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多功能服务机-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五章 多功能服务机

第九十五章 多功能服务机2017-11-8 23:45:44Ctrl+D 收藏本站

    五月九号,安东市市委一号楼三楼会议室,椭圆会议桌旁坐着十一名常委,这是安东市委常委五月的例会,张震市长在北京开会,发改委召开的“现代企业制度试点暨原有股份公司规范工作会议”,顾占东在北戴河参加一个政法交流会议,除去这两名常委,其余十一名常委悉数到齐。

    政研室主任马洪光作工作报告,秘书长顾喜武主持会议,一个议题一个议题的过。

    孙玉河默默喝着茶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看着在场的常委,总觉得大家看他的目光跟以前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喝着茶水,突然觉得有一道目光射过来,孙玉河不自觉瞟了过去,看他的是郭江,目光里有一丝怜悯,但正是这丝怜悯,将孙玉河刺得心剧烈一痛,怜悯,我什么时候需要你的怜悯了?

    脑子嗡嗡作响,孙玉河深呼吸一口,稳住,这时候一定要稳住。

    但他随即想起了几天前和赵部长的谈话,一丝悲哀涌上心头,他知道,与唐逸的碰撞,终于结束了。自己,是完完全全的败家,败得是那么彻底。

    回思一路历程,一路搏杀,三十多岁的正厅级干部,四十出头作到手握一方权柄的诸侯,市委书记,自己是多么踌躇满志,五十岁前进入省常委班子看来不再是梦想。

    但这次碰撞的失利后,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呢?

    看了眼默不作声喝茶水地唐逸,孙玉河心里叹口气。既生瑜,何生亮?

    孙玉河不由得又想起这几天,来向自己汇报工作的干部突然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比较靠拢唐逸的干部,平日是不大同自己亲近的,现在却是有事没事都要来汇报两句,包括齐茂林,昨天曾经向自己汇报了近两个小时新的人事考察结果,搁以前。他最多也就是将文件按正常渠道送到自己案头。

    齐茂林知道这些干部的意思,是不想冷落了他这个即将去任的市委书记,人都要走了,以前的是是非非大家都希望一笔勾销,山水有相逢,谁知道以后再见面又是什么情形?

    这更令孙玉河心生悲凉,官场就是这么回事。==一旦大权旁落,也就只剩下让人同情的份儿了。

    当然表面上看去,孙玉河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听汇报时,该摆地架子还得摆,该拿的腔调还得拿。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说话不再像过去那样有底气。最要命的是老忍不住要在心里感激这些干部们,是他们给了自己摆架子拿腔调的机会。而过去孙玉河是不知何为感激的。过去他能坐下来听干部们的汇报,是看得起他们。他们自然会心存感激。现在已经倒了过来,是他们看得起你,才来向你汇报。

    “孙书记,孙书记”旁边的秘书叫了孙玉河两声,孙玉河才猛地醒悟过来,秘书小声道:“书记,议题都过了。”

    孙玉河点点头,宣布散会。

    唐逸默默走出会议室。并没有什么胜利地喜悦,这一个多月,实在有些心神俱疲。

    看看表,已经五点多了,唐逸拿起手机,打给军子,要他来接自己,今天。是必须要去东工大的。好像,有一个月没去上这个研究生班了。虽然给招生办冯主任打了电话,但教授商务英语的王教授好像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不满,授课的教授应该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但自己无缘无故不去上课,又没通过正常渠道请假,想来王教授以为自己自恃身份,对课程学习满不在乎,就准备混个文凭的那种心态。

    至于安东镍镉电池厂事件就算王教授知道,他也不会想到这次事件背后的较量,以及自己为此付出的心力。

    回到龙凤居,唐逸换了休闲装,戴上帽子,坐在沙发上,喝起刚刚泡好地茶,想到开两个多小时车地乏味无聊,唐逸就一阵头疼,这一个多月,神经绷得很紧,本想,这两天放松下的。

    唐逸琢磨了一下,终于拿起电话拨了兰姐的号。“唐书记,是不是要我送您去上学?”兰姐倒挺机灵,而且对唐逸的行程也了如指掌,倒省了唐逸的口水。

    本来唐逸还寻思不好开口呢,毕竟是自己一定不要兰姐送的,现在出尔反尔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听兰姐主动问,就是一笑,点头道:“恩,你来开我的车吧,宁边车牌,不显眼。***兰姐痛快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

    银色富康在高速上飞快的奔驰,唐逸却是想不到兰姐车开得很稳,车技越发纯熟。

    不过看着驾驶位上地兰姐,唐逸就皱起了眉头。

    五月份,是个奇妙的季节,多姿多彩的季节,五月,春意暖暖,花红叶绿,安东大街上行人们的穿着打扮也是千姿百态,有人依旧穿着毛衫秋装,捂得异常严实,有爱打扮的大姑娘小媳妇却已经穿起了心怡的裙子,展露她们窈窕的身姿。

    兰姐无疑就属于后者,白色袖裙式针织休闲衫,靓丽妩媚,下身穿一条蓝色泛白的直板牛仔裤,绷得紧紧地,曲线毕露,粉色高跟凉鞋,鞋头有朵小兰花,更显得秀气娇俏,粉嫩地小脚涂着黑色指甲油,多了那么几分妖娆。

    唐逸本想训斥兰姐,但一来有了前车之鉴,却是怕兰姐在高速上开起醉车,制造个连环追尾事件,再一个兰姐没穿裙子,想来也是怕自己训斥,不管怎么说,还算知道进步,爱美是人之天性。自己总不能要求她向穆斯林少妇学习吧?

    赶到春城宾馆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在唐逸指点下,兰姐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唐逸就道:“记得认路,下次再来,就将我放在宾馆正门,你自己来停车。”

    兰姐“啊?”了一声,随即就啊地答应,想来是觉得还有下次有些不可思议。

    唐逸刚才却是美美睡了一小觉。倒觉得偶尔用兰姐接送也不错,是以才有“下次“那么一说。

    唐逸又拿过手包,从里面点了十几张老头票递给兰姐,说:“要两间相邻地普通套房,一间大概是六百多,哝,给你钱。”想了想。“啊,明天好像晚上还有课,要后天走,定两天。^^^^”又数出了十几张钞票,一起递给兰姐。

    兰姐接过钱,楞了一下,看了眼正翻看手包的唐逸,就小心翼翼道:“唐书记。和您商量个事儿啊?”

    唐逸翻手包找通讯录。没有抬头,说:“啥事?”

    没有唐逸目光瞪视,兰姐胆子就大了许多,小声道:“我,我睡您套房客厅的沙发,您,您可以省一千多块的。”

    唐逸嗯?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抬头,却见兰姐低着头装作数钱,媚媚的丹凤眼偷偷瞥着自己,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跟自己多长时间了,还这么在乎钱?兰姐的意思,自然是她委屈两宿,省下的一千多块钱就算不全给她。也应该给她点辛苦费。

    唐逸不由得心里嘟囔句。真是不改市侩本色,不过想想。虽然自己给兰姐卡上的钱很多,又供她吃住消费,兰姐配车又配手机,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在安东,绝对是特权阶级过地生活。但说到实钱,兰姐可就没多少了,自己给她定的工资标准毕竟每年才一万,虽说她肯定会中饱私囊,但一来那钱拿得名不正言不顺,二来想来她也不敢贪污太多。这一千多块钱对她自然不是笔小数目。

    唐逸也就没有训斥她,想了想道:“你委屈睡沙发,我可还嫌我委屈呢,客厅里睡个大活人,我不习惯。你还是订两间房,不过以后跟我出差,给你加补贴,每天五百,另外年薪也该涨涨了,现在物价涨的厉害,以后你的年薪就拿两万吧!”

    兰姐欢天喜地,心说幸福还真是要自己争取啊,一句话,捞了多少好处?赶忙下车,殷勤的帮唐逸开车门,唐逸下车时兰姐更连声说:“小心,小心看头。”

    唐逸气得瞪了她一眼,回身向宾馆入口走去,兰姐忙颠颠跟上,能跟在黑面神身边走路,对兰姐来说,也是一种荣耀。姐打房间电话叫醒,有了兰姐,却是不需要和总台要呼叫服务了,唐逸洗漱时就想,兰姐倒真是台物美价廉的多功能服务机,小妹也算慧眼识珠。想到这儿不禁莞尔。

    吃过兰姐从西餐厅买来的早点,然后在兰姐服侍下像大爷似地穿衣戴帽,径自下楼,唐逸盘算了一下,去停车场可能要多走十几步,于是就直奔旋转门,兰姐颠颠乘电梯下停车场去拿车,又驾车到宾馆正门接唐逸,那是毫无怨言的,心里,却也没觉得唐逸欺负自己。***

    兰姐送唐逸到东工大时是八点半,唐逸下车进校园,兰姐行了半分钟注目礼,这才驾车离开。

    “小唐!小唐!”唐逸正向英语楼走,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回头,却是组长高燕秋,穿着黄色职业套装,小跑追上来。

    唐逸只好慢走几步等她,免得他们又背后议论自己太狂。

    “小唐,行啊,旷了一个月课,也不跟我这组长请个假!”高燕秋追上唐逸,和唐逸并肩而行,更笑吟吟看着唐逸。

    唐逸本以为她会对自己横眉冷目呢,却见她笑得甚是暧昧,只好笑笑,没有作声。

    “先不说这个,小唐,刚才送你那漂亮妹子是谁啊?你对象吧?”高燕秋笑眯眯的追问。

    唐逸心里念叨句,那是我的多功能服务机,嘴上笑道:“妹子?你才二十四吧?她可比你大。”

    高燕秋就有些诧异:“咦,真看不出,我以为她跟你差不多大呢。”

    唐逸心说是差不多。但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嘴上道:“比我大多了,是我……姐。”总算知道高燕秋为啥这副神气了,原来以为发现了新大陆,看到了自己的女朋友。

    高燕秋啊了一声,又问:“车是你姐的?”

    唐逸点点头:“她嫁得人家好,命好。”

    高燕秋就笑:“这不是命不命地,长得俊,当然能找到好婆家。”

    两人说说笑笑上楼。进教室前,高燕秋就问:“教授那儿,要不要我帮你说说。”

    唐逸赶忙说谢谢,人家主动送上好意,不领情的话只怕以后高燕秋再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了,怎么也要同窗三年,关系最好不要搞得那么僵。=第一讲是商务英语。王教授看到唐逸坐在了最后一排,脸色稍缓,其实如果是普通学员,就算不来上课大概这些教授既不会留意,更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最后考试我不给你浮动分就是,不过唐逸身份特殊,王教授对名利上比较看重。也就尤为留意这个年青地市长。有唐逸在,讲课好像也突然有了劲头,倒好像年轻了十岁。

    唐逸一个月没来上课,电话都不打一个,却是招生办冯主任打电话解释了几句,王教授未免有些不满,认为唐逸瞧不起自己,也就对冯主任发了几句牢骚。事后又不禁有些后悔,二十九岁地正厅级干部,地级市市长,想想也知道背景有多深,王教授再傲气,声望再高,也知道,唐逸不是自己得罪得起的。一时间就有些患得患失。等见到唐逸终于肯来上课,更主动来找自己解释。还请了高燕秋帮着说情,显得极为在乎自己的态度,王教授心中酣畅淋漓,当天的授课讲得眉飞色舞,倒令学员们大大惊诧了一把,不想这老先生有时倒也激情四溢。

    下午的财务管理结束,唐逸才知道自己记错了课程表,今晚却是没课,听到高燕秋说晚上没课,唐逸就是拍拍头:“早知道今晚就应该和兰姐回去!”不是自己开车,也就不在乎晚上驾车疲劳不疲劳的问题。

    高燕秋一怔:“兰姐?”

    “就我姐,我习惯这么叫她。”唐逸解释了一句,就收拾书本,准备离开。

    高燕秋就不满地道:“听你这话就知道小组学习你就是不参加是不?”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态度却是很明确。高燕秋眼珠一转,就道:“不参加也行,我们上礼拜说的今晚聚餐,你这个可不能再推了,还有,把你姐也叫来吧!又没课,总不能咱们大鱼大肉,叫她自己孤零零一个吃饭,那说不过去。”

    唐逸推拒了几句,高燕秋态度却极为坚决,唐逸看了她几眼,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琢磨了一下,就点头答应。

    出了教室,唐逸就给兰姐打电话,当兰姐听到要她陪唐逸以及同学吃饭,就吓了一跳,说:“我,我就别去了吧。”同黑面神一起吃饭?没宝儿在,实在有些胆战心惊,就算是山珍海味也是食之无味啊!

    唐逸皱眉道:“七点钟,海天酒家三楼,别迟到。”说完就挂了电话。

    海天酒家是一座中档饭店,装修倒也大气,三楼包厢都是清一色紫檀木门,走廊里铺着红地毯,每间房外都站着漂亮地服务小姐,一看望过去,煞是养眼。

    尽管如此,比起兰姐常去的汉城大酒店,却也相去甚远,兰姐心说黑面神请客的话,可不会来这般寒酸的酒店。

    唐逸没说房间号,兰姐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问一声,就见前面包厢门一开,唐逸探出头,兰姐忙颠颠小跑过去,看得服务小姐都是忍俊不禁,心说长这般漂亮,用得着这么怕男朋友吗?包厢里,四男一女,张厂长等三名男士看到兰姐进来,眼睛都是一亮,高燕秋本来也算个漂亮女人,但同兰姐一比,不论是相貌,气质,还是味道,都明显被比了下去,尤其是兰姐那性感迷人的身条,柔软地小女人风情,是男人见了都会心跳加速。

    张厂长的眼睛更直直盯在兰姐粉嫩雪白的小脚上,那妖娆地十点淡黑,令张厂长一阵口干舌燥,急忙将头转开。

    高燕秋心里暗叹自己失策,但还是热情地招呼兰姐坐她身边,兰姐急忙道:“我坐唐……身边。”不好叫唐书记,更不敢直接称呼唐逸,只有含糊过去。

    高燕秋就笑:“你们姐弟感情真好。”

    兰姐坐在唐逸身边却是患得患失,旁人跟她说话,她却不大敢吱声,就怕说得哪句话不中听被黑面神回去训斥。

    兰姐小心翼翼的帮唐逸夹菜送茶,去刺除骨,在旁人看来,自然是姐姐对弟弟地爱护,几名男士羡慕的眼睛都绿了,都在幻想如果我是小唐,那简直就是神仙过地日子啊!

    高燕秋喝了口茶,心说小唐姐姐,还真是极品尤物,就是自己见了都忍不住喜欢,这种女人娶回家,是所有男人地梦想吧?

    不过话还是要说的,兰姐既然这般爱护弟弟,小唐想来也很听姐姐的话。

    如果被兰姐知道她现在的想法,肯定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兰姐,我也叫你兰姐吧,有件事我跟你念叨一下。”高燕秋笑眯眯下说辞。

    兰姐剥了个虾,送到唐逸吃碟,随口说:“啥事?”

    高燕秋就道:“是这样,你也知道我们这个MBA班,不是随便交点钱就能上的,要想拿到证书更难,考试时特别严格,小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怕他跟不上,为了他的前途着想,我看你呀,回家多说说他,还有,每周日的小组活动,他都不参加地,你说说,他是不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兰姐微怔,心说跟我说这个干嘛?想我回去被黑面神骂吗?脸上挂笑道:“他的事,都做的很好,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么能干,这么优秀的男人,他不会拿不到证书的,这点小事对他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众人绝倒,高燕秋目瞪口呆的看着兰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告状后小唐姐姐嘴里冒出这么一些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唐逸好笑的摇摇头,这个兰姐,当这许多人也不错过拍马屁地机会,倒是越来越会讨人喜欢了。

    高燕秋愣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道:“他,唉,你,他无故旷课一个月你知道吗?”

    兰姐轻笑道:“他就是旷课一年,也肯定有他地理由,妹子,你就别瞎操心了!”

    高燕秋气得险些吐血,闷头吃菜,再不吱声!

    三男士更是羡慕唐逸到极点,心说我要是有这么个情人,对我这般盲目溺爱,那真是死也值了!五月九号,安东市市委一号楼三楼会议室,椭圆会议桌旁坐着十一名常委,这是安东市委常委五月的例会,张震市长在北京开会,发改委召开的“现代企业制度试点暨原有股份公司规范工作会议”,顾占东在北戴河参加一个政法交流会议,除去这两名常委,其余十一名常委悉数到齐。

    政研室主任马洪光作工作报告,秘书长顾喜武主持会议,一个议题一个议题的过。

    孙玉河默默喝着茶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看着在场的常委,总觉得大家看他的目光跟以前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喝着茶水,突然觉得有一道目光射过来,孙玉河不自觉瞟了过去,看他的是郭江,目光里有一丝怜悯,但正是这丝怜悯,将孙玉河刺得心剧烈一痛,怜悯,我什么时候需要你的怜悯了?

    脑子嗡嗡作响,孙玉河深呼吸一口,稳住,这时候一定要稳住。

    但他随即想起了几天前和赵部长的谈话,一丝悲哀涌上心头,他知道,与唐逸的碰撞,终于结束了。自己,是完完全全的败家,败得是那么彻底。

    回思一路历程,一路搏杀,三十多岁的正厅级干部,四十出头作到手握一方权柄的诸侯,市委书记,自己是多么踌躇满志,五十岁前进入省常委班子看来不再是梦想。

    但这次碰撞的失利后,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呢?

    看了眼默不作声喝茶水地唐逸,孙玉河心里叹口气。既生瑜,何生亮?

    孙玉河不由得又想起这几天,来向自己汇报工作的干部突然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比较靠拢唐逸的干部,平日是不大同自己亲近的,现在却是有事没事都要来汇报两句,包括齐茂林,昨天曾经向自己汇报了近两个小时新的人事考察结果,搁以前。他最多也就是将文件按正常渠道送到自己案头。

    齐茂林知道这些干部的意思,是不想冷落了他这个即将去任的市委书记,人都要走了,以前的是是非非大家都希望一笔勾销,山水有相逢,谁知道以后再见面又是什么情形?

    这更令孙玉河心生悲凉,官场就是这么回事。===一旦大权旁落,也就只剩下让人同情的份儿了。

    当然表面上看去,孙玉河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听汇报时,该摆地架子还得摆,该拿的腔调还得拿。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说话不再像过去那样有底气。最要命的是老忍不住要在心里感激这些干部们,是他们给了自己摆架子拿腔调的机会。而过去孙玉河是不知何为感激的。过去他能坐下来听干部们的汇报,是看得起他们。他们自然会心存感激。现在已经倒了过来,是他们看得起你,才来向你汇报。

    “孙书记,孙书记”旁边的秘书叫了孙玉河两声,孙玉河才猛地醒悟过来,秘书小声道:“书记,议题都过了。”

    孙玉河点点头,宣布散会。

    唐逸默默走出会议室。并没有什么胜利地喜悦,这一个多月,实在有些心神俱疲。

    看看表,已经五点多了,唐逸拿起手机,打给军子,要他来接自己,今天。是必须要去东工大的。好像,有一个月没去上这个研究生班了。虽然给招生办冯主任打了电话,但教授商务英语的王教授好像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不满,授课的教授应该是知道自己身份的,但自己无缘无故不去上课,又没通过正常渠道请假,想来王教授以为自己自恃身份,对课程学习满不在乎,就准备混个文凭的那种心态。

    至于安东镍镉电池厂事件就算王教授知道,他也不会想到这次事件背后的较量,以及自己为此付出的心力。

    回到龙凤居,唐逸换了休闲装,戴上帽子,坐在沙发上,喝起刚刚泡好地茶,想到开两个多小时车地乏味无聊,唐逸就一阵头疼,这一个多月,神经绷得很紧,本想,这两天放松下的。

    唐逸琢磨了一下,终于拿起电话拨了兰姐的号。“唐书记,是不是要我送您去上学?”兰姐倒挺机灵,而且对唐逸的行程也了如指掌,倒省了唐逸的口水。

    本来唐逸还寻思不好开口呢,毕竟是自己一定不要兰姐送的,现在出尔反尔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听兰姐主动问,就是一笑,点头道:“恩,你来开我的车吧,宁边车牌,不显眼。***

    兰姐痛快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

    银色富康在高速上飞快的奔驰,唐逸却是想不到兰姐车开得很稳,车技越发纯熟。

    不过看着驾驶位上地兰姐,唐逸就皱起了眉头。

    五月份,是个奇妙的季节,多姿多彩的季节,五月,春意暖暖,花红叶绿,安东大街上行人们的穿着打扮也是千姿百态,有人依旧穿着毛衫秋装,捂得异常严实,有爱打扮的大姑娘小媳妇却已经穿起了心怡的裙子,展露她们窈窕的身姿。

    兰姐无疑就属于后者,白色袖裙式针织休闲衫,靓丽妩媚,下身穿一条蓝色泛白的直板牛仔裤,绷得紧紧地,曲线毕露,粉色高跟凉鞋,鞋头有朵小兰花,更显得秀气娇俏,粉嫩地小脚涂着黑色指甲油,多了那么几分妖娆。

    唐逸本想训斥兰姐,但一来有了前车之鉴,却是怕兰姐在高速上开起醉车,制造个连环追尾事件,再一个兰姐没穿裙子,想来也是怕自己训斥,不管怎么说,还算知道进步,爱美是人之天性。自己总不能要求她向穆斯林少妇学习吧?

    赶到春城宾馆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在唐逸指点下,兰姐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唐逸就道:“记得认路,下次再来,就将我放在宾馆正门,你自己来停车。”

    兰姐“啊?”了一声,随即就啊地答应,想来是觉得还有下次有些不可思议。

    唐逸刚才却是美美睡了一小觉。倒觉得偶尔用兰姐接送也不错,是以才有“下次“那么一说。

    唐逸又拿过手包,从里面点了十几张老头票递给兰姐,说:“要两间相邻地普通套房,一间大概是六百多,哝,给你钱。”想了想。“啊,明天好像晚上还有课,要后天走,定两天。^^^^”又数出了十几张钞票,一起递给兰姐。

    兰姐接过钱,楞了一下,看了眼正翻看手包的唐逸,就小心翼翼道:“唐书记。和您商量个事儿啊?”

    唐逸翻手包找通讯录。没有抬头,说:“啥事?”

    没有唐逸目光瞪视,兰姐胆子就大了许多,小声道:“我,我睡您套房客厅的沙发,您,您可以省一千多块的。”

    唐逸嗯?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抬头,却见兰姐低着头装作数钱,媚媚的丹凤眼偷偷瞥着自己,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跟自己多长时间了,还这么在乎钱?兰姐的意思,自然是她委屈两宿,省下的一千多块钱就算不全给她。也应该给她点辛苦费。

    唐逸不由得心里嘟囔句。真是不改市侩本色,不过想想。虽然自己给兰姐卡上的钱很多,又供她吃住消费,兰姐配车又配手机,生活水平是很高的,在安东,绝对是特权阶级过地生活。但说到实钱,兰姐可就没多少了,自己给她定的工资标准毕竟每年才一万,虽说她肯定会中饱私囊,但一来那钱拿得名不正言不顺,二来想来她也不敢贪污太多。这一千多块钱对她自然不是笔小数目。

    唐逸也就没有训斥她,想了想道:“你委屈睡沙发,我可还嫌我委屈呢,客厅里睡个大活人,我不习惯。你还是订两间房,不过以后跟我出差,给你加补贴,每天五百,另外年薪也该涨涨了,现在物价涨的厉害,以后你的年薪就拿两万吧!”

    兰姐欢天喜地,心说幸福还真是要自己争取啊,一句话,捞了多少好处?赶忙下车,殷勤的帮唐逸开车门,唐逸下车时兰姐更连声说:“小心,小心看头。”

    唐逸气得瞪了她一眼,回身向宾馆入口走去,兰姐忙颠颠跟上,能跟在黑面神身边走路,对兰姐来说,也是一种荣耀。姐打房间电话叫醒,有了兰姐,却是不需要和总台要呼叫服务了,唐逸洗漱时就想,兰姐倒真是台物美价廉的多功能服务机,小妹也算慧眼识珠。想到这儿不禁莞尔。

    吃过兰姐从西餐厅买来的早点,然后在兰姐服侍下像大爷似地穿衣戴帽,径自下楼,唐逸盘算了一下,去停车场可能要多走十几步,于是就直奔旋转门,兰姐颠颠乘电梯下停车场去拿车,又驾车到宾馆正门接唐逸,那是毫无怨言的,心里,却也没觉得唐逸欺负自己。*****

    兰姐送唐逸到东工大时是八点半,唐逸下车进校园,兰姐行了半分钟注目礼,这才驾车离开。

    “小唐!小唐!”唐逸正向英语楼走,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回头,却是组长高燕秋,穿着黄色职业套装,小跑追上来。

    唐逸只好慢走几步等她,免得他们又背后议论自己太狂。

    “小唐,行啊,旷了一个月课,也不跟我这组长请个假!”高燕秋追上唐逸,和唐逸并肩而行,更笑吟吟看着唐逸。

    唐逸本以为她会对自己横眉冷目呢,却见她笑得甚是暧昧,只好笑笑,没有作声。

    “先不说这个,小唐,刚才送你那漂亮妹子是谁啊?你对象吧?”高燕秋笑眯眯的追问。

    唐逸心里念叨句,那是我的多功能服务机,嘴上笑道:“妹子?你才二十四吧?她可比你大。”

    高燕秋就有些诧异:“咦,真看不出,我以为她跟你差不多大呢。”

    唐逸心说是差不多。但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嘴上道:“比我大多了,是我……姐。”总算知道高燕秋为啥这副神气了,原来以为发现了新大陆,看到了自己的女朋友。

    高燕秋啊了一声,又问:“车是你姐的?”

    唐逸点点头:“她嫁得人家好,命好。”

    高燕秋就笑:“这不是命不命地,长得俊,当然能找到好婆家。”

    两人说说笑笑上楼。进教室前,高燕秋就问:“教授那儿,要不要我帮你说说。”

    唐逸赶忙说谢谢,人家主动送上好意,不领情的话只怕以后高燕秋再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了,怎么也要同窗三年,关系最好不要搞得那么僵。=第一讲是商务英语。王教授看到唐逸坐在了最后一排,脸色稍缓,其实如果是普通学员,就算不来上课大概这些教授既不会留意,更不会放在心上,大不了最后考试我不给你浮动分就是,不过唐逸身份特殊,王教授对名利上比较看重。也就尤为留意这个年青地市长。有唐逸在,讲课好像也突然有了劲头,倒好像年轻了十岁。

    唐逸一个月没来上课,电话都不打一个,却是招生办冯主任打电话解释了几句,王教授未免有些不满,认为唐逸瞧不起自己,也就对冯主任发了几句牢骚。事后又不禁有些后悔,二十九岁地正厅级干部,地级市市长,想想也知道背景有多深,王教授再傲气,声望再高,也知道,唐逸不是自己得罪得起的。一时间就有些患得患失。等见到唐逸终于肯来上课,更主动来找自己解释。还请了高燕秋帮着说情,显得极为在乎自己的态度,王教授心中酣畅淋漓,当天的授课讲得眉飞色舞,倒令学员们大大惊诧了一把,不想这老先生有时倒也激情四溢。

    下午的财务管理结束,唐逸才知道自己记错了课程表,今晚却是没课,听到高燕秋说晚上没课,唐逸就是拍拍头:“早知道今晚就应该和兰姐回去!”不是自己开车,也就不在乎晚上驾车疲劳不疲劳的问题。

    高燕秋一怔:“兰姐?”

    “就我姐,我习惯这么叫她。”唐逸解释了一句,就收拾书本,准备离开。

    高燕秋就不满地道:“听你这话就知道小组学习你就是不参加是不?”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态度却是很明确。高燕秋眼珠一转,就道:“不参加也行,我们上礼拜说的今晚聚餐,你这个可不能再推了,还有,把你姐也叫来吧!又没课,总不能咱们大鱼大肉,叫她自己孤零零一个吃饭,那说不过去。”

    唐逸推拒了几句,高燕秋态度却极为坚决,唐逸看了她几眼,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琢磨了一下,就点头答应。

    出了教室,唐逸就给兰姐打电话,当兰姐听到要她陪唐逸以及同学吃饭,就吓了一跳,说:“我,我就别去了吧。”同黑面神一起吃饭?没宝儿在,实在有些胆战心惊,就算是山珍海味也是食之无味啊!

    唐逸皱眉道:“七点钟,海天酒家三楼,别迟到。”说完就挂了电话。

    海天酒家是一座中档饭店,装修倒也大气,三楼包厢都是清一色紫檀木门,走廊里铺着红地毯,每间房外都站着漂亮地服务小姐,一看望过去,煞是养眼。

    尽管如此,比起兰姐常去的汉城大酒店,却也相去甚远,兰姐心说黑面神请客的话,可不会来这般寒酸的酒店。

    唐逸没说房间号,兰姐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问一声,就见前面包厢门一开,唐逸探出头,兰姐忙颠颠小跑过去,看得服务小姐都是忍俊不禁,心说长这般漂亮,用得着这么怕男朋友吗?包厢里,四男一女,张厂长等三名男士看到兰姐进来,眼睛都是一亮,高燕秋本来也算个漂亮女人,但同兰姐一比,不论是相貌,气质,还是味道,都明显被比了下去,尤其是兰姐那性感迷人的身条,柔软地小女人风情,是男人见了都会心跳加速。

    张厂长的眼睛更直直盯在兰姐粉嫩雪白的小脚上,那妖娆地十点淡黑,令张厂长一阵口干舌燥,急忙将头转开。

    高燕秋心里暗叹自己失策,但还是热情地招呼兰姐坐她身边,兰姐急忙道:“我坐唐……身边。”不好叫唐书记,更不敢直接称呼唐逸,只有含糊过去。

    高燕秋就笑:“你们姐弟感情真好。”

    兰姐坐在唐逸身边却是患得患失,旁人跟她说话,她却不大敢吱声,就怕说得哪句话不中听被黑面神回去训斥。

    兰姐小心翼翼的帮唐逸夹菜送茶,去刺除骨,在旁人看来,自然是姐姐对弟弟地爱护,几名男士羡慕的眼睛都绿了,都在幻想如果我是小唐,那简直就是神仙过地日子啊!

    高燕秋喝了口茶,心说小唐姐姐,还真是极品尤物,就是自己见了都忍不住喜欢,这种女人娶回家,是所有男人地梦想吧?

    不过话还是要说的,兰姐既然这般爱护弟弟,小唐想来也很听姐姐的话。

    如果被兰姐知道她现在的想法,肯定吓得一屁股坐地上。

    “兰姐,我也叫你兰姐吧,有件事我跟你念叨一下。”高燕秋笑眯眯下说辞。

    兰姐剥了个虾,送到唐逸吃碟,随口说:“啥事?”

    高燕秋就道:“是这样,你也知道我们这个MBA班,不是随便交点钱就能上的,要想拿到证书更难,考试时特别严格,小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我怕他跟不上,为了他的前途着想,我看你呀,回家多说说他,还有,每周日的小组活动,他都不参加地,你说说,他是不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兰姐微怔,心说跟我说这个干嘛?想我回去被黑面神骂吗?脸上挂笑道:“他的事,都做的很好,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么能干,这么优秀的男人,他不会拿不到证书的,这点小事对他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众人绝倒,高燕秋目瞪口呆的看着兰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告状后小唐姐姐嘴里冒出这么一些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唐逸好笑的摇摇头,这个兰姐,当这许多人也不错过拍马屁地机会,倒是越来越会讨人喜欢了。

    高燕秋愣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道:“他,唉,你,他无故旷课一个月你知道吗?”

    兰姐轻笑道:“他就是旷课一年,也肯定有他地理由,妹子,你就别瞎操心了!”

    高燕秋气得险些吐血,闷头吃菜,再不吱声!

    三男士更是羡慕唐逸到极点,心说我要是有这么个情人,对我这般盲目溺爱,那真是死也值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