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菜市场-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五章 菜市场

第六十五章 菜市场2017-11-8 23:45:11Ctrl+D 收藏本站

    安东轰动一时的买凶打人案终于落下帷幕,《安东日报》的副刊从头到尾对案情进行了剖析,对人民群众进行普法教育的同时更将督办此案的经合区检察院检察长陈珂作了一番介绍,从她在省院,宁边的履历讲起,曾经得到的大大小小的荣誉,一直到查办这个案子的过程中,如何不受舆论导向所影响,如何一步步将案子查得水落石出,简直将陈珂描述成了公平女神,而陈珂这个公正廉明的美女检察官,也马上红透了安东。

    唐逸将报纸扔在办公桌上,苦笑摇头,虽然是小幅照片,但看起来短时间内,却也不能和陈珂一起上街了,除非,两人都乔装。这个张劲光,搞这么大动静干嘛?

    《安东日报》极快的扭转了舆论导向,而案子的处理结果以及所带来的影响,就不是普通市民能知道的了。

    在被孙玉河又一次狠狠批评后,政法委会议上,检察长王新民被迫作了检讨,并且辞去政法委副书记一职,顾占东宣读了市委的决议,任命安东市政法委员会委员,公安局局长陈达和为安东市政法委员会常务副书记,任命安东市市委副秘书长高志杰为安东市政法委员会副书记。

    高志杰是孙玉河新晋提拔起来的干部,唐逸借机会提陈达和,却也不得不平衡一下,令孙玉河的嫡系进入政法委员会。

    而陈珂,则在孙玉河的直接关注下,行政级别提为了副处,总算与大多数县区级检察长看齐。

    唐逸不知道孙玉河会怎么想,但想来通过这次交手,以后他会更谨慎一些,免得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为了安抚经合区公检法干部。不得不几次表扬陈珂,并且直接干预陈珂的升迁,将一些反对意见统统压了下去,却是令唐逸省了许多力气。喝酒,唐逸欣然赴约。

    汉城酒店豪华包厢内,陈达和与郭士达在座。唐逸没有戴帽子,为他领路的服务小姐却是认出了他,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的,进了包厢更是说话都有些结巴:“市,市长,您。您坐。”

    唐逸微笑坐下,服务小姐送上热毛巾,等唐逸净过面,就跑出去张罗上菜。陈达和古怪的笑起来,唐逸奇道;“笑啥?”

    陈达和哈哈一笑:“市长大人,我看啊,您就算想出轨都难,你看这一个个小姑娘,见了你都吓得变成了结巴,还能和您作进一步心灵上地沟通吗?哈哈。”

    唐逸无奈的摇头:“狗嘴吐不出象牙。”

    郭士达尴尬的笑笑,看唐逸脸色还算晴朗,这才微微放心。心说再见唐市长,可不能和老陈起,陈大炮啥话都敢说。自己听了可不好。

    服务小姐斟酒,唐逸就举杯笑道:“来,庆祝你俩晋升之喜。”

    陈达和和郭士达忙举杯和唐逸碰杯,干掉,陈达和说:“我早说了,跟着市长走,前途大大的有。”

    唐逸无奈的道:“你不学无术就罢了,士达可是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陈达和呵呵一笑。也不在意。郭士达忙谦逊。

    唐逸看了看门边酒柜旁的两个服务员。刚想叫她们退出去,郭士达已经开口:“市长。我早就想见您,其实不是为别地事儿,是宽城菜市场,我有点不放心。”

    两名服务员也知机,见唐逸回头看她俩,就忙说我们在外面等,走出去,带上门,却是站在了包厢门边。

    唐逸就问:“菜市场怎么啦?”

    郭士达拿出了一份文件夹,递给唐逸,说:“我本来准备将宽城的菜市场扩建,现在,市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很快,对生活品质有了更高的需求,我琢磨着在宽城推广蔬菜大棚种植,但很多时候,我们鼓励农民种这个,养那个,却不能为他们解决销路的问题,这根本就治标不治本,有时候更给农户雪上加霜,所以,要发展蔬菜种植,就要为农民解决销路的问题,盖一座大菜市场,宣传上到位地话,可以很快的打响名气,现在省内这样的蔬菜批发市场并不多。”

    “我现在就是担心我已经离开了宽城,这个大菜市场计划会夭折。”

    唐逸接过文件夹翻阅,微笑道:“你现在可是临河市市委书记了,为啥不选临河搞?”

    郭士达说:“我考察过,宽城原来的菜市场位置最佳,距离高速出口很近,地广人稀,修路,扩建,不必坏多少农

    唐逸微微点头,合上文件夹,说:“回去我仔细研究研究,再和农办地同志们议议,如果真的有可行性,就由市里牵头搞,安东大菜市场,前景应该不错,至于你说的蔬菜大棚种植,如果菜市场能建起来,可以全市推广嘛。”

    郭士达松口气,拿起酒杯说:“市长,我敬你一杯。如果菜市场真的建成,您功德无量。”

    唐逸摆摆手:“这话说得可不对,就算建起菜市场,也未必能解决什么问题,再一个,咱们都是公仆,为人民服务。”

    郭士达忙笑着说是。

    唐逸举杯和他碰碰,慢慢喝下。市农办主任谷祥恩下宽城,谷祥恩是个老烟枪,身上烟味就是唐逸都觉得呛得慌,和谷祥恩并排坐在后座,唐逸一阵无奈。“市长,咱们下宽城干嘛去?您不说,我可什么资料也没带。”副驾驶上的黄琳转过头问唐逸。

    唐逸笑道:“去看看宽城的菜市场,只是随便看看,有个初步印象,也不用准备什么资料。”

    黄琳心就跳了一下,宽城菜市场,不就是弟弟想城承包的那个菜市场吗?难道市长知道了?随即就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市长哪会管这点小事,就算自己真的帮弟弟说情了,市长知道,最多拿话点点自己,或许会对自己产生些负面印象,但不会真的拿它当码子事。

    在宽城段下了高速,果然。远远地就可以见到红墙围起地一座市场,门柱上顶得半圆铁环有“宽城菜市场字样。”

    远远停了车,唐逸下车驻足眺望,来往的菜农不少,农机车辆地喇叭声此起彼伏,小菜市场倒是极为热闹。

    唐逸笑道:“不错。从这里到高速口,也就需要修几百米的路。”回头对谷祥恩道:“你看呢?”

    谷祥恩点头:“我看大有可为。”市长有意,他当然不会泼冷水,何况。建一座东北平原数得着的菜市场,不说会不会真正解决农民致富奔小康的问题,从政绩上讲,也是个不错的门面功夫。

    唐逸就对黄琳说:“这事儿以后你多和农办沟通,负责协调相关单位地运作,回去后,和农办的同志开个会,熟悉下情况。”

    黄琳微微点头。

    唐逸就准备上车回转,谷祥恩却是说要进市场深入了解一下。唐逸就笑着点头,黄琳没办法,明知道谷祥恩这个老滑头不过是作面子活。去市场里看几眼又能看出啥门道,但也只能说那我也去看看。

    唐逸的车远去,谷祥恩打量着黄琳地装扮,黄琳穿了一身黄色套裙,丝袜,白色高跟鞋,谷祥恩目光不由得就在黄琳一双曲线柔和地美腿上滞了一下,随即笑呵呵说:“秘书长。里面脏。我进去看看就得了,你这身打扮。可别进去遭罪了。”

    黄琳觉得谷祥恩眼神有些不正,心里一阵恼火,压着火气说:“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

    正说话,黄琳的手机响起来,接通,却是弟弟黄磊,听到姐姐地声音黄磊就开始抱怨:“姐,新县长也太不拿你当回事了,菜市场,包给别人了,公安局局长的小舅子!”

    黄琳微微蹙眉,她知道,新调来任宽城县长的孙森林是书记一系,书记现在和唐市长的斗争可是越发白热化,换了别地干部或许会看她的面子,不用她开口就将菜市场承包给黄磊,但孙森林是决计不会的,他对唐市长有怨念,自然会迁怒到自己头上黄琳就说:“没啥,不能包就不包,你呀,还是安安心心上班,别给姐丢脸知道吗?”

    黄磊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孩子,其实还是挺老实的,但就一点,特别散漫,不喜欢被拘束。以前黄琳任小凤市长秘书的时候,宽城县的领导就为黄磊解决工作问题,但他每份都做不长,黄琳作了市政府秘书长后,黄磊又被安排进了财政局,可以说是相当好的单位了,黄琳却是怕这个弟弟又跟以前一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后又是民怨太大,不得不开回家待业。

    “姐,上班能赚几个钱,听说承包了菜市场,一年最少能赚十几万呢,姐,你就帮我去说说呗?”

    黄琳气道:“说什么说,你多大了?还不定性!老实去上班,别等我骂你!”

    黄磊对黄琳还是有些畏惧的,小声嘟囔:“公安局那小子可狂了,到处说我没他门子硬,说你这秘书长是摆设,在市里根本说不上话。”

    黄琳训斥道:“他喜欢嚼舌根就让他嚼,我用得着你打抱不平吗?”

    黄磊就不敢再说话,黄琳比这个幼弟大了十岁,从小带他长大地,对他的感情亦姐亦母,听小弟不吱声,心中倒是一软,说:“这个菜市场啊,他也包不成,你就别想了。”

    黄磊精神就是一振,说:“姐,你要给他搅黄了?”

    黄琳也不耐烦跟他多说,说:“你别管这些,我还忙着呢。”说着就挂了电话,向菜市场望过去,谷祥恩早就没了人影,黄琳只好自己进了菜市场,黄土地,不一会高跟鞋里就进了沙子。磨得脚生疼,日头照进来,没有一丝风,菜市场里就好像一个大蒸笼,闷热闷热的,不一会黄琳就出了一身汗,除了诅咒谷祥恩。还得不时躲避那些扛着菜筐地农汉,这个狼狈劲儿就别提了。

    唐逸看着市信访局转来的信,脸色有些严肃,不是匿名信,写信的是宽城县人,叫王晓峰。反映的问题是关于宽城菜市场的,说是他刚刚与县农办签订了两年地承包合同,市政府秘书长黄琳就要求县农办撕毁合同,借口是菜市场扩建。而据他所知,黄琳的弟弟也曾经想承包宽城菜市场,而且她弟弟亲口威胁他说这菜市场也要让他包不成,黄琳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大菜市场还只是个构想,处于考察阶段,是以尚未与宽城县委县政府联系沟通,不过黄琳和市农办的工作人员下去,听到县农办要将菜市场承包,自然会拦阻。但自己又未拍板,黄琳也只能说出个大概意向,这才使得这个王晓峰产生了误解吧?

    敢实名写信反映市政府秘书长地问题。又能击败政府秘书长地弟弟拿到承包权,说明王晓峰在县里是很有些门路的。

    但,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黄琳办事很能干,协调各方面地关系甚得唐逸心意,俨然已经是唐逸地手下爱将之一,不说这层关系,就说是政府秘书长,在你们眼里就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写信告状?

    “哒哒”的敲门声后。黄琳拧开门进来。走到桌前,问:“市长。您找我?”

    唐逸笑笑,说:“怎么样,这几天和农办的会也开了,又下了几次宽城,有什么感想?”

    黄琳就说:“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推广蔬菜大棚种植,菜市场扩建最多两个月,但如果没有菜农,盖菜市场也就是个面子工程。”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我还以为你巴不得将菜市场赶紧推了,给你弟弟争面子呢。”

    黄琳一怔,随即就忙解释:“市长,我弟弟是找过我想承包菜市场,但,……”本想说我并没有去说情,又一想,就算自己没打招呼,既然没能将弟弟约束住,又和打招呼有什么区别?

    随即不再解释,有些羞愧的道:“对不起,我,我以后会注意的。”

    唐逸摆摆手,问:“那个承包菜市场的到底是咋回事?”

    黄琳道:“那人姓王,叫什么我忘了,他和县农办签订地只是意向书,我觉得菜市场扩建的事儿既然没定下来,最好还是不包出去的好,不然,等他们正式签订了合同,市政府就会很被动,”

    唐逸微微点头,黄琳又说:“这事儿是我疏忽了,应该让市农办的同志出面地,他,他可能以为我是故意找茬吧?”

    唐逸就笑:“不用理他,这事儿就你来抓,和宽城政府方面沟通下,菜市场一定不能承包出去,扩建大菜市场,我个人是很赞同的。你说应该首先推广农户进行蔬菜大棚种植,但你想过没有,没有大菜市场,看不到销路,有多少农户舍得拿出几万十几万的蒙大棚?咱们就是再宣传,效果也有限,只能等大菜市场盖起来了,最初蒙棚的农户受益了,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户加入到大棚种植的行列。头几年,菜市场不收益也没啥,主要还是要能拉的来贩菜的老客,但菜农少,老客就不喜欢来,老客不来,农户就不会种菜,这倒是个难题。菜农和菜贩,鸡和蛋的问题啊!”

    黄琳微微点头。

    唐逸又问:“怎么样?你去过菜市场,有什么感想?”

    黄琳就说:“感觉就是脏乱热,市长,新地菜市场可不能用砖墙圈块地就算盖好了,最起码地平和通风遮阴要作好。”

    唐逸就是一笑:“尝到了切肤之痛,很好啊,所以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笑道:“去忙吧,还有,你们早点定了调子,我早点拍板,也能早点把那小菜市场推了,给你弟弟出口气。”

    黄琳也不知道市长是不是拿反话点自己,尴尬的笑笑,转身走了出去。

    唐逸又看了一眼桌上地信,随手丢到了一边。

    宽城孙森林,对自己自然是极为敌视的,却是要找机会摩挲摩挲他身上的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