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跑步前进-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章 跑步前进

第九章 跑步前进2017-11-8 23:46:2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跟在李刚身后来到二楼男子健身中心,宽敞明亮的大厅,各式各样的高档健身器材,环境极为舒适。8

    李刚就介绍,说健身大厅从灯光的设计到每个健身区域的布局,都经过专业人员的精心设计和雕琢,

    健身房里正在锻炼的男士不少,但很幽静,因为空间布局科学,更没有争抢器械的情况发生。

    李刚陪笑道:“唐主任,贵宾区有私人健身房的,当然,比起健身中心,器械设备就很简单了,主要还是作为更衣室休息室,另外也可以做简单的健身,我现在带您去选一间?”

    唐逸微微点头。

    李刚就是一喜,忙在前带路,领唐逸来到二楼东侧贵宾区,这里布局就好像酒店,是成排的套房,李刚恭敬的道:“唐主任,您挑,喜欢哪一间以后就是您的专用健身房,只留给您一个人用,您看中了,我们会和原来的客人沟通,请他让给您。”犹豫了一下,指了指201号房说:“这间,是孟公子的,208是龙公子的,211是,是您表弟的,当然,这几间您都可以选,就是沟通上……”

    唐逸就笑了,说:“还是随便帮我选间没主儿的吧,我随便选?一来不合规矩;二来,是不是以后再来个什么公子也可以抢我的房了?”

    李刚吓了一跳,忙道:“哪有这事儿,我们一向对客人一视同仁的,但,但您的身份……”想说你的身份太吓人,琢磨一下,又咽了回去,毕竟面前这位可不是只靠家族逞威风的那些公子哥。这位,听赵哥分析过。以后的地位怕是不得了,而且李刚也能感觉到,最近。平日最是牛气哄哄的几位少爷,谈论的都是唐逸回京地事儿,就是龙公子,也突然变得喜欢跑去和唐逸表弟套近乎,由此可见唐逸在这一众公子哥眼里的地位,当然。目高于顶地孟公子是谁的帐也不卖的。听那些人谈论唐逸,常常冷笑。

    唐逸这时笑着道:“帮我选房间吧。”

    李刚答应一声,想了想,就领唐逸来到了最北侧地228号房。尽量离得孟公子远远的,免得两人起什么纠纷。

    套房异常豪华,宽敞的大厅就是一个袖珍健身室,有一些常用的健身器材,比如跑步机蝴蝶机等。

    东侧是睡房和浴室,一张极度舒适的大床静立在私密宽阔的卧室内,床头并排两幅装饰照片,将卧室装点得更加独特和温馨。步入式更衣间与米色大理石洗手间相连。下沉式浴缸。**冲淋间,先进地卫浴设备让空间充满盎然活力地质感。

    李刚将健身厅的米色窗帘拉开。陪笑道:“唐主任,从这里看下去,风景也很好。”

    唐逸摆摆手,没有过去看,对这环境,他还是很满意的,就问李刚:“你们的健身会员年费好像才五千吧?每人都拥有一间小健身室?”

    李刚笑道:“当然不是啦,那我们还不赔死?想拥有私人健身室,每个月地使用费是五千块,如果是偶尔使用,那就是每次三百块”

    唐逸微微点头,也不算太贵,就说这住宿条件吧,怎么也抵得上三星饭店的标准间,就按包月住宿都划算。

    唐逸就从包里拿出支票簿写支票,李刚也算摸清了他的脾气,人家不在乎这点钱,不会因为这一点钱欠你的人情,说起来,常来消费的一些少爷脾气大点是大点,可没有赖账的,可能因为赖账太丢面儿吧,至于赵国轩想巴结的几个公子,更没人领他这份情,倒是机关单位一些干部很是受用这一套,当然,他们大多就是打打网球,练练高尔夫,都很低调。

    李刚接过唐逸的支票,见上面金额是一万,就笑道:“唐主任先预支两个月地费用么?”

    唐逸摆摆手,说:“不是,你们这儿会员应该都有账户吧,预付款形式,每次来消费后签字结算,是吧?”

    李刚点头,道:“好咧,我这就帮您入户头。”

    唐逸就作个手势,进了睡房,橱柜里,有崭新地运动装袜子运动鞋,唐逸换上,回到健身厅时,李刚已经不在。

    唐逸转悠了一圈,就坐到蝴蝶机上练臂力,拉了没几下,就听房间门被人轻轻敲响,唐逸站起来,过去开了门,却是一怔,外面是个金发碧眼的女郎,穿一身很凉爽地健身运动装,长得很漂亮,不过那一身健美的肌肉却是很不符合男人的审美观。

    女郎也在上下打量唐逸,微笑道:“您好,我是您的私人健身教练安娜。”中文很流利,而且带着很地道的京腔。

    唐逸只得打开门,请安娜进房,不然太不礼貌,心知定是李刚帮自己安排的私人教练。

    安娜在门廊脱了鞋,健身短装下露出雪白的大腿,晶莹小腿上的白色运动棉袜倒给她的健美添了一丝小小的妩媚,健身厅内也仿佛多了丝绮旎的气息。

    “唐先生,你是准备练出大块的肌肉?”安娜碧蓝的眼睛毫无顾忌的打量着唐逸,倒令唐逸想起了她的同胞露丝,现在唐逸同露丝已经改为晚上用CQ聊天了,每天晚上露丝都会汇报下工作,一些计划也通过电邮传过来,有了网络,虽然仅仅是56K拨号上网,跨国联系却也方便了许多。

    “唐先生?”见唐逸迟迟不回答,安娜又追问了一句。

    唐逸摇头,笑道:“大块的肌肉?我不喜欢。”

    安娜就一脸恍然,道:“那唐先生是为了增强性能力吧?好吧,我为你制定一套完整的健身计划。”

    唐逸哭笑不得,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一不为减肥,二不为锻炼肌肉,却要请私人教练为自己打造健身计划,也不怪安娜会胡乱联想。只是安娜的直率令人很有些吃不消。好像多么难开口的字眼在她眼里都不是问题。

    唐逸就摆摆手道:“我也不是为了这个。”

    安娜看着唐逸的脸,很坦然的道:“唐先生。你不用不好意思,你们中国男人什么都好,就是说到性。就扭扭捏捏,好像提到性问题是多么难以启齿的问题,你放松些,不用紧张,就当我是你的朋友,最好地朋友。将你的情况和我说说。”

    唐逸无奈地道:“不是我想请你的。”

    安娜微笑道:“我知道。这种问题自己是很难说出口的,其实,健身器材对提高性能力帮助不大,主要还是用跑步机。锻炼持久力,而且锻炼腿部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提高心肺功能,最重要地是还可以提高睾丸激素的增长,提高性生活质量。另外锻炼腿部肌肉可以采用深蹲的方法,这样可以调动身上每一块肌肉,还可以采用两种特别方法:一是每天早晚各一次锻炼肛门控制能力,方法为保持肛门收缩或扩张状态六秒钟。反复进行;二是请你的妻子将手掌搓热。贴在你身体肾部按摩。”

    好不容易等她歇了口气,唐逸就微笑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说的方法试一试地,我现在想单独待一会儿,可以吗?”

    “那好吧,我会帮你准备一份详细地健身计划,明天我晚上过来,如果您不在的话,我会请服务员帮我开房门,将计划放在你房里,可以吗?”

    唐逸忙不迭点头。

    安娜又好心的提醒唐逸,“先生,做健身尽量还是去健身中心,那里器材更专业,也更完备。8

    唐逸恩了一声,安娜这才起身出屋,唐逸送她到门口,看着她走远,关上门,随即就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怎么经常遇到一些怪事?

    唐逸在跑步机上跑了一会儿,就没了兴趣,速度放慢地话感觉不到累,速度放的太快又失去了自己慢跑养性的本意。

    从跑步机上下来,正琢磨要不要试试其它器械,门被叮叮敲响,唐逸走过去拉开门,就见表弟何磊站在门外,在他身边,是一名漂亮的女孩子,打扮时尚靓丽,光彩照人,看起来很面熟,何磊叫了三哥,又对女孩道:“若若,叫人。”

    唐逸猛地省起,女孩是台湾挺有名一女明星,萧若若,记得自己以前还挺喜欢看她主演的电影和电视剧。

    萧若若规规矩矩叫了声三哥,有些拘束,也难怪,她或许在荧幕上是万人追逐的偶像,但在唐家的权势面前,就和普通人一般无异,而且,萧若若早就听何磊吹嘘他这个三哥,年纪轻轻马上就可以升为副部级高官,何磊更说,将来的一号非她三哥莫属,虽然知道何磊爱吹牛地性子,但很多话,听得多了也就自然而然地信了几分,何况萧若若是很想嫁给何磊的,如果能争取到这个在唐家分量很重地三哥的首肯,阻力会小很多吧?是以萧若若极想给唐逸留个好印象,患得患失之间,未免就显得畏缩。

    唐逸微笑,拉开门说:“进来坐吧。”

    何磊是唐逸二姑的二儿子,比唐逸小三岁,其实在唐家来说,唐逸与唐欣,以及何磊的弟弟小表弟何森感情最好,至于何磊,咋咋呼呼的,标准一纨绔子弟,见了唐老太爷跟老鼠见到猫一样,到了外面却是横冲直撞一野马。

    二姑夫是社科院下属某研究所所长,二姑在南方经商,本来生意就很好,加之这几年齐洁很是帮衬了她几次,现在二姑的连锁电器专卖倒也闯出了名气,去年进入了北京市场,一直跟在母亲身边的何磊也从南方回了北京,很快成为了混迹京城的公子哥中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而这些年,唐逸在唐家第三代子弟中声势日隆,早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威信,何磊对这个三哥也是又敬又怕,在外面,又喜欢吹嘘自己这位三哥。

    何磊和萧若若进了房,何磊在沙发上坐下,萧若若就主动找茶包泡上热茶,唐逸就笑:“别忙了。想喝饮料就自己拿。”

    萧若若腼腆的道:“三哥不喜欢茶包泡的茶吧?”很显然做足了功夫,知道唐逸喜欢喝茶。

    唐逸道:“那也不是。你们是客人,哪有客人给主人泡茶的道理?”

    萧若若道:“帮三哥泡茶是应该的。”

    唐逸笑笑,对何磊道:“你的女朋友很会说话。”

    何磊得意的一笑。对萧若若道:“三哥可是很少夸人地。”

    萧若若忙说:“谢谢三哥。”

    唐逸摆摆手,就正色对何磊道:“明天,陪我一起去看老太爷。”

    何磊一怔,脸上就有些难色,老太爷根本就正眼也不瞅他的,每次见老太爷。何磊都有一种窒息地感觉。

    唐逸道:“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我去叫你,你在211是吧?今晚就住这儿。”

    何磊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随后唐逸就同萧若若聊了几句,说起喜欢她主演的电影,萧若若颇有些受宠若惊地感觉。电话,说是她已经叫弟弟退了承包权。

    唐逸就笑:“其实也不必这么不近人情的,你弟弟怕是背后会怪你六亲不认。”

    黄琳道:“我不管他咋想,记,说实话,能帮家里的我肯定会帮,但我弟弟,真不是个有出息的料。给他经营大菜市场。我怕早晚会出大事。”

    唐逸倒想不到黄琳会跟自己这么坦白的说话,笑了笑道:“你地家事。你看着办。”

    黄琳就不再说这事儿,道:“记,过几天我有个会在北京开,到时我请你吃饭?”

    唐逸笑道:“不早说了?我请你吃饭吗?”

    “怕你不记得了!”黄琳咯咯娇笑起来。

    晚上下班前,唐逸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地电话,雷浩,延山时自己的老部下,自己上调督查室后,雷浩出任延山县人民政府县长,和新任县委记王涛斗得厉害,前几年被调去了一个满族自治县任县长,说是平调,其实还是败给了王涛,不得不黯然离开延山。

    毕竟延山经济发展迅猛,又有安东带动,延山在延庆辖区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两年前,延山县委记王涛进了延庆市市委常委会,延山升格为县级市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如非必要,延山地干部又怎么会舍得平调去其它县市?

    “老记,唉,咱俩有几年没见了吧?”话筒那边儿雷浩轻轻叹口气。

    唐逸听着他略显苍老的声音,也有些感慨,自从雷浩调去满族自治县以后,唐逸同他就没见过面,开始偶尔还通通电话,后来电话也渐渐少了,这两年,都没怎么联系过。

    “我去年调到了宁边,任副市长。”雷浩大概知道唐逸不会晓得他的近况,是以上来就加以说明。

    唐逸一怔,随即笑道:“那恭喜了。”想不到雷浩离开延山,反而有了一种海阔天空之感,大概,是在延山的失败给了他许多启迪吧。

    虽说如果是没有实权分管不太重要工作的副市长未必有县长日子舒心,但毕竟仕途上更进了一步,县级一二把手直升市委常委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干部还是按部就班的一点点向上攀爬,在正县级干部进入市级权力圈子的路上,标准模式是从县级领导提为比较重要的市直属机关一把手,慢慢进步为副厅级,很多干部穷其一生都不能从正处到副厅上更进一步。

    而雷浩没有县委记地经历,直接从县长调升为副市长,完全可以说是高升了。

    雷浩笑着说声谢谢,又道:“老记,哈,我还是称呼你唐主任吧。”

    唐逸道:“称呼什么都好,咱们之间不用太客气。”

    雷浩恩了一声,说:“我在北京呢,有时间没,请你吃个饭。”

    唐逸奇道:“你在北京?那好,我也想和你唠唠呢。”

    雷浩忙道:“那今晚?北京饭店?”

    唐逸笑道:“高标准,好吧,一个小时后,我一准儿到。^^^^”

    话筒这一边。雷浩挂了电话,长长地吐出口气。

    这是一间环境舒适的标准间。两张宽大地双人床,洁白的床单给人一种安静卫生而又温馨的感觉。

    雷浩坐在窗边的沙发软椅上,将烟头掐灭在小圆桌上的烟灰缸里。

    他这次是来北京跑资金地。宁边是个革命老区老工业基地,在改革发展二十年后的今天,戴着这两项帽子地城市通常又会戴上一个穷市的帽子,宁边也不例外。

    雷浩在市政府的分工是文化教育,他是决心做出点成绩地,上任不久。他就大胆提出了为革命老区后代造福的计划。无非就是改善全市教学环境,对全市中小学进行考察,修缮教学条件比较困难的学校。

    谁知道,口号很好喊。真要落实起来却是困难重重,最重要的一点,没有资金。为此他跑了不知道多少次市财政局省财政厅省教育厅,批文倒是拿到了不少,但资金就是迟迟不能到位。

    雷浩知道,拿不到钱,除了省市财政确实有自身的困难外,他在宁边的对手从中作梗也是很重要地因素。

    本来雷浩已经心灰意冷。准备将该计划偃旗息鼓。谁知道上个月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发文,准备为各省革命老区拨款扶助革命老区地教育事业。

    雷浩就心动了。但他知道,如果坐等资金拨到省里,再由省财政厅统一分配的话,宁边可不知道能不能喝到一口汤,这个年月,只要是专项拨款,不管符不符合条件,地方上就没有不想分一杯羹的。

    是以雷浩就来了北京,希望能从部委直接将宁边的专款数额确定下来,如果能多跑出些资金,那就再好不过。

    而同一时间,宁边常务副市长杨建国也来到了北京,是为了宁边地基础建设跑资金,据说报告上是为了实现革命老区村村通公路,但鬼知道资金拨下来后他会怎么用?

    想到这儿,雷浩就轻轻叹口气。

    这时房间门被轻轻敲响,雷浩过去开了门,门口是一位三十来岁的漂亮女人,生得娇小妩媚,尤其是笑容,能甜到人的心里。

    是宁边驻京办副主任吴小菊,她的脸上,惯例是甜甜的笑,“雷市长,杨市长和高主任都等你呢。”

    高主任指的是宁边驻京办主任高大年,今晚本来的安排是,宁边这几名干部宴请财政部某司一名姓司马的处长,这名处长是宁边人,而对于宁边这种偏远贫困地地级市来说,能攀上一位这样地关系已经很难得。

    不过和那位司马处长接触了几次后,雷浩感觉得到,他对自己的项目根本就不上心,至于杨建国那边地项目,司马处长倒是很关切,不过听话头,困难很大,但司马处长既然没将话堵死,就说明有希望,杨建国这些天绞尽脑汁的就是琢磨怎么能打通司马处长的关系。

    雷浩也知道,驻京办这两位主任当然是唯杨建国马首是瞻,并不会真的卖力帮自己走动。

    苦思无计下,雷浩就想到了唐逸,他知道,唐逸能在短短的几年间飞速蹿升,绝不是用运气和能力就能解释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唐逸身后必定站着京城的要员。

    当然,雷浩也希望通过这次接触再将自己与唐逸的良好关系保持下去,至于能不能跑到资金,他心里也没底,毕竟唐逸不在其位,又刚刚调来部委没几个月,而且帮别人办事,是举手之劳还好,很困难的话,通常都不会去费尽心力的帮忙,人情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的。

    “雷市长?”见雷浩出神,吴小菊又叫了他一声。

    雷浩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说:“我就不去了,晚上约了别人。”

    吴小菊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什么约会比同司马处长吃饭还重要,但也不好多问,再说了,他不去更好,免得酒桌上杨市长很多话都不好说。

    吴小菊笑孜孜道:“那。就不耽误雷市长的重要约会了。”

    雷浩看着吴小菊的背影,白纱裙子下。鼓鼓的臀部荡溢起诱惑的曲线,令人心里一荡一荡的,雷浩冷笑一声。这女人就是棵毒玫瑰,心机深着呢。

    北京饭店贵宾楼403,雷浩见到了久违的唐逸,华丽地吊灯下,唐逸和雷浩伸出手紧紧相握,看着雷浩鬓角华发。唐逸就叹口气。自己那年少轻狂的岁月,一去不复返喽。

    雷浩很有些激动,百感交集地道:“谢谢,谢谢老记还记得我啊!”

    唐逸亲手帮雷浩倒了一杯茶。笑道:“我得多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些年,我最怀念的就是在延山的日日夜夜,也最想念延山地老朋友。”

    雷浩轻轻点头,老记的话无疑令他很舒心,但他也敏锐的发觉,唐逸气度更加凝重沉稳,在他面前。自己竟然有了那种在省领导面前才会感觉到的压迫感。

    唐逸喝了口茶。问道:“小霞还好吧?算算岁数,参加工作了吧?”

    雷浩笑道:“是啊。在深圳,赚的钱可比我这做父亲的多多了,难为你还记得她。”

    唐逸笑笑,怎么会不记得呢?小妹那时候还很有些逞强好胜地小脾气,在商场动手打人,可不知道被自己取笑了多少次。

    雷浩就道:“等下次她休假,我带她来看看你。”

    唐逸笑道:“好啊,就怕她早不记得我这唐叔叔了吧?”

    说着话,服务员将一盘盘精致地菜肴送上,唐逸又动手帮雷浩倒酒,雷浩忙抢过酒瓶,又笑道:“记得记可不是什么海量。”

    唐逸摆摆手,苦笑道:“现在也那样,三杯就倒。”

    雷浩道:“那咱俩就喝三杯。”

    两人就笑起来。

    喝着酒聊天,聊在延山的岁月,感情也渐渐聊了出来,雷浩几次想提提跑资金的事儿,又都忍了下来,怕破坏现在的氛围。

    唐逸看了他几眼,呷口酒道:“来北京是跑步部前钱进?”

    雷浩就苦笑,这才将自己准备在宁边推动老区教育事业地计划和唐逸说了。

    唐逸微微蹙眉,“这可是有点面子工程啦,为孩子们造福,不是喊几句口号,建几座新教学楼那么简单的吧?”

    雷浩就有些不服气,加之喝了点酒有些兴奋,虽然面对唐逸,仍然忍不住争辩道:“那什么也不做,安心睡大觉就对了?做点面子工程,总还有人受益。”

    唐逸就笑了,拍拍雷浩的肩膀,说:“激动了不是?看来,你倒是真的想做点什么!”

    雷浩叹口气,道:“不过想做点啥,可真的难啊,尤其是我这个闲职副市长,唉……”喝了点酒,忍不住回思这些年的遭遇,略觉心酸,在延山,被王涛压得喘不过气,直到被挤走去偏远穷困县任职。升任副市长后,本以为苦尽甘来,谁知道自己这个排名极为靠后的副市长处处被人排挤,就算某些部委局办的头头说话好像都比自己硬气。

    唐逸用力捏了捏他肩膀,没有说什么,只是举起了酒杯,和雷浩地酒杯轻轻碰了碰。

    喝下酒,两人都有些沉默,唐逸就问:“需要多少资金?”

    雷浩叹口气道:“三四百万吧。”

    唐逸微愕,三四百万就难倒一位副市长了?随即就点了点头,说:“这事儿,我帮你问问,成不成可不保准儿。”

    雷浩本来意兴阑珊,听到唐逸地话精神就是一振,拍拍唐逸的手,说:“谢谢!”

    唐逸点点头,没有说话。

    雷浩想了想,又犹豫着道:“这事儿很急,因为我们地常务市长也在北京,他是为宁边的基础建设来跑项目的,今晚,他们请了财政部的同志吃饭,同样是为老区人民造福,不知道两个项目能不能同时批下来,如果杨市长的项目先上马的话,我怕……”

    唐逸笑笑,“很急吗?那明天等我电话。”

    雷浩连连点头。

    既然唐逸答应。雷浩就知道事情不离十,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轻松了许多,酒宴快结束的时候唐逸去了趟洗漱间,回来时雷浩正叫服务小姐将账单送来买单。

    唐逸就笑:“还得坐一会儿。等一个人,喝茶吧,边喝边等。”

    雷浩奇道:“谁?”

    唐逸道:“财政部岳部长的秘。”

    雷浩就是一怔,惊道:“谁?”

    唐逸就摆摆手,雷浩才觉出自己失态,脸有些热。就拿起茶杯喝茶。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唐记背后到底是什么背景?分分钟的事儿,就能惊动部长地秘?

    其实唐逸也有些无奈。本来只是想略出把力,帮雷浩把事情办了而已,刚去洗漱间的时候就顺便给岳培敏打了个电话,谁知道岳培敏却是极为热情,听说唐逸有地方上地朋友来跑项目,马上表态只要不违反原则,项目又切实可行的,财政部都会支持。想来他也以为唐逸张回嘴。至少是几千万的大项目吧。

    当听说唐逸和朋友就在北京饭店时,岳培敏就笑了。说:“巧了,我也在北京饭店,这样,晋江也在,现在他过去,跟你朋友了解下情况,没什么问题地话,明天就带你朋友去部里报批。”

    晋江就是岳培敏的秘赵晋江,唐逸不好却了岳培敏好意,只得答应。

    同雷浩坐了一会儿,房间门被轻轻敲响,服务员小姐开了门,走进来一名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见到唐逸马上笑容满脸的过来握手。

    唐逸就给雷浩和赵晋江介绍认识,更笑道:“晋江,麻烦你了啊。”

    赵晋江或许在很多干部面前都很有派,但面对唐逸却是热情的紧,笑道:“能为唐主任效力,我可是三生有幸!”

    雷浩已经见怪不怪,但他知道,对唐记的能量,自己却是要重新全面地估计了。

    唐逸介绍到雷浩时用了老部下老朋友地字眼,使得赵晋江倒也不敢轻忽了雷浩,三人坐下喝茶,说了两句客套话,赵晋江就问雷浩:“雷市长,你的立项申请核算省里的批复等等之类的相关文件在不在?”

    雷浩面有难色,说:“都在酒店呢,香格里拉。”

    赵晋江就笑:“那没关系,我一会儿跟你去拿,部长和主任交代地事儿,咱哥俩今天就得办好不是?”说着话就称兄道弟起来,话里透着说不出的亲热。

    雷浩当然求之不得,他巴不得早早将事情办妥呢,而听赵晋江话里的意思,这事儿唐记找了财政部部长?

    雷浩不由得又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就提议,“那咱们这就回吧,你们办你们的事儿,慢慢办,别急。”

    出饭店时唐逸特意将雷浩拽到一边叮嘱了几句,不要将地方干部跑部委的一些习惯用在赵秘身上,雷浩点头。

    最后唐逸和赵晋江握手话别,笑着说:“一切都拜托了。”

    赵晋江连声说请唐主任放

    赵晋江自己有车,是一辆桑塔纳2000,载着雷浩前往香格里拉,亲热的聊着天,两人却是渐渐熟络起来。

    赵晋江开着车,笑呵呵说:“雷市长,以后来北京,有事儿你只管找我。”

    雷浩笑道:“一定一定。”心里并不当真,人家办事,这是看唐记情面,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夜色中,香格里拉大厦闪烁的霓虹夜景灯给人一种梦幻的色彩,即奢华又浪漫。

    赵晋江将车停在大厦附近地停车场,两人说说笑笑进了酒店,玻璃旋转门旁,穿红色制服地服务员礼貌的问好。

    “咦,雷市长!”

    前面传来悦耳地女人声音,雷浩转头看去,却是杨市长高主任吴小菊等一行人,簇拥着司马处长正从通往餐厅的电梯里出来,显然刚刚吃好,准备送司马处长走。

    雷浩忙迎过去和杨建国握手,杨建国眼神有些冷,微笑道:“雷市长,招待的什么贵客?约好了也不来。”显然是给司马处长听的,果然司马处长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雷浩微微蹙眉,但没说什么,只是道:“你们忙,我有点事,先上去。”

    驻京办主任高大年和副主任吴小菊都不吱声,平时山高皇帝远就罢了,这时候可不能夹进两位领导的明争暗斗中去。

    赵晋江笑呵呵走过来,说:“雷市长,这都是你们宁边的同志吧?”

    司马处长这才看到了赵晋江,微微一怔,随即脸上就挂上了笑容,伸手道:“赵秘,你好你好。”

    赵晋江对司马处长倒也有印象,笑着和他握握手,“司马处长,吃饭哪。”至于雷浩其余的同事,赵晋江一一含笑点头,这才和雷浩进了电梯。

    看着雷浩和赵晋江的背影,司马处长微微有些愣神。

    杨市长就问:“司马处长,那个赵秘是什么人?”

    司马处长却是没有回答,反而问道:“那位,那位是雷浩市长是吧?你们有他的私人联系办法吧,给我一个。”

    几个人虽然奇怪,但吴小菊还是拿出坤包里的记事本,撕下一页,写了雷浩的手机号递给了司马处长。

    司马处长收了起来,就笑着和杨市长几人告辞,留下几个人满头雾水。

    虽然知道章章末尾嗦会令大家觉得烦,还是拉下月票,汗

    另外,明天的更新也要晚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