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分手还是牵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四章 分手还是牵手?

第五十四章 分手还是牵手?2017-11-8 23:44:59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怨张震诚惶诚恐,自从张省长垮了后,张震的日子实在过得战战兢兢,张省长在位时张震可没少得罪人,省委大院里就不知道多少人恨得他牙根儿痒痒,这些张震都知道,以往张省长在,张震可以不在乎,但现在他却是真正成了无根的浮萍,稍微吹来一阵风,都可能将他吹得无影无踪。

    张省长的垮台使得张震的心态顷刻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唐逸对他采取冷处理时,张震就好像惊弓之鸟,有时半夜都会惊醒,毕竟,他牵涉的事挺多,省委真有人想动他的话,也就是分分秒的事儿。

    唐逸同张震嘱咐了要阳光操作的一些套话,等张震见唐逸没啥吩咐就起身告辞,唐逸送他出门口,按住他肩膀捏了捏,张震微微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腊月二十,司法系统举办迎新春联欢晚会,顾占东邀请唐逸孙玉河出席,唐逸欣然答应,孙玉河却是借故推了。

    林国柱最近与玉河书记的秘书穆树金沟通很密切,孙玉河会参加腊月二十二组织部的联欢会,唐逸就婉拒了齐茂林的邀请。想来孙玉河也会从小穆嘴里知道唐逸将参加司法联欢会,自不会来与唐逸撞车,书记市长倒保持了一定的默契,谁也不会去抢对方的风头。只有必要的场合才会一同露面,例如腊月二十四的老干部新年茶话会,书记市长就会联袂出席。

    出门前,兰姐却是结结巴巴的汇报。说是生意的事没谈拢,那些钱还给唐书记云云。唐逸就笑:“你用吧,再做点别地买卖。总之借给你三年,就这么着吧!”

    兰姐怔住,黑面神走后,兰姐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欲哭无泪。

    司法系统地联欢晚会在文化宫大礼堂举行,唐逸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顾占东。政法委副书记,人民检察院院长王新民,公安局局长陈达和,人民法院院长高玉柱等陪同下进了礼堂。

    礼堂里早已黑压压坐满了人,都是政法战线的干部职工,大多穿便装,也有着制服地,在众位领导进场前主持人早得了信。宣布了这个消息。是以唐逸等进场时大礼堂里人们呼啦啦站起,主持人更用高亢的语调宣读着入场领导的名单。倒好似这不是联欢会,而是什么司法工作动员会。

    礼堂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唐逸跟着鼓了几下掌,又说了几句喜气洋洋地官面话,就是向在座的同志拜个早年之类地讲了几句,在掌声中坐在了第一排中央地位置。

    唐逸微笑和旁边的顾占东倾谈,心里却是叹了口气,进场时唐逸扫视全场,本以为,就算人再多,自己的第一眼也一定会看到她,看到那个倔强,美丽而又骄傲的女孩儿,但唐逸失望了,是的,茫茫人海中自己没能找到她,那各式各样的笑脸中,自己没能认出她,或许,自己和她的缘分真的走到了尽头?

    前世纠缠,今生种种,或许,是该了断了?

    陈珂,干妈……我,我该怎么作?

    舞台上有司法系统职工自编自导地节目,有京城,省城请来地名角,歌舞缤纷,掌声如雷。

    唐逸心中却是一片惘然。

    几个节目过后,唐逸和顾占东说了一声,离场,阻止前排的领导相送,但大家还是站起来,舞台上地表演不得不终止了一会

    出了礼堂,唐逸长长吐出一口气,繁星满天,唐逸心中渐渐决绝起来,就忘了她吧,忘了那个延山县城,一袭小黄裙,默默跟在自己身后,将小手偷偷塞进自己手里的稚嫩少女,忘了那个对自己伸出小手指,嘱咐自己一定要快乐的温柔女孩,忘了那个孤立风中,默默等待自己的落寞身影,甚或,忘了那个轻唤自己“小逸”为自己遮好被子的阵阵温暖。

    是啊,忘了她吧!

    唐逸一步步走下台阶,走得很慢很慢。

    崭新的奥迪100停在台阶前,新车是小凤市长去党校后购进的,小凤市长却是没来得及坐一次,就上调了中组部。

    军子站在车头吸烟,看到唐逸和林国柱下来,忙伸手拉开后门。

    唐逸默默走到车边,刚想坐进去,旁边常绿灌木的阴影中突然快步走过来一个人,军子早就注意到石台旁阴影中有两条人影,忙迎了上去,来人却叫了声:“唐市长?”

    唐逸回头,走来的人国字脸,浓眉大眼,头发有些花白,有印象,唐逸略一思索,想起来,是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好像姓郑,果然林国柱已经用极低的声音说:“检察院郑立国,反贪局副局。”

    唐逸调整下情绪,笑着和郑立国握手,说:“郑检,怎么没在里面看节目?”

    郑立国看到唐逸的笑容,本来忐忑的心一定,叹口气道:“唐市长,大过年的本来不该打扰您,更不该违反组织程序,给领导添麻烦,但有些情况,我必须向您反映。”

    唐逸笑笑:“占东书记,王检都在里面,怎么,找他们不管事儿?”

    本来唐逸是开玩笑,郑立国却是叹口气,点点头:“都找过了,没用。”

    唐逸脸色就严肃起来,沉吟着,郑立国就又忐忑起来。

    “上车谈吧!”唐逸做了个手势,郑立国这才松了口气,又为难的说:“有些情况是我们局侦查一科的陈科长发现的,她,她就在那边。”郑立国指了指身后树丛的阴影,影影绰绰能看到那儿有一条身影,“市长。您看能不能……”

    唐逸怔住,呆了半晌。郑立国后面的话全没听到,随即就挥挥手:“一起上车。”

    林国柱机灵。将唐逸地手包交给军子,对唐逸道:“市长,那我打车回家。“

    唐逸默默点头,郑立国却已经欢天喜地的跑向阴影处。不大一会儿,陈珂跟在郑立国身后走了过来。

    一身深蓝制服地陈珂秀丽端庄。一如往昔。只是更多了一些威严,为她增添了一种别样的风情。

    陈珂地突然出现对唐逸的冲击可想而知,本来,已经决定了,放手,忘掉,但突然这活生生的人儿出现在面前,而且告诉自己。你错了。你想放手的理由不成立,你和我注定要纠缠下去。永远永远……

    唐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车地,等坐副驾驶的郑立国回头说请小陈检察官给您介绍下情况,唐逸才猛地醒觉,陈珂就坐在自己身边,手里拿着大篇地卷宗,看着她微红的脸蛋和小手,唐逸知道她在外面等很久了,心中禁不住一痛,问:“冷吗?”

    陈珂愕然看向唐逸,那边郑立国显然不解风情,也没留意唐逸脸上的柔情,笑着说:“只要能等到您,再苦再累也值唐逸惊觉,笑了笑,看到郑立国在接军子递的烟,无奈的摇摇头。

    “不冷。”陈珂突然很小声的说,那边儿郑立国点了烟,好似听到了陈珂的声音,回头问:“陈检,你说啥?”

    陈珂说:“没啥。”和唐逸目光相对,偷偷白了唐逸一眼,唐逸心中一片温馨,又觉得感觉很怪,此情此景,竟然让唐逸联想到偷情这个字眼。

    郑立国开始给唐逸介绍陈珂:“唐市长,别看小陈检察官年纪小,可是我们反贪局的一把硬手,业务精湛,现在局里几个领导遇到什么疑难案件,定性出现分歧地时候,第一个想听听意见地人就是她。”

    唐逸连连点头,笑道:“看来小陈同志很聪明嘛!郑局,这个小同志前途无量啊!”

    郑立国也不知道市长咋就能看出小陈检察官聪明伶俐,但也连声附和,见唐市长对陈检印象良好,更是松口气,毕竟陈检年纪小,所谓人微言轻,年幼又何不言轻?就担心市长把陈检看成黄毛丫头,对她的话也就不会太重视。

    听唐逸倚老卖老似地叫自己“小同志”,陈珂咬着嘴唇瞪了唐逸一眼。

    郑立国又对陈珂说:“陈检,你给唐市长介绍一下情况。”

    陈珂这才翻着卷宗讲述,她讲话脉络清晰,倒是听得唐逸连连点头。

    不是贪污贿赂的案子,听起来好像一件简单的邻里纠纷,但牵涉到副检察长,反贪局黄敬仁黄局长,性质就有些变味儿。

    起因是黄局长的弟弟黄敬业与邻里牛某闹纠纷,牛某吃了亏,心下不忿,就往黄敬业院里的自来水管里投掷粪便,结果被黄敬业发现,报警,现在牛某已经被拘禁,检察院会以投毒罪起诉他。

    唐逸听得就是一怔:“投毒?”

    陈珂点点头,说:“粪便主要成分是氨和氮,其中氨属于强碱性物质,对人体各器官危害极大,饮用受此污染的水,人会传染多种疾病,说是有毒物质并不过份。不过牛大成小学文化,不可能懂得这些知识,他投掷粪便更多的还是恶作剧的成分居多,以故意投毒罪起诉很不妥当,尤其是事后黄敬义找到牛大成的爱人,协商用二十万私了,还宣称他哥是检察院检察长,不私了就整死牛大成,这是他的原话,邻里许多人都听到,影响很恶劣。“

    唐逸微微点头,问:“这些情况,黄局长知道吗?”

    陈珂就不再说话,唐逸心下一宽,小丫头挺会保护自己了,不会被人当枪使,在自己面前尚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更勿论在其他人面前了。

    这问题自然得郑立国回答,他叹口气,道:“这些情况我向他反映过,但他说这案子不属于反贪局管,他不便插手,而且他相信检察院公诉处会公平公正的处理。他也不能因为事关自己的亲弟弟,就要求公诉处对涉案人从轻发落。这同样是一种不公平。”

    唐逸笑笑,这个黄局长理论水平很高。非等闲之辈。

    郑立国叹口气,愤怒地说:“但谁都看得出来,定性太甚,传到社会上。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检察院?投毒罪?这公平吗?更别说他弟弟大张旗鼓的去讹诈人家亲属地恶劣举动了!”

    唐逸点起一根烟,不说话。

    郑立国又道:“后来。我又和陈检向王新民检察长反映情况。王检的批示是维持公诉处地意见。”

    唐逸点点头,王新民的反应在意料之中。

    郑立国还在诉苦:“我和陈检就写了材料向顾书记反映,谁知道顾书记又转给了王检,结果检察长狠狠批评了我们,把陈检都批评的哭了!”

    一直神态平和的唐逸就一蹙眉,慢慢将烟蒂按进了烟灰缸。

    车里一片静寂,唐逸沉吟了一会儿,说:“情况我了解了。我会和占东书记沟通。就这样,好不好?”

    郑立国当然知道市长不可能对他表态。今天只要能将情况反映给市长,上达天听,自己就已经取得了初步地胜利。

    忙连声说谢谢唐市长,唐逸摆摆手,就说:“住哪?送你回家。”

    郑立国忙说不用,就在这儿下车就好,唐逸却已经吩咐军子,“解放路,记得检察院的家属楼在那儿吧?”

    郑立国忙说是,更连声道谢。

    郑立国到了地头,千恩万谢下车,见陈珂也开门下车,奇道:“你不是住健康花园么?”

    唐逸就说:“那刚好,和我家顺路。上来吧,我送你!”

    陈珂犹豫了一下,就回身上了车,郑立国将车门关上,奥迪驶出好远,他还在一个劲儿挥手。

    “我,我没哭,是郑局长夸大其词。”陈珂突然说。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陈珂又说:“其实,其实我觉得郑局长有私心。牛大成地爱人来检察院闹,看她挺可怜地,我就私下了解了一下案情,觉得定性是很有问题,就同郑局长反映了一下,其实我觉得,本来这案子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他和黄局长私下沟通,或者同公诉处李处长沟通沟通,将案件重新定性还是没问题的,他偏偏闹得人尽皆知,黄局长和公诉处都有些下不了台,很简单的案子变得越来越复杂。”

    军子诧异的看了后视镜一眼,听话头,却是想不到唐哥和陈检早就认识。

    奥迪慢慢贴了路边停下,军子说:“哥,我去抽颗烟。”

    唐逸点头,军子就推门下车,靠在车头吸烟。

    唐逸指了指军子:“这小子,机灵吧?”

    陈珂瞪着眼睛,一脸不满:“什么啊,他下车是什么意思?以为我是你情人吗?”

    唐逸笑笑:“你管他怎么想?怎么?你这个检察官不但要检查别人的思想,还想控制人家的思想?”

    陈珂嘟嘴道:“你不怕我也不怕,反正以后外面传你有检察官情人别赖我!”

    陈珂突然流露出往日的娇憨,倒令唐逸一呆,随即晃晃头,笑道:“他不会乱说话的。”

    陈珂却是认真地说:“哥,这我可得说说你了,知道领导干部地一些隐秘怎么传出去的不?为啥有句话说没有不透风地墙?您见哪个有情人的领导干部能瞒得过人?其实问题都出在他们认为很靠得住的人身上,还有我办案的经验,只要给领导送过钱,查上去,没有几个不老实交代的,所以,哥,你可得注意点

    乍一听陈珂喊自己哥,唐逸怔住,久违的称呼,陈珂却是喊得那么自然,正自回味,却听陈珂一本正经嘱咐自己,唐逸哑然失笑,但还是点点头,说:“恩,我记住了,谢谢你的金玉良言!”

    陈珂听得出他话里的戏谑,想说什么,又忍住,扭头去看窗外,好像有些生气,或许是因为,不管自己怎么改变,在唐逸眼里,自己都好像孩子一般吧。

    唐逸就笑道:“好了,咱不谈这个,说说投毒案吧?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你是市长,自己拿主意!”陈珂不回头,硬邦邦回了一句。

    唐逸无奈,这能怪我拿你当孩子看吗?想想,陈珂在自己面前,好像总是这么孩子气。

    小孩子要怎么哄呢?唐逸绞尽脑汁也不知道怎么哄人,最后憋出一句:“那,那我就提议成立专案小组,你当组长,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陈珂本来板着脸,听到唐逸这个外人看来强势而又睿智的市长,突然来了句这么个不着四六的提议,实在忍不住,扑哧一笑,回头说:“就胡说,你要真下这么个命令,那安东的太阳还不得从西边升起?”

    唐逸不说话,拿过手包,摸出手机,拨号,说:“我这就和顾占东说。”

    陈珂撇撇嘴,心说装腔作势。

    谁知道电话通了,唐逸就拿到陈珂近前,话筒里果然是顾占东的声音,“喂?是唐市长吧?”陈珂吓了一跳,忙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发出声音被顾占东听到。

    唐逸笑笑,将电话贴到耳边,说:“是我,恩,是这样,刚刚检察院郑局长和我反映了一些情况……恩,就是这案子,我看,慎重处理吧!恩,恩……”

    “还有,占东啊,有点私事,反贪局那个小陈检察官,我早就认识,我在延山镇上时的同事,恩恩,小姑娘很能干……恩恩,……就这样。“

    其实只要有心人稍微留意,就会发现唐逸和陈珂曾经作过同事,而主动和顾占东提提这件事,一来可以令顾占东多多照顾陈珂,二来又可以显得自己和他很交心,倒是一举两得。

    挂了电话,却见陈珂又板起了脸,知道自己说又是小陈检察官又是小姑娘的使得陈珂气愤,就笑道:“陈检,去吃夜宵?”

    陈珂点点头,唐逸刚想叫军子上车,却见后面一辆摩托驶来,靠着奥迪慢慢停下,摩托车上下来一个交警,对军子敬个礼:“同志,这里不许停车,请出示您的行车本,驾驶本和身份证。”

    军子啊了一声,忙掐灭烟头,说:“我这就走,这就走!”驾照身份证都在车里,却是怕频繁开车门被交警看到唐逸和女孩子坐里面。

    唐逸没有挂市政府的车牌。见军子拿不出相应证件交警眼睛就是一亮,满脸严肃的说:“按规定在这里停车是要罚款的。”

    军子摸了摸,内衣口袋倒是有几百块钱,接着就听交警说:“罚款五百!”军子微微蹙眉,但觉得还是低调走人好,数了数,恰好是五张老头票,就一起塞给了交警,交警却更是疑惑,不开罚单拿钱是他们的灰色收入来源,开口五百只是虚张声势,等着军子敬烟侃价呢,却见军子爽快的掏钱,却觉得大是有问题,这车,不会是贼赃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