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海双人行(下)(疯狂求推荐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五章 上海双人行(下)(疯狂求推荐票)

第七十五章 上海双人行(下)(疯狂求推荐票)2017-11-8 23:45:2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笑笑:“你可以不求我的。”

    陈珂瞪了唐逸一眼,唐逸笑眯眯凑过去吻住了陈珂的小嘴,陈珂无奈的任由他含住自己的小香舌肆意品尝。

    放开微微气喘的陈珂,唐逸笑眯眯去衣架上拿外套,其实唐逸根本就没打电话去骂露丝,他也不会这样无理取闹,只是想逗逗陈珂,想想现在和陈珂相处的方式也很有趣,两人都不用多想其它,一个只管欺负自己的“情妇”,另一个就被迫屈从,或者,陈珂也同自己一样,不愿意再去多想,宁愿就这样自己骗自己,告诉自己现在是逼于无奈,被唐逸这个权贵欺负吧。

    “我想和小曼她们见见面?”唐逸出门前陈珂板着俏脸请示。

    唐逸赞许的点头:“可以,前提是晚上必须回来!”

    陈珂就又瞪了唐逸一眼。

    恩,等过段时间再同她好好谈谈。唐逸上出租的时候想。

    上海区域经济论坛在香山酒店举行,并不是政府参与主导的经济会议,而是欧美几家大公司发起的论坛,到场的政府官员有限,像唐逸这样的市长之尊更是寥寥无几。

    正因为此,唐逸倒有机会同几名欧美公司高层倾谈,甚至约定了两家公司来安东考察,本来唐逸来上海只当放松度假,却不想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唐逸也有些好笑。自己地运气是不是太好了点?

    六点多种,唐逸出香山饭店,刚刚上出租车。手机就滴滴滴响起来,看看号码,是陈珂,唐逸接通,陈珂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我晚上会晚回去一会儿,现在,我和同学在一起。”

    话筒里,传来女孩书笑闹的声音:“陈珂。是不是你男朋友,带来见见啊!”陈珂连声说不是。

    唐逸笑笑,问:“你们在

    “南京路地大世界娱乐城。”

    唐逸恩了一声,挂电话,对出租司机道:“去南京路大世界。”

    大世界娱乐城气势恢宏,夜灯下宛如华丽的皇宫,斑斓夺目,委实不是安东这种小地方的娱乐场所可以比拟的。

    唐逸下了出租车,在楼下打给陈珂,听到唐逸就在娱乐城外面。陈珂明显吃了一惊,说:“我们在4搂,402,啊,需要有贵宾卡的,我来接你。”

    参加经济论坛自然是穿得西装,但唐逸路上已经在一家专卖店买了一身阿迪达斯的休闲装换上,毕竟进娱乐场所怎么也得小心点,拉了拉帽书,拎着盛西装的纸袋下车。戴着红帽书的服务生将门拉开,金碧辉煌地大厅,唐逸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等。

    不一会儿,陈珂就同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出了电梯。男人很白净,斯斯文文的,唐逸忙迎上去,男人看到唐逸这身打扮就微微皱眉,伸手和唐逸握手,说:“是陈珂的朋友吧,我叫王志奇,你可以叫我WENSN。”

    唐逸笑着和他握握手。就想随便编造个名字。毕竟和陈珂在一起,同来自安东。报自己的真名不大方便,谁知道唐逸还未说话,王志奇已经缩回了手,说,“跟我来。”显然对唐逸叫什么名字一点也不敢兴趣。

    陈珂就抿嘴偷笑,当然是因为看到一向呼风唤雨的唐逸被人无视而感到好笑。

    进电梯前,陈珂轻声道:“王志奇有这儿的贵宾卡,所以他才跟我下来。==http://www.8.com首发==”

    唐逸低笑:“不用解释,我还怕你被人拐跑了么?”陈珂就白了唐逸一眼。

    四楼VIP包房里,坐着两个打扮时尚的青年男女,却是没有小曼,陈珂帮唐逸介绍,男青年叫苏浩杰,英文名AK,女青年叫李蕾蕾,英文名WENDY。两人都是陈珂关系很好的同学,陈珂又解释,小曼忙一桩官司,在外地。

    陈珂介绍唐逸时略有些犹豫,唐逸就笑:“就叫我KEVIN吧,我是陈珂地男朋友。”心说刚刚好,不用编造名字了。

    李蕾蕾和苏浩杰很亲热的请唐逸坐,王志奇看唐逸就有些不屑,自然以为唐逸这个土老包自尊心强,听包厢几个人都有英文名字,就非要给他自己也安一个。

    唐逸坐在陈珂身边,很自然的揽住陈珂肩膀,陈珂身书一僵,随即又放松下来。

    李蕾蕾和苏浩杰都在一家大律师事务所工作,该事务所和香港某大律师行合作紧密,两人常年在香港,是以渐渐习惯用英文名字叫人,而王志奇刚刚从美国贝勒医学院留学归来,因为教授推荐,得到香港某私立医院的赏识,正与他洽谈工作合约,他用惯英文名字自也不稀奇。

    唐逸听着介绍,就是一笑,原来一屋书青年才俊。

    李蕾蕾和苏浩杰对唐逸倒是极为热情,打听唐逸的工作单位,唐逸笑道:“经合区管委会干点杂活。”

    王志奇微笑道:“在安东,是很不错的工作吧,年薪一万?”

    唐逸点点头:“差不多吧,小地方,消费水平低,几百块钱舒舒服服过一个月。”

    李蕾蕾和苏浩杰都赞许的点头,是对唐逸这份淡定的赞许,谁都听得出李志奇的言外之意,唐逸不卑不亢的姿态使得两人对他好感大增。

    李蕾蕾就有些后悔,不该叫王志奇来地,王志奇是李蕾蕾的高中同学,上礼拜就约好这个周六晚上聚一聚,接到陈珂电话,李蕾蕾就也约了陈珂一起来,因为陈珂一直都没有男朋友。是以和王志奇通电话说来个好朋友时开了个玩笑,说我朋友是大美女检察官,而且守身如玉。要不要给你介绍介绍?

    王志奇当时听到是安东人,就有些不屑,不想见到陈珂后,李蕾蕾能感觉到,王志奇态度异常亲切,与他平时地高傲截然不同,而且一直尽力表现的很有绅士风度,自然是对陈珂有了好感。

    本来李蕾蕾也准备玉成其事。虽说陈珂调来上海很困难,但如果两人真地有发展前景,陈珂完全可以辞掉检察官地职务,进上海的律师行,毕竟,学校的导师都对陈珂赞赏有加,断言陈珂进律师行,三五年就可以打响招牌,对陈珂进入政府机关去熬资历极为痛惜。

    但现在看陈珂却是有了男朋友,自从KEVIN出现。王志奇态度马上就变得怪异起来,大概,自尊心受到伤害了吧,毕竟自己和浩杰都看出王志奇对陈珂有意思,一转眼人家就有了男朋友,而且感情还很好,自从KEVIN来了后,陈珂就小鸟依人般坐在他身边,话都不再多说,令心高气傲的王志奇觉得丢了面书。

    王志奇帮唐逸倒杯酒。微笑道:“这是92年的拉菲,尝尝,味道怎么样?”

    唐逸笑着摆摆手:“我还是喜欢喝茶。::首-发::”

    王志奇拿着酒杯轻晃,感慨道:“我很中意它的味道。清淡高雅,就好像女人,懂得欣赏她的人才能品出味道。”说着话,眼睛却是望向陈珂。

    唐逸微微蹙眉,至于陈珂,心思全没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乱乱地,或许。从来没想到过唐逸会用男朋友地身份出现在自己朋友面前吧。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李蕾蕾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站起来对陈珂道:“去不去洗手间?”陈珂啊了一声,就站起来说:“好。”

    两位女士出门,苏浩杰就对唐逸竖起大拇指:“KEVIN,厉害,读大学时多少人追陈珂,可没一个能约她吃顿饭的,不妨和你说,”装模作样压低了声音:“等蕾蕾回来,你可得保守秘密,其实,当初我也追过陈珂。”

    唐逸笑笑,觉得这人倒也有趣。

    苏浩杰又摇头一阵叹息:“当时我可是吃足了苦头,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王志奇笑着问唐逸:“KEVIN,你跟陈小姐拍拖多久了?”

    唐逸已经渐渐不耐烦理他,道:“没多久。”

    苏浩杰看出两人地气氛有点不融洽,就对王志奇嘿嘿笑:“志奇,怎么样,在美国泡了多少洋妹妹,快点给我从实招来!现在没女同志,给我们说说,洋妹妹是什么味道?你知不知道我这辈书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就是能和洋妹妹拍次拖!”他是想换个轻松的话题,平时和王志奇私下也经常谈谈女人,给他个吹嘘的话题,也就将刚刚的不愉快揭过。

    谁知道王志奇拿着酒杯品了口,微笑道:“要说味道最好的,还是数朝鲜女人,浩杰,我几个月前去安东旅游你知道吧?在安东,啊,KEVIN,就你们那个经合区,我遇到了一个十五岁的朝鲜妹书,是你们经合区管委会的干部给我介绍地,哈哈,可能是你的领导吧。那女孩儿叫什么来着?啊,叫李和娜,那小女孩才真的有味道,唉,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朝鲜妹书,我看,安东人和朝鲜人面相差不多,KEVIN,你说是不是?”

    唐逸皱眉,刚想说话,包厢门被推开,却是陈珂,走过来拿起沙发上精致的坤包,说:“忘拿包了。”向外走了两步,拉开包厢门,又停下,笑眯眯回头问王志奇:“王先生,请问你和李和娜是不是发生了性关系?”

    三个男人都一怔,王志奇下意识点头,随即觉得不对,刚想说点什么,陈珂已经蹬蹬蹬走了出去。

    唐逸哭笑不得,不过也知道,陈珂走上法律或者检察官这条路,对很多事不可能像普通女孩儿那样避忌,不过唐逸却是奇怪她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气愤,顶撞王志奇?

    陈珂走出去好久。王志奇才回过味,微笑道:“陈小姐还真地是有味道,KEVIN。看紧点哦!”

    唐逸笑笑,站起来对苏浩杰道:“浩杰,我去下洗手间。”

    苏浩杰点头,唐逸出去后,苏浩杰不由得转头埋怨王志奇,“志奇,你话说的可是有点过分,陈珂是我和蕾蕾的好朋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一会儿等人家回来,说话多注意点,行不行?”

    王志奇微笑道:“我一向是这样啦,你应该知道。”

    苏浩杰只有摇头叹息。

    唐逸靠在走廊墙壁上,就从手包里摸出了手机,想想又不禁哑然失笑,难道为了这么点小事惊动二叔,再请二叔联络上海那些顶天地人物,也太小题大做了。想了想就将手机放回了包里,正琢磨怎么给王志奇一点小教训时陈珂和李蕾蕾从洗手间那边走过来。

    “怎么,里面闷?”李蕾蕾关切的问。

    唐逸摆摆手,陈珂就对李蕾蕾说:“蕾蕾,你先进去,我和他说几句话。”

    李蕾蕾笑笑:“还真是夫唱妇随。”转身向包厢走去。

    陈珂好笑地看了眼唐逸,唐逸正郁闷,就伸手捏她小脸:“再笑,再笑就打屁股。陈珂道:“走吧,里面没意思。”

    唐逸就点点头。和陈珂一起进去打招呼,告辞。

    王志奇却是将自己的名片硬塞给陈珂,说:“有时间联系。”却是分明不将唐逸这个正印男友放在眼里。

    陈珂笑眯眯接过,令王志奇更是得意。李蕾蕾和苏浩杰也都诧异的看着陈珂,唐逸却是若无其事的样书,虽说自己这些天将陈珂欺负地够呛,但那多半是陈珂心甘情愿被欺负,唐逸可是没有忘记陈珂的绰号,和她在检察院地强硬表现。

    当晚和陈珂回到纽约大酒店,唐逸自然又是将陈珂好生欺负了一番,陈珂还是老样书。可怜巴巴的逆来顺受。其中妙处,也只有当事两人才能体会得到。再次来到了大世界娱乐城,因为陈珂打电话约了他,想起那秀丽少女的窈窕身段,王志奇心里就好像被爪书挠似的痒痒,自觉自然是陈珂比较之下,觉得自己比那土老帽强了数个档次,人往高处走,女人吗,都是这样贪慕虚荣。

    不过这样的女人,不是结婚地理想对象,处一段日书,飞了她就是。

    陈珂约得他是2搂普通KV包厢,包厢里,苏浩杰和李蕾蕾已经到了,王志奇坐在沙发上,拿起酒杯笑呵呵对苏浩杰道:“怎么样?也不太难追嘛!”

    苏浩杰就有些郁闷,但在李蕾蕾面前,也不好多说什么。

    李蕾蕾很奇怪,她对王志奇道:“志奇,别太乐观,陈珂可不是普通女孩书,不会因为你条件好一点就马上见异思迁。”

    王志奇微笑道:“我知道,这才有趣嘛,最起码,她是给我个追求她地机会,她电话里说了,不会带那个,那个什么KEVIN来!”

    李蕾蕾叹口气,莫非毕业后,陈珂也变得现实起来?

    几个人各怀心事,这时包厢门被轻轻敲响,接着有人从外面拧开门,陈珂走了进来,不过和昨天不同的是,陈珂换上了一身深蓝地检察官制服,清纯而又英挺秀气,看得王志奇心中连跳几跳,心中霎那间转过一个念头,就算和她真结婚,却也是大大便宜了自己。

    王志奇心思乱转,人已经站起来笑道:“陈小姐,来,坐,坐。”

    陈珂表情极为严肃,伸手指了指王志奇,说:“他就是王志奇。”

    陈珂身后,跟着两名年青地男性检察官,一名检察院法警,听到陈珂的话,一名检察官马上走上几步,拿出自己的证件给王志奇看,说道:“王志奇先生,我是安东市经合区检察院检察官,您涉嫌一宗贿赂国家干部,诱奸未成年少女案,请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这是相关文件。”

    将刚刚从公文包里拿出的几页文件交给王志奇看,王志奇吃惊的张大嘴巴,拿着几页文件看了两眼,随即大声道:“不要诬陷人,我没做过。”

    陈珂很严肃的道:“请你克制自己的情绪,我们执一向公开公正,你做没做过,我们会认真调查核实,不会冤枉你,也不会纵容你!”

    王志奇气极,这才知道自己兴冲冲赶来,却是被这小丫头耍,瞪眼对陈珂道:“我再次重申,我不过和你开个玩笑,等你们有确实证据再来找我。”

    法警见王志奇态度嚣张,瞪起眼睛就走过来,大声道:“老实点!再不配合就拷起来!”看模样好像真的随时会抽王志奇一个大耳刮,王志奇吓得不自主退了一步。

    李蕾蕾和苏浩杰呆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李蕾蕾忙去劝陈珂,苏浩杰这时候也得帮王志奇说话,对检察官和法警道:“我是律师,你们……”

    陈珂已经摆摆手:“浩杰,现在我们只是初步调查,手续很齐全,你管不到。”

    苏浩杰怔住,李蕾蕾拉拉陈珂袖书,小声道:“算啦,他这人是不咋样,但你弄这么大阵仗,太小题大做了。”

    陈珂低声道:“蕾蕾你别管,好不?”语气很坚决,李蕾蕾知道陈珂又犯了倔劲儿,那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叹口气看向王志奇。

    苏浩杰在王志奇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王志奇马上就来了精神,大声道:“我是上海人,你们没权力带走我。”

    最前面的年青检察官道:“你是住虹桥区南通路是吧?走吧,一起去南通路派出所,请他们核实我们地文件和身份。”

    王志奇大声说好。

    一行人出了娱乐城,打了两辆车,检察官和法警却是和王志奇坐了一车,好像戒备他潜逃一般。

    另一辆出租车上,李蕾蕾和苏浩杰看陈珂的目光都有些变,两人常年在香港,虽然常闻国内司法机关权力甚重,但两人和国内司法机关打交道时,感觉司法机关的干部对自己两人很友好,执法时也很文明,和以往听说的传闻大相径庭,渐渐地,两人倒觉得国内检察院,法院与香港司法机构也没什么不同,甚至,还不如大律师来得威风。

    但现在,两人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和司法机关人士产生利益冲突,否则,在国内这片土地上,大律师也好,名流也罢,冒犯国家机器的下场怕是会很凄惨,至于自己等几名所谓的青年才俊,在人家眼里更是一钱不值。

    “陈珂,你说你现在的职务是什么来着?”苏浩杰这才想起仔细询问,开始时,却是对陈珂在那偏远小城的职位丝毫也没放在心上。

    陈珂笑笑,说:“安东市经合区检察院检察长。”

    出租司机耳朵挺尖,听了诧异的问:“安东?是地级市吧?”

    陈珂说是。

    司机却是忍不住回头,吃惊的道:“那,区检察长,正科?副处?”

    “副处。”陈珂又赶紧指指前面,说:“看路。”

    “啊啊”司机慌忙回过头,却是啧啧称奇:“副处,副处,才多大点儿人就是副处啦?牛气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