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年前年后-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六章 年前年后

第八十六章 年前年后2017-11-8 23:45:3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坐在精致的沙发上品着咖啡,另一边,陈珂,兰姐还有宝儿与雪妮合影,交谈。

    威娜远远的站着,不时偷偷打量唐逸,这个男人,实在太恐怖了。自己那短暂的同性恋史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他,是怎么将七八年前的陈年旧事挖出来的?

    唐逸自然不知道兰姐的文章是宝儿代写,兰姐最后动笔小抄的。当看到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和堆垒的幼稚词汇,唐逸当时被逗得哈哈大笑,更说宝儿写得怕也比你强多了,却不知当时兰姐心里嘀咕,这就是宝儿写的。

    宝儿提出的交换条件就是要跟来看雪妮,虽然挨了兰姐两巴掌,宝儿就是不松口,坏妈妈!不带我去,我就不给你写。兰姐最后没办法,只得妥协,幸好黑面神宠宝儿,听说宝儿要跟着去,倒是极痛快的答应。

    宝儿在雪妮面前异常淑女,完完全全是一个五讲四美的中国式乖宝宝,令雪妮喜欢她的不得了,这不,抱着宝儿要摄影师多照几张。

    兰姐看着宝儿可爱乖巧的小模样,心里一阵无奈,越发会装模作样了,说到底,你这败家孩子又哪会听歌了?不过是学校里都在传雪妮这样,雪妮那样,你想骗几张合影去炫耀而已。

    记得那天宝儿还回家嘟囔:“雪妮雪妮,美国鬼丫头,叔叔也说她可爱,气死我了!”宝儿嘴里的叔叔不会有第二个,当然是唐叔叔,而听这小家伙的话,她又哪里会像现在表现的,真的喜欢雪妮了?

    雪妮可不知道宝儿的鬼心思,抱着宝儿亲了几口,就笑吟吟问唐逸:“逸,小孩子很可爱,是你的女儿吗?”

    唐逸带了三媳妇,御用保姆以及小公主来。却是不知道怎么向雪妮介绍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只说是自己的朋友,这时听雪妮问起,就笑道:“是我爱人的干女儿。”

    雪妮啊了一声,看了眼眼珠滴溜乱转地宝儿,又问唐逸:“那么。我可以也认她做干女儿吗?“

    唐逸就笑:“你问她自己,还有她母亲。”伸手指了指兰姐,又将雪妮的话用中文翻了。*****

    宝儿满心不情愿,但又怕叔叔觉得自己不乖,见坏妈妈欣喜若狂的傻笑,叔叔又对自己鼓励的微笑,只好乖巧点头,小心思一阵懊恼。可怜的宝儿。不该来的。

    雪妮却是欢喜地很,就将脖子上项链摘下来帮宝儿戴上,唐逸却是吓了一跳,雪妮的项链可是货真价实的真品,怎么也不会低于几万美元,忙道:“太贵。不好,我们中国人送礼物讲究的是礼轻情意重,宝儿太小,不要送她太贵重的珠宝。”

    雪妮就忙收起项链,用笨拙的中文道歉:“啊,对不起,我,我是太开心了。”

    兰姐就有些失望。又有些奇怪,雪妮,好像很听黑面神的话嘛。

    兰姐更奇怪的是自己见到雪妮这位天后巨星,却远不如自己想象地那般激动,虽然也很兴奋,但也只是兴奋而已,和自己想象中地失态表现实在天差地远。看了眼一脸从容喝着咖啡的唐逸,或许。是因为跟黑面神久了吧。好像见到任何大人物都有些理所应当的感觉,而黑面神。不管面对什么人,也永远处于主导地位,在黑面神身边,自己却是不知不觉的也有了那么一点点自傲。

    兰姐却又叹口气,中黑面神的毒太深啦,万一哪天他赶自己走,怕是自己在外面生存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兰姐在那儿胡思乱想,而见到雪妮对唐逸地态度,陈珂清澈的大眼睛就盯在唐逸脸上,明显有些气愤。

    唐逸苦笑,自己这色狼的帽子是再也摘不掉了。

    雪妮又操着生硬的中文问宝儿:“你想我送你什么礼物?”

    宝儿乖巧的道:“宝儿什么都不要。”

    雪妮更是喜欢得不得了,看了眼唐逸,就将自己皓腕上的天蓝水晶手链摘下来,戴到了宝儿的小胳膊上,怕唐逸误会,解释道:“这是我成名前买的,也是我最喜欢地手链。”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就算几百美元的手链,但被雪妮戴了这些年,而且是她最喜欢的饰品,真的拿出来拍卖的话还不定拍出什么天价呢。^^shu8.Com  首  发^^

    兰姐,陈珂和宝儿走后,唐逸又同雪妮谈了会儿公事,雪妮轻笑道:“我,有些紧张呢,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唐逸就笑:“紧张?这点小场面你也看在眼里啊?”

    雪妮垂下头,低声道:“我怕,达不到你的期望。”

    唐逸微愕,随即就笑道:“忘了我是魔术师吗?放心吧,没问题!”

    雪妮就愉快的笑起来。

    送唐逸到门口时雪妮突然俏皮一笑,问道:“陈珂小姐,是你地情人?”

    唐逸又是一愣,女人还真是敏感,随即笑笑,算是默认,转身出门。

    安东地春节联欢会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虽然当时省卫视尚没有全国测量仪数据,但电话调查显示,五号当晚,接受电话调查地家庭有半数以上观看了省卫视的直播,当然,该电话调查针对的目标是一些大城市,不过,这些家庭可不就是安东方面最希望的收视对象?

    五号晚上,汇聚安东的歌迷燃放了大量焰火,整个安东,笼罩在一片狂热之中。

    当然,唐逸也知道,这次的联欢会和随后即将推出的风光片以及雪妮与安东的联系,虽然使得安东的知名度如火箭般蹿升,但也只是暂时现象而已,这股热潮终究会随着时间推移淡去。

    而安东旅游业能取得怎样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安东旅游的软硬件条件,如何稳扎稳打,将雪妮带给安东的人气最大程度消化,使得贪新鲜赶来安东的第一批游客真正的喜欢上安东,将安东旅游的口碑作大作好,却是离不开安东人自己的努力。

    除夕中午。唐逸却是召集了安东旅游相关产业地负责同志,要求各部门一定要利用好这次机遇,加大对外的宣传促销力度,进一步加强旅游安全工作和旅游行业管理,逐步完善旅游规划体系,促进旅游业和政治,经济,文化的结合与协调发展,不断提高旅游业发展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shu8.Com  首  发^^

    唐逸又同尚在安东的雪妮见了一面,下午。才坐上了去往北京的飞机,再怎么忙,除夕夜地团圆饭,是必须要和家人一起吃的。

    初一到初七,唐逸自然又是和小妹马不停蹄的走亲访友,期间,唐逸也接到了安东方面的电话,录制完风光片的雪妮已经回了美国。

    唐逸抽空给她打了个电话。免得给人过河拆桥之感。而且毕竟雪妮作为安东的旅游形象大使,以后安东方面有什么宣传活动还是要麻烦人家的。

    雪妮接到唐逸的电话倒是很开心,又问唐逸什么时候能来美国,对作唐逸地导游显得极为热心,唐逸也不好敷衍她,就定了个四五月份。因为那时间恰好是唐逸答应去美国度假陪老妈地。

    在北京这些天,只有一晚时间小两口和萧金华坐一起聊家常,令萧金华极为气愤,更揪着唐逸耳朵,要他定个时间,带小妹来美国好好陪自己几天,唐逸尴尬的连声说:“四五月份。”

    小妹看着唐逸又被揪耳朵,就有些心疼。清澈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萧金华,嘴唇动了动,终于没有说话。

    萧金华注意到小妹的神色,瞪了唐逸一眼放手,心里苦笑,这个大儿媳,眼里就一个唐逸,为了唐逸竟然敢得罪自己这个婆婆。还真是个傻丫头。

    唐逸逃过一劫。心里赌咒发誓的,以后再和老妈在一起。一定要带上小妹,在老妈眼里,怎么自己永远是个孩子?

    初七晚上,唐逸和小妹赶回了安东,小妹年假倒是宽松,可以同唐逸一起过完元宵节再回军区。

    而今年的正月唐逸可就不像往年轻松了,负责管理旅游部门地干部加班加点的工作,初八开始办公,市委市政府大院倒是一派忙碌气氛。

    令唐逸想不到的是,一股暗流正汹涌的向自己袭来。

    一上班,惯例翻阅这些日子的报纸,然后《辽东日报》第二版一篇杂谈吸引了唐逸的注意力,杂谈的题目是《如此代言为哪般?》,文章里,批评了某市政府干部一味追求经济效益,忘却了党执政的基本纲领,全然不顾将会造成地不良社会影响,请欧美偶像作城市的代言人,不伦不类,荒谬之极。\\\com\\

    言辞十分激烈的文章,却能在党的喉舌报纸《辽东日报》的时事杂谈栏目里发表,说明写文章的这人很有来头,看笔锋,唐逸大概也能估计到,应该是赋闲在家的老干部所为。

    对于安东选定雪妮作旅游形象大使,省委没有表态,既没有表示支持,也没有表示反对,而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辽东日报地文章无疑如同向滚烫地油锅倒水,令局势陡然间复杂起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安东旅游形象大使事件再起波澜。

    唐逸刚刚草草看过报纸,电话铃就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却是孙玉河亲自打电话来通知他召开紧急碰头会,这在以前,是从没有先例的。

    安东市委和市政府在一个大院,碰头会和常委会都是在市委一号楼进行。

    唐逸赶到三楼小会议室时,椭圆形会议桌前,作了三五个人,孙玉河,齐茂林,郭江,毛海山,几个人脸色都很严肃,孙玉河正翻看一份《辽东日报》,唐逸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一期。

    唐逸笑笑,坐到了右首第一位,大家都已经到齐,就等他一个人。

    “市长,这篇文章你看了吧?”孙玉河扬起手里地报纸问。

    唐逸微微点头。

    孙玉河叹口气:“我刚刚同日报方面进行了沟通,说是省里一位很有分量的老同志写的,很棘手啊!”

    抬眼看向唐逸:问道:“你有什么看法?”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唐逸,好似。想看透唐逸心里的真实想法。

    唐逸摇摇头,微笑道:“我现在是黔驴技穷,暂时想不到办法,但我想,应该和这位老先生沟通一下最好。”

    孙玉河又叹口气:“这点我也想到了,但林总编。\\\com\\就是不肯将文章的作者告诉咱们。”

    郭江蹙眉道:“要不,用《安东日报》回应一下?”

    唐逸本来还真有这个想法,但听到郭江的提议,更见孙玉河脸色就是一紧,嗔怪的看了郭江一眼,虽然他的眼神一闪而逝,但还是被唐逸捕捉到,唐逸略一琢磨。马上将用《安东日报》回应地想法锁死。此路不可行。

    唐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道:“我看,缓缓吧,时事杂谈本来就是百家之言,我们不必为了某一个不同的声音而自乱阵脚。当然,有不同的声音,我们就要认真对待,我会向省委省政府打报告解释这件事。”

    孙玉河看了唐逸几眼,微微点头:“防微杜渐,市长,这件事你一定要妥善处理。“

    唐逸点头,孙玉河又看向其他副书记:“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齐茂林几个人都不吱声。孙玉河就宣布散会。

    唐逸看起来若无其事,其实,却是头疼的紧,这篇文章无疑像个金箍,牢牢的戴在自己头上,随时会被人念起紧箍咒,这些退了的老干部是最不能得罪地群体,老干部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有些老干部也最为较真。对社会上一些现象看不惯后往往口诛笔伐,现在自己好像就遇到了一名顽固保守的老干部。而且看情形,这位老干部还很有些影响力。

    坐在客厅沙发上,结束了与金向阳的通话,果然,金向阳对这篇文章一无所知,唐逸就又拨通了《辽东日报》副总编方士仁的电话,以往唐逸有想发在《辽东日报》上的文章,都是直接传给方士仁。

    唐逸问起时事杂谈上那篇文章的作者,方士仁就是苦笑连连,说:“我也正头疼呢,稿子是总编亲自送到时事杂谈编辑组的,我可真不知道那文章是谁写地。唐逸放下电话,就是轻轻叹口气,靠在沙发上,微微闭上眼睛,接着就感觉一只柔软地小手抓住了自己的大手,睁眼,小妹白衣似雪,坐在自己身边,关切的看着自己。

    唐逸苦笑:“唉,最近真是焦头烂额的,老公,可是遇到难题喽。”

    小妹没有吱声,只是用力握了握唐逸的手,唐逸就笑:“来,让老公欺负欺负!”刚想借着自己的“可怜劲儿”占小妹些便宜,手机却又很突兀地响起来。

    唐逸无奈的接起电话,刘飞痞里痞气的声音响起:“唐市长?是唐市长吧?”

    唐逸叹口气:“不是我还能是谁?”

    刘飞干笑两声:“嘿嘿,情绪不高啊?还想和林峰去给你拜年呢,我看,过几天再说吧,要不,去你那儿也是碰一鼻子灰!”

    听他的口气,倒同香港那作太阳能的商人混得挺熟。

    唐逸就说:“十五后来吧。”可不想被他们破坏自己与小妹的二人世界。

    刘飞恩了一声,问:“咋啦?你这大能人也会有烦心事

    唐逸无奈的道:“得啦,你就少贫吧。”

    刘飞那边哈哈一笑,说:“那就不打扰你了。”唐逸恩了一声,刚想挂电话,却听刘飞道:“喂,你不是为报纸上骂你们安东那篇文章烦吧?”

    唐逸就是一愕:“你也知道这事儿?”刘飞,按道理对日报是没什么兴趣的。

    刘飞就笑:“还真是这事儿啊,我还以为遇到啥难题了呢,不就是退二线地老头发几句牢骚吗?你也用放心上?唉,当官儿难,当大官儿更难,当个年轻的大官儿可是难上加难啊!”

    唐逸也懒得理会他的胡扯淡,关切的问道:“你知道文章是谁写的?”

    刘飞嘿嘿一笑,“明天来省城,我带你去见见那倔老头。”

    唐逸略一思索,点头答应,“你小子敢骗我,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挂了电话,唐逸看了眼清丽若仙的小妹,双手张开拍了拍:“老婆,来,老公抱抱,咱去洗桑拿!”

    小妹不理他张开的双手,但听到唐逸说“洗桑拿”,倒是点头说:“恩,我喜欢洗桑拿。我先去!”转身轻盈上楼。

    唐逸一阵好笑,宝贝妻子倒是对新鲜事物都很感兴趣,喜欢洗桑拿?看着小妹美妙的背影,轻快地步伐,唐逸忍不住微笑,心中,温馨一片。里知道,写那篇文章地是原军区司令员李云贵中将,老头今年八十多了,却仍然是火爆的脾气,见到社会上地不良风气,时常给省委打电话提意见,省委刘书记和张省长提起他,也都是头疼得紧。

    不过刘书记和李云贵私交倒是不错,对刘飞,李老也是极为喜欢,当然,这是刘飞自己吹嘘,唐逸也就姑妄听之。

    李老住在郊区一别墅群,这里也是军区离退休高级干部住宅区之一,有荷枪实弹的军人警卫,刘飞果然有通行证,带着唐逸通行无阻的进入。

    院门敞开,院子里,一名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弯腰给两颗常绿植物浇水,刘飞拽着唐逸不客气的进了小院,听到脚步声,老人起身回头,不怒而威的国字脸,双眼炯炯有神。

    刘飞大咧咧道:“将军爷爷,我看你来啦。”

    老人就是一皱眉,“你小子就不能有个正形儿?”声音洪亮,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听得出,老人和刘飞很亲近。

    刘飞拽过唐逸,嬉皮笑脸的说:“给你介绍个大人物,唐逸,安东市市长。”

    老人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就上下打量唐逸,唐逸推开刘飞,很恭敬的道:“李老,您好。”

    李老点点头,拍拍手上的泥,说:“进来坐。”

    客厅布局朴素大方,李老洗过手,和唐逸,刘飞坐下,保姆就忙着沏茶。

    “唐老最近好吧?有七八年没见过他了。”李老伸手示意唐逸喝茶,有些感慨的问。唐逸笑着点点头,刚想说话,手机响起来,唐逸忙说声抱歉,出客厅接电话,电话是毛海山打来的,他声音很凝重,“市长,今天宣传部在讨论日报上的文章,我觉得,风向有些不对啊!”

    唐逸微微蹙眉,孙玉河,还真的想借这篇文章给自己上眼药么?宣传部讨论,接下来怕是一环套一环的后续动作,一直在自己面前没占到什么便宜,这次的反击,只怕会是来势汹汹,自己被动接招,形势可不大妙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