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临河角力(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一章 临河角力(上)

第七十一章 临河角力(上)2017-11-8 23:45:18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以安东的资源,交通状况,发展程度,他不相信长河实业会无端端将未来几年的发展项目之第一站投在安东,而且是主动来投资,毕竟搞太阳能,还是应该将生产基地建在距离晶硅以及太阳能电池等材料产地附近为好。

    望着林正洋,唐逸笑道:“林先生对安东很有信心?”

    林正洋微笑:“民航总局都对安东充满信心,何况我这个老头子呢?”

    唐逸轻轻点头,举杯:“那我代表安东人民谢谢林先生的厚爱。”林正洋倒是直来直去,唐逸也听到风声,民航总局准备开通安东至汉城航班,倒是想不到林正洋消息灵通,想来,他也知道安东开通国际航班的意义,而且,他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吧,对安东的发展,他也就有着一定的信心,赢了是满盘红,就算输掉也不会太惨,最起码结识了自己。商人,有时候也不过是赌博而已。

    “唐市长,听闻朝鲜新义州准备设经济特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哈哈,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交浅言深?”

    唐逸挥挥手,笑道:“这个消息我也听说过,但今年是不可能啦。”

    林正洋眼睛一亮,随即笑道:“谢谢唐市长坦诚相告。”

    唐逸心里苦笑,自己也是能蒙就蒙吧,毕竟如果坦白和林正洋说这两年怕是没什么大希望,消息慢慢传出去,自己以后招商引资怕是会遇到阻滞。

    自己大咧咧说句今年不可能,林正洋必然以为自己这个红色子弟有绝对可靠的内幕消息,听话音却是明后年大有希望。

    就算林正洋想保守这个秘密,但消息还是会慢慢传出去,自己多套点投资再说。

    不过唐逸随即也明白了林正洋深远的目光,原来,他却是盯上了朝鲜的市场,朝鲜资源贫乏。电力尤其严重紧张。朝鲜高层提倡无污染电力也是无奈之举,而太阳能发电系统显然会得到朝鲜方面的青睐,尤其是新义州经济特区建起来后,确实是个不小的市场,前提是有人肯帮他打通关系。

    香港商人,胃口不小啊!

    唐逸笑着看了林正洋一眼,又慢慢拿起了酒杯。

    郭士达看着面前的女人,默默抽着烟,皱眉不语。

    这里是临河市委招待所六楼郭士达的房间。刚刚在招待所院门前,这个女人拦了他的车,第一个动作就是跪了下来。

    郭士达注意到,自己让她上车后,招待所门卫马上拿起了电话。郭士达知道自己在一张大网中。但从来没想过,这张网的触角,无处不在。

    女人大约三十来岁,长得挺标致。该凸凸,该翘翘,蓝白花地裙子,朴素中带有些乡土气息,自报姓名叫刘小英,黄口镇将军坨人。

    她一直在抹泪,郭士达看了看一旁地秘书小郑,小郑会意。劝道:“大姐。别光哭,到底咋回事。给郭书记说说。”

    小英嫂红着眼睛问郭士达:“郭书记,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关掉小锰矿,我,我求求您啦!”又从沙发上站起,作势要跪下,小郑忙搀住她,大声说:“你再这样,郭书记可不管啦!”

    郭士达知道,自己最近治理小锰矿的措施得罪了许多人,在安东,小锰矿主要集中在临河,临河的小锰矿又以黄口镇最多,可以说是村村开矿,几乎是黄口镇的人,就会与小锰矿扯上关系,不是矿主,那多半就是矿

    因为小锰矿的经济收益,黄口镇的经济指标远远超越其他乡镇,镇书记刘平是副处级干部,并且是临河市市委常委。

    这些日子自己强令关闭黑矿,除了有省地矿厅或者安东市地矿局采矿许可证的锰矿,其余小锰矿一律停业整顿,此举不但得罪了矿主,一些不明真相的矿工,也在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聚众上访,至于各式各样地告状信更是满天飞,自己可是捅了一个大大的马蜂窝。

    只希望,唐市长能顶得住压力想起那年青的市长,郭士达心里的阴霾却是淡了一些,唐市长脸上总是充满自信的笑容,郭士达也深信,他会给自己足够地支持和时间,使得自己能从逆境中突围。

    面前地女人,郭士达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和那些聚众上访者不同,这是一个饱经风霜,有故事的女人,正因为此,郭士达才会将她带来房间私下谈话,或许,能从她身上有些发现。

    郭士达慢慢吸着烟开了声:“小锰矿是必须要进行整顿的,镇政府的批文,本身就是违法行为。”

    小英嫂诧异地抬起头:“政府,政府也会违法?”

    郭士达点点头,说:“政府不会违法,但代表政府的某些干部会做出一些违法的事。”

    小英嫂的眼睛一亮,低头,似乎在寻思什么。

    “叮叮”门被敲响,小郑去开了门,外面是一名漂亮的女服务员,向屋里望了望,随即对小郑道:“郑秘书,楼下有人找。”

    小郑回头看向郭士达,郭士达刚想叫他去,心中突然一动,道:“小郑,谁找你,叫他上来,如果可以等,就等和刘小英同志谈过后你再下去,你要做记录的,不是吗?”

    小郑就和服务员说了两句,轻轻关上门。

    郭士达掐灭烟蒂,道:“小英嫂,其实你也不用怕,只要审查合格,市地矿局就会核发采矿许可证,以后你的锰矿,就会受到法律的保护。这对你们小矿主来说,是好事,当然,安全不达标地矿我们会坚决取缔!”

    小英嫂终于抬起头,眼圈红红地,但止了哭声,犹豫着问:“郭书记。临河是不是要变天?”

    郭士达笑道:“怎么能这么说呢?临河。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一直是咱们劳动人民的天下嘛!”

    小英嫂凄然地笑了一下,说:“郭书记,外面都传,你是新市长的人,新市长很厉害是不是,他派你来,是整李书记的是不是?”

    李书记?郭士达随即就明白说的是原临河书记。现安东政协副主席李汉伟,笑笑道:“我们都是党地干部,说不上谁是谁地人,更用不上整字,但不管是谁犯了错误。我们一定会纠

    小英嫂摇摇头。“我就恨,你们为什么不早来。”垂头,泪水又慢慢淌下。

    小郑有些不耐烦,但看郭士达又点上了一颗烟。只好闷声拿着本子随便划着。

    “两年前,我丈夫就是死在了矿井里,我,我拿到了五千块钱的赔偿,五千块啊,一条人命,就值五千块?我去镇上告状,镇上说。已经对小锰矿罚了款。一万块的罚款,死一个人。就罚款一万。”

    小英嫂沉浸在当年的悲伤中,翻来覆去的嘟囔。

    郭士达也不急,只是默默听着,等了一会儿,问:“这是黄口镇的普遍现象吗?死一名矿工,对小猛矿罚款一万,矿工的抚恤金五千?”

    小英嫂默默点头,那边小郑刷刷的记录着。

    郭士达又问:“那按道理来说,对于我们整治小锰矿,你应该持支持态度,为什么又拦我的车反对?”

    小英嫂沉默了一会儿:“因为,因为我刚刚东借西借凑了几万块,准备,准备和人合伙竖一口矿井,钱都交给他了,现在小锰矿搞不成,我和他去拿钱退股,他说钱已经买设备了,要不就叫我等,要不就一分钱也没有。”

    郭士达冷哼一声:“明明知道小锰矿害人,为了钱还是要去作是不是?”

    小英嫂泪水再次淌下,抽噎着道:“是,我知道我不好,但,但我要供孩子上学,赡养老人,我,我也没办法呀,你知不知道,为了开小锰矿,为了拿到镇上地许可证,我,我都做什么了吗?我,我陪刘平睡了一个月,一个月!”她越说越激动,最后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郭士达想说什么,突然喉咙有些干,眼前浮现出刘平的影子,那个矮矮胖胖的老头。

    房间沉寂了好久,郭士达缓声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调查刘平,你会不会作证?你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小英嫂摇摇头,说:“有什么用?只要李书记在,刘平就不会有事。”

    站起来,失魂落魄地向外走,郭士达想拦她,终于叹口气,坐了下来。

    小郑去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说是刚刚找他地人不在了。

    郭士达点点头,又点了一颗烟,站在窗口,看着小英嫂孤零零的背影,心里,有些堵。

    院门处,突然走过来三两个男人,看他们的方向,是朝着小英嫂来的,郭士达一怔,马上回头低喊:“快,下去看看小英嫂。”

    小郑腾一下跳起来,拉开门跑了出去,郭士达随即也急步跟出来,听脚步声,小郑正跑着下楼。

    郭士达下到一楼,出了招待所地玻璃门,就见院里,小郑正与一名男人说着什么,另外两名男人抓着小英嫂,小英嫂拼命挣扎。

    郭士达松了口气,大步走过去,大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和小郑说话的男人见到郭士达,有些慌乱,叫了声郭书记,又有些瑟缩的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接到报案,有上访人员骚扰郭书记,我们带回去问问。”

    郭士达蹙眉道:“谁叫你们来的?谁说我被人骚扰了?”“啊,那是误会,是误会。”男人就使个眼色,另外两人放开小英嫂,几个人就慌里慌张向外走,郭士达想喊他们,又忍住,看着他们出了招待所,上了一辆绿色吉普,开车离去。

    小英嫂脸色有些白,惶恐的说:“他们想杀我灭口是不是,是不是?”

    郭士达心说没那么严重,却对小郑使个眼色,自己走开几步,免得小郑吓唬她被自己听到,拿起手机,刚刚准备拨唐市长的电话,手机却突兀地响起来,郭士达接通,电话里传来一个爽朗地声音,是刘平,黄口镇镇委书记。

    “郭书记,事情有点糟啊!那些被勒令关掉的锰矿又都点火了,您看……”

    郭士达怒火腾地上来:“谁叫他们点火地,政府的封条是摆设吗?”

    “郭书记,别生气,众怒难犯啊,现在矿区聚满了人,我看,还是说服教育为主,我再去劝劝,去劝劝。”

    郭士达压抑着火气,但有些问题,他必须给刘平讲清楚,讲透,“老刘,治理黑矿,市委是下了大决心的,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这个决心不会动摇,你明白吗?”

    刘平恩恩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郭士达拨通临河公安局程玉成的电话,命令程玉成,马上带队伍去黄口,教育疏散群众,严令不许暴力执法。程局长为难的道:“书记,激起民变怎么办?”

    郭士达道:“我马上就去黄口,你们十分钟后出发。”

    回头对小郑招招手,小郑跑过来,郭士达努努嘴:“她怎么样了?”

    小郑说:“差不多了,应该会听书记的。”

    郭士达点点头,道:“你带她去安东,找家大宾馆安顿下来,还有,跟她说,只要她合作,那几万块钱政府一定帮她讨回来。”

    明天周六,应该会晚点更新,写个大章,明早就不另行通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