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元旦-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一章 元旦

第八十一章 元旦2017-11-8 23:45:29Ctrl+D 收藏本站

    宝儿早脱去了外面的红色小皮大衣,里面穿着一件红色蕾丝裙,白色针织毛衣,白色毛裤,小红皮鞋,打扮的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有时候唐逸真想咬她两

    唐逸突然想起来,对宝儿道:“冰箱里有果汁,自己去拿了喝。”

    宝儿笑嘻嘻道:“我会榨汁的,叔叔,你家里有橘子吗?”

    唐逸努努嘴,“去厨房问你老妈。”

    宝儿就从唐逸怀里吱溜滑下,蹦蹦跳跳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就冒出小脑袋叫夏小冰,“姐,来,帮我拿杯子。”

    夏小冰就是夏老大的女儿,比宝儿大一岁,生得很娟秀,只是自从进了屋就缩在大嫂身边,一直不大敢说话。

    夏小冰听到宝儿叫她,还是不敢动弹,大嫂就用力推了她一把,“快去,听宝儿的话!”

    唐逸就笑:“快别,看你家闺女多乖巧,听宝儿的话,那就知道淘气了。”说是这么说,谁都听得出他对宝儿有多喜爱。

    十几分钟后,宝儿端着个大大的盘子从厨房走出来,盘子上,摆着几杯透明玻璃杯盛的果汁,果汁摇晃,看得人提心吊胆,唐逸就笑:“别摔着。”

    大嫂更对跟在宝儿身后的夏小冰一瞪眼睛:“咋不帮你妹妹拿一下,真不懂事!”

    宝儿将盘子放在茶几上。又一杯杯递给大家,唐逸,夏老大。大嫂都有份。

    唐逸笑眯眯道:“好,尝尝我们家宝儿榨地果汁。”拿起泯了一口,赞叹道:“好喝。”眼巴巴看着唐逸的宝儿就雀跃起来,回头,见夏小冰拿着果汁不吱声,就笑嘻嘻道:“姐,很好喝的,你喝啊!”

    夏小冰哦了一声。拿起果汁低头喝了一口,今天白天因为嫉妒宝儿,和宝儿吵架地劲头早就无影无踪。

    唐逸喝了两口,就问宝儿:“作了几杯果汁,给妈妈和奶奶作了吗?”

    宝儿坐到了唐逸身边,将小蕾丝裙拉平,很淑女的坐好,扳着手指头数数:“奶奶不喝果汁的,妈妈也不喝,我榨了五杯。叔叔是一杯最好喝的,大伯大妈是第二好喝的,我和姐姐是第三好喝的。”

    唐逸哑然失笑,这也能分出第一好喝,第二好喝?自不会去追问孩童的心理,就笑道:“宝儿挺能干嘛,能一下榨五杯果汁?”

    宝儿嘻嘻笑道:“我能榨六杯呢,允儿姐姐一杯,小霞姐姐一杯,我和小丽一人两杯。”

    唐逸就是一愕。皱眉问:“在家里,都是你自己动手榨果汁吗?”

    “不是不是,都是我榨!”兰姐耳朵不知道怎么这么长,突然就从厨房探出了头。更狠狠瞪了宝儿一眼。宝儿很无辜的看着妈妈,撅嘴不再说话。唐逸就有些恼,这个兰姐,也太懒了吧,虽说小孩子是应该自己动手做点力所能及地事,但榨果汁需要用电,对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危险的。

    但当着兰姐的大哥大嫂。唐逸也不好说什么。点上烟,抽烟。

    “叔叔。我都是叫小丽榨的,你可别告诉妈妈。”宝儿突然神秘兮兮的凑到唐逸耳边说,小丽,就是小霞的妹妹。

    唐逸失笑,看了眼宝儿,可不是,宝儿现在身边也有许多小尾巴了吧?再怎么不合群,喜欢跟在宝儿身边转悠的小朋友也应该大有人在。

    不过唐逸又想起了朴上尉,就低声问宝儿:“知道允儿姐姐今天去哪过节吗?”

    宝儿点点小脑袋:“她去小丽家的,开始她说啥也不去,后来妈妈和小霞姐姐劝,说是叔叔叫她去,她才答应了。”

    唐逸微微点头,眼睛就向茶几下的手包看去,宝儿吱溜下地,蹲下小身子将包拿出来,回身递给唐逸,说:“叔叔,你想给允儿姐姐打电话是不?”

    唐逸好笑的捏捏宝儿地小鼻子,心说小孩子心思真的很难琢磨,有时候表现的很幼稚,有时候又很有些鬼心思,人小鬼大。

    唐逸本来还在犹豫,既然是宝儿递上了包,就拿出电话打给朴上尉。

    “首长?”朴上尉声音压得极低,但压不住她的惊喜。

    “新年快乐,好好玩几天,我这人多,就先挂了,过几天去看看你。”

    “恩!”想也想得出,朴上尉在那边儿用力点头。

    挂了电话,宝儿又乖巧的帮唐逸将手机收进手包,在茶几底格放好。

    晚餐极为丰富,山珍海味汇聚一桌,兰姐笑眯眯将半斤重的太湖大闸蟹每人分了两只,更卖弄学问,对大嫂道:“螃蟹就吃湖里的最为美味,其次是流水河蟹,最次是海里的螃蟹,尝尝,这是太湖大闸蟹,和咱们小时候从小春河里抓的螃蟹可不是一个味儿。”

    大嫂恭谨的接过,陪笑说:“小时候,可没见过这么大地螃蟹。”对兰姐,她却是愈发恭敬起来。

    唐逸将自己的螃蟹给了宝儿,说:“四只,吃下去变个小胖猪给叔叔看。”

    对唐叔叔的话,宝儿自然认真对待,苦着小脸,愁眉不展的看着面前四只大螃蟹发呆。

    唐逸就笑:“吃半只吧,剩下地拿给小丽吃。”

    兰姐忙说:“唐书记,给她们留了,您吃吧。”别人不要紧,兰姐是猜得出唐逸和朴小姐关系很不一般的,自然要事事想着她,不能屈了她才跟着起筷。

    夏老大好歹算见过点儿世面,一边剥螃蟹壳,一边憨笑着问:“这螃蟹。要几十块钱一只吧?”大嫂也点头附和:“要得,我看要得。”

    兰姐笑道:“一百四五十块呢。”

    夏老大和大嫂都一阵愣神,大嫂刚刚已经风卷残云地啃完一只螃蟹,正回味,听了兰姐的话一阵咋舌,几分钟,自己就吃进肚子一百多块钱?看了眼表现自然,混不当回事儿的兰姐。心里叹口气,这小狐狸精命真好,也是,脸盘好到哪儿都吃香,谁叫公公婆婆给了她一个俊俏模样呢?市长家挑保姆,自然是挑长得漂亮地。

    吃过饭,李婶回房休息,唐逸和夏老大坐在沙发上喝茶闲聊,兰姐又忙从烤箱里端出点心,放茶几上。对夏老大道:“饭后甜点,吃过拿破仑饼,我就送你们去招待所。”

    其实北方不像南方,南方比较讲究的人家,还是保留了自己家做点小点心,甜品的传统,北方这样地人家却是极少了,但龙凤居有烤箱,兰姐就时常做点芙蓉糕,南瓜饼。豆沙酥等甜点,但西方风味地拿破仑饼还是第一次作。

    唐逸就笑:“拿破仑饼,作得好,有一千多层脆皮呢。看看你作的。”

    兰姐忙用小碟帮唐逸夹了一块,黄橙橙地酥皮,散发着醇香,卖相倒是不错,唐逸轻轻咬了一口,就赞许的点头:“外焦里嫩,入口即化,不错。加分。”

    兰姐就美滋滋地笑。那边夏老大和大嫂又哪吃得出好坏,但还是一起夸赞兰姐作得好吃。

    吃完一块饼。几个芒果,夏老大和大嫂就忙起身告辞,唐逸对兰姐道:“送去新华酒店吧,就说是我的客人,你送你大哥大嫂过去,我现在打电话知会他们一声。”

    兰姐忙谢唐书记。

    来的时候一来人多,再一个兰姐不喜欢开车载人,大家都是打车来的,兰姐领大哥一家人出了小区,招手等车。

    夏老大就问:“新华酒店,是不是市中心那挺高的楼?大宾馆,一晚上多少钱?”

    兰姐撇撇嘴:“唐书记的客人,住十一楼的,那住的全是高干领导,你就是有多少钱,也住不上啊!”

    十一楼虽然是市委市政府专用,但招待的可并不全是领导,兰姐吹牛,夏老大和大嫂又哪知道?却是更加惶恐起来。

    大嫂就赔笑道:“小兰,你算熬出头了,看得出,唐市长很信任你,看,因为你还招待我们这些土包子,猜也猜得出,唐市长离不开你,宝儿呢,唐市长像闺女那样宠着,又是春城的户口,以后还能错得了?小兰,你这一辈子可算没白活。”

    兰姐听得心下受用,虽说这些话已经听得多了,但一直瞧不起自己地大嫂说出来,兰姐心里说不出的快意。

    大嫂又说:“小兰,你说我们一家子可咋整,你大哥是个老实人,就起了一点发财的念头,就把这些年的积蓄全赔了进去,要不是有你,还得背一身饥荒,我们两口子怎么过日子也没啥,就是小冰,一直是我和你大哥的心病,妹子,你看,能不能托人找找关系,帮小冰也弄个城市户

    夏老大就皱眉拉了拉大嫂衣袖,说:“别胡说,城市户口是那么好弄的?”

    大嫂不服气的道:“你窝囊就算了,别人不好弄,小兰还能弄不来?”

    兰姐明知道大嫂的小伎俩,心里还是有些得意,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四人身前,兰姐就拉车门,笑道:“先上车,大嫂,小冰的户口我可真没办法解决,不过你放心叫她好好读书,就算上中专技校,出来我也负责给找个好工作行不行?”

    大嫂忙笑:“那还不成,那可真谢谢你了,小冰,还不快谢谢姑姑?”

    兰姐威风的摆摆手,十足另一个黑面神,然后曲身子上车。

    帮小冰找个好工作,兰姐还是很有把握地,也不用麻烦黑面神,和军子或者小娜说一声就成了。

    唐逸听着宝儿唧唧喳喳说话。心里好笑,宝儿大概很久没和自己说话了,存了一年多地嗑。唠起来就没完。

    小话唠!唐逸心里琢磨,嘴上可没敢说,毕竟和宝儿关系刚刚解冻,唐逸可是怕她再不理自己。

    “叔叔,你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我有几个字不认识,你教给我好不好?”

    唐逸愕然看着宝儿,无奈的道:“那是十几天前地报纸,叔叔这找不到啦。”

    宝儿就跳下沙发。说:“宝儿写给你看。”小跑去房间,拿了漂亮的原子笔和白纸出来,虽然书包不在这里,书桌里笔和纸还是有的。

    唐逸一阵挠头,但见宝儿很期待,也只有点头。

    宝儿在白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不时皱起小眉头思索,唐逸就笑:“等明天吧,明天叔叔找那张报纸好不好?”

    宝儿正写不出,又怕叔叔觉得自己不聪明。小心思急得不得了,听唐逸的话,马上嘻嘻笑道:“好,那明天叔叔教我。”

    说着话,门哗啦一响,兰姐从外面进来,唐逸如得大赦,看看墙上挂钟,对宝儿道:“十一点了,快去洗澡睡觉。”

    “恩。”宝儿乖巧点头。就跑去了洗漱间。兰姐却是走过来汇报:“唐书记,我大哥大嫂住十一楼五号房,我和他们说了,不要乱说话。不要和十一楼的客人拌嘴。”

    唐逸恩了一声,对洗漱间努努嘴,兰姐就说:“宝儿自己会洗澡的,她现在,都不喜欢搂我睡觉了,又哪会要我帮她洗澡?”话里倒有些委屈,毕竟子女慢慢长大,父母心里总是会有些微妙的变化。

    唐逸就笑:“也是。在古代。再过几年,都能嫁人了。”

    兰姐进厨房。不一会拎着一白色食品袋出来,透明地食品袋,可以看到里面有些肉块,兰姐犹豫着将食品袋放茶几上,说:“这是小霞托我带给你地,她知道唐书记啥都吃得到,也不稀罕啥,这袋貉子肉是土产,她家亲戚养貉子,这不到了剥皮的月份吗?就给小霞送来了几只,小霞自己炖地肉,放足了辣椒,说送给唐书记尝尝鲜。”

    兰姐看看唐逸脸色,又说:“我,我回去就说您吃了吧,唉,您平时就不爱吃肉,貉子肉,放辣椒再多也有腥味,小霞也是胡闹。”

    唐逸摆摆手,说:“别浪费人家一番心意,我吃个腿吧。”

    兰姐一怔,忙说好,就去厨房拿吃碟和筷子。

    如同兰姐所说,放再多辣椒,貉子肉那股异味还是压不住,但唐逸却津津有味的将肉块啃得干净,兰姐心里叹气,黑面神这人,真的很讲究,却不是专门做门面功夫。

    兰姐又忙去熬了碗银耳汤帮唐逸去嘴里异味,再泡上茶,小心翼翼坐下,问:“唐书记,要不要我帮您按按头?”

    唐逸摆手,慢慢喝着银耳燕窝汤,就问兰姐:“今年貉子皮价钱怎么样?养殖户赚钱了吗?”

    兰姐心里叫苦,她哪关心这个?脸上却挂笑道:“价格不错,都赚钱了,夸政府的政策好呢。”

    唐逸失笑,瞪了兰姐一眼,心知她又是胡乱编排,养殖户再怎么赚钱,人家也是认为他们自己眼光高,和政府何干?

    兰姐媚媚的丹凤眼一转,就笑道:“要说啊,养殖户貉子皮是卖的不错,但貉子肉,可就惨喽,尤其是宽城的养殖户,有人欺行霸市,恶意压低收貉子肉地价格,宽城的老百姓,都一个劲儿抱怨呢。

    兰姐对农民生活自然是不关心的,但最喜欢八卦消息,听小霞亲戚说起今年貉子肉的价格如何被压低,她倒是极为好奇,打听了个底掉。这时自然要在唐逸面前卖弄一下,显得自己也很关心民间疾苦。

    唐逸就微微蹙眉,问:“咋回事?”虽说貉子,貂等养殖户实际就是养的皮,貉子皮,貂皮的价格才是他们最关心的,至于卖了皮以后,貉子肉能卖多少钱,实在无伤大雅,一张貉子皮两三百块,一只貉子的肉也不过十来块钱,再怎么压低,对养殖户的收入根本没啥影响,但问题是地痞流氓的做法不加以遏制地话,影响实在不好,会令老百姓对政府产生信任缺失。

    兰姐就说:“听说是宽城宾馆的老板在收购貉子肉,将整个宽城的貉子肉压低了三四块钱,哼,他倒想得美,宽城养貉子的最多,怎么也有几万只貉子吧?这一下可就赚了十几万几十万。”语气很气愤,但听起来倒好像因为这等美事和兰姐无关而气愤。

    唐逸有些不相信:“他就这么大本事?就能控制整个宽城地貉子肉价?再说了,这么大动静,压榨那么多养殖户,当地政府会不管?”

    兰姐撇嘴道:“他可有办法了,他不直接和养殖户对话的,而是派了许多小流氓在下面转悠,那些收貉子肉的,最后必须卖给他的收肉点,敢卖邻县的肯定就被暴打,他的收肉点价钱压得那么低,二道贩子们也就只好将价钱压得更低,这样才能赚到钱嘛。所以,宽城的貉子肉价格就被压下去了。再说,听说他在宽城挺吃得开的,政府和公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唐逸摇摇头,手腕却是挺高明,既不会令养殖户觉得被欺负,毕竟被直接威胁地是那些二道贩子,貉子肉地价钱又被压了下去。

    宽城宾馆,唐逸隐隐有个印象,本来是国有企业,宽城县委县政府的招待宾馆,但几个月前被举报有小姐,市局直接下去查地,而且真的查出了问题,令宽城班子大为脸上无光,就将宾馆承包了出去,而能拿到承包权的,自然在宽城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儿。

    唐逸看了眼兰姐,问:“你这小道消息不会是假的吧?”

    兰姐信誓旦旦的道:“假不了,小霞的亲戚说,宽城养殖户都心知肚明,但又没法子,再说,貉子肉本来就卖不了几个钱,也就没人愿意为这点小事告状得罪人。”

    唐逸没吱声,拿起茶杯喝水,是,貉子肉值不了几个钱,再怎么压价,养殖户也没什么大损失,就算养几百只貉子的大户,算来算去也不过损失千八百块,但这件事的性质是恶劣的,这算什么?说严重点,有组织有纪律的破坏社会经济秩序,欺压群众,这就是黑社会的性质。

    又是宽城,唐逸就皱起了眉头,安东下辖的二市一县,看来都问题多多啊。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对兰姐道:“明天你开车,陪我下去看看,去宽城看看,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压价法。”

    兰姐一怔,马上兴奋的点头,她最喜欢狐假虎威,和市长下去“微服私访”?说不定又有机会耍威风,兰姐当然求之不得,猛劲儿点头。

    兴奋过去,兰姐又小心翼翼提议:“唐书记,现在宽城貉子肉价格稳定下来了,咱们就算下去,也看不到什么,不如,不如叫我大哥扮收貉子肉的,把价格定高点,走几个村子,我看就能引那帮家伙出来。”

    唐逸笑笑:“不用那么麻烦,咱们又不是去查案,就是下去,和收貉子肉的小贩聊聊,了解一下情况,如果真像你说的,就转督查室和市局去办。”

    兰姐忙唯唯诺诺的说是,听得不是去办案,满心欢喜烟消云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