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双姝-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七章 双姝

第八十七章 双姝2017-11-8 23:45:35Ctrl+D 收藏本站

    回进客厅,却见李老正训斥刘飞,无非就是老人家嗦的那一套,刘飞哼哈的应着,见唐逸进来,就是一阵挤眉弄眼。

    看到唐逸进屋,李老就叹口气道:“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喜欢标新立异,就说你们用的移动电话,是,通讯科技的发展,有了移动电话可以方便及时的和亲人朋友联系,但有必要用那些乱七八糟的铃声吗?靡靡之音,靡靡之音啊!”

    其时手机音乐就自带的那几首,偏生唐逸选用的《甜蜜蜜》,被李老听到,自然觉得堂堂市长用这种手机铃声,实在有些刺耳。

    唐逸就笑,坐在沙发上,道:“李老,靡靡之音可不是这样定义的,音乐嘛,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好,都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现在呢,爱情歌曲是很多,但歌颂爱情,寻找爱情是人类的天性,爱情,是很美好的事物。”

    刘飞听得扑哧一笑,他再胡闹,也没跟李老探讨过爱情,听唐逸侃侃而谈,不由得伸大拇指,示意你比我牛。

    李老皱眉道:“歪理!”想来不是看唐逸身份,顾及唐逸面子,他早就将唐逸赶了出去。

    唐逸就笑道:“李老,我这可不是歪理,四书五经是大雅吧?可是诗经里,超过一半的篇幅是描写爱情的诗句,由此可见,自古至今,年轻人对美好爱情的追求都是不变的,咱们建国初期的革命,不也大量描写了革命先烈的红色爱情故事吗?”

    李老瞪着唐逸,瞪了一会儿,却是哈哈笑起来:“你小子,我看,这些歪理应该跟唐老去说说!看他打不打断你的

    唐逸和李老在爱情上搅合,就是希望李老暂时不要将自己当国家干部,而是从一个长辈的心态来看年轻人,则接下来的谈话会亲近许多。不会引起他太大的反感。

    唐逸就笑道:“其实,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这很正常,现在咱们国家地国力逐渐强大,新一代就应该充满自信的面对这个世界,比如我们安东的旅游大使,引起了一些争议,从深层次说。还是因为咱们民族的屈辱感在作祟,为什么国产明星,港台明星就不会引起这么多的争议?就因为雪妮是美国天后巨星?我们就要排斥她?其实我觉得问题应该这样考虑,我们出钱,请美国人打工,是我们国力的体现,等什么时候美国人以为中国打工为荣了,我们中华民族才是真的崛起了。李老。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李老喝了口茶水:笑眯眯看了唐逸一眼:“归根结底你就是想说服我老头子嘛!”

    唐逸连连摆手,笑道:“那可不敢,就是希望李老听听我的想法,我可真地不像李老说的,在哗众取宠,我觉得。不管面对的是西洋人,日本人,或者国人,咱们执政者的心态都要平和,一些地方政府干部为了政绩对外国人卑躬屈膝固然不对,但反过来对他们深恶痛绝,敬而远之,则又是另一个极端了。”

    李老喝茶水。好一会儿没吭声,然后就一挥手:“晚上别走了,咱喝两盅,和我聊聊。”

    唐逸略一犹豫,就不好意思的笑笑:“李老,我过了十五专程来看您好不好,我爱人是军人,平时都不好见面的。她。就年假长一些。^^shu8.Com  首  发^^”

    说着站起来:“我,这就该走啦!”

    刘飞直抓头。还没见过谁会拒绝李老的盛意拳拳。

    李老微怔,随即摇头微笑:“爱情至上,你小子,快滚你的蛋吧!”

    出了小院,刘飞就怪叫:“靠,你牛,我说你不会真以为李老头就是赋闲在家地老头吧?严书记是他女婿你知不知道?”

    唐逸微笑不语。早给小妹打了电话,去食堂吃了饭,就回了办公室。

    一点五十林国柱进秘书室地时候唐逸已经开始批阅文件,林国柱是知道今天上午宣传部小范围组织讨论《辽东日报》的文章的,见唐市长早早就进了办公室,心里就有些犹疑,莫非,这次动静真的不小?

    两点十分,政府秘书长黄琳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将宣传部的文件放到唐逸案头,有些气愤地道:“市长,宣传部要求政府这边的正副秘书长参与下午的讨论,就是省日报那篇文章的讨论,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唐逸就笑:“真理越辩越明,这是好事嘛!”

    黄琳嘴唇动了动,有些话又不能明说,但还是忍不住道:“不过是省日报一篇豆腐干大的文章,而且是杂谈性质的文章,用得着讨论吗?往常市长发整版的文章也没见宣传部组织学习过。”

    唐逸摆摆手,脸色严肃起来:“不要乱发牢骚,作好自己的分内事!”

    黄琳恩了一声,本来想问下午地讨论会要不要参加的,但看市长的态度,是肯定要自己配合市委工作的,心里却拿定主意,给他来个阳奉阴违,通知一小半副秘书长参加就是,市长表现的豁达,这些小动作就得自己来作,至于事后挨批,更多的意味着市长对自己的爱护。

    黄琳走后,唐逸琢磨了一下,就出了办公室,对林国柱说自己去经合区看看,林国柱忙答应着,颠颠跑过去帮唐逸拉开门。

    在经合区干部陪同下,唐逸参观了经合区几家新建的工厂,又看望了经合区部委局办地干部职工,向大家拜年,当然,在检察院发表热情洋溢地讲话时,却是被陈珂白了好几眼,而最后陈珂不得不为唐市长歌功颂德,感谢领导的关怀,见小丫头不得不违心一本正经地恭维自己,令唐逸肚里暗暗好笑,利用权势“欺压”陈珂,却也是一大乐趣。

    第二天刚刚开始办公。黄琳再一次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

    黄琳脸色有些难看,将需要呈给唐逸看的文件放到桌上后说:“市长,昨天,国山和宣传部的一名干部吵起来了,而且两人差点动手,听说,国山以前就和他有嫌隙。”

    丁国山是政府副秘书长,唐逸印象里斯斯文文的。却想不到脾气不小,唐逸就一皱眉,“不像话,通报一下,此风不可长。”

    黄琳脸色一松,十一名副秘书长里,就丁国山比较能管事,其它大半不是年纪大了挂个职务等退休。要不就是进步中的中青干部将副秘书长作跳板。踏踏实实干工作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黄琳走后,唐逸翻了会儿报纸,刚想叫林国柱通知军子,去市直单位走走,门被敲响,黄琳又走了进来。^^首发    shu8.  ^^

    “喜武秘书长刚刚和我谈了谈。玉河书记地意见是对国山和高科长进行严肃处理。”

    唐逸喝着茶,没有说话。

    黄琳又道:“还有个事,最近个别同志反映,我们的司机经常晚上开私车,出入一些娱乐场所,我觉得,这种事恐怕影响不好,您看。要不要处理一下,还是……”

    唐逸抬头,“有这种事?具体是哪个司机,清楚吗?”

    “的确有这种事,我也看到过,只是以为是领导在用车,就没有问,至于司机。可能是指玉河书记的司机小刘。”

    唐逸点点头。又喝起了茶。

    黄琳站了一会儿,就悄悄退了出去。

    唐逸正盘算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唐逸接起,电话里是个洪亮的男音,有些陌生,“唐市长吧!我是严明凯啊!”

    是省委严副书记,分管意识形态以及文化宣传,同时兼任宣传部部长。

    “严书记,你好你好。”唐逸热情的打招呼,同严书记有过几次接触,在督查室的时候因为红日利用公益演出偷税漏税,同严书记主管的文化厅打过一次交道,不过严书记这人一向低调,唐逸和他接触并不多。

    严书记说话开门见山:“我这个电话呢,想了许久,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对于地方上干部地决策,省委不应该过多的干预,但我听说因为省报的一篇文章,给安东造成了消极的影响,唐市长,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就是百家争鸣,日报,是党的喉舌,但可不是以前的风向标喽!怎么样?安东同志的积极性没有受什么影响吧?”

    唐逸忙笑道:“没什么,我们市委市政府也正就这篇文章讨论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严书记笑道:“对嘛,就应该是这个态度,不要被一些不同声音影响,搞经济,就要勇于进取,大胆开拓!”

    虽然严书记话不多,也没有说透,但唐逸当然猜得出,定是李老同省委讲了什么,严书记的电话就是为了消除影响。

    玉河书记,应该比自己早一步得到省委地一些表态吧?

    唐逸长长出口气,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划上句号了。

    想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了黄琳地手机,说:“关于司机开私车进出娱乐场所,你向喜武秘书长汇报一下,由市委那边拿主意管一管。”

    黄琳恩了一声,唐逸略一琢磨,又道:“同督查室沟通一下,近期,主要工作就是对安东的旅游服务业明察暗访,这项工作一定要当成大事来抓,找出问题,解决问题。”

    “知道了,市长,你看咱们政府办公室要不要成立个部门?专门管理旅游行业,单靠督查室派督察组,我觉得力量有些不够。”

    黄琳的话倒是给唐逸提了个醒,想了想道:“就成立个旅游产业领导小组,编制人员方面你好好琢磨琢磨,给我拿出个详细的方案来。”

    黄琳麻利答应。\\com\\\

    一转眼就到了元宵节,旅游形象大使事件悄无声息的偃旗息鼓,没人再提这件事,就好像,宣传部组织的讨论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但私下里,眼睛雪亮地干部们还是会偶尔议论上几句,能接触市委核心权力圈子的干部都看得出,书记是准备借这件事打压市长的,但不知道为啥。几天工夫,调子就变了,有人说,书记被省委狠狠批了一顿,也有人说,是中央来的电话警告了书记,总之越传越玄,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孙玉河在安东地影响力越发被消弱,尤其是在市委委员以及部委局办负责干部这个真正掌握着安东运转的中坚力量层面,孙玉河地影响力降到了他来安东后的最低点,很多一直观看风向的中立派渐渐倒向了市长。

    元宵节当晚,唐逸兴冲冲回到龙凤居,开客厅门,进屋大喊:“老婆。老公回来了。来抱抱!”这些日子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唐逸心情大好。

    刚刚喊完,唐逸就怔住,客厅里,站着一个娇俏艳美的女人,一身雪白的薄羊绒套裙。套裙的质地很有弹性,紧紧围裹着她窈窕却又丰满地躯体,将胸部和臀部突出地展现了出来,短碎的黑发,更加衬托出面部地粉白和樱唇地红润,这般艳丽,不是齐洁又是哪个?

    “想抱哪个老婆?”齐洁笑吟吟的问。

    唐逸大为尴尬,毕竟在齐洁面前表现对小妹地喜爱。怎么也不对劲儿,干咳两声,说:“小,啊,你几时来的?”想问小妹去哪儿了,又急忙忍住。

    齐洁似笑非笑的走过来帮唐逸拿包,除去外套,嘴里酸溜溜道:“找你大老婆啊?她去买元宵了。一会儿不见就想啊!”

    闻着齐洁身上沁人地芬芳。唐逸心中一热,但此时此景。却说什么也不敢和齐洁调笑,更别说抱过来亲热一番了。

    唐逸就一本正经地换拖鞋进屋,客厅茶几上,有泡好的热茶,唐逸拿起喝了一口,问:“兰姐不早就买了元宵送来吗?还买?”

    齐洁好似没听到,跟着唐逸坐到沙发上,薄羊绒裙下的粉白棉袜裹得大腿紧紧的,曲线极为诱人,她翘起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细带的水晶高跟鞋显得她足踝极为纤美,颤呀颤的,看得唐逸心也跟着一跳一跳地,齐洁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轻笑道:“好看么?”

    唐逸干咳一声,收回目光,说:“大冬天的穿的什么样子?”

    “你家又不冷,当然是咋漂亮就咋穿。”齐洁笑眯眯的,又问:“喂,我漂亮不?”

    唐逸看着她水汪汪春意盈盈的大眼睛,心里火热,更有些郁闷,齐洁分明是知道自己不会在家里碰她,故意馋自己来着。

    唐逸就低头喝茶水,本来想问问齐洁小妹怎么会叫她来,但这些话,自己问出来未免会令齐洁心里不舒服。

    齐洁似乎知道唐逸在想什么,说道:“她和我通电话,知道了元宵节我家一家去延山,就我孤零零在家,所以,就打电话叫我来一起过节。”

    唐逸就看了齐洁一眼,孤零零在家?怕是未必吧?齐洁笑眯眯刚想说话,突听后院好像有车响,齐洁马上站起来,远远坐开,等后门响了一声,她就急忙迎了过去。****

    门开,就听齐洁连声道:“快,外面冷吧,来,我帮你晤晤脸。”

    脚步响,小妹没同唐逸招呼,而是极快的上楼,齐洁拎着一袋元宵跟在后面,看着小妹背影也有些愣神,随即说:“我去煮元宵。”就进了厨房。

    小妹下楼的时候穿着一条雪白地连身棉裙,小白袜,粉红的可爱拖鞋,使得小妹的清丽中多了那么一点妩媚,带给人却是震撼的冲击。

    唐逸却是叹口气,看齐洁打扮的靓丽吗?拍拍手,笑道:“来,”随即想起齐洁在厨房,后面的话却是再说不出来。小妹看了唐逸一眼,说:“我去煮元宵。”就也进了厨房,唐逸挠挠头,实在觉得现在的状况不可思议,一会儿,自己该怎么同时和她们两个相处,这,这也太怪异了吧?

    躲出去?唐逸随即摇摇头,今天可是元宵节,自己跑掉算怎么一回事儿?

    拿起茶杯喝茶。唐逸头一阵阵疼,比同孙玉河明争暗斗头疼十倍。

    餐桌上摆了三碗热气腾腾的元宵,齐洁和小妹都不吱声,默默坐下,也没人叫唐逸,唐逸挠挠头,自己颠颠过去坐在她俩对面,浑身那个难受啊。如坐针毡,他现在是彻底理解了这句成语地含义。

    不过看着清丽地小妹和艳美的齐洁并肩而坐,两张精致地小脸交相辉映,各有各的美,唐逸心里又有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满足感,男人的满足感。

    “小妹,兰姐没送元宵来?怎么你自己去买地?”干坐了一会儿。唐逸总算找到了一个话题。

    “齐洁。喜欢吃草莓的。”小妹淡淡的说,白玉小勺舀了一个汤圆出来,轻轻放在嘴里。

    唐逸就对齐洁道:“看,小妹对你多好!”说完就僵住,这都啥跟啥啊,闷头吃汤圆。再不说话。

    看唐逸郁闷模样,齐洁忍不住扑哧一笑,小妹嘴角也有了丝笑意。“宁小姐,这颗,是你喜欢的苹果的。”齐洁拿着小勺在灯下照了一会儿,汤圆馅有些绿,就轻轻放进了小妹碗里。

    唐逸就一皱眉:“太不卫生了吧?”说完又险些抽自己一嘴巴,忙低下头。吃自己的汤圆。

    吃过汤圆,齐洁就抢着去洗碗,小妹泡了三杯茶放茶几上,齐洁忙完,洗了手,就说:“我,我走了。”

    小妹对她招招手,“来。喝杯茶再走。”

    齐洁就哦了一声。走过来坐到小妹身边,默默饮茶。

    三人都不说话。齐洁很快就将一杯茶喝完,站起来告辞,小妹对唐逸道:“你送她吧。”

    唐逸倒没犹豫,点了点头。

    齐洁在门廊换了鞋,又套上红色风衣,将高跟凉鞋装进纸袋拎好,和唐逸走后门去车库。

    银色跑车驶出小区,看着驾驶上一言不发的唐逸,齐洁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娇笑道:“我老公今天可真可爱呦。****”

    唐逸瞪了她一眼,又回头开车,过了一会儿,叹口气道:“总觉得,挺对不起你和小妹地。”

    齐洁笑笑,“你对不起的就我们两个吗?”

    搁以前,唐逸还能理直气壮的说几句情话,现在,想到陈珂,却是有些心虚。

    “咦,老公,说实话,你是不是又有别的女人了?”齐洁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猛地坐直,盯着唐逸。

    “没,哪有?”唐逸装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我,唉……”别看齐洁平日好像挺妖,还经常调笑自己吃这个,收那个的,但如果被她知道真的还有第三个女人,可不见得她会是啥反应。

    果然,唐逸一脸惆怅使得齐洁有些心疼,轻轻抚着唐逸的脸,道:“老公,不要胡思乱想,我真地没啥地,她,她那儿我也会帮你维护好,交给我,放心吧。”

    唐逸一阵惭愧,轻叹口气,专心开车。

    齐洁红唇却又慢慢凑到唐逸耳边,腻声道:“老公,想不想我。”

    湿热而又香喷喷的气息扑来,唐逸耳朵一阵酥痒,心里更是火热,但他可不敢现在碰齐洁,小妹再单纯也是女人,自己碰过齐洁,她不可能察觉不到。

    齐洁在唐逸耳边吃吃笑了两声,笑得唐逸心里更是痒痒。

    齐洁随即身子坐正,一本正经的说:“我也十六走!”

    唐逸就一阵郁闷,瞪了齐洁一眼:“二十后再走!”

    “不!”齐洁摇头。

    唐逸就一蹙眉,还没说话,齐洁已经笑吟吟说:“老公开口的话,三十走也没问题!”

    唐逸笑笑,想了想,终于还是凑过去在她精致的脸蛋上亲了一下,齐洁微笑,或许,唐逸的这轻轻一吻,却是比以往再炽热地吻都令她幸福。

    送齐洁回来后,却见小妹坐在客厅里,静静的品茶,听到脚步声,小妹回头,站起身说:“去洗桑拿!”

    唐逸好笑:“经常洗桑拿对皮肤不好的。”

    小妹哦了一声,想了一下,说:“我不怕。自己洗。”说着就上楼,唐逸挠挠头,跟了上去,边走边道:“老婆,一会儿咱俩玩游戏吧,《大富翁》,好久没玩了。”

    小妹的脚步就慢下来,“啊。那个游戏,我很喜欢的,还以为没了呢。”

    唐逸笑笑,游戏应该比桑拿有吸引力吧?

    但看到小妹披着雪白浴巾,露出晶莹如玉的小胳膊小腿时,唐逸心下火热,马上跟着小妹进了桑拿室,玩游戏?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妹和齐洁相继离开了安东。而距离唐逸研究生班开课的日子也渐渐近了。春节期间,安东游客人数陡增,不但多了许多国内游客,甚至韩国游客也呈直线上升状态,更有一些美国人结伴到安东旅游,其中。有一些美国旅行社的考察人员,他们,对商机地嗅觉是很敏感的,当然,安东尚不可能够条件让美国的旅行社开辟旅游路线,倒是香港,台湾和澳门有旅行社和安东旅游局接洽,准备开设旅游路线。定期的组团来安东旅游。

    这段日子,治安和旅游行业的监督成了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安东旅游产业领导小组成立,组长孙玉河,政委唐逸,常务副组长黄琳,一二把手任挂名组长政委,自然说明该领导小组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极大重视。

    黄琳第一次独当一面,倒也不负所托。雷厉风行的对全市旅行服务机构进行了评估。不合格不规范地坚决停业整改。一份份完善安东旅游产业管理制度地文件发下去,随之而来的。安东申办旅游社地公司和个人陡然多了起来,而旅行社发牌,现在是必须得到旅游产业领导小组的批准的。

    正月三十晚上刚刚下班,唐逸接到了陈方圆的电话,说是在汉城大酒店请唐逸吃饭。

    唐逸当然爽快的答应,这可是泰山大人,面子一定要给地十成十。

    军子将车停在酒店门前,唐逸推开车门,又坐了回来,对军子道:“过几天,你去买辆车,开着方便。”

    军子就点点头,感激地道:“谢谢哥。”军子的爱人小娜可是早就盼着有辆私家车了,这几年齐洁和唐逸时常给军子张卡啥的,钱方面倒是殷实,但军子不知道他买车会不会对唐逸造成不良的影响,是以也从不跟小娜说他到底有多少钱,免得娇妻知道后胡闹。

    唐逸笑笑,就下车,走进了酒店。

    二楼华轩餐厅的贵宾包厢3号房里,陈方圆早早就候着呢,见唐逸进来陈方圆忙起身和唐逸握手,连声说:“唐市长,谢谢,谢谢。”显然对唐逸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自己一个电话就能见到他,很是有些荣幸。

    唐逸笑道:“陈叔,咱们是自己人,别客气。”

    陈方圆自然听不出他地语带双关,却是觉得脸上大有光彩,愉悦的笑道:“对,对,自己人,自己人。”

    唐逸心里嘀咕,你承认是自己人就好。随即失笑,自己有时候还是挺孩子气的。

    两人坐下,陈方圆就要酒水菜肴,唐逸道:“简单点吧,晚上回去还有几份文件看,咱俩一人一瓶啤酒,要俩家常小菜,多了也吃不下。”

    陈方圆就点头,服务小姐热情的推荐酸辣土豆丝和豆角炒肉,她从来安东酒店还没向客人推荐过这种家常小炒呢,如果是别的客人,两个人占个大包厢,点两盘三十元以下的炒菜,估计她早就瞪眼睛轰人了。

    但面前可是市长大人,服务小姐起初只是看着唐逸面善,等陈方圆喊了声唐市长,她才省起来唐逸是谁,推荐酸辣土豆丝时她更卖弄小幽默,笑着说:“食神说,豆腐白菜才最能显示出一个厨师的功力,我们华轩的酸辣土豆丝,同样是大师傅最得意地菜式,您放心,味道保证一流。”

    唐逸就笑,微微点头。服务小姐马上就觉得全身充满干劲,出包厢去送菜单,更要厨房大师傅马上作这两道菜,而且要做到尽善尽美,说是很重要的客人。

    喝着茶,陈方圆就说:“谢谢市长了,最近珂儿,可是再不喝酒了。”想问唐逸是怎么说服的陈珂,但终究不好问。

    唐逸笑道:“应该的,陈珂,当初可是帮了我许多,尤其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这小丫头,很有正义感,是个好女孩儿啊!”

    陈方圆连连点头,听着唐逸夸陈珂,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哪里不对劲儿,却是说不上来。

    唐逸又问陈方圆:“陈叔,找我有事吧?”

    陈方圆正愁不知如何开口,听唐逸问起,忙借机道:“是啊,是这么回事儿,我吧,最近想在安东搞个旅行社,谁知道去旅游局一打听,现在旅行社执照特难拿,要有什么,什么?”

    唐逸就插嘴:“旅游产业领导小组。”

    “对对,就是这个,旅游产业领导小组,听说最后能不能批下来要由这个小组说了算,我找过小组里管事的,叫?叫黄琳是吧?黄秘书长,可她根本就没空搭理我,唉,您看?”陈方圆说着话,求告似的看着唐逸。

    唐逸就笑:“陈叔,你还真是啥赚钱就上啥,挺有经济头脑嘛!”

    陈方圆呵呵干笑两声:“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了,有些事,也能看出门道来了,政府控制的越严,说明这个行业越有前途,越赚钱。”

    唐逸喝口茶,道:“赚钱是赚钱,你忙得开吗?”

    “这您放心,超市这边上轨道了,根本不用**心,我准备好好搞一搞这个旅行社。”

    唐逸琢磨了一下,就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钢笔,写了一行字,撕下来交给陈方圆,说:“拿着它去找黄琳,回头我再同她沟通一下。”

    “谢谢,谢谢。”陈方圆忙将便条折叠,郑重其事地收好。

    唐逸和陈方圆用过饭,出了汉城大酒店,陈方圆见唐逸挥手叫车,忙说:“我送你吧。”

    唐逸摆摆手,上了出租,开车师傅明显不识得唐逸,回头问:“哥们,去哪儿?”

    唐逸说了地址,出租车极快地驶出。

    到了小区门口,唐逸付过车钱下车,就拿出手机,拨通了陈珂的电话,同陈方圆见面,倒是令他想起一件事来。

    “喂?”陈珂清脆地小声音传来,唐逸就笑:“是我。”

    “啊?”陈珂惊呼一声,随即结结巴巴道:“我,我不行,今天办了一天案,累死了,改天,改天成不?”

    唐逸笑道:“看你吓的,我是说,回头你去帮我挑辆车,几万十几万的那种,上研究生用,我那车太扎眼。”

    陈珂恩了一声。

    唐逸挂电话后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不但“霸占”了人家的身子,又要人家拿私房钱买车送自己,好像,真的太欺负人了。

    汗死,因为大家的支持,所以领先可以拿月票奖的第六名近千张票,我又是个很知足的人,所以月末这几天也就没扒嗓子拉票,但月票涨速还是不慢,谢谢大家了。

    看着这段文字,“很知足的人”,又有些感慨,四个月前,如果有人告诉我说我可以拿月票奖,我肯定说他疯了,但现在,倒是拿月票奖才知足,拿不到就郁闷,哈哈,人啊,思想总是在变化的。

    再次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