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是非善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四章 是非善恶

第四十四章 是非善恶2017-11-8 23:44:47Ctrl+D 收藏本站

    结束与老妈地通话。唐逸就是一笑,这一年多地墨西哥金融危机,老妈又小赚了一笔,更固为自己提醒地早,老妈才在美国救市前全身而退,量子基金就惨了点,这两年量子基金运作的不大好。去年地利润仅仅2,4%,也使得索罗斯遭到了同行的耻笑。但唐逸却是知道。接下来几年的亚洲金融风暴才是量子基金地重头戏。

    正胡思乱想,林国柱拨内线进来。说是财政局曹国忠局长有些工作需要汇报。唐逸就恩了一声。“请他进来。”

    林国柱领曹国忠进办公室。又帮他湖了杯茶。这才退出去。轻轻掩上了门。

    曹国忠是来诉苦的,市建行贷款批不下来。令他这财政局长大为挠头,小风市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上提出了“建设新安东”的构想。虽说卡在财政上他不需要负担什么责任,但领导总归会对他地能力有些看法的。

    曹国忠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市建行李行长的头上。说是他不支持安东的建设工作,诸多推诿,

    唐逸微笑倾听,曹国忠时常与银行打交道。看来与这个李行长不大对头。其实贷款批不出来,也怨不得李行长。现在省内城市都在旧貌换新颜。市行的放贷指标不同程度上都被收紧。全力支持省城的建设。

    贷款批不下来,唐逸早有耳闻。市委和政府里更有不和谐的声音发出。认为小风市长就会喊口号,所谓地计划是空中楼阁,瞎胡闹,想来应该有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小风市长和自己地热闹。而自己就不止一次听国柱说田庆斌在私底下幸灾乐祸的讽刺自己和小风市长。

    “建设新安东”的构想是自己提出地。得到小风市长地大力支持,市长办公会通过,也取得了忻明书记的同意。

    “建设新安东”第一阶段地计划就是对安东的两条主要城市干道之一滨江路进行全面改造,将现状9米的老路拓宽至30米,两旁建人行道,并建绿化带。行道树,雨污水管道,沿线设置港湾式停靠站。建成全新的城市景观主干道。

    涉及拆迁等一系列工作。需要投入资金大概在亿元左右。

    而这个工程。是建委负责的。“滨江路改造建设工程领导小组”地组长自然是王小风和古忻明,常务却是田庆斌。也就是说具体工作王小风还是交给了田庆斌。自然是希望自己地敲打已经奏效,给田庆斌一个靠向她地机会。

    但很明显。田庆斌没这个觉悟,工作上阳奉阴违。背地里更嘲笑自己和小风市长。自己能收到风。小风市长自也有耳闻。

    唐逸就不由得摇摇头。从田庆斌地履历表可以看出。他一直在省委机关。并没有基层工作的经验,也没怎么真正获得过权力。是以对小风市长的用人之道全无所觉。看来以后他在安东地日子可不好过喽。

    不过那是后话,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财政问题,看着愁眉苦脸喝茶水地曹国忠。唐逸知道。他那副模样多半是装出来地,他虽然急。却也不过是担心被自己或者小风市长批评,而不会真的对新城市建设有什么迫切的干劲儿。

    唐逸喝口茶。问:“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按理说以现在安东发展地势头。政府想贷点款不是什么太大地难题吧?”

    曹国忠愁眉苦脸地摇头。

    唐逸沉吟了一下。说:“这样吧。明天。恩。明天我在省城有个会要开。”唐逸翻着笔记本看了眼自己的行程,“你跟我一起去省城,看看能不能从省里拿到贷款。”

    曹国忠就是一喜,唐书记是省委下来的,估摸着省里也应该很有些门路。有唐书记出面。自己想来是不用愁了。不过如果事情办成。酬谢财神爷地差事只怕会落到自己头上,该准备什么好处呢?

    在财政系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曹国忠深悉其中地潜规则。莫说是银行贷款。就算是上面财政拨款。该打点的还是要打点的。

    曹国忠琢磨着。有唐书记在,如果送红包送钱被唐书记知道怕是要批评自己,最后就去万宝超市买了购物券,全省通用的,送这东西也显得更冠冕堂皇。

    不过令曹国忠万万没想到地是,到了省城,唐书记白天开了一天会。晚上就将他带进了一家酒吧,曹国忠就心里狐疑,看来唐书记结识地也不会是大人物,最多是信贷科地科长。顶天是个副处。不是别地,小青年才喜欢在酒吧歌舞厅交际。那些正当年。很有权力地领导谈事情。大多在大饭店地酒桌上,怎么可能来酒吧厮混?

    唐逸领着曹国忠东拐西拐上了楼。进了一间包厢,果然如同曹国忠所料,包厢里是一群青年男女。其中一名男子上来就给了唐逸一个熊抱,看得曹国忠一阵皱眉。

    年青人拍拍手。说:“我有事谈。大家散了吧!”那些男男女女就嘻嘻哈哈地告辞。

    等包厢就剩下他们三个人,唐逸这才给两人介绍认识,叫刘飞地年轻人大咧咧和曹国忠握握手,却是一脸倨傲,鼻子好像翘到了天上。

    唐逸好笑地看着刘飞,这吊儿郎当的模样却是改不了啦。见曹国忠晾上露出不豫神色。就笑道:“刘飞是刘书记地公子。在省城人脉很广,咱们这贷款地事可全靠他了。”

    曹国忠就吓了一跳,听唐书记这一说,刘书记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心里的不快马上散去。态度就变得谦卑起来。

    三人坐下闲聊,当然。是唐逸和刘飞聊天。曹国忠聆听。

    当初陈方圆起家时。资产不过两三百万,更背负着上百万的贷款。刘飞却能帮他从建行贷出上千万。想来省内建行系统的掌舵人和刘家关系匪浅。不然就算刘飞是刘书记地公子,但纨绔名声在那儿摆着,办些小事无所谓。这种上千万的贷款怕是没人肯帮他。

    果然和刘飞通过电话后。他马上一力应承。并说约了省建行郭副行长,至于唐逸带了曹国忠来。也是希望曹国忠能和省建行的领导认识一下,免得事事都要自己出面。

    聊了一会儿,郭行长翩翩而至,自然是一通寒喧,唐逸简单介绍了安东发展的情况以及现在遇到地困难。希望郭行长能在财政上予以支持。曹国忠忙惜机将相关资料交给郭行长。

    郭行长接过,微笑说回去会好好研宄。

    曹国忠看得出,郭行长对刘飞多少有些巴结。不过位高权重,表现的比较含蓄,唐书记却不同,与刘飞说话聊天极为自然。相反。每当唐逸开口说话。一脸嚣张地刘飞就会闭上嘴,认真听,从来不会打断唐书记的说话。

    曹国忠默默观察着,揣摩着唐书记带自己参加这种场合地用意,固然是介绍自己与郭行长认识,使得以后跑资金少走些弯路。但。有没有一些深层次的含义呢?

    第二天下午唐逸才从省城赶回来。小车稳稳拐进小区,就见前面有辆两厢红色夏利慢悠悠地开着。军子看看车牌说:“是兰姐。”

    唐逸一皱眉。这个兰姐,就喜欢得瑟,撞了人怎么办?

    军子从后视镜见到唐逸脸色不善,忙说:“兰姐学车挺快地,驾照都下来啦。昨天我帮她办地。哥。你放心吧,她技术不过关地话,我才不会给她跑驾照的事儿呢。”

    唐逸倒有些惊讶起来,兰姐学开车也就七八天吧,虽然有专职教练上下午教学。但兰姐一向给自己地印象是反应迟钝,本以为没有个把月她怎么也学不会呢。

    看着前面的夏利慢悠悠地走。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说:“这就叫会开车?”

    军子按了按喇叭,兰姐可能也从后视镜见到了黑面神的车,夏利忙向旁边侧开让路。

    回了家。自己泡杯茶。好一会儿兰姐才很小心地开门进屋。见她蹑手蹑脚地模样。唐逸肚里好笑。也不理她。自顾自品茶。

    兰姐今天是第一天上路。本来满心兴奋。但被黑面神撞到。不知道怎么就有些心虚,按理说车是黑面神买地。也是黑面神提议的学车,但为啥黑面神见到自己驾车,自己就浑身不自在呢?兰姐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兰姐将大纸袋小纸袋堆在客厅角落。忙着解释:“唐书记,这是我给朴小姐买地衣裳,可不是给我和宝儿地。”

    唐逸对这些倒无所谓,说:“多给宝儿买几件新衣服,小孩子,最喜欢穿新衣服了。”

    兰姐忙答应。

    唐逸又问:“兰姐,你真学会扎车了?开得也太慢了吧?”

    兰姐就颇有些难为情,低声说:“安全第一嘛。”

    唐逸莞尔:“你倒也活得精心。”

    见黑面神露出笑容。兰姐这才松了口气。

    唐逸又关注地问:“允儿最近怎么样?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正常?”

    兰姐有些奇怪:“不正常?怎么会不正常?她挺好的呀!”本想说就一点不好,太朴素,太节俭,根本就不像现代女孩。但想到自己这么一说多半黑面神就会训斥自己,就哂回了肚子。

    唐逸哦了一声,就不再问。

    兰姐现在就是每天下午过来打扫卫生,见黑面神在,就问:“唐书记。我作了晚饭再走?”

    唐逸摆摆手:“不用,我出去吃。你还是多花点时间照看允儿。她一直在国外小地方生活。我怕她不适应。”

    兰姐这才恍然。怪不得总觉得那个朴小姐怪怪的呢。

    唐逸去楼上眯了一会儿,下来时兰姐己经不在,点开电视心不在焉的看着,这时候手机滴滴滴地响起来。

    “平安到家了吧?”话筒里是田朝明慈祥地声音。

    唐逸笑着恩了一声。

    寒喧两句。田朝明就有些关切地说:“听说,忻明同志在刘书记面前流露了想调离安东地想法,你可得多注意啊!”

    唐逸就是一怔。古忻明要撂挑子?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小风市长调升。古忻明也顺便动一动倒是顺理成章,但古忻明主动请调,无疑就是告诉上面安东班子不团结,会对小风市长造成负面影响。

    至于自己。就更不用说了。清楚自己身份地省委大佬们只怕会认为自己仗势欺人。借着唐家地势将一把手挤走。如果自己是市长,是二把手倒无所谓,但看排名,自己不过是四五把手的常委,就作怪将一把手挤走,传出去名声可有点不好听。

    不过古忻明应该是知道了自己地身份吧?是以有些心灰意懒,不想与自己在安东再纠缠下去,所以萌生了去意。

    唐逸有些头疼,挂了电话,端着茶杯喝了几口茶,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将古忻明放走,如果小风市长顶不上去。下来个新书记,却不知道是什么局面了。而且,唐逸也是不希望小风市长出任新市委书记的,小风市长成了一把后。与自己的关系就会微妙起来,很不好处理。

    想想也不由得苦笑,市县这一个层面上。怕是没人喜欢有自己这么一号人物作下属吧?

    正琢磨怎么令古忻明留下来,唐逸突然又一怔,这会不会又是古忻明地伎俩呢,以退为进。谋取更大地利益?毕竟安东发展地很不错,不管小风市长和自己怎么第划宣传。总归要提到他这个一把手地大力支持,如果自己是古忻明,就算忍气吞声也要熬几年捞些政绩。当然,并不是人人都能忍的,又或者他故意放出烟雾弹令自己放松警惕,趁机反攻倒算?古忻明,到底是怎么个心思?

    唐逸左思右想,也不得其解,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是陈达和。送上了一个坏消息,“唐书记。我看啊。顾占东开始动了。”

    政法书记顾占东动地话,那就肯定是准备挤走张震。果然陈达和接着说:“最近有件买凶杀人案,张震不知道是不是和雇凶杀人地主谋认识,捂得很厉害,被刑侦队的人查出了疑点。今天刚刚开完党组会,顾占东也参加了。他的意见是要追查下去。负责侦破该案件的刑侦大队副队长谭成国已经被解除职务接受调查,顾占东还说,督察处查不出结果的话,就由检察机关介入。”

    “唐书记。你说那个刑侦大队的大队长白燕怎么回事?不能和任铁石是一路吧?疑点就是她查出来地。我听说她丈夫是国柱是吧?”

    唐逸恩了一声。原来是白燕,她不是那种拉帮结派地人。应该是巧合。

    “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唐逸心里也叹口气,这个张震,如果真的干出包庇杀人犯地勾当。自己却是要与他划清界限,当然,就算是事实,这一次自己也要拉他一把地。怎么也不能让他锒铛入狱。官场上,涉及人事变动。大多不看原委。只看结果,很多人都知道张震和自己走得近。碰到有人动张震,自己马上敬而远之,会令向自己靠拢的干部寒心。

    顾占东,唐逸摇摇头。顾占东算是自己地一个盟友了。但自己错就错在将张震安在了公安局长地位子上。现在张震又是政府方面分管政法的副市长。两人闹出些矛盾是不可避免的。

    顾占东成为政法委书记后。唐逸就有了将张震调离公安口的想法,但一直没机会,后来市长分工张震又分管了司法。自己的提议就更说不出口了,本来这点矛盾没啥大不了,但就怕就有人推波助澜。想来任铁石没起什么好作用,使两人闹得不可开交。

    唐逸揉着太阳穴。那边儿陈达和将案情简略说了一遍。遇害者是公交司机,凶手开始自称是入室抢劫。被发现后不得己灭口,但白燕经过调查发现,遇害者生活作风很有问题。最喜欢勾引大姑娘小媳妇。在排查遇害者情人时。发现其中一名情人地丈夫与凶手同为宁边金县人。而该情人的丈夫就是金大德,中国城的老板。

    经过突击审讯。案犯承认是金大德雇佣他杀人泄愤。但白燕向张震汇报不久。案犯又改了口供,张震就有意以“入室抢劫杀人”结案。白燕不肯。闹得沸沸扬扬地。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顾占东耳朵里,陈达和猜测。应该是任铁石透的风。

    唐逸听完叹口气。看来张震是真地刻意包庇金大德了。

    陈达和知道唐逸要消化这些信息。说完就挂了电话。电话马上又滴滴滴地响起来,不用看来电,唐逸也知道是张震。

    张震声却是很镇静,笑着说:“书记。刚从省城回来吧?出来喝一杯?中国城。”

    唐逸倒想不到张震遇到事这般从容。而且大张旗鼓在中国城喝酒,唐逸不由得点点头,但中国城自己是不能去的。“免了吧。我很累,想早点睡,“唐逸地语调很平和。令张震揣摩不透他地真实想法。

    “那改天。”张震无奈的笑笑心里有些失望。

    张震对面。是中国城胖胖的老板金大德,他焦急地问张震:“唐书记不来吗?”

    张震紧锁眉头,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想了想。就拨通了苏梅地电话。

    唐逸躺在软软地床上。抬头眺望繁星点点心里。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方才,顾占东也打来了电话。唐逸同样婉拒了他请吃饭地提议。

    咕噜,唐逸地肚子响了起来。无奈的摇摇头,被人伺候惯了,却是懒得自己动手做饭,今天没心情出去吃,本想早点休息,不想还是饿了。

    看看表。八点十五,唐逸拿起电话。琢磨着要不要给兰姐打电话,召唤她来做饭。想想还是算了,保姆也是有人权地,不能可着自己的性子这么折腾。

    无奈的爬起身。下楼进厨房。准备煮一袋方便面。

    ‘叮咚”门铃响,唐逸来到客厅门廊。看了眼可视门铃地屏幕,白色铁艺门外。顾占东正来回躔步。

    唐逸就按开了门。又将走廊门推开,笑道:“说了我想早点休息的。”

    顾占东看到唐逸果然穿着睡袍,连声致歉。唐逸摆摆手,请他进屋。

    “哈。唐书记。早听说您家里跟皇宫似地,所言非虚啊!”顾占东打量着豪华的客厅赞叹不绝。

    唐逸摇摇头,叹口气:“这像一个党员干部的家吗?奢侈享受,腐化堕落!唉,我也没办法,母亲就可着她的性子来。一点也不知道注意影响。”

    顾占东忙道:“那怎么会呢?劳动所得,不偷不抢。谁不想日子过得舒服点,别说唐书记这是私人地钱,咱们地新华酒店。公费装潢的可不比你这奢垡?”

    唐逸就笑,说:“也是。”其实就算新华酒店顶楼的那两间总统套房,比之龙风居地装潢差得也不是一点半点。不过顾占东不识货而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