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红色小将回娘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六章 红色小将回娘家

第六十六章 红色小将回娘家2017-11-8 23:45:12Ctrl+D 收藏本站

    窗外柳丝如绦,微风吹过,泛起一片绿意。

    唐逸推开窗户,一团暖意扑面而来,打在脸上,舒适异常。

    看着办公楼下忙碌的工作人员出了会神,唐逸拿起手机,拨通了兰姐的电话,兰姐听到唐逸的声音语调很明显的起了变化,满心的小心翼翼。

    唐逸问起朴上尉晚上在哪个食堂吃饭,兰姐以为唐逸晚饭没着落,忙说:“我去帮您煮饭吧。”

    唐逸笑道:“不是,我是有事和允儿谈谈。”

    兰姐啊了一声,说:“她大多在第四食堂吃的。”

    唐逸恩了一声,挂了电话,琢磨着下午倒是要早走半小时,朴上尉作息很有规律,每天都准点吃饭,自己可别去的晚了。

    坐回到办公桌前,批阅了几份文件,又拿起农办的《关于在宽城地区建造菜市场的可行性分析》,唐逸不用看也知道结论是什么,农办主任谷祥恩是名很会揣测上意的干部,这份报告是不会违拗自己的意见的。

    现在唐逸最担心的却是安东至汉城的航线能不能开通,安东机场的报告,安东市政府的报告,省政府的意见,都已经递交民航总局,现在,就看总局领导的态度了。

    唐逸倒没想到张省长会对自己持全力支持态度,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大佬真正的心思谁又能搞得懂?除非有资格作他的对手或者盟友,那时才能真正揣测他们的心意,现在的自己,跳得再欢,也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人人都是棋子,人人都是下棋的人。

    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唐逸接起,是兰姐。

    “唐书记。七点钟。朴小姐在第四食堂等您。”兰姐说话时微微娇喘,高跟鞋蹬蹬蹬,下楼的脚步声。

    唐逸奇道:“她,啊,你去找了她?”

    “恩,她上课呢,我有她的课程表,每天在哪个教室上课都知道。”

    唐逸马上明了,兰姐这是在安大教学楼呢,怕是刚刚找到朴上尉。回头就急着给自己电话。

    轻轻叹口气。现在。自己不过想简简单单和人吃个饭,说点事情,也会劳累身边人好一通折腾。安排时间也要可着自己地方便,七点。给自己安排地时间倒是很宽松。

    “兰姐,辛苦了。”唐逸温言说,那边兰姐头皮一阵发麻,手机险些没掉地下,忙说“不辛苦不辛苦”,问唐书记没别的事后,急忙挂了电话,生怕唐逸再说点啥令她不能承受之话。

    唐逸进安大校园时已经换上了运动休闲装。太阳帽。变色眼镜,手包也变成了很普通的几百元的那种包。奥迪车上就常备这套装束。

    看看表,唐逸就笑,本来的PP也换成了电子表,液晶屏上,跳动的数字,六点四十七。

    第四食堂距离六号女生宿舍楼很近,是以女生居多,当然,和女朋友一起用餐的男孩子也不在少数。

    唐逸进了食堂厅门,朴上尉已经喜滋滋站在他面前,她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倒和唐逸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清秀可人,但在五彩缤纷的花丛中,也实在显得有些另类。

    “一直等门口呢吧?”唐逸笑着问。

    朴上尉摇摇头,欢快的指了指靠窗的桌子:“我在那儿一直看着首长呀。”

    “首长,您坐那等,我去打饭。”朴上尉地毛线网兜里,有两个饭盒,唐逸就奇怪:“怎么有两个地?”

    朴上尉说:“兰姐早就买好地,说首长有时间会来和我一起吃饭,我每天都是带着两个饭盒呢。您等一下啊!”说完欢快的向食堂的饭口跑去。

    唐逸就走到窗边坐下,却发现不少人都看自己,想来,朴上尉本身就是很绝色的小美女,更因为有些“另类”,平时很引人注目吧,对来和她一起吃饭地男人自然会有许多人好奇。

    唐逸往下拉了拉帽子,眼镜也不敢摘下来,心里叹息,自己这市长作得,真是没有啥自由,和人吃顿饭也要偷偷摸摸的。

    白粥,小菜,馒头,另外还有两个茶蛋。

    唐逸倒是吃的津津有味,朴上尉托着腮,美滋滋看唐逸吃,毫不在乎别人诧异的目光。

    唐逸苦笑:“你也吃啊。”

    朴上尉说:“我吃得快,您吃吧。”又拿起茶蛋,帮唐逸剥皮。

    唐逸喝着粥,说:“是这样,明天我去北边,你和我一起去吧,看看朋友啥的。”

    朴上尉将剥好的茶蛋送到唐逸面前,笑着点点头,说:“好久没见贞淑了呢,挺想她的,以前,我俩最要好了,可是,可是,我和首长在一起后,因为纪律,她就不大敢和我说话了。”

    朴上尉在唐逸面前是不大会隐瞒心事的,现在也敢于说些以前在朝鲜地事,对这个转变唐逸倒是乐见其成。

    唐逸就说:“那刚好,去见见她,现在你不是北边地人,应该没有那些纪律约束了,不过允儿,你可不能和贞淑乱说话。”

    朴上尉清澈的大眼睛闪过一丝阴霾,“我知道地,我在外面的见闻,不能在国内说,其实,我出来前组织和我谈过话,组织说,还是欢迎我回去看看的,但到了国内,就要遵守国内的外事纪律。”

    “我现在也知道,国内的生活其实很贫困,但我没觉得那种生活不好,困难只是暂时的,而且,我们的精神状态比首长的祖国要好呢。”

    唐逸就一蹙眉:“还我们我们的,你说的是哪个我们?”对朴上尉慢慢形成自己的理解,而没有因为对世界的感知突然出现巨大不同而产生什么混乱情绪,唐逸是很欣慰的。

    朴上尉低下头,不敢再说。

    唐逸道:“以后你可得记住,咱们是我们,北方是他们。知道吗?”

    朴上尉脸色就有些苍白。但还是轻轻点头。

    唐逸知道对祖国地归属感是很难从一个人心里抹去地,更别说朴上尉这种从幼年就被严格灌输红色思想的忠诚战士了。就又笑道:“怎么,和我作自己人不喜欢啊?”

    “不是的!”朴上尉慌了,急忙解释:“我,我当然是首长的人,可是,可是……”

    唐逸笑笑,拿起另一个茶蛋剥皮,送到她面前,说:“你呢。现在有两个身份。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朝鲜人,但归根结底,你是朴允儿,来。吃了鸡蛋,以后就作朴允

    朴上尉是不大听得懂唐逸的话的,但见首长笑眯眯的没有生气,才算放心,欢喜的接过鸡蛋,小口咬了一口,首长剥的鸡蛋,味道委实鲜美。

    唐逸又说:“吃过饭去超市。你难得回去一次。给朋友战友的买些礼物。”

    朴上尉欢快点头。

    正说话呢,旁边走来一男一女。站在餐桌前,女孩穿着天蓝色裙子,长得挺漂亮,男地高大健硕,有几分帅气,在唐逸打量他们时,女孩儿开口问:“朴允儿,他是谁啊,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虽然是一个班级,朴上尉平时和这女孩儿也没什么接触,但人家问起,出于礼貌朴上尉还是站起来说:“小玲,你好,他,他是我地朋友。”

    唐逸低头自顾自喝粥。

    女孩儿就鼻子里哼了一声,平时朴允儿不大爱说话,天生丽质,打扮虽然朴素,却有着一种绝无仅有,难以描述地气质,成绩又好,从她来之后,就一直是班级第一,女孩儿心里很嫉妒,谁知道朴允儿不大爱搭理人就罢了,她朋友更傲气,扫了自己一眼就低下头,理都不理自己。

    “走吧,真没劲。”女孩儿甩甩头发,拉着男友走开。

    “首长,我说您是我朋友您不生气吧?”朴上尉小心翼翼问唐逸。

    唐逸摇头,笑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朴允儿脸色就有些黯然,小声说:“我们,我们是爱人关系啊,我,我又不敢和他们说。”

    唐逸就笑:“成成,是爱人。”

    朴上尉开心的笑起来,用力点头,欢快的笑容荡溢,秀美绝伦的脸蛋瞬时变得更为光彩照人。

    唐逸无奈地摇摇头,如果自己长年累月和朴上尉在一起,肯定变成一个自恋狂。

    喝干净饭盒里的白粥,唐逸放下小勺,笑着拍拍肚子,“好久没吃得这么舒服了。”

    朴上尉已经拿着洁白的纸巾帮唐逸擦嘴,唐逸忙接过,小声说:“注意影响,以后人多的时候不许这样。”

    朴上尉乖巧点头。

    吃过饭,朴上尉将饭盒送回宿舍,兰姐早帮她办理了住宿手续,也是为了书本等杂物有地方搁。

    同朴上尉走出安大校园,唐逸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是工商行的银行卡,唐逸记得好像是当初一起办的那种十万块的卡,将卡递给朴上尉,“给,以后花钱就从这里面取。”

    朴上尉的东西都是兰姐置办,但兰姐给她钱,她从来不要。

    朴上尉恩了一声,接过,好奇地上下翻看。

    唐逸就笑:“怎么兰姐给你钱就不接呢?”

    “首长给我地东西我才要的。”朴上尉很认真地说。

    唐逸笑笑:“非得我出声。”摸摸朴上尉的头,对她的想法却也能猜得到。

    朴上尉又很郑重的说:“首长,我会省着用的,等以后参加了工作,就赚钱还你。”

    唐逸就呵呵一笑:“你刚刚说的,咱们是什么关系来着?赚钱还我?你呀,来安东久了,学得也是嘴巴好用,口不对心,以后,别和兰姐混一起玩儿!”

    朴上尉虽然知道首长是在开玩笑,却也忙解释:“不是的。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老用首长的钱。”

    唐逸摆摆手,说:“走吧,我教你怎么用银行卡。”

    两人打车,来到万宝超市附近的工商行,银行已经停止营业,但外面有柜员机,唐逸就拉着朴上尉来到柜员机旁,教她怎么用银行卡。

    当看到余额那一连串的数字,朴上尉小嘴微张,有些吃惊的说:“首长。每个月的利息就够我用了。”

    唐逸就笑:“如果只用利息地话。以后就不用还。”

    万宝超市三层楼。货品琳琅满目,唐逸不耐烦进去逛,要朴上尉自己去挑东西买,自己则坐在休息区要了一杯果汁慢慢吸着。

    心里却是琢磨起明天见到李光武。该怎么下说辞。

    唐逸是为新义州经济特区地事去朝鲜的,自己总需要多催促李光武,令李光武多活动活动,为经济特区定调子,使得那一天早点到来。想着心事,唐逸慢慢摘下眼镜擦拭,突然旁边有人迟疑的叫了声:“唐,唐市长?”

    唐逸转头。却见旁边桌上。坐着刘刚和他的爱人任凤霞,见唐逸抬头。两人终于确定是唐市长,刘刚忙站起走过来和唐逸握手,当然,毕竟是公众场合,就算不知道唐逸是乔装也得小声打招呼。

    唐逸笑着请刘刚坐,心里一阵无奈,再怎么打扮,离得近了,熟悉的人还是能认出来,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同刘刚接触并不太多,他怎么能一眼就认出自己?

    刘刚坐下,笑呵呵说:“还是凤霞眼睛好使,我刚刚还说不是您的。”

    唐逸看了眼任凤霞,她就过自己两面吧?一次是最开始来看自己,她还买了超市的购物券,第二次是给自己拜年,怎么就那么眼尖。

    唐逸自然不知道自从刘刚被步步提拔,任凤霞也变得对官场上的事热衷起来,整天读报看电视,关于市委市政府的文件动态,新闻报道,更是弄了厚厚的一大笔记本剪报,唐逸地照片她可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毕竟,刘刚是唐逸***里地人,对后台老板,她这个“贤内助”是极为注意地,更通过报纸,新闻的报道用心揣摩唐逸是怎么样的人,在这点上,刘刚可就差得远了。

    任凤霞说:“市长,做领导也不容易啊,上个街也不像我们老百姓这么方便。”又说;“一直想去看您的,又怕打扰您。”

    唐逸笑道:“没啥打扰地。”心里却琢磨怎么打发他们走,就这时,身后传来朴上尉清脆的声音:“首……”

    唐逸回头,朴上尉提着塑料袋,正向旁边一张桌子走过去,想来是刚刚发现有人与自己坐一起。

    刘刚和任凤霞也都注意到了朴上尉,两人互相对望一眼。

    唐逸笑笑:“我朋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起身向朴上尉走去,刘刚和任凤霞也忙站起来,眼见唐逸和朴上尉说着话向购物区走去,任凤霞就忍不住转头抱怨刘刚,“我说的吧,不要和唐市长打招呼,人家换了便装,肯定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你倒好,非去讨人厌,这下好了,唐市长心里肯定对你产生看法。”

    刘刚奇道:“对我有看法?”

    “当然啦,没看出来吗?那女孩儿……”任凤霞欲言又止。

    刘刚呵呵笑道:“你们女人啊,就是多事儿,唐市长就不能有异性朋友了?”

    任凤霞不服气的道:“既然光明正大,这付打扮干嘛?”

    刘刚无奈的摇头:“还不是怕被你这类人误会,再说,是情人怎么啦?唐市长就会对我有看法?你啊,也就看着精明。”又摆摆手:“不说这事儿了,走吧。”

    任凤霞见刘刚笃定,这才放下心,自从刘刚作了商业局局长,看起来派头就比以前大,也比以前更有男人味了,就看他摆手的姿势,任凤霞就一阵心甜,笑眯眯挎起刘刚胳膊,说:“总之,你心里有数就好。”

    走出休息区,唐逸就拿过朴上尉手里的塑料袋翻看。几块香皂。几盒牙膏,几袋小吃,唐逸就皱起眉,说:“太少了,难得回去一次,多买点,也别光顾给朋友,团里的领导,同志都送一点,这叫礼尚往来。”

    朴上尉在安东是第一次自己购物。有些紧张。结账时划卡更是手心捏了一把汗。听到唐逸又要她去,正自忐忑,却听唐逸道:“走,我帮你挑。”

    朴上尉就欢喜地一笑。抓住唐逸地手,跟着唐逸向购物区走去。

    唐逸自然是大包大揽,走了一圈,朴上尉手里的篮子已经满满地,她吃力地拎着购物篮,紧紧跟在唐逸身后,看得唐逸一笑,说:“差不多了吧?”

    朴上尉正心疼。忙不迭点头。

    午饭自然是在军招所吃。包厢里只有唐逸和李光武两个人,唐逸喝着米酒。赞叹一声,又笑问道:“今天,又吃了你多少配额啊?”

    李光武呵呵笑道:“总之你少来几次就最好。”

    唐逸举杯和李光武碰杯,问道:“怎么样?听说你们党内最近对建经济特区地呼声很高?”

    李光武笑说:“我说你也没那么好心来看我。”夹口菜,说:“其实经常接触外界的经济学者和干部都是很支持建立经济特区的,但,就怕会走上你们的老路,所以,伟大领袖认为,不能学习你们深圳模式,而是要走出一条适合我们自己的社会主义道路,对建立经济特区,伟大领袖是赞同的,但怎么建立特区,要进行深入的调查研究。”

    唐逸微微点头,事情,真的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容易。就不再提这茬,和李光武天南地北的闲聊起来,两人渐渐熟悉,倒也开始聊聊各自地政局,谈谈各自国内那些威望甚重地老人家,当然,也就点到即止,不会深入交谈。

    用过饭,推开包厢门,唐逸就是一愣,朴上尉拎着橘黄地小帆布包,等在外面,她是去歌舞团见自己的朋友和战友的,说好了在那边吃,却是想不到这么快就过来了。

    李光武见到朴上尉,脸色有些复杂,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朴上尉垂拉这头,兴致不怎么高,唐逸和李光武出来她都不知道。

    “允儿,吃好啦?”唐逸温言问,听到唐逸柔和的口气,李光武眼里闪过一丝宽慰。

    “啊,首长,团长。”朴允儿见到李光武,下意识想敬礼,但看看唐逸,本来举起地手又垂了下来,唐逸心中一笑,总算渐渐适应了新生活吧。

    唐逸就指了指朴上尉的包,露出疑问的神色,包里,鼓囊囊的,东西没送出去么?

    朴上尉眼圈就是一红,低头说:“首长,贞淑,贞淑被开除了!”

    “别难过,说说,是咋回事?”说着话,唐逸回头看向李团长,李团长就叹口气,说:“李贞淑吧?她弟弟逃北,按照相关规定,她是要被开除军籍的。”

    逃北就是指逃往鸭绿江对面的安东。

    唐逸蹙眉:“那她现在在哪?可以叫允儿去看看她吗?”唐逸知道,朝鲜方面虽然严苛,但远不像新世纪网络上国内传的那么黑暗,就算逃北者被遣返,也不过是劳改一年,当然,屡次逃北惩罚就会很严厉了。

    至于逃北的家属,不会受什么牵连,当然,只是相对地,如果想进步,例如入党参军,有逃北者地直系亲属那就基本不用指望了。

    李光武有些为难,也不避忌朴上尉,对唐逸说:“你也知道的,关于逃北者地家属,涉及管理的部门很多,你们又是那边来的,见逃北者家属,一定会惊动情报部门,你和朴同志的关系,我们部队和情报局的关系,处理起来实在有些难度。”

    唐逸笑笑:“想想办法吧,我知道你行的。”

    李光武苦笑,想了想说:“那你不能去,由我安排朴同志单独去见个面。”

    唐逸微笑点头,李光武就去打电话捋顺关系。

    朴上尉感激的抓起唐逸的手,轻轻亲了一下。想来,她是绝对想不到自己还能再见到贞淑的。

    唐逸挠挠头,看着允儿眼里的神采,好像自己是救世主一般,自觉在官场磨练的脸皮已经刀枪不入。这时却也不禁老脸一红。很有些惭愧。

    晚上唐逸被安排在了军区招待所,标准间,洁白的床单,黄色木革地板,极为雅静整洁。

    唐逸洗了澡,脱了衣服,上床睡觉,虽然允儿一直都没回来,唐逸却根本不担心,就好像当初尼克松访华时。美国情报人员担心他的安全。尼克松地回忆录里却是说。在红色中国,最不需要担心地就是安全问题。

    朝鲜也是一样,外人看,或许很神秘。甚至有点恐怖,但同样,对于重要的外宾来说,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允儿沾自己的光,怎么也算是比较重要的外宾了。

    招待所的睡袍,穿起来有些不舒服,唐逸就脱下扔到一边。躺在床上。床倒是挺软,拉过毛巾被盖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朦朦胧胧中听得咯吱一声,门被从外面拧开,脚步声,唐逸慢慢睁开眼睛,却见朴上尉站在床头,清澈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静静的看着自己。

    唐逸啊了一声,忙拉了拉毛巾被,身上可是只穿了一条短裤呢。

    不过在朴上尉面前,唐逸倒也没什么尴尬的,或许是因为就算自己光了身子,她也会坦然处之吧,就好像天经地义地一般。

    “允儿,回来了,怎么样?贞淑还好吧?”唐逸拉着毛巾被坐起,朴上尉忙拿起软枕垫在唐逸背后。

    “见到了,她挺好地,就是一直哭,想她地弟弟。”提到贞淑,朴上尉神色就有些黯然。

    唐逸也叹口气,随即想了想道:“她弟弟是逃北是吧,那我帮帮忙,或许可以找到他。”

    朴上尉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欢喜,随即又摇摇头,说:“首长,您,您还是不要操心了,都是我不好,什么也帮不上您,老是让您为难。”

    唐逸笑道;“你说的,咱们是什么关系来着?”

    朴上尉温婉一笑,坐了下来,柔软的身子慢慢靠向唐逸,唐逸一阵叫苦,此时此景,却也只能任她表达对自己的感激和亲昵。

    嘴里胡乱找着话题:“对了,她弟弟地照片你有吗?没照片可不好找人。”

    伏在唐逸胸口,隔着毛巾被倾听唐逸的心跳,朴上尉轻轻摇头,这一刻,却是什么心思都淡了。

    唐逸琢磨了一下,道:“这也不要紧,回头我和光武拿吧,一张照片,他总能办得到。”

    朴上尉轻轻点头。

    过了一会儿,唐逸轻轻推了推她肩膀,朴上尉就坐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首长,我想吻你。”

    唐逸就用手捂住嘴,连连摇头,逗得朴上尉扑哧一笑,又忙收敛笑容,笑首长,可太不尊重了。

    唐逸松口气,总算把小姑娘报恩的情结暂时冲淡,就说:“怎么样,送给战友们礼物,她们开心不?”

    朴上尉就变得欢快起来,说:“就好像当初我收到首长的礼物一样,她们都高兴的不得了呢。”

    唐逸微微点头:“那以后,就常来看看她们,尤其是贞淑,等找到她弟弟,就想办法叫她和弟弟见面。”

    朴上尉有些担心,小心翼翼问:“首长,要把贞淑的弟弟送回来吗?”

    唐逸就是一愕,看了眼朴上尉,笑道:“你觉得送回来不好么?”

    朴上尉眼神有些迷茫,说:“我,我不知道。”

    唐逸就笑:“不用胡思乱想了,其实送回来也好,安排贞淑去安东和她弟弟见面也好,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逃北,也并不代表就是叛国,或许,是因为生活所迫,或许,是别地原因,人总要有生存权地。还记得那个卖麻辣烫的大姐吗?”

    朴上尉微微点头,想了一会儿,说:“我,我是想不明白地,我听首长的。”

    唐逸就笑道:“好了,去睡吧,明天咱们去妙香山转一圈就回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