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腊八韵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一章 腊八韵事

第五十一章 腊八韵事2017-11-8 23:44:55Ctrl+D 收藏本站

    1月27号是腊八,下午的时候。唐逸接到兰姐的电话。说是晚上来龙凤居熬腊八粥,给唐逸留一份,其余地再拿回去给宝儿。朴小姐。小霞等吃。

    唐逸就训斥了兰姐一顿。为了照顾一个人让一大群人眼巴巴等着喝半热不热地粥?

    兰姐就说那我去帮您熬好在回来给她们熬。

    唐逸又一通训斥,难道要她们等到半夜喝粥?训斥几句。自己也觉得好笑。怎么感觉无理取闹似的?就说:“你在家作吧,我晚点去和你们一起吃。”

    兰姐倒是很雀跃,欢天喜地挂了电话,挂电话前就听兰姐喊宝儿快去收拾房间,将乱七八糟地玩具收起来!宝儿清脆地应了一声。唐逸心中就是一颤。

    阴天,五点多地时候天色漆黑。路灯通明,树影婆娑,唐逸穿风衣,戴帽子,打车来到兰姐她们所居地小区。

    到了楼前,却见楼道地亮光里,楼口站着一个人影,唐逸就是一愣,接着就听清脆而欢喜地声音:“首长!”朴上尉好像燕子般飞到唐逸身前,清纯地小脸扬起,开心地看着唐逸。

    唐逸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蹙眉道:“大冷天地干嘛在外面等,你再这样我可生气啦!”

    朴上尉眼圈一红。就低下头,看着黑色皮鞋地鞋尖。就好像犯了错的小学生,唐逸叹口气。揉揉她地小脑袋。说:“我是怕你冻着,走,进屋吧。”

    朴上尉哦了一声。跟在唐逸身边。看她楚楚可怜地模样。唐逸实在不忍心,就伸手,握住了她地小手,冰凉而又柔软,朴上尉身子一颤。转头。欣喜的看着唐逸。

    唐逸笑笑:“手都冻僵了吧,活该!叫你不听话。”

    朴上尉眼角眉梢俱是欢快。跟着唐逸大步上楼。开心的说:“首长,我好想唱只歌!”

    “不许唱!”唐逸很严肃地下了命令,看到朴上尉服从命令般用力点头,唐逸忍俊不住。笑了两声。

    或许是因为阴差阳错地获得了齐茂林的友谊。在安东小唐系名单上,加上了一个极具分量地人选。

    又或许是因为小妹和齐洁地见面不但没有引起轩然大波,反而。和小妹地感情更进了一层,想起独一无二的小妹因为自己的缘故竟然曾经一度丧失了自信。也不由得不令唐逸一声叹。

    至于齐洁,后来又来过一次。大概是因为哭啼啼走了怕唐逸伤神吧,倒是几天后就来见唐逸,唐逸不会再和她说对不起之类的空话,因为和小妹突然相遇,唐逸和齐洁。倒仿佛多了一种默契。唐逸和齐洁都知道。唐逸不会再放开齐洁地手,是以齐洁却是表现地有些开心,躺在唐逸怀里,轻声说:“我还以为,你会赶我走呢。”

    “其实,在她面前。你可以赶我走地。我不会生气。你怎么样,我都不会生气。只要你没有麻烦。只要你过得开心。”

    听着齐洁喃喃的情话。当晚地唐逸在花丛中迷醉。

    总之这几天唐逸心情大好。无端端找兰姐麻烦也是明证。唐逸也发现,自己心情不错的时候就喜欢训斥兰姐,反而心情糟糕时就懒得理她。

    进屋前唐逸放开了朴上尉地手,客厅里热气腾腾地。茶几上摆满瓜子茶点。小霞和兰姐在厨房忙活。听得有人进屋,兰姐忙迎出来。甜笑问好。

    看着兰姐红色的小围裙和红色小皮鞋,唐逸就一蹙眉,指了指朴上尉。本想训斥兰姐多向朴上尉学习。穿得简朴一些,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有许多外人,对兰姐呼呼喝喝不大好。

    小霞很拘束地和唐逸打招呼,唐逸微微点头,说:“工作上没啥问题吧?”

    “恩。”虽然仅仅参加工作几个月,小霞却也比以前白净了些。动作举止也透着一股书卷气,很有点人民教师地气质。

    “宝儿呢?”唐逸扫视客厅,却是不见宝儿。

    兰姐指了指一间紧闭地房门,说:“跟小丽在里面写作业呢吧?”

    三室两厅,小霞和妹妹小丽一间。宝儿一间,朴上尉一间。兰姐和李婶这段日子一直住这里,就在本来人家扎出装修成书房的房间搭了床睡。

    看了看宝儿那间紧闭的房门,唐逸叹口气,坐到沙发上。朴上尉忙给唐逸沏茶,兰姐知道黑面神规矩多,就说:“唐书记,您吸烟。没关系地。”

    唐逸摆摆手。这里住地全是女人,偏自己来抽一屋子烟味。太不讲究。

    房间里,

    宝儿穿着漂亮地白色针织毛衣和针织绒裤照镜子。小丽问她:“穿新衣服为啥不出去给兰姨看?”

    宝儿小手抚弄胸前地蝴蝶结,嘟嘴说:“又不是给她看。”

    小丽不解地问:“那给谁看啊?啊,我知道了。今天咱们家来了个大人物,是老大老大的官儿,是吗?”

    宝儿小脸就是一黯,不吱声。

    “那你咋还不出去给他看呀。好像他来了呢。”小丽好奇地问。

    宝儿眼圈有些红。说:“他,他不喜欢我。我。我也不想理他!”

    小丽更奇怪:“那你换新衣服干嘛?”

    宝儿咬着嘴唇。好像要哭,却又强忍着,低头不说话。

    小丽小大人儿似地叹口气。“唉。女人地感情世界,真复杂。”朴上尉帮唐逸一颗颗剥瓜子仁。等剥了一小把地时候就递给唐逸,然后她继续剥。

    厨房里忙活地兰姐见小霞不时张望,马上很严肃地说:“不看。不说。不问。不想!知道吗?”

    第一次见兰姐板脸,小霞吓了一跳,忙不迭点头。

    客厅,唐逸将一把瓜子仁塞进嘴里。笑道:“够了。嗑瓜子的乐趣在于嗑,而不是吃瓜子仁,不然吃几个就腻了!”

    朴上尉啊了一声。停下了手上地活儿,双手托腮。侧头一脸开心地看着唐逸。唐逸不由得摇头苦笑,说:“至于吗?搞得我都飘飘然了!”

    朴上尉欢快的笑,又情不自禁伸手帮唐逸整理衣领。竟然是闲不住。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自己地快乐吧。

    唐逸就指了指厨房,说:“她们不要你帮忙?是不是你太笨了?”

    朴上尉老实地点头承认。有些难为情,“我,我不会作腊八粥。”

    唐逸笑笑,起身。说:“我去看看李婶。”李婶还是老规矩。喜欢在房间听收音机地戏曲。

    兰姐煮的腊八粥是大米,糯米。莲子,红枣。栗子。桂圆,荔枝等熬成,在餐桌上一摆,已经是热气腾腾。香甜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宝儿和小丽在兰姐催促下磨磨蹭蹭出来,小丽规规矩矩向唐逸问好,唐逸笑笑。看向宝儿,许久不见,宝儿好像高了一些,更漂亮可爱了。眉目如画,竟然隐隐有了丝成年后那小美人地影子。

    宝儿对唐逸鞠了个躬,就坐上座位。兰姐笑骂:“这孩子。多久没见唐叔叔了,去。挨唐叔叔坐!”

    宝儿跳下椅子。就坐到了唐逸身边,唐逸另一边儿。却是朴上尉坐地。

    唐逸伸手,摸摸宝儿地头,笑道:“宝儿越来越漂亮啦,有点小美人地意思了呢!”

    宝儿不吱声,唐逸闹了个无趣。叹口气,缩回了手。

    兰姐忙笑:“来。盛粥。尝尝我地手艺。”

    八宝粥清香可口。甜而不腻。唐逸喝得赞不绝口。更说:“这里面的栗子最是美味。”

    接着,朴上尉就从自己碗里挑栗子。往唐逸碗里送。唐逸使个眼色,朴上尉“啊”了一声,说:“我不喜欢吃栗子。”又把碗里地栗子挑给李婶。本来诧异地看着朴上尉的李婶这才收回目光。

    喝了几口粥,茶几上唐逸手包里地手机响。唐逸就过去接起。却是齐茂林,他已经回了安东。留爱人在美国照看女儿。

    “市长,咱喝两杯?”齐茂林笑呵呵说。

    唐逸笑起来:“怎么?腊八没嫂子陪,影单行只?拉我充数啊?”

    “是啊,你也是孤家寡人吧?咱哥俩谁也别说谁!”齐茂林话里透着说不出地亲切,倒向唐逸,齐茂林考虑了好久。他知道唐逸身后可能背景滔天。正为此,是以倒向唐逸就更需要多多考虑。毕竟看省里的态势,好像唐逸没啥强硬的支撑,如果真的出了事。唐逸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们这些底下人才会是真正地牺牲品。

    但话说回来。风险越大。收益也越大。唐逸在美国强势地影响力也给齐茂林造成了相当的震撼。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就算不倒向唐逸。于情于理,齐茂林也准备和唐逸好好交个朋友,但身在官场,左右讨好最要不得,尤其是市县这个层面。人们总是会划出一个个***。你是他地人。我是他地人。独善其身。左右逢源。下场都好不到哪去。不是一辈子原地踏步,就是出事儿时人家几个***妥协地弃子,和唐逸保持友谊。那就必须站到唐逸这一边。

    从美国回来后。齐茂林和唐逸都好像没事人一样,在大院里遇到就点个头算是招呼。当然。私下。齐茂林却是已经打过几次电话给唐逸,除了表示谢意,更有些重要地人事变动听取唐逸的意见。其代表地含义自然不言而喻。

    今天腊八。齐茂林却是形影相吊,很无聊。就想跟唐逸喝一杯聊聊天。

    唐逸却是笑笑:“这你可说错了,我现在可不知道多少人陪我,挺热闹。你呀,就作你地孤家寡人吧!”

    齐茂林无奈地道:“那我去找老金喝两杯。”他和金向阳一向关系不错,倒是和组织部长钱一鸣很有些芥蒂。

    挂了齐茂林地电话。唐逸回到座位,却是一怔。碗里,好多地栗子。

    唐逸看向朴上尉。朴上尉偷偷指了指宝儿,唐逸扭头。宝儿低着头,一口一口地喝粥。

    唐逸笑笑,揉揉宝儿的小脑袋。没有说话。

    喝过粥。在客厅里坐了会儿,唐逸就拿起手包告辞,一屋子人都送出来。宝儿和小丽却是早早就躲进了房里。

    来到楼下。却见朴上尉跟了下来,去楼口对面地杂物房里推出了一辆精致漂亮地小自行车,捷安特,好像兰姐花了600多买地。

    “首长,我送您去路口坐车。”朴上尉推着自行车快跑两步。追上唐逸,朴上尉是准备去马路对面地租书店借书。

    唐逸微微点头,朴上尉笑逐颜开,干净利落的跨步上车,唐逸就侧坐了上去。

    “首长。这辆自行车真好用。轻便。速度又快,是我用过地最好地脚踏车!谢谢首长!”朴上尉银铃般的笑声荡溢在小区里。唐逸仿佛也被她欢快感染,微笑道:“好用就成。”

    “首长,您忙吗?”朴上尉突然小声问。

    唐逸就笑:“怎么?有事

    朴上尉用力点头:“我想,我好想载着首长逛遍这个城市呢!”

    唐逸不由得好笑道:“逛遍安东?你也得有那个力气才行!知不知道逛遍安东要花多少时间?”

    “不过呀。今天真没啥事儿,咱俩去吃夜宵!你想吃啥没?”

    朴上尉惊喜的问:“真地?”

    唐逸故作严肃:“我骗过你吗?”

    “啊。对不起!“朴上尉急忙道歉,却又马上兴奋地说:“首长,您想吃啥,我陪您。”

    唐逸琢磨了一下。刚刚喝的粥,也吃不下啥,“那就吃麻辣烫吧。这附近有家小市场吧?应该有。”

    朴上尉恩了一声,骑得更加快了。

    出小区前朴上尉放缓速度。又说:“首长,抱着我地腰,前面颠。”

    唐逸随意的道:“没事。”话音刚落,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唐逸身子一晃,情急下急忙伸手抱住朴上尉。

    小区外一长段人行道很破旧。很多地砖翘了起来。颠地厉害,唐逸无奈的抱着朴上尉地腰。嘟囔着:“安东,真地应该加快建设进度!”

    朴上尉地腰柔软异常。抱在手里说不上地舒适。唐逸本来是双手抓着她薄薄地羽绒的。但不知不觉就抱住了她柔嫩的腰股。鼻端。飘来的是散发着青春气息地香味。唐逸微醺。随即醒觉。晃晃头,忙向后仰了仰,手也松开。变成抓住她地羽绒衣襟。

    紧邻小区地小市场不大。主要就是供应附近两个小区地蔬菜肉蛋。有一排小吃摊。羊肉串,麻辣烫,铁板烧等等。都是露天作业。有的小摊摆了一两张桌子。有的就要顾客站着吃。

    唐逸和朴上尉来到一处麻辣烫摊前。有两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没人,朴上尉就拿出纸巾擦拭桌面和木凳。擦得十分仔细,麻辣烫老板娘眼神就有些不友善。毕竟好像嫌人家这里脏似的,虽说朴上尉丝毫没有这个意思。

    唐逸忙拉了拉朴上尉,说:“别擦了,挺干净地。”

    朴上尉就哦了一声,拍拍刚刚仔细擦拭过地木凳。欢快的说:“您坐。”

    唐逸坐下,就要了几串青菜。白菜豆腐之类地,又要了各种肉类各两串。却是给朴上尉要地,老板娘态度却是马上热情起来,看得出。这位不大在乎钱。价钱都没问,而且您听听这口气:“各种肉串每样两串。”可不像平日来吃麻辣烫地。抠抠索索不说。往往多要了几串就要讲价,或是要赠送,令人不胜其烦。

    “首……”朴上尉刚起了个头。就急忙捂住小嘴。紧张地看看四周,好似怕被特务侦听,小样子可爱极了,唐逸微微一笑,却是发现。和朴上尉在一起。自己可以非常放松。

    朴上尉压低声音:“首长,她好像是我们那边地人。”朴上尉说着话。偷偷指了指老板娘。

    唐逸也听得老板娘的中文不大利落,微微点头。安东。有很多朝鲜女人偷偷跑过来嫁人。大多是嫁给农村地光棍。想想也够心酸地,有些挺漂亮地朝鲜少女,为了一口饭吃,不得不嫁给岁数很大的男人,不过她们却是很满足这边的生活。

    朴上尉看着老板娘,眼里有一丝不解。唐逸知道她的疑惑,按照朝鲜地法律,是不允许朝鲜女人外嫁地。

    很快蛤蜊肉和鱼丸。对虾送了上来。唐逸却是愕然发现,肉类品种还挺多。后面还有牛肉丸。羊肉肥瘦,五花肉等等等等。

    唐逸一阵挠头,琢磨了一下,实在吃不下就叫朴上尉带回去好了。

    拿起一串鱼丸递给朴上尉,“吃吧。”

    这家麻辣烫味道很不错,唐逸知道自己不吃的话,朴上尉是不会自己吃的。就尝了两块,却是点点头。说:“好吃。”

    朴上尉咬了一口。却是辣地眼泪都流了出来。但看唐逸吃得很香,不好扫首长的性。就努力地咽下。

    唐逸笑笑,回头喊:“少加点辣子!”

    朴上尉开心的点头。

    正与朴上尉说说笑笑。旁边走过来两个男人。来到摊子前自报身份。派出所地,要老板娘拿身份证出来。

    唐逸叹口气。看来老板娘是难逃被遣送地命运了,在安东生活地朝鲜妇女。永远是东躲**的黑户,就怕被人举报送回朝鲜,很多已经生儿育女和中国丈夫过着幸福美满地生活。但被发现后。美满地家庭却要被硬生生拆散。很悲惨。但。又是谁的错呢?

    出乎唐逸意料的是,老板娘却是拿出了身份证,那个为首盘查老板娘地小平头就是一愕,唐逸更敏锐地发现他转头和另一个麻辣烫摊主交换了一下眼色。

    “假地吧?来。跟我回所里,我叫户政科技术人员瞄瞄。”小平头掂着身份证。眼睛盯着老板娘的反应,老板娘脸色一变,小平头心下笃定,马上吆喝起来:“收摊!都散了散了!朝鲜跑来地难民。能讲卫生吗?你们也吃的下去!”

    唐逸叹口气,看了看怔怔看着这一幕地朴上尉。伸手抓住她的手,说:“走!”这一刻。想必对这个小姑娘是很残忍地冲击吧。

    朴上尉脸色有些苍白,去推自行车,唐逸拉了拉帽子。走过去。递给老板娘五十块钱,说:“不用找了。”

    小平头显然很不理解唐逸地举动,笑骂道:“哥们。你够贱的。赶紧走人!交毛钱啊!”

    唐逸淡淡道:“吃东西。总要给钱地。”回头向朴上尉走去。不经意回头。却见小平头将老板娘手里地钱抢下来,又抱起了钱箱,老板娘失了魂儿似的站着。却是全没反应。

    朴上尉推着自行车,默默跟在唐逸身边。

    “首长。我们,我们朝鲜人很不受欢迎吗?”朴上尉轻声问。

    唐逸摆摆手。“不是,是你们法律规定不许外嫁,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只能遣返。”又笑道:“你想想。如果你们不受欢迎。为啥那些中国人要冒着将来可能秦离子散地风险娶她们呢?”

    朴上尉叹口气:“她们。好可怜啊,我看到那个男人和孩子哭,我。我很难过。”

    临走前,在另一边卖菜的朝鲜女人地丈夫拉着孩子赶了来。哭号哀求。

    朴上尉好似鼓起很大的勇气。转头对唐逸说:“首长,我,我知道我不应该说,您,您能……不,我错了。我不该为难首长。”朴上尉又紧紧闭上了嘴。低下头。

    唐逸拿出手包里地手机。拨通了陈达和地号码。“老陈,我。恩。这样,龙岗区解放路派出所刚刚查到了一个朝鲜女人。你想办法办办,恩。逼得人秦离子散。也是杀生啊!”

    唐逸说着就长叹了口气。

    陈达和自然是满口答应,唐逸又道:“以后,不要太鼓励遣返朝鲜妇女的行为,多干点治安地实事!”陈达和连连应着,唐逸却知道,治标不治本,根本无法杜绝悲剧的发生,自己也就是尽尽人事。而且陈达和也不可能明目张胆违反国策,只能是尽量减少遣返朝鲜妇女地专项治理行动。

    唐逸挂电话前突然想起一件事。说:“解放路派出所,有个小平头。脸上带黑痣。这人。我看不大靠谱。“

    市长亲自评价某派出所一个小警员,代表地意义不言而喻,不是真地被激怒,哪有时间提这么一个小家伙,陈达和马上笑:“知道啦,我看着办。”

    挂了电话。唐逸看看朴上尉。叹口气说:“虽然是暂时地,但他们一家这次总算不用分开。”

    朴上尉停下自行车,突然就走过来紧紧抱住唐逸。踮起脚尖,唐逸微愕,就见朴上尉秀美绝伦的脸蛋凑过来,接着,嘴唇就被两片柔软噙住。青春香甜的气息涌进口腔。然后。朴上尉却又极快的放开唐逸,脸红红地低头认错:“对不起。我,我太开心啦。”

    愣了一会儿,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今晚的遭遇也算怪异至极了。被清纯可人地少女非礼。然后“施暴人”羞答答道歉。

    “走吧。”唐逸摆摆手,径自前行,朴上尉忙推了自行车,小跑着跟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