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校园-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五章 校园

第四十五章 校园2017-11-8 23:44:48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亲自帮顾占东泡了杯茶,顾占东忙站起来接住。

    唐逸坐下后点上颗烟,也不等顾占东说话,微微一笑:“占东,司法是个大摊子啊,尤其是公安系统,起着抵制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重要作用,是我们施政的基石,基石不稳,则伟厦难存,司法系统的稳定才能维护社会的长治久安啊!”

    听了唐逸的话,顾占东心就凉了半截,很明显唐书记知道自己的来意,而且不同意自己的作法。早已经打好的腹稿再说不出口,只有闷头喝茶。

    唐逸出神的望着袅袅上升的青烟,过了一会儿,轻笑道:“听说,市局能人很多嘛,如果,我是说如果,张震市长不再兼任公安局长,你觉得,谁能顶上这个位子?”

    顾占东一怔,这点他可是早有打算,但听唐逸开始的调子又是很维护张震,所以现在他可不能急于表态,而是要揣摩透唐书记真正的心思,沉吟了一下说:“或许是我要求比较高吧,我看现在市局还没有人能挑大梁,张震市长这个定海神针可不能撂挑子!”说着就瞅了一眼唐逸,从唐逸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唐逸掐灭烟蒂,慢慢拿起茶杯呷了一口,笑了笑,说:“不会吧?市局人才济济,就没有能挑大梁的?”

    顾占东衡量了好半天,终于硬着头皮说:“勉为其难的话,我觉得达和局长可以顶上来,至于常务副局长的位子,可以由铁石同志接任。”这是他今天来的真实意图,就是希望得到唐逸的支持,将张震的公安局长罢免,至于新局长人选,当然是唐书记的亲信。

    唐逸慢慢品着茶,好久才放下茶杯。若有所思的道:“任铁石,这个人不简单啊!”

    顾占东消化着唐书记的每一句话,捕捉着他的真实意图。这时候见到唐逸看了看表,他忙起身告辞:“不早了,唐书记歇着吧。我回了。明天还有个政法会议。”

    唐逸也不挽留,起身相送。

    送走顾占东,唐逸去厨房煮上了泡面,刚回客厅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看号码,省城地来电。

    唐逸接通,是苏梅绵软的声音,“唐书记,没睡吧?”

    唐逸笑笑:“张震市长很有担当嘛!”

    “啊。不是,唐书记你听我解释……”听唐逸话头不善,苏梅就有些急。

    唐逸打断了她的话:“送他一句话,认认真真工作,踏踏实实作人。”

    听了唐逸地话,苏梅知道多说无益,随即恩了一声,说:“他会记得的。”安局长一职。经顾占东提议,陈达和出任安东市公安局代局长,等省厅通过就会报人大表决,市局不再设常务副局长,但从市局党委排名和副局长分工上可以看出,原毛系干将刘铁无疑成了市局第二号人物,而任铁石重新被任命为市局副局长。分管交通管理工作。负责交巡警大队高速大队工作,协助分管办公室工作。

    对任铁石的任命顾占东征得了唐逸地同意。唐逸虽然不大喜欢任铁石,但也知道,任铁石可能是公安系统地局领导里第一个靠向顾占东的干部,自己却是需要照顾顾占东的情绪,而顾占东也无疑嗅到风声,知道任铁石为唐逸所不喜,是以给了他一个分工不大重要的副局长。

    对张震,唐逸采取了暂时冷落的态度,这次是给他一个教训,叫他知道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算是一个磨砺吧。

    任命的当晚,陈达和就在自己与王珊的爱巢宴请唐逸,唐逸现在晚饭经常无着落,有地方蹭饭却是求之不得。

    看着二两的口杯盛的满满一杯高度五粮液,唐逸头疼的看向陈达和,陈达和严肃地说:“今儿高兴,不多喝几杯你对不起我老陈!”

    唐逸无奈的点点头,陈达和拍着脑门哈哈一笑:“唐书记,我可受宠若惊啦!”

    满桌热气腾腾的饭菜中,唐逸最得意的是素炒山菇,安东延山一带特产的野山菇,质地肥厚,嫩滑可口,有类似牡蛎的香味。不过这种野山菇雨后才生,采摘不易,人工培养却没有这等鲜美。

    王珊坐在一边相陪,她不大说话,大多数时间是聆听。在唐逸面前,她是很拘束的,陪着市委书记和市局局长吃饭,她有些愣神儿,时时与底层的人物打交道,是以她才能真切的体会到这两个男人头衔地分量,自己的电脑屋也时常遇到自认为有些小钱,或者有些小权力的人来与自己搭话,甚至追求自己,但那些卖弄在这两个男人的权势面前,显得是那样可笑。

    “王姐,电脑屋的生意还好吧?”唐逸转头问王珊,看在陈达和的面上,称呼了她一声王姐,陈达和心里这个舒坦哪,唐书记就这点最令人心折,他可以大声骂陈达和你怎样怎样,但对自己的女人却永远客客气气,很讲究。

    王珊正出神,听唐逸问话一呆,忙回答:“挺好地,还不错。”

    唐逸琢磨了一下道:“我有个朋友,在奇葩食品负责技术支持,听说他们准备淘汰一批电脑,都是486,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拿下来。”看向陈达和:“老陈,你说呢?”

    陈达和嘿嘿笑道:“那当然求之不得,不过价钱高了我们可不要。”唐逸无奈地点点他:“你啊你啊。”

    随着红警等对战游戏的即将推出,电脑游戏厅将会迎来自己地黄金时代,王珊电脑屋的386可就不够用,能帮就帮一把。

    王珊娇笑着谢了唐书记,在陈达和眼色下,更敬了唐逸一杯酒,唐逸无奈的干了,当晚却是被灌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唐逸头还是晕晕的,但看到财政局刚刚送来的《市直机关公务用车管理实施细则》就是一皱眉,文件是财政局和监察局联合拟定的。报相关领导批阅。

    唐逸一条条向下看,前面几条还不错,尤其是第五条。严格规范了市直单位用车,购买新车的行为。

    市财政局国资委负责公务用车购置的经费审核编制内公务用车地公用经费预算的安排和统一保险公务用车集中采购和处置的审批,

    市纪委监察局对公务用车配备使用更新进行监督管理。

    市委组织部市人事局编办负责提供和核实市直机关编制人数和领导职数。

    市公安局负责公务用车报废年检和核发牌照。

    市审计局负责年度审计中对单位公务用车地配备进行监督检查。

    看得唐逸微微点头。但等看到用车编制那一条。唐逸眼神陡然一凝。

    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纪委原则上按公务级别副厅级,副巡视员以上每人配备1辆公务用车。四大班子正副专职秘书长市纪委专职常委每2人增加一辆定编车辆。

    现在的安东,还未达到副厅级干部就配备专车的水平,毫无疑问,很多人将眼睛盯在了刚刚拿到地贷款上。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按了外线。令林国柱通知财政局曹国忠局长,马上来自己地办公室。

    半个多小时,曹国忠气喘吁吁的上了楼,在林国柱陪同下进了唐逸的办公室。

    林国柱退出去,唐逸扬了扬手里的文件,笑道:“全市机关大换车么?”

    曹国忠叹口气,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就等着挨批评。

    唐逸知道,建行的贷款即将到位。不知道多少领导干部会找曹国忠,凭他一个财政局长是顶不住压力的,而且唐逸也知道,安东机关用车确实很紧张,一些过了报废年限的车还在用着,好不容易财政宽裕了,自然都想分上一杯羹。

    唐逸示意曹国忠坐。曹国忠擦着脑门的汗坐在沙发上。春城一行,令他知道唐书记的根很深。也决心跟着唐书记的步调走,但很多事,实在是身不由己,财政上拿下一笔巨大地拨款,按常例市直机关都会跟着受益,总不能自己作包黑炭,将人全得罪光吧?

    这几年安东财政一直吃紧,今年看态势会有个巨大的飞跃,但比起唐逸书记提出的建设新安东蓝图,今年的财政增长实在是毛毛雨,明年还是需要四处跑资金和贷款,所以等财政好转再给市直机关换车显得不太现实,曹国忠琢磨了好久,才决定从即将到位的贷款里拨出一部分资金为市直机关购车经费,这样作,也有利于以后工作的开展。

    曹国忠也早知道会被唐逸书记批评,上面的领导,是不知道协调各单位关系是多么难的,而想真正做工作,不理顺各个行政部门的关系,无异于痴人说梦。

    唐逸手指在桌上轻敲,似乎一时间拿捏不定,过了一会儿道:“我原则上同意拨出一笔购车款,但不能用文件形成常例,我看这样吧,五大班子按领导职数配车,副地市级领导,确实有需要地,可以配备专车,但不能人人配车,更不能以公务级别副厅级来作为配车标准。”

    曹国忠这才松了口气,唐书记总算没有一开口就将这条路封死,不然,挨骂的角色却是自己。

    曹国忠这才将早就想好的想法提出来,征求唐逸的意见:“关于购车,我还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古书记,王市长和您的车,是不是该换换?您几位领导常常与外面打交道,代表了安东的形象,换新车也是给安东加分不是?”

    见唐逸没有吱声,曹国忠又接着道:“我和市委行财科,后勤保障科沟通了一下,准备购买三辆奥迪100作为古书记,王市长和您的配车。”

    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里,就古忻明地车好一些,丰田,但是辆七八年地旧车,其余领导大多就是桑塔纳。

    唐逸摆摆手:“忻明书记和小凤市长的车可以换。我地就免了。”

    曹国忠以为唐逸摆姿态,就劝道:“您经常和外商媒体打交道,形象也很重要……”

    唐逸打断了他的话:“就这么定吧。”

    曹国忠啊了一声。又小心翼翼问:“那新配车的领导名单?……”

    唐逸笑笑:“你跟相关部门协商拟定。”

    曹国忠就欢喜起来,这可是难得的理顺方方面面关系地机会。

    唐逸看出他心思,微微一笑。权力的操控就是抓大放小。要给下面人一定的权力,何况最后名单还是要由古忻明,小凤市长以及自己确定地。

    下班回到家,却发现兰姐在,正在厨房忙碌,看着她身上那件红色小围裙,唐逸就摇摇头,干嘛啥都弄得那么艳?

    “煮啥呢?”唐逸走到厨房门口向里看。

    兰姐没听到唐逸进屋,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送上迷人的笑容:“帮您作晚饭呢。”兰姐收拾厨房时见到了泡面杯。心里就有些不得劲,好像黑面神没吃好她就有种负罪感。

    唐逸哦了一声,兰姐又说:“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帮您做了饭再走吧,您不回家吃地话就,就给我留张字条。”

    唐逸就是一皱眉,“那允儿同志下学怎么办?”本来以为或许是朴上尉下午没课她偶尔帮自己做一餐,却不想她要天天来。

    兰姐忙解释:“朴小姐每天晚上在大学里看书上晚自习地,要晚上九点才去接她。她的晚饭,都是自己作了带去。我劝过她几次,她就是不听,正想和您说这事儿呢,带饭盒,晚上不就凉了吗?这样吃会吃坏胃的,我说晚上给她送饭,她死活不答应。”

    唐逸恩了一声。朴上尉又怎么可能习惯被人天天送饭。想了想说:“那你明天陪她办张学校食堂的饭卡,不回来就在食堂吃。”

    兰姐说好。

    兰姐煮的莲子红枣银耳羹很是可口。唐逸喝得赞不绝口,夸道:“进步不小,可以去大饭店作厨师了!”

    兰姐美滋滋的,脸上却装出一副谦虚的神情。

    唐逸胃口大开,吃了两碗米饭,将兰姐炒的辣炒什锦藕丁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又夸了兰姐几句,兰姐只觉全身舒畅,如痴如醉。

    兰姐收拾完碗筷,离开前又小心翼翼提醒唐逸:“唐书记,不回家吃饭的话别忘了写字条放茶几上。”

    唐逸摆摆手:“写啥纸条,回不回家吃我早上出门前能知道?这样吧,你买个呼机……就买手机吧,找你也方便。”

    兰姐努力强忍着,不露出欣喜若狂的模样,谁知唐逸转眼就摇摇头,“不好,那个姑娘是叫小霞吧,她下班时间晚,再说有时候也会加班,李婶和宝儿岂不是要挨饿?这样吧,以后我想你做饭地时候就提前打电话通知你,不通知你的话,就不用做。”

    兰姐立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答应一声,她那点小心思哪瞒得过唐逸,唐逸就笑道:“手机还照常买,联络着方便不是。”

    被黑面神看破心事,兰姐也不在意,甜笑着说:“谢谢唐书记。”

    唐逸伸个懒腰,看看表,突然来了兴致,叫住刚欲出门的兰姐,说:“等等,我去安大看看允儿。你顺便把我送过去,等我换衣服。”

    唐逸从楼上下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纯棉运动服,棒球帽,太阳镜,兰姐虽然看到平日威风凛凛的市委书记突然这副打扮有些好笑,却不敢表现出来。

    唐逸习惯坐后座,但见兰姐诚惶诚恐帮自己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就坐进了副驾驶,一般来说,领导当然是坐后座,副驾驶是秘书或者随行人员来坐,唐逸却是很久没坐过副驾驶位了。

    黑面神在身边,兰姐不知咋的手脚就不听使唤,起车就鼓捣了五分钟,看到唐逸蹙眉,兰姐更是紧张。夏利刚刚出了小区,就险些撞到迎面拐过来的行人,“嘎!”一声。兰姐死死踩着刹车,看着行人下自行车大骂,却没下去还嘴。全身被香汗打湿。

    唐逸无奈。本想下车,又忍住,想了想就说:“不要紧张,就当我不存在,这样吧,你就当我是你的教练,好不好?”

    兰姐见黑面神和颜悦色,心中稍安,又慢慢起火,夏利慢悠悠驶出。兰姐保持着超低地速度,大概比自行车稍快一点。唐逸知道她紧张,如果自己再训她两句说不定会引出起车祸,无奈的看着窗外,拿出一根烟,点燃。

    兰姐渐渐克服了黑面神恐惧症,车速也快了起来,但见黑面神吸完一根烟,又紧接着点了一支。青烟袅袅,烟灰乱飞,兰姐这个心疼啊,车内香香的,兰姐可精心了,谁知道黑面神一根接一根的吸烟,等他下车。里面还不全是烟味?再看看四下飘落的烟灰。兰姐心如刀绞,可是又不敢表示不满。甚至叫黑面神打开车窗透透烟地勇气都没有。

    见兰姐不时偷偷看自己,看四下飘落的烟灰,唐逸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不讲究,唐逸就算在自己地车上吸烟也是很注意地,更别说在别人的车上了,一般来说上了别人车,除非主人主动递烟,否则唐逸是不会掏烟地,但可能是一来在兰姐面前太放松,尤其是自己穿了一身学生装地情况下心境就有些变化,二来被兰姐小车地龟速搞得有些郁闷。是以才没太注意细节。

    唐逸忙点开车窗,将烟扔了出去。

    兰姐吓了一跳,忙说:“您吸您的。”

    唐逸摆摆手,透了会儿气,又将车窗点上。

    见黑面神真的不吸烟了兰姐不知为啥根本就没有喜悦的感觉,方才心疼是心疼,但觉得黑面神在自己车上吸烟似乎天经地义,真的扔了烟倒令兰姐有些不适应。

    “唐书记……”兰姐还想劝唐逸,唐逸蹙眉:“看着前面!专心点!”

    兰姐吓得再不敢说,忙转回头专心致志开车,娇俏的小女人,开车时倒别有一番风情,或许是因为她缺少都市白领的那种强干,而是浑身散发着市井小女人的柔弱,妩媚和懒散吧,是以兰姐驾车,有一种难言的韵味“唐书记,等帮朴小姐办了饭卡,你觉得自己去外面吃晚饭无聊的话可以去安大和她一起吃嘛。”开着车,兰姐倒是念念不忘唐逸地饮食。

    唐逸恩了一声,却是发现兰姐操心的事儿挺多,不由得摇头笑笑。过了一会儿,唐逸却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点上了颗烟,这次却是注意了一下,弹烟灰时很小心,但风挺冷,就没开车窗,车里的烟味就由得兰姐自己想办法吧。

    兰姐心里叹口气,黑面神,怎么可能转性?永远是那么霸道,偶尔的慈悲也不过是做做样子。

    夏利停在安大校门前,兰姐说:“朴小姐在综合楼306,就那栋楼。”用手指了指正对校园门口的那栋八层搂。

    唐逸恩了一声,推车门下车,走了两步回头道:“晚上不用来接她了,我送她回去。”

    兰姐呃了一声,目送唐逸进了综合楼才转身上车,打火驶离。

    八层的综合楼有电梯,教职工专用,学生只能爬楼梯,唐逸摘了太阳镜,帽子拉得低低的,从后门进了306,不用刻意寻找,第一眼就落在了朴上尉身上,一身黑色小领口制服朴雅素净,她坐在角落的课桌,认真的翻阅着一本厚厚地书籍。

    唐逸走过去,坐到了她身旁的空位,朴上尉侧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书,突然,又猛地抬头,一脸惊喜,嘴唇一动,唐逸已经嘘了一声,朴上尉将声音压得低低的,但还是掩饰不住她的欢快,“首长!”

    唐逸点点头,小声问:“看啥呢?”

    朴上尉将书一合,给唐逸看封皮,《中国哲学原着》,是自春秋时历代思想家的着作选集,唐逸有些惊讶:“文言文的,你看得懂?”

    “恩,是育些吃力。”说着话,朴上尉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伸出嫩葱似地小手握住唐逸地大手,将五根手指插入唐逸的手指间,轻轻握拢。

    软软地。痒痒的,猝不及防下被她柔软地小手抓住,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唐逸怔了一下。忙轻轻将手拉出来。

    朴上尉垂下头,低声道歉:“对不起,我,我看到您,太兴奋了。”

    唐逸笑笑:“没啥。”

    两人说话,就有人回头看,还有人交头接耳议论,唐逸知道,这个教室里应该有一些朴上尉的同班同学,因为大学里。晚自习地话大多都喜欢去自己专业时常用的教室。

    唐逸低声道:“出去走走?”

    朴上尉对唐逸的话当然言听计从,就将几本厚厚地书放入纸袋,又从课桌里拿出饭盒,饭盒装在一只淡黄绒线织成地小兜兜里,很漂亮的毛线兜,唐逸不由得夸道:“自己织的?手艺很不错嘛!”

    朴上尉将绒线兜围拢,放进纸袋,说:“是兰姐送给我的,宝儿小时候带饭盒上学。就织这样的小兜兜挂在脖子上。”

    唐逸就笑,自己还真是少见多怪,哪天叫宝儿挂脖子上给自己看看,可爱不可爱,刚刚起了这个念头,心中就是一黯,宝儿。唉。宝儿。

    朴上尉又伸手拿过唐逸的手包,放进了纸袋。说:“我帮您拿。”

    唐逸笑笑,心说你拿就你拿,看你的纸袋被人抢跑了你拿什么赔我。

    唐逸和朴上尉并肩走在安大校园里,路灯下树影婆娑,不时可见黑暗的角落小情人私会,亲昵的搂在一起。

    唐逸摇摇头:“这就是修正主义带来的恶果,思想腐化堕落,唉。”

    朴上尉信服地点头。

    来到一处花池喷泉旁,唐逸和朴上尉在长椅旁坐下,唐逸又说:“真羡慕朝鲜,民风淳朴,你来国内也有段日子了,能感觉到吧,这里一切都向钱看的。

    朴上尉嗯了一声,抬手帮唐逸正了正帽子,又俯身拍去了唐逸裤脚的灰尘,上下打量着唐逸,满意的点点头。

    唐逸就笑:“你呀你,来安东才几天,就学会臭美了?是不是兰姐教的?”

    朴上尉一脸不解:“保持仪表整洁,讲卫生,又叫臭美吗?”

    唐逸就有些悻悻,摆摆手:“不是。”

    朴上尉却是懊恼的叹口气,说:“早知道今天带吉他来就好了,我又学了许多曲子呢,可以弹给首长听。”

    “下次吧,有机会的。“唐逸叼了一颗烟,刚刚拿出火机,朴上尉眼明手快,马上接过来帮唐逸点烟。

    坐了一会儿,朴上尉好几次欲言又止,唐逸看得出,她有事想同自己讲,就问:“有话说?说吧,和我客气啥,允儿同志,我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不管任何事,都要同我讲知道吗?”这个任何事当然要包括恋爱,朴上尉太单纯,唐逸可是担心她被大学里那一堆堆的狼给骗了。当然,短时间内朴上尉是不可能有交男朋友地念头的,甚至会是生人勿近那一类型,她现在的心里,只是怎么讨唐逸这个首长爱人喜欢吧。

    朴上尉见首长鼓励的看着自己,终于鼓起了勇气:“首长,能不能,能不能给我配一辆自行车?”

    唐逸挠挠头,颇为奇怪:“怎么,兰姐是不是不耐烦送你,背后嘟囔被你听到了?”坏事情唐逸总是习惯性的向兰姐头上按。

    朴上尉低着头,为自己向首长提要求感到难为情,可是她又真的不习惯每天车接车送,“不是的,兰姐,兰姐很有同志情谊地,她也不会背后发牢骚,是我,我不,不习惯坐轿车。”

    唐逸恍然,琢磨了一下:“这个好办,不过要等你认得路再说,过半个月吧,半个月后给你买。”

    “谢谢首长!”朴上尉欢喜地笑起来。

    唐逸摆摆手,继续吸烟,沉默了一会儿,朴上尉突然轻声问:“首长,我,我可以吻你吗?”

    唐逸手一颤,烟头掉落,转头看去,朴上尉俏脸微红,清澈的眸子有丝羞涩,却勇敢地看着自己,她不施粉黛,更显清纯动人,唐逸却是严肃的摇摇头:“不行!”

    朴上尉哦了一声,沮丧的垂下头,显然迟迟不能亲近首长爱人,她心里有点难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