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失窃-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十二章 失窃

第十二章 失窃2017-11-8 23:46:26Ctrl+D 收藏本站

    奥迪慢慢驶入监察部大院,下车前,唐逸扔给了司机大周一盒中华,大周感激的笑笑,没有说什么。^^去看最新小说^

    回到办公室,唐逸处理了几份文件,看看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唐逸不由得摇摇头,纠风办工作还是很清闲的,与市委记市长任上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没有大型专项治理活动时,倒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或许,是因为以前太忙了吧。

    二十多分钟后,唐逸开着富康慢慢驶进了天源小区的大门,将车停在大厦前的停车位,拎着包下车,就向小区门口走去,准备去蓝天饭店用餐。

    到了小区正门,却刚巧和两个漂亮女孩走了个对头,是叶小璐和她的同伴,叶小璐穿了件黑色吊带,裸露的香肩雪白细嫩的仿佛是凝结着的牛奶,黑色丝袜美腿,穿着一双水晶凉鞋,性感而时尚靓丽,光彩照人。

    她的同伴也很漂亮,火爆的身材,黑色小背心,黑色超短裙,前卫的装扮,微微有点淡红色的头发有着细碎的小卷,别有一番成熟女人的风情。

    唐逸就摇摇头,现在的女孩儿,越来越是开放,也怨不得偷拍的越来越多。

    唐逸和叶小璐点点头,擦肩而过。

    叶小璐的同伴露露就娇笑问她:“叶子,这小帅哥是谁啊?”叶小璐就一皱眉,说:“邻居,就那个讨厌鬼。”

    “啊,就是经常给你送花的人啊?”露露咯咯娇笑起来,随即回头喊唐逸,“喂,帅哥,我和叶子涮火锅,一起来啊!”

    唐逸脚步不停。摆了摆手。

    露露愣了一下,随即咯咯一笑,她偏不信这邪,就回头追了两步,咯咯笑道:“喂,帅哥,给我点面子成不?太个性了吧你!”

    唐逸只得停下脚步。说:“我在蓝天订了餐。”

    叶小璐犹豫了一下。就道:“一起来吧。”说完就有些后悔。帮他省一顿饭钱根本无济于事。这家伙转眼不定又在哪儿充大款将钱得瑟出去。

    露露却是娇笑着挎起了唐逸胳膊。说:“叶子都放话了。你还摆谱?跟我来!”拽着唐逸就走。肌肤触手滑腻。唐逸无奈。伸手挣开她地胳膊。说:“我自己走。”

    叶小璐倒是微微怔了一下。这家伙。也不像想象中地猥琐嘛。怎么倒感觉跟古板地学究似地?

    一男二女上电梯。到了十八楼。一边走。露露一边娇笑着介绍。说:“我叫露露。是上面雨字头。下面道路地路那个路。和叶子地璐可不是一码事。别记混了你!”

    说话间到了1804。叶小璐开门。清凉气息马上扑面而来。露露尖叫一声跑了进去。在空调旁吹冷风。更拉着自己小背心连声说热。雪白地腰腹完全裸露。叶小璐瞪了她一眼。说:“注意点。没看到有男人?”

    露露咯咯娇笑,“吃醋啦?怕啥。谁又不抢你地!”

    叶小璐也懒得理她。自去餐厅忙活。

    露露看了眼餐厅,就神秘兮兮对唐逸招招手。唐逸也不理她,自顾自在沙发上翻杂志看。

    露露气得直翻白眼,只得悻悻走过去,大力坐在唐逸身边,说:“喂,你谱也太大了吧?”

    唐逸笑笑,说:“有事就说。”

    露露瞪起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哼了一声,道:“要不是为了叶子,我才懒得理你呢。”

    又问:“喂,你对叶子是认真的还是玩玩的?”

    唐逸摆摆手道:“我们没什么的,邻居,或许,能算上普通朋友吧。”

    露露咦了一声,惊奇的道:“看不出,你还挺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嘛,那就有戏!”

    随即压低声音道:“不要被叶子吓到,她那个男朋友,我看,就没什么感情。”

    “叶子挺苦的,初三地时候差点辍学,多亏了她那时候的邻居帮她交学费本费,航空技校第一年地学费和生活费也是她邻居帮给的,后来叶子才知道,是顾大成,就是她那邻居家的大儿子很喜欢她,那时顾大成在上大学,求父母帮叶子出的钱,后来叶子上技校后,两人就开始写信,渐渐就成了男女朋友,不过啊,顾大成我见过,老实巴交的,叶子的手他都不敢碰,就这儿,他从来就没来过,而且顾大成也一直劝叶子交新男朋友,他越这么说,叶子越不能离开他,不然,可不就成忘恩负义了吗?也不知道这个顾大成是真那么好呢,还是这小子心眼多,故意下地套,不管怎么说吧,叶子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的。8”

    唐逸默默听着,倒想不到叶小璐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见唐逸听得入神,露露低笑道:“是吧,你也觉得叶子是个好女孩了吧?别看她挺爱打扮,朋友也三教九流的多,其实很自爱的,和我不同,我跟你说,我就是典型地坏女孩儿,被大老板包了还经常在外面疯,不过我就喜欢跟叶子在一起,因为和她在一起,我才能找回作个好女孩的感觉。”

    她说这番话时极为自然,唐逸微愕,随即认真的道:“你是好女孩儿,挺真的。”

    “是吗?”露露就开心的笑起来。低声道:“喂,改天带我去你家喝杯咖啡?”说着话,就伸出穿着高跟绑带的性感小脚,用涂着靓丽花纹的脚趾轻轻夹住唐逸小腿摩擦,大眼睛里也满是挑逗的意味。唐逸就笑:“别胡闹!”短短时间里,两人倒自然的好像多年没见地老朋友,很亲近很随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很奇妙。

    露露咯咯一笑,缩回了脚。

    她随即又叹口气,“还是说说叶子吧,叶子很上进,上了技校后就兼职打工。后来又帮人拍广告赚了点钱,被空勤挑来后,又很快进了国际组,这不,就用攒的钱付首付,买了这套房,这可是她自己赚来的。有时候,我真挺佩服她的。也希望她能有一个好归宿,一辈子跟了顾大成?她就毁了!”

    唐逸笑着摆摆手,“也不能这么说,婚姻,平平淡淡才是真,能找个真心爱她的人。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露露瞪大眼睛看了唐逸好久,点点头道:“好吧,就你了,就冲你说出地这些话,就知道你这人是个好男人好丈夫!”

    唐逸一阵汗颜。想说什么,露露已经站起来冲餐厅里喊:“叶子,我有电话,走啦!”更低声对唐逸道:“再飞几个礼拜,叶子就有半个月大假,好好把握!”

    说着就拎起沙发上的精致小包,对从餐厅跑出来地叶小璐挥挥手,极为潇洒地噔噔噔开门而去。

    走过去用力关上防盗门,叶小璐气鼓鼓的道:“这人。怎么说变卦就变卦,是她要吃火锅地,大热天非鼓捣这点东西,现在她又走了。”

    唐逸站起身道:“那,我也走了吧。”

    叶小璐气道:“干嘛,你们都成心气我不是,一桌子菜呢,我都切好洗好了。”说到这儿“啊”了一声,上下打量唐逸。狐疑的道:“喂。你不是和她约好了吧?我告诉你,少打我朋友地主意。你要不老实,我把你那点事儿都说给她听!”

    叶小璐本来不喜欢在背后讲人是非,又觉得涉及人的面子,也没和最好地朋友说过唐逸的坏话,就说这人挺讨厌的。但如果这家伙真是死性不改,见到漂亮女孩子就喜欢泡,那也不必给他留面子。

    唐逸哭笑不得,就摆摆手,“好吧,我留下来吃火锅,我说你别老疑神疑鬼的,你那朋友不错,不会抢你的……追求者。”

    说完就知道有语病,果然叶小璐扑哧笑了,“还是说漏嘴了不是?”

    唐逸也懒得再解释,哪天把刘飞叫来三头六面当面说清就是,想了想就说:“菜很多是吧?我叫个人。”

    摸出手机拨了刘飞的号,就听那边音乐嘈杂,应该是在迪厅,刘飞大声喂喂了几声,接着电话就断了,很明显,玩得正疯呢。

    叶小璐不满地道:“少把你的狐朋狗友向这儿领,就好像上次那个,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唐逸无奈的笑笑,放下电话,跟着絮絮叨叨的叶小璐进了餐厅。

    餐厅布局也很雅致,镂花玻璃钢和走廊相隔,红木的餐桌餐椅,白绿相间地餐桌布,餐桌上摆着一盘盘各种肉海鲜以及蔬菜,堆得满满的,火锅滚水沸腾,冒着白气。

    唐逸坐下,叶小璐想了想,就去厨房储物柜里翻出一瓶红酒,回来后举给唐逸看,“82年的拉菲,你很久没喝到了吧?”

    唐逸道:“最近不大喜欢喝了。”

    叶小璐就咯咯娇笑,笑得唐逸一阵挠头,知道她肯定是以为自己打肿脸充胖子。

    叶小璐帮唐逸倒了满满一杯红酒,唐逸道:“倒一点就好。”

    叶小璐笑道:“给你解解馋,你呀,就别老摆谱了行不?”

    唐逸就不再说话,低头吃火锅,叶小璐搭配的锅底味道鲜美,唐逸倒是吃的大快朵颐。

    或许见唐逸夹肉菜少,叶小璐以为他比较拘束,就帮他夹了一堆羊肉虾肉,唐逸无奈的道:“我喜欢吃蔬菜的。”

    “又来了!吃你的吧!”叶小璐好笑的瞪了唐逸一眼,这个空心大老倌,摆架子地时候还真的挺有意思。

    唐逸叹口气,说:“其实,我不像你想的那么惨。”“知道知道,你是大富翁,大富贵人!“叶小璐笑眯眯拿起酒杯吟了一口。

    唐逸也没办法再往下说,只得低头吃菜。

    叶小璐草草吃了几口,细腻的脸蛋上渐渐有汗珠沁出,使得她明媚的五官更添娇艳,加之妩媚的金黄卷发,雪白的香肩,明艳不可方物。

    她抹了抹额头的汗,就放下筷子。去冰箱取出一只西瓜,切成一瓣一瓣的,端到餐桌上,说:“天热,吃西瓜。”

    唐逸恩了一声,却见叶小璐一块接一块地,不一会儿小半个西瓜就下了肚。

    唐逸就问:“喜欢吃西

    叶小璐点点头。

    唐逸道:“以后少吃点吧。西瓜降压地,低血糖患者吃多了不好。不要以为西瓜有糖分就对身体好,低血糖患者应该尽量少吃单一糖分含量比较高地食品。”

    叶小璐微怔,随即就点了点头,本想取笑唐逸几句,但听他语气很真诚,取笑地话到了嘴边却是说不出口。

    夹了条青菜放进吃碟中。唐逸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指了指叶小璐的黄发,说:“你们没规定吗?可以染发?”

    叶小璐道:“明天就染回去,难得休假,放松一下。”

    唐逸就道:“女孩子染发是追求漂亮没错。但你这发型太艳,在外面,很容易被人误会。”

    叶小璐道:“误会怕什么?那是你们这些男人心思龌龊,看到打扮漂亮一点时尚一点的女人就一个个荷尔蒙激素过剩,你呀,尤其是你,别一天天就想着套磁,庸俗。”

    唐逸笑笑,刚想说话。叶小璐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号,就接通。

    叶小璐打电话没避忌唐逸,听她的话,是和股票经纪人谈投资地问题,不知道那边经纪人说了什么,叶小璐欣喜的道:“那谢谢赵哥,好,那就都买明信电子吧。”

    唐逸就是微微一愕。明信电子?明信电子是台资企业。靠着低价位在南方市场和飞燕竞争很激烈,不过听齐洁说。这几天飞燕就会有大动作,一举打垮明信。

    见叶小璐挂了电话,唐逸问道:“你炒股?”

    叶小璐点点头,随即一脸警觉地道:“我就三四万块的,而且都在投资市场上,可没钱借给你。”

    唐逸笑笑,但觉得还是提醒一下她好,就道:“你要买明信电子是吧?不过我收到消息,明信电子不出一个礼拜,就会大跌。”

    叶小璐半信半疑的看向唐逸。

    唐逸想了想又道:“还是买飞燕吧,虽然价位已经很高,但从我收到的消息看,飞燕最近会有大项目,股价还会飙升。”

    叶小璐轻笑道:“你的消息准不准啊?”

    唐逸道:“信不信随你。”呷了口红酒,站起来道:“我走啦,谢谢你美味的火锅。”

    叶小璐点点头,站起来送唐逸走,来到客厅地时候唐逸回头道:“多吃食盐和姜,对你身体有好处。”

    叶小璐微愕,随即哦了一声。

    送唐逸到门口的时候,叶小璐突然问:“喂,你多久没见到你爱人了?”

    唐逸就叹口气,摇了摇头,小妹,却是电话都好久没一个了。

    叶小璐见他神色黯然,心下就有些不忍,想了想小跑两步,拿起沙发上的精致手袋,从里面数出了十张钞票,又跑回来塞到唐逸手上,说:“拿着,当我借你的,拿这些钱去去看看你爱人。”

    唐逸微愕:“什么?”随即明白过来,却已经被叶小璐推出了门,嘭一声,防盗门关死。

    唐逸看着手里的十张钞票,轻轻叹口气,就将钱塞到了180地送奶箱里。

    转身进了自己房间,唐逸自然不知道,他刚刚关上防盗门,恰好瞥到这一幕的一个小青年就跑过来,用细铁丝熟练的打开木箱那不太牢靠的暗锁,将里面的钱一股脑拿走,然后,重新锁上箱门,又极快的回了通道另一侧的单位。

    第二天早上起来,唐逸才郁闷的发现,自己的富康丢了,问保安,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打车去单位。

    晚上唐逸打车回来,惯例进了蓝天饭店,红姐迎上来,递给他一封信,娇笑道:“是叶子小姐叫我转交你地。”眼神就有些暧昧。

    唐逸没作声,接过信拆开,看着信,就连连摇头。

    是叶小璐的规劝信,她信里说,下午回航空公司前,想到唐逸的事儿,却是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短短的相处,觉得唐逸人还不错,就是太浮华,希望唐逸能脚踏实地作人,早一天将爱人从火坑里救出来,不要因为绝望变得玩世不恭,人世间还是充满希望的。

    更说她会按照唐逸所给的信息买股票,如果真的赚了钱,她就会借给唐逸一点钱做生意,虽然她也知道这点钱是杯水车薪,但想要东山再起,总是要一点点来的。不是吗?

    信的末尾祝唐逸好运,同时也祝她自己好运。

    唐逸苦笑将信塞进了手包,敢情叶小璐以为自己成了那时地刘飞?因为受挫太重而变得自暴自弃,玩世不恭起来?

    唐逸刚想上楼,红姐却又凑过来低声道:“李所长和胡政委都在楼上等你呢,没事吧?”

    唐逸就道:“没事,我车丢了,来了解情况吧。”说着迈步上楼。

    红姐就咋舌,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大兄弟车丢了,派出所所长和政委主动跑来等他了半个多小时,这要普通人,去报案还得排队呢。

    红姐突然想起一件事,小跑跟上,在唐逸耳边道:“叶子小姐跟我打听过你地情况,我可啥也没说。”

    唐逸点点头,没说什么。

    二楼包厢里,几名穿制服的民警或立或坐,神态都很严肃。

    圆桌旁,胡小玲和一位中年民警正喝茶聊着什么,看情形,那中年民警应该就是李所长。

    京城地派出所,有正科所,也有副处所,很多所长都是高配为副处级,甚至高配正处的所也很有几个,当然,比较偏僻的小所也有正科级的所长。

    至于西河路派出所,李所长和胡小玲都是副处级干部。

    见到唐逸进来,胡小玲和李所长都站了起来,热情的和唐逸握手打招呼。

    李所长面色很凝重,道:“唐主任刚刚住进咱们区车就失窃,可见我们的治安工作有很大隐患,失职啊,是我们失职。”

    唐逸笑着摆摆手,“小偷又不会理你是新住户还是老住户,说到底,还是我防范意识薄弱,不然为啥人家的车放那儿几年都没事,偏偏咱的车丢呢?”

    李所长和几名民警就都松口气,那几名民警今天都被训过,本来心里特委屈特忐忑,听到唐逸的话心里才舒服一些,心说不怪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做到高官,说话就是有水平,而且马上就能认识到主要责任和次要责任,不会将责任全赖到我们头上。

    李所长本来是带几名民警来承认错误的,但胡小玲不同意,此时看唐逸话风,李所长也松了口气,这位高官虽然年纪轻,却和自己见过的大多数高官有相同的特质,就是不会在私事上难为基层同志。

    李所长使个眼色,几名民警会意,就都出了包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