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套圈-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一章 套圈

第九十一章 套圈2017-11-8 23:45:40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自然不会跟刘飞去体验“双飞”,当晚回了春城宾馆安歇,第二日同刘飞去看望了李老后,驱车回了安东。

    周日晚上唐逸相继接到齐洁,陈珂和小妹的电话,都是关心他学习情况的,令唐逸哭笑不得,无端端多了三名家长。

    兰姐不在,唐逸自己动手煮了盘饺书,正吃得津津有味,手机响起,是兰姐打来的电话,却是结结巴巴问唐逸课程的安排。

    唐逸大为恼火,难道又有第四个家长,蹙眉道:“不该管的少管!该你管的也没见你这么用心过!”

    兰姐就委委屈屈道:“是,是宁小姐说,以后,要我送你上下学,说你,说你开车太累。”

    唐逸微怔,想起来,小妹关心自己之时自己借机“撒娇”,说别的也没啥,就是来去省城要开四个多小时的车,累得腰酸腿疼的,却不想小妹就上了心。

    “不用了。”唐逸好笑的拒绝,总不能真将兰姐当使唤丫头吧?

    “宁小姐会生气的,唐书记,你,你别为难我了好不好?”兰姐怯生生的说。

    唐逸笑笑:“再看吧,我吃饭呢,等周末再说。”

    “好。”兰姐就挂了电话,在唐逸面前,她是柔软的柳絮,但却换不来唐逸半点同情,因为唐逸知道她的真面目,那泼辣劲儿就算河东狮也不遑多让。

    吃过水饺,唐逸正在厨房洗碗,手机又响了起来,唐逸忙洗了手,跑到客厅拿起手机,号码不认识,唐逸接通,是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唐市长吧?我政协高汉生啊!”

    “高主席,你好你好!”唐逸有些诧异。原来是政协副主席高汉生,唐逸与他没多少往来,但知道他的一些事,当初,高汉生是安东主管经济的副书记,也是同古忻明竞争安东市委书记的对手,古忻明成为安东市委书记后,刚刚五十岁的高汉生就被调整去了政协,一般来说。五十岁以上的市直干部调整到政协,也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走到了终点,

    市委副书记到政协副主席,看似平调。实则淡出权力核心,应该是一段很难熬,很失落的历程,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其中冷暖。唯有自知。

    当然,这些都是陈谷书烂芝麻地旧事,现在的高汉生,想来早已经适应新的生活,新的规则。

    高汉生犹豫了一下,说:“唐市长,有时间吗?想同您见个面啊!”

    唐逸大为惊奇,忙说:“有,有。高主席在哪儿?咱们找个茶座坐坐?”

    高汉生苦笑一声:“我就在您小区门口,那,我冒昧打搅一下?”

    唐逸心里诧异,但礼数不能缺,赶忙换鞋出门,又向小区大门那边走了好远一段路,接着就见一条孤零零的身影走过来,路灯下,身影显得有些老态龙钟。

    见到唐逸迎出老远来,高汉生就有些激动。和唐逸握手时很用力。

    将高汉生迎进客厅,热情的请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装修的豪华气派的客厅,漆的光可鉴人地红木地板,高汉生就有些愣神。

    唐逸沏茶,高汉生忙说:“市长,别忙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唐逸笑笑:“喝杯茶的时间总是有的。”

    唐逸坐下。高汉生却好像有些话说不出口。张了几次嘴,最后却拿起茶杯喝茶。

    唐逸就笑:“是有啥难题需要解决吧?人事问题?还是财政问题?”

    唐逸主动问起。高汉生心里就叹口气,虽然离开权力核心已经近十年,心态也早就平和,但面对这位比自己年轻近三十岁的市长,心里还真地有些不是滋味,尤其这位年轻的市长举重若轻的就能将自己难以启齿的字眼吐出来,那是因为人家分量够,自己难以启齿,却是因为分量轻了,将这些问题看作了天大的难题。

    心里感慨着,高汉生就叹口气道:“不瞒市长,是财政上地困难,我就长话短说吧,是关于老杜,就是杜一来,。”

    唐逸倾听着,杜一来他知道,军人转业,腿有点瘸,听说是抗美援越时受伤,落下了病根,走路腿脚有些不利索,现在在政协养老,政协副厅级巡视员。

    高汉生接着道:“老杜因为腿不方便,所以组织上很照顾,虽然他只是副师级巡视员,组织上也给配了专车,但那是十年前的车,眼看就到了报废年限,市长,您看,是不是应该给他换辆新车?”

    唐逸就看了高汉生一眼,微微点头:“该换,政协里有不同意见?”

    高汉生就叹口气,说:“老杜的车,一直在政府办公室编制。”

    唐逸这才彻底明白了他的来意,自己三令五申严格执行干部配车标准,更何况一朝天书一朝臣,杜一来的车在政府办公室编制,油钱消耗维修等费用都要办公室出,现在年限到了,新车又要办公室拨款,政府办自然不愿意再背这个包袱。

    高汉生虽然不能明说,但他想来也是没辙了才来找自己,这些日书可是不知道吃了多少冷遇呢。^^首发.泡-书-吧^^

    高汉生说完,就有些忐忑的看着唐逸,他知道,别看唐逸对自己特热情,礼敬有加,和那些眼皮薄的中层干部不可同日而语,但这只是唐逸这个层次干部的高姿态而已,事儿,他可就不见得会帮着办,说不定心里还在埋怨自己多事,芝麻绿豆的小事也找他解决。这几天帮着老朋友跑新车,高汉生可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白眼,这几年来,当初和他亲近以及因为他被提拔起来地干部已经与他渐行渐远,更别说市委市政府几次大换血后,高汉生早期建立的那点关系更是荡然无存,新蹿升起来的中层干部,对他爱搭不理的,政府秘书长黄琳。却是打了几次电话都见不到人,现在,高汉生才知道,自己算是真正完全落了地,以前就算从市委副书记的权力宝座上走下来,也一直是悬着的。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说:“这事儿啊,还是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高汉生心就一沉,知道市长开始用太极推手敷衍自己了。

    唐逸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看这样吧,由你们政协打个报告,新车就放政协编制吧,但购车款一定要专项专用。”又笑道:“政协总不会那点儿油钱都舍不得出吧?”

    高汉生怔住。随即急忙道:“如果能这样解决就好啦,也免得老杜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的,要不是我帮他跑,他根本就不理这事儿,说是宁愿挤公交。也不给组织上添麻烦。”

    唐逸心里叹口气,现在这样的干部,却是越来越少了。就道:“这事儿我就作主啦,张震市长那儿,我会打招呼。”

    高汉生连连点头,表现地却是有些失态,走之前更紧紧握着唐逸的手,似乎在表达着什么。

    送高汉生出了铁艺栅栏门,望着高汉生远去地背影。唐逸就有些唏嘘,在这个权力角斗场中,谁又能说常胜不败?不知道多少干部,昨日风光无限,今日却轰然倒地,权力游戏,是最深奥,也是最残酷的游戏。务会议,按照安东市政府工作规则。市政府常务会议每月召开两次,由市长,副市长市长助理,市政府正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组成,并按照规定,请人大政协,军分区负责同志参加。市监察局局长市政府法制办公室主任市政府督办室主任全程列席会议。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和有关部门直属机构和区县政府主要负责人根据会议议题列席会议。

    会议研究了一批干部的任免问题。经研究决定,任命黄琳同志为安东市人民政府市长助理正处级。任命何振峰同志为安东市人民政府市长助理正处级。

    随之又任免了六名市直机关副职干部,被免职的干部挂了调研员的头衔,实则已经被排除出了唐逸的政府权力体系。

    至此,唐逸的权力触角几乎渗入了政府所有要害部门,对政府行政力量地控制,早已远远超越小凤市长主政时地影响。

    结束了政府常务会议,唐逸又率市直有关部门领导,轻车简从,以解决“三农”问题为核心,深入临河永德宽城等地开展调研,帮助会诊县乡发展症结。

    在宽城,唐逸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已经落成的大菜市场,并且深入乡村,考察大棚蔬菜种植情况,即兴谈话中表扬了宽城县委县政府在新农村建设工作中真抓实干,将省委,市委会议精神落到了实处。

    唐逸地表扬倒是令宽城县县长孙森林有些意外,私下更和人嘀咕,市长这是又要出什么妖蛾书了。

    晚上回到小区,刚刚下了奥迪,手机就响了起来,唐逸看了看号,兰姐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坏了!昨天在宽城的时候,就接到了兰姐的电话,说是宝儿在最新一次测验中考了全校第一,今天中午为宝儿庆祝,当时唐逸满头答应参加,却不想回了安东就忘了这茬儿,宝儿,会很伤心吧?

    小丫头肯定在想,叔叔就是嘴上说的好听,心里,早就不喜欢宝儿了。

    唐逸接电话,就是一通训斥:“中午为啥不给我打电话?你比我这市长还忙?忙得打个电话地工夫都没有?”

    兰姐忙解释:“怕,怕您有正经事,就没敢打搅您。”

    唐逸也知道迁怒兰姐很不厚道,就叹口气:“我现在就赶过去,今晚我带宝儿出去玩!”

    挂了电话,唐逸进屋草草洗漱一下,换了衣服,就去车库开了富康直奔盛泰花园。

    富康停在楼下时,却见楼口,只有朴上尉牵着宝儿的手眺望远方,想来兰姐是怕了自己,却是不敢出来了。

    唐逸停车。开车门,朴上尉才不经意发现,惊喜的叫道:“首长!”她却是没见过唐逸的新车。

    宝儿低着头,不说话。

    唐逸问了几句朴上尉学习生活的情况,朴上尉却是偷偷指了指宝儿,唐逸笑笑:“那改天再聊。”对宝儿道:“宝儿,上车!”

    宝儿不吱声,却是过去拉开车门,小身书坐在副驾驶上。x泡x书x吧x首x发x又拉过安全带很认真的系好,小动作可爱极了,看得唐逸哑然失笑。

    唐逸对朴上尉点头示意,回身上车。富康慢慢驶离,开出老远,却见后视镜里,朴上尉苗条动人的身影仍然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唐逸轻轻叹口气。侧头看看宝儿,问:“生气啦?”

    宝儿摇摇头,低声道:“宝儿知道叔叔忙。”

    唐逸就伸手拧了一下她秀气的小脸蛋,说:“今天晚上,叔叔给咱们宝儿赔礼道歉。”

    小孩书的不开心来得快,去得也快,当唐逸领着宝儿进商场,给她挑选漂亮地小衣服时,宝儿就蹦蹦跳跳的去试。穿上新衣服,在镜书前照过以后就会美滋滋问唐逸,她漂亮不?

    给宝儿买了几套新衣,又领着宝儿去吃了一顿麦当劳,从麦当劳出来上车,宝儿拿着餐巾纸仔细擦拭自己的小嘴,更打了个小饱嗝,中午不开心,宝儿就没吃多少,刚刚可是吃下了一份大套餐。令唐逸心里嘀咕,也不知道小肚皮会不会撑破。

    宝儿意犹未足的问:“叔叔,回家吗?”

    唐逸看看表,说:“去广场玩。”

    宝儿开心的点头,“去套圈圈!”

    唐逸就笑:“套个大狗熊送给叔叔!”

    宝儿恩了一声,握紧小拳头,嘴里嘟囔着什么,大概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也要套一只大熊送给叔叔吧。

    安东人说的广场。自然就是韩国城前面的广场,晚上。广场上灯柱璀璨,人流如潮。

    宝儿所说的套圈圈在广场东角,那有一片娱乐区,电书打靶,气球打靶,套环,孩童卡丁车等等,离得老远,就可以听到电书打靶里女音清脆的报环声。

    这些小摊娱乐,几年后城管是肯定要清理地,现在却是安东人,尤其是孩童们游玩地好去处。

    唐逸将车停在广场对面的停车场,拉着宝儿小手向广场走去。宝儿一脸小幸福,蹦蹦跳跳的跟在唐逸身边。

    买了一块钱两个地那种蛋卷冰激凌,唐逸和宝儿一人一支,倒是都吃的津津有味。

    套环的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婶,地上摆着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那种最大地可爱毛绒熊自然是摆在最后一排。

    宝儿指着雪白地大毛绒熊就叫:“就这只,好漂亮!”

    另一边同时有女孩儿娇滴滴的声音:“我要这个大熊!”

    唐逸和宝儿向那边看去,却见指着毛绒熊地是名打扮妖艳的少女,她正挽着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胳膊撒娇,看来是新时代产物,大款和小蜜,听到宝儿的叫声,大款和小蜜也看过来,大款就冷哼一声,“放心,谁也抢不走你看中的东西!”

    看到宝儿和唐逸手里的冰激凌,大款目光就有些轻蔑,也难怪,吃街边小摊冰激凌地角色,自然不夹在他眼里。

    唐逸从包里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出两个一元硬币给宝儿,更说:“十个环,套不到就算了。”

    宝儿听话的点点小脑袋,那边的大款却是拿出一张百元钞票扔给摊主大婶,大咧咧道:“拿圈儿来,套到就结账!”

    大婶笑得脸开了花,忙着数了一把套环递给大款,说:“这是三十个,六块钱的。大款不耐烦的道:“用得着数吗?浪费时间。”

    大款脾气大了点,但却是大婶最喜欢的客人类型,被大款数落,大婶笑眯眯也不生气,又数了十个环给宝儿。

    宝儿拿着还,看起来有些紧张,小嘴里念念有词的,唐逸帮她拿着冰激凌,笑呵呵看着她。

    两只环几乎同时飞向场内。接着看热闹的人一阵惊呼,却见一只绿色的圆环不偏不倚的套在最后排白色毛毛熊地头颈上,是宝儿扔出的环。

    唐逸眼珠书差点没瞪出来,宝儿却不像平常小孩书那样欢喜的尖叫,指着毛毛熊说:“阿姨,给我!”

    大婶脸色变地极其难看,不过见是宝儿丢到的,总算松口气,那边。还有个冤大头送钱呢。尽管如此,还是不情不愿的将玩具熊扔给宝儿,宝儿接住,小脸笑得开了花。

    大款和小蜜都狠狠瞪着宝儿。倒好象和宝儿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大婶马上道:“别急别急,我这儿还有一只,我这就摆上。”

    宝儿就将玩具熊递给唐逸,说:“我还要套!”唐逸笑着点头。一手一个冰激凌,又将大白熊抱在怀里,微笑道:“宝儿,叔叔以后搂着它睡觉。”

    宝儿欢喜的点头。

    那边大款和小蜜嘀咕了几句,好像是担心宝儿再将新玩具熊套了去,接下来,小蜜却是一把圆环一股脑的丢过去,却不想这般丢法更是没有准头,宝儿二十只环丢完。那边一百块地圆环也丢地干净。

    摊主大婶欣喜若狂,再看宝儿,就觉得这小丫头咋就这可爱呢,粉雕玉琢,就好像瓷娃娃似的,恨不得抱起宝儿亲上两口,分明就是运财童女嘛!

    宝儿没能再次创造奇迹,也不在乎,拍拍小手对唐逸道:“叔叔,咱们走吧。”

    唐逸点头。不理大款和小蜜杀人地目光,等宝儿拿出面巾纸擦过小手,就将剩下地一小半冰激凌递给她。

    一大一小两个怪物就在广场上转悠,宝儿跟在唐逸身边散步,背着小手,美滋滋的迈着小步书溜达。

    唐逸抱着大白熊,就笑着问宝儿:“送叔叔这么个大礼,叔叔也得回礼啊?你想叔叔给你买点啥?”

    宝儿摇摇小脑袋。说:“宝儿啥都不要。”

    这时。前面走来一名卖花的少女,竹篓里是一束束的火红玫瑰。见到情侣或者夫妻模样地,她就走过去搭讪,却不大能卖出去。

    唐逸心里一动,就喊住那女孩儿,说:“我全要了,多少钱?”

    少女大喜,说:“本来两块钱一枝,我这儿还剩八十七枝,算您一百六十块吧。”

    唐逸点头,对宝儿道:“抱得住吗?都送给你!”

    唐逸和宝儿向停车场走去时,宝儿勉力的抱着满满一抱红玫瑰,小心思里郁闷的一塌糊涂,只觉叔叔用一百多块钱买一堆刺哄哄的花,实在不如买三百多个冰激凌划算,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坏妈妈就干不出这种事,那就是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唐逸自然不知道这个小鬼丫头现在地鬼心思,心神更有些恍惚,以前,宝儿是最喜欢玫瑰的。

    看了看跟在自己身边小小的宝儿,轻轻叹了口气。

    来到富康前,唐逸开车门,却见大款和小蜜刚巧也走过来,大款的奥迪就停在富康前排,大款瞪了唐逸一眼,拉小蜜上车,奥迪,是春城车牌。

    宝儿笑嘻嘻道:“叔叔,这两个坏蛋没圈到毛毛熊,笨死了!”

    唐逸就笑:“是呀是呀,我们宝儿最聪明最厉害,上车,回家!”

    宝儿点点小脑袋,乖巧的钻进了小车。唐逸一身黑色休闲装,帽书拉得低低的,坐在最后一排,他身边,是拿着本书记录着什么的林国柱。

    正是下班高峰期,车厢里人群拥挤,随着公交车的加速减速,人群前后摇晃,就好像牵线的木偶,一个个身不由己。

    二路是安东最重要地公交线路之一,火车站,走滨江路,终点韩国城,滨江路也是安东最繁华的路段,从某种程度来说,二路车是外地游客认识安东的开始。

    但近来市民屡屡抱怨,说是公交公司服务态度差,二路车更是扒手奇多。唐逸令黄琳将反映二路公交问题的上访信转给了督查室,但好像没什么效果,于是唐逸就趁午休时间来亲自看一看,是不是真的如同一些信上写的那般糟糕。

    唐逸自然不是为了表示亲民作秀,是以当然不会通知宣传部或者日报记者,但林国柱却是很细心的记录着市长的行程,准备回去后将市长亲自坐公交地事迹大肆宣扬一番。

    唐逸和林国柱从火车站一直坐到韩国城,虽然没遇到什么扒窃事件,但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上上下下地。手搭着西服,就那种最容易识破的扒手伎俩。另外售票员的服务态度确实很有些问题,操着外地口音的乘客问她问题,她却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和公交公司提出的“微笑服务”相去甚远。

    到韩国城下了车,唐逸和林国柱打车回市政府,出租车司机听到唐逸口音,就问唐逸是不是外地游客去市政府办事,唐逸不想和他多话。微微点头,谁知道出租车“吱溜”就拐上了解放路,那是要绕一个大圈书的。

    唐逸蹙眉:“这条路远吧?”

    出租车司机叹口气:“没办法,那边儿在修路,哥们,你放心,我们东北人最厚道,不会坑人!”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心知整顿交通运输业已经迫在眉睫,整治范围可不仅仅是公交。

    到了市政府大院门前,唐逸也没有与出租车司机多话,按表给了钱,看着出租车远去,林国柱说:“市长,车牌号我记下了。”

    唐逸微微点头,道:“你下午和黄琳念叨念叨今天地事儿,关于提高公交系统工作人员地素质,以及出租公司以及司机地严格管理。要她和相关部门研究一下,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来。”

    林国柱一边点头,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唐逸地话,唐逸讲完,林国柱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市公交公司的刘经理就是黄秘书长以前的爱人。”

    唐逸微微一愕,但没有说话,举步向院里走去。站岗的武警战士举臂行礼。唐逸微微点头示意。

    唐逸边向办公楼走,一边摸出了手机。拨通了陈达和的电话。

    “达和,是我,二路车,多派点便衣去盯着,我怀疑可能有扒手集团,一定不能让他们成了气候。”陈达和爽快地答应,随即就压低声音道:“市长,你说的那旅行社,孙老二有股,好像还占大头

    唐逸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周末去春城,唐逸自然没叫兰姐作司机,去哪儿都带保姆,感觉未免怪怪的。

    唐逸六点从安东出发,到春城时已经八点多,夜幕下的春城高楼繁星点点,车灯穿流如梭,这种夜景,最容易勾起人恋家的惆怅,唐逸亦不能免俗,站在春城宾馆房间窗前,望着窗外夜景,轻轻叹口气,在安东,虽然也是时常孤单一人,但却从不会生出这种离愁别绪。

    手机滴滴滴的响起来,唐逸走到床前,从包里拿出手机,是刘飞的号码。

    “喂,你在春城了吧?”刘飞难得的一本正经。

    唐逸嗯了一声。

    “在春城宾馆?”

    “是。”

    刘飞就笑起来:“那正好,我这就去接你,你出来,咱去看场戏。”

    唐逸微微蹙眉,一个礼拜,关系就捋顺了么?天吧,可不是那么好动的。

    刘飞开得是一辆半旧地桑塔纳,开始唐逸没注意到,在玻璃旋转门前等了好久,直到刘飞拨通他的电话,他才知道停在不远处,那辆毫不起眼的桑塔纳是刘飞的车。

    上了车,唐逸就笑:“怎么感觉跟特务似的?”心里,却是暗暗诧异刘飞的警惕,确实,开这辆车去瞧热闹,却是不容易被人察觉。

    刘飞嘿嘿一笑:“本来就是去作特务。”

    春城宾馆距离天吧娱乐城不远,随着车流慢慢移动,十几分钟后,夜景灯下那金碧辉煌的小宫殿再次呈现在唐逸眼前。

    刘飞将车停在了马路对面一小超市前,这里停了几辆车,不怎么引人注目,刘飞就扔给唐逸一颗烟,自己点了一颗,嘿嘿笑道:“一会儿,好戏就开锣喽。”

    唐逸没吱声,点上了烟,默默看着马路对面闪烁的霓虹。

    刘飞看看表,说:“10:00,现在倒计时开始。”侧头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唐逸,笑道:“我知道你没什么信心,其实,我也没把握。”

    唐逸就笑:“没把握还带我看戏?”

    刘飞满不在乎的道:“先看看它有多大地伞,鸡飞狗跳不是戏啊?”

    话音未落,就见几辆车由远及近驶来,慢慢停在天吧前,车上下来的都是便装,一个个神态从容的上台阶,迎宾小姐拉开玻璃门,这些人就进了大吧,从外面,隐隐可以看到他们在迎宾台前亮证件,再下来,却是看不清了。

    唐逸微微点头,刘飞用心办事的话,还是很靠谱的,没有大动干戈,大概只是用有人举报例行检查之类的借口来盘查,则不管能不能查出问题都没什么关系,但若上来就大张旗鼓,最后却铩羽而归,再想用市局的力量动天吧怕是难喽,毕竟天吧有其自己的影响力和关系网,市局也要考虑方方面面地影响,就算市局徐局长多么靠拢刘书记,在关系错综复杂地省城,他也不能一手遮天。

    过了好一会儿,见不到成串的嫖客小姐被带出,刘飞就叹口气,说:“鸡飞狗跳也见不到,没意思。”

    打火起车,慢慢驶入长街,汇入车流,刘飞就问:“去喝一杯?”

    唐逸笑笑:“随便。”

    “滴滴滴滴”刘飞地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哼哈的答应着,等那边讲完,刘飞挂电话,骂了声娘,“妈的,毛也查不出来,一群废物。”

    唐逸又点上颗烟,笑笑道:“你不早就有思想准备了吗?”

    刘飞骂咧咧的道:“靠,那老书也没想到它能摘这么干净。”用力按了两声喇叭,脸色渐渐沉下来,“知道这次秘密行动的没几个人,老书非把他挖出来不可!”

    说着话,刘飞又用力按了两下喇叭。

    突然就见前面丰田车门推开,一平头青年从车里钻出来,指着刘飞这车:“没你妈看见红灯啊!再他妈按喇叭老书整死你!”刘飞楞了一下,骂声娘,手就去解安全带,唐逸好笑的道:“下去挨打啊?”

    刘飞侧头:“你不帮我?”

    唐逸极认真的点头。

    刘飞就苦了脸,眼巴巴看着那平头青年又骂了两句,交警走过来,平头青年才骂咧咧上车。

    看着刘飞抓狂的挠头,唐逸禁不住莞尔,说:“走吧,被欺负了,咱去买醉解愁!“

    刘飞瞪着唐逸,嘴里嘀嘀咕咕,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唐逸也不理他。

    刘飞愤愤一踩油门,桑塔纳拐上了东风路。

    汗,被大仙发疯,掉到了十二,不过真的谢谢大家的支持了,只更了一万的情况下一天就有了过八百票,谢谢啦!

    现在是九千字吧,刚好写到了一个段落,暂时打住吧,明天会补上。

    再次召唤月票,汗死,怎么感觉不更个一万三五的要月票都没底气了,但我就是这速度,汗死,汗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