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扣押-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二章 扣押

第九十二章 扣押2017-11-8 23:45:41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的财务管理授课结束,唐逸将教材塞进手包,正准备离开,坐在前面穿黄格子秋装的少妇回头叫他:“小唐,咱们三组今晚聚聚,别告诉我你又没有时间!”

    按照导师的不同,MBA班分了几个学习研究小组,学校建议每周集体学习和讨论一次,进行学术报告工作进展报告专题学习等,由小组长组织,联系导师检查和督促。

    漂亮少妇就是三组的组长,叫什么唐逸不大记得,唐逸刚想说有事,少妇又道:“以后咱们三组每周日上午九点到十二点进行集体讨论,我会联系李老师带的高年级硕士生或者博士生来指导咱们的学习。”

    唐逸就一阵无奈,不过是在职研究生班罢了,混个文凭的事儿,用得着这么正规吗?学人家全日制研究生干嘛?有点东施效颦的感觉。

    漂亮少妇特能张罗,看来在单位也是活跃分子,听别的学员称呼她,唐逸才算记得了她的名字,高燕秋,是春城妇幼医院的护士长。

    唐逸听了直挠头,一个护士,跑来读MBA,看来是有些门路,准备转工作单位吧?

    唐逸虽然不情不愿,但也不能表现的太不合群,高燕秋一边征询大家的意见去哪里聚餐,又对唐逸道:“我跟你说,看你就没工作几年吧?大家认识也是场缘分,多联系联系,扩大些交际***,你这样个性进了社会可是要吃亏的!现在你可能没感觉,等过几年,你到了可以升职提干的岁数,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唐逸无语,点了点头。人家苦口婆心。毕竟也是一片好意。

    三组有五名学员,四男一女,除了唐逸这个电大生,好像都是正经统招大学毕业的,唯一年纪过四十的学员更是清华的毕业生,八十年代的清华,份量可想而知,看来李天正博士很挑剔。估计除了唐逸不用考核外,其它几名学员应该都是成绩不错,有发展潜力,而不是那种来混文凭地。

    不过这位清华高材生好像没混好,现在仅仅是中型国企春城电器厂地副厂长,想来也没什么实权,尽管如此,这个副处级干部也成了三组学员仰望的对象,都是一口一个张厂长的叫,很有些巴结的意味儿。

    在张厂长提议下。五个人来到了东工大附近的一家酒家,进了二楼包厢,高燕秋就笑:“今天这餐我请。大家别客气,不过最好悠着点,我一月工资才一千块,可别吃得我破产!”

    几人都笑,张厂长道:“那怎么行,我来我来,这里我赚的最多吧?”

    唐逸摇摇头,总算知道这个张厂长为啥提不起来了。在单位混了这些年,张厂长倒是没了书生气,清高气,但还是不大会作人,今天这餐明显是高燕秋这个组长拉拢人心,树立领导地位的一餐,他跟着搅合个啥劲儿。

    这时唐逸手包里的手机突然滴滴滴地响起来,唐逸微愕。记得关了手机的。

    唐逸现在是两部手机。在办公室有登记号码的手机是由林国柱带着,筛选有用的电话给唐逸接。至于随身带的私人手机是没多少人知道号码的,尽管如此,电话也经常是一个接着一个,上课期间,唐逸当然要关掉手机。

    看到唐逸从包里拿出手机,众人都有些愕然,毕竟就算97年,能持有手机的仍然是少数人。

    唐逸出包厢接通电话,是林国柱,他笑呵呵问:“市长,下课了吧?”

    唐逸道:“吃饭呢。”

    林国柱会意,忙长话短说:“是政协高汉生高主席,他找了您几次,好像挺急的。”

    唐逸拍拍头,却是将那档子事儿忘了,唉,也不怪自己疏忽,现在每天要处理的事太多,偶有遗漏也在所难免,不过唐逸随即有些自责,根源还是自己没将这事儿放心上。

    不过高汉生是知道自己私人电话的,自然是不好意思直接找自己,通过秘书迂回问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敷衍他。

    唐逸就道:“国柱,这样,你给张震打个电话,叫他马上找高汉生,就是政协准备买辆新车,要张震去签个字,三十万以内。”

    林国柱连连答应。

    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一下,要财神爷亲自去政协送钱,足以弥补自己地失误了。

    回到包厢里,高燕秋就笑眯眯说:“小唐,行啊,这里就你和张哥有手机,看不出你倒是真人不露相!”

    唐逸笑道:“我在电信行业,像我们这些干活的都配移动电话,领导可以召之即来嘛!”

    几名学员就都笑起来,高燕秋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电信局,好单位啊,我正准备调去电信呢,喂,能不能帮我找找关系?”

    唐逸笑笑:“我哪有关系?”

    当时电信刚刚拆分,北方改组为中国网通,南方称电信,但习惯上,北方人还是把网通叫电信局。

    几个人喝酒聊天,其实都是互相打听打听工作单位,进行最初步地了解,同样是学生,却和上大学截然不同,大学生,观念里还是人人平等的,就算农村学生,和城市学生相处的也大多很融洽,能不能成为朋友不是看条件,是看相互的性格。

    但研究生班就不同了,工作单位,职务的不同,相处的方式也就会有不同。

    五名学员,自然是张志杰张厂长地位最高,其次就是高燕秋,本身工作虽然只能说是凑合,不过听起来好像婆家很有些门路,唐逸和另两名男学员就都是工作单位不错,但参加工作不久,没啥权力的普通职工。

    唐逸给自己编排的身份是宁边网通职工,免得和安东联系在一起引得人遐思,毕竟就算省日报。偶尔也会有安东市市长唐逸这样地字眼出现的。

    唐逸却是没有参加第二天的小组讨论。直接回了安东,至于高燕秋会不会由此记恨自己,就不在唐逸的考虑范围了。

    办公室里,看着窗外渐渐发出绿意地杨柳,唐逸心情也微微舒畅,回身,又看到了桌上了《安东日报》,不由得微微摇头。很多时候,自己并不想作秀,但往往身不由己。

    《安东日报》上,详细记录了市长唐逸乘坐二路车地经历,说唐逸是“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亲民市长。”

    唐逸知道肯定是林国柱牵头搞得这篇文章,“亲民市长”,唐逸倒很欣赏林国柱对自己的定位,努力树立这个形象也不错。

    看看表。今天要参加香港某集团大型商场地落成典礼,本来唐逸不准备去地,但商业局局长刘刚出的面。对他地工作总要表示一下支持。

    楼下杨柳旁,有两条人影,拉拉扯扯的,离得远,看不大清相貌,但能看出是一男一女,唐逸微微蹙眉,政府大院里。像什么话?

    林国柱敲门,通知市长剪彩地时间快到了,军子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呢,说到这儿林国柱微微一顿,看了眼唐逸,吞吞吐吐道:“听说,昨天在司机室,齐军和小林闹得挺不愉快。”

    唐逸点点头。没说话。小林,自然是指孙玉河的司机林海。

    下了楼。奥迪已经在楼口台阶下等着,军子见唐逸走出来,忙下车帮唐逸开车门。

    柳树下,那一男一女极快的分开,唐逸这才看到,女的是黄琳,男人瘦高条,一身黑西装,有那么股子帅气,却是黄琳见到唐逸,就同瘦高条说了句什么,瘦高条向唐逸这边望了一眼,就匆匆转身走了。

    唐逸眼睛没向那边瞧,直接上了车。

    奥迪缓缓驶出政府大院,军子就道:“那个男人是公交公司经理刘跃,就是黄秘书长的前夫,听说黄秘书长在交管局工作会议上批评了公交公司,他以为秘书长公报私仇,来吵了几次了。”

    黄琳虽然荣升市长助理,但大家还是习惯喊她秘书长,倒是那些下级,已经开始称呼黄琳黄助理。

    听了军子的话,唐逸皱了下眉头,拿出电话,找到交管局李局长的号码,按了两个号,想了想,又将手机放下,还是由黄琳自己处理吧。

    “滴滴滴”,电话响起来,唐逸接通,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很急切,“唐市长,我是林峰啊,您有时间吗?有,有件很急的事需要您帮忙。”

    香港那个作太阳能地,唐逸心里念叨了一句,嘴上说了两句你好你好,又道:“说吧,啥事?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帮忙。”

    “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昨天从咱们安东出发,去朝鲜旅游,结果被逮捕了,您看……”林峰就吞吐起来,毕竟好像有点唐突,在朝鲜出的事,却求唐市长帮忙疏通,自己好像还没和唐市长建立起这样亲近地友谊。

    唐逸却是微怔:“被朝鲜扣押?我怎么不知道?”如果是安东出发的旅行团,团员被朝鲜方面扣押的话,那是很严重的问题,旅行社应该第一时间向政府机构汇报。

    “啊,是我女朋友和她的一个朋友,不是跟团过去的,我女朋友今早被释放的,她那朋友说是还要调查,好像是因为她朋友是记者。”

    唐逸想了下,道:“看来问题不是很严重,不要太着急,朝鲜那边不像传闻的那么野蛮,这样,我这就和朝鲜方面沟通一下。”

    林峰连声说谢谢,唐逸就笑:“从安东过去地游客,我们就有义务保障他们的权益,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谢。”又说:“把你那记者朋友资料同我说一下。”

    结束同林峰的通话,唐逸就将电话打去了朝鲜,自然是找李光武。

    听到唐逸的声音,李光武就笑起来:“怎么,是不是收到消息了?关于我们新义州建立经济特区的消息。”

    唐逸一怔:“上面同意了?”

    李光武道:“研究呢,不过你们安东搞得那么热闹?现在我们党内要求在新义州建立经济特区的呼声很高啊。”

    唐逸笑道:“那好啊,咱们双赢。这样。下午我过去,咱俩好好唠唠,再说你小子军衔又提了一个格吧?也得帮你祝贺下嘛!”

    李光武笑着说没问题。

    唐逸这才问起香港记者的情况,“光武,听说你们那边扣了一个香港记者,叫林丹丹是吧?咋回事?”

    “她啊?乱拍照,又违反规定采访平民,没啥事。情报人员已经结束了调查,现在移交给我们了,教育一下就准备释放她。”

    唐逸就叹口气:“去你们那儿,还真得小心些。”

    李光武笑了声,没说话。地女朋友莎莉一起赶往朝鲜,坐在唐逸车上,莎莉犹自愤愤不平地道:“朝鲜人太野蛮了,野蛮又**!”

    莎莉挺漂亮,家世很好地千金小姐。唐逸却是有些好笑,在所谓地自由国家,确实是你们有钱大噻。但很多国家,却是有权才大噻。

    不过等过了鸭绿江大桥,莎莉就不再抱怨了,而且看着桥头的人民军战士,脸色更有些发白,显然昨天被吓到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几辆绿色军用吉普停在桥头的人民军哨所旁,一名戎装军官大步走过来。莎莉吓得啊一声,似乎想跑,林峰忙拉住她安慰。

    军官是李光武派来接唐逸一行的,团部的参谋,同唐逸也算老熟人了,见到唐逸很礼貌的敬礼,请唐逸三人上车。

    路段不太好,吉普有些颠簸。莎莉却是乖乖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林峰却是从没见过自己地刁蛮女友这般温顺的,不自觉竟然升起个念头。她要是永远这般乖巧听话可多好。

    新义州军分区招待所八层楼,楼前栽着成排的绿色松柏,环境极为清幽。

    招待所台阶下,李光武早就等着呢,见到唐逸就呵呵笑:“你呀,没事从来不说看看我。”

    林峰见唐逸不给自己同面前这位军队首长介绍认识,就忙拿出名片,双手递给李光武,说:“我是香港长河集团开发部副经理,林峰。”一来他是希望能认识些朝鲜的权力人物,父亲的叮嘱他记得很清楚,那就是争取开拓朝鲜市场,现在可不就是绝好的和朝鲜方面牵线的机会?二来林峰不管在什么场合,从来是中心人物,但到了朝鲜,一路上接触的人只是对唐逸毕恭毕敬,根本就没人关注他这天之骄子,他的地位大概等同于电视剧集里的路人甲,尤其又在女朋友面前,林峰当然希望能表现一下。

    李光武却是转头问唐逸:“你朋友?”

    唐逸点点头,说:“长河集团,可是几百亿市值地大公司,林先生年纪轻轻就是集团高层,更是大股东近百亿身家的继承者。”

    林峰微笑:“唐市长赞誉了。”

    李光武顺手接过林峰的名片,塞进裤兜,笑道:“青年才俊,了不起。”转头对唐逸道:“进去说话吧。”

    林峰就是一滞,看得出,李光武根本没将他这百亿身家地继承者看在眼里,如果不是唐逸的朋友,只怕李光武根本就不会接自己的名片。

    林峰不由得侧眼看了一下唐逸,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进了军招所,李光武领三人进了一楼的休息室,请三人在沙发上坐,清秀的女服务员送上热茶。

    李光武就对唐逸道:“我叫人领她来了,跟你说,你那朋友一直就在军招所,可没受什么虐待,希望她回去后不要胡乱编造事实污蔑我们。”

    唐逸就一皱眉:“这我可管不了!记者,最喜欢舞文弄墨,口诛笔伐,你让人家受这么大委屈,难保她不报复。这保票我不能打!”

    林峰和莎莉面面相觑,林峰更赶紧道:“唐市长……“

    李光武却笑了起来:“我循例通知你一声,你就不说给点面子啊?”

    林峰和莎莉这才知道,原来人民军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古板严肃,只是看面对的人是谁而已。对唐逸,这个李团长好像就百无禁忌,拿着国家的条例也敢开玩笑。

    唐逸从包里拿出烟,扔给李光武一枝,问:“上次给你带地烟抽完没?”

    李光武拿着烟卷,贪婪的嗅了一下,然后才“吧嗒”点上火,深吸一口,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叹口气道:“我们国家的卷烟厂什么时候能有这个水准?”又道:“没抽完,抽完我跟你要。”

    林峰笑着插嘴:“李团长,香烟的话我们香港有许多国外的牌子,要不您换换口味,改天我给您捎两箱?抽得好,您要多少也没问题!”

    李光武脸上笑容渐渐淡了,看了林峰一眼,皱眉没说话。

    唐逸也板起脸,沉声对林峰道:“别乱说话!”

    李光武同自己可以百无禁忌,那是因为两人红色子弟的联系,对高层政治从小耳渲目染,国家政策啦,思想宣传啦就都有不同于常人的见解,所以就算李光武是思想控制比较严格地朝鲜人民军军官,在自己面前,说话也不大避忌。

    但你一个香港商人,怎么能开声明目张胆地贿赂人民军高级军官?

    林峰被唐逸训斥的面红耳赤,忙拿起茶杯喝茶,掩饰自己地窘态。莎莉不满的瞪了唐逸一眼,但终究不敢发小姐脾气。

    门外脚步响,接着有人轻轻敲门,李光武用朝鲜语说了句话,门被推开,一名女军人在前,领着一名斯斯文文的女孩走了进来,本来那女孩还在嘀咕:“带我去哪?带我去哪?”见到莎莉和林峰就是一怔,莎莉已经惊喜的喊声:“丹丹!”从沙发上跳起来就向清秀少女跑去。

    两名女孩儿抱在一起,互相问了几句,当莎莉说:“没事啦,没事啦,我们是来接你的!”短暂的沉默后,两人突然就抱一起哭了起来,看得唐逸一阵摇头,啥大不了的事儿,真以为是生离死别啊?

    李光武也看不得这场面,对唐逸道:“咱俩去隔壁聊聊?给他们时间说话。”

    唐逸点头,和李光武走出休息室,更笑道:“你倒挺善解人意的。”

    李光武耸耸肩:“你才知道啊!”就转头指了指旁边的房间,对身边服务员说了几句朝鲜语,自然是要她开门,自己和唐逸进去坐坐之类的言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