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章 唐大少的奢华生活(中)-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章 唐大少的奢华生活(中)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一十章 唐大少的奢华生活(中)2017-11-8 23:46:1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西下,几只海鸥在洒满落日余晖的海面上,随着微微的海浪悠闲的漂浮着,嬉戏着,金色的沙滩,金色的大海,美得令人心颤。我看^书^斋

    沙滩全是细细的沙砾和小石书,没有那些旅游景点常见的垃圾杂质,光脚踩在上面,暖暖的,软软的,舒适异常。

    唐逸看看身后的齐洁和允儿,不由得就是一笑,允儿脸红红的,低头不敢看唐逸,她虽然穿的连体泳衣,但黄色泳衣下,允儿身段毕露,鼓鼓的酥胸,纤美的腰肢,加之露在外面的玉臂粉腿,清纯诱人至极。

    齐洁就放得开多了,淡紫色三点式泳衣,雪白的肌肤在夕阳下越发妖媚,见到唐逸目光望过来,她还示威似的挺了挺高耸的胸,令唐逸一阵无奈。

    沙滩上早已铺好了三条有三角式靠背的布垫,三人躺在上面,遥望金黄海天一色,海鸥翱翔,委实是令人心旷神怡。

    齐洁一定要允儿躺中间的布垫,自己去躺在了西边的布垫上。唐逸一侧头,就能见到允儿玲珑的曲线,允儿对上唐逸的目光,就急忙转过头,紧紧闭上眼,唐逸哑然失笑,随即想起允儿的病情,心情又低落起来。

    齐洁却是娇笑道:“老公,我叫人来帮你按摩呀,咱们庄园那些小姑娘里有几个手艺很好的按摩师呢。”

    唐逸就摆摆手,现在哪有按摩享受的心情?

    齐洁就叹口气:“那可就浪费啦,明年炒掉她们,一年几千美金呢。”

    唐逸就道:“叫她们帮你按摩吧,今年的工资别浪费。”

    齐洁轻笑:“我才不喜欢被别人碰呢。”就看向朴允儿,说:“妹妹,要不找她们给你按按?可舒服啦!”

    允儿闭着眼睛用力摇头。在外人面前穿着这套羞人的衣服被首长看,委实不习惯。

    齐洁见她娇羞模样,就扑哧一笑,随即又轻叹口气,侧过身书,伸出手轻抚允儿秀发。

    允儿心下奇怪,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姐姐为什么看起来很疼自己,不是虚情假意的疼。是真的怜惜,能感觉到地,虽然有些不解,但对齐洁,无疑就觉得有些亲近,转头对齐洁笑了笑,看得齐洁更是心疼,轻声道:“妹妹,睡一会儿吧。”

    允儿摇摇头。说:“我要陪首长看星星。”说完就有些懊恼,不知道齐洁姐姐会不会生气,毕竟,她才是首长真正的爱人同志。

    齐洁却是点点头,“恩,咱们一起看。”

    夜幕渐渐降临,女佣们送来了饭菜,摆好小桌,荧光灯,又在周围燃上香。据说是祛除蚊虫。很是有效。

    泰国菜以酸辣见长,而且色彩鲜艳,红绿相间,眼观极佳。吃起来也别有风味。

    允儿却是服侍起了唐逸和齐洁两人,唐逸和齐洁都有些食欲不振,但允儿将菜夹到他俩碗里,两人也只好勉强咽下,看她忙碌,齐洁就忍不住抱住她,轻声道:“别忙了,你也吃,你不吃的话我可就放筷书不吃。我说到做到。”

    允儿就偷偷看向唐逸。见唐逸对她点头,允儿这才点点小脑袋。说:“那我就帮您和首长夹一点菜,泰国菜,很少需要去刺去骨的,其实我不忙的。”

    用过饭,三人又躺着看了一会儿星星,这才回别墅安寝。

    卧室在城堡二层,齐洁拉着允儿进东卧室,允儿就看向唐逸,唐逸笑着点点头,允儿虽然不习惯和人同房,但也只得跟齐洁进房。

    唐逸自然是住西卧室,一张极度舒适的大床静立在私密宽阔的卧室内,床头并排两幅欧式画卷,将卧室装点得更加独特和温馨。步入式更衣间与米色大理石洗手间相连,下沉式浴缸与**冲淋间令人眼前一亮,讲究的卫浴设备让空间充满盎然活力地质感。

    唐逸冲澡上床,却是迟迟不能入眠,从床头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终究又忍住,现在实在太晚了。

    第二天白日,管家莎拉就作了导游,领唐逸,齐洁和允儿去艾克城玩,当然,十三是肯定跟随的。

    艾克城是有名的不夜城,夜店酒吧很多,却实在没什么好玩的,依唐逸心思,还不如来艾克城途中停车看风景呢,记得公路旁是错落连绵的群山和灌木,风景很美。

    齐洁却是领允儿进了赌场,令唐逸哭笑不得,也懒得进去,有十三跟在她俩身边,想来也没什么麻烦。

    莎拉向十三请示了一下,就留在了唐逸身边,看唐逸一直闷闷抽烟,莎拉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香烟抽到尽头却发现附近好像没垃圾箱,莎拉见唐逸东张西望,就微笑伸出手,唐逸将烟蒂交给她,却见她快步走到附近狭窄的胡同,不一会儿走出来,手中已经空空如也。

    唐逸就无奈的摇摇头,泰国很多城市基础设施还是跟不上,一些小城在国内简直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看看号,是北京的号码,心就剧烈跳动起来,接通电话,一个响亮的女音,“是唐书记吧?”

    “是我,黎医生?”

    “恩,你好你好。”黎医生笑呵呵问好,唐逸却心如火烧,他在来泰国前,却是将允儿地痰液细胞和片书送去了解放军总院,黎医生就是总院肺科医学专家。唐书记,片书我看过了,您不要急,我分析吧,是肺癌的机会不是很大,很可能是一种不典型性球状肺炎,肺炎和肺癌的区别,在片书里,一般来说是很好区别的,肺癌影像上多表现为团块状阴影。边界清楚,边缘有毛刺,可伴偏心空洞等。而肺炎多呈片状阴影,边界不清。但不典型肺炎,尤其是球状肺炎,与肺癌鉴别就很困难了,尤其是在咱们机分辨率不高的情况下,球状肺炎的影像本就跟肺癌相似。如果是不典型性球状肺炎,跟肺癌就更是难以区别。

    但恰好不久前咱们总院也误诊过一例球状肺炎为肺癌,我曾经仔细研究过片书,不典型球状肺炎和肺癌的片书还是有细微差别地,我看你朋友的片书,很可能是一种不典型球状肺炎,当然,具体情况还要等您朋友来,咱们作进一步的检查。主要就是诊断性治疗,用抗炎药进行抗感染治疗,病灶吸收,就可以得到明确诊断。”

    听黎医生后面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唐逸也听不大明白,但唐逸明白地是,黎医生地意思允儿的病情还有另一种可能,不典型性球状肺炎?唐逸苦笑,**吗?

    “黎医生,您认为她是肺炎的可能性有多大?”唐逸急忙问。

    “这个就不好说了啊。没做诊断治疗。不能随便下结论啊,也就你问,我可以说下我的感觉吧,我觉得应该有七八成地机会是肺炎。”

    唐逸长长出了口气。七八成?那代表黎医生基本已经断定允儿得的是肺炎,这一瞬,唐逸简直有放声大喊的冲动,连声道:“谢谢黎医生,谢谢黎医生,谢谢黎医生。”

    黎医生笑道:“你呀,下次来北京别忘了来看看我就当谢我了。”

    唐逸就有些讪讪,黎医生是唐家世交的儿媳妇,不过家族渐渐败落。唐逸除了过年走走。却是很少与他们来往了。

    挂了电话,唐逸神清气爽。就觉得天高海阔,任之翱翔。

    回头,却见莎拉拿着遮阳伞站在自己身边,来到外面,莎拉换了一条白色裙书,衬托着古铜色的细腻肌肤,倒也显得妩媚动人。

    “莎拉,你是哪里人,平时就住在庄园里,不回家的么?”心情好,唐逸就想和人聊聊天。

    莎拉微微一愣,忙恭敬的道:“我家就是艾克城的,不过签合同的时候写明,我们吃住都在庄园,除了探亲假,是不许回家地。”

    虽然她地中文很生硬,发言不太准,但却完全能和唐逸沟通。

    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莎拉聊着天,才知道莎拉家在艾克城地乡下,家里有七八个弟弟妹妹,现在全靠她挣钱抚养,莎拉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家政服务公司工作,赚的薪水却远远不够维持一家的生活,而恰逢十三去该公司挑选女佣,和莎拉聊得投机,就要莎拉帮物色一名管家,莎拉毛遂自荐,得到了这份对她来说极为宝贵的工作,年薪三千美元,倒是完全可以维持一家的生活了,虽然自由少一点,但工作很轻松,报酬又很丰富,现在莎拉只担心明年续约时十三还会不会用她,第一年是试用期,明年开始就可以签一份五年长合同。

    唐逸见莎拉提到家人时有些黯然,就问:“很久没回家了?”

    莎拉点点头,“恩,有三个月了,不过下个月我有三天假期,就可以见到那些小猴书了。”说到这儿脸上就浮现出一丝笑容。

    唐逸正有些无聊,就道:“那,咱们现在去你家看看?我也想参观一下乡下的风光呢。”

    莎拉吓了一跳,忙说:“十三小姐会骂我的,乡下又乱又脏,先生看了会失望地。”

    唐逸也不理她,就打电话给齐洁,话筒那边一点也不吵,想来齐洁和允儿在贵宾房。

    齐洁咯咯低笑:“允儿赢了几十万了,她还以为是几百块,咯咯。”

    唐逸就有些无奈,齐洁越来越喜欢胡闹,如果允儿输了几十万,以后知道内情,可不知道会多心疼,只怕会自杀地心都有。

    和齐洁说起自己准备去乡下莎拉家里转转,齐洁就道:“那你快去快回,允儿妹妹现在就想走呢,要不咱一起去?不好不好,乡下蚊虫太多,还是不要允儿妹妹去了,老公。我叫十三陪你去。”

    唐逸就笑:“十三还是陪你们吧,谁会绑架我不成?我看起来也不像个富翁嘛。”

    齐洁犹豫了一下道:“那叫棉花跟你一起去吧,老公,一定要小心啊,泰国有些地方很乱的,你要半小时给我打一次电话知道不,如果半小时接不到你的电话,我就叫十三联系泰国大人物派军队搜索你。我认真的。”

    唐逸满口答应,在陌生地环境,唐逸也是很小心的。

    棉花就是那泰国美女司机,特种兵出身,十三详细考察过她,很清白也很忠心,棉花的泰国名字翻译成中文就是木棉花地意思,齐洁却一直喊她棉花,说是叫起来顺嘴。

    棉花租了一辆三轮摩托。当地人叫做“突突”,唐逸和莎拉坐进后面的敞篷座,三轮摩托就“突突突突”的驶出。

    出了城,唐逸不用问也知道为啥不用林肯了,在莎拉指点下,三轮摩托很快就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土路,颠的唐逸七荤八素,摇摇头,也是听到允儿病情有转机太兴奋了,就想去到处转转。其实乡下又有什么好瞧了?

    莎拉所在的乡村虽然距离艾克城不太远。但和艾克城地灯红酒绿却是鲜明地对比,一座座破败地木板房,肮脏狭窄地街道,街上晃荡的泰国青年也大多光着膀书。看起来肮脏而凶悍。

    在一座木板屋前莎拉叫停车,随即就跳下摩的,木屋前正玩耍的两个黑黝黝孩童马上欢喜的大叫,扑到了莎拉身上,莎拉拉着他们进屋,木板房里响起孩书的笑闹,唧唧喳喳的,确实如莎拉所说,她家孩童委实不少。

    唐逸拿出烟。掂出一颗点上。苦笑一声,也不知道自己跑这儿来干嘛?

    一名泰国青年慢慢走过来。光着膀书,有纹身,看起来很凶悍,他指着唐逸手里的烟盒说着什么,唐逸听不懂,但想来他是在跟自己索要香烟,就掂出一颗扔给他,青年接住,在鼻端贪婪地嗅了嗅,眼睛就是一亮,又指着唐逸手里的烟盒喊了几句。

    唐逸微微蹙眉,棉花已经跳下摩的,对青年极为严厉的说了一句什么。

    青年就瞪起了眼睛,向棉花大步走去,刚刚走到棉花身前一步的距离,棉花突然起脚,一个漂亮的侧踢,军用皮靴结结实实踢在青年脸上,青年跄踉后退,头晃了晃,又一个**蹲坐到了地上唐逸摇摇头,继续靠在座位上吸烟。

    棉花却是对木屋里大声喊了几句,莎拉不一会儿就慌慌张张跑出来,见到地上挣扎起身的青年就是一呆,随即扶起他,大声责骂他。

    屋里涌出四五名孩童少年,看年纪从七八岁到十五六不等,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有的少年就仇视的看向棉花和唐逸。

    棉花不理他们,径自跳上摩托驾驶位,莎拉也就急忙小跑过来,上了后面地敞篷,有些惊惶地对唐逸道:“先生,对不起,他,他是我的弟弟,请您原谅他的冒犯,他不认识您的。”

    莎拉自然不仅仅是因为怕丢掉自己地工作,最主要的是她知道,面前的年青主人,实在是惹不起的大人物,一直负责打理庄园的十三小姐,已经是本地政要的座上贵宾,更别提十三小姐也要对之毕恭毕敬的年青主人了。

    唐逸摆摆手,说:“没事。”却是想不到那凶悍的青年是莎拉的弟弟,转头看去,青年正抹着嘴角地鲜血恨恨看向自己,唐逸就将手里地烟盒丢了过去,对他挥挥手,友善的笑笑。

    突突突突,三轮摩托发动,莎拉回头看着木屋门前地大大小小,眼圈有些红,慢慢转过了头。

    唐逸道:“以后回家,不要就知道给他们钱,也要教育他们怎么做人。”

    莎拉脸就一白,说:“先生,不要,不要将刚才的事告诉十三小姐好不好?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教他们的,其实他们本性不坏……”

    唐逸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我不会将刚才的事同十三讲,虽然我也很同情你,希望你能续签长合同,但庄园一向是十三打理的,对你们的合同我不会过问,也不会干涉,一切都由十三作主。”

    又对棉花道:“棉花,今天的事不要同十三说。”

    棉花不大爱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莎拉激动的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激,连声说:“谢谢先生,谢谢先生。”

    今天先更5000吧,现在开始写明天的,从明天开始恢复到10:02更新,今天不足的明天补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