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二十章 离去-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二十章 离去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二十章 离去2017-11-8 23:46:1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接起电话,杜鹃的声音有些琢磨不透的意味,“唐记,鼎百泰出了点事。8.com”

    唐逸不动声色,“什么事?”

    杜鹃叹口气,“好像很麻烦啊,妙香花园的工程出了问题,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央已经介入了。”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道:“根基不稳,早晚会出问题,早就听说鼎百泰资金有问题,摊子铺的太大,这也是必然的结果吧。”

    从唐逸话里听不出端倪,杜鹃就也跟着叹息两声,挂了电话。

    唐逸见陈达和与陈珂都望着自己,就笑着举起茶杯,说:“来,庆祝一下!”

    听到“庆祝”二字,陈珂脸就一红,唐逸留意到,不由得哈哈一笑,心情大好。步,手突然一痛,却是烟头烧到了手指,管平将烟蒂丢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

    正在建设中的妙香花园突然就出了问题,开始是地基慢慢下沉,就在管平想办法补救的时候,有楼房出现了大大的裂纹,于是很快,那些交了期房订金的朝鲜人得到了消息,纷纷找上门来,要求鼎百泰给个说法。

    这些朝鲜人,大多是既得利益者新兴贵族阶层,他们受过高等文化教育,深知一个地区经济高速发展以后,随之而来的定然是房价的大幅飙升,最早介入地产炒房,一定会赚的钵满盆圆。

    谁知道鼎百泰的妙香花园突然就成了豆腐渣工程,这些朝鲜精英分子自然不答应,在讨不到明确说法的情况下,就动用各种力量和关系,很快,就惊动了朝鲜中央政府,中央成立了调查小组。准备对鼎百泰新义州分公司封帐彻查。

    更令管平头疼的是刚刚萌芽的潮州炒楼团,这个很大意义上是他的盟友的松散财团组织。鼎百泰地扩张,离不开潮州炒楼团的支持,现在,那些大业主虽还不至于同管平翻脸,却已经频频打电话催管平快些将事情解决,不然就退还他们地订金。

    叮铃铃,传真的电话铃声响起。吓得管平激灵一下。

    两声铃声后。自动接通,管平呆了一会儿,走过去撕下传真纸,犹豫着,终于下定决心,眼睛看了过去,随即,脑子嗡的一声。

    传真是从美国发来的,在妙香花园工程出现问题后。他就急忙联系美国那家建材公司,却根本联系不到,管平急忙遣亲信赶赴美国调查。

    传真上的信息却是令管平如坠冰窟。\\\\\\脑子一片空白。

    该美国公司日前正式被美国地方法院查封,检察机关控以“欺诈”“伪造证件”等等多项罪名,但该公司主要负责人早已经潜逃。

    至于一直帮管平联系该公司,负责考核该公司种种资质的美国某有名大律师却是不知所踪。

    很明显,自己落入了一个骗局,被那位大律师和骗子公司合伙狠狠宰了一刀,而且,是致命的一刀。

    管平突然觉得全身没有一丝气力。瘫坐在椅子上。呆呆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滴滴滴”手机突兀地响起来,管平机械的接通。将手机放在耳边。

    男音很惶急,“管平,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很严重吧?”

    管平甚至没力气思索打电话来的是哪个,轻轻恩了一声。

    男音这才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真担心那笔钱打不过来呢。”

    听着那人絮絮叨叨的说话,管平无意识的恩恩的答应着。

    挂了电话,好一会儿后管平才慢慢回过神,是鲁东财政厅李厅长,管平摇摇头,突然就灵光一闪,是啊,这笔资金关系重大,只要和舅舅说明实情,不管董事局怎么反对,舅舅也会调资金帮自己的。

    管平精神就是一振,拿起电话,拨通了谢忠明的手机。

    “管平,新义州的工程什么时候能解决?!给我个确切地时间表!”谢忠明的声音有些疲惫,有些焦急,甚至有些怒气。管平微微一愕,前几天打电话通报情况的时候舅舅还很镇定,只说要自己赶紧同美国建材商联系,再想办法补救,怎么今天地语调就完全变了,而且,他是第一次这么不客气的和自己说话。

    “舅舅,我,我需要一笔钱,两亿,就两亿就够了!”管平盘算过,只要有两亿资金,就可以将事情办的利利索索的。

    谢忠明音调一下就高了:“两亿?管平,你知道集团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吗?”顿了一下,道:“我看,将新义州的项目结束掉,要干净利落的结束。”

    管平一呆,那边谢忠明大概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苦笑一声道:“今天早上开始,香港各大媒体几乎同时在炒集团在新义州出的问题,股价一路**,你现在知道集团的处境了吧?别说两亿,就是两千万,现在也拿不出来,所以,你还是尽快结束那边地业务为好,如果资金不够周转,自己想想办法。\\\\\”

    管平呆呆道:“那边动手了?”

    “是啊!”谢忠明长叹一声,“大概一直在等吧,终于等到机会了。.8.com首发”

    管平一时羞愧无地,虽然谢忠明话里没挑明,但很明显,是因为新义州地豆腐渣工程使得一直对集团虎视眈眈的某些金融大鳄觉得是时候下手了。

    “那,现在情况怎么样?”管平急忙问。

    “拉锯战。”谢忠明又叹口气,随即道:“不和你说了,大股东们等我开会呢,你尽快将那边地事情办妥,不然,他们可就有话喽。”

    管平更是羞惭,听舅舅语气就知道这次的大股东会怕是跟自己有关,舅舅却是要去帮自己解释澄清。

    电话嘟嘟的响了好久管平才回过神,心中。一片冰冷。

    本来,他伤脑筋的是。如何在不被集团高层和大股东们苛责的情况下将事情解决,到后来才发现事情远不是自己能一手解决的,无奈下只得求助舅父,同时准备接受灰溜溜离开新义州的苦果。

    但现在他才愕然发现,原来最坏的结局并不是他会失去集团高层地信任,而是,想起鲁东过来的那笔款子。管平就打了个寒噤。最坏地结果是什么?他甚至不敢想。

    呆了一会儿,管平疯子似的拿起电话,拨通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号码,一定,要将事情遮过去!

    新义州“妙香花园”,这个号称朝鲜历史上最高档最现代化的住宅小区,突然戏剧性的成了共和国内俗称的“豆腐渣工程“,尤其是据传闻。该项目的启动资金却是挪用地新义州大酒店地专项建筑资金。

    消息传出,朝鲜举国大哗。朝鲜方面极为重视,中央派出调查组介入调查。同时向共和国政求助,请求共和国司法部门帮助核查鼎百泰的资金流向。

    共和国高层当然不会等闲视之,毕竟,作为共和国少数几家进入国外市场的房地产公司,在一定程度上,其建设的项目也代表了共和国的建筑水平,关系着共和国的声誉。

    据说本就对豆腐渣工程深恶痛绝的某位高层领导私下气愤的说:“在国内丢人还不够,跑国际上丢人去了!这样的公司。*****应该就地查封!”

    紧接着。更加令人震惊地消息被披露,据传闻。鼎百泰集团在新义州的建设项目动用了国内某省的防洪专项基金。

    据说某省指地是鲁东,虽然喉舌新闻机关并没就此事进行相关报道,但从鲁东的人事变化来看,这个消息无疑不是什么空**来风。

    鲁东省财政厅厅长被撤职,随之被牵连的尚有四五名处级以上干部,包括鲁东省黄海市财政局局长。

    鼎百泰集团虽然并没有被真的查封,但已经元气大伤,市值极度萎缩,在国内各省的项目几乎都被当地政府重新审查,很多项目被迫取消。

    管平被判了缓刑,当然,这就更不是普罗大众所能知道的信息了,何况,又有几个人知道管平是谁?

    从唐逸收到的消息看,管父在派系内的地位直线下跌,前途已经颇为黯淡。

    管平自然不会知道,从他来安东地那一天,就如同扑火地飞蛾,结局已经注定。

    王强再次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小李泡茶后,又端上了果盘,里面是瓜子和糖果,春节刚过地正月,机关里气氛极为宽松。

    坐到沙发上,唐逸递了王强烟,又帮王强点上,王强忙说谢谢。

    王强穿戴焕然一新,理了发,比之刚刚来安东时精神许多,唐逸就笑:“市长的气色是越来越好了。”

    王强深有感触的点点头,或许是因为工作比较舒心的缘故,自己也觉得近来精神很好,睡觉都比以前踏实了。

    “记,这两年倒是你太操劳啊!唉”王强就叹了口气,他知道,唐逸为了他一直在顶着省里的压力。

    唐逸笑着摆摆手,其实他倒挺感激王强的,很多棘手的问题,触动很多利益的问题,王强都会大刀阔斧的去作,倒省了自己妄作小人,自己所做的,只是帮他扫扫尾,使得安东的轨道一直按照自己既定轨道走,自己又不用高调的冲锋陷阵。

    至于一些压力,在很多人看来,能容忍这么一个倔强固执的老同志,又何尝不是一种大将之风?

    王强又道:“唐记,过年了,改天去我那喝两盅。”

    唐逸就笑:“打个电话就行了,还用得着特意跑一趟?”

    王强笑呵呵道:“这才显出我老头子有诚意嘛。\\\\\”

    唐逸就点点头,说:“今晚吧,我也想同你唠唠。”

    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王强就站起身告辞,唐逸将他送到门口,回到座位上,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是二叔的号。唐逸忙拨了过去。

    唐万东很快就接了电话,“小逸。挺忙的吧?”

    唐逸笑道:“再忙也没二叔忙,我这儿巴掌大的地儿,有啥可忙的?”

    唐万东笑了一声,说:“巴掌大的地儿,志气不小嘛,怎么样,是不是想动动?”

    唐逸微微一愕。收起玩笑之心。问道:“怎么,二叔,有人想我动动?”

    唐万东道:“是老爷子觉得你该收收了,锋芒太露,大忌。”

    唐逸笑笑:说:“服从组织安排。”

    唐万东笑了声:“这就对喽。”

    随即语气转为凝重,“小逸,我问你件事,管家那事你有没有参与?”

    唐逸微怔,鼎百泰集团的那档子事。就是谁也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但鼎百泰在香港股市被狙击,使得鼎百泰和管家一起陷入困境。时间太过凑巧,就不能不令人联想这件事幕后到底有没有黑手,当然,大多数人还是认为不过是巧合,恰巧国际上某金融大鳄盯上了红筹股而已。

    但二叔隐隐知道老妈地经济实力的,他有所怀疑也在所难免。

    唐逸就笑道:“二叔,和管家斗?我自认没那个份量。”

    唐万东笑了笑,语重心长地道:“小逸。二叔要对你刮目相看喽。你比二叔年轻时老成稳重,心思也更慎密。”

    唐逸没吱声。心里狐疑,难道他给老妈打过电话,猜到了一些端倪。

    唐万东就不再提这话茬,道:“老爷子的意思是你进部委作司长,养养神,不过包部长就觉得有个位子很适合你,中纪委监察部纠风室常务副主任,老爷子也认可,不过监察部情况复杂,老爷子说,你的路你自己拿主意。”

    顿了顿又道:“我觉得这位子挺好,现在主任的位子是张副部长兼着,你这常务副主任就是实际上的一把手。”

    “当然,还是要看你怎么想,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唐逸恩了一声。\\\\\

    唐万东又同唐逸唠了几句家常后挂了电话。

    唐逸把玩着手机,默默思索着,老太爷的意思自然是自己收一收,年轻时露一些锋芒没啥,但显示了能力后,别人将你真正看作了一个人物后,也就到了该韬光养晦的阶段,一路高调,怕是会惹得很多人看不过眼,总体来说,肯定是弊大于利。

    至于在部委地位子,中纪委监察部纠风室常务副主任自然是绝佳地选择,中纪委纠风室,实际上就是国务院纠风办,国务院纠风办是共和国专司纠风工作的正部级机构,由监察部部长理论上为中纪委副记兼任纠风办主任,一名副部长任副主任,监察部内设纠风室,具体执行国务院纠风办的职责,纠风室主任同时兼任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

    不过现在纠风室的状况是原来的张主任升任监察部副部长后,一直兼任纠风室主任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自己去了纠风室,就是实际上的领导者。

    虽然纠风室是正厅局级配置,但因为其主任兼任国务院纠风办副主任,是以纠风室主任通常高配为副部,纠风室几名副主任也大多高配为正局,尤其是九八年以前,纠风工作曾经被当做重中之重,纠风室各工作组的配置往往就是组长为正局厅,副组长为副局厅。

    至于现在,虽然纠风工作进入了新阶段,但因为挂名兼职纠风办主任的监察部正副部长基本就是起个指导作用,纠风办的权力完全集中在中纪委纠风室,使得纠风室局干地职权有了很大的自主权。更主要的是纠风办地工作和各部委都有接触的机会,是自己熟悉各部委结识权要人物的绝佳位置,何况纠风办属于纪委系统,能在纪委系统内工作一段时间,获得领导的肯定,对树立自身清正廉洁的形象很有帮助。

    而且在部委任副职不大显眼,正合老太爷心意,是以老太爷就不大反对。

    不过因为纠风办隶属纪委系统,尤其是纠风办的职责。会有很多棘手的问题,老太爷自然是担心自己不能很好的处理平衡各种利益。是以才会要自己来决定。

    唐逸默默想着,就有些出神,下班时间到了尚不知晓。

    软软地大床上,唐逸靠在床头,默默吸着事后烟,绒被滑下,露出结实地肩膀。

    门被推开。陈珂裹着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地秀发披在白嫩如脂地肩头,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地肌肤,中间的乳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跻拉着一双绣花拖鞋。

    见到唐逸望着她,陈珂秀丽的脸蛋就飞上两朵红云。

    唐逸笑着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拍拍手:“来,哥哥抱抱。”

    陈珂白了他一眼,却顺从的上床,掀开绒被钻了进去。接着,小身子就被唐逸紧紧抱住,陈珂用头顶了唐逸几下。就温顺的靠在了唐逸怀里。

    唐逸手伸进浴袍,贪婪的享受着少女高耸地柔滑,陈珂举起小拳头在他手背上砸了几下,唐逸就笑:“咱俩再庆祝一次?”

    陈珂哼了一声,“去美国有啥好庆祝地?”

    陈珂已经顺利通过高检院的选拔,成为七名赴美留学的检察官之一,七个人里,她是年龄最小的。

    至于这次选拔唐逸有没有帮其作弊。只有唐逸自己知道。

    陈珂又嘟着小嘴道:“你就是看烦我了是不?巴不得把我送走!”

    唐逸见她娇憨可爱模样。就是一笑,搂紧她。笑道:“看烦你的话就送你去非洲了!”

    又道:“我呀,是准备为我庆祝,离开安东,回京。”

    陈珂就是一怔,睁大眼睛问:“你要走了?”

    唐逸点点头:“去纪委,纠风办,呵呵,体验下清廉如水的滋味。”

    陈珂啊了一声,关切的问:“是升职,还是平调?”

    唐逸道:“平调。”

    陈珂就松了口气的样子,唐逸气极,手伸进陈珂浴巾,抓在陈珂弹力十足的粉嫩翘臀上,陈珂惊呼,唐逸一边揉捏,感受着那绝好地手感,一边笑道:“怎么?是不是巴不得我被撤职,你好能摆脱我?打**惩罚!”

    陈珂挣扎着,扭身想逃脱,浴巾就渐渐滑落,看着她光滑无瑕疵的美玉似的颈背,唐逸双手搂紧她,感受着她后背凝脂般光滑地肌肤,扭动时令人血脉贲张的翘臀,唐逸再忍不住,一翻身就压在了陈珂身上……

    安东市大城山公园,山巅可以俯瞰安东市区全貌。

    大城山山顶的凉亭里,唐逸默默看着远方那一座座高楼,四通八达的公路,来往如梭的车流,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安东是这样的漂亮迷人。

    这片他奋斗过拼搏过,现今深深爱着的土地。

    唐逸默默点上一颗烟,在他身后,市委常委几乎悉数到齐。

    唐逸回头看看,就无奈的点了点王强,说道:“市长,我说了就想和你两个人爬爬山。”

    王强叹口气,“大家都想和你一起来看看咱们地安东。”

    看着那一张张熟悉地面孔,唐逸默默点头,是啊,咱们的安东!

    当天下午地市委全体会议上,当主持会议的唐逸作完他在安东的最后一次工作报告,会场里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经久不息。

    一分钟,两分钟。

    掌声还是没有停歇的迹象,就连商国民,钱一鸣也被气氛感染,回思唐逸在安东走过的一幕幕,两人也是感慨万千,也如同所有干部一样,用力的鼓掌。

    面对主席台下黑压压的干部,听着那热烈而又好像永远不会止歇的掌声,唐逸眼眶有些湿。

    他举手示意,掌声却越发响亮,好像,要将礼堂的屋顶掀开。

    唐逸拿过麦克风,话筒上轻轻敲了敲。

    马上,热烈的掌声如潮水般退去,会场变得寂静无比,干部们都抬头看着唐逸。

    唐逸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嗓子,干干的,涩涩的。

    会场里沉默着,就好像一根针掉地上也能听到。

    唐逸终究还是没能说什么,当他将话筒重新放下,慢慢起身离开会场时,全场再次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所有干部都站了起来,用力的鼓着掌。

    这一幕的震撼,深深印刻在在场每一个干部心中灵魂中,永难忘怀!

    甚至,一直在敷衍的鼓掌的田庆斌,也突然升起一种感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一九九九年三月初,原安东市市委记唐逸调任中纪委监察部纠正部门和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国务院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办公室综合组组长。虽然这些天更的少,不大好意思要月票,但大家还是投了不少,哈哈,谢谢了!

    安东卷结束,有借口了,厚着脸皮拉一下月票,给点动力,小唐以后的生活会更精彩!

    另外,请大家帮帮忙,前面没订阅的朋友将前面订一订,尤其是VP第一章一定要订阅,看来有很大可能会达到二次封推的指标啊,大家订订,再加上一两个月沉淀,我估计差不多就能够达到二次封推的标准,请大家支持下,谢谢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