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逃北者-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九章 逃北者

第六十九章 逃北者2017-11-8 23:45:15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慢慢喝着茶水,听着齐茂林和郭江的唇枪舌剑,是关于临河市新组织部长的人选,周克岩当选为临河市市长后,原组织部长高顺提为党群书记,同时兼任组织部长,而郭士达的提议就是临河市增设一名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唐逸从侧面打探过李汉伟这个人,李汉伟是孙老书记提起来的,但听说后来和孙老书记的关系并不太好,从孙玉河准备提拔孙森林,而不是李汉伟推荐的周克岩就可以看出,本来,孙玉河是将周克岩排除在他体系外的。

    但郭士达的提议却遭到了郭江,钱一鸣的激烈反对,孙玉河不会肤浅到采取你赞成的我就反对这种策略,是以对书记那边的强烈反对唐逸有些想不通,毕竟,李汉伟在临河龙踞虎盘经年,孙玉河是不会贸贸然替他收摊子的。

    郭士达拟提名临河市副市长韩文忠为组织部部长,他没私下和唐逸交流,令唐逸略微有些不满,因为对唐逸和孙玉河来说,每一次较量,都是团队的较量,***的较量,在唐逸不了解郭士达对韩文忠有多大信心以前,唐逸很难尽全力来支持他。

    当然,或许郭士达是为了在唐逸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想过早的事事麻烦唐逸,这点,唐逸也很清楚。

    唐逸品着茶,瞟了孙玉河一眼,孙玉河白净的面容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用笔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齐茂林可能被郭江激的有点上火,说话也就不再客气,“从党的组织生活更加健康民主的角度来说,组织部长和分管副书记是不应该由一个人兼任的。尤其是新班子磨合期间,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我们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一鸣部长。这些,都是咱们讨论过的吧?”

    钱一鸣不得不点了点头,他这个组织部长本就是古忻明从齐茂林名下抢来地。当初,省委考察自己时自己就用过齐茂林现在的说辞。

    齐茂林就点起了一颗烟,对郭江的质疑却是不大理会,明显对这个省委空降地干部不怎么瞧得起,令郭江脸色阵红阵白,或许。这种无视是对他最大的打击吧,从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的他也最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唐逸低头品茶,这个齐胖子,关键时刻倒也顶得住。

    孙玉河放下了钢笔,唐逸知道他要发言了,果然,孙玉河开了声,语调很平和:“同志们讲的都有道理。我看这样吧。关于临河市设不设组织部长,我认为应该设,至于人选方面,我提议审慎对待,一鸣同志,你们组织部研究一下合适的人选,当然。士达书记提名的人选作第一位考虑。”

    钱一鸣点头。

    齐茂林张了张嘴。又闭上,毕竟要他直接质疑孙玉河地决定。心里怎么都有点虚,或许,这就是一把手的位子带给干部的压迫感吧。

    唐逸喝着茶,没有吱声。

    碰头会散会时已经七点多了,唐逸刚刚坐进奥迪,齐茂林就打来了电话,说是女儿从美国回来,晚上想请唐逸吃饭。

    唐逸笑道:“免了吧,亚男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们一家好好聚聚,我就不去惹人厌了。”

    齐茂林说:“亚男说一定要谢谢唐叔叔。”

    唐逸开始一怔,随即哑然失笑,自己,已经是花季少女眼里的叔叔辈了,微笑道:“不去了。还有,茂林书记,路很长,不要太急。”

    齐茂林笑了两声:“知道。”

    奥迪拐进滨江路,宽阔的大道向远方伸展,唐逸心胸立时一畅,环顾路旁,到处是拔地而起的建筑场面,唐逸点上颗烟,慢慢靠在了座椅上。

    单音调的音乐响起,唐逸拿出手机,看看来电显示,陈达和的电话,接通。

    “市长,你要找地朝鲜人找到了,住在迎宾楼宾馆,203,文化路派出所旁边地小宾馆,怎么样,要不要先控制起来?”

    “不用。”唐逸想了想,说:“老陈,最近谨慎点,尤其是对顾书记,一定要尊重陈达和哈哈一笑:“我跟老顾喝酒呢,你要不要来?”

    唐逸无奈的叹口气,挂了电话。

    “军子,去安大。“唐逸拿起电话拨了兰姐的号儿,他去找过一次上晚自习的朴上尉,但在哪间教室又忘了,只有再问问兰姐。

    同兰姐打探明白,唐逸挂了电话,想了想对军子道:“找家手机商店。”

    其时手机商家并不多,幸好电信三产的售货大厅尚未结束营业,军子进去买了部手机,办了卡,十几分钟办妥,出来上车,将纸袋递给了唐逸。

    “哥,你去看朝鲜人,要不要我跟去?”军子知道唐逸在找一名朝鲜男人,对唐逸的安全有些不放心。

    唐逸摆摆手:“太显眼。”

    军子忙说:“我找辆面包。”

    唐逸琢磨了一下,还真的不知道允儿朋友地弟弟是什么秉性,确实是谨慎点好,就道:“那这样,我会同朋友过去,你在宾馆楼下等,就那家文化路派出所旁边地迎宾楼宾馆。”

    军子点点头,迎宾楼在哪不知道,但文化路派出所倒是有印象。

    唐逸进教室后门时自然是一副学生装束,同样一眼就看到了最后排的朴上尉,洁白地竖领衬衫,浅蓝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简约大方而又清纯活拨,唐逸笑笑,这身打扮挺适合朴上尉的,ANMANI比较低调的款式搭配,看起来很朴素,内敛而不张扬。别说朴上尉不会知道这款搭配要用去上千元,在安东。大概除了兰姐那个有小资情节的群体,不看商标,也没多少人认识92年进入大陆。除了京城,北方没有任何专卖店的时装品牌款式。

    现在安东畅销地牌子是班尼路,佐丹奴。派等等中档休闲品牌,ANMANI这种比较大的女装牌子大多只闻其名,不见其实。

    唐逸坐到朴上尉身边,这次允儿同志倒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见唐逸打量自己,就腼腆的低下头。说:“是,是兰姐要我穿地,她,她说首长喜欢,我,我第一次穿牛仔裤,是不是很难看?”

    唐逸笑笑:“挺漂亮的。”

    朴上尉欢喜的一笑,秀美地脸蛋洋溢着神采。

    唐逸指了指后门。做了个手势。朴上尉就开始收拾书本,跟在唐逸身后溜出教室。

    下了楼,唐逸就将装着手机盒的纸袋交给朴上尉,说:“找你挺不方便的,这是移动电话,一直说给你买的,喏。看看喜欢不?”

    朴上尉接过纸袋。说:“首长送的我都喜欢。”

    唐逸笑笑:“不会用就找兰姐学学,啊。不过不要和她唠闲话。”

    朴上尉抿嘴一笑,点点头,首长每次都不忘叮嘱自己不要和兰姐多接触,不要和她多说话,兰姐真的很不好吗?

    “贞淑地弟弟找到了,你不是认识他吗?一起去见见他,省得他四处乱跑,过几天又找不到,等稳定了就和贞淑联系,安排他们姐弟见面。”

    朴上尉温顺点头,又期待的道:“首长,我载你好不好?”

    唐逸略一琢磨,这里距离文化路不远,就微微点头。朴上尉欢快的跑向车棚,看得唐逸连连摇头。馆,一楼吧台的老板娘听到唐逸和朴上尉是来找人,热情马上消退了几分,做个手势示意随便,就不再理他俩。

    唐逸和朴上尉上到二楼,走廊里还算整洁,但因为天气炎热,又没有空调,宾馆房间的门大多洞开,光着膀子的男人进进出出,看到朴上尉,就有不太老实的不错眼珠地盯着猛看,更有房间里传来口哨声。

    朴上尉哪经历过这个,脸通红,伸手抓住了唐逸地手,唐逸用力握了握她的小手:“别怕。”

    203的房间门也敞开着,四人床位,窗边有一张木桌,两个穿戴还算整齐的年青男子正说话,说得是朝鲜语,朴上尉对着左边的青年叫了声:“玄成!”

    青年回头,唐逸看得分明,棱角分明的脸,瘦弱的身子,给人一种弱不禁风地感觉,很出乎唐逸意外,还以为会是一名野性难驯地小豹子呢。

    看到朴上尉,朝鲜青年站起来,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嘴里说了几句什么,唐逸却是听不懂。不过看起来朝鲜青年对朴上尉是不大恭敬地,可以想象的到,毕竟朝鲜国内女性地位不高,朴上尉又比这青年年幼,他自然不会对朴上尉有啥尊敬的情结。

    朴上尉和青年用朝鲜语交流了一会儿,侧头对唐逸轻声道:“玄成说,和他在一起的是安东的朝鲜族兄弟,姓李,对他很好,假身份证也是李大哥帮着办的。”

    姓李的大哥只是扫了一眼唐逸,就上下打量着朴上尉,目光很不客气,不用猜唐逸也知道,他肯定以为自己和朴上尉也是偷渡过来的逃北者,而拥有中国国籍的朝鲜族,对逃北者有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大概,与新加坡,台湾,香港等一些华人对大陆人同样的心态吧。

    朴上尉也注意到了李大哥的眼神,身子微微向唐逸身边靠了靠,唐逸蹙眉,对李大哥道:“你出去,我们有点事说。”

    李大哥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中国话说得很不错,以假乱真,乍一听,我都听不出你是北边来的。”这次他说的是汉语。

    李大哥又说:“好吧,咱们就用中国话交流,免得被人听到起疑心,玄成,去把门关上。”

    李玄成很听他的话,忙跑过去关门。

    李大哥又亲热的对唐逸道:“别怕。咱们是同胞,是自己人,我不会出卖你们的。”显然误会了唐逸叫他出去的用意。

    李大哥又转头问朴上尉:“找到工作了没?”语气十分亲热。看着朴上尉,又皱眉道:“你不会是在酒吧里作活吧?听大哥地,咱不能没骨气。辞了那份工,大哥帮你找正经工作!”

    李玄成也帮腔:“是啊,我在……李大哥工厂,一天能赚几块人民币,这里的租金太贵,李大哥给我安排……宿舍。明天搬过去。你听……李大哥。”他的汉语不怎么流利,怪声怪调地,唐逸勉强能听得懂。

    李大哥又看了眼唐逸,目光里有些轻蔑:“你,这是你女朋友?你叫她作三陪养你?没出息的家伙!”

    在李大哥眼里,作为偷渡过来的北逃者,朴上尉和唐逸穿得太光鲜,除了作酒吧女。也没有其它解释。

    朴上尉不大明白三陪地含义。但看得出李大哥对首长态度不友善,就很生气,对李玄成说:“我有话同你讲,叫他出去。”

    李大哥皱眉,站起来说:“你叫我出去的,可别后悔!”

    李玄成听得懂李大哥话里威胁的意味,忙回头急促的同朴上尉说话。一着急。自然说的是母语,唐逸就笑问朴上尉:“是要你赔礼道歉吧?他担心姓李的报公安?”

    朴上尉点头。

    李大哥冷哼一声:“不要穿上几件中国衣裳就以为自己是中国人。想治你们,简单着呢,都给我老实点知道不?”

    唐逸笑道:“别生气,我和允儿出去商量点事。”

    虽然觉得唐逸语气很不尊重,李大哥还是哼了一声,摆了摆手,心说看你小子这身刺我咋给你拔光。

    拉着朴上尉出了房间,来到走廊尽头地窗口,唐逸促狭的一笑,问她:“想不想看李大哥出

    朴上尉本想摇头,但又不想扫首长的兴,就点了点头。

    唐逸就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拨给军子,问他文化路派出所认得人不?军子说:“和他们所长一起吃过饭。”唐逸就如此这般吩咐了几句,挂了电话。

    叼上颗烟,本想和朴上尉在外面看热闹,但烟抽到半截,203门一开,李大哥探出头向外看,唐逸无奈,只好拉着朴上尉走过去,走没几步,却见二楼楼梯口,快步上来几名穿公安服的人,看起来一名是干警,另外两人是联防员,唐逸一拉朴上尉的手,两人停下脚步。

    李大哥正对唐逸和朴上尉招手,几名公安已经数着房间号来到他面前,干警一伸手:“身份证!”

    李大哥一怔,说:“我没带。”

    “叫什么名字?”干警一脸严厉。

    “李铁直。”李大哥下意识回答。

    “就是你了!带走!”干警挥挥手,两名联防员马上扑过去扭住他按在墙上。干警大声说:“现在怀疑你是朝鲜偷渡人员,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李大哥叫起了撞天屈,更看到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的李玄成,就伸手指着李玄成:“他才是偷渡的。”更挣扎着又指另一边的唐逸和朴上尉:“他们也是!你,你抓我干嘛?”

    干警一皱眉,一名联防员已经一大耳瓜子抽在李大哥脸上,骂道:“别他么胡说!”李大哥脸上马上起了五条红指印,大声呼痛。

    干警挥挥手,联防员就扭着李大哥下楼,所长自然不会和他说是市长司机想收拾人,只说是一名叫李铁直地很可能是窝藏北逃者地人口贩子,并要他除了李铁直,今晚不要再动宾馆里的其他人。

    李玄成看着公安离去,一脸吃惊,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逸拉着朴上尉进房,李玄成想了想,跟进来,急急和朴上尉说话。

    朴上尉翻译:“玄成说,李大哥会出卖咱们,公安会再来的,要咱们跟他一起逃走。”

    唐逸从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个号码,是军子的电话号码,交给李玄成,对朴上尉道:“叫他和这个人联系,就说这个人能帮他找工作,还可以安排他见亲人。”

    朴上尉按唐逸说的翻译,李玄成拿着纸看,一脸的将信将疑。

    唐逸又从包里摸出两张百元钞票,和自己抽剩的半盒中华一并塞到李玄成手里,说:“信不信,由你!”几个字地话,李玄成应该听得懂。

    拉着朴上尉下楼前,打电话给军子,叫他走人。毕竟老看到自己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军子心里铁定不是滋味。

    安东汉城酒店酒吧休闲厅内,橘黄灯光朦胧,镂花地玻璃板分隔出一个个精巧的阁间。

    进口功能性沙发上,刘飞半躺半坐,姿势极为舒服,嘴里念叨:“老美地沙发,恩,舒服。”

    茶几另一旁,唐逸慢慢晃动果汁,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喂,每次看到你都这德行,我说你累不累?”刘飞举着高脚酒杯,眯眼看去,橘黄夜灯下,鲜红的液体多了丝柔和的美感。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刘飞叹口气:“最近我家那老头子又不甘寂寞了,不知道咋想的,早早退下来不好吗?”

    唐逸笑道:“咋啦?”

    刘飞斜了唐逸一眼:“看看,看看,就爱打听这些八卦是吧?”不过还是满足了唐逸的好奇心:“老头子最近活动呢,准备退下来进中顾委,实在进不去的话就去政协。”

    唐逸微微点头,本来应该9年就取消的中顾委制度到现在仍然存在,或许是因为91年自己引发的大辩论搅乱了历史的进程吧。

    刘书记大概是对张省长,赵部长这些新贵产生了不满?不再甘心就这样退下去,进了中顾委,则刘书记在辽东的影响力还会或多或少的存在下去,不会他一退,***就顷刻瓦解。

    对刘书记这种级别干部的政治生命唐逸是没有半点影响力的,刘飞自然也清楚的很,能和唐逸说,自然不是想请唐逸帮忙。

    唐逸就笑道:“最近你家老头子对你不错吧?”以前的话,刘书记是绝对不会同刘飞谈论这方面问题的。

    刘飞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刘家二公子改邪归正,当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本少爷现在就是老头子的掌上明珠!”

    唐逸无奈的摇头,狗嘴里,是不会吐出象牙的。

    “喂,听说你最近和田卫兵不大对?不会真的想动他吧?”刘飞笑呵呵问。

    唐逸倏然一惊,自己,可是半点也没表露出来,动田卫兵,好像是很遥远的一件事,只是和田家,从心理上来说,已经彻底决裂。

    刘飞嘿嘿笑道:“是老陈被我灌多了,说是你小子将万宝超市分红给田卫兵的账要去看?你不是想动他,你想干嘛?”

    唐逸笑笑:“随便看看的。”

    “你小子别不承认,你知不知道,我为啥经常灌老陈,就是想套点你的消息,娘的,老陈对你的事一问三不知,本来老子都绝望了,没得浪费我的好酒,嘿嘿。”刘飞舔着脸笑,一脸的得意。

    唐逸点点头:“你知道田卫兵在里面有干股。”

    刘飞大咧咧道:“田卫兵也应该知道我在里面有股份吧,很多事,大家心照不宣呗。”又道:“不过我就奇怪了,你看那帐有啥用?屁用没有!”

    唐逸晃动果汁,默不作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