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再聚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六章 再聚首

第五十六章 再聚首2017-11-8 23:45:1Ctrl+D 收藏本站

    龙少爷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宝哥,慢慢站了起来,走到宝哥身边,轻轻拍拍他肩膀:“起来,我们走。”当先向包厢那边走去。

    马大宝羞愧的起身,一言不发的跟在龙少爷身后。

    唐逸却是笑道:“中兴,喝杯酒吧,我请客。”

    龙少爷犹豫一下,停下脚步,回头微笑道:“好啊!”跟身边人交代了一声,慢慢走回来坐下,唐欣很机灵,站起来说:“哥,我和欢欢去那边坐。”拉着欢欢去了邻桌。

    龙少爷要了瓶凯撒,看了眼唐逸桌上的小瓶啤酒,微笑:“看来咱们的品味差不多。”

    唐逸却是知道,龙少爷愈是满脸堆笑,愈是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

    唐逸拿起酒瓶和龙少爷碰了碰,笑道:“其实,早就想和你谈谈。关于新时空通讯的项目。”

    龙少爷脸上笑容慢慢淡了,疑惑的看了唐逸一眼。

    唐逸笑道:“我有个朋友,对新时空很有兴趣。”

    龙少爷揣摩着唐逸的真实意图,但对这个信息他不得不重视,正色道:“你应该知道,新时空很可能会被下马。”

    共和国开始发展移动通讯时,最初是准备等CDMA技术的,后来联通和移动都发展起了G**网络,通讯高层就准备给第三家公司发移动牌照,专门作CDMA网,这个计划就是新时空计划。而龙家龙少爷一枝主打经济,本来拟定的项目负责人就是龙少爷地父亲,也就是新的移动巨头成立后,龙父会是这家公司的掌门人。

    不过因为同美国高通技术专利方面谈的不是很好,更因为其时CDMA手机造价昂最,比G**手机高出了三四倍,加之铺设网络的巨大费用,市场评估前景不是太看好,最后新时空项目夭折。世纪末和新世纪初,联通为了对抗移动的打压,才重拾旧话,开始做起了CDMA,但当时G**网络已经相当成熟,反而因为CDMA网络架设的不是太好,使得这个比G**要更为先进的通讯方式反而落了下乘,在普通市民眼里,CDMA的口碑就是信号质量不好。爱掉线等等,本来CDMA地技术优势反而成了被人诟病的弱点,也只能令人徒呼奈何。

    现在,高层正处于犹豫中,是不是将新时空下马,龙父自然是极力支持该项目的,龙少爷听得唐逸同他谈这件事。脸色就凝重起来。

    唐逸微笑道:“我那个朋友。与美国高通,以及一家大的手机厂商有很密切的联系。我想,你应该和他谈谈。”

    龙少爷凝重的道:“不会是外资想进入咱们的通讯市场吧?”唐逸摇摇头,龙少爷心里就燃起了希望,如果能在自己的努力下将新时空项目进行下去,那自己在家族的地位会得到大大地提升。

    唐逸笑道:“这样,过几天我介绍他和你认识,你们再谈,至于谈得拢谈不拢可就不关我的事。“

    龙少爷微微点头。看了眼唐逸。拿起酒瓶和唐逸酒瓶碰了碰,将小半瓶酒喝下。起身道:“不打扰你们了!”对小妹点点头,转身向包厢走去。走了两步,停下,回头说:“那个女孩儿的医疗费?”

    唐逸摆摆手,龙少爷点头,转身走了。

    看着他背影,唐逸喝了口酒,自己这是不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呢?当然,和龙少爷的合作是双赢,希望,他也明白这一点。

    欢欢坐在红色法拉利后座没一刻老实,一个劲儿大呼小叫,欣欣拽了她几次也不能抑制她的兴奋,只有无奈的随她。

    唐欣想去看看小云,唐逸和小妹送她。

    小云住在第三人民医院,红色跑车径自驶进院门,停在五号楼前,下了车,唐逸拽过唐欣,从包里点钱,唐欣就笑:“哥,看看你的包,好像暴发户!”

    唐逸瞪了她一眼,唐欣吐舌头,不敢再说。

    “医疗费啥地你帮她清一下,我和你嫂子就不进去了。”

    唐欣点头,接过那打人民币,小心翼翼放进自己坤包,轻盈地离去。

    唐逸叹口气,本来想敲敲马大宝竹杠的,不想那家伙忒没骨子,竟然真地跪下了,害得自己却是小小的破了笔财。

    只希望他能记住这个教训,以后作人做事不再太过份,话说回来,如果他还是这德行不知悔改的话,不管背景多么强硬,也不过早晚的问题。

    “老婆,来,下来抱抱!”唐逸对小妹拍拍手,作出拥抱的姿势,小妹扭过头,不理他。的度过了一段清闲时光,虽说初八已经开始办公,但正月里,机关同样喜气洋洋,基本上领导不会布置太多工作,至于十五以前,更是清闲的紧,初八冒了个头后,唐逸初九初十就在家同小妹泡了两天,当然,唯一比较遗憾的是到了晚上,却是要应付各路来拜年地神仙,小妹本来是打算同唐逸一起接待地,但每晚过了六点,唐逸就会将小妹抱上楼,唐逸也不喜欢小妹每天在应酬中累心。

    初十,兰姐从老家赶回,每天中午和晚上准时来煮饭,不过兰姐最近似乎心事重重的,令唐逸很诧异,几次想问问她,到最后却又都忘了开口。

    腊月十四,中午用过午餐,唐逸就想抱着小妹美美睡个午觉,谁知道小妹呼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说:“我去办事。”

    唐逸愕然点头。等小妹出去好久唐逸才醒觉,小妹在安东有朋友?谁呼地她?

    小妹从来不会对唐逸说谎,刚刚出去却只是简单交代去办点事,什么事?唐逸好奇心被勾上来,却是再没心思去睡午觉。

    在安东地军事任务?唐逸端着茶杯出神好久,才算有了结论。

    下午批阅了几份文件,唐逸就开始翻看报纸,这时电话叮铃铃响了起来,是那部没有多少人知道号码的专线电话。唐逸接起,陈达和就笑:“我的市长大人,您唱得哪一出啊?“

    唐逸不明所以,却听陈达和清清嗓子,似乎觉得自己刚才语气有些没上没下,压低声音道:“是宁小姐和齐家妹子,她俩,她俩现在在局里,唉。我也说不明白,她俩和一辆黑摩的司机杠上了,我说我来解决,她俩就是不走,您,您来看看吧。”

    唐逸怔住,头一下就大了。搞什么名堂?这俩姑奶奶咋又碰面了?黑摩的司机又是咋回事?

    叹口气。呼了军子,下楼。奥迪已经停在楼口。

    赶到公安局时已经是五点多,在市局一号楼六层的休息室,唐逸见到了小妹和齐洁,小妹望着窗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如往日一样淡雅宁静。

    齐洁一身黑色皮衣,细翘的高跟,更显高佻性感。她本来坐在沙发上。见到唐逸进来,猛地站起。走上两步,随即惊觉,偷偷看了眼小妹,又停下了脚步。

    陈达和从外面带上门,休息室里一片沉寂。

    唐逸是听陈达和介绍了案情的,好似齐洁在机场前打车,那黑摩的司机揽客,齐洁当然不会去坐摩地,摩的司机说话有些不干净,齐洁和他争执了两句,结果摩的司机抢了她的手袋跑掉。

    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小妹和齐洁走在了一起,而且在市区发现了那辆黑摩的,结果就是黑摩的司机头被打了个大包,而且摩托后座后备箱被撬坏,摩的司机指控小妹和齐洁人身伤害,小妹和齐洁却是指控他抢劫。

    唐逸却是猜得出,肯定是齐洁呼的小妹,后来在市区无意间见到那黑摩的,小妹动了手,更撬开人家地摩托后备箱找手袋,现在看来却是没有找到。

    气氛很尴尬,唐逸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这种局面,两个女人,一个正室,一个情人,同时出现在面前,怕是任何男人都会大为头疼。

    唐逸本来想板起脸训斥她俩,这是唐逸某个夜晚想出的招数,如果再遇到她俩在一起,就不管三十二十一,狠狠训斥她们,最好将两人都骂得特别委屈,令她俩觉得自己特可恨,到时说不定二女同仇敌忾,关系会变得融洽一些,何况齐洁配合的话哭的梨花带雨,小妹想来也会怜惜她一些吧?

    而现在无疑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用给自己惹事的借口来骂她俩。

    但真的面对她俩,唐逸才发现自己委实不愿意在她们面前演戏,就算是善意地表演,自己也做不到。

    看着她俩,唐逸最后却是挠着头,干笑一声,问小妹:“中午那会儿,是齐洁呼你?”心里叹口气,傻就傻吧,总之在你俩面前,我就是真地呆头鹅,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你们同时相处。

    小妹轻轻点头。

    齐洁低着头,一副受气包地模样:“对不起,我,我实在没辙了,身上没钱,和家里又联系不上,就,就想起了宁小姐。”

    唐逸又挠挠头,看了齐洁一眼,自己刚刚明明还呼得到军子,偏偏你就和家里联系不上?

    “没关系的,有事你就找我,我驾车方便。”小妹很平静的说。

    唐逸楞了一下,随即又有了另一个疑问,齐洁怎么知道小妹在安东的?

    齐洁却又有些焦急的说:“手袋,手袋怎么找不到呢?”

    唐逸这才想起比起追究二女再次见面,却是先要解决面前的难题,看看小妹,苦笑道:“以后尽量还是不要使用暴力,毕竟是平民。”

    “是,是我动的手。那个,那个后备箱也是,也是我撬开地……”齐洁怯生生接话,唐逸再次怔住。

    “我,我太急了,就拿了宁姑娘车里地工具去撬他地后备箱,那个人想推我,我,我就给了他一下。”

    看着可怜兮兮的齐洁。唐逸又是一阵挠头,随即就问:“包里,东西很重要?”从开始进屋地迷糊中渐渐清醒,唐逸头脑灵活起来。

    齐洁看了眼小妹,又低下头,嚅嗫道:“有,有我,我和你的合照。”随即又赶忙说:“就是普通的合影……”自然是解释给小妹听的。

    唐逸叹口气,这还真的是个麻烦。

    “对不起。”齐洁红着眼圈对唐逸道歉。唐逸心中一痛,但在小妹面前,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硬着心肠装作没看见。

    “其实,没关系地。”小妹清雅的声音响起,唐逸回头,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却见小妹走到了齐洁身边。握了握齐洁的手,自然是安慰她的意思。

    小妹清澈的大眼睛看了眼唐逸。说:“我姐姐,和你合影,没啥稀奇的。”

    唐逸看着小妹,轻叹口气,这一瞬,他真想抛下一切,拉着小妹逃离这纷扰的世界。

    外面值班的民警都是抹着额头冷汗,事关市长夫人。这案子可是太难办。另一边的审讯室里,负责审讯地警员更是大叹倒霉。办这个案子定性倒是不难,肯定是要偏袒讨好市长夫人就是,难得是怎么个偏袒法,如果是下面的领导,那好说,直接刑讯逼供,打得这个摩的司机黑的说成白就是,但涉及市委主要领导这个层面,案子就不能这么办了,这些层面的领导大多爱惜羽毛和名声,你搞刑讯逼供,或许有的领导会默认,但有些领导却是看不得这一套的,说不定自己首先就被当典型赶出公安队伍。

    唐逸在审讯室门口向里看了一眼,回头对陈达和低声道:“手袋,一定要找到,里面有张照片。”不管怎么说,还是将东西拿回来最稳妥。

    陈达和轻轻点头,自然明白唐逸说地照片是怎么回事。

    唐逸又说:“给小妹和齐洁录份口供。”陈达和恩了一声。

    口供是白燕录地,当看到色狼市长那如画中仙子般清雅秀丽的妻子,白燕心里就是叹口气,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录取口供很顺利,几分钟,其实这份口供最主要地作用就是申明小妹和齐洁的关系,情若骨肉的姐妹,免得以后照片传出去或者被办案民警见到生疑,当然,口供里就是简单提了一嘴,不会令人产生欲盖弥彰之感。

    出了公安局大院,齐洁却是可怜兮兮的和小妹讨要了零钱,自己打车走了。

    坐上小妹的跑车,唐逸轻轻叹口气,却见小妹指了指自己,唐逸不明所以,小妹就侧身过来,帮唐逸系安全带。

    唐逸笑笑,轻轻握住她的手,心中温馨无限。

    八点钟,玻璃帷幕外,玉盘如水,柔和的光芒淡淡洒下。

    唐逸躺在软软的大床上,望着天上明月,伸手向旁边摸了摸,小妹却已不在,抱起身边地枕头入怀,淡雅地香,宛如伊人。

    滴滴滴,手机响了起来,唐逸接起,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要不要,出来喝杯东西?”是齐洁轻柔地声音。

    “不要了,太晚了。”唐逸勉强笑了笑。小妹刚刚离开,唐逸怎么也提不起兴致马上去和齐洁幽会。

    “才八点而已,……”齐洁沉默了一会,“是,想她呢吧?”

    唐逸默然,想说不是哄齐洁开心,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齐洁轻轻叹口气:“她,她真的很好,我想,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爱上她,所以,你喜欢她多一点,是应该的。”

    唐逸怔了一下,随即道:“别胡思乱想,我,好吧,去哪?我现在去见你!”

    “明天吧!”齐洁说完,突然咯咯一笑:“老公。你也别太得意,以为自己是香饽饽似的,你等着吧,早晚我拉拢宁小姐给你苦头吃!”

    唐逸笑笑:“你,唉,你最近是不是和她有联系?”

    “恩,偶尔我会给她打电话。”齐洁倒不隐瞒。

    唐逸叹口气:“何苦呢,不要委屈自己。”

    齐洁轻声道:“没啥委屈不委屈地,要说委屈。她更委屈,时常被我这个情人骚扰,还要和颜悦色的对我,老公,你真的应该很好很好的对她,我常想,如果是我和你结了婚,我,我是做不到她的一半好的。真的……”

    两人都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后,齐洁轻笑:“所以啊,最近我也在反省,正宫雍容大度,我当然要学学怎么作好一个合格的妃子!”

    听她说的有趣,唐逸禁不住莞尔。无奈地道:“最好不要学出个西宫娘娘来!”传统评书里。好像西宫娘娘这个群体就是邪恶的代表。

    齐洁一阵娇笑:“那可没准儿,你呀。就等着吃苦头吧!”

    正月二十四,中午在食堂用过餐,唐逸就由军子载着直奔新华书店,过年了,却是要去看看希望小学的学生们,准备选一些图书,所有希望小学的孩子人手一份新年礼物,唐逸没有通知记者的打算。大部分书籍准备通过团委和教育系统发下去。自己选几所比较有代表性的希望小学去看看,亲手送上新年礼物。

    这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记者大书特书的话怕是社会上会产生一些疑惑,例如这个市长为什么可以拿出几万几十万块钱购买书籍?总不能让记者解释自己的家境吧。

    当然,唐逸也不是藏着腋着办善事,机关干部,上级领导,该知道地自然要他们知道。

    小妹走了,齐洁也走了,南方现在很忙,齐洁过年期间都在忙,在安东也只不过仅仅住了三两天。

    想起齐洁临走前还提到那张照片,唐逸摇摇头,也不知道陈达和怎么办事的,十天了,案子还没了解,手袋当然也没寻到。

    奥迪稳稳的行驶在解放路,经过华联商厦时唐逸突然瞥到商厦门前,兰姐与一个男人不知道说着什么,好似两个人情绪都很激动,接着就见兰姐从坤包里拿钱给那男人。

    奥迪很快的驶过转盘,唐逸回头看看,却已经见不到商厦门口的情形,想了想,就掏出电话拨了兰姐的号。

    “唐书记?”兰姐轻轻的喘息着,还未从激动地情绪中平复。唐逸直入正题:“是卓大军放出来了?”

    兰姐惊呼一声,“他,他出来了?在哪?您,您见到他了?”

    “我刚刚过华联商厦,看到你拿钱给他!”照直说,免得兰姐还不承认,心里也叹口气,怪不得兰姐这阵子神思不属地,原来是卓大军出狱了,倒是比自己料想的早得多,这件事,却是要想法子解决,可是怎么解决呢?卓大军毕竟是宝儿地亲生父亲。

    兰姐好似松了口气,说:“不是,不是卓大军,是我哥。”

    唐逸啊了一声,却是自己误会了,本不想干预她的家事,但既然打了电话,也只好问道:“怎么回事?这阵子看你就不对劲?你哥那遇到什么麻烦了?”

    兰姐这程子可真的是心力交瘁,不但背负上黑面神的巨额债务,大过年的,和大哥一起搞的小工厂又被工商部门查抄,不但货物机器全部没收,更下了五万块的罚单,逾期不缴纳,则追究法律责任。

    兰姐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但这些年攒地钱付之一炬,还要缴纳巨额罚款,这不,她大哥也是愁得没辙,更怕她跑掉那五万块罚款一个人背,却是跟她来了安东,一路跟着兰姐,直到去了住处见到宝儿才算安心,就找了小旅馆住下,又要兰姐去筹钱,琢磨着兰姐是生意人,怎么也能和生意上地朋友借到些钱。

    遇到这么个泥胎大哥,兰姐更是头疼,这两天正琢磨实在不行就和大哥说实话,自己在做保姆,实在没什么钱,罚款自己可以去借点,但全额可是负担不起。

    刚刚却是大哥打电话,没钱交旅馆费用,兰姐无奈,和他约在华联商厦前见面,给他些钱住店。

    听黑面神问,兰姐犹豫了好一会儿,好像,也只有黑面神能帮自己,最后结结巴巴道:“我,我不跟您说过吗?我和我大哥作生意,赔了,赔光了,还,还欠人家许多钱,他,他来找我想办法。”却是怎么也不敢和黑面神说是因为黑工厂被罚款,其实兰姐嘱咐过他大哥几次,要正规办手续,大哥口里答应的痛快,还是舍不得那笔开支,结果开工没几天就遇到联合检查被查封,所以兰姐尤为生气。

    但唐逸反应何其敏锐,马上就问:“欠钱?你们作啥生意,这么几天,本钱赔光就算了,怎么可能还欠上一大笔钱?”随即气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开地黑厂!?”

    “啊”,兰姐吓得惊叫一声,接着,电话就是嘟嘟的忙音,却是兰姐被吓得下意识挂了电话,听得出兰姐声音里的惊吓,唐逸就挠挠头,我有这么可怕吗?

    华联商厦前,兰姐却是呆呆看着手里的手机,五脏如焚,这,这可怎么办,不但被他知道了办小黑厂,还,还挂了他的电话,可不知道黑面神现在是不是暴跳如雷,想起黑面神发火时的霸道,兰姐就打了个寒噤。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