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上山下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八章 上山下乡

第五十八章 上山下乡2017-11-8 23:45:3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却只是笑眯眯和毛海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毛海山甚至已经作好准备,只要唐逸开头提起照片的话茬,自己就找借口将照片还给他,至于其他事却是顾不得了,照片交出去,不管后果是什么,总比在自己手里每天头疼来得舒服,而且琢磨着唐逸最多以后会对自己多些戒备,却是不至于因为这张照片将自己看作对手的。

    用过餐,唐逸施施然回办公室,毛海山看着唐逸的背影,就皱起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午,唐逸接到了团委书记伍恒的电话,电话里却是提到新年时检察院一名检察官也送了希望小学的学生许多书籍和益智棋作礼物,而且该检察官也准备去希望小学看一看。请示明天下午下希望小学参观看望孩子们时可不可以带上这名检察官。

    唐逸不想大张旗鼓下乡,只是通知团委和教育局选出几所比较典型的希望小学,派出干部代表明天下午与自己一起看望一下孩子们,能和唐市长一起下乡,这种露脸机会当然争得厉害,尤其是团委里,年轻干部多,年轻人对进步的渴望也比较迫切,最后伍恒无奈,拍板决定,自己亲自陪同唐市长下乡。至于教育局,局长去外地进修,黄副局长作了代表。

    唐逸听说有检察官也送了希望小学书籍,倒是好奇起来,问伍恒检察官名字,伍恒说姓陈的女检察官,唐逸就是会心一笑,自己却是刚巧有事想和陈珂谈谈呢。

    晚上下班前,唐逸接到了陈达和的电话。陈达和有些犹疑的说:“照片,好像找到了。”

    唐逸就有些奇怪,陈达和一向直爽,找到了就是找到了,没找到就没找到,什么叫好像找到了?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和陈达和约在新华酒店顶楼小酒吧见面。见到陈达和拿出地照片唐逸才恍然,是自己和齐洁的照片,但已经被黑墨水涂得黑黑的。根本看不出照片上人是谁,就算是自己。不是先入为主的话,却也想不到这是自己和齐洁的合影。

    下午的时候,市局失物招领处有人送来拾到地钱包,招领处的工作人员检查失物时才发现里面有一张小钢炮的名片,这才急忙上报。忙乱中,那拾到钱包地人却是没了踪影。

    钱包里除了一串钥匙。就是这张照片。

    唐逸掂着照片,微微一笑,看来真的传到了毛海山手里,也亏他想得出这个法子。

    唐逸收起照片,和陈达和碰杯,笑道:“辛苦了。”

    陈达和慢慢喝了口啤酒,本想问大志地事怎么办,但唐逸不提。他却也不好开口。更不会随便和唐逸提大志这个名字。心里琢磨,唐逸老弟总会有办法的吧?

    虽然唐逸想轻车简从。但到了宽城后,还是不可避免的跟上了一个小车队,主要就是宽城主管文教的县长,团委以及教育局等部门的机关干部,这还是唐逸拒绝了宽城县委书记和县长等几套班子陪同下乡地提议,见唐逸真的沉了脸,宽城党政领导陪同下乡地热情这才消退。

    陈珂却是同伍恒一样,坐在教育局的轿车里。

    前面是宽城的一辆小车引路,奥迪紧随其后,再后面,就是市教育局的车以及宽城其余几辆小车。

    唐逸看着后视镜里陈珂坐得那辆车,有些无奈,却是没机会说那件事。

    在几所希望小学都是同样的套路,游览教室,参观教师教学,在某个班级亲切的和学生们谈话,将礼物发下去,少先队员代表全体学生表示感谢。发礼物时,却是根本见不到孩子们纯真的笑脸,一个个正襟危坐,拿到包好的书籍后就放在课桌上,应该是早就安排好地,想来老师们早就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地叮嘱过。

    唐逸就是轻轻叹口气,到了自己现在的位子,却是再不好接触到社会上真实地一面,这,不是自己随便几个命令就可以改变的。

    按拟定好的安排,接下来去的学校却是比较偏远,车队在崎岖的山路前停下,唐逸带队步行,三里多山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这所学校,同校长座谈时唐逸才发现该校长和别处的教师不同,学识渊博,极为睿智,问了下,却是国家特级教师,退下来后不甘寂寞,来发挥余热。

    唐逸和校长聊得投机,等意识到时间有些晚时才发现天已经擦黑。

    本来计划里还有一家更偏远的希望小学,却是要从这山沟进去,再走个把小时才到。伍恒就提议,天太晚了,就免了吧。

    唐逸就问旁边宽城教育局的负责人说,“能通知到他们么?”

    负责人一脸难色的说:“那里别说电话,电都没有的。”

    市教育局黄局长就瞪了该负责人一眼,怎么脑子就不开窍呢?

    果然,唐逸站起来:“那咱们这就去,别让孩子们等急了!”

    校长赞许的点头。

    伍恒却是极为会说话,“市长,我觉得时间太晚了,现在赶去的话也只能在那留宿,那小学我去过,一名教师,七八个学生,距离小学最近的村子也不过十几户人家,咱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儿,也太给村民添麻烦,您看?”

    唐逸摆摆手,说:“那就咱们几个去,你,黄局长,我,还有小陈同志,宽城的同志,就都回吧!”伍恒见唐逸并不是摆姿态,就不再说。

    宽城县的干部有了借口,巴不得赶快回县城温暖的小窝,山里太冷了,刚刚那三里多山路更是令一些干部叫苦不迭,开始跟随市长视察的兴奋全无。当然,也有些干部是希望能跟市长一起去的,但唐逸下了命令,客观条件又确实不允许,只好一行人在学校门口目送市长几人沿着小路下去。

    八里沟希望小学。

    唐逸,伍恒。黄局长,陈珂,以及军子五个人赶到这座希望小学时已经是六点多。初春时节,夜幕已经降临。

    八里沟希望小学很简陋。只有一间教室,没有围墙,孤零零立在荒坡上,附近山民地孩子都来这里求学,这里没有行政村。山民自然散落居住,最大的自然村也不过十几户人家。

    再向北。已经很靠近深山老林,那片深山,也是一些不熟悉国内情况,却又逃离朝鲜的难民最常去的避难地,经常有难民活活饿死在这片深山里。

    黑黝黝的天,没有灯光。隐约可以见到教室前,影影绰绰站着一些人影。

    伍恒领路,走了上去。嘴里问:“是小周老师吗?”不是伍恒强闻博记。挑定了市长会参观的几家希望小学,他自然要对这几所小学有个大致了解。而这所最偏远,很有代表意义地小学更要重点了解一下。

    一间教室,七名学生,从八岁到十五不等,都是从小学一年级的课程学起,不过年纪大点的几个,小周老师却是加快了他们地进度,毕竟岁数大了几岁,接受知识的能力也会强一些。

    “是,您,是市里来地?”女孩子悦耳的声音。

    离得近了,借着淡淡的月光,却是可以看到,教室前一名二十多岁的清秀女孩领着七八名高矮不一的孩童矗立,孩子们地棉衣虽然大多打着厚厚的补丁,却都很干净整洁。

    伍恒走过去和小周老师握手作了自我介绍,接着就给小周老师介绍唐逸,黄局长,和陈珂,军子。

    很明显,和唐逸握手时小周老师很激动,又很拘束,腼腆地说:“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伍恒在旁边解释:“我提议明天再来看你们,但唐市长怕你们等,心里不落忍。”

    小周老师就回头对孩子们大声道:“你们看到了没有,市长叔叔为了来看咱们,连夜走的山路,你们说,市长叔叔好不好?”

    “好!”整齐清脆的童音。

    “那你们该怎么作才算报答市长叔叔呢?”

    接下来的回答就杂乱起来,有稚嫩的童音大声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童音说:“我要我妈烙饼摊鸡蛋给市长叔叔吃。”这大概是家里过年才能吃到的美食了。

    听着这些并不是编排好的童音,唐逸笑了,马上就觉得这一趟没白来,而军子将拎着的书籍分发给孩童时,更惹来大声地欢笑,杂乱地“谢谢市长叔叔”“谢谢叔叔”的声音。

    唐逸对小周老师道:“太晚了,要孩子们回家吧,我们今晚住下,明天再来看孩子们,啊,他们地家,是不是有的很远?”随即叹口气摇头:“形式主义啊!”

    黄局长和伍恒就都有些不自在。

    小周老师笑道:“唐市长您别这么说,这些孩子走山路都走惯的,有时,我们下学比这还晚呢,再说,教育局的通知可没要求我们晚上也要等您,我是真的想这些孩子见见您,或许,现在他们有的年龄还小,不会理解和您见面的意义,但等他们长大了,回忆往事,这一刻,可是他们一辈子值得纪念的宝贵财富,他们会知道,这个世界,是充满温暖和爱的。”

    唐逸却想不到小周老师很有些口才,微微一笑:“总之现在就叫他们散了吧,谁离家远,咱们分头去送。”

    小周老师忙摆手,说:“只有一个孩子住得很远,今天,就带她去八里沟住一晚,她家里都说好了的,另外几个不住八里沟的,我送送就是了。”

    八里沟就是那只有十几户人家的自然村,一些村民却是对市长没啥概念,看起来也不大敬畏,但对小周老师,却是发自真心的尊敬。

    在小周老师沟通下。村里条件最好的那家村民让出了自己的三间正房,去村里为小周老师搭建地宿舍对付一宿,唐逸几个就被安排住进来,这家住户有煤油灯,小周老师又去借了一盏,都满满的灌上煤油。

    东西两间房将炕烧得暖暖的。离家最远的那个小女孩叫大丫,今晚也留宿在这里。

    这家农户没啥像样的家具,又是小周老师借来的几把木凳。却是真地吃的鸡蛋烙饼,在唐逸招呼下。几个人围着木桌转圈坐了,吃着烙饼,喝鸡蛋汤驱寒。大丫最是吃的津津有味,看得唐逸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用过饭,唐逸就和小周老师。大丫闲聊,了解当地地风土人情。更问小周老师有没有啥点子能令村民脱贫。

    小周老师叹口气:“教学育人我懂,脱贫致富,我可就是外行了。”

    可能是因为村民的房屋墙壁单薄,好似山风能吹进来一般,屋里很冷,小周老师提议道:“咱们坐炕上聊吧。”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今天咱们聊通宵。小周老师说好,知道唐市长肯定住不惯这种条件。更不会盖村民地被褥。

    唐逸又回头对伍恒和黄局长道:“你们乏了就去睡。不用陪我!”

    伍恒和黄局长早就冻得不行,忙不迭去了西屋。虽然也睡不惯村民的被褥,但和衣躺在热乎乎的炕头,盖上被子,却是暖和了许多,不一会儿,两人倒睡了过去。

    军子没上炕,他坐着靠在墙角,将军大衣向头上一蒙,在那里打盹,唐逸知道他的心思,不管怎么说,没他在场,自己和两个女孩儿,一个小丫头围坐炕头也不大妥当。

    炕上摆了农村那种低矮的木桌,木桌上铺了淡灰色桌布,唐逸,陈珂,小周老师和大丫围桌而坐,唐逸和陈珂坐了对面,看着陈珂冻得红扑扑地小脸,唐逸就是一阵怜惜。

    炕头热乎乎的,虽然有些硬,但寒冷天气,坐上去倒是蛮舒服地。

    聊着天,唐逸就见大丫有些打蔫,就笑道:“困了就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第二天虽然是星期六,但她们这些年纪大点的孩子,却是没有休息日的,也是小周老师为了追赶进度,弥补这些孩子失去的时间。

    小周老师却是说:“明天,我给他们全部放假一天,绷得太紧也不好,借您来,给他们放松一下。唐逸哦了一声,陈珂就提议:“我,我包里好像还剩下一副跳棋,咱们下棋吧?边下边聊。”

    唐逸点头,陈珂就站起来,走到炕边坐下穿皮鞋,一身深蓝色制服,秀足穿着雪白的小袜,她拿起秀气的黑皮鞋向脚上套,系鞋带,看得唐逸一阵愣神,随即收回目光,心里苦笑,这个小陈珂,说她是小孩子吧,女人味却是越来越足,说她是女人,但看她系鞋带时一脸认真的小模样,分明就是小孩子般专注的神情,就好像自己刚刚认识她时,稚气十足,竟令自己刚刚生出了帮她穿鞋,照顾她地念头。

    或许,外表坚强,故作成熟地她,其实却是最无助,最需要人疼爱的小孩子。

    唐逸轻轻叹了口气,陈珂什么时候又坐上来,将跳棋摆好都不知道。

    “唐市长,您可以吸烟地,烟灰,就弹地上就行了。”小周老师却是看得出唐市长吸烟。

    唐逸摇摇头,摸摸大丫的小脑袋,说:“可别呛着这孩子,被动吸烟,危害更大。”

    小周老师笑着说:“像您这样有公德心的领导可不多见……”随即知道自己太放松了,口无遮拦,忙拿起跳棋,说:“我先走!”

    唐逸笑笑,回头,却见陈珂有些出神,呆呆看着自己抚摸大丫小脑袋的手,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经喜欢这只手带来的温暖……

    唐逸微怔,慢慢缩回了手,轻咳一声,拿起跳棋走子。

    一边走着跳棋,一边问大丫学校的事儿,陈珂,也和小周老师低声聊天,小周老师对检察院的工作很感兴趣,问长问短的,陈珂倒是不厌其烦,有问有答。

    说着话,唐逸桌下的双脚就伸展了一下,却是碰触到一只柔软而又凉冰冰的小脚,唐逸微怔,马上就知道是陈珂的脚,陈珂抱膝而坐,一对秀足不过刚刚伸进桌底,自己的脚却是伸得太长了。

    唐逸想缩回脚,但,却又鬼使神差的两只脚都伸过去,将陈珂一对冰凉的小脚夹住,用脚底的热量带给她温暖,唐逸能感觉到,陈珂两只秀足一下绷紧,却没有动,任由唐逸双脚夹住。

    唐逸抬头,却见陈珂边跟小周老师说话,边侧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第一盘,却是大丫赢了,自然是三人都让着她,大丫是第一次玩,赢了棋兴高采烈的欢呼一声,又兴奋的摆棋子,小周老师笑道:“这盘可不让你了,输了别哭鼻子。”

    第二盘,唐逸的话却少了起来,因为他渐渐觉得,桌下双脚带来的感觉似乎越来越不对劲,初始,唐逸却是下意识的想给陈珂冰凉的小脚一些温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丝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尤其是开始,唐逸双脚却是慢慢摩擦陈珂的脚丫,那片滑嫩,柔软使得唐逸脚心痒痒的,酥酥的,等猛地醒过味,唐逸双脚不敢再动,想缩回来,却又有些不舍。

    这时小周老师突然问道:“唐市长,您脚冷不冷,要不要棉被盖盖?”

    唐逸忙摆摆手,笑道:“土炕,挺暖和的。”身子动了动,趁机将脚缩回来。偷偷看了眼陈珂,却见陈珂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唐逸心里叹口气,也不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是什么观感,想想自己在她面前好像除了最开始,也没啥正面形象,遇险那一次自己更是“猥亵”了她,但那时候未结婚,当时情形,说情不自禁也好,男人天性也好,尚能自圆其说,最多她认为自己色一点就是,今天,自己的举动只怕会惹得她鄙夷吧,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已经结了婚,却不知道自爱,还要占她的便宜,只是碍于脸面,懒得理自己。是精神饱满,又走访了几户山民,这才告辞,而小周老师和陈珂却是明显的打蔫。

    回安东的路上,陈珂就坐了唐逸的车,下希望小学之前,唐逸已经同伍恒黄局长等透露了自己与陈珂是老同事的关系,伍恒同黄局长又都要去宽城办点事儿,陈珂自然就坐了唐逸的车看着陈珂靠在座椅上张开小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唐逸就忍不住笑:“都变成铁娘子了,还跟小孩子似的,一点儿也不注意形象。”

    陈珂却是扭头看向车外。

    唐逸碰一鼻子灰,就有些尴尬,想了想说:“啊,有件事想请你帮忙,我一朋友遇到些麻烦,故意伤人罪,我给你讲讲案情,你看看怎么能帮他。”

    军子就慢慢将车靠边,说:“我下去抽颗烟。”

    看着车头抽烟的军子,一直板着脸的陈珂突然吃的一笑,“一会儿,不会又来交警查你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