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较量-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较量

第八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较量2017-11-8 23:45:31Ctrl+D 收藏本站

    4号刚刚开始办公,唐逸马上就将一封告状信转给了督查室,并且作出批示,对宽城貉子肉无故被压低事件进行详细认真的调查,如果上访信件反映的情况属实,则马上将案子转交市局侦办,一定要将这股歪风邪气打下去。

    1月6日-9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党委和政府分管农业和农村工作的负责同志,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负责同志,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军队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等。

    会议强调今年农业和农村工作要着力做好八个方面的工作:(一)坚定不移地把农业放在首位,继续加大抓农业的力度。(二)切实做好粮食收购工作,解决好农产品流通不畅问题。(三)加快科教兴农步伐,积极推广农业先进适用技术。(四调整优化农村产业结构,全面实现增产增收。(五)狠抓农田水利建设,增强防洪抗灾能力。(六)继续深化农村体制改革,增强农业和农村经济活力。(七下决心减轻农民负担,保护农民的合法权益。(八)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促进社会事业全面发展。

    被《辽东日报》转载,唐逸头几个月在安东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三农问题与新农村建设》被主持会议的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曾建敏专门提出来,并发放与会同志阅读讨论,曾建敏说,唐逸同志的理论性文章得到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的一致好评,该文章对推进农村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大原则,加强农村制度建设,发展现代农业,加快发展农村公共事业。加强和改善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等方面,作了深入浅出的剖析。是一份很有代表性的文章。有很强的理论性,实用性。新农村建设这个提法也得到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地一致认同。

    参加会议的辽东农业副省长陈波涛然而惊,对唐逸他只是耳闻而已。也知道他手眼通天,蹿升势头强劲,却不想中央性工作会议上也能听到他地名头,不说他的理论性文章是不是真的那么令人拍案叫绝,但从这次会议透露地信号来看,中央里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对他的仕途进行助推则表露无遗。

    唐逸早就接到了二叔的电话。老太爷嘱咐他低调做人。低调行事,唐逸自然深悉老太爷的用意,唐系可以高调的正式确立他为第三代领军人物,但他自己。却是要低调低调再低调,越是这种时刻,越发不能出什么纰漏。

    当然,老太爷对唐逸地文章是赞许有加地,这大概也是老太爷决心趁自己还健在而慢慢令唐逸浮出水面的原因吧。

    对于九十年代的政局来说,有时候,派系间的力量对比,还真地是看谁活得更长久些。

    也就在这个时刻。****唐逸在常委会的一系列提案接连被孙玉河挫败或者搁置。

    或许是因为政府方面屡次调查宽城的问题。令孙玉河觉得唐逸是在一步步消弱自己的影响力,是以开始了反击。而且第一次反击就将唐逸几项重量级人事任命搁置,包括刚刚挂牌的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的局长人选。

    随着安东经济迅猛的发展,仅仅依靠商业局一套人马分管商业,贸易,招商等诸多工作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严重影响工作效率,在唐逸提议下,商业局被一分为二,对外经济贸易局挂招商局的牌子,为主管全市外经外贸和招商引资地市政府工作部门。商业贸易局则成为主管全市商品流通和生活服务行业地市政府组成部门。

    商业局的分割也得到了孙玉河地支持,却是想不到局长的任命上,组织部突然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从而被孙玉河一句“放一放”,而搁置了下来。

    新华酒店的小酒吧里,唐逸要了一杯红酒,慢慢呷着,从脸上,却是看不出这位一向顺风顺水的市长刚刚在常委会上被搞得灰头土脸。

    对面的陈达和却是一脸气愤,喝了口扎啤,骂咧咧道:“妈的,张震这小子,就知道和女人睡觉,没一点出息!”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张震元旦后就赶去了交州,看望他那多灾多难的红颜。

    不过唐逸知道,就算张震在,也影响不到大局,张震成为市委常委,使得安东市委常委有了十三人,孙玉河却稳拿七票,经济副书记郭江,纪委书记商国民,组织部长钱一鸣,宣传部长邱晓梅,市委秘书长顾喜武,统战部长田庆斌,这几人是肯定跟着他的步调走的。

    其余常委,齐茂林,张震,毛海山,顾占东,李雷,有时候李雷又未必在安东,自己就算六票都拿得不那么踏实,更别说书记表态后会议大方向确定,站自己这边的常委有时候也不得不临时妥协了。

    总之孙玉河真的不支持自己工作的话,确实很棘手。

    一把手,一把手,可不只是摆在那里看的。

    “市长,那边是铁了心要跟您对着干了,你看咋整,要不要我去查查田庆斌这老小子,他经济上肯定有问题!”陈达和恶狠狠的说着,很有些杀气腾腾的架势。

    唐逸摆摆手,如果真要动孙玉河的人,田庆斌确实是最适合的突破口,郭江从省里下来时间不长,在安东的社会关系比较简单,钱一鸣和齐茂林这个主管书记勾心斗角数年,能巍然不动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邱晓梅和顾喜武刚刚提拔上来,以前风评都不错,作为打击对象不妥,至于纪委书记商国民就更别提了,如果能轻轻松松抓到这老狐狸把柄,他这十数年纪委书记难道是混日子不成?

    就田庆斌。com为人小肚鸡肠,很不得人心。再一个从他与田卫兵的交往就知道这人经济上不会太干净,动他不会引起太大的风浪,而且下手容易。

    不过唐逸可不想同孙玉河死磕。就算拿下了田庆斌,有省委支持的他还是能控制常委会的,而且,安东市委常委出现问题,对整个安东班子的影响都不大好,不到你死我活的时刻。尽量还是要保持班子地稳定性和延续性。

    “唐市长?”身后传来女孩儿的声音。唐逸回头,微微一怔,原安东电视台主持人舒婕站在身后,一身淡蓝职业套装。齐耳短发,显得靓丽而干练。

    舒婕与原安东常务副市长曾怀民在省城已经成亲,现在在省电视台作栏目主持人,凭借她地实力,很快在省台站稳了脚跟,是省台最有影响力的几位娱乐节目主持人之一。

    舒婕的工作是唐逸帮着安排地,不然以她当时刚刚传出第三者的作风问题,省台是根本不可能考虑录取她的。而时间也慢慢冲淡了一切。现在的舒婕,又充满自信的站在了聚光灯前。

    唐逸忙站起来和舒婕握手问好。笑道:“大明星来安东,也不知会一声老朋友,是不是怕我找你要签名?”

    舒婕笑吟吟道:“比起您这位政治明星,我就是小黄瓜菜,唐市长,给我签个名呗?”说着还真的从斜挎地坤包里拿出笔记本和原子笔递给唐逸,唐逸哑然失笑。

    舒婕俏皮地道:“看看,您的签名不敢随便给我吧。”

    唐逸还真的不能随便给她签什么名,唐逸两个字代表的份量是什么?往大里说,那就是一个市地资源,行政力量和无坚不摧的国家机器,往小里说,带着唐逸签名的便条又可以作些什么呢?释放人犯,银行贷款,基层干部废立,林林总总,几乎生活中遇到的难题都可以解决,在安东这块土地上,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舒婕和曾怀民与唐逸亲近又如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

    唐逸笑道:“你真的想要?我就签给你!”

    舒婕抿嘴一笑,就坐到了唐逸这一桌,陈达和没和她接触过,唐逸又介绍二人认识。

    唐逸伸手,帮舒婕要了杯果汁,就问她:“怎么来安东啦?录制节目?”

    舒婕向不远处努努嘴,说:“这不,安东电视台今年的春节联欢会准备下血本吗?我来帮帮忙。”

    唐逸顺舒婕努嘴地方向看去,几名男女围坐着一张大茶座,其中一名文质彬彬地男人唐逸有点印象,是市电视台某科室负责人,好像也是此次春节联欢会的副总指挥。*****

    唐逸当然知道,邱晓梅准备将今年地春节联欢会办的隆重点,市财政拨款和电视台合作,准备请几个大腕来安东,当时财政局长曹国忠还准备卡她一下的,在唐逸授意下才勉强批了那笔钱。

    邱晓梅是从下面县里上来的,一直给唐逸的印象就是勤勤恳恳的保守旧式干部,却不想邱晓梅做起事来反而是大刀阔斧,勇于创新,将第一把火却是放在了安东电视台的春晚上,准备花大力气请几名大腕明星来安东参加春节联欢会,而后安东市电视台会将联欢会录制成光碟向全国发售,则一定程度上,会大大提升安东的知名度。

    安东毕竟工业基础薄弱,虽然近两年获得大量投资,但短时间内,旅游仍然是安东的支柱产业,作为旅游型城市,知名度可是重中之重。

    在邱晓梅的策划下,市电视台已经录制了安东风光的宣传片,准备到时候和联欢会光碟捆绑销售,而光碟的售价是很低的,为此安东财政又是一笔大大的开支,但邱晓梅的作法,唐逸是很认同的,甚至有些羡慕孙玉河有这样一员干将。

    正为此,唐逸才会从财政上大力支持邱晓梅的工作,而对孙玉河看人的眼光,唐逸却是有些佩服起来。

    看了眼那边的几个人,唐逸笑着问舒婕:“邱部长没来?”

    舒婕却是叹口气,说:“一会就来吧,估计又该发火了。”

    唐逸有些奇怪:“发火?我记得她挺随和的。”心说莫非也是一名双面干部?对待上级同僚和下级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舒婕压低了声音:“您不知道吧,我看联欢会八成要黄了。邱部长名单上的那几个大腕,人家根本就不来。嫌安东地方小,没名气,如果他们真不来。你们安东方面先期的投资就打了水漂,邱部长为这个急得头发都快白了!”

    舒婕声音虽低,陈达和却听到了,就呵呵一笑,拿起扎啤杯喝了一大口,自然是幸灾乐祸。

    唐逸呷了一口红酒。没有说话。

    “啊。邱部长来了,唐市长,我过去了。”舒婕说着站起来,向电视台那桌走去。唐逸看过去,却见邱晓梅阴着脸,快步进了小酒吧,她走起路一向风风火火,和她地工作表现倒是极为吻合邱晓梅却是不经意也看到了唐逸,就调转了方向,向唐逸走过来,唐逸笑着站起和她握手。邱晓梅本来紧绷的脸缓和下来。笑道:“市长,这么清闲啊。”虽然别人看来。她是孙玉河圈子地人,而她也知道,从踏入这个角力场开始,她也注定要紧跟孙玉河的步伐,但对唐逸,她还是很有些好感的,潜意识里女人对成功男人地欣赏,加之最近政府那边对自己财政上的支持,据说是唐逸的授意,也就不能不令她对这个年青市长刮目相看,大的方向上,唐市长,总归是有其高明之处的。**  ***

    “听说,最近遇到了困难?”坐下后唐逸就单刀直入的问。

    邱晓梅脸色就变了一变,她知道,别看唐市长年纪轻轻,但手腕可不是一般地厉害,自己稍不留神,分分秒就成了炮灰。

    犹豫了一下,邱晓梅说:“是遇到些问题,但我想,能很快地解决。”也只有暂时拖着再想办法,不能给这手段莫测的市长介入的机会。

    唐逸就笑:“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邱晓梅矜持的一笑,说:“知道,谢谢市长关心。”心里却是一阵恼火,倒要看看是谁嘴这么长,就算不在政府部门,这么点觉悟都没有吗?

    看着邱晓梅地背影,唐逸拿起了酒杯,慢慢呷下了最后一口红酒。安东,晚上小两口自己动手煮的腊八粥,甜甜蜜蜜的坐在餐厅里,唐逸定要抱着小妹喝粥,小妹满脸无奈的任由他胡闹,唐逸就一勺一勺的喂小妹,小妹很轻,抱在怀里如同柳絮,极容易引发男人的征服欲,每次抱着小妹,唐逸总会产生将她狠狠揉碎的邪恶冲动。

    小妹能察觉到唐逸身体的变化,清丽地小脸微微一红,就转头不再看唐逸。

    “小妹,你觉得我哪好?”唐逸竟然傻傻地问出初中生恋爱才会问出的话题,或许在小妹面前,再强力地男人也会有些不自信吧,不相信这超凡脱俗的仙子会喜欢自己。

    “哪都好。”小妹不假思索的回答,简洁明了。

    唐逸叹口气,心里被巨大的幸福感填的满满的,慢慢搂紧小妹,轻声问:“小妹,下辈子,我们还会是夫妻吗?”真的怕,一觉醒来,在另一个陌生的世界,身边却没有她相陪。

    “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都会是的。”小妹的答案是那样坚定,仿佛一切都理所应当。

    唐逸恩了一声,再次拥紧了她。

    “滴滴滴”手机音乐不合时宜的响起,唐逸没有动,小妹伸出晶莹剔透的小手,在唐逸脸上点了一下。

    唐逸苦笑:“千蛛万毒手?”放开小妹,去客厅接电话。

    “唐市长,我舒婕啊!”舒婕清脆的声音响起。

    唐逸笑道:“腊八没回省城陪陪怀民?”电话是安东的固定电话,显然舒婕是从酒店打来的。

    舒婕叹息着道:“邱部长发了大火,虽然不归她管,这时候也不好走啊。****”

    “怎么回事?”唐逸关切起来,他和舒婕后来联系过,要她将联欢会筹备工作遇到的问题随时向自己汇报。

    “就是邱部长一直联系的那家娱乐公司,原来是家皮包公司,人跑光了。听说,邱部长已经支付了五十万订金呢。”

    唐逸听说着。邱晓梅一直联系的是一家北京的娱乐公司,据说门路很硬,能够得上圈子里许多大腕。而且这家娱乐公司好像是孙家老二牵线和邱晓梅认识地,对这家娱乐公司的背景和能力,邱晓梅自然不会产生怀疑,预先付给娱乐公司活动费用和明星地出场费也顺理成章,却是想不到,栽了这么一个大大的跟斗。

    五十万。因为公事出的纰漏。对一个手握实权地市级领导来说不算什么大问题,想办法平帐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邱晓梅的这次联欢会策划。偏偏账面很明,五十万,可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谢过舒婕后,唐逸还是在思索这个问题,回过神时,却见小妹已经坐在了自己身边,茶几上,有两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啊。是省城一个朋友的妻子。”唐逸开了声。才不禁摇头,在小妹面前。自己表现的怎么这么傻,大概是因为潜意识里的负罪感吧。

    小妹却是难得地抿嘴一笑,没有说话,拿起精致地白玉茶杯,轻轻泯了口茶。

    唐逸就伸手拧住她吹弹可破的晶莹脸蛋,说:“心里笑老公傻,犯了七出之条,休了你信不信!”

    小妹也不说话,静静品茶,唐逸捏了捏她的小脸,嘿嘿笑道:“真滑,来,老公亲亲!”

    这是唐逸克制小妹的不二法门,果然小妹就拿起茶杯,向旁边坐了坐,想来是怕自己地色狼老公又来折腾自己。碰头会在小会议室进行,除了几名正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顾占东,宣传部长邱晓梅,以及分管文化宣传的副市长田庆斌也参加了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汉星娱乐公司欺诈事件,几位主要领导要听听邱晓梅的解释。

    邱晓梅拿着文件念没几句,孙玉河已经放下茶杯,沉着脸道:“解释就是掩饰,不要解释太多,整件事我们都看了报告,我就想问问你,有什么善后措施!”

    邱晓梅知道,孙玉河冷声斥责自己,其实是爱护自己,不给市长发挥的机会,邱晓梅一直注意唐逸的表情,年轻的市长,就好像常委会上一样,一直在闷头喝茶,不管常委会上地挫败,还是现在可能即将进行地反扑,这位年轻的市长总是淡淡地表情,实在看不出他的心理活动,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五十万啊,五十万,对我们安东来说,五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咱们最盈利的国有企业就是肉食品厂吧,一年利税才多少?几十万吧?市长?”孙玉河将头转向了唐逸。

    唐逸笑笑:“地税上交给我们安东的是没多少。”

    孙玉河又转向了邱晓梅:“你看是吧,说说吧,准备怎么善后?”

    邱晓梅就按早琢磨好的腹稿发言,无非是和北京警方联络,一定要将骗子绳之于法等等。

    孙玉河又截住了她话头,说:“这不够,孙玉江,骗子是孙玉江介绍你认识的是吧?我怀疑孙玉江和这件案子有关系!”就抬头对政法委书记顾占东道:“占东,公安那边你下死命令,把孙玉江拘留调查!”孙玉河心里也是恨得咬牙切齿的,老二也是该受点教训了,不然以后还不定闯什么祸。

    顾占东点点头,也不说话,从头到尾,唐逸一系人马都没人吭声,因为谁也不知道市长是怎么个想法,事先也没得到市长任何暗示,所以大家就都喝茶水,记笔记,冷眼旁观瞧热闹。

    孙玉河拿起茶杯大力喝了几口,看得出,他是真的很恼怒,放下茶杯,对邱晓梅道:“另外联欢会的工作,暂时放一放,就交市台自己搞吧,晓梅部长。你一定要吸取教训,干工作热忱是好事。但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不谨慎对待,很容易犯错误!”

    邱晓梅微微一怔。搞这个联欢会,是她刚刚上任不久就有的构思,几个月辛苦策划,没日没夜的忙碌,甚至最近做梦也全是关于这次联欢会的场景,现在。一切的心血却是付诸流水。

    但邱晓梅也知道。如果等市长发言,更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自己,停了联欢会地工作,是孙书记最大努力的保护自己了。

    轻轻点头。说:“明天我就和电视台那边谈。”

    孙玉河赞许地点点头,就扭头对唐逸道:“市长,你有什么看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唐逸脸上,气氛有些凝结,就好像大战即将开始,那短暂的沉寂压地人透不过气来,所有人都知道,市长的力量在等。在等市长发令枪给出明确的信号。然后,战争就会拉开帷幕。

    邱晓梅心怦怦跳着。她从来不知道,人,原来真到了紧张的时候,手脚都是软的,但她知道,自己只是枚棋子,如果真到了必要时,孙书记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抛弃,而现在,自己却是两股力量碰撞地中心,随时有可能被挤地粉碎。

    孙玉河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又放下。

    齐茂林将钢笔放下,合上笔记本。

    郭江皱着眉,看了眼邱晓梅,又低下了头。

    毛海山吹着水杯上飘着的茶叶末子,状甚悠闲。

    唐逸看着他们的反应,这一瞬,甚至有种错觉,自己能看进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或许是因为,在场地所有人里,谁也想不到自己会是怎样的态度吧?

    “哒”火机响,唐逸慢慢点上烟,吸了一口,笑道:“唉,自己定的规矩,小会议室不许抽烟,自己带头破坏,事情就这么奇怪,有时候,对规则的破坏,总是由规则制定者发起的。”

    孙玉河微笑道:“在场的都是老烟枪,你的规矩在这儿行不通。”

    唐逸认同的点头,看了眼邱晓梅,说:“就好像晓梅部长,用诚信和骗子交流,显然是说不通地。”又笑道:“我就是这么个比方啊,不伦不类地,可没将大家和骗子划等号。”

    齐茂林和毛海山呵呵的笑了两声,别地人,脸色都很严肃。

    孙玉河叹口气:“晓梅部长同汉星公司合作,我是知道的,也是认同的。”

    顾晓梅就感激的看了孙玉河一眼。

    唐逸喝口茶水,说:“孙书记,对同汉星公司的合作,你一直是支持的态度,这我们都知道,但我觉得吧,责任不在你。”

    孙玉河脸色就一变,在场的常委脸色也都很怪异,唐市长却是借书记的话头将火渐渐烧到书记的头上,难道市长准备借这次事件发力,一举将书记打压下去。

    随即都知道,这并不是不可能,半个月前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唐市长的文章可是得到中央领导赏识推崇的,而刚刚在常委会被挫败的市长借机会反弹,其反击很可能是致命的,甚或,有他所在的那个圈子的力量支持,而那个圈子的集体力量,想起来都令人心惊胆战,那是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安东,甚至辽东任何的个人或者集体在那股遮天蔽日的力量全力打击下,都会如泡沫般粉碎。

    孙玉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一瞬间他竟然有些进退失据,茶杯里的水没了,他还在用力吸吮。

    或许是因为,他不知道当唐逸真的准备同自己见个高下时,自己身后的圈子会不会冒着和唐系全面交恶的风险来支持自己,毕竟,唐逸在他背后圈子里的地位,与自己所在圈子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自己的地位,只是一枚有发展前途的棋子,仅此而已。

    孙玉河放下茶杯,很快的截住了唐逸的话头,说:“对汉星公司,我虽然认同与他们的合作,但我也说过,一定要谨慎,要将对方的牌看清楚,当然,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有责任的。”

    说是有责任,话里话外还是在推卸责任,听着他突然间大失水准的发言,会议室里人人表情复杂,人人打着自己的算盘。

    邱晓梅心却一下凉了,她知道,自己在这次争斗中,不可避免的会成为牺牲品,再没有任何人,能维护自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