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部长-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三章 部长

第三章 部长2017-11-8 23:46:16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下到楼下,唐逸才发现包里没了车钥匙,想了想,大概是昨天买花时钥匙混在了那一堆钱里了吧?

    出小区,准备打车去部里,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办似的,但就是想不起来,直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唐逸才恍然,是了,是车费,自己包里现在一个子儿都没有。8

    心里轻轻叹口气,钱在自己眼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不再是一个概念一个问题。

    “喂,哥们,上车不?”司机见唐逸迟迟不动,就摇开车窗,用京片子特有的那种亲热冲唐逸喊。

    唐逸刚想叫司机等会儿,自己回去拿钱,却见成排梧桐的人行道上,那位邻居女孩慢慢跑过来,应该是晨运去了吧,一身白色运动装,白色旅游鞋,打扮清爽宜人,额头上挂着几滴汗珠,在明媚的朝阳下亮晶晶的,显得青春活力十足。

    跑到小区近前,她放慢了速度,用肩上搭的白毛巾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姿势很随意,却很好看。

    女孩看到了出租车旁的唐逸,随即就转过了头,慢慢跑向小区大门。

    院门口,推着垃圾车的大姐边走边嘟囔,“多好的花,就这么扔了,作孽啊!”

    垃圾车里,九十九朵玫瑰蔫巴巴的,早没了昨日的华丽。

    女孩儿看到玫瑰愣了一下,随即又向唐逸看了过来。

    唐逸刚刚和司机说上去拿钱,司机就摇上车窗,出租车一溜烟开走。

    唐逸就叹口气。

    “喂。唐逸是吧?”清脆悦耳地声音和清新地香气一起飘来。

    唐逸转头。看着女孩儿靓丽地容颜。

    女孩儿从运动衫地挎兜里摸出十元钱递过来。说:“快去开工。别迟到。”

    唐逸微愕。接过钱说了声:“谢谢。”

    女孩儿想说点什么。唐逸却已经钻进刚刚停下地出租车里。一溜烟走了。女孩儿就有些气愤。本来。昨晚看唐逸地表现。是很爱他妻子地。一个破产地欠下百万巨债地男人。却因为债主侮辱了妻子而有勇气去反抗去抗争。不管怎么说。这种男人还是有那么点良心地。

    这也使得女孩儿刚刚压下心里的厌恶帮他一把,也准备劝他几句,想办法将妻子赎出来。在娱乐城那种地方坐台对女人是很残忍的,哪怕和妻子一起逃掉呢?逃得远远的,也比在京城被人欺负要好。

    可是见到唐逸不近人情的举动,女孩对他地同情和刚刚升起的那么一点点谅解马上烟消云散。想起他种种可恶的行为,偷拍鬼混在债台高筑妻子被迫去坐台的情况下还有心情追别地女孩子,而且是很奢侈的追求,这人,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女孩儿有些懊恼自己同情心泛滥,摇摇头,转身慢慢向大厦跑了过去。一会儿文件,就接到了张部长的电话。忙起身去了十一楼张部长地办公室。

    张部长脸上是程序化但很和蔼的笑,做手势示意唐逸坐,“坐吧,随便坐。”她却是端坐在办公桌后,动也没有动。

    张部长很机械的将双手压在桌上,她不喜欢作什么手势动作。眼睛一直有意无意的盯着唐逸的脸,好像,很想将唐逸真实的想法读懂读透。

    “工作还上手吧?”

    唐逸和张部长对视了几秒就将目光偏倚向另一边,但又不离开张部长脸的范围,即礼貌又不躲躲闪闪。

    听张部长问话,唐逸琢磨了一下,道:“纪检纠风的工作,和我以前理解差别很大,对干部的素质要求很高。想真正理顺理透我还要再学习。再提高。”

    张部长似乎对唐逸谦虚地表态感到很满意,身子也慢慢靠回了椅子上。慢条斯理说道:“能有清醒的认识就有提高,不过,我得说,你可不能谦虚的过了头,你过去的经历我仔细看过,我也相信以你的能力,适应新的工作岗位是没问题地,不然,组织能放你在这个位子吗?”

    唐逸笑道:“我不会辜负组织和部长的期望。8”

    第一次讲话,两人更像是在做工作报告,说了好久,也没有实质性内容,或许,两人都在谨慎的互相观察对方吧?

    终于,张部长蹙蹙眉,说:“下礼拜,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工作会议,你知道吧?”

    唐逸点头。

    “部里的意思是安排你发发言,回去准备下稿子,主要就是讲讲今年纠风工作的具体落实,怎么样?没问题吧?”

    唐逸就怔住?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一般每年例行召开一次,监察部部长兼任国务院纠风办的副部长都会参加,甚至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等这种重量级人物也会出席会议,这种高规格的会议上让自己作工作性发言?

    当然,按惯例来说,纠风室主持工作的领导会在这种会议上发言,通常是兼任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的纠风室主任发言,但张部长晋升后,纠风室地工作就是常务副主任一把抓,要唐逸代表纠风室发言也说得过去。

    只是唐逸知道,可不能将自己地位置摆的太高,会摔跟头地。

    “毕竟纠风室工作是你具体负责嘛,是吧?”张部长不好往下再说下去,说下去就好像自己对部里的意见不认可,就笑了起来。“这个……”唐逸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色。

    “怎么,有难度?”张部长看似漫不经心的扫了唐逸一眼。

    唐逸拿起茶几上的茶杯,吹了吹水面上飘着的茶末,没有喝,又将茶杯放下。抬头看向张部长,“部长,我刚刚来纠风办才一个多月,说老实话吧,对纠风办的工作我实在没什么心得,一定要我发言地话那我只能叫秘书写稿子去念一念,我想,这不是部里的初衷吧?”

    张部长看了唐逸一眼,身子却是更加靠进了椅背,眼神也柔和了一些。

    “这样吧。你再考虑考虑,我也将你的意见向部里讲一讲,但你要做好发言的准备。”

    唐逸点点头。

    走出张部长的办公室,唐逸就轻轻叹口气。这个位子,上不上,下不下的,很多事情。还真的难处理,如果自己四十多岁的盛年,这自然是很好的一次表现机会,就算部里不同意,也要争一争呢,但自己太年轻,不能太显眼太张扬啊!

    唐逸在七楼走出电梯,他的办公室在最东端,走在长长地走廊里。一间办公室门一开,正局员刘进走出来,看到唐逸就呵呵一笑:“主任,刚想找你谈谈呢。”

    刘进五十多了,头顶有些秃,油光光的。让人看起来很难受,据传闻,当初他在京城某厅作纪检组长时,办了一个大案子,同时也得罪了某些人,案子办的轰轰烈烈,他也被极快的提为正厅,但不多久,就被调进了监察部。一直再没有作过实职局干。这些年,监察部各个室他几乎都待过。但挂在名字前地头衔永远是正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员。

    唐逸进了刘进的办公室,刘进就帮唐逸泡了杯茶,脸上笑容有些谦恭,令刚刚回忆他经历的唐逸心里莫名一抖,很苦涩的感觉。

    “茶叶不错,碧螺春吧?”借喝茶唐逸稳了稳情绪,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一贯地平和。

    刘进点点头,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和唐逸保持一段距离,又不太远。笑着问:“主任是北京人是吧?”

    唐逸嗯了一声,自己在打听纠风室主要干部任职经历和性格的同时,这些人又何尝不是在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自己?这是惯例,也渐渐成了官场上的习俗,在某个圈子里讨生活,想不吃亏,就要遵守它的规律和习俗。不止是官场,很多行业,都有自己的规则,自己的一套办法。

    喝口茶水,唐逸问:“听说刘局是南方人?”

    刘进吐出一个烟圈,叹口气道:“岭东衮州人,十多年没回去喽。”

    唐逸就笑:“衮州?现在王主任的暗访组就在衮州吧?你真应该跟着去看看的。”随即就道:“有句诗,说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刘局也这种心情吧?”

    刘进苦笑一声,念叨了两句:“不敢问来人,不敢问来人……”又叹口气:“唉,这些乡亲们,可是一年一年地来看我呢。”

    犹豫了一下,就道:“王主任的调查组在衮州发现了一些问题”

    唐逸微愕,这才知道刘进找自己谈话的目的,看了看刘进,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刘进就不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吸烟。

    唐逸就站起来,向外走,走了两步,回头道:“这个问题等我和王主任了解一下情况,咱们再谈,好吧?”

    刘进嘴唇动了动,没说话,点了点头。

    唐逸回到办公室,点颗烟,想了想,拨了王振清的电话。

    “主任,我正想找你汇报汇报情况呢。”王振清笑呵呵地说。

    工作组调查接近尾声,现在已经陆陆续续回京,准备参加十天后的全国纠风工作会议。

    唐逸恩了一声,说:“说说衮州的情况吧。”

    王振清马上听出了什么,就笑:“刘局找你谈过?”

    唐逸又嗯了一声,心里却叹口气,刘进就算再怎么想适应环境,终究不太会处理这些事,找完王振清又找自己,事情只会越来越复杂。

    话筒那边王振清笑呵呵道:“是这样,衮州市zf在对中小企业减负上做的很不够,乱摊派,不按法律法规的检查项目很多,问题很严重啊!”

    “听说衮州市市长是刘局的远亲。每年都来看看他的,现在省委组织部又在对他考察,所以……”

    王振清没说下去,等着唐逸表态。

    唐逸就明白了王振清地意思,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也只能顺着他的话头走。

    “那就写报告吧,”唐逸眉头却是蹙了一下。

    王振清叹口气,“刘局好像很不同意呢,就怕他闹情绪。”

    唐逸笑笑:“不会,老同志。觉悟可比咱们高。”

    挂了电话,唐逸想了想,就拿起桌上地文件翻阅起来。

    下班地时候,机关组副组长张继泽进了唐逸的办公室。张继泽四十多岁,副局级干部,对于身后没什么背景地干部来说,四十多岁能熬到副局已经很不易。部委虽然比地方进步可以快一些,但四十多岁能上副局至少说明这人能力很过得去。

    当然,就算是部委,副局到正局也是一条难以逾越的天堑,尤其是实职正局,就那么几个位子,整个系统的正局副局们都盯着呢,高考是独木桥的话,通往实职正局之路只能用走钢丝来形容了。千军万马,都想冲过那条颤悠悠的钢丝,也就难免会有人跌进深渊,粉身碎骨。

    张继泽就是没什么大背影地一名干部,说没有大背影,是走到了他这个高度。多多少少总会有一些领导注意他赏识他提拔他,会提拔到什么程度,就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了,不管对于他还是想提拔他的人,都说不清楚,几分努力,几分运气,在这个高速运转的庞大机器里,又有谁可以掌控自己地命运?

    张继泽笑呵呵说了来意。主任没有安排的话。他晚上请吃饭。

    唐逸看看表,笑道:“好吧。咱去全聚德,好久没吃全聚德的鸭子了,多叫几个人吧!”

    张继泽道:“咱们留守的副处级以上干部都会到。”

    唐逸看了张继泽一眼,点了点头,在纠风室局势尚不明朗地情况下,他自然不会独个儿和自己吃饭,冒然站队,在任何办公室政治里都是大忌。

    留守的副处级以上干部共有七人,正局级一人,副局级两人,正处三人,副处一人,等电梯的时候,唐逸就和大家客气了几句,刘进脸色有些暗淡,唐逸知道他的心事,但没有说什么。

    叮,电梯门打开,里面站着两个人,看起来就是一名领导,一名秘书,领导是名中年男人,戴一副黑框眼镜,西装剪裁合体,头发修剪的很有型,给人一种沉稳干练而又很有威仪的感觉。

    认识他的几名纠风室干部就忙打招呼,都叫他“岳部长。”同时这几名干部也都有些诧异,不知道岳部长为什么不走部长专用电梯。

    唐逸当然也跟着打了招呼,张继泽看了眼唐逸,嘴唇动了动,终于没说话,他不知道唐逸认识不认识岳部长,但这时候不能乱多嘴,你以为是好心告诉他面前的领导是哪个,但说不定人家就认为你看不起他,尤其是刚刚进部委的地方干部,对这类问题通常都很敏感。

    令大家包括唐逸也想不到地是,岳部长微笑对唐逸伸出了手,很热情的道:“唐逸,哈哈。”

    唐逸微微一愕,忙伸出手和对方握手。

    岳部长握着唐逸的手晃了晃,就放开,对纠风室干部同他打招呼,他也微笑回应,却不再说什么。

    大概因为岳部长在,电梯里没人说话。唐逸却是在思索着岳部长岳部长,突然就想起个名字,财政部的副部长岳培敏,是二叔一手提起来的,作司长的时候才三十四,但在正司级很是熬了些年,陶矶调离财政部,他也被提为了副部长,二叔跟自己说过,要多注意他,这个注意就包含了很多内容,结交?拉拢?甚至提防?或者,都有一些吧。

    电梯到了一楼,门叮一声打开,大家就都等岳部长先出电梯。

    岳部长却是转头微笑对唐逸道:“坐我地车吧,有事同你谈谈。”

    唐逸点点头,对刘进,张继泽等纠风室干部笑笑,道:“那,咱们改天?”

    几名纠风室干部当然不会说什么,看着岳部长和唐逸一起出了电梯,又一起上了监察部大楼台阶下那辆红旗,几个人互相对望几眼,人人都有些疑惑,但没人提出来,就这样散了。

    红旗平稳的驶出监察部大院,岳部长微笑对唐逸道:“有时间吧,去吃个饭?”

    唐逸笑笑:“就怕耽误部长宝贵的时间。”

    岳部长摆摆手,说:“民以食为天嘛,吃饭,和朋友小酌一杯,最难得,对吧?”

    朋友?唐逸能感觉到,岳培敏已经隐隐将自己放在和他平起平坐的位置上,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是会结交越来越多的高官,在圈子里的地位也会越来越重。

    唐逸却没有什么喜悦的感觉,心里轻轻叹口气,是啊,自己再也不是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了,在很多人眼里,自己怕已经是准副部级干部,这几年间只要有合适地位子合适地机会,自己铁定会进入副部级干部的行列。正厅到副部地跨越,是无数干部从来不曾梦想的,更是很多极为优秀能力超强的干部,穷其一生奋斗的目标,但在很多人看来,对自己来说,这种跨越是毫无难度的。

    唐逸却知道,别人谁都可以这样认为,唯独自己,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如果自己这样想,那将是很危险的,是足以致命的。

    岳培敏拍拍唐逸肩膀,说:“唐部长以前最喜欢吃北京饭店的官府菜,你怎么样?”

    唐逸笑笑,道:“去和孝府吧,那儿的几道满洲小炒味道不错。”

    岳培敏笑了笑,说:“满洲炖菜,你呀,东北呆久了。”又对前面吩咐道:“去和孝府。”

    红旗稳稳停在和孝府宾馆的前门,路上,唐逸已经给服务中心周海兰主任打过电话,说是和财政部岳部长来宾馆用餐,铜钉大红门前,宾馆刘经理率领几名穿着红旗袍气质高雅的服务员正等着呢。

    刘经理在前面引路,将岳部长和唐逸请入前院的东暖阁,阁中黄罗绸幔,珠帘流苏,行走其间,一派皇家尊贵之气扑面而来。

    山水屏风前,摆着用餐的圆桌,屏风将餐厅与内室隔离开来,刘经理轻笑道:“就两位领导的话,可以去内室用餐的,坐在软榻上,就着炕桌用餐,很有复古之风啊。岳培敏摆了摆手,坐到了圆桌旁,唐逸接过菜单,随口点了几道菜。

    刘经理微笑请两位稍等,自去准备,说实话,和孝府宾馆作为中纪委接待单位,她一年见的部级干部不知凡几,对岳培敏恭敬是恭敬,却远不像普通副局干部见到部长时那般惧怕拘束。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