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下马威-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二章 下马威

第四十二章 下马威2017-11-8 23:44:45Ctrl+D 收藏本站

    羊角岛国际饭店直插云霄,与四周低矮的楼群形成鲜明的对比,进入饭店需要在一楼申请处申请,核对身份证件,有李光武的司机小谢帮忙,倒没遇到什么阻滞。

    金碧辉煌的大厅无疑带给朴上尉的感觉是震撼的,她一脸兴奋的对唐逸说:“首长,我第一次知道我们的国家能建设出这么漂亮的宾馆,是世界上最好的宾馆吗?”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很多朝鲜普通百姓,应该从来没听说过这家酒店吧?

    “可是,为什么只许外国人进入呢?”朴上尉有些疑惑的自然自语。

    那边小谢很快办好了手续,将两张通行证交给唐逸,敬个标准的军礼:“首长,我在外面等。”

    唐逸微微点头,对朴上尉招招手,向一楼的休闲区走去,朴上尉忙跟上。

    酒店里的客人大半是中国人,几年后赌场开业,更吸引一些堕落的辽东干部来豪赌,曾经有部级高官因为在朝鲜赌博落马,人类,大多会以为自己运气与众不同,是以赌博业才会长盛不衰。

    说实话羊角岛国际饭店的大厦高则高亦,硬件设置却是显得有些落后,比及安东刚刚开业的四星级汉城酒店尚有不及,也就相当于国际标准的三星级,这家酒店二十四小时供电,也是朝鲜境内仅有的几处不会限电的建筑物朴上尉当然是第一次进入休闲娱乐场所,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嘴里赞叹不绝,对祖国的发展显得极为自豪。

    唐逸琢磨了一下,领朴上尉进了台球房。朴上尉对台球却是不感兴趣,学起来自然事倍功半,教了一会儿,唐逸自己都觉得意兴阑珊,只好作罢,又领朴上尉去了游泳池,听到唐逸要自己换泳衣。朴上尉脸涨得通红,看着游泳池里那许多人,朴上尉几欲落泪,但首长的话不可不听,她坚强的握紧拳头,抓着泳衣走向更衣间,但神态,就好像即将上刑场的勇士。

    唐逸无奈地叫住她,如此又去了几个娱乐场所,唐逸终究被朴上尉打败。不管什么娱乐,朴上尉都不怎么感兴趣,也只是为了不扫首长的兴致,朴上尉才努力的学习适应,但看得出,她学得很累。

    最后唐逸只有无奈的放弃。领着朴上尉进了TV。一进包厢,唐逸就泥一般瘫坐在沙发上,这半日功夫,实在有些累

    服务员小姐进包厢送果盘,又问:“先生,小姐,想唱什么歌,我帮两位点。”说得却是地道的中文。

    九十年代,朝鲜大学教授工资大概为200朝元。朝鲜官方机构的汇率一朝元兑换不到四块钱的人民币,但实际黑市上,却是一百块人民币可以兑换五六百朝元,也就是说,朝鲜一名大学教授地工资仅仅为三四十块人民币。

    当然,工资的多少对朝鲜人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因为一切都要凭票购买。国营商店一斤大米在一毛钱朝元左右。按照物价标准,似乎朝鲜人家家都能吃上大米。每月的工资可以买一两千斤大米了,但没有粮票,再多的钞票也没有实际用途。

    这点从国营商店的饭菜价格可以体现出来,一碗冷面,大概七八块朝元,也就是大学教授一个月的工资,仅仅能吃上三十碗冷面。

    羊角岛国际饭店的服务员工资在三百朝元左右,不过据说客人的小费她们倒是有一定比例的提成,而有了人民币,就可以去朝鲜外汇商店购买日用品,对这些服务员自然有着不小地诱惑力。

    朴上尉自然没见过卡拉O,但她只是好奇的看着服务员调试麦克风,并不多嘴问什么。

    唐逸却是没有给服务员小费,大概是在朴上尉清澈的目光注视下,颇有些拿不出手的感觉吧,更不喜欢朴上尉看到这样的一幕。

    听到可以唱歌,朴上尉却是有些开心,对唐逸道:“首长,我会弹吉他,这里有吗?”

    唐逸忍俊,就问服务员,服务员听得朴上尉称呼唐逸为首长,态度更为恭谨起来,马上说她去想想办法。

    服务员出去以后,唐逸笑着说:“多才多艺,厉害。”

    朴上尉欢喜的一笑,唐逸指了指果盘说:“这是我们新疆特产哈密瓜,味道很好地,你尝尝。”

    朴上尉犹豫了一下,就腼腆地拿起一瓣瓜条,小心的咬下去。唐逸点了颗烟,站起来去看左边墙壁悬挂的彩画,使得她能吃的舒服一些。

    门被轻轻敲响,服务员拿着一把吉他进来。

    朴上尉只吃了一瓣哈密瓜,早就停了手,见服务员进来欢天喜地接过吉他,爱不释手的调试,嘴上说:“首长,我就弹过几次,弹得不好,但,但我很喜欢吉他的,可惜歌舞团就一把,我用不到。”

    唐逸就低声问服务员:“吉他卖不卖?”

    服务员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对不起客人,这是我从酒店歌舞团好不容易借来的,我作不了主。”

    唐逸点了点头,也不强求。

    服务员出去以后,朴上尉就弹着吉他为唐逸演唱《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草丛边地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朴上尉的声音很干净,很好听,如一汪叮咚清泉,令人心醉。

    唐逸痴痴听着,仿佛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双手规规矩矩背在身后,望着讲台上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书写,那是怎样的一个年代啊?

    小小的纯真地自己。真地,真的怀念那个考试得了一百分就快乐地仿佛拥有了全世界的自己!

    “首长……”朴上尉轻轻的呼唤将唐逸从臆想中惊醒。

    “首长,是不是我唱的不好?”

    唐逸笑笑,突然发觉自己眼睛有些湿润,摆摆手,笑道:“唱得好,真的唱得好。以后,以后有机会再唱给我听好不好?”

    朴上尉快乐地点头,说:“首长喜欢,我天天唱给您听。”是叫军子去买把吉他送到边境,那边自然有人接收。

    坐在办公桌后,唐逸看着手里跟朴上尉拿得几张一寸照片,陷入沉思中。很明显自己这次朝鲜之行受到挫败,本想带朴上尉去娱乐场所,令她慢慢接触外面的世界。朴上尉却不为所动,也不喜欢任何现代的娱乐休闲方式,回到家,她就又捧起一本书看起来,小说里才是她多姿多彩的世界吧。

    唐逸没有气馁,也不想将自己影响朴上尉的计划中止。或许自己可以慢慢想办法。令朝鲜方面改变主意,但一来不知道这样办,等待朴上尉的命运是什么,会不会很悲惨?二来怕那也要几年后的事儿了。自己不能令一个女孩子最黄金的几年就这样在等待中被岁月侵蚀。

    看来,重病就要重医了,唐逸却是渐渐有了计较。

    铃铃铃,电话想起来,唐逸将手头的照片塞进一封文件袋,接起了电话。

    是财政局局长曹国忠。他话语里有些闹情绪,“唐书记,您不是交代同建委一起协调城市建设计划吗?田市长对图书馆的建设投资很不满意,认为资金压缩地太紧,根本不够起一座现代化图书馆,要我们财政局重新核算,唐书记。那可是局里三番四次审计过的。他一句话就将我们全局几日夜的辛苦成果批得一无是处,下面的同志会寒心的。”

    唐逸微微蹙眉。说:“财政工作一点也马虎不得,尤其现在又是对城区进行大力度扩建改建,田市长批评你,你就首先从自己找原因,看看你们的工作作得是不是足够,多核算几遍,总没有坏处吧?说辛苦,田市长就不辛苦啦?不要受一点委屈就四处喊曲,这是干工作地态度吗?”

    曹局长马上唯唯诺诺地说是,唐逸缓和了语气,“当然,最近财政任务紧,担子重我知道,城市扩建的项目很多,你们上面要跑资金,市里又要同银行贷款,民间集资,下面方方面面要钱的单位又很多,要想协调好这些关系是有些困难,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满意,总会有不同的声音,这就要靠你们自己坚持原则,认真核算,觉得对的就要坚持,当然,也不能冥顽不灵,认真听取意见,不对的就改,没什么了不得的。”

    曹局长心这才定下来,他就怕田庆斌同唐逸沟通过,说些自己的不是,但听唐书记地意思倒是对自己的工作挺支持,忙向唐逸保证了几句一定会认真核算,遵循依法理财,综合预算,科学规范的原则,将财政关把好。

    挂了电话,唐逸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却是琢磨着这个田庆斌,手伸得可是有些长,在不跟自己沟通的情况下,对财政工作指手画脚,未免有些过。

    琢磨了一会儿,唐逸就拿起电话,拨通了文体局张局长的电话,问了一声,新图书馆的建设工作是由谁负责,果不出所料,张局长回答说是廖昌盛局长。

    张局长又小心翼翼提出请唐逸吃饭,唐逸笑道:“等有时间吧。”张局长那边失望地叹口气,挂了电话。唐逸知道这个老官油现在地日子有些艰难,市委有声音认为他太过平庸,不思进取,应该尽快调整工作,进入人大或者政协去养老,将文体局内勇于进取,年富力强的干部早些提拔起来挑大梁。

    毫无疑问,这种声音是支持廖昌盛地市委领导发出的,而支持廖昌盛,醉翁之意自然是讨好省委组织部的赵部长。

    现在看来,田庆斌应该与赵部长接了头。又有省委副书记的远房亲戚,是以急于在安东扩张自己地影响力,就如同自己刚刚来时一样的心态,但他不该为了拉拢廖昌盛将手伸进自己的地盘,真以为田卫兵的面子很好用吗?

    九月底的常委会议在市委办公楼三楼会议室召开,市委政研室主任马洪光汇报了会议的主报告。秘书长高天就会议的会务安排作了汇报。一个一个议题地过,今年安东发展形势喜人。安东班子几次被省委通报表扬,尤其是小凤市长,央视经济台对她进行了专访,评价很高,专访题目就是“巾帼市长”,央视能用这样地褒义词,可见小凤市长已经引起高层的注意。

    常委们也都很轻松,看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小凤市长是早晚会调升的,牵一发动全身。安东班子成员自也水涨船高,到时都可借机动一动,这也是很多市委领导急于在省委,甚至京城托门路,拉关系走动的主要原因。

    古忻明和唐逸最近都不怎么开声,古忻明的沉默常委们心知肚明。眼见小凤市长势头蒸蒸日上。古老大自然不舒服。而唐逸,就有常委揣测,约莫是辛辛苦苦一场,到头来是为他人做嫁衣,是以心里不平衡,不服气吧。

    其实这些常委大多对唐逸的工作能力是认同的,甚至可以说是佩服,毕竟唐逸到了安东一年来所作出的成绩有目共睹,不夸张的说。唐逸抓经济,搞活企业,招商引资的三大项上,其目光之独到,视野之开阔,实在是有常人不及地天赋。

    而现在这些常委却是都佩服小凤市长慧眼识人,不声不响将唐逸拉拢过去。唐逸作出的成绩倒是她出尽风头。小凤市长的政治智慧,却是比古老大强上许多。

    唐逸的低调自然不是某些常委所想的原因。从香港回来后他就开始韬光养晦,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京城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在了自己身上,是以必须低调,稳一稳,再稳一稳,现在要作的就是脚踏实地将工作干好,将小凤市长托上去,小凤市长,是自己第一个比较可靠地盟友,或许不远地将来,她会成为自己坚强有力的臂助。

    至于古老大最近的沉寂,唐逸猜测他是不是隐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毕竟古老大不同市委其它常委,据说,古老大在京城是有根的。

    最后一个议题是关于城市建设规划的,田庆斌市长作了议题报告,常委们都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最后田庆斌说:“关于城市建设,就不由得不令我想起这么一件事,就是文体局张定昌局长,张局长的工作态度我是认同的,但或许是年龄关系吧,总觉得他能力不足,新图书馆建设,可以说是近年文体局工作地重中之重吧?但前期准备工作,简简单单的选址以及图书馆建筑图纸的选取,他却出了几次纰漏,最后不得不将烂摊子交给了廖昌盛局长,这还是发现的早,如果真的等施工才出问题,这损失谁来负责?”

    唐逸微微蹙眉,放下本来记录的笔,掏出烟,点上一根,慢慢吸了一口。

    组织部长钱一鸣也马上附和,叹口气道:“定昌局长最近办了几件糊涂事,在文体局内造成了一定的恶劣影响,确实是个问题啊!”

    会场陷入了沉默,在忻明书记和小凤市长表态前,大多在审时度势。

    古忻明一口一口地喝茶水,就是不说话,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齐茂林一直观察古忻明脸色,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再看小凤市长,却是拿着笔耐心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齐茂林心里就有了谱,廖昌盛这个草包的关系,现在已经被他吵吵地人尽皆知,不管古忻明和王小凤是怎么个心思,现在都不肯先发言,而是观察一下对方的反应。

    齐茂林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就笑呵呵道:“我说两句吧,我完全赞同庆斌市长和一鸣部长的意见,我认为组织部应该对文体局几位副局长进行考察,另外定昌局长的工作,作出适当的调整也很必要。”

    田庆斌心里安定下来,组织部长,党群书记都附和自己的意见,书记和市长似乎碍于赵部长的关系不大想发表看法,看来张定昌被调整已成定局,他不由得就看了唐逸一眼,本来听说唐逸在安东搞得风风火火,田卫兵又交代自己要与他搞好关系,谁知道来安东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唐逸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发言权,会议上往往一言不发,一杯茶喝到会议结束走人,田庆斌就渐渐起了鄙夷之心。

    唐逸的权力分配是很让他眼红的,不知道为啥小凤市长异常器重他,既然他不大管事,自己就尽力表现的活跃一点,让安东这些常委知道,同为外来户,自己可是比那毛头小子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因为廖昌盛的关系,田庆斌与齐茂林,钱一鸣最近走得很近,得到两位掌握人事大权的重量级常委支持,田庆斌更是精神大振,又看了眼唐逸,拿起茶杯慢慢品起来,准备着品尝自己在常委会第一次提议就获得通过的果实,胜利的滋味,总是那么甘甜。会场里又沉寂了一会儿,唐逸的一根烟燃尽,轻轻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说:“我不同意。”

    声音很轻,但仿佛又很重,因为随着他的表态,会场上突然就热闹起来。

    分管文化的副书记毛海山第一个发言,他皱着眉头,说:“一鸣部长,茂林书记,我觉得对一个干部的考评,不应该着眼于年龄,我知道,最近市委有阴风,对定昌同志的年龄说三道四,我认为这很不正常,年龄大就不能干革命工作啦?那军委主席为啥可以放宽年龄到**十岁,还不是因为老人才更为睿智?首长也说过,老干部是我们宝贵的财富!中央政策提拔年青干部是为什么?不是为了将老同志挤走,而是希望年轻干部早日得到锻炼,接好老同志的班,而对于一名还不够退休年龄的老同志,不应该随随便便质疑他的工作能力。”

    毛海山又转向田庆斌,说:“至于你说的选址和图纸的失误,具体情况还是问廖昌盛局长为好,到底是谁的过错,谁的失误他一清二楚。”

    齐茂林听了就骂声娘,知道廖昌盛这草包又胡说话,他就不知道有些话不能随便吹牛吗?会害死人的。

    纪委书记商国民也皱眉道:“一名完全没有问题的干部,为什么要调整工作?我很不解。”摇摇头,大是不以为然。

    金向阳看了眼古忻明,见他没什么反应,也附和:“我同意海山同志的意见,文化口,毕竟是海山同志才了解嘛!轻言干部调整,这个风气不大好。”

    政法委书记顾占东说:“对组织人事,我是没发言权的,但张定昌这个老同志我知道,一辈子兢兢业业,就好像一头老黄牛,不能革命一辈子,老了老了得不到公平的对待,很令人寒心啊,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血泪吗?”

    眼看会议气氛紧张,更有被上纲上线的可能,齐茂林吓了一跳,就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古忻明。

    秘书长高天一般就是和稀泥的角色,笑着发言:“一个建议而已,我也觉得不大成熟,就不要讨论了吧?”

    小风市长蹙眉看了田庆斌一眼,很严肃的道:“庆斌同志,你刚来安东,不大了解情况,一些事不能人云亦云,一定要调查清楚再发言!”

    这可就带着强烈的批评意味了,常委会上是很少见的,田庆斌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眼角又瞥了唐逸一眼,却见唐逸如同以往开会一般,低头品茶,一副等着散会走人的模样,但现在田庆斌却知道,这个毛头小子,现在在安东,有着怎样的份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