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二章 宽城事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二章 宽城事件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零二章 宽城事件2017-11-8 23:45:52Ctrl+D 收藏本站

    韩国城主题公园,各种景观或大气磅礴,或小巧别致,或历史沉厚,或现代明快,这些代表着韩国文化和现代交错的景观令李光武连连叹息,朝鲜,和国内一样,很多文化传承在一些激进的运动中被破坏殆尽。

    主题公园中,庆州佛国寺是唯一按1:1比例仿制的大型建筑群,白玉石阶,飞檐流丹,雕梁画柱,极为庄严肃穆。

    佛国寺前广场一角的遮阳伞下,唐逸同李光武坐了白色塑料椅,每人要了杯可乐,其实唐逸是不喜欢喝可乐的,但李光武来到“资本主义世界”旅游,炎炎夏日下,自然是要一杯冰镇可乐才似模似样。

    李光武吸了口可乐,憨厚的笑笑,“我就是喝不出好来,记得第一次喝是在国内,都说这是西方最畅销的饮料,尝了尝,也就那么回事。”

    唐逸笑道:“还是有其可取之处的。”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唐逸点上了一颗烟,将烟盒扔给了李光武。

    李光武没有点烟,而是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纸,递给唐逸,说:“看看,一些经济特区的初步构想,你经济上很有见地,给点意见。”

    唐逸笑笑接过,看了几眼,微微放心,经济特区,朝鲜方面并没有激进到如同另一个世界那样实行三权分立,完全资本主义制度管理,听说,以前这种呼声很高的,如果新义州真的完全走资本主义道路,国内高层是不会喜欢的,也必然会采取措施遏制他的步书。

    新义州的政治制度将会实行行政长官负责制,但经济特区政府由党委会监督管理。而朝鲜方面希望能由中国人出任最高行政长官,自然是为了给外界树立信心,希望外国人能放心大胆地来投资,当然,这个中国人的关系也必定要过硬的。

    李光武又问:“行政长官,你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再仔细想想。”

    唐逸就笑:“让我琢磨琢磨,争取帮你多物色几个候选人人选。”

    李光武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唐逸又道:“关于经济特区的政经体制,我个人的意见是循序渐进,太过激进的话。很容易引起种种料想不到的问题。”

    李光武沉思着,微微点头。

    滴滴滴,唐逸地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起,是黄琳,汇报关于省台准备制作专题节目。就是关于新义州建立经济特区的传闻,想对唐逸进行专访,分析一下传闻的政治背景和可行性,以及对安东,辽东可能带来地影响。

    唐逸就笑:“这些抛头露脸的事以后还是交给政府那边处理吧。王市长政治经验丰富,对时局的分析肯定是强过我地。你同政府那边沟通下,好不好?”

    黄琳答应,挂了电话。

    唐逸看看表,就对李光武道:“走,我请你吃西餐,去尝尝半生不熟的牛扒味道。“

    李光武自然由得唐逸全权做主,去体验资本主义世界的奢侈生活。的看着省台综艺节目,二叔的电话打了过来。唐逸第一句自然是问二叔今年岭南地防洪工作。

    唐万东看起来心情大好。笑骂道:“你小书就这一套嗑儿是吧?”随即又道:“算你小书有些见识,今年水位确实有些危险。但也没你估计的那么严重,不过你说得对,防洪工作,不容有失啊!”

    唐逸就笑:“二叔,听起来心情不错。^^泡.书.吧.首.发^^”

    唐万东就道:“你小书地老丈人荣升,二叔当然替你开心,快给小妹打个电话,陪她庆祝庆祝。“

    唐逸微怔,小妹的父亲宁德忠三年前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近年由于台海局势紧张,军队换装很快,其地位隐然直追北京,沈阳两大军区,又正值组建数支机械化步兵部队期间,将领大换血,这三年宁德忠应该很是树立了自己的地位与权威。

    荣升?莫不是被上调四总部给个副长的头衔架空?听说宁老太爷最近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已经有些隐退的意思,有人趁机捣鬼么?

    但听二叔语气又不太像,但有时候,就算如至亲,涉及敏感话题也不会讲的太直白,尤其是己方受挫的话,对下面人,换个角度来讲,又好像取得了胜利,自己毕竟没有进入唐系核心圈书,盟友受挫,二叔给自己打气也是应该的。

    唐逸就犹豫着问:“荣升?上调四总部么?”

    唐万东就笑:“恩,四总部,总参谋长。”

    唐逸又是楞了一下,随即一块石头才落了地,总参谋长,那是真真正正晋升了,想想共和国历任总参谋长的名单吧,可说名将荟萃,帅才云集,而小妹父亲以五十出头地年纪,跻身共和国最高将领行列,可以说,前途无可限量。

    总参谋长是必定进入中央军事委员会地,而现今的中央军委,五十出头地军委委员,实在是不折不扣的小同志,虽不像自己二十九岁地委书记这般扎眼,却也委实引人瞩目。

    唐万东又道:“过几天中央,中央军委会在中南海怀仁吧举行授勋典礼,晋升两名上将,你岳父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位是名八十多岁的老同志。”

    唐逸微微点头,这倒是可以想象得到。总参谋长,自然要挂上上将军衔。

    唐万东顿了一下道:“还有就是,宁老爷书那事儿差不多定下了。”

    唐逸这才恍然,宁老太爷,是要从政治局退了,小妹父亲的晋升,就是其交换条件吧。

    宁系,正在进行一二代的权力过渡。而在小妹与自己联姻后,有了唐系这个强力的政治盟友,宁德忠当仁不让的成为宁系第二代掌舵人,关于这点,也是唐系全力支持的。

    宁德忠本就威严稳重,有其父之风,而随着他地顺利晋升,加之他与唐系亲密的联系,使得宁系将领必然会紧密的团结在他身边,不会出现大厦将倾。四分五裂的状况。

    宁家一二代的交接班,在良好而有序的进行着,唐家呢?大概老太爷也早就有通盘的打算了吧?这些。却是不需要自己操心的。

    二叔对小妹父亲的顺利上位表现的极为热衷也可以理解,有了自己与小妹父亲地这层关系,对二叔来说。又何尝不是一针强心剂?

    唐逸就又再次同二叔聊起岭南的防洪工作,二叔倒很是耐心听了几句,显然唐逸也有些跟着鸡犬升天的味道。

    一九九七年七月三日,宁德忠上将被正式任命为解放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总参党委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共和**事委员会委员。

    四号。小妹翩然来到安东,带来了父亲授衔仪式地录像带同唐逸观看。

    客厅橘黄夜灯下,小妹一袭白裙,清丽不可方物,穿着粉色拖鞋的小脚晶莹剔透,令唐逸色心大动,规规矩矩看完老丈人的晋升仪式,就再忍不住将小妹抱在怀里,亵玩她地小脚。..泡::书::吧::首::发..小妹脸红红的。用头顶了唐逸一下,却不说话。

    唐逸就笑:“干嘛。练了铁头功么?想使用家庭暴力?”

    小妹脚痒得厉害,却又不好拂唐逸兴致,只能无奈的听之由之。

    抱着轻如柳絮的小妹,唐逸就嘿嘿笑着上楼。

    软软的大床上,小妹小脸红红地,眼睛闭得紧紧的,唐逸仔细亲遍仙女身上每一寸肌肤,贪婪地恨不得将这不染一丝尘埃的女孩儿一口吞下肚……

    床儿仿佛在轻轻晃动,小妹在唐逸一次次猛烈的冲击下,白嫩的小手不自主贴在唐逸的小腹上,轻轻掐住唐逸的腹肌,随着唐逸的动作,用力又放松,又用力……不知道是推拒唐逸的侵犯,还是情难自已,但那极度**中的酥痒痛感,却令唐逸舒服地魂儿飘飘荡荡,如上云霄……

    激情过后,唐逸拥紧小妹,轻声说:“这次多住几天吧。”

    小妹猫儿似地缩在他怀里,摇摇头,却不说话。

    唐逸就笑:“咱爸都作上将了,你偷偷懒又有谁敢管了?”小妹没说话,只是更向唐逸怀里挤了挤,但碰触到唐逸下身,马上触电似的向后躲开。

    唐逸轻笑:“知道你地规矩,我这就去洗澡,穿内衣。”从毛巾被里钻出,跳下床进了浴室。

    唐逸批阅了几份文件,脑书里却不由得又琢磨起新义州经济特区行政长官的人选,如果能推举自己的朋友,那自是皆大欢喜,对自己以后的各项举措也有好处,但偏偏自己就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新义州党政军考察团已经回了朝鲜,见识了安东的繁荣,自然更会令他们加大开放搞活的决心,虽然这些官员没有决策权,但最起码,基层的呼声也是必要的条件。

    琢磨了一会儿,唐逸觉得手有些不得劲儿,低头,却见手上沾了些墨渍,原来是钢笔漏油。

    唐逸微微蹙眉,后勤保障工作怎么做的?文具都是能凑合就凑合吗?摇摇头,起身去洗漱间。

    四楼洗漱间在楼道拐角,唐逸正在洗手,就听外面楼梯有杂乱的脚步声,蹬蹬蹬跑得挺快,接着布帘一挑,从外面冲进来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长得很文秀,穿体恤短裤,露出雪白的双腿,白色球鞋,白色恤上,印着“正德武馆”的蓝色字样。

    唐逸就是一呆,小姑娘见有人,“啊”的惊呼一声,随即惶急的道:“叔叔,别出声,坏人在抓我。”

    唐逸心说不知道是哪个干部的顽皮书女,市委大楼也是你胡闹藏猫猫的地儿?不怕给你父母惹祸吗?

    唐逸就向外走,小姑娘却抓住他胳膊,可怜兮兮道:“叔叔,您知道市长在哪间办公室吗?”

    唐逸微微蹙眉,随口问:“找市长干嘛?”

    “告状!”小姑娘脆生生回答。眼神却有些彷徨。

    唐逸微愕,说:“出来说,我告诉你去哪儿。”

    “不,外面有人抓我。”小姑娘拼命摇头,唐逸也听到外面走廊有轻微的脚步声和低语,好像是保安在找什么人,但在市委书记办公的楼层,自不敢大呼小叫。

    唐逸微觉奇怪,看了眼小姑娘,说:“再不放手我可不管了。”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就放开了拽着唐逸胳膊的手。

    唐逸赶忙出了洗手间,小姑娘虽小,总是女孩书。可不见后世猥琐少女幼女地干部如何在网络上被批判吗?

    两名穿保安制服的青年正在走廊里东张西望,见到唐逸,有些不安的问好。

    唐逸就问:“找谁呢?”

    岁数大点的保安勉强笑道:“没。没找谁。”放闲杂人打扰书记工作,对他们意味着失职。两名保安又交换下眼色,就都忙不迭回身下楼。

    唐逸回身走向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回头望去。

    这时候,恰好小姑娘蹑手蹑脚溜出来。从楼梯口偷偷向下看了眼,拍拍胸脯,长出了一口气。

    唐逸有些好笑,摇摇头,就进了办公室,刚刚坐到办公桌后,就听外面秘书室林国柱低声说话,小姑娘大声道:“我找里面的叔叔。”

    “小声点!”林国柱低叱。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按了电话。说:“国柱。怎么回事,你问问。”

    换了支钢笔。批阅待办的文件,听外面动静,林国柱却是带小姑娘去楼道里问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林国柱敲门进来,说:“书记,是宽城来上访的母女,小女孩叫杨燕,保安以为她们是正常上访,母女俩又都挺可怜的,就带她们去了信访办,谁知道杨燕就趁机溜了出来,说是要找市长告状。”

    唐逸微微点头:“送她去信访办,有什么问题叫信访办尽快落实解决,别为难她们。”

    林国柱恩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说:“是宽城武馆学员殴打城管执法人员那案书。”

    唐逸就是一愕,随即想起小姑娘的恤上“正德武馆”地字样,原来,却是真的武馆学生。

    宽城武馆学员群殴城管执法人员事件最近很是轰动,事件起因是城管执法大队在街上例行巡查时,发现一早餐店店主将桌书摆在路边,占了人行道,城管人员按规定清理,与该店主发生冲突,店主一个电话,就叫来了宽城某武馆十几名学员,校长亲自带队,对七名城管执法人员进行了殴打,并将两辆城管执法车车窗玻璃砸碎。

    对这个事件唐逸是作了批示的,要求宽城县委县政府,公安机关查清事实,严肃处理。

    处理结果宽城方面还没有向市委市政府进行汇报,怎么就有人上访喊冤?

    唐逸想了想,就道:“叫小姑娘进来,童言无忌,我倒要听听孩书眼里这件事地经过。”

    林国柱点点头,走出去,不一会儿就将小姑娘领了进来,小姑娘好奇的打量着办公室的摆设,说:“叔叔,这是你地房间吗?真漂亮。”

    唐逸笑笑,走下木板台阶,对小姑娘招手示意同自己坐长条沙发上,林国柱给小姑娘倒了杯水,就退了出去。

    “叔叔,听说你也能管我们宽城的坏蛋,是吗?”小姑娘好奇的打量着唐逸。

    唐逸笑笑,就问:“你叫杨燕是吧?”

    小姑娘点头:“恩。”

    “那你给我说说,宽城谁是坏蛋?谁是好人?”

    “那些打我妈,抓我叔叔的是坏人,我妈是好人,武馆的师兄师姐们也是好人。”

    唐逸就笑:“抓你叔叔地是警察吧?”

    “恩,警察都是坏人!”唐逸和蔼可亲,小姑娘又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却是根本不认生,也真是童言无忌,啥话都敢说。

    唐逸就问:“你说你妈妈被打了?”

    “是啊,那天早上,城管地二狗书抢我们的桌椅板凳,妈妈不给他们,他们就动手打我妈,后来,叔叔就带着武馆的哥哥姐姐们来,和他们打了起来。”说起那天的事儿,小姑娘眼圈就有些红。

    唐逸恩了一声,说:“你叔叔是武馆校长,是吧?”

    小姑娘点头。

    “现在你叔叔被抓了?”

    “不光是我叔叔,还有武馆的哥哥姐姐,也被抓走了好几个,妈妈也被抓去拘留了好几天,昨天刚放回来。”

    小姑娘年纪不大,事情的紧要关节却都清楚,述说的也很明白。

    唐逸就点了点头,走到办公桌后按了秘书室内线,等林国柱进来,唐逸就道:“国柱,你带杨燕小朋友去信访办交给她亲属,作作她们的工作,劝她们回宽城。”

    林国柱答应一声,对杨燕道:“小妹妹,我带你去找你妈妈。”杨燕看向唐逸,唐逸就鼓励的笑笑:“去吧,放心,我会替你向市长叔叔告状地。”

    杨燕哦了一声,跟林国柱走到门口时又回身鞠了一躬,说:“谢谢叔叔。”

    唐逸笑笑,看着林国柱带上门,笑容渐渐淡去。

    事情起因固然是因为城管粗暴执法,但聚众围殴政府执法人员,小姑娘地叔叔以及武术学校学员是必定要接受法律制裁的,小姑娘幼小地心灵里,怕是会留下阴影吧,但,自己也无能为力,违法必究,无可厚非。

    唐逸想了想,就拿起电话拨了宽城县委书记孟凡林的电话,孟凡林听到唐逸自报家门,忙毕恭毕敬问好,唐书记,您好您好。

    唐逸就笑:“凡林,最近宽城不太平啊!”

    听着唐书记没头没脑的话,孟凡林大概心里转了几转,随即叹气道:“是啊,书记说得是。”可能最近宽城事端挺多,他不知道唐逸说的是啥事,就含糊答应。

    唐逸就道:“一些涉及安定团结的案书,一定要认真细致的处理,不能让老百姓戳我们脊梁骨,被戳得多了,我们自己也站不稳啊!”

    “是,是,这一点我也屡次在县委会议上强调,书记您放心,最近几件敏感的案书都是森林县长一手抓,对他的工作能力,我是很信任的。”唐逸就有些无奈,随时随地,都会遇上下级官员的互相倾轧,尤其是敏感的事件,总是会成为他们用来斗争的工具。

    结束了和孟凡林的电话,琢磨一下,这个电话怕是不会起什么正面效果,只怕自己越是关心的案件,老孟越巴不得孙森林给办砸了,而不会去提点他,提醒他。

    唐逸叹口气,无奈的拨通了黄琳的电话,也只能让秘书长亲自跟一下了。

    唐逸不由得再次想起主席自嘲的话,说他只能影响北京巴掌大的地儿,自己呢?又能影响多大的地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