到的可爱孩子们,想着他们那补丁摞补丁的衣服,但因为减去学杂费有书读,那一张张纯真的笑脸。唐逸心里就暖暖地。

    或许,自己是该做些什么了拿起电话,唐逸拨给了齐洁。

    “老公!”齐洁欣喜地大叫了一声,吓了唐逸一跳,随即就笑:“别顽皮!”

    “哼,你东跑西颠地。人家想去看看你都找不到,想你了,喊一嗓子都不行啊?”

    唐逸轻笑:“后天,我就回北京。”

    齐洁喜道:“真地呀,那太好了,我后天去美国,妈说叫我赔她多住几天。”

    唐逸苦笑:“你呀,现在学会气人了是吧?”

    齐洁格格娇笑,随即道:“老公。有事吧?”

    唐逸这才正色道:“帮我找个靠得住能力强的基金经理。我准备成立个慈善基金,帮助失学儿童或者贫苦的孩子们。上学也好,治病也好,基金不盈利,赚地钱全部投入到慈善事业中。”

    唐逸虽然很有钱,大概是地球上最有钱的人,但他知道人力有时而穷,就算自己发散身家,又能帮得了几个?又能帮人一世?真正消除贫困不是靠钱能办到的,就是再给自己一百倍身家也办不到。

    成立个慈善基金是比较现实的目标,用基金赚的钱作慈善,不但可以维系这个事业能长久作下去,而且可以慢慢将做慈善的观念在中国富豪阶层推广,人多力量才大。

    听了唐逸的话,齐洁就笑:“好啊,准备拿多少钱出来?”

    唐逸道:“以华逸集团地名义成立基金,你觉得拿多少出来合适?”

    齐洁略一沉吟,说:“一亿美金吧。虽然好像多了点,会很惹眼,但太少的话也没什么影响力,也做不了什么,倒好像为华逸买名声一样。”

    唐逸就笑:“那成,你跟妈那儿拿吧,我会先给她电话。”

    齐洁就笑:“我还是拿得出的,而且咱家完全控股的华逸,你还怕董事会通不过啊?”

    唐逸道:“不是那事儿,反正妈那儿的钱再不用也该发霉了!”

    齐洁咯咯笑:“谁说的,咱妈和法火商联手扶持的军阀头子不已经取得了乌旺达的政权吗?乌旺达的油田呀矿产呀可都被咱们拿下了,初始投资可不是小数目。”

    唐逸就笑:“你以为咱家有多少钱?那些是九牛一毛,你就照我说地办吧,好吧?”

    “又跟我打官腔,你再这样说话我可不理你了!”齐洁气呼呼的道。

    唐逸挠挠头,好像有些习惯了。

    “老公,亲一个,好吧?”啵的亲了唐逸一口后,齐洁格格笑着挂了电话。

    唐逸笑了笑,静静坐了一会儿,就拿起电话,拨了个号。

    “首长?”允儿惊喜莫名。

    唐逸笑问:“课程准备的怎么样了?”

    允儿就有些小苦恼,不好意思的道:“我,我太笨啦,老是学不会。”

    唐逸道:“你呀,也不想想,你以前学过这些东西吗?短短的几年,数学,英语,专业课,你可是学了人家十几年地知识,考研就差了几分,你还想咋滴?还不知足?咋了,非要证明你朴允儿是最聪明的小丫头是不是?”

    朴允儿腼腆的笑:“首长,你,你真的这么想,不觉得我笨?”

    唐逸道:“我骗过你吗?”

    朴允儿就欢快的道:“没有。”

    唐逸又道:“给你打电话,是有任务交给你,这些日子,多看看基金金融方面的书,好吧?”

    朴允儿倒是习惯唐逸的官腔,马上说:“好,首长,那我考研要不要换专业?报金融方面的?”

    唐逸笑道:“那倒不用,你重点啊还是做你喜欢的事,对基金金融,大致了解一下就成,以后可能会帮上我。”

    唐逸一直在琢磨允儿以后能做什么,刚刚和齐洁谈到基金倒提醒了唐逸,叫允儿了解基金和金融知识当然不是想她来打理基金,性格使然,允儿肯定是做不好这些地,而且叫她做生意,大概她做地也不开心。

    唐逸是琢磨着,以后允儿研究生毕了业,就作为慈善基金的执行者,拿着基金赚来地钱去做善事,建所学校啦资助资助失学儿童啦等等,这些事她肯定喜欢做,而且会做的津津有味。

    听唐逸的话,朴允儿呆了一下,结结巴巴道:“我,我能帮上首长?真,真的吗?”

    唐逸就笑:“我几时骗过你?”

    想也知道朴允儿在那边用力点头,表决心,“首长,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听着允儿声音渐渐变成哭腔,唐逸忙道:“允儿,可不许哭,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哭的,就算伤心,咱也笑,好吧?”

    那边朴允儿哽咽着“恩”了几声,说:“我,我不哭,首长,我太开心啦,我能帮首长做事了,我,我眼泪止不住呢。”

    唐逸笑笑,说:“那就去吧,去哭吧。”

    “恩”朴允儿真的听话的挂了电话,令唐逸一阵无奈。

    看着手里的电话,唐逸轻叹口气,自己,帮允儿安排了人生吗?痴痴想了一会儿,又长叹了口气。

    手机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张素萍张部长,忙接通。

    张部长无疑心情不错,“唐逸,为咱们纪检争光啊!中央领导和军委领导都表扬你了!”

    唐逸同岳父宁总长通电话时,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就鼓捣出个间谍大案呢?

    听张部长说,唐逸忙道:“赶巧了而已。”

    张部长轻笑:“你也别太谦虚,很多事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如果你没有超强的洞察力警觉性等这些优秀纪检干部必备的素质,又怎么会发现疑点?”

    听张部长颇高的评价,唐逸也不好接茬,笑了笑没吱声。

    张部长就道:“早点休息吧,等回部里,开个会总结一下,多传播传播你的工作经验。”

    唐逸恩了一声,挂电话后就有些发呆,好像莫名其妙自己脑门上就刻上了“优秀纪检干部”的标签。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