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较量的伊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章 较量的伊始

第六十章 较量的伊始2017-11-8 23:45:5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听着陈达和的电话,脸色严肃起来,拿起茶杯,慢慢呷了一口。

    与孙家老二一起的那醉鬼是春城的商人,叫刘占忠,正改造的滨河路上,那家刚刚起了地基的旋风迪厅就是他的,而且他也准备看看经合区的状况,有没有迪厅的市场。

    九十年代早期,最早经营迪厅,酒吧的人大多是社会人,醉酒后有这样的表现也不足为奇,唐逸对他倒不放在心上,唐逸在意的是孙玉河的态度。

    孙玉河和陈达和通电话,却是要求陈达和将他弟弟也拘起来,发了好大的脾气,陈达和劝说,他更说你不拘是吧,那我亲自送他去公安局。

    陈达和就是打电话征询唐逸的意见。

    “不能拘,那个醉鬼按程序走,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不冤枉他,但也不能轻饶了他!”其实以唐逸的本意,却是明面上不得罪孙玉河,将醉鬼放掉,慢慢炮制他,但如果真的就将醉鬼轻轻放过,在外人眼里,陈珂可就丢了脸。

    陈达和声音很凝重,他知道这事儿怕是一枚种子,会慢慢生根发芽,它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体现。

    所以他必须将他的感觉告诉唐逸,“孙玉河开始打来电话时好像有息事宁人的意思,但被我拦了一次话头,他马上就转了口风。我看他有些误会。”

    唐逸恩了一声,孙玉河怕是以为自己想借这件事难为他吧,甚至在设套给他钻,如果他真的有这种误会,在他眼里,无疑自己已经将他当成了对手,以后两人的合作只怕会有隔阂。

    唐逸随即摇摇头,别说孙玉河。就算自己,从今天开始,又何尝不会对他更加猜忌?

    挂了陈达和的电话。唐逸拿起茶杯,沉思起来。

    书记碰头会,组织部长钱一鸣列席,自然是讨论人事问题,临河市市委书记兼市长李汉伟年龄即将到站,这次碰头会就是讨论他的接班人选,安东市撤销地区行署不久,对辖区二市一县的党政一把手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

    钱一鸣提议的人选是临河市市委副书记孙森林。

    其实人选是古忻明未走前老班子早就默认地,由原临河市市委周副书记接任,现在看似组织部有了不同意见。但谁都知道是孙玉河旧事重提,准备推翻原来的结论。

    孙森林曾经是文体局局长,就是李红娜提过,那个风传很不好的年青局长。才三十多岁,已经是实职正处,现在更有进一步蹿升地可能。

    唐逸低头品茶,琢磨着孙森林。更琢磨孙玉河。

    经合区分局对刘占忠的处理结果是行政拘留十五天,这是对非犯罪行为最重的处罚,想也想得到孙玉河看到这处理结果时会怎么想。

    当然,从孙玉河脸上是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同往常一样,见到自己亲热异常,碰头会前。更亲自同自己谈了谈临河市市委书记人选的问题,言辞里争取自己的理解和支持。

    唐逸也在琢磨。是不是支持他的决定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呢?

    钱一鸣发表完意见,孙玉河就问齐茂林:“茂林,你的看法呢?”

    钱一鸣最早同齐茂林汇报时,齐茂林的意见就是不同意,不想钱一鸣却又直接找了孙书记,令齐茂林十分恼火,钱一鸣在靠拢了孙玉河后,越发不将他这个党群书记看在眼里。

    他压着火气。说:“我觉得没有讨论地必要吧?前任班子留下的基调。为什么要随便更改,再说了。孙森林同志毕竟才三十三岁,我对他的能力并不怀疑,但作为一个县级市的掌舵人,他地底子未免单薄了些。”

    经济副书记郭江笑眯眯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不能墨守成规嘛,既然这个位子上有了合适的人选,为什么不能讨论一下。说到年纪,唐市长还没过二十八岁的生日吧?在座的谁敢说唐市长底子单薄,我看啊,唐市长去作省长能力也足够!”说着轻笑起来。

    唐逸连连摆手:笑道:“这话玩笑可开大了。”

    齐茂林心一沉,自己刚刚的话可别得罪唐逸,气势一下就馁了。其实那个周副书记和齐茂林关系也并不亲密,主要是齐茂林对钱一鸣的作法不满,长此以往,他事事就直接同孙书记商量,自己这党群书记不就被架空了么?

    琢磨一下自己就有点意气用事,唐逸只怕那周书记长什么样子都不大记得,又怎么可能帮他说话,何况前几天刚刚听说公安口上,同孙家老二发生了一些误会,唐逸是个深谋远虑的人,肯定会将这次碰头会当作和解的跳板。

    想到这儿齐茂林心里就叹口气,自己,终究不过是个棋子罢了,面子,尊严,又有什么重要,这么些年了,还看不开么?拿起茶杯,慢慢呷了一口。

    唐逸放下茶杯,刚刚想表态支持钱一鸣,眼角却瞥到齐茂林眼神闪过一丝凄凉,唐逸怔了一下,就又慢慢拿起了茶杯。

    一阵沉默。

    见唐逸迟迟不发表意见,毛海山马上意会,唐市长这是不同意,放下钢笔,说:“我和茂林书记的看法一致,森林同志年纪浅,还是暂时锻炼锻炼为宜,郭江同志拿他同唐市长比,这可不大妥当,唐市长是作过镇书记,县书记地,在基层,他的能力是得到认可地,森林同志,一直在市直局,怎么好和唐市长比?完全没有可比性嘛!”

    自从见到唐逸和齐洁的照片后,毛海山却是更加紧随唐逸步调,或许,是因为心虚吧,照片事件竟然起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

    听了毛海山的发言,齐茂林就是一怔,看向唐逸,见唐逸还是低头饮茶。不说话,又转头看看孙玉河,孙玉河斯文的脸上已经育些不自在。随即他就笑起来:“看来,书记会也讨论不出啥结果,我看,咱还是上常委会吧。”

    唐逸知道,自己错过了与孙玉河和解的黄金机会,但比起同孙玉河那虚无缥缈的和解,能彻底拉拢住齐茂林更为重要。

    何况,又难说孙玉河是不是摸透了自己的性子,故意拿出这么一个重要地人事任命来逼得自己支持,实际上。自己让了这一步,他就真地从此没有芥蒂了?或许,这不过是他计划的第一步,毕竟。临河市党委一把是有机会入常地。

    “唐市长,那,咱散会?”孙玉河征询唐逸的意见,也是他最后的努力。

    唐逸笑笑:“我看,最好还是市委全体会议前的常委会上讨论。”

    孙玉河眼神就是一凝。

    按照省《党的地方委员会全体会议对下一级党委政府领导班子正职拟任人选和推荐人选表决办法》。

    地州市县市区和乡镇党委政府领导班子正职的拟任人选和推荐人选上一级领导兼任的除外,应当由上一级党委常委会提名,并提交全委会无记名投票表决。

    唐逸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算常委会通过了提名,我也要在全委会上令你通不过。

    唐逸也是没办法的事,持中性票的金向阳去省党校学习了。十一名常委里,孙玉河稳拿六票。常委会上自己势必不能阻挡对孙森林地提名。

    而自己既然打定主意不令他通过,只有靠全委会,但如果真的常委会上通过的提名在全委会被卡下来,必然使得党政一把的矛盾表面化,不但下面地市委委员会马上分裂,省委更会对安东班子,对自己产生不利的看法,所以。也只能提前点点孙玉河。或者说,是吓唬吓唬他。如果他真的执意通过提名,自己到时候还真的会作难。

    孙玉河凝视唐逸,似乎在揣测唐逸的决心,唐逸拿起茶杯,慢慢品茶。

    气氛有些凝固。

    过了好一会儿,孙玉河缓声道,“就按唐市长的意见办。”

    出小会议室,唐逸和齐茂林没有谈话,也没有眼神的交流,一切,尽在不言中。奥迪飞速的行驶在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上。

    唐逸和林国柱坐在后座,前排副驾驶,坐得是新任政府秘书长黄琳,黄琳穿了一身淡白色套装,肉色棉丝袜,脸蛋亮亮的,眉毛弯弯地,标准的都市白领丽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实际上,她已经三十五岁,儿子已经在读小学五年级了。

    唐逸这次是去省城跑新航线地项目,希望能得到省里的支持,如果省里明确表态,在民航总局的阻力就会小一些。

    黄琳一直负责同安东机场方面联系沟通,此时她正翻阅着厚厚的文件夹,那是安东机场对今年以来安东韩国游客增长分析报告。

    唐逸看着窗外绿油油的麦田,脑子里却一直盘算着即将召开的常委会,孙玉河,他会不会真的将孙森林的任命提交常委会审议,还是会令钱一鸣找个借口偃旗息鼓?

    如果常委会通过了孙森林地提名,自己真地要在全委会上阻止吗?

    盘算着那五十多人的市委委员名单,自己,应该有能力在全委会上阻止孙森林,虽然自己来安东不到两年,却也显然比孙玉河占了优势。或许靠向孙玉河地市委委员不在少数,但自己近两年的努力却是孙玉河比不得的。

    市委委员里,自己大多数都打过交道,一些委员更得到过自己的帮助,例如三新肉制品厂厂长陈国涛,副厅级干部,市委委员,曾经最桀骜不驯的刺头,但经过最初和陈方圆联手对他的打压,这一系列日子下来,自己更给他出了许多好点子,现在三新火腿却是霸占了东三省的市场,更进入了北京的超市。

    陈国涛,已经是自己的铁杆支持者,又例如宽城县县长郭士达。陈达和的战友,在自己一路提拔下已经成为宽城的政府一把。这样地例子尚有许多,更别说因为小凤市长和忻明书记靠向自己。甚或经贸委主任程昆,财政局局长曹国忠等等这些因为工作关系慢慢靠向自己的干部了。

    不出意外,自己是有七八成把握操控全委会的。不过自己真地要走这一步吗?

    唐逸点开车窗,慢慢点上了一颗烟,前面的黄琳马上回头笑道:“市长,您甭在乎我,就当我是一男士,不然,以后我这秘书长可不好干!”

    如果说司机是领导私生活上最贴心的人,专职秘书就是工作上领导最亲近的人。而秘书长却是对外的市长代言人,市长在政府的大管家。如果这名大管家不但不能为市长排忧解难,反而令市长常常要避忌,要照顾她的感受。那这大管家确实作得不称职。

    唐逸笑笑:“不是因为你,我习惯开窗户抽烟。”黄琳娇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话,黄琳的呼机滴滴滴的响起来,她摘下来看了看,军子已经将手机递给了她。

    黄琳感激的说声谢谢,拿起电话拨号,唐逸就笑:“我看,也该给你配个行动电话。”

    如今县区党政一把都已经集体配备了手机,黄琳正处级,秘书长又是很繁琐地工作。配备手机即不出格也很必要。

    黄琳一边拨号,一边回头道谢:“那谢谢市长了。回头您可别忘了,您不知道我在机场那几天想和您联系多困难。”

    唐逸就对林国柱道:“记本本上,回安东别忘记通知我。”

    林国柱就真的拿出本子,一丝不苟的记录。

    “喂,妈,找我什么事?”黄琳拨通电话后问。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黄琳就说:“回头再说。”挂了电话,将手机交给军子。

    不一会儿。黄琳的呼机又滴滴滴地响起来。黄琳看看号,没说话。等呼机再响的时候她就顺手关掉。

    唐逸问:“不是家里出啥事了吧?要不,送你回去?”唐逸听说过,黄琳是宽城人,父母都住在宽城。

    黄琳忙说不用。

    见她不说,唐逸就不再问。

    黄琳这才松了口气,刚刚她母亲打电话来,却是因为宽城大菜市场要对外承包,黄琳那游手好闲的弟弟就盯上了,撺掇母亲给黄琳打电话,要她出面说说,当然,他们也不知道政府秘书长这个官有多大,但黄琳作了秘书长后,家里突然就热闹起来,时常有宽城的干部来探望秘书长的父母,在黄琳的父母和弟弟看来,自然也知道自己闺女和姐姐出息了。

    黄琳知道父母没啥文化,弟弟也上不得台面,倒不怨刚刚上任他们就给自己出难题,帮是肯定不会去帮他们的,黄琳不是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干部,只要不违反大的原则,能帮家里她还是会帮的,但自己刚刚抓起秘书长地工作,毕竟还没得到唐市长的认同,这类事还是能避则避。省长。

    省长办公室宽敞豪华,张省长靠在厚厚地皮椅上,微笑看着唐逸,神态看起来很和蔼。

    来春城前唐逸就同张省长秘书约了时间,当然,想来不是唐逸的特殊身份,张省长也不是他打个电话第二天就可以见到的。

    唐逸说起希望民航开通安东至汉城的航线,张省长就认真倾听,不时点头。

    最后唐逸又道:“安东机场方面,一直是秘书长黄琳同他们沟通,她手里有第一手的数据,如果您觉得我的想法不是空中楼阁,可以看看机场的数据分析。”

    张省长就一笑:“那下午你带他过来。”

    唐逸忙说:“她就等在外面。”

    张省长就按了内线,要秘书带安东来的秘书长进来。

    黄琳进了办公室,张省长就一愕,笑着对唐逸道:“我好像在哪见过她,以前,是不是来过省里?”

    黄琳明显很拘束,但说话条理分明,解释道:“我以前是小凤市长地秘书,跟她一起见过您。”

    张省长一脸恍然,微笑道:“是啊,是小凤同志地秘书,坐吧,坐。”又转头叫秘书帮黄琳沏茶。

    黄琳心里诧异得很,印象里,这个张省长很严肃,谈不上不苟言笑,但也绝没有现在这么和蔼可亲。

    张省长就简单问了黄琳几个问题,主要还是直观方面的,例如安东现在每个月韩国游客地人数,是呈上升趋势不是,上升幅度有多少等等。

    唐逸微微点头,如果黄琳将那专业性很强的分析报告念给张省长听,张省长怕是会听得云里雾里,现在简单几个问题,却是切中要害,直观明了。

    听着黄琳的回答,张省长一直点头,最后说:“报告放下吧,我再请相关部门研究研究。”

    唐逸忙接过黄琳的报告走过去,送上,说:“谢谢省长。”

    张省长摆摆手:“这话说得可不对,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出了一号楼,黄琳有些担心的问:“市长,省里会不会支持。”

    唐逸微微一笑:“不管省里的态度怎么样,新航线必须要拿下来,也一定会拿下来!”

    黄琳点头,唐市长年青,充满自信,却是和小凤市长的性格截然不同。

    奥迪就停在一号楼附近的停车场,唐逸和黄琳正向那边走,却听有人叫:“唐逸?唐市长!”

    唐逸回头,忙笑着迎过去和来人握手寒暄,来的是高于真,原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张省长下来后,他就被调到了政府这边儿任秘书长。

    “来省城也不打个电话,小兰常念叨你呢!”高于真笑呵呵的说。

    唐逸笑道:“怕打搅你们,再说今天来得急,明天就回去,晚上想去看看安东来省城培训的检察官,今晚想找我喝酒,可不行。”

    高于真叹口气:“那改天吧!”每次见到唐逸,他都需要调节一下心态,现在,却已经俨然将唐逸当平辈人,当对等的同事来看了。

    等高于真进了办公楼,唐逸才坐进小车,林国柱去订房间,车里只有军子。

    唐逸看看表,马上就是中午,就说:“先吃饭,吃过饭军子送秘书长回安东,明天上午来接我。“

    黄琳忙说不用,唐逸笑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家事不平,会影响工作的!”

    黄琳也不好说家里那点儿事,只好说:“那我坐火车或者长途汽车。”唐逸琢磨了一下,微微点头,“吃过饭送你去车站,坐汽车吧,高速开通,汽车可比火车快了。”

    陈珂正在省检察院参加县区基层检察长培训班,但唐逸留宿省城,自然不是为了见她,而是和齐洁约好了,今晚在春城碰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