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发酵的邪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九章 发酵的邪恶

第五十九章 发酵的邪恶2017-11-8 23:45:4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瞪了陈珂一眼:“和你说正事呢!”接着就将大志的案子跟陈珂讲了一遍,陈珂听得蹙起秀眉:“哥,你怎么有这种人作朋友?”

    唐逸笑笑:“你几时也变得戴有色眼镜看人了?一个人的行事风格是环境造就,但只要做事对的起天地良心,就不必太过苛责。”

    陈珂笑眯眯的看了唐逸一眼:“哥,你昨天晚上,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么?”

    唐逸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说:“说案子呢,别转移话题!”

    陈珂秀丽的小脸一扬,笑嘻嘻伸出秀气的黑皮鞋踩了唐逸一脚,说:“扯平啦!接着说案子!”

    唐逸松口气,忙问:“你觉得这案子最后会怎么判?”

    陈珂皱着眉头琢磨了好久,说:“想脱罪很难,不过受害者是涉黑团伙头目,应该可以打防卫过当降低刑罚,但你那朋友又有案底……”

    “哥,我看着办吧,从南方找几名律师,院里我再看看,是哪个检察官负责这个案子,如果是高检,就好办,他这人口才不好,又喜欢夸大其词,遇到真正专业的律师肯定歇菜。虽说咱们现行体制下这些辩护并不重要,主要还是看法院的裁决,而且是肯定偏袒检察院诉讼方,但高检败阵的话,法院判决也就好下了不是。”

    唐逸听得瞠目结舌,却又有丝触动。陈珂,终究是会帮自己的,甚至是毫不避忌地偏袒。

    不过唐逸还是皱皱眉:“我不想和这件案子扯上关系……”

    陈珂笑道:“我帮你办吧,一条龙服务,我认识几名审判长的。”随即又说:“不过哥,他会坐牢的。”

    唐逸哦了一声。知道陈珂的意思。其实想来凭陈珂现在的关系网,完全可以令大志脱罪,别说受害者是涉黑团伙头目,就算是普通市民。检察院某实权在握的科级干部想帮施暴者脱罪,也不是难事,当然,期间怕是会牵涉金钱往来,陈珂自然不会这么做,而且,小姑娘也有自己地底线。

    其实大志地案子,只要自己同法院高玉柱院长打声招呼。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自己希望走正常渠道解决。而且,自己插手干涉司法的话,名声有损。

    “哥,我的脚好不好看?”陈珂突然笑眯眯问,唐逸刚刚点上一颗烟,马上剧烈咳嗽起来。

    陈珂随即又板起脸:“哼,再好看也不是给你摸的,下次再骚扰我。我就去和嫂子说!”看她地神态。可不像说笑。

    唐逸抽烟,斜眼撇着陈珂。这个小丫头,却是越来越难对付了,而且,一颦一笑,愈发勾人,不由得不令唐逸叹口气,女大十八变。但愈是觉得琢磨不透陈珂,唐逸偏偏心里就有了邪恶的念头,却是越发想骚扰骚扰她,看她能把自己怎么办!随即心里苦笑,男人,是不是都是贱骨头?以前小姑娘崇拜自己,跟随自己,自己却是一副正人君子模样拒人千里之外,现在,却是有些舍不得她了,前世今生种种纠葛反而在慢慢淡化。

    扩建机场项目却是碰得唐逸灰头土脸,机场司严司长倒是热情异常,对唐逸带来的分析报告也很重视,而且三天后就有了结果,机场司支持安东机场扩建项目,但机场司上报民航总局后,总局的批复却是慎重研究,暂缓。

    坐在回安东的车上,唐逸默默的吸烟,军子以为他心情不好,将CD音乐换成比较舒缓的钢琴曲。

    唐逸却是在反思,一路顺风顺水,好似使得自己有了骄娇二气,甚至有时候会有自己是世界中心的优越感,考虑问题就渐渐不再全面,是,自己有许多许多秘密,许多许多优势,但,自己就更需要平和心态,从现实角度看问题。

    例如安东地经济腾飞,自己是信心满满的,但不能要求民航总局地领导也这么看,在民航高层眼里,安东机场本来就是大量时间处于空置中,这时候提出扩建,无疑是严重浪费资源的行为,就算自己是唐家第三代,人家也不可能就可着自己折腾,何况,措词已经很客气了,用了暂缓的字眼,如果是其它小城市,只怕会不留情面的批评。

    当然,如果自己请唐系中比较够分量的人出面的话,这项目也不见得就拿不下来,但唐逸冷静下来,最终决定偃旗息鼓,现在,倒是争取一下开通汉城直飞安东的航线比较现实点,随着来安东观光旅游的韩国人越来越多,依托自己地关系,将安东海关升级,民航开通安东至汉城地航线,这才是自己的现实目标。

    回安东后地第二天,中午在食堂用餐,却是遇到了孙玉河,孙玉河很少来小食堂的,他更喜欢回家陪老爷子一起吃饭。

    唐逸笑着和他打招呼,两人一起坐进了小包厢,唐逸知道他来食堂肯定是有事同自己讲,果然,孙玉河提起了最近省委拟提拔少数民族干部担任政府正职的文件精神,问唐逸注意没注意。

    唐逸微微点头。

    孙玉河就微笑道:“向阳这个同志不错,这次省党校的培训班,你看?”

    半截话,唐逸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最近省里会开一个厅局级干部培训班,要各地级市推荐干部人选。唐逸也收到风,这次的干部培训班却是有些玄机的,延庆市长上调,省委准备提拔一名少数民族干部任延庆市市长,而如果金向阳能参加这次培训班,无疑有很大机会走入省组织部的视线。看来孙玉河是准备向省委组织部推荐金向阳参加培训班,能拉得自己这个政府一把同意并且合力推荐,对他日后地考评也是有莫大好处的。

    唐逸喝了口茶,笑道:“这是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我觉得向阳同志是很合适的人选。”

    孙玉河微笑点头。

    唐逸慢慢品茶,又说:“孙书记果然没看错人。张震市长最近表现很不错。”

    孙玉河打个哈哈:“哪里。是你知人善用,张震市长确实很能干,我去看过滨河路施工现场,省第三建筑。很有实力啊!进度很快,有一处高楼爆破,他们第三建筑没要解放军帮忙,自己搞的,当时看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哈哈。”

    唐逸就笑:“所以说我以前埋没了人才啊!痛定思痛,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准备提他作常务。郭江同志刚刚从省委下来,没有主管经济地经历。边学习边挑担子,本来就有点重,过些日子又要进市委,现在安东经济发展快,主管领导可没我那时清闲,我看,可以给郭江同志减减压嘛,也有利于他地成长!”

    孙玉河笑容不减。但仔细看。目光却渐渐淡了。

    唐逸又拿起茶杯慢慢品茶,省委已经准备任命郭江为安东市委副书记。月底的市委会议就会选举通过,这本来没啥,早在意料之中,但孙玉河又借党校学习的机会准备将金向阳挤走,当然,对金向阳来说是好消息,但唐逸,心里可就没那么舒服了,看得出,孙玉河是在一步步扭转书记办公会的被动局面,郭江进市委,金向阳又换成一名他可以控制地副书记,则他就可以牢牢控制住书记碰头会。

    但这种情况下,唐逸又不能拒绝孙玉河的提议,不然的话传到金向阳耳朵里,自己是将他彻底得罪死了。

    既然你想控制书记碰头会,那我就增加常委会上的话语权,唐逸提议张震任常务市长,就是这层考虑。

    孙玉河拿起小碗喝汤,唐逸知道他在计较利弊得失,毕竟就算金向阳进了党校学习,也未必就会离开安东,离开安东,新来的副书记却也未见得能为孙玉河所用。

    刨除未知因素,孙玉河答应的话,却是无端端会令常委名单里多一名唐逸的人,毕竟张震作了常务后,如果工作表现良好,唐逸肯定会推他入常。

    放下碗,孙玉河微微点头,说:“我同意你的看法,月末党委会结束,我会提议免去郭江同志常务副市长地职务。”

    党委会?唐逸却是隐隐猜得出他为什么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了,一来,他知道常务副市长自己早晚会换成自己人,二来,他初来乍到,市委委员会并没有进行大规模调整,还是古忻明和王小凤地班底,虽说很多市委委员都和孙家联系密切,但他毕竟没有十成把握,如果自己铁了心和他对着干,只怕郭江这个副书记未必能获得通过,到时候他面子可就丢大了。

    而且是他先开口的,如果拒绝自己的交换条件,他却是怕自己真的脑筋一热胡来。委会举行第二十一次会议,会议审议了市长唐逸关于提请审议郭江,周红军免职的议案。因工作和职务变动,会议决定免去郭江的安东市副市长职务,免去周红军的安东市人民政府秘书长职务。

    周红军虽然是小凤市长的老人,但毕竟不是唐逸一手提拔地,是以唐逸早就有了换掉他地想法,当然,唐逸也没亏待他,周红军调任安东市经合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由于经合区的重要地位,他地前途一片光明。

    除了周红军的新任命,人大常委会还批准任命了黄琳为安东市政府秘书长,黄琳曾经是小凤市长的秘书,小凤市长去北京后,她就挂了个政府副秘书长的闲职,市政府,可是有着十一名副秘书长之多。

    唐逸见过她的办事能力,而且黄琳对安东市政府的工作极为熟悉,是新秘书长的不二人选,又是自己亲自提拔,将她从副处提为正处。她自然会心甘情愿的追随自己。而且,自己也算帮小凤市长了了一桩心事,对黄琳地安排,小凤市长一直很关注。

    另外常委会还有几个人事变动不大惹眼,例如刚刚成立的经合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任命。

    常委会任命陈珂为安东经济贸易合作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免去陈珂的安东市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一科科长检察员职务。

    对陈珂的任命,一来唐逸觉得刚刚进入检察系统就进行反贪工作并不是一件好事。二来。检察院一向是高配,县区检察院的检察长一般来说是副处级,更别说经合区地重要地位了,虽然陈珂因为年龄关系提为副处暂时有些难度。但在现在地位子上坐个一年半载,也就水到渠成。

    虽然检察官法在去年颁布,各地检察官即将开始进行检察官的等级评定工作,但圈内人都知道,这些“业务等级”只是个“虚名”和“摆设”,搞搞形式而已,“副科”“正处”等行政级别对他们才更有意义:工资福利劳保,甚至连配坐什么车辆有无专职秘书等都由司法官的行政职级来决定。而且司法官的衔级评定也是与行政职级相对应地。不少市级司法机关都规定,只有副科级以上行政职级者才能被提请任命为助理审判员或助理检察员。只有正科以上行政职级者才能被提请任命为审判员或检察员等等。

    而这种情况,会一直延续下去,到新世纪也不会得到很好的改变。是以唐逸才会将陈珂调入经合区检察院去熬资历,当然,从另一个层面,县区院检察长却是比市院一名科长权力实了许多。

    当然,对陈珂的任命也不排除唐逸在她面前吃了鳖,故意显摆一下的阴暗心理。告诉陈珂。自己可是掌握她生杀大权呢,小丫头。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好。

    人大常委会后,由安东市市长唐逸主持召开的安东市政府五届十八次次常务会议决定,张震任安东市常务副市长,并调整了相应副市长工作分工。

    张震自然感恩戴德,唐逸终于将郭江赶出了政府班子也算松了口气,郭江在,总令他有如鲠在喉的感觉。

    田庆斌的权力被进一步缩水,这无疑是个明确地信号,你还是辞了副市长的职务,专心去做统战工作地好,田庆斌却是巍然不动,好似偏偏要拧着这股劲儿,同唐逸耗下去。

    参观完诺基亚生产基地,时近六点,坐进奥迪,唐逸就吩咐军子驱车回龙凤居,车子刚刚启动,手机就响起来,唐逸看看号儿,就是一笑,小丫头也沉得住气,任命下来了半个月,才来找自己算账。

    肯定是质问自己为啥不经她同意随便调动她的工作吧?唐逸早已酝酿好措词,接通电话,是陈珂清脆的声音,“哥,在哪?我请你吃饭,谢谢你帮我升职。”

    唐逸就挠挠头,说:“经合区呢,你呢?”

    “那刚好,我刚刚出检察院,经合区的检察院。”经合区三个字加了重音,唐逸这才一笑,终归还是表露出了不满。

    陈珂琢磨了一下,说:“景泰小区跟前有家小饭馆,挺不错的,你来啊,我等你。”景泰是经合区最新落成的小区之一。

    唐逸恩了一声,说:“刚好想和你谈谈大志那案子呢,,过几天就开庭了吧?”

    “哥,你就放心吧,一点也不信任我吗?”陈珂刚说完,就啊一声惊呼,接着就听急刹车的声音和“嘭”的一声。

    唐逸地心就猛地绷紧,大喊:“陈珂,你没事吧?”却听不到回音,唐逸大急,对军子喊:“去检察院!”

    军子猛地一打方向盘,调头,不远处恰好有一辆交警巡逻车,马上疾驰追来。

    “我没事!撞到别人车了!”陈珂好像也吓呆了,才反应过来。

    唐逸这才松口气,大声说:“等我,马上到,别挂电话!”

    话筒里,就听陈珂开车门出去,接着就有人大声辱骂陈珂,污言秽语令唐逸一皱眉头。

    陈珂沉声道:“是你们的车突然冲出来,我没有任何责任!”

    一个男声舌头有点大,想来是喝高了,大声骂:“妈地你穿身皮狂你妈啊,妈的老子非搞得你脱了这身皮,咦,妹子挺俊……要不陪老子睡一晚?哈哈……”旁边好像有男声在劝他。

    唐逸想挂断,又怕陈珂出事,只有默默听着话筒传来的污言秽语,拿出烟,慢慢点上了一颗。

    很快,奥迪在一圈围观的人群外停下,唐逸推车门下车,却听陈珂清脆低沉的声音:“马上将他拷起来!”

    唐逸挤进人群,却见110巡逻车已经赶到,两名巡警刚刚将陈珂的工作证交还陈珂,脸上神色马上恭谨起来,但一名巡警还是陪笑道:“陈检,算了吧,小事情,一场误会而已。”说着凑到陈珂身边低声说了两句。

    另一边,一个男子脸色通红,正大声吵吵,在他身边,有名矮胖的男子正劝,唐逸就是一愕,那矮胖男人唐逸认识,却是孙家老二孙玉江,马上明白为什么那年长的巡警看到陈珂的工作证,还是准备息事宁人,原来是认得孙玉江。刚刚想来是给陈珂偷偷点明了孙玉江的身份。

    陈珂脸一沉,对年长巡警道:“按照治安管理条例,他……”指了指醉酒的汉子,“是不是应该被拘留,好,不说他当街辱骂侮辱妇女,刚刚,他可是对你们动手了吧,袭警!你现在推三阻四不进行处理,我严重怀疑你的工作态度,怀疑你有严重渎职的行为!”

    年长巡警脸色一变,不敢再说,对那年青巡警使了个眼色,年青巡警就拿出手铐,想去拷醉酒汉子,虽然孙玉江一直在劝,但那醉酒汉子却是狂妄的大骂:“妈的,我看看你们谁敢拷我!”

    孙玉江无奈的摇头,拦住带手铐的巡警,走上两步,对陈珂道:“陈检是吧,他喝多了,您别和他一般见识,看我面子,成不成?”虽然看似道歉,语气却是十分倨傲。

    陈珂冷着脸,对年青巡警道:“依法办事,违法必究,执法必严,这是我对这件事的态度!我现在去你们分局做笔录,至于他你们怎么处理,随便!”又指了指自己的白色捷达和捷达前一辆本田,说:“我通知了交警来作鉴定!”

    回身向外走,围观的人却是都有些被她震慑住,人群自然分开。

    陈珂打车离去,唐逸回头,却见军子正与两名交警说着什么,两名交警点头哈腰的,想来是追到跟前才发现是市长的车。

    唐逸摇摇头,吃顿饭也不得安生,拨了陈达和的电话,交代了几句。这才打给陈珂。

    “哥,你忙你的吧,我看今儿一晚上我都得耗这事上。“

    唐逸恩了一声。

    “啊,哥,那是孙书记的朋友,我知道会给你添麻烦,但那人说话太难听了,我实在忍不住,你别为了我和孙书记起什么冲突,我大不了不做这个检察官就是。”

    唐逸笑笑:“没事儿。”

    “哦。”陈珂挂了电话。

    唐逸坐进奥迪,对军子摆摆手:“回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