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妹升职-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章 小妹升职

第四章 小妹升职2017-11-8 23:46:17Ctrl+D 收藏本站

    岳培敏这个人很健谈,天南地北的海侃,更滔滔不绝的讲着他和唐万东在财政部时的那点事,不过唐逸想也知道,在财政部大大小小的干部面前,他是威严而又沉默的。^^去看最新小说

    “真怀念和部长共事的日子啊!”岳培敏叹了口气,他一直都是称呼唐万东为部长。

    唐逸笑道:“二叔也常提起你呢。”

    岳培敏就笑了,说:“部长鹏程万里喽。”举起青玉酒杯,说:“往事如烟啊,来,喝一个。”

    唐逸拿起杯子,和他轻轻碰了一下。

    当晚是岳培敏的车送的唐逸回天源大厦,岳培敏更笑呵呵说有时间会来他新居做客,唐逸说那求之不得。

    回到家中,唐逸就拿了钱去隔壁还钱,按了好久门铃也没有动静,屋子里也黑漆漆的,女孩另一侧邻居1805住的两口子人挺好,尤其是女主人,是名热情的大嫂,唐逸按门铃时大嫂刚好出来扔垃圾,就告诉唐逸,说是1804的文小姐下午就拎着行李箱走了,想来是回了航空公司。

    唐逸只得作罢。

    接下来的日子,唐逸就开始准备即将召开的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对于自己到任后第一个重量级会议,唐逸是极为重视的,每天几乎都忙到深夜,至于马王二主任,倒也都尽心尽力的帮忙,至少表面上让人挑不出什么问题。

    唐逸也能感觉到,纠风室里喜欢和自己亲近的干部好像多了起来,尤其是地方组副组长张继泽,时常喜欢来自己办公室转转,汇报下工作。和自己谈谈纠风心得,他也不藏着腋着,谈到的都是纠风工作的一些难题,一些诀窍,令唐逸很受启发,张继泽也隐隐谈了谈纠风室某些干部的经历,性格,倒令唐逸对马王二主任有了新一层认识。

    唐逸知道,这大概就是自己与岳培敏亲密接触带来地影响,很多干部可能会猜想自己的背景。但一名副部长宛如见到朋友般和自己亲密倾谈无疑是最直观的方式,令他们真切的感受到,自己这常务副主任到底处在哪一个层次。

    五月初。一九九九年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央纪委副记监察部部长国务院纠风办主任吴征作工作报告。国务院副秘长周建荣主持会议。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张素萍出席会议并讲话。财政部人事部劳动部等部委及岭南省辽北省江南省鲁东等省政府地负责同志在会上作了发言。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及纠风办地负责同志在主会场出席会议。各省区市政府分管领导同志和纪检监察机关及纠风办负责同志在分会场参加了会议。

    会议上。国务委员国务院秘长何平作了重要讲话。他就全国农民减负企业减负医疗整顿治理“三乱”中小学乱收费等一系列纠风工作进行了回顾和展望。要求各级党政各级部门把纠风工作摆上重要位置。进一步健全和完善纠风工作领导体制。认真落实责任制。要把监督检查作为推动纠风工作地重要手段。落实到日常工作中。坚持以查案促纠风。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顶风违纪地典型案例要公开曝光。严肃处理。追究责任。要以深化各项改革为契机。加强源头治理。建立和完善防范不正之风地长效机制。

    最后一天地会议结束。唐逸总算松了一口气。没出什么纰漏。而且听秘长地讲话。对于纠风工作。国务院仍然是极为重视地。不过想来也不可能如同几年前一样。将纠风重点放在反斗争上。现在地纠风工作。主要还是治理一些关于国计民生地行业。

    唐逸一边琢磨着。一边将车停在了“蓝天饭店”前。蓝天饭店是唐逸所在小区对面临街地一家小饭店。唐逸那晚买花地时候在这里吃过一次饭。觉得味道还不错。当然。最主要地还是饭店虽然不大。但干净卫生。唐逸就在这家饭店存了五千块钱。作为他地早晚餐经费。

    当时把饭店老板和老板娘险些乐晕。以前只听说过赊账地。还从没见过有人拿一大笔钱预支餐费地。唐逸自也成了小饭店地贵宾。

    车钥匙也是饭店老板娘去花店帮拿回来地。老板娘和这一片儿地精品屋发廊商店地老板们都很熟。倒是省了唐逸许多口舌。

    而且老板娘还帮唐逸在家政公司挑了包月钟点工,负责帮唐逸搞卫生清洁,每天上午来两个小时,据老板娘说,是个四川妹子,挺老实的,唐逸却是没见过,唐逸将家里的钥匙留了一套在小饭店,每天钟点工来时,从这儿拿了钥匙去上楼,回来再将钥匙放在这儿。

    当然,自从雇了钟点工,唐逸家里的钱就不再乱放,都锁进了床头柜里。8不然,一摞摞钱四处乱放,那是诱惑钟点工犯罪,对别人对自己都是一种不负责任地表现。

    见到唐逸走进小饭店,老板娘满脸笑容的迎上来,娇笑道:“兄弟,来,楼上坐,雅间给你留着呢,小翠,沏茶,快点儿!”边和唐逸打招呼,边麻利的吩咐着。

    老板娘长得漂亮,人也泼辣,常来的食客都叫她“小辣椒。”

    小饭店属于夫妻店,老板是大厨,手艺很不错,老板娘又特会来事儿,加之人又漂亮,时常和食客喝两杯,讲上几个荤素笑话,搞得那些男人心里猫挠似的,每天不来和老板娘贫两句心里就不自在,是以小饭馆回头客熟客很多,生意倒也红红火火。

    进了二楼包厢,唐逸坐下,服务员小翠上了热茶。老板娘坐在唐逸身边,亲自帮唐逸倒了杯茶,笑吟吟道:“兄弟,今天吃点啥?”

    唐逸道:“牛肉抻面吧,再随便炒个菜,一碗清汤。”

    老板娘就对小翠道:“快去,告诉大成,马上做。”

    唐逸笑笑道:“不急,下面那么些人呢,我不急。别坏了规矩。”

    老板娘就妩媚一笑,水汪汪的凤眼眨呀眨地,“咋了,不急着走?喜欢和嫂子聊天?”

    唐逸笑笑。拿起茶杯喝茶,老板娘知道他的脾气,这年轻人别看岁数不大,却老成的很。从来不会开什么玩笑,但又不是假清高地那种,并不会因为自己卖弄风情就瞧不起人,往往只是一笑置之,和这个年轻人相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舒服。

    唐逸从包里拿出香烟,掂出一颗烟点上,又将烟盒扔给了老板娘,他见过几次老板娘吸烟。

    老板娘诧异的道:“你也吸烟?”最近的日子。唐逸烟吸得少了,在小饭馆好像没吸过几次。

    等见到拿在手里的是中华烟,老板娘咯咯一阵娇笑,“干啥,以为我也像你们男人似的,喜欢抽好烟啊?我吧。喜欢抽清淡一点地烟,中华,味儿太醇!”

    唐逸点点头,“恩,女士最好还是不抽烟。”

    老板娘笑道:“谢谢小帅哥关心。”却是从烟盒里拿出了一颗烟点上,说:“帅哥给地烟,嫂子我咋的也得抽一颗。”

    唐逸笑笑不语。

    虽然唐逸说不急,但说着话,抻面和炒菜还是很快被端了上来。显然小翠下去后厨房还是将唐逸地单子放在了第一位。

    大碗地牛肉面。面条粗细均匀,根根如丝。加之大块的牛肉,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唐逸笑道:“马老板就算去北京饭店,也做的大厨呢。”

    老板娘笑得花枝乱颤,“就他?去北京饭店?洗菜人家都不要他!可别给他听到,听到的话又该在我面前抖威风了!”

    马老板就是老板娘地丈夫,为人憨厚,听说老板娘将他治得服服帖帖的,在老板娘面前,从来不敢说半个不字。

    唐逸刚想说话,手机滴滴滴响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小妹,心就是一热,忙接通,笑道:“老婆?”

    “恩。”

    听着小妹脆生生而又简洁有力的回答唐逸心里就被幸福感撑得满满的。

    “我,我还有五分钟吧,就能到咱家,可是,就能看你一眼。”说到后面小妹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唐逸就笑:“那就够了,小妹,这个世界上最远地距离,是尚未相遇,无法相聚。咱俩,遇到了,认识了,你说,咱们是不是该感谢上天?”

    “恩。”小妹声音明显轻快起来。

    唐逸道:“我在小区对面的蓝天饭店呢,你到了就直接来这儿的二楼东边那个包厢。”

    “恩。”小妹就挂了电话。

    唐逸笑笑,轻轻放下电话,脸上的温柔令老板娘都一阵心悸,本想逗趣说他肉麻的话却再说不出口。

    唐逸低头吃面条,老板娘好一会才娇笑道:“爱人?怎么,两地分居?你不是做生意的么?”

    唐逸摇了摇头,不想谈这个问题。

    “嗡”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哄笑,小饭馆的包厢只是用薄薄的三合板扎出的一个个空间,隔音效果很差。

    老板娘皱了皱眉头,随即就娇笑着喊:“小东,哥儿几个小声点,别影响嫂子别地客人啊!”

    唐逸道:“没关系的。”

    老板娘低声道:“你慢慢吃,我过那边儿坐坐。”

    话音未落,挂在门口的半截布帘一挑,一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站在门口,眼神有些阴,他就是老板娘嘴里的小东,为人阴狠,在这一片很有名,曾经扮女孩子去酒吧泡吧,将上钩的客人领到僻静处抢劫,后来重伤了一名客人折了进去,刚刚放出来不久。

    小东走进来,嬉皮笑脸在老板娘秀发上嗅了嗅,嘿嘿笑道:“嫂子。你还是那么香。”

    “去你地!”老板娘就在小东腰上掐了一把。

    小东嘿嘿笑着,说:“嫂子,我正找你呢,快过来,陪我大哥喝杯酒,他要照顾你生意,你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可别说我不关照你,平常人想见他可见不到。”

    老板娘心里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敢得罪小东,更别说还有他嘴里所谓的大哥了。笑吟吟站起来,说:“我正说过去呢,走,带嫂子去见见世面。”

    小东就一皱眉,“我说呢,叫小翠找你半天了,也不见你过去。妈的,是这小白脸不让你走吧?”

    老板娘忙说:“不是,我这也刚刚过来。”

    小东却已经对唐逸瞪起了眼睛,“你大爷地,小白脸我告诉你,以后该吃饭吃饭,该喝尿喝尿,再敢缠着红嫂子,我他妈剁了你丫的!”

    红姐忙拉着东子向外走。陪笑道:“弟弟别生气,看嫂子面子,算了,走,咱去喝酒。”

    小东还在骂骂咧咧,红姐就挽起他手臂。娇笑道:“走吧,小东哥,这总行了吧?”

    小东这才嘿嘿一笑,说:“那就看嫂子面子!今天饶了他小子。”

    出门时红姐回头对唐逸抱以歉意的眼神,唐逸笑笑,摆了摆手。

    唐逸刚刚吃完碗里的面条,布帘一挑,小妹翩然而入,一袭白裙。清丽脱俗。在小妹身后,却是跟着一个女兵。看起来很健硕,穿着草绿色迷彩,倒也英姿勃勃。

    小妹走过来,将唐逸旁边的椅子搬起,紧紧挨着唐逸坐的椅子放下,然后才坐了下来,唐逸一阵好笑,道:“怎么跟宝儿似地,会缠人了?”心里,却暖洋洋地。

    小妹也不吱声,就这样静静坐在唐逸身边,唐逸就拿自己茶杯给倒了杯茶,却是有些凉了,说:“我叫他们换热茶。”

    小妹摇摇头,将茶杯捧在手心,说:“你倒的,就好喝地。”

    唐逸无奈地挠挠头,或许是因为小妹单纯的心思里,以为自己来了北京就能和自己每天在一起的,却不想自己来了北京,两人还是聚少离多,是以小妹才会因为失望,变得对自己加倍依恋起来。

    唐逸眼光瞥到那女兵满脸惊讶,嘴巴张得能吞进个鸡蛋,就对她笑笑,女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概因在她们眼里一向高高在上冷傲不可亲近地教官好像突然间变成了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委实令女兵大跌眼镜。

    小妹看到唐逸看向那女兵,就说:“她叫小玉。”

    小玉听到教官介绍到她,忙立正。对唐逸行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声音却是异常洪亮,唐逸就是好笑,小玉小玉,听名字理应温婉如玉,但看这女兵,满身彪悍之气,分明就是硬邦邦的一柄刺刀嘛!

    唐逸摆摆手,小玉礼毕,站得笔直。

    小妹道:“我,坐几分钟就走了,去黄海。”

    唐逸微愕,问道:“去黄海干嘛?”姑丈周克强已经升任海军副司令员兼海军参谋长,早已经不在黄海市。

    小妹道:“海军准备成立一支女子海军陆战队,基地在黄海地,我是第一任大队长,要去看看的。而且,而且这段日子都不能见你了。”

    唐逸微微一怔,隐隐记得世纪初军方确实成立了一支女子海军陆战队,但只是辅助性质,与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不可同日而语,记得国内的女子海军陆战队只是侦察队,连级编制,而小妹现在可是大军区特种兵大队教练,上校军衔的,对应的职务级别是正团级或者副师级,去做连长?这不降职了么?

    不过唐逸知道小妹不在乎这些,就笑:“宁上校,我可怜的老婆,被连降三级,真可怜,来,老公疼疼。“就伸开双手作拥抱状,小妹也不理他,自顾自喝茶。

    女兵本来早就将脸别开,听到唐逸的话却是诧异的回头,说:“首长,宁队长去年就被授予大校军衔了啊!还有,我们这次组建地海军陆战队是团级建制,但按照师一级单位配备干部,宁队长现在是实职正师级干部。”

    唐逸啊了一声,就看向小妹,一时哭笑不得,去年就升大校了?也不跟自己说一声,想来小妹娘家人也好,自己唐家这边的人也好,都以为自己是第一时间知道吧?也就没人跟自己念叨过,这两年自己又没看过小妹穿军装,却是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升了职。

    大校?记得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是开国将军,被授衔少将时三十二岁,小妹照这速度升下去,怕是会破掉开国少将的记录吧?太惊世骇俗了,不过想来小妹的名字是不会见诸任何媒体的。

    唐逸就好奇地问:“小妹,你立了很多军功吗?还有,为啥升职也不跟我说?”

    小妹喝口茶,低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听的,再说,也没啥了不起的。”

    唐逸就笑:“还没啥了不起?是不是想再过几年,比老公官大了就拿出来炫耀?”

    小妹说:“你知道不是的唐逸哈哈一笑,就伸手在小妹清丽的脸蛋上捏了捏,笑道:“我了不起的老婆大人。”

    小妹微笑,也不说话,眼里,却闪过一抹幸福的欢喜。

    女兵挠着头,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本来以为宁队长和爱人告别也就是说几句话,而且以宁队长的性格,肯定是几句“我走啦,再见。”那边宁队长的爱人也几句再见保重地话,浑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幅场景。

    打情骂俏?女兵挠了几下头,忽然明白过来,忙退了出去,心里,却替队长一阵高兴,队长原来有这么一个能哄她开心地爱人,看他们两人在一起,真的很温馨,很幸福。

    正感慨呢,旁边包厢里又是一阵哄笑,女兵就一皱眉,用力敲敲包厢地木墙,大声道:“别吵啦!小声点!”

    唐逸和小妹也听到了女兵的喊声,唐逸就一笑,道:“你怎么带了这么一个霹雳火?”

    小妹不说话,却靠进了唐逸怀里。

    唐逸也轻轻叹口气,不知道几时才能与小妹长相厮守,能感觉到,小妹有些不开心,就笑呵呵道:“小妹,想退役了?”

    靠在唐逸怀里,小妹点了点头,也不问唐逸为什么会知道。

    唐逸就笑:“那为啥不和家里说,说不出口吗?要不,我去和咱爸还有爷爷说一声?”

    小妹摇摇头:“不是的,你说过,喜欢我做将军的。”

    唐逸微微一愕,随即想起,那还是刚刚成亲时,自己调笑小妹说小妹不老实听话,自己就去娶一位女将军,让小妹这小上校靠边站。

    不想这么随口说的一句话,小妹却记在了心里。

    唐逸揽了揽小妹肩膀,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