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权势和心结-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二章 权势和心结

第六十二章 权势和心结2017-11-8 23:45:7Ctrl+D 收藏本站

    孙玉河放下茶杯,笑道:“关于临河的人选,市长同组织部研究一下吧,如果他们考察后认为没问题,就上常委会讨论。”

    唐逸微笑点头,孙玉河没明确支持,自然就是反对。

    看来,孙玉河是不准备和自己作这笔交易了,很显然,他觉得将孙森林的提名放一放,已经是向自己作出的最大妥协,邱晓梅的任命亲自来同自己谈,更是放低了姿态,他是不准备再让步的。

    关于邱晓梅的提名,常委会是肯定能通过的,报到省委,组织部考察后,任命下来,他不相信自己会通过全委会表决时搞动作,推翻省委组织部的决定,当然,自己也确实绝对不会这么作,除非是想政治自杀。

    是以孙玉河不会就临河市市委书记人选向自己妥协也在情理之中,唐逸现在提出这个交易条件也是给孙玉河一个遏制自己的机会,不能令他觉得处处被自己牵制。

    但戏是要作足全套的,孙玉河走后,唐逸就分别同组织部长钱一鸣,副书记齐茂林通电话进行了沟通。

    至于到底是被组织部卡下来还是孙玉河准备在常委会上否决这一提案来打压自己的影响力,唐逸却是全然不放在心上了。时候接到了妹妹唐欣的电话,说是这个双休日学生会组织学生干部来安东旅游,她也会参加。

    唐逸就笑,“不简单啊,还是学生干部?”

    唐欣无奈的说:“我不想作的,辅导员一定要我当班长。我又做不好,班上,班上的同学都在背后议论呢……”

    唐逸微微蹙眉:“怎么会做不好?知道啥叫基因不?遗传了咱们唐家的基因会做不好一个小小的班长?”

    “对不起。哥。”唐欣以为唐逸生气了,就小声道歉,“我,我总是不争气。什么都做不好……”

    唐逸轻叹口气,唐欣,太内向,太温和,从小二叔对她要求又严。但她实在和二叔不同,不是争强好胜的性子。看在二叔眼里,自然就觉得女儿有些不争气,对她也就严厉了点,却使得她从小背负了太多地压力。想想也怪可怜的。

    唐逸放缓语气,道:“不想做就不做,没什么大不了。你要实在不想做,就和你辅导员说。”

    “我说了几次的,可是林老师就是不同意。”

    唐逸道:“那是你态度不坚决,他以为你客套呢。你和他说,如果还想在北大教书,就赶紧把你的班长撤了,看他同意不同意!”说着就笑起来。

    “哥!”唐欣拉长声音娇嗔。

    唐逸笑道:“好了好了,明天来是吧。我到时候去看看你。”

    唐欣恩了一声。就有些吞吐,唐逸道:“是有别地事吧?”

    “是。是欢欢和我一起去,可是学生会规定学校大巴不许带朋友,我,我就想同欢欢单独走,到了安东,再和他们会合,我和主席说了的,他也同意,哥,你能不能接一下我和欢欢,安东我没去过,怕到时候找不到他们。”

    唐逸笑道:“成,你们坐明早最早的飞机来吧,我去机场等你俩。”这个妹妹,学生会下了规定又怎么啦?你和学生会主席说一声,还能不让你带朋友?想来妹妹也是见到规定,就认真遵守,是那种从没想过要违反规定的乖学生。学生会主席呢?又以为她不想和大部队一起行动,才闹得这么周折。

    唐逸随即就一阵好笑,这个傻妹妹,在学生会主席和同学们眼里,其实你这单独行动可是比带朋友坐集体大巴更加搞特殊化。

    唐欣,大概在同学眼里是很傲气的吧?她内向温和,不爱和人聊天,看在不了解她地人眼里,却是会觉得她傲气,不爱搭理人了。

    唐欣也大二了,一年多,就算不刻意张扬,想来北大里也都知道她这个人,以及她身后的背景,毕竟那是京城,很多事瞒不住人。

    挂了电话,唐逸琢磨了了一会儿这个妹妹,低头,看了看手里地面包,叹口气,放下,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啊,现在,自己却是方便面也懒得煮了,以后晚上没有应酬的话,还是在食堂用过饭再回家吧。车直奔机场,他也换了一身宽松的黑色休闲装,戴了太阳帽,免得到哪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也幸好他地世爵只在金向阳侄子的婚礼上出了一次风头,风波又过去许久,却是不大有人知道这银色跑车是市长的座驾。

    安东机场地接机大厅宽敞明亮,但不像国内其它重要城市的接机大厅那样人流涌动,唐逸坐在长排塑料椅上,望着铁栏杆出口附近几名拿着标牌招揽生意的旅行社人员,不由得叹口气,安东的发展任重道远啊,时至今日,安东大点的正规旅行社也不过三四家,看看在机场通道出口招揽生意的那些工作人员无精打采的神情,哪像一些旅游城市旅行社间揽客时好像你死我活的战争?从侧面也反映出安东旅游业发展地现状。

    而且候机大厅地硬件设施也有些滞后,塑料椅硬邦邦的,坐得唐逸一阵难受。

    唐欣背着个橘黄地小包从出口出来,在她身边,是一头红发,打扮的有些小妖艳的欢欢。她俩走一起,还真的有些不协调。

    唐逸迎上去,唐欣一脸欢喜,但也只是微笑加快了脚步,倒是欢欢兴奋异常,举着手用力挥舞,大声喊:“哥!我们在这儿!”

    人人侧目,唐逸就又向下拉了拉帽子。心里苦笑,就你那头红毛,想看不到也不大可能。不用喊了吧?

    同唐欣,欢欢一起出了机场,唐逸去停车场拿车,银色跑车停在唐欣和欢欢面前时。欢欢又是一声尖叫:“我赛,这车够劲,值不少钱吧,我看看我看看。”跑到车头看车标,却不认识。

    唐欣无奈的拽她上车。坐在后座,她还在一个劲儿追问:“三哥。你这车多少钱?”

    唐逸边发动车,边笑道:“一千来万吧。”欢欢就有点直眼,唐欣就笑着拍了她一把,说:“傻样。没算关税呢,听了是不是要一头撞死?”

    唐逸微微一笑,也就在欢欢面前。唐欣才活拨些,为此,倒对欢欢生出一丝好感。

    欢欢就将一头红色长发拽下来,露出她酷酷的短寸头,用力撞前排靠椅,大声说:“我疯了我疯了!”

    唐欣咯咯娇笑,唐逸也禁不住莞尔。

    看到过交通岗唐逸总是向下拉拉帽子,唐欣就有些奇怪。问:“哥。你怎么啦?为啥戴个帽子?”

    唐逸笑笑:“微服私访。”唐欣恍然,三哥可是安东一市之长。认得他的人肯定挺多,自然不想被太多人注目。

    欢欢却翻着自己的青色帆布包,从里面摸出一只火红的发套,就举着递给唐逸,“哥,你戴这个,这个中性点,男的戴也没关系。”

    唐逸笑着摆摆手,戴个红发套?被人认出来,自己这市长也别干啦。

    “欣欣,你和他们说地在哪儿汇合?”进市区后,唐逸减慢车速,随着车流慢慢蠕动。

    “啊,郭主席让我在韩国城前面等他们。”

    唐逸微微点头,车子就拐上解放路,欢欢诧异的道:“安东楼不高,车挺多的。”

    唐逸笑笑:“就这么几条干线,最主要的干线滨河路在改造,别地路自然车多。”

    欢欢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感慨却引来唐逸耐心解释,就趴到唐欣耳边小声说:“三哥人真好,既有风度又没架子,怨不得你老夸他。”

    又叹口气:“欣欣,以前我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们这些人里就你个性,独苗呢,看看马大包他们,一个个那德行?都不是爹生妈养的!可是看到三哥,还有你,我才知道你们这类人里也有挺多不错的人!”

    唐欣就咯咯笑,“老太婆,无聊!”

    欢欢气得瞪起眼睛搔她痒,两人就在后座笑闹起来。

    韩国城的门楼很有气势,仿制地韩国景福宫敦化楼,匾额上龙飞凤舞四个金色汉字“韩国公园”。

    唐逸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就陪唐欣来公园门口等北大的团。

    公园门前地广场上,人群熙攘,唐逸指指那长串卖纪念品的小摊,问:“欣欣,要不要买点手工品带回去?”

    唐欣连连摆手。

    唐逸一颗接一颗的吸烟,来得太早了,又不知道北大的大巴几时到,只能在这里傻等,唐欣劝了几次,唐逸都说等见到北大地团再走。

    将近中午,一辆有北大字样的大巴慢慢停在公园门口,唐欣忙对唐逸道:“哥,你回吧,他们来了。”

    唐逸微微点头,唐欣和欢欢就向大巴跑去,唐逸回身走向停车场,走了两步回头看看妹妹,却不防见到大巴上下来的一个年青男学生正对唐欣说着什么,态度好像很严肃,欢欢满脸气愤地说话,却被唐欣拉住,推到了一边。

    唐逸微微蹙眉,就走了过去,渐渐近了,却听那男学生正说:“唐欣,你以后不许再搞特殊化了知道吗?你身份特殊,更要以身作则,今天的事就算了。”又叹口气:“郭红军也是,一点也不负责,我是带队的,他也不和我说一声就批准你单独行动。”这时候唐逸就离得唐欣和那男学生很近了,男学生很清秀,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看着唐欣,脸色缓和下来,温言道:“怎么样,等累了吧?来。喝口水。”将手里整瓶的矿泉水拧开,递给唐欣,又小声道:“以后,别和这种人太靠近。对你影响不好。”却是伸手指了指欢欢。

    唐逸微微蹙眉,开始听得男学生的话,唐逸倒有些诧异,想不到学生里倒有不畏惧权势的人,实属难能。

    但后来听得这男同学编排学生会主席不是不说。更开始讨好唐欣,对他那小心思唐逸却是一目了然。装作很有原则,敢于批评唐欣,大概一贯也是这么表现的吧,别人都不敢说。就他敢指责妹妹地不是,实际上呢,不过是一种另类地卖弄。最终的目地,还不是为了博得唐欣的好感,抱得美人归?

    按唐欣地性子,也应该是喜欢这样的男生的。

    唐欣没接他的水,说:“我不累。”抬头,却见唐逸走过来,马上诧异的道:“哥?”

    唐逸笑笑,对唐欣道:“怎么。又被批评了?”

    “不是。哥,你。你去忙吧。”唐欣忙走上两步劝唐逸,在那次迪厅事件后,她可是知道,三哥脾气也不小,真上了性子,比那些纨绔可怕多了。那学生干部就问唐欣:“唐欣,他谁啊?”

    “欣欣地男朋友,咋啦?”欢欢却是冒了出来,顶了那学生干部一句。

    学生干部脸色就一变,唐逸却是摆摆手,说:“我是唐欣的三哥,我叫唐逸。”伸手和学生干部握手,学生干部脸色就又一变,他自然没听说过唐逸地名头,但唐欣的三哥,唐家的少爷,这分量不言而喻,学生干部忙伸手和唐逸握手,唐逸能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唐逸心下更是笃定,刚才批评唐欣地正义凛然不过是装出来的,如果真是那种刚直不阿的人,和自己握手怕什么怕?

    “我,我叫周亮。”学生干部介绍自己,唐欣在一旁解释:“哥,他是我们学生会地生活部部长。”

    唐逸盯着周亮打量几眼,笑笑道:“哦,周部长。”周亮忙道:“别这么说,您就喊我周亮吧。”

    唐逸微微点头,又笑问:“唐欣,犯错误了?”

    “一点小事而已。”周亮强自镇静。

    看到周围北大学生围了一圈,指指点点的议论,唐欣更是一脸惶急,唐逸琢磨了一下,自己再怎么有道理这时候发飙也显得欺负他,唐欣回北大,今天的事他们更指不定咋传呢。

    唐逸就淡淡道:“唐欣自己来安东是你们学生会主席,也就是你的直属上级领导批准的,你觉得她的行为不对,应该首先同你们学生会主席沟通吧?你自己就下了结论,对主管干部的作法大加鞭挞,这,可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干部地作风,你应该入党了吧?这么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

    周亮哪敢驳斥?满脸羞惭地低着头,不说话。

    唐欣好笑的看着三哥,刚刚周亮说自己没有组织纪律性,三哥这是听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唐逸又道:“还有,唐欣这个班长不做了!今天也就不会再跟你们去旅游!”说着对唐欣招招手,转头就走,唐欣犹豫了一下,就忙小跑跟了上去,欢欢自然是小尾巴,追上去前却是对周亮比了个中指:“白痴!回去找人弄死你!”

    上了唐逸地车,唐欣小心翼翼的问:“哥,我真的不当班长了?”

    唐逸起车驶出停车场,拐上马路,笑道:“想不做就不做呗,你呀,别怕这怕那,也别老是怕人议论,那些人的话,你那么在乎干嘛?今天哥就带你见识见识怎么作唐家的人!”

    银色跑车停在一座小宫殿般,超豪华的娱乐城附近,看娱乐城前那一排豪华轿车,就知道这娱乐城档次不低。

    唐逸指了指娱乐城,笑道:“怎么样,气派吧?”

    唐欣点头,欢欢更是赞叹:“哇塞,三哥,你们安东发展的不错嘛,这娱乐城我看开北京也是一流的。”

    唐逸就笑,拿起电话拨号,就说了一句话:“陈达和,把绿园给我封了。”然后就轻轻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警笛长鸣,一辆辆警车飞驰而来,“嘎嘎”的刹车声中停下,将娱乐城门口堵得水泄不通,大批穿着制服的干警下车,围警戒条,踹门进店,有那挺横拦截的保安被一个个按倒在地。

    虽然离得远,也能听到娱乐城里鸡飞狗跳的闹腾声,低着头的男男女女长串出来,被带上警车,大大的封条贴在了玻璃门上,方才还歌舞升平,一派豪华气势的娱乐城突然就给人一种破败的气息。

    看热闹的人群在那里议论纷纷,唐逸指了指议论的人群,笑笑道:“他们又哪知道,这不过是市长大人发了发神经,本来在他们眼里门子特硬,有通天关系的娱乐城就被砸得稀巴烂。”

    这情形在唐欣和欢欢眼里无疑是震撼的,尤其是欢欢,看着唐逸的眼睛全是小星星,她哪见过这个?心里一个劲儿念叨,真他妈太帅了,真他妈太帅了,这才他妈是男人!和三哥比,平时老他妈爱吹牛打架多牛多牛的那些王八蛋真他妈该去自杀!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动动嘴皮弹弹手指,什么东西灰飞烟灭?

    “欣欣,知道我这个市长为什么这么硬气吗?对,是咱们家,你三哥要不是唐家的人,动这座娱乐城前我真的要仔细掂量掂量。”

    “你觉得三哥能干,其实,三哥再能干,走到现在,也是因为咱家的关系!”

    “所以欣欣,不要以为靠家里的关系有多么可耻,也不要在乎别人的议论,不但要不在乎这些,而且要尽最大努力利用好家里给你的优势,作你喜欢做的事。”

    唐逸伸出手,慈爱的揉揉后座唐欣的小脑袋,慢慢起车,又道:“这家娱乐城,强迫朝鲜来的可怜少女们卖淫,但公安部门一直找不到证据,好吧,没证据我就不要了,我就封了它清查!欣欣,你觉得这时候,唐家的权势对那些可怜的少女们又意味着什么呢?”

    银色跑车慢慢行驶在安东街头,唐欣终于欢快的笑着说:“哥,我懂了!”

    唐逸微笑,说:“真的懂了才好。”

    “哥,其实我挺喜欢作班长的,可是,他们老背后指指点点,所以,所以我就什么都不想去管,我,我就怕他们说我靠关系压他们。”

    “哥,以后我会作好的,我会用心思管理班级,再不管他们在背后说什么。”

    唐逸笑着点头。

    “啊!”唐欣突然惊呼一声,“哥,你和周亮说我不做班长了,他,他肯定和林老师说的。你说的话,林老师肯定听。”

    唐逸就笑:“那怕啥,等你回学校,就告诉那个林老师,问问他还想不想在北大教书?想的话,就快点把班长给我们家欣欣作!”

    唐欣娇笑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