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追兰姐-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二章 追兰姐

第五十二章 追兰姐2017-11-8 23:44:56Ctrl+D 收藏本站

    红色紧身皮衣,直筒红色皮裤,红色小皮靴,身段婀娜,体态风流,兰姐艳丽逼人,令任铁石有种窒息的感觉,每次见到兰姐,任铁石都会情不自禁被吸引,有时夜深人静,躺在床上,任铁石更会幻想将这个性感的小女人搂在怀里,肆意妄为。

    中午兰姐来接宝儿下学,与小霞姐妹说笑着向外走,在校门口刚巧遇到了任铁石。

    “小兰,真巧啊!“任铁石笑呵呵打招呼,兰姐就有些不耐,自从配了手机和车后,兰姐自觉身份又提升了几个档位,作为黑面神这个XX党的大管家,兰姐现在对任铁石实在有点瞧不上眼,尤其是上次耐不住情面,在任铁石妹妹撺掇下一起去吃了次饭,见任铁石故意卖弄学问时的酸样,心里就更为不屑,经常听黑面神发表些高论,兰姐也算被二十一世纪新理念熏陶过的人,再听任铁石故作高雅,实则言之无味的论调,兰姐心里就琢磨,这就是黑面神所说的“砖家”吧?

    兰姐不耐归不耐,脸上却是挂着迷人的笑容:“任局长,您又来看资助的孤儿啦?”

    任铁石心中就是一荡,笑呵呵点头,说:“是啊,小成最近闹情绪,我来看看他。”女人,尤其是经历很多的女人,是最喜欢成熟稳重而又细心的男人吧。

    兰姐就给他介绍了一下小霞,“这是我的妹妹,在这里教书。”

    小霞听说任铁石是公安局局长,就有些拘束起来,更有些羡慕,觉得兰姐交际的***都是大人物。

    任铁石略一琢磨,不想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就亲切的道:“小兰,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吃顿饭吧。我请客,小霞。一起去!”不是单独邀请兰姐,兰姐就少了个拒绝的理由。除非她真的不想和自己进一步认识。

    任铁石自己觉得,他还是配得上兰姐的,都是离异单身,自己是公安局副局长。正处级国家干部,而兰姐虽说是市长夫人的干姐。但好像只是保姆。没有正经工作,怎么想,自己追求她也有些把握。

    果然,兰姐略一琢磨,就娇笑道:“那就谢谢任局长,我正琢磨着这两天下馆子解解馋呢。”

    任铁石大喜,忙不迭说:“那现在就去,小兰。你说去哪儿?”不过他随即又拍拍头。“看我,等一下啊。我去接小成,很快的!”小成就是他资助地学生,清贫的公安局长资助孤儿求学,在安东可是被传为了佳话。

    看着任铁石地背影,小霞说:“任局长真是个好人。”小霞不傻,看得出任铁石在追兰姐,而兰姐好不容易答应和他去吃饭,他却仍对资助的孤儿念念不忘,更要带孤儿去做“电灯泡”,这样地男人确实很令人心折。

    兰姐却是抿嘴一笑,撇撇嘴:“喂,你说,如果就我和他,我答应和他去吃饭,他还记不记得叫那个小成?“

    小霞无语,兰姐,怎么就这么坏呢?不过她好像说得又一针见血,很值得仔细想一想。

    宝儿却是发起了脾气,嘟嘴说:“我不饿!小丽,咱们回教室,看书去。”

    小丽现在就是宝儿的小尾巴,对宝儿言听计从,就算姐姐的话都不大听了,马上说好。

    兰姐无奈,俯身低头在宝儿耳边低语几句,宝儿眨巴着大眼睛想了想,白了妈妈一眼,低声嘟囔:“幼稚的小兰姐!”

    兰姐气得拧她耳朵,拧得宝儿哇哇怪叫,连声讨饶,刚刚地小大人儿模样荡然无存。

    等了一会儿,任铁石兴冲冲拉着一个黑黝黝的小男孩跑过来,小成很乖,到了近前规规矩矩向兰姐和小霞问好。

    看到宝儿,小成就有些瑟缩,宝儿却是笑嘻嘻说:“叫姐姐。”其实小成却是比宝儿高了一班,谁知道小成马上说:“宝儿姐姐。”脸上神气,竟然有些受宠若惊,这也是情理之中,宝儿可是学校地风云人物,被孤立地她渐渐变成了孤傲的小公主,见谁都爱理不理的,好像比老师还神气。那些小男孩儿都以能和她说上一句话为荣,当然,大多数女孩子看宝儿就不那么顺眼了,虽然是小学生,但同性相斥的定律依然存在。

    听小成叫自己宝儿姐姐,宝儿却是脸一沉,凶巴巴说:“什么宝儿姐姐?宝儿是你叫得吗?不许再叫我姐姐啦!”扭头就不理他了,小成可怜巴巴的拉着任铁石衣襟,不敢再说话。

    兰姐笑笑:“这孩子!”有外人在,兰姐还真不敢随便对待宝儿,有一次当着宝儿同学给了宝儿一巴掌,宝儿可是半个月没理兰姐,兰姐这才知道小姑娘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自尊心。

    当然,没外人,兰姐经常收拾的宝儿哇哇怪叫,可怜兮兮的讨饶。

    任铁石就问兰姐:“小兰,你看咱们去哪儿吃?要不?去汉城酒店?”汉城酒店是现在安东档次最好地饭店,比新华酒店高了一档。

    兰姐娇笑:“成,好久没吃西餐了,去汉城酒店吃西餐吧。”

    任铁石心里就有些发苦,汉城酒店地西餐厅好像和春城福楼合作,经常有时令鲜品作正宗地道的西餐,在那儿,可以消费百元上下,也可以消费数千上万,就看你想吃什么。

    但任铁石脸上却是挂着笑容:“好啊,就去吃汉城西餐。”

    一行人就出了校门,看到兰姐拉着宝儿走到一辆红色小车旁拉开车门,任铁石就是一怔,小成却是羡慕地说:“宝儿家的车真好看。”

    任铁石拉着小成走过去,兰姐将宝儿抱上副驾驶,回头歉意的笑笑:“任局长,我的车不载男人的,您打车成不成?”

    任铁石忙说没问题没问题,看着兰姐性感的小腰肢一扭,坐进车,任铁石心里又是一热,不坐男人?哼哼。我早晚坐进去!

    汉城酒店的西餐厅很雅致,座位的间隙摆放着绿色植物。使得富丽堂皇中更多了一些生机。

    中午吃西餐的人大多要地是经济餐,毕竟如果是真正享受西餐。从开胃菜吃下来,是很消耗时间的,晚上时间充足,才能优雅地享受。

    六个人。坐了长桌,穿背带裤。打蝴蝶结的侍应生帮他们倒了几杯水。侍立一旁等着点菜。

    兰姐一开口就令任铁石冷汗直冒,笑吟吟地兰姐要得松露大餐,头盘鱼子酱,接着就是松露蛋塔松露兔肉松露羊乳酪松露冰砂等搭配好的主菜副菜以及甜品汤类,售价888。

    宝儿要的豪华儿童套餐,算是很有中国特色的西餐名目,幼稚地小兰姐说要宰那个讨厌的男人一顿,虽然幼稚了点。宝儿却也乐得推波助澜。

    虽然小霞姐妹只是简单地要了经济套餐。但任铁石算了算,这餐饭怕是要两千多块。任铁石看着笑起来性感迷人地兰姐,心里,痒痒的,但又琢磨,她,是不是在拿我当冤大头,敲我的竹杠?

    不过思及兰姐的生活,私家车,一万多的手机,想来平日也是锦衣玉食,或许,人家真的不拿千八百块当回事儿呢?

    或许再精明的男人,美色当前,也会利令智昏吧?潜意识里就喜欢向好的方面去想,而不愿意承认女人地狡黠和自己地失败。

    “滴滴滴”,任铁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去年下半年,为了更加高效地开展工作,司法系统的局领导以及一些重要部门的科室领导就集体配备了手机和呼机。

    听到手机响,任铁石精神一振,是啊,自己或许钱不是很多,但权势,往往就能解决很多钱不能解决的问题,比如,手机,自己可不也配了吗?而且,是不需要自己掏一分钱话费的。

    任铁石接起电话,很熟悉的声音,龙岗区公安局副局长汪明涵,是任铁石一手提拔的干部。

    “任局,最近风向不大对啊。”汪明涵声音很低沉,听得出,是个很有城府的人。

    任铁石一怔,问:“怎么的?局里有啥动静?”

    汪明涵说:“六子,您见过几次,就是我那小舅子,不一直在解放路干联防吗?昨天,被开了!是,我也知道那小子不争气,不过派出所老李明明知道他和我沾亲,招呼也不和我打一声就开了他,我看,很不正常啊,是不是,那边儿有啥新想法?”那边儿,自然是指的陈达和一方。

    任铁石敲打着桌面,喃喃自语:“解放路派出所……”

    “是啊,后来我打听了一下,说是陈达和的电话,任局,陈达和不是想动我吧?”

    任铁石蹙眉道:“陈达和……”突然意识到对面坐的兰姐是什么人,忙停了口,站起来笑道:“我去打个电话。”

    大步走到洗手间前,这才放开捂着的话筒,说:“陈达和好端端动你干嘛?不要胡思乱想,去问问六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看啊,是他得罪人都不知道!”现在新书记到任,唐逸好像有些势单力孤,而且政府一把和党委一把磨合期间,陈达和是不会这时候随便动什么心思的。

    汪明涵说:“我都问过了,他说这几天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被开除前三两天,他查了个朝鲜越境妇女,后来,老李就将案子接过去,没两天,就黑着脸将六子以前犯得事翻了个底掉……”

    “等等。”任铁石敏锐的捕捉到什么,沉吟着,最后压低声音道:“你,查查那个朝鲜女人是怎么回事?查查她还在不在安东!”心里,一丝丝兴奋荡溢,这个朝鲜女人,不会和陈达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关系吧?

    任铁石挂了电话回转,对兰姐几个连声说不好意思。

    “您是公安局长,当然忙。”兰姐笑眯眯说,声音柔和动听。

    吃过饭,任铁石掏出钱包时一阵阵肉痛,两千三,虽说这两年工资涨幅挺快,但不算各种补助津贴的话,他一个月也不过一千挂点零头。

    兰姐心里却是有些得意,看你再敢约姑奶奶,下次来,再宰你一顿更狠的,早晚吓得你不敢来,不过想单独约姑奶奶吃饭,姑奶奶是不会奉陪的!

    在酒店门口分了手,上车后,兰姐却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唐逸的电话。黑面神的声音响起,兰姐突然就发现自己有些嘴拙,平日的伶牙俐齿消失不见,结结巴巴问:“唐,唐书记吗?”

    “废话?”听到兰姐的声音,黑面神明显就有些不耐。“啥事,快说,我忙着呢!”

    兰姐从西餐厅里的小天鹅变成了呆头鹅,笨拙的组织着词汇:“是,是,是任铁石,我刚刚和他吃了顿饭,啊,我,我是想宰他……”

    “不用啥都向我汇报,吃顿饭有啥大不了的?”黑面神明显更加不耐起来。

    兰姐赶忙加快汇报速度:“是,是我听他打电话,提到,提到陈达和,又避忌着我,我和您说一声,啊,还有,他还提到了解放路派出所……”

    黑面神那边沉默了一下,说:“知道了!”

    见黑面神没再训斥自己,更思考了一会儿,兰姐就知道自己的信息对黑面神有点帮助,心里就美滋滋起来,黑面神挂了老半天电话她却毫无所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